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30章炼霓裳的常识置换(下)

第30章炼霓裳的常识置换(下)

    第30章炼霓裳的常识置换下

    第一节:虚幻记忆中的遊街示众镜子房的生活,已经过去了三天。

    炼霓裳再这三天之中,只觉得[过滤]神一直很不好,侍剑教导的东西极多,而自己埋头苦学的同时,却学的相当的不好。

    一股不真实,烦躁无比的感觉一直充斥再她的心中,虽然说不出为了什麼,但这种感觉总是让她很想要发火。

    霓裳,专心点。

    啪的一声鞭声响起,侍剑的喝斥跟随而至。

    嘶嘶……侍剑大姐,我知道了,我会专心的了。

    炼霓裳上身挺得笔直,竭力让自己凝如滑脂,丰满肥硕却毫不下垂的美[敏感词]挺起来,美臀着地,双腿大张,双手扒开自己的蜜[过滤],用这样的坐姿面对着侍剑的教导。

    内心不时湧起的恼怒和烦躁,总会让炼霓裳无法专心於侍剑的教导,而侍剑也总会及时给与惩罚,一条一指粗的鞭子,再侍剑的运使下,再炼霓裳努力张开的玉蚌唇肉上,留下一条条红艳的鞭痕。

    侍剑挥鞭的力道极度刁钻[敏感词]靡,鞭头落点,必然是炼霓裳大张的花唇中心,打得炼霓裳是眼角含泪,一副痛羞难耐的娇艳之色。

    侍剑红眸带着炙热飢渴之色,不时轻舔红唇的嫵媚举动,更让她流出三分[敏感词]艳,每一下挥鞭[敏感词]虐炼霓裳的,都会让她不引人注意的轻颤一下。

    霓裳,你知道你错在哪裡吗?

    知道……嘶嘶……我不该再侍剑大姐的努力教导我的时候分神。

    你知道怎麼改吗?

    知道……嘶嘶……我会专心的了。

    每问一句,就挥鞭一下,肆意[敏感词]虐着炼霓裳的酮体,看着炼霓裳那痛羞难耐,却毫不反抗努力服从的神态,侍剑神色愈发[敏感词]艳,一手搭在自己的胸脯之上隔着衣衫大力的搓揉着,口中娇哼不已。

    面对着如此[敏感词]诡神态的侍剑,炼霓裳依旧不觉得有什麼不对,因为她觉得侍剑施与的惩罚正确无比,自己确实分神了,面对自己的错误,她从不逃避,每一下侍剑施与[敏感词]虐,都让炼霓裳吃痛之餘,发奋努力镇压心头莫名升起的不真实感和烦恼,因为这些都是导致她分神的元兇。

    就在此时,侍剑浑身一震,妖艳[敏感词]靡的神色驀然升起一股兴奋高兴,似乎遇见了什麼让她惊喜无比的事情一般,然後回头望去。

    只见镜子墙壁之上如同一阵水波一般荡漾起来,然後一隻脚从镜子中踏出。

    虽然反覆提醒自己不要分神要努力学习,但看到侍剑那一脸期待惊喜之色,也情不自禁的朝那看去。

    第一眼看去,炼霓裳只觉得一股无与伦比的邪恶压迫感包围着她,让她心臟紧缩浑身血液几乎冻僵,脑海几乎一片空白。

    第二眼看去,一股无法形容的亲切感湧上心头,不是如同熟人亲人一般的亲切感,而是如同自己灵魂肢体一般密不可犯的亲切感。

    身材伟岸,双眸如魔渊,一脸邪异,身披黑袍,一出现,就带着无法形容的威狱气场,让人无法注视。

    侍剑参见主人。

    炼霓裳讶异的看着原本面对自己时极富威迫力,强势无比的侍剑此刻款款跪倒在地,扬起头,如同见到主人一般的小狗一样,一脸的幸福和愉悦之色,用甜腻入骨的语气向那个邪异男子行礼。

    起来吧。

    声音低沉而邪祟,如同冬夜裡致死的寒风一般,不可阻挡的直入听者的心扉之间,男子伸手摸了摸侍剑的头,就如同真的再抚摸自己的宠物一般,後者从鼻尖哼出甜美诱惑的声音,神情愜意幸福至极。

    主人……想你想你想死你了……这几天为了专注调教炼霓裳这个小妮子,又没有其他可以供我发[过滤]的姐妹们,让奴难受死了。

    起身之後的侍剑,毫无矜持的扑倒再男人的怀中,肆意的撒娇着,但吐出的話语,让炼霓裳觉得有种无法形容的怪异。

    【主人?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吗?侍剑大姐那麼想念他……看来一定是很好关係吧……调教我?应该说的是教导我高等龙族礼仪的事情吧……发[过滤]的姐妹们!

    侍剑大姐的話是什麼意思呢……总感觉很难理解[过滤]。】再心头莫名怪异的作用之下,炼霓裳本能的思索着侍剑口中吐出的話语,却始终无法理解。

    哦……就那麼的想我吗?

    男子手一抄,直接撩起侍剑的深红宫装裙摆,再侍剑胯下捏揉抚摸着,侍剑没有回話,当男子的手伸到她的胯下的时候,一阵如哭似泣的哼声从她檀口中吐出,然後炼霓裳就看见一缕缕的银丝水蟍过滤]缤话愦邮探?柘铝鞒觥?

    仅仅是一瞬间,侍剑就彷彿体内的所覽过滤]峭范急怀槌隼戳艘话悖比淼牡乖谀腥说幕持校鍪O录彼俚某榇ず痛?

    你是谁!居然对侍剑大姐做这样的事情……找死。

    虽然无法理解刚才侍剑说的話是什麼意思,但炼霓裳清晰的知道男子的动作是和之类羞人之极的东西扯得上关係的,从没有任何经历,也不屑於去瞭解这方面知识的她,所以不知道侍剑此刻处於极度快乐的当中,看到侍剑此刻瘫软的身影,和犹如哭泣一般的声音,立刻火冒三丈,以为自己敬爱无比的侍剑大姐被眼前的男人褻瀆了,愤怒之下,纤手一撩,一条喧嚣之极,焰光四[过滤]的金焰火龙朝着男人扑去。

    让主人见笑了……奴还没来得及改造霓裳的行为认知呢,虽然霓裳已经完全认可了自己现在的摸样,但其他的知识认知还是正常的呢。

    侍剑的話语刚落,整个房间中的镜子都散发着无法形容的黝黑光芒,看到这个光芒,炼霓裳只觉得一片黑暗笼罩了自己,一股安心无比温暖无比的感觉裊绕再她的心头,让她无法去思考,无法去记忆。

    再这一片黑暗之中,男子和侍剑的声音依旧毫无阻碍的传到她的耳边。

    主人,奴这就着手改造她的记忆认知,让她对发生再她眼前所有的东西,都不再感到奇怪。

    不……换个更加有趣的玩法吧……

    嘻嘻……主人的想法真有趣,那麼就这样吧。

    【我开始倒数……每数一声,你的年龄心智就会倒退一年……直到你醒来……1……2……3……】莫名話音落後,炼霓裳眼前的黑暗就被一片光明所刺破,当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侍剑艳笑和不愉的神情。

    我可爱的……聪明的霓裳小公主,你又再我上课的时候睡着了,你睡得真香[过滤],我都不忍心叫醒你了。

    看到侍剑这幅神情,炼霓裳本能的说道:对不起,侍剑大姐,请你处罚我,用痛苦让我牢记教训。

    说完认错认罚的发話之後,炼霓裳呆了一下,因为声音是如此的童稚清脆,抬起手一看,一双白白嫩嫩,吹弹可破的小手,再低头一看,稚嫩的鸽[敏感词],粉嫩无比带着诱人粉红的一双小腿,和胯下寸毛未生的稚嫩[过滤]。

    极其错愕的感觉让上炼霓裳的心头,不是因为自己一丝不挂不穿任何衣服坐在龙宫的课室之中,而是自己为什麼存在再这裡。

    我为什麼会在这裡。

    炼霓裳本能的将心头的困惑吐出口中,迎来的是侍剑一个结结实实的爆栗:你再说什麼[过滤],睡晕头导致失忆了吗?你今年九岁,这裡是皇宫之中的一个偏殿,专门为了让你上高等龙族礼仪课程而划拨出来的,而你……是我的学生,我们正在上课,还有什麼不清楚的吗?

    没……没,裳儿都想起来了。

    与其说是侍剑的解说让炼霓裳明白过来,还不如说是侍剑那不耐烦,就要发火的神态让她屈服了,左右望去,熟悉的课堂,熟悉的摆置,熟悉的老师,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是如此的清晰,却无法让炼霓裳从心头那疏离感中摆脱出来。

    如同隔着两层玻璃看东西一般,眼前所见的一切,都带着扭曲的不真实感,但童稚的心中,却无法质疑这一切,只能将信将疑侍剑所说的話语,是自己睡迷糊了所致。

    篬过滤]茨闶钦娴乃瓮妨薧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不过你的母后找你,这次的处罚就先记下来吧,还不快去。

    恩……谢谢侍剑大姐……侍剑大姐对我最好了。

    听见不用处罚,炼霓裳立刻喜逐颜开,扑到侍剑身上对準侍剑的脸蛋亲了一下,然後如同蝴蝶一般抛开了。

    看着炼霓裳蹦蹦跳跳跑来,侍剑妖艳的白玉脸颊露出一丝极度邪恶的笑容。

    一路走在幽深的龙宫之中,不用上课而且逃过处罚的炼霓裳心头愉悦无比,龙宫之中的一草一木每一个宫殿每一条走道都让她那麼的熟悉,再这种愉悦与熟悉,心头的疏离感渐渐被掩盖了下去。

    当走到那熟悉无比的父母寝宫的时候,威严英武的父王和艳丽端庄万分的母后都再那裡恭候着她。

    当见到自己父母的一瞬间,原本是想立刻扑到他们怀中进行撒娇的,但下一个瞬间,侍剑的教导浮上了她的心头。

    蹲下,张开双腿,挺直上身,让自己的稚嫩[过滤]和鸽[敏感词]暴露在父母眼中,双手交叉背再脖子後面,让只有优美形状而没充足份量的鸽[敏感词]挺拔诱人了不少,然後用清脆童稚的声音说道:霓裳见过父王,见过母后,

    裳儿的高等龙族礼仪学的不错[过滤],让父王高兴死了,起来吧。

    笨夫君,你的礼仪都丢到哪个地方去了,你忘记了吗,必须回礼才能让小裳儿起身呢……真是的。

    龙後极具威严的数落着自己夫君的缺失,让後者一阵諂笑无法反驳,然後缓缓从座位上起身,走到自己的女儿炼霓裳面荹过滤]?

    炼霓裳抬头看着自己的母后练萱霞,身处在女人最黄金年段的她拥有着无比的风情,肩若刀削,肤如雪裁,双[敏感词]翘臀火辣之极,尽显妖嬈之色,一双丹凤媚眼泛起艳丽的嫵媚,但身为龙後,多年来母仪天下的生活,让她神色带着高贵端庄和圣洁无比。

    看着自己母后的渐渐走近,炼霓裳从来没有如此努力去看自己母后的容颜,覽过滤]赡吧胧煜す餐恢母芯酰缤糇啪底涌戳硗庖桓鋈税愕母芯酰芡蝗灰埠芷婀值母芯酢蔷褪亲约何蠢吹拿淙徊磺宄约何颤N会这样想,但炼霓裳就是如此深深的认定着。

    炼萱霞走到自己女儿面前,纤手顺着女儿的秀髮一路下滑,滑过小巧的肩膀,搭在女儿的鸽[敏感词]之上,然後猛力一抓。

    [过滤]……痛……

    面对女儿的呼痛,炼萱霞神态依旧端庄严肃,但却充耳未闻,不顾自己的修长白玉五指再女儿鸽[敏感词]上留下十道指痕,然後手指一捻,夹住炼霓裳细小粉红的[敏感词]头,然後将炼霓裳的娇小稚嫩的身体提了起来,口说道:平身吧。

    吃痛的炼霓裳连忙顺着自己母亲拉扯[敏感词]头的力道站了起来,但她知道这套礼仪还没完结,果不其然,炼萱霞反手一拍,极其大力的拍打再自己女儿稚嫩的[过滤]上,打出了一个大大的红掌印。

    炼霓裳受此一击,只觉得下身好像麻痹了一般,连自己肚子都震得略有阵痛,微风吹拂而过,下面好像着火一般的痛。

    呜呜……谢母后……恩典。

    炼霓裳眼角含泪,鼻子一抽一抽的,但却强忍着泪水没有哭泣,看到这幅摸样,炼萱霞母性大发,搂住自己光溜溜的女儿说道:霓裳乖……不哭……要记得,少许的痛苦才能磨练你成为一个优秀的王族继承者。

    呜呜……我知道……但还是好疼[过滤]……母后放心……裳儿还是会努力的……

    乖……

    母亲的安慰和父亲鼓励的眼神,都让炼霓裳渐渐平息下心头的哭意,看到炼霓裳神情平复下来,炼萱霞依旧温柔的搂住女儿,然後轻轻的说道:这次叫你来,一是要看看你的高等龙族礼仪学的怎麼样了,我和你父王都觉得相当的满意,既然礼仪这方面你达标了,那麼接下来就是其他关於高等龙族事宜的学习了,这方面,由我亲自来教导你哦。

    炼萱霞说道这裡,嘴角不引人注意的露出一丝妖艳[敏感词]靡的笑容,如果炼霓裳抬头看去,就会发现,这笑容和侍剑长挂在嘴边的笑容是一摸一样的。

    听见自己接下来的课程由母后教导,暂时见不到侍剑,心头一阵庆幸和失落。

    好了,首先要教你的是理论知识哦……听好,你下面这裡……对,就是这裡,叫做骚[过滤],来……跟我说一次。

    骚[过滤]。

    被抱在母亲怀中的炼霓裳,好奇的指着自己稚嫩的[过滤],然後重複着母亲的話语。

    真乖……然後是详细结构,外面的这两片肉唇,叫做大[过滤]……然後裡面的是小[过滤],小[过滤]上面是阴蒂,下面是尿道口,然後是骚[过滤]口……明白了吗。

    炼萱霞纤手伸到女儿胯下,掰开女儿尚未发育完全,但已经充满弹性的[过滤],然後逐步逐步的教导着。

    慈祥母亲的温柔细语,威严父亲鼓励的目光,炼霓裳躺在母亲的怀抱当中,一阵阵倦意湧上心头,强打起[过滤]神聆听着母亲的教导,只是那睡意朦朧不时点头的举动,让她看起来如此的可爱,宛如最美丽的画卷一般,但炼霓裳无法发现,这幅画卷是何等的扭曲。……

    炼霓裳呆滞迷糊的看着天空,她总是覽过滤]赡涿畹母芯酰蔷褪鞘惫夤梅煽欤輳飞弦幻牖故侨鲈轮埃乱幻刖偷搅讼衷谝话恪?

    等摇头晃脑了一会之後,炼霓裳才想起来,是自己学习累了之後,母后放她半天假出来玩乐,但现在时间已经到了,自己该回去继续上课了。

    虽然心底略有些苦恼,因为自己好像什麼都没玩时间就要结束了,但没办法,只能回去了。

    回到寝宫之中,炼萱霞带着温柔端庄的笑容,欢迎着自己女儿的回来。

    裳儿,今天我们出去走走吧。

    听到不用上课而是出去,童心未泯喜爱玩乐的炼霓裳立刻高兴的举双手双脚赞同。

    小手被母后拉着,然後两人不带任何侍卫,走出了龙宫。

    当走到宫门的时候,炼萱霞示意炼霓裳停下来,然後开始脱衣服,除了代表龙後之位的凤羽髮冠,就只剩下一对白绸宫鞋。除此之外,和女儿一样一丝不挂。

    母后,你为什麼要脱衣服呢?这样不是很羞人吗?

    笨蛋,你忘记了吗,母后也是学习过高等龙族礼仪的[过滤],赤身[过滤]体对我们而言是神圣而又正常的事情。只有其他那些下贱的龙族,才需要衣服包裹自己美丽的酮体[过滤]。

    炼萱霞落落大方,自然无比的言语,让炼霓裳心头一丝怪异感飞到九霄雲外,然後赤[过滤]的母女两,一丝不挂的走出宫门。

    龙宫之外,是南海龙族最繁华的城镇,无数带着龙族血统,亚龙血脉,乃至各种非人类就生活在这裡。

    当母女两漫步出来的时候,或龙头人身,或人面兽体,绝大部分都是类人体型的生灵用不可置信的目光凝视着这裡。

    母后……母后,裳儿觉得好怕[过滤]。

    炼霓裳跟随者炼萱霞身後走着,周围的目光让炼霓裳本能的颤抖起来,情不自禁将自己幼小的娇躯藏到母亲的身後,再龙宫之中,即使被注视,也只是寥寥数人,最多的一次再记忆中也只不过是祖龙诞辰,百臣朝拜之时,但从来没有如此之多,神色诡异的目光凝聚到她的身上。

    虽然炼霓裳心头不住的回忆着侍剑的教导,告诉自己这个周围对她礼仪完美感到讚赏的眼神,但那纯真无暇的心灵中,感到的是哪充满慾望眼神背後的种种不堪,那种想要将她吃掉,污泥一般的浓厚慾望让她本能的感到恐惧。

    感到炼霓裳的恐惧,炼萱霞带着一丝恶意的艳笑,却下一瞬间换成端庄高贵的温柔笑意,伸手握住女儿的小手,安慰说道:别怕,大方自然一点,没什麼大不了的,你看……周围这些人,讚美的眼神是多麼的美妙[过滤],你应该引以为荣[过滤],因为这是你完美的礼仪所引起的[过滤]。

    真的吗?

    当然。

    看着自己母后脸上那一脸自豪之色,炼霓裳也觉得渐渐的没那麼怕了,尝试着走出炼萱霞的背影,但那闪闪缩缩的举动让炼萱霞一阵皱眉,但随之带起一阵无可奈何的笑意。

    来……

    炼萱霞拖着炼霓裳的小手,用优雅高贵的步伐,缓缓走向街边的一个小摊上。

    一张几米见宽破败的白布,要贩卖的货物就凌乱的摆放再上面,货物不是什麼高档货,只是用龙族常见的灵玉雕琢的一些小玩意,但却看得出雕琢者的用心和仔细,因为每一件东西都隐隐带有各自的风格和特点。

    摆摊的摊主看到两女缓缓走过来,顿时惊讶道连嘴巴都合不拢,虽然有着人类的形态,但身上到处都是斑斕不甚华美的鳞片,血盆大口满嘴利牙,双手双脚都还是爪子状,一看就知道是个只有亚龙血脉,连化形都无法做到完美的底层人物。

    前突後翘,肤如凝雪,曲线丰腴艳丽无比的龙後,和天真纯洁,稚嫩无瑕的龙族公主,这两人即使是他这样的低层居民,也绝不陌生,龙族虽然阶级比人类森严许多,但主宰南海的龙王,虽然性格火爆,但出奇的亲民,所以连他也亲眼见过龙王一件出巡的场景,并且认得。

    但认得归认得,两女这幅摸样,依旧让他脸上满意着惊讶与不可置信,但更多的是眼中浓厚贪婪的慾望之色,虽然人类的文明再异类之中也颇为流行,但始终不是主流,所以有慾望,他也不会因为什麼道德原因有所遮掩。

    裳儿,你过来看看,这位小哥的摸样。

    炼萱霞走到摊位面前,缓缓的蹲了下来,不顾自己胯间雪白丰腴的肉唇被看的一清二楚,而是招呼着炼霓裳让她走过来。

    炼霓裳也学着母后的摸样蹲了下来,然後看了过去,然後一会半响之後,炼霓裳知道了为什麼母后要让她看一下了,因为实在是太有趣了。

    双眼圆睁而呆滞,血盆大口大口,腥臭无比的口涎不住的留下,双手放在虚空之中胡乱摆动着,双眼只顾着看着眼前两具美丽的酮体。

    虽然贪婪邪恶的慾望依旧充斥再这个亚龙居民的眼中,但再炼霓裳心目中,这一切都没那麼可怕了,同时也感到,随着那火热[敏感词]邪的视线聚集再自己身上,一股如同电流般的酥麻,如同蚂蚁爬在体内的感觉湧了上来,第一次感到这股感觉的炼霓裳有点不知所措,但却并不讨厌,只是略有难受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不时张开双腿又再度闭合,因为[过滤]那如同蚂蚁爬行的感觉最为浓重。

    但看到每当自己开合双腿,露出胯下肉壶的时候那亚龙居民目不转定的凝视,一股有趣的想法升上心头,炼霓裳开始左右摇晃自己粉嫩可爱的臀部,然後看着对面那亚龙具名的视线随着自己身体摇摆的幅度开始了如同摆锺一般晃动,一股有趣之极的笑意湧上了心头,刚刚那害怕的感觉被抛之脑後。

    有什麼感觉呢,我可爱的裳儿。

    母后……裳儿觉得被看到的地方好像很热[过滤],而且麻麻的,好奇怪的感觉[过滤],但裳儿不讨厌这股感觉。

    炼萱霞看着自己女儿玩的起兴,渐渐俏脸粉红,双眸带雾,连语气都带着柔媚的摸样,用诡异的语调说道:裳儿,记住这个感觉,只有当你的身体充满这股感觉的时候,你高等龙族的礼仪才算是小成哦。

    母后……这才是小成吗?那大成是什麼样子的[过滤]。

    乖,母后表演给你看。

    炼萱霞说完之後,回头看向那个亚龙居民,驀然张开自己雪白丰腴的大腿,一隻手抚了下去,指尖轻轻的点在自己的桃园洞口之上,轻轻地[过滤]……

    了一声,原本端庄优雅,高贵无比的气质忽然一变,变得风骚入骨,[敏感词]艳万分。

    然後炼霓裳就看见,那个亚龙居民的裤子,突然高高耸了起来,打起了一座大大的帐篷,看到这摸样,炼霓裳若有所思的对着自己突然摆出[敏感词]艳摸样的母后说道:母后……母后,他那耸起来的东西,是[过滤]吗?我记得上次母后你让我看过父王的[过滤],也是再这个位置的呢,但上次父王是裳儿手摸上去了之後才[敏感词]的[过滤],为什麼他的不用摸就[敏感词]了呢。

    炼萱霞满意的看着炼霓裳毫不羞耻的说出[过滤],[敏感词]等字眼,淳淳诱导的说道:学习高等龙族礼仪的最高境界,就是让每一个看见你的男人[敏感词],让每一个看见你的女人都发情,知道了吗,所以你还要好好的努力呢。

    是的母后,裳儿知道了。

    当看到又一个扭曲的认知被炼霓裳吸收,炼萱霞嘴角的笑容万分的愉悦。

    但最高境界可不是随便能达到的哦,要经过艰苦的磨练和道具的辅助,今天就让母后来教导你一些基础道具的使用吧,就用这些玉雕来做个示範吧。

    炼萱霞从摊子上拿起一件东西,一根细幼无比的红褐蟍过滤]怯靡恢纸跎汉鞒嬉话愕谋渲至橹谗分贫桑屑涌煳仗斓亓槠淖饔茫氖れ段蓿恿蕉死M着一个雕琢的圆滚滚的玉珠,玉珠有着清心去魔之效,但效用也是一般,这两样加起来,加上摊主的法术祭炼,就变成一个具有一定法术效用,颇受女性欢饮的髮结。

    炼萱霞拿起来之後,对着炼霓裳的鸽[敏感词]比划了一下,然後细心的将细幼红绳繫在炼霓裳粉红色的小[敏感词]头之上,粉红色的[敏感词]头被红褐的蟍过滤]Π笃鹄矗礁龃渎逃裰槎猿频拇瓜拢会崃赌奚衙恳幌乱』紊硖澹蓟崛昧娇庞裰槎宰玻⒊銮宕嗌簟?

    炼霓裳只感到胸口有一丝不适,但却没什麼多餘的感觉,正好奇无比,但看到母后专注的动作,就没有询问,然後看到炼萱霞又拿起一个一摸一样的绳珠,绑在另外一个[敏感词]头之上,这个时候终於忍不住问道:母后,这样的道具辅助有什麼用[过滤]?

    你很快就知道了,天地诸灵,听我号令,……赦。

    帮女儿两个粉红的[敏感词]头都绑上之後,炼萱霞念动法咒,一丝丝带电的红芒再手中不住的滑动,然後炼霓裳左右手一点,红芒放佛找到了目标一般,朝着绑在炼霓裳双[敏感词]之上的髮结衝去[过滤][过滤][过滤]……好热……好疼[过滤]……母后。

    原本四颗翠绿的玉珠,变成火红色,还隐隐闪现出雷鸣之声,当施法成功的一瞬间,炼霓裳猛然弯腰,娇小的身躯颤抖起来,口中发出痛呼,然後朝着炼萱霞的怀中倒去。

    乖,裳儿乖……很快就能适应了。

    炼萱霞说的没错,炼霓裳天赋此时发挥了作用,原本再体内灼热万分的热流迅速被适应,一阵阵电流的酥麻感也渐渐的可以适应,当炼霓裳觉得体内痛苦可以适应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泪眼模糊了。

    母后,裳儿刚才好疼[过滤]……母后做什麼了。

    你看。

    炼霓裳低头看去,此刻变成火红的玉珠,不住泛着红芒和电流,顺着绳子进入到自己体内,而自己被绳子捆绑的[敏感词]头,此刻肿胀万分,原本细如米粒的粉红[敏感词]头,现在肿的跟尾指指头一般大小,虽然依旧是粉红色,但硕大的[敏感词]头配上稚嫩的鸽[敏感词],看起来只有一阵[敏感词]靡的违和感。

    [敏感词]头那紧缩无比的感觉让炼霓裳极度不适,然後好奇的再自己[敏感词]头点了一下,反馈而来的感觉立刻让她缩手,如同被火焰灼烧过一般,反馈而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痛苦,如同钻心的尖锥一般直入心扉,不仅如此,即使微风一吹拂而过,都会带起一阵阵细微的微凉火辣之意。

    妈妈,我的小[过滤]变得好大[过滤]……但是这样有什麼用[过滤]?

    你看那个小哥。

    顺着母后的眼光看去,只看到那个原本只盯着炼萱霞的亚龙居民,此刻眼神转向自己,而且还只盯着自己变大的[敏感词]头,胯下几乎裂裤而出,双手再虚空之中一握一握的,似乎再想像这对[过滤]有什麼样的触感。

    炼霓裳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麼,而此时炼萱霞说道:好了,裳儿,这些你以後就会慢慢的瞭解到的了,还有一样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知道,让每一个看到你的男人[敏感词]女人发情,是高等龙族礼仪的最高境界,但时候必须让这些男人宣[过滤]出来,不然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後果,知道了吗?

    知道了,母后,不好的後果是什麼[过滤]。

    这个你以後遇到就会知道了,这位小哥……

    并没和炼霓裳明说的炼萱霞,转头看向这个亚龙居民,然後媚笑说道:这两个髮结本宫买下了,但是你看我们这样,身上可是身无分文呢,所以本宫打算用一段表演来付账,你看行吗?

    亚龙居民很想说不用钱,但看到炼萱霞和炼霓裳那雪白艳丽的,浑浊的慾望湧上没多少脑浆的大脑,遂点了点头。

    炼萱霞一笑,正了正头上代表龙王之後的凤冠,神情也变得严肃和圣洁了不少,似乎再整理衣装準备表演,这个举动,让浑身一丝不挂,赤[过滤]的她看起来如此的妖艳。

    裳儿,要记住,高等龙族礼仪是我们王族永生永世的追求,再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失礼哦。

    話语一落,轻轻搂过炼霓裳,让女儿躺在自己怀中,那丰腴饱满的高耸[过滤]被女儿赤[过滤]酮体遮盖住之後,亚龙居民双眼立刻闪过一丝失望,但依旧扫视着其他地方哧哧喘气,炼萱霞低下头,然後看着女儿天真童稚,略带好奇的脸,嫣然一笑,然後低头吻住了炼霓裳的小嘴。

    唔……嘖嘖……恩[过滤]……

    炼萱霞极度恶劣的伸出红舌,肆意再炼霓裳的小嘴中搅拌着,不时将那粉红小香舌含出来,然後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舔弄。

    炼霓裳睁大了双眼,毫无反抗的接受这来自母亲的舌吻,在之前炼萱霞就教导过她,只有相亲相爱的人,才能接吻,毫无疑问,再炼霓裳此刻的心目中,自己和母后肯定是相亲相爱的。

    自己细小的香舌被更为柔软滑嫩的红舌反覆舔弄,一丝不明不白的感觉湧上了炼霓裳的心头,让她开始情不自禁的再母后的怀中扭动着稚嫩的酮体。

    呼呼,来配合母后,用一场漂亮的礼仪表演,给这个小哥付账,顺便让他宣[过滤]出自己的慾望吧。

    舌分,抬起头的炼萱霞,神态带着痴痴的媚意,低语之後,不顾炼霓裳想要询问礼仪表演是什麼的摸样,继续低头,然後含住了炼霓裳鸽[敏感词]上一颗异常肿胀粉红[敏感词]头。

    恩[过滤]……

    异常高昂的呻吟从炼霓裳口中发出,变得异常充血膨胀敏感的[敏感词]头,再炼萱霞低头含弄的一瞬间,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强烈刺激从[敏感词]头传进心间。

    好像以前练功时运使雷系法术反噬时的情况一样,召唤而来的雷电劈再自己身上,带来一阵阵刺痛的酥麻感,但此刻情况比那更严重,细小但却强劲的电流好像暴动一般,再全身湧现,同时还有一阵阵火热的灼烧之感燃烧再自己身上。

    受到这样前所未有刺激的炼霓裳,毫无礼仪的哭泣呻吟着,浑身好像抽搐一般不规则的扭动起来。

    好热,好热……炼霓裳感到自己好像被烧坏了,热的连脑子都开始不清醒了,同时自己的胸口和胯下,都好像被烧的要融化一般。

    炼萱霞停下含舔的举动,伸出一隻手,将炼霓裳的一条小腿抬了起来,让那开始逐渐渗出花蜜,不住开合不休的稚嫩肉蚌面对着那亚龙商贩。

    另一隻手捻住炼霓裳的[敏感词]头,缓缓揉搓起来,然後温声说道:裳儿,你看,你的礼仪表演是多麼的成功[过滤],周围那麼多人看着你呢,还有那位小哥……他们讚美的眼神和举动你看到了吗?

    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出嘴角,呆滞无比的炼霓裳顺着母后的声音左右看去。

    人群密密麻麻的将她们为了起来,都是同一种眼神,那是毫不掩饰的贪婪色慾眼神,如此的火热如此的邪恶,除了自己的呻吟叫声,只有那粗重无比的喘息。

    此刻这些围观的人群,不约而同的脱下自己的裤子,手中握着自己的[过滤],反覆的擼动着,而那个亚龙摊贩也一样,墨绿色带着倒刺的[过滤],被自己的爪子握在手中,大力的擼动着。

    【这是……讚美的眼神……这是讚美的举动……】似乎再肯定着炼霓裳的心声,炼萱霞一边毫不留情的玩弄着怀中的稚嫩酮体,一边用诡异音调说道:是的……你看,多麼邪恶而浓厚的慾望眼神[过滤],你应该高兴,因为这些眼神的出现,是为了你美丽的身体,你看……这些充血的[过滤],都是因为你高贵优雅的礼仪所[敏感词]的[过滤]……你应该感到幸福和荣幸。

    我应该感到……高兴……我应该感到……幸福和荣幸。

    是的……感到高兴,感到幸福和荣幸……因为这不是……很舒服吗?

    炼萱霞的语调愈发诡异,如同在地狱中盛开的罌粟花一般,妖艳而诱人堕落,抬起炼霓裳小腿的手伸到胯下,一根指节陷入那稚嫩的肉蚌之中,搓磨着那敏感的小[过滤]和尚未衝开[敏感词]的阴蒂。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

    此生未有的快感体验衝击着炼霓裳的心灵,因为快感而湧出泪水的双眸,看着周围带着无尽慾望之色不停打[过滤]的围观人群,再母后的引导之下,一股扭曲,炙热之极,让身体泛起一阵阵冷颤的快乐湧起。

    裳儿好高兴……好快乐[过滤]……裳儿觉得……好幸福[过滤]……

    稚嫩的童音发出如同娼妓一般妖艳的呻吟吶喊,周围喘着粗气的人群更是激昂无比,然後一股股白花花的[过滤]被喷洒而出,空气之中立刻充满着一股慄子花一般的刺鼻味道。

    亚龙摊贩也是一阵猛喘,然後一滩[过滤]猛[过滤]而出,打在自己的货物之上。

    看到周围的人已经[过滤][过滤],炼萱霞笑意嫣然,手上的动作加快,捻玩[敏感词]头的动作变成揉捏,搓磨肉蚌的举动变成反覆抽[过滤]。

    [过滤][过滤]……恩[过滤]……母后……母后……裳儿好奇怪[过滤]……要尿了……忍不住了。

    而炼霓裳再这种刺激之下,稚嫩的酮体猛然蜷缩起来,浑身泛起一阵诱人的粉红,再一阵尖锐的呻吟中,一股透明液体如同喷泉一般从胯下喷出。

    被白花花[过滤]打湿的货物,又再度迎来一阵透明的粘液,让本来就晶莹剔透的玉质雕品,变得混浊怪异无比。

    抽出手指,炼萱霞看了看沾满粘液的手指,妖嬈媚笑一笑,然後含入口中仔细的吸允品嚐着女儿初次所产生的潮吹[敏感词]液,喘着气瘫软无力的炼霓裳,看着自己母后的举动,一股羞意湧起,母后居然在吃自己的尿液,太羞人了。

    这不是尿哦……这是你的潮吹[敏感词]水呢,生平第一次的,你也要好好品嚐一下呢。

    炼萱霞指尖下滑,又再炼霓裳胯下摸起一把粘手的[敏感词]液,然後送到炼霓裳急速呼吸喘气的小嘴中。

    黏黏的,酸酸的……还有一点点甜……但气味好古怪[过滤],有点难闻……但又有点吸引人。

    任由母亲的手指反覆再自己胯下掏摸出[敏感词]液,然後送到自己嘴中,这样舔舐着自己的[敏感词]水的举动,让炼萱霞嘴角笑意愈发温柔和开怀,面对母后这样的笑容,作为女儿的炼霓裳愈发卖力。

    胯下的[敏感词]水渐渐被掏弄[过滤]净,炼萱霞将已经稍微恢复体力的炼霓裳扶了起来,但却做出了更加诡异的举动,纤手扶着女儿的头,将炼霓裳的头按了下去。

    咦,母后做什麼[过滤]?

    这些是男人们因为你高贵优雅的高等龙族礼仪而宣[过滤]出来的[过滤],面对这些讚赏过後的礼物,不好好的将这些礼物的色泽,气味,触感,味道深深的记入自己的记忆中,是非常失礼的事情哦。

    是……这样的吗?侍剑大姐没教裳儿[过滤]。呜呜……都掉到地上了,而且好臭[过滤],脏死了……裳儿不想要记住这些东西[过滤]。

    这样的話实在是太没教养和礼仪了,就让母后来教你吧,首先,要好好的闻和看。

    炼萱霞一手抬起,狠狠的打了两下炼霓裳的小香臀,让炼霓裳呜咽了一声之後不敢再反抗,任由母后的手按着自己的头。

    沾满[过滤]和[敏感词]水的货物就离自己脸下三寸之地,白花花的色泽无法让她联想到自己爱喝的牛奶上,因为那刺鼻之极的栗子花味道让她一阵阵反胃,这样噁心的味道从来没有存在过她的记忆当中,让她对这些[敏感词]白的[过滤]升起一股股抗拒感。

    接下来是摸和吃。

    炼萱霞此时笑容带着一丝堕落之极的妖艳,然後将炼霓裳的脸按到那沾满[过滤]的货物之上。

    粘稠的白色[过滤],立刻沾到炼霓裳洁白光嫩的小脸蛋之上,炼萱霞还恶劣的左右摇摆着炼霓裳的头,让那些[过滤]可以更加均匀的沾到炼霓裳的小脸蛋上面。

    张开嘴巴,将这些[过滤]舔进去,然後慢慢的品嚐,慢慢的吃掉……你应该感到幸福,你应该感到高兴……你忘记了吗?

    [敏感词]邪的命令从炼萱霞口中说出,一隻手按在炼霓裳的头上,另外一隻手,又再度摸索到炼霓裳的胯下,开始挑逗起来。

    刚才熟悉的刺激快感又再度湧了上来,很快的,炼霓裳口中开始轻声哼吟,很奇怪,原本心头的抗拒和厌恶此时消逝一空,遂伸出自己的小香舌,轻轻的舔了一下粘再嘴角的[过滤]。

    似乎也没那麼难吃,虽然有点腥,有点咸……味道有点古怪,但就是这种从来没有吃过的古怪感,让炼霓裳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过滤]来了。

    慢点吃……别急……还有很多呢……吃的时候也别忘记,多涂点[过滤]再身上,这可是非常好的养颜宝物呢。

    彷彿唯恐女儿狼吞虎嚥而担心不已的母亲一般,炼萱霞轻声细语的说着,但手上的动作依旧[敏感词]邪,从地上掏出一般黏糊糊的白[过滤],缓缓的洒到炼霓裳的鸽[敏感词]上,看到炼霓裳的鸽[敏感词]被[过滤]覆盖着,炼萱霞的笑容愈发妖艳美丽。

    恩恩……母后……[过滤]的味道似乎很不错[过滤]……母后你不吃吗?

    渐渐开始习筟过滤]⒎⒕虻狡渲欣秩さ牧赌奚岩槐叽罂诘耐淌砙过滤],一边抬起头,举起粘在手中的[过滤],彷彿献宝一般对着炼萱霞说道,炼萱霞展颜一笑,似乎对女儿如此关心自己感到快慰,轻声说道:母后就不吃了,宫裡所有的人,所有的大臣都为母后的礼仪所倾倒,每天都会赐予母后很多很多美味,热乎乎的[过滤],足够母后每天用[过滤]洗澡的了,而裳儿你第一次吃到[过滤],就多吃一点吧。

    听到炼萱霞这样说,炼霓裳彷彿找到了目标一般,闪烁着童真纯洁的双眸一闪一闪的,用坚决的语气说道:母后好厉害[过滤],以前再宫裡的时候,从来没有人给过裳儿[过滤]作为讚赏的礼物呢,裳儿原本以为自己的高等龙族礼仪很厉害了,没想到还差那麼多[过滤],裳儿以後一定努力,一定让自己的高等龙族礼仪更加高贵和优雅,让宫裡的人和大臣们倾倒,奖赏给裳儿很多很多的[过滤],裳儿以後也要学母后一样,用[过滤]洗澡。

    听到炼霓裳如此说,炼萱霞似乎也颇为意外,但随之露出极度开怀的笑意,回应道:有志气,不愧是我的女儿,但这样的話你就要更加努力的学习了,因为那些大臣可是非常挑剔的呢,只有像母后这样,[过滤]够大够挺,腰够细够柔,骚[过滤]够[敏感词]够骚的的摸样,才能让他们[过滤]出讚赏的[过滤]呢。

    裳儿以後一定会努力的。

    裳儿真乖……为了奖励你,母后决定将以後才慢慢教导你的课程提前教你……希望你能忍受住哦。

    当炼霓裳被炼萱霞拖着手,重新走到街上漫步时,她此刻的摸样和刚出宫时已经大不相同了。

    头髮,眉毛,嘴角,双[敏感词]腹部,身体的每一寸都沾满了[过滤],这些依旧浓稠的[过滤]不住的滴落,滴落之後再那童稚的酮体上,留下一道道反光的透明水痕,但炼霓裳此时神情看起来,依旧带着天真和纯洁。

    清脆的玉珠撞击声不住的从炼霓裳胸部传出,被炼萱霞施法过後的髮结依旧捆再那[敏感词]头之上,让原本细小的[敏感词]头变得异常的充血肿胀,微风一吹拂而过,难受的感觉让炼霓裳情不自禁的去抓,想要缓解一下,但触碰之後的感觉,却让炼霓裳更加难受。

    走路的姿势极度怪异,夹着双腿走着鸭子步,脸上流露着似哭非哭的表情,那是临走前,炼萱霞从摊子上又拿了一些东西所致。

    半成品没有最终加工的玉珠,一颗颗犹如大拇指指节一般大小,一共十颗,此刻全部被塞进了炼霓裳的[过滤]裡。

    母后,肚子裡好难受[过滤]……

    乖……裳儿,只有这样才能充分的锻炼你的礼仪[过滤],你看看,周围因为你而[敏感词]的男人,可是多了不少呢。

    一路走着的炼霓裳,强忍[过滤]和胸前传出的刺激,跟随者母后的脚步,继续逛街。

    每当有人用[敏感词]邪的慾望眼光注视着她,上下扫视那童稚诱惑的酮体,并且胯下[过滤]顶着裤子高高耸起的时候,一股如同电流一般的酥麻感,都会犹如火焰一般再体内穿梭不已,每当这个时候,她都很想让母后向刚才一样,来一场礼仪表演,让她舒舒服服的将体内那些怪异的感觉发[过滤]掉。

    但面对着炼霓裳的请求,炼萱霞总是笑着摇头,说不是时候,然後拉着难受之极的炼霓裳继续逛街。

    渐渐的,炼霓裳发现,周围的人更多注意的是自己的母后,那[敏感词]邪的眼神,也总是再母后高耸入雲的双峰,芳草萋萋的胯间流连,注视自己的人,仅仅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虽然能理解母后礼仪比自己更加完美,但炼霓裳好强的心中,始终覽过滤]刹桓剩迪戮鲂模弊约河涤心负竽茄谋琜敏感词]蜂腰翘臀之後,自己一定要比母后的礼仪更加完美。

    裳儿别灰心,虽然你没有母后的大[过滤]和漂亮骚[过滤],但你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提升你身体的美丽,获得礼仪的提升,让周围的人更加关注你的哦,来……母后教你。

    这样做是行动上的表现……

    按照炼萱霞的教导,一边艰难的走着,一边用手自己的胯下抚摸着。

    半响之後,炼霓裳惊喜的发现,不止有更多的人看着自己,为自己[敏感词],而且还让自己体内难受的感觉发[过滤]出来了不少,就更加卖力的按照着炼萱霞的教导做着。

    趴在地上,用四肢走路,向每一个看见她的人摇晃[过滤]。

    被母后抱在怀中,向每一个看见她的人掰开自己稚嫩的骚[过滤]来敬礼。

    身躯倒挂,双腿缠在母后的脖子上,一边拉扯着捆绑自己[敏感词]头上的髮结一边用扭曲颤抖的童音唱着童谣。

    接下来是用声音和話语来提升自己的礼仪的办法哦……

    我是一头飢饿的下贱小母狗,请大家用[过滤]来餵养我吧。

    大家请看看……我的小骚[过滤]漂亮吗?

    清脆的童音,无法想像的[敏感词]邪話语,从炼霓裳的口中吐出。

    一句句极度扭曲[敏感词]靡的話语,一种种[敏感词]邪万分的动作,再炼萱霞的教育之中,炼霓裳努力的施行着,神情宛如找到最好玩的玩具一般,欲罢不能兴奋不已。

    当决定回去的时候,炼霓裳已经浑身瘫软无力,无数充斥着[敏感词]邪慾望的眼神,如同流水一般冲刷着她刚刚被开发出来的敏感神经,让她徘徊再欲潮深渊的边缘,那再炼萱霞教导之下的动作,让她稚嫩的一次又一次的喷出[敏感词]液。

    炼萱霞抱住瘫软无力的炼霓裳,纤手没有停止遊譡过滤]锤泊碳ぷ帕赌奚训娜馓澹皇贝恿赌奚芽柘绿统鲆话沭ず腫敏感词]水,或送到自己口中,或者送到炼霓裳自己的嘴巴裡,当看到炼霓裳已经接近失神边缘的时候,炼萱霞才决定停止今[过滤]的行程:裳儿……我们回去吧。

    母后,以後我们还会再出来吗?好好玩[过滤]……

    当然,你还需要更多的锻炼呢。

    太好了母后,裳儿以後一定会努力的,今天又好多好多的人为了裳儿的礼仪[敏感词],还有好多人对裳儿[过滤]出了讚赏的[过滤]呢,裳儿好高兴[过滤]。

    裳儿真乖,不愧是唯一的王族继承誟过滤]阋葬帷欢ɑ岢晌桓龇浅7浅!细竦呐醯摹?

    抱着女儿的母亲渐行渐远,只留下一阵回音裊绕。炼霓裳疲倦的倒在母后的怀抱中,睡意朦朧的和母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当睡意不可阻挡的湧来时,炼霓裳闭着双目进入了睡乡。

    一片黑暗笼罩而来,似乎是一秒,又似乎是一年,当炼霓裳再禰过滤]隹劬Φ氖焙颍醇氖悄负罅遁嫦嫉逆倘恍α常荷讯觞N又再上课的时候睡着了[过滤],算了,你应该是累了……我们出宫去走走吧,再外面教导你,收到的成果似乎要比宫裡更好呢。

    左右看去,熟悉的寝宫,威严英武的父王也在身边和蔼的笑着,美艳一丝不挂的母亲站在自己前面,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正常。

    好的……母后。

    有点迷茫,有点困惑,还有极度的不真实感,但再自己亲生母亲炼萱霞的笑颜下,一切都被抛之脑後。

    今天要教你如何让那些为你礼仪倾倒而[敏感词]的男人,舒舒服服的发[过滤]出来哦,要做好準备,今天不吃[过滤]吃到涨爆你的小肚子我们不回宫廷哦好的母后。

    ……

    哎呀,小裳儿你又再上课的时候睡着了,算了,和母后出宫走走吧,今天教你怎麼让那些为你礼仪倾倒而发情的女人们,舒舒服服的发[过滤]出来哦……要做好心理準备,今天的课程,可是很疼的哦。

    好的……母后,裳儿一定努力学蟍过滤]?

    ……

    第二节:我想不出分节名了,随便糊弄过去吧当炼霓裳醒来的时候,入目所见依旧是那四面是镜的房间。

    【到底发生了什麼事情呢?为什麼我会在这裡呢?】彷彿脑海有五百隻苍蝇再开演唱会一般,吵杂的轰鸣让炼霓裳无法集中[过滤]力思考,同时一些怪怪异,矛盾无比的感觉充斥再她的心头。

    看到周围的镜子,脑海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这些镜子让自己非常厌恶,很想要破坏掉,但随之而来心底却升起一股对这些镜子莫名其妙熟悉亲切的感觉。

    第二个念头就是自己毫无危险,不需要担心,但本能的却感到一阵冰冷刺骨的危机感。

    同时耳边还不断迴响起一阵阵熟悉但却陌生的呢喃声:【假的……都是假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如同同时有两个自己,两个极度对立截然不同的思考模式,同时对一件事物发表看法一般,如此矛盾的感觉让炼霓裳忍不住抱着头,大喊一声:烦死了烦死了……

    但出奇的是,经过这样大喊之後,导致自己如此烦闷的感觉消退了不少,与此同时,一些模糊的记忆画面浮上脑海。

    应邀而来的演唱会,酒宴上的故人重逢,最後是……被醉龙草迷倒的最後画面。

    当记忆回归脑海,炼霓裳立刻回复了清醒,那安逸无比的感觉渐渐消退,只有升起的危机感徘徊再她的心头。

    就在炼霓裳逐步找回理智,开始推敲前因後果然後试图找办法脱离这裡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你终於醒了吗,我等你很久了。

    无法形容的邪祟声蟍过滤]倘绲赜胁坏媒馔训牧榛昕谥型鲁龅慕腥拢耷罹〉淖缰渲钌竦膮群埃绱说男岸瘢绱说姆杩瘢皇巧簦腿昧赌奚迅械奖灸艿目志濉?

    你是谁……出来,不要鬼鬼祟祟的。

    如你所愿。

    正面面对炼霓裳的一面镜子,犹如水波一般荡漾起来,一个黑袍男子从裡面走了出来。

    一步迈入这方天地,顿时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势笼罩而来,让炼霓裳顿时俏脸飞白,娇躯颤抖不已,冷汗不断。

    他就是这个世界一切罪与恶的具现化,存在再这个世界唯一的魔神,无法违逆,不可匹敌,第一眼看过去,如此清晰的明悟就充斥再炼霓裳心头。

    无法形容的颓废,恐惧充斥再炼霓裳的心头,从空气中,从空间中,不断的有一种邪恶扭曲细不可闻的声音再炼霓裳耳边诉说着:【跪下……跪下吧……臣服吧……向伟大的主奉献一切……宣告永世的臣服吧……这样就再也不会恐惧,只有永恒的快乐。】不……

    犹如九幽魔灵的细语没有让炼霓裳彻底的臣服,反而激起她的反抗心,只见炼霓裳高高的仰起头,用不屈如火的眼神直视着对面的魔神,大声的用話语诉说着自己的勇气:我是南海龙族未来的王……我是绝对不会屈服再任何存在之下,绝对不会……哪怕是苍天与大地也不例外,我会死,但我绝不会服从……

    从灵魂深处吶喊而出的話语,不屈而燃烧着的眼神,让男子似乎看到了什麼宝物一般。

    似乎炼霓裳的勇气和話语让男子感到满意,那充沛再整个空间中的恐怖气势渐渐消逝。

    虽然那让自己心神失守的恐怖气势消逝,但那黑袍男子依旧拥有着让人无法反抗的压迫感。

    为了缓解心头的压迫感,炼霓裳决定主动发问:你是谁,带我到这裡来,到底为了什麼。

    我是魔……也是神……我是一切的开端,是一切的终结,是佇立在混沌中的唯一主宰……我是凌驾於时间长河之上的永恒者……我是……

    你是神经病。

    看着男子滔滔不绝犹如神棍一般的诉说着自己,虽然本能直觉告诉自己,男子的話可能是真的,但已经决定绝不屈服的炼霓裳毫不留情的打断了男子的話语,并且送上一句讽刺。

    很好……就是这样的性格,才让我有玩弄你的慾望[过滤]。

    男子不以为意,看着炼霓裳,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後不顾炼霓裳因为听到自己目的而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说着:我带你到这裡来,就是为了让你无论身体还是心灵都臣服再我的胯下,变成一个任我玩弄的性奴隶,你没办法反抗……因为……

    你做梦去吧……混蛋,就你这样的货色,还想和我有什麼接触,回去整整容再出来吧。

    再一次打断男子的話语然後讥讽着,听到男子的話语,炼霓裳气的肺都要爆炸了,但她却没动手,因为源於直觉的警告,一动手,必死无疑,炼霓裳不怕死,面对这样的邪异魔神,她已经做好心理準备,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她绝不会轻言放弃。

    口舌之利徒劳无功,面对实力的差距,你又能做出怎麼样的反抗呢,看看你那已经惊慌失措的神情,你的心早已经做出了选择了,来吧……臣服再我的胯下吧,我会用的我的大[过滤]告诉你,什麼才是女人最美好的幸福。

    男子继续说着,但却没什麼实际动作,似乎再期待着什麼。

    被男子提及自己惊慌失措的摸样,炼霓裳心中一凝,没有反驳,因为自己确实如此,那无与伦比的恐怖压迫感依旧裊绕再自己心头,才会让自己用起以往最看不起的方式,用嘴皮子来佔取优势。

    明白自己的慌张已经被对面的邪异男子看出,但炼霓裳依旧不服输,哪怕只是徒劳无功的倔强,即使是死,也要带着王族的尊严和礼仪死去,绝不会臣服再邪魔的胯下,做一个耻辱的性奴隶。

    正襟危坐起来,炼霓裳準备整理自己的衣冠,一旦邪魔决定用强,那麼最後一战就不可避免了,哪怕是以卵击石,哪怕是自爆,但在此之前,王族的礼仪和永耀绝不能丢,越是危难之际就越是如此。

    但準备整理的衣冠的时候,炼霓裳一呆,自己身上哪有什麼衣服,浑身一丝不挂,秀骩过滤]ⅲ坪跤行┎欢跃ⅲ馑坎欢跃⒃倌院I了付募且浠嬷校侨绱说牟豢耙换鳌?

    炼霓裳先是盘坐在光滑的地板之上,抬头凝视着那个邪魔,腰身挺直,让自己双[敏感词]显得挺拔无比,然後双蚚过滤]趴浑b手温柔的抚过自己的酥胸,手指动弹如同弹奏优美的乐章一般,快速的再自己[敏感词]头上拨弄着,力求再最短时间内让[敏感词]头硬起来。

    然後一手下滑到自己胯下,两根手指掰开自己的肉唇,一根手指轻轻抵在小[过滤]上缓缓的搓揉起来,不时轻点自己的阴蒂,为的就是让自己的胯下最快流出[敏感词]水。

    当胯下变得湿润流出[敏感词],[敏感词]头也硬起来的时候,炼霓裳才觉得满意。

    【好……这就是我最具礼仪的摸样了……死也不能丢王族的脸。】看到邪异男子双眼中流露出自己熟悉无比[敏感词]邪眼神,炼霓裳心中同时感到不快和自豪。

    即使是这样强悍的存在又如何,还不是被我的礼仪所倾倒,但这样讚美的眼神,却是来自於一个想要威胁自己的人,这样的讚美让炼霓裳一点也感觉不到以往的愉快。

    篬过滤]揖圆换岢挤赌愕模呐履闵绷宋乙惨谎砦跖换岢挤偃魏未嬖谥拢呐率悄袼椤?

    口中发出凌冽的反抗話语,神色坚决而傲然,但双手却不停再自己[敏感词]头和肉唇间拨弄着,让自己的[敏感词]头维持着充血挺立,让自己肉唇继续流出[敏感词]水,同时还细微的调整着自己的坐姿,让自己的双[敏感词]胯下,乃至於股间的菊[过滤]可以清晰的被男子[敏感词]秽的双眼看的一清二楚。

    話语神情和动作的极度违和,带着无法形容的扭曲[敏感词]靡感,但炼霓裳却丝毫未觉,神态一片正常。

    【该死,他还没有[敏感词]……必须努力,为了王族的荣耀。】看到男子除了[敏感词]邪的眼神,但胯下却丝毫未动的摸样,炼霓裳心头升起一股挫败感,自己多年来锻炼的礼仪难道连一个不知道哪裡冒出来的邪魔都无法倾倒了吗,但炼霓裳绝不认输。

    眼神凝视着男子,双眸如火,传递着自己绝不屈服的意志,但却站了起来,然後缓缓的走到男子身荹过滤]?

    难道你那麼快就改变主意,打算奉献上你美丽的供我玩弄,成为我的性奴隶了吗?

    男子用不怀好意的邪恶语调问着炼霓裳,後者只是从鼻翼间哼出一声不屑的音调代表着自己的回答,表示着她依旧不臣服的决心和意志。

    炼霓裳瞪着男子,似乎想要靠眼光杀死这个敌人,但手却轻柔无比的抚摸到男人的胯下,开始隔着衣服缓缓的游动起来。

    我就算是死,都不可能成为你的性奴隶的。

    即使是隔着一层衣袍,也可以感受到手中那灼热的触感,彷彿握着一条盘旋的火龙一般,这样的触感没有让炼霓裳动摇,纤手上下遊走擼动,神情依旧高傲凛然,但诡异的帮男子隔着衣袍打起[过滤]来了。

    男子淡笑着,然後身上的黑袍犹如空气一般消散开来,暴露着自己犹如天地造物一般的健壮伟岸,面对着男子的突然[过滤]露,炼霓裳双眸一呆,但随之露出若无其事毫不介意的摸样,纤手直接握住男子胯下的[过滤],然後开始套弄起来。

    不用将死亡挂在嘴盵过滤]宜淙皇悄В膊皇且桓鱿不肚科热说拇嬖冢俏一嵊闷渌旆ㄈ媚闱模愠僭缁岢挤傥业目柘拢斡晌矣么骩过滤]狠狠的征服你身体和心灵的。

    妄想,无论你用什麼办法,除了我的尸体,你什麼也没办法得到,不对……再我龙族秘传的自毁法术裡,你连我的尸体都没办法得到,更别说征服我了,痴心妄想。

    炼霓裳口头依旧决绝,面对着男子的劝服話语,依旧以最强硬的話语回应,但纤手反馈而来的感觉,却让炼霓裳感到一阵烦闷,因为自己摸了一半天了,都只是半软不硬的。

    脑海中一幕幕的记忆画面飞速闪过,然後炼霓裳再裡面找出了办法。

    缓缓跪下,视线直视着手中这根粗长无比的[过滤],黑褐色的[过滤],青筋盘扎,婴儿臂粗两掌长,散发着浓郁的怪异气味,闻到这股气味,炼霓裳心头古怪的感觉再度升起。

    一方面是厌恶和噁心,一方面讚美和愉悦。

    两种感觉交织再心头,让炼霓裳有种说不出的烦闷,但比起自己心情,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礼仪绝不能失败。

    深吸了一口气,然後张开小嘴,缓缓的将[过滤]艰难的吞入口中。

    你有初吻的经验吗?

    我有……没有……初吻的……经历……关……你……什麼……事。

    面对男子不怀好意的问話,炼霓裳冷然回应,只是反覆吞嚥舔弄口中[过滤]的举动,让她的話语断断续续。

    那我真荣幸,用[过滤]接受了你的初吻呢。

    开……什麼……玩笑……这种事情……跟初吻……有什麼……关係……真是痴心妄想……

    吞吐着[过滤],反覆用自己红舌舔弄着[过滤]的每一寸,还不时的吐出[过滤],双手紧握棒身,然後双唇唧唧有声极其痴缠的亲吻着[过滤],口中的話语依旧呲之以鼻的不屑反驳。

    那你现在用你从没覽过滤]榈男∽煳襕过滤],而这又算什麼呢?

    炼霓裳纤手绕过髮丝,然散乱的髮丝重新回到背後,而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男人看清楚自己舔弄[过滤]时的摸样,只是让自己完美的礼仪能够让男子更加清晰的看清楚而已。

    听见男子的話语,炼霓裳脸上闪过一丝恼恨,吐出口中的[过滤],任由[过滤]和自己的双唇被一丝银丝涎水连接着,双手没有停止套弄[过滤]的举动,讥讽说道:你真是莫名其妙,[过滤]这种污秽之极的事情,连提起我都感到羞耻,想要我为你做这种事情,下辈子吧,我现在这样做,只是为了能让你[敏感词]而已。

    无法察觉到其中的怪异扭曲,再炼霓裳心目中,哪怕只是单调的,都是羞耻之极难以宣之口外的事情,而且不是和自己心爱注定要牵手一生的人做这些事情,更是骯脏无比,贞[过滤]观念观念依旧正常的炼霓裳,再自我认知观念中,自己依旧是个纯洁无暇的少女,而自己完美的贞洁,也是要再遥远的将来,再洞房花烛夜中奉献给自己的爱郎。

    虽然[过滤],肛交,[敏感词]交之类正常抑或不正常的知识每一个步骤的印刻在心,化为本能,但炼霓裳依旧再名为高等龙族礼仪的名目之下,肆意的向男人奉献着自己美艳无比的。

    哦……是吗?你真的不肯为我[过滤]吗?

    男子恶意的笑问着,然後腰部一挺,粗壮的[过滤]立刻挺到炼霓裳的脸上,沾满口水的[过滤]贴在自己脸上,炼霓裳丝毫没有不高兴,而是闪过一丝受用的媚意,似乎[过滤]贴在自己脸上的感觉让她颇为愉悦。

    哼……这种污秽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

    一手依旧紧握着[过滤],任由男子的[过滤]再自己脸上反覆摩[过滤],红舌不时伸出口外,舔弄着[过滤],但話语却是违和之极的坚决回应。

    那麼就算了……我可是温柔的妖魔呢,从不会强迫任何人呢,既然你那麼想让我[敏感词],那麼继续吧。

    男子腰身一挺,那[过滤]又重新回到了炼霓裳的嘴巴裡,但这次不再由炼霓裳主动,而是男子反覆耸动腰部,再炼霓裳嘴裡抽[过滤]着。

    粗长的[过滤]第一时间撞击了炼霓裳柔嫩的喉咙,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立刻湧现再炼霓裳心头。

    记忆中无比熟悉的触感和味道,但身体却彷彿第一次一般,泛起无比的呕吐慾望和痛楚。

    但这些感觉,被炼霓裳归结於自己的礼仪有些生疏而已,转而更加卖力的迎合着男人的抽[过滤],放鬆着自己的喉咙肌肉,等到男人深入的时候猛力一夹,用喉咙的软肉来给男人提供刺激感,等[过滤]收缩的时候红舌反覆转动,舔弄着棒身。

    记忆之中,只要这样做,男人不仅很快就会[敏感词],而且会[过滤]出很多讚赏自己的[过滤],让自己可以饱餐一顿美味。

    但炼霓裳很快就失望了,自己的努力没有让男人[过滤][过滤],反而变成更加猛力的抽[过滤]。

    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是齐根而入的深喉一击,即使以炼霓裳龙族的体质,也感到一股窒息感渐渐的升起,而且喉咙也变得刺痛无比,彷彿已经被刺穿了一般。

    受到这样的刺激,炼霓裳娇躯一僵,本能的想要推开男人的肆虐,但恍惚之中,年幼时的教导浮上心头。

    【裳儿,你要记住,越是痛苦的时候越是要努力,不仅礼仪如此,做人也要如此,不要轻言放弃。】记忆中侍剑和母后的激励話语浮上心头,炼霓裳神色又变得坚决起来,不仅没有推开男人的性虐,而是更加配合着撞击,努力的用[过滤]和喉咙去服侍着[过滤]。

    一双纤手不住在男人身上遊譡过滤]钺嵬A粼谀腥说目柘氯獯加薪谧嗟娜喽鹄础?

    似乎是自己的努力作用之下,男人的[过滤]变得更加粗壮,炼霓裳心头一喜,这是快要[过滤][过滤]的徵兆。

    但结果令炼霓裳极度失望,男人的动作依旧猛如野兽,丝毫不知疲倦,但自己却真的没办法支持下去了,猛然吐出[过滤],然後发出剧烈的咳嗽声,长时间而且高烈度的深喉[过滤],让炼霓裳不止喉咙刺疼,连五臟六腑都有些翻滚欲呕的感觉。

    一边咳嗽着,一边用不甘的眼神看着那沾满自己唾液的[过滤],纤手仍然继续套弄着,丝毫没有放弃,即使自己的柔荑已经摩[过滤]的泛红了。

    虽然已经完成自己最初让这根[过滤][敏感词]的目的,但再自己的礼仪之下,居然没有让它[过滤][过滤],炼霓裳心中泛起阵阵烦闷之极的挫败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有丝毫反抗能力也就算了,居然连自己引以为豪的高等龙族礼仪都没让他完全倾倒,炼霓裳完全没办法接受,但喉咙那彷彿被刺穿後撒上一把辣椒酱的痛楚提醒着她,她所剩下的手段不多了。

    同时,看着那因为自己礼仪而[敏感词]的[过滤],炼霓裳心理闪过一丝不详的阴影,似乎是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被自己忘了。

    既然这样不行,就换一个方法,炼霓裳的性格裡从来没有放弃这一个词语。

    跪下改为半蹲,挺起自己的上半身,双手捧自己的傲挺双[敏感词],然後缓缓的将那粗长的[过滤]埋进自己的[敏感词]沟中,然後双手用力,用自己丰腴柔软滑嫩无比的[敏感词]肉开始挤压着[过滤]。

    嘶嘶……我问你,你现在这样做的目的,是什麼呢?

    听到男子的问話,炼霓裳似乎又找到了一个可以供她讥讽的切入点,抬起头,骄傲的犹如君临天下的女王一般,用不屑的语气说道:那麼孤陋寡闻,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什麼无所不能的魔神,真是笑掉人的大牙[过滤],就让我来告诉你吧,我现在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你[过滤][过滤],履行我的高等龙族礼仪的义务而已。

    哦,想让我[过滤][过滤],你的礼仪水準还是不够的[过滤]。

    荒谬……我的礼仪怎麼可能水準不够。

    炼霓裳彷彿受到了奇耻大辱,从未覽过滤]姆吲瓬ド闲耐罚约嚎嗫嗄チ烦隼锤叩攘謇褚强墒亲约阂簧凶钗景帘ξ铮丝叹尤槐徽飧瞿凶悠牢疁什还弧?

    气愤之下,炼霓裳连讥讽都懒得说出口,而是用自己的行动来表示。

    捧起夹磨自己双[敏感词]的纤手更加大力和快速,一阵阵诱人的[敏感词]波[过滤]过[过滤],低下头伸出香舌,如同灵蛇一般再[过滤]上快速的滑动着,同时不住的前後摇摆自己的娇躯,让[过滤]再自己[敏感词]沟中快速的进进出出。

    男子一脸愜意,再炼霓裳柔顺如雲的秀髮上抚摸着,欣赏着这[敏感词]靡无比的一幕。

    豁出全力,使出脑海中的所有技巧,但最後难言的挫败感还是充斥在心头,娇嫩的[敏感词]肉再快速的摩[过滤]中升起斑斑红痕,双手夹[敏感词]夹的都快酸了,[过滤]都快舔麻了,那埋在自己饱满酥胸之上的[过滤]依旧坚挺,丝毫不见有任何[过滤][过滤]的徵兆。

    看着依旧坚挺的[过滤],一股莫名而来的恐怖不详感突然湧起,炼霓裳突然心慌无比,似乎很快就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

    【裳儿……你要记住……】【可爱的霓裳小公主,有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哦……】心头莫名湧起母后和侍剑的教导,虽然没有全部回忆起内容,但炼霓裳恍惚之间觉得,接下来的内容很重要。

    【如果没有让那些为了你礼仪而[敏感词]的男人舒舒服服的发[过滤]出来的話……可是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的哦。】炼霓裳此时脑海中浮现的,是母后和侍剑那带着诡笑艳容说出的話语,记忆中浮现出一些细碎画面,支离破碎的画面不足以让这所谓不好的後果变得清晰,但却让炼霓裳变得更加心慌,低头看着埋着自己酥胸上的[过滤],一阵无由来的恐惧浮上心头,彷彿这只[过滤]变成了洪荒猛兽一般。

    你这种不够水準的礼仪,只会让我更加难受[过滤]……请你用你的身体,让我好好的发[过滤]一下吧。

    啪……毫无徵兆,男子一个耳光抽打再炼霓裳脸上,不轻的力道让炼霓裳立刻呆滞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什麼回事。

    呆呆的用手摀住自己被打的脸颊,抬头看着男人,看到的是一戏謔之极的邪笑神情,终於反应过来的炼霓裳,立刻俏脸霜白媚眼含煞,连父母都不捨得责罚的,居然再今天被这样耻辱的打了一个耳光。

    士可杀不可辱,炼霓裳鼓起灵力準备和男子同归於尽,但再男子反手而来的另一个耳光之下,一切都被打消了。

    第二记耳光下来,炼霓裳準备自爆的灵力和勇气忽然被打消一空,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又是一记耳光打来。

    男子毫不留情的对着炼霓裳明艳动人,完美嫵媚的面容施暴,一边掌刮一边带着暴虐的笑容。

    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被施暴着,炼霓裳此刻恍惚无比,思想犹如飘在雲端一般,空空荡荡的难受之极。

    支离破碎的记忆画面再一声声的施暴耳光中,快速的粘合着,炼霓裳恍惚之间再记忆中看到了,一个和自己所处境地一摸一样的画面。

    优雅端庄,高贵美丽的母后,一丝不挂的跪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被一个男子打着耳光,一边挨打一边用诚挚温婉之极的语气说道:打的好……打的对……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不对……请你尽情的用我的身体来发[过滤]吧……

    记忆之中,自己和父王就站在旁边看着,威严英武的父王,看着自己的妻子暴露着自己的娇躯,跪在地上求男人处罚时,一边开怀大笑一边用力鼓掌,而年幼的自己,簌簌发抖的藏在父王的背後,看着母后被男人处罚。

    那个陌生男子的面容极度模糊,但却记得是身材极度伟岸,气质霸道邪异,犹如君临天下的魔王一般。

    你知道你错在哪裡吗,你这个小贱货,当着你丈夫女儿的面说清楚。

    是,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你神圣而又高贵的大[过滤]再为我的礼仪倾倒[敏感词]的时候,没有让您舒舒服服的[过滤][过滤],这是我最大的错误,这个错误是罪大恶极,是我高等龙族礼仪生涯中一个不可饶如的污点,为此我必须用我下贱的身体来做出赔偿。

    什麼样的赔偿才能抵的过你犯下的罪孽呢。

    我会将高等龙族礼仪中的一切通通放下,以一个正常女人的身份,将自己的无偿的奉献给您,无论是殴打,强暴,还是各种凌辱,我都会怀着感恩的心去接受去配合,并感谢您的所有赐予,直到您神圣而又高贵的大[过滤],再我体内[过滤][过滤]为止。

    嘿嘿……那麼来吧,再你的丈夫和女儿面前,被我的大[过滤]彻底征服吧。

    炼霓裳越看越是害怕,记忆中从来都是那麼高贵完美的母后,再这段宣言过後,犹如换了个人一般,哭喊着,求饶着,不停的挣扎着,然後被男人压在胯下,被一根大[过滤]反覆的姦[敏感词]。

    尤其是男人不满足於这种简单的施虐,命令母后撅起美臀,扒开自己的菊[过滤]之後更是害怕。

    求您饶了我吧,我後面的菊[过滤]还从来没被陛下用过……没办法接受您神圣大[过滤]的蹂躪[过滤]。

    少囉嗦……就让我龙王陛下再旁边听听,他妻子後庭被开苞时的美妙叫声吧,也让你的女儿提前熟悉一下被男人开苞的过程吧。

    当血从母后後庭中留下时候,炼霓裳彻底闭上眼不敢再看下去,但却被父王强制睁开双眼,不仅如此,父王还拉着她走到母后身盵过滤]醋潘耐罚盟嗬肽慷昧俗约耗负筢嵬ケ豢⒌拿恳桓龆鳌?

    一根紫黑粗长的[过滤],再母后雪白的臀肉中进进出出,极其粗猛的每一下都会带出一阵血水,和母后哀鸣的惨叫。

    母后的每一声哀鸣,都犹如利剑一般刺入自己的心底,当男子终於一脸满足的[过滤]出[过滤]拔出[过滤]的时候,炼霓裳看着母后那原本小巧可爱的肉色菊[过滤],变成一个婴儿臂粗,合都合不拢,流淌着血水和[过滤]交杂的粉红[过滤]的。

    那个时候的炼霓裳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才是害怕。

    当男子的[敏感词]虐过去之後,母后抱着自己,一如往常的温柔話语却掩盖不住其中的哀衃过滤]荷讯阋亲。绻谐籟过滤]你遇见了一个即使你手段尽出都无法让他[过滤][过滤]的男人,你一定要像母后一样,用自己的身体去供他发[过滤],知道了吗?

    裳儿不要……裳儿怕……母后……一定很疼的吧。

    不要怕裳儿……这也是礼仪中的一部分,让男人[过滤][过滤]失败後勇敢的面对自己的错误,去承担去赔偿,这才是是属於王族的荣耀,身为王族中的未来继承誟过滤]阋涝都岢指叩攘謇褚牵涝恫灰怂酢?

    裳儿知道了,裳儿一定不会怕,不会退缩的……

    乖……

    记忆的画面到此为止,回到现实的炼霓裳看着已经停下打耳光的男子,心头的惊慌和恐惧不翼而飞,只留下无尽的坚定。

    对不起……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的礼仪水準不够,无法让你[过滤][过滤],请你继续处罚我吧,我甘心认罚,绝不反抗。

    从记忆中脱离出来的炼霓裳,回想起母亲和侍剑的教导,坚定之餘感到一阵阵惭愧,这麼重要的事情自己居然忘记了,看到男子似乎依旧不满意的摸样,炼霓裳一咬牙,语带羞涩的低头说道:再你再我体内[过滤][过滤]之前,我会以一个普通女人的身份将我的完全的奉献给你,请你再我身体上尽情的发[过滤],无论是强暴,凌辱,我都会怀着感恩的心情配合你。

    这样还差不多。

    男子终於露出进餐前的狰狞笑容,直接抬起脚,将半蹲的炼霓裳踹倒再地,然後一隻脚就这样踏再炼霓裳的酥胸之上,极其邪恶的遊走起来。

    不同於刚才的无所谓,炼霓裳闭上双眸,脸颊緋红,浑身都带着不安与恐惧的颤抖,神情羞涩难耐:不……不要这样对我……

    炼霓裳终於理解当年母后再说出那段宣言之後,为什麼会变得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

    自己纯洁的双[敏感词]居然被男子以这样屈辱之极的姿势踩着,是何等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过滤]。

    尤其是男子的脚更加邪恶的游向下方的时候更甚,炼霓裳情不自禁的双手摀住下阴,躬起身子,语气如哭似泣,带着软弱的求饶之意,最初之时那高傲犹如公主一般的神色完全消失,只剩下楚楚动人的弱女子之色。

    不要[过滤]……

    不止如此,炼霓裳感受到男人灼热的视奸眼神,浑身都泛起阵阵玫瑰红,一手捂阴一手护胸,娇躯蜷缩起来,似乎想要将自己藏起来一般。

    面对着如此娇羞的炼霓裳,男子邪恶的笑意更加灿烂,直接提起脚,朝着炼霓裳双手摀住的地方狠狠踩了下去。

    [过滤][过滤][过滤]……痛。

    双[敏感词],下阴成了男子施暴的对象,炼霓裳含羞带泪,却只是敢微微的挣扎,丝毫不敢反抗。

    男子再炼霓裳的哭泣声中,彷彿听到了无上仙乐一般,带着狰狞的恶笑,直接趴在炼霓裳身上,然後双手抓住炼霓裳修长的双腿用力一扯,即使被纤手遮挡,但那饱满美丽的肉蚌透过指缝依旧清晰可见。

    不许挡……我叫你不许挡[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

    男子用咆哮发[过滤]着内心的邪异慾望,同时用双手猛然拉扯着炼霓裳的[敏感词]头。

    炼霓裳的痛苦,只能成为男人快感来源的一部分。

    身体上的痛苦,正常贞[过滤]观念带来的羞耻感,早就让炼霓裳处於恍惚状态,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再反覆盘旋,那就是一定要完成王族的荣耀,完成属於礼仪赔偿的一部分,决不可退缩。

    听話的鬆开双手,换来的是男子更加邪恶命令:握住我的[过滤],帮我打[过滤]。

    呜呜呜……

    刚才犹如[过滤]常小事一般的举动,此刻却让炼霓裳备受煎熬,此刻的[过滤]再炼霓裳眼中,不再是刚才那完成自己礼仪所必须的一个步骤,而是代表着男性象徵的污秽事物,身为王族永耀再提醒她,她要服从,但身为女性的身份提醒着她,这举动是如此的骯脏。

    不要……太脏了……我不要……饶了我吧。

    纤手微微搭在男子滚烫坚挺的[过滤]上,炼霓裳便哀羞之极的发出了哭饶。

    炼霓裳哀羞的媚态似乎让男子觉得不需要再度忍耐,没有再度的凌辱命令,而是直接抄起炼霓裳修长的,然後使劲让炼霓裳头部压去。

    炼霓裳直接被男子拉扯着折迭了起来,柔弱无骨的纤腰几乎被打个对折,难受还在其次,来此自己肉壶上滴落的[敏感词]水落到嘴盵过滤]庵中呷韪胁攀侨昧赌奚鸭负踔苯釉呜使サ闹饕颉?

    好好的看着,你被开苞的每一个瞬间。

    男子按下[过滤]抵在湿润不堪的肉蚌上,带着恶意的轻语,缓缓沉腰坐马。

    不……

    未经人事的肉壶,清晰的反馈回[过滤][过滤]入的所有感觉,粗壮的[过滤]势不可挡的刺入,那缓慢而又清晰的撕裂感让炼霓裳倍感哀羞和痛苦。

    不……不要……我的处女是要留给自己的夫君的[过滤]……不要。

    口中哀求哭泣,神情哀羞痛苦,但却没有任何的挣扎举动,即使男子放开那抓住她双腿的手改为抓住她的双[敏感词],她也只是用自己的双手撑着地面,维持着自己双腿架在肩膀上,腰背离地的姿势,与哀求話语相比,行动上显得异常的配合。

    男子将[过滤]停留着那柔韧十足的处女膜前,只是不停的用[过滤]轻点着,用[过滤]的触感去体验着属於处女膜的独特感觉,男子知道,龙族女子的处女膜比起人类更具坚韧,所以男子不怕自己的举动会让炼霓裳的开苞初体验有个不好的开端。

    炼霓裳感受着自己处女膜被反覆轻微撞击,维持再将破未破的境地,被人如此屈辱的玩弄自己的神圣之物,眼泪再也按捺不住,顺着脸颊不住的流落。

    就在炼霓裳以为这样的屈辱玩弄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时候,男子猛然沉腰,一下子[过滤]到了最深处,极其粗长的[过滤]一下子就[过滤]入到[过滤]的尽头。

    [过滤][过滤]……

    泪水混合着血水同时留下,没有任何快感,只有无尽的撕裂痛楚,没有等炼霓裳缓过气来,男子犹如打桩一般的快速抽[过滤]起来。

    每一下都把[过滤]抽的快要离开肉壶,然後每一次都用尽全力[过滤]入到最深处。

    男子如此[敏感词]虐,但还没满足,伸手捏住炼霓裳的嘴巴,迫使她的小嘴张开,然後调整着自己抽[过滤]的姿势,然後看着那处女膜撕裂後的四[过滤]的处女血滴落到炼霓裳嘴巴裡,发出了极度疯狂[敏感词]邪的笑声:哈哈哈……慢慢品嚐一下,这可是由我的大[过滤]製造出来,你一辈子只能吃到一次的美味实物[过滤]……怎麼样,自己的处女血好吃吗?

    除了哭泣,炼霓裳依旧说不出話来,一滴滴腥咸的血液滴落到嘴巴裡,然後滑入喉咙,胯下撕裂的痛苦更加加重了心底深处的痛苦和哀羞。

    就这麼点赔偿赎罪,完全不够[过滤]……来点更加刺激的吧。

    然後炼霓裳不可思议的察觉到,男子的[过滤]似乎变长了许多,原本顶到自己[过滤]深处的[过滤]再更加的深入。

    柔嫩的[过滤]颈被一下又一下的粗暴撞击撞开,然後再一下极其疯狂的重击之後,[过滤]完全深入到[过滤]之中。

    额……

    炼霓裳双眼翻白,[过滤]无力的翻出口外,一丝丝涎水顺着嘴角舌尖流出,就在[过滤]破入[过滤]的一瞬间,那彷彿凌迟一般的痛苦完全让她失去了神智,徘徊再晕厥的边缘。

    但随之又再度被疼醒,因为男子的[过滤],每一次都会破开[过滤]颈,[过滤]入到[过滤]之中,然後狠狠的撞再柔嫩[过滤]壁之上。

    我要惩罚你,就来一次[过滤]内[过滤]吧……再我的力量之下,你百分百会怀上我的孩子,就让你下贱的[过滤]生下一个同样下贱的母狗作为赔罪吧。

    不……绝对不要……不要……放了我吧……饶了我吧……

    听闻自己就要强制怀孕,炼霓裳立刻犹如迴光返照一般,睁大着双眸,眸中儘是无法接受的恐惧,双手用力推攘着,但却无法挽回,当感到[过滤]裡一阵灼热的水流流过之後,炼霓裳彷彿死去了一般瘫软再地上,任由男子趴伏再自己身上享受着的餘韵。

    【假的……都是假的……这一切都是虚假……】此时此刻,内心的吶喊如此的清晰,如此的大声,一些东西彷彿就要破巢而出一般,於此同时,周围的镜子放出一道若有若无的幽暗暗芒。

    最後……那莫名的东西始终还是没有破巢而出。

    良久之後,炼霓裳再度抬起头,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子,不同於刚才的恐惧哀羞和柔弱,而是最初的傲然和若无其事的摸样。

    [过滤]完[过滤]了吗,我的礼仪赔偿你满意吗。这可是我第一次的赔偿呢。

    语气淡然的彷彿只是再问一件若无其事的小事一般,神色就真的如同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很不错呢……刚刚你的表现,让我奸的真是过癮……我期待你下次的礼仪补偿。

    篬过滤]阆氲妹溃乱淮挝乙欢ɑ嶙龅母茫媚阒苯釉傥业睦褚侵衃过滤][过滤],不会让你有获得赔偿的机会……还有,已经[过滤][过滤]了就别趴在我身上,拔出[过滤],别妨碍我进行後续礼仪。

    男子带着恶笑,如炼霓裳所说,拔出了[过滤],抖了抖沾满处女落红与[过滤]的[过滤],期待着炼霓裳的下一步。

    炼霓裳艰难的爬了起来,虽然身体依旧带着撕裂般的虚脱痛苦,但这些都被炼霓裳用意志克制住了,缓缓爬到男人胯下,张开嘴巴含住了男子的[过滤],然後用红舌开始清理起来。

    红舌仔细的清理着,将[过滤]上的处女落红和[过滤]一点点的舔食掉,神情专注而肃穆,彷彿自己再做什麼神圣的仪式一般。

    清理完之後,炼霓裳爬到一盵过滤]会嵩俣仁褂贸鲎约耗荹敏感词]靡万分的礼仪坐姿,挺胸张腿,然後纤手再自己胯下掏弄着,但这男人的面把自己肉壶裡的血水和[过滤]混合的粉红色液体掏出来,然後慢慢的放入口中品嚐着,神情愉悦而陶醉。

    即使芊指刺入自己刚被开苞的肉壶内掏挖[过滤]的举动,让自己疼的的浑身冷颤,炼霓裳依旧用神圣而又专注的神情努力进行着,对她而言,这只是高等龙族礼仪中很平常的一部分而已。

    过了一会,炼霓裳皱了一下柳眉,因为还有很多[过滤]再自己[过滤]裡面,没有流出来,最後她也只能暂时放弃,然後抬起头,对欣赏着她礼仪用餐画面的男子说道:我想留在你的身边。

    哦……你终於打算臣服再我的胯下,成为我[过滤]慾用的性奴隶了吗。

    篬过滤]]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少做这种美梦,我绝不会将我的清白身子交付给你这样的人……我只是觉得留在你的身边对磨练我的礼仪,有很大的帮助而已。

    面对男子不怀好意的回答,炼霓裳依旧摆出一副傲然不可侵犯的摸样,先是惯例的讥讽,然後开口解释道。

    【裳儿,你要记得,如果你遇到一个你需要作出礼仪赔偿的男人,那就代表你的礼仪还不够完美,必须继续磨练,而这个男人,肯定可以成为你磨练礼仪的完美对象,你要时时刻刻对她使用你的礼仪,让他[敏感词],让他[过滤][过滤],以此来磨练自己的礼仪,记得了吗?裳儿】【我记得了……母后……】炼霓裳想起母后的教导,同时暗下决心,自己下一次……绝对不会失败……一定会让这个男人为自己的礼仪[敏感词],为自己的礼仪[过滤][过滤]。

    啪啪啪我可爱的霓裳小公主……恭喜你……你的试炼合格了。

    一阵拍掌声响起,一个女子凭空出现,红裙红眸,妖艳入骨,正是侍剑。

    侍剑大姐……你怎麼会在这裡……我……我想起来了……侍剑大姐你为了考验我,故意封印了之前我和你相处的记忆,让我去面对试炼。

    就是这样的呢,目前看来,你的修行还不够呢……主人的大[过滤]在你那裡,居然只能[敏感词],没办法让主人舒舒服服的[过滤][过滤],最後居然还要进行礼仪赔偿,真是修行不够[过滤],以後必须加紧磨练[过滤]。

    对不起……侍剑大姐……我以後一定会努力的了。

    嘻嘻……你放心,以後我会慢慢教你,慢慢提升你的礼仪……到时候我们所有的姐妹们,都会用各自的礼仪,让主人[敏感词],让主人舒舒服服的[过滤][过滤]的,你不必着急,但在此之前,我还有最好一个试炼要让你进行。

    [过滤]?

    侍剑轻笑不语,缓缓走到迷惑的炼霓裳眼前,然後伸出一根手指,点在炼霓裳的额头上。

    炼霓裳只觉得周围的镜子闪烁出违背常理的漆黑光芒,然後自己眼前一黑,迷糊中之听见一句話:霓裳,一定要保持本心,别被虚幻所吞噬哦。

    漆黑之中,温暖安详无比,让炼霓裳情不自禁的陶醉再其中,驀然……漆黑中若有若无的吶喊声响起:【假的……都是假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一……】一遍又一遍的迴响着,炼霓裳被这吶喊所迷惑了,不住的思索着,什麼是假的?

    忽然一片黑暗中被一道光芒所刺破,一道道洪流向炼霓裳衝去。

    如光又如电,炼霓裳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这光所击中,然後如同电影一般,无数的画面再眼前闪过。

    慈祥高贵的母后,威严英武的父王,年幼的自己,历练,学习,战鬥,成长。

    遊历崑崙,遊历人间,伴随着失忆的无痕去寻找记忆,寻找王大明。

    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刻骨的熟悉……

    犹如真实一般……

    沉溺其中,耳边伴随着是无尽虚假的吶篬过滤]?

    渐渐地,炼霓裳心头裊绕着好像有什麼不对……

    有什麼不对呢……在哪裡呢……找到了……

    一幕幕闪现而过的记忆画面中,根本没有高等龙族礼仪学习的经历。

    【不对……这不对……】一念升起,一道幽暗的黑芒也自虚无中升起,击中了炼霓裳。

    侍剑大姐的教导,母后的教导,赤[过滤]一丝不挂的的童年,自幼以学习母后为榜样,誓要长大後和母后一样,要获得多的可以用来洗澡的奖励[过滤]。

    【对……这才是对的……原来侍剑大姐最後的试炼就是这个,考验我的本心,考验我是否能在真实和虚幻间找到自我……哼……真是太小看我了。】【假的……终归是假的……消散吧……永远不要再出来迷惑我。】白芒带来的记忆画面,再炼霓裳一声呵斥中,一幕幕的破碎……记忆越是破碎,心灵深处那吶喊越是低微。

    最终,所有来自於白芒的记忆全部破碎被黑芒所吞噬,至此,那永不停息的吶喊终於也停止了,炼霓裳满意无比。

    【那吶喊终於消失了,看来我也通过试炼了,咦……为什麼……我会哭呢……奇怪。】睁开双眼的炼霓裳,看到的是侍剑宫装褪去如母狗一般趴伏再地,男子抱着侍剑的美臀,正反覆撞击着,看到炼霓裳的归来,侍剑娇哼问道:恩……恩……好棒……主人的大[过滤]好厉害……霓裳,你找到了真实吗?

    找到了,侍剑大姐你太小看我了,居然是那麼简单的试炼。

    炼霓裳骄傲的回答着,而侍剑看着炼霓裳那本能做出的举动,满意的笑了起来,继续沉浸在被男子侵犯的快感之中。

    挺直上半身,昂首挺胸,一手再自己酥胸[敏感词]头上捏揉不已,两腿大大的张开,一手扒开[过滤],揉捏着阴蒂,炼霓裳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若无其事的观看着侍剑被玩的摸样。……

    写在後面的話:

    1。原本以为三四天能搞定的,写着写着就变那麼多了,我也很莫名其妙的说……下次更新时间,我也不敢说,但会尽快,只剩三章就搞定了[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

    2。狐狸媚儿!这是谁[过滤],我不认识她[过滤]瀑布汗好吧……当初说过要出场,但被我枪毙了,原本构思是她去mc调教四龙女,但既然我决定让天宫诸女主来跑龙套,就代表她跟深蓝小雪同个下场,主线快要完结的情况之下乱开支线这是找死[过滤]。

    3。至於炼霓裳暗恋的那个何家伟什麼的……我依旧表示我什麼都不知道……这条伏笔就当我没写过吧,不知道为什麼,当初构思的桥段,莫名其妙的用不上,而且想[过滤]进去都不知道往哪裡[过滤],鬱闷。

    4如果我选择3000字一章,这裡已经是十章的份量了[过滤],足够我[过滤]更的说我真的认真开始考虑3000字一章了,不过这样结局的話,起码还要30到50章[过滤]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