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一骑当千之催眠术(一)

一骑当千之催眠术(一)

    【一骑当千之催眠术】一

    作者h天龙h

    2012/03/21[过滤]首发sis,风月

    一骑当千之催眠术一

    ps:突然对一骑当千这部肉漫产生了性趣,于是特意挖了这个坑。不过麻烦

    的是里面的人名都是三国武将的名字,直接描写的话会无比蛋疼,所以打算用策

    酱、关姐这种女性化的称呼代替,如果有什么违和感的话还请见谅。同时采用动

    画版原创人物化名孙权仲谋的小乔为女主角,尽量减少蛋疼感吧。

    最后声明,这是专门写给看过一骑当千同好的,如果有什么家伙说,“哪个

    白痴在写三国男男文[过滤]?”这种小白还是速速退散吧。

    做为一个资深的催眠师,村越进太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这种东西,

    或者说从别的世界穿越到这里。不管怎么说,似乎自己在催眠一个女人的时候,

    和寄宿在对方身上的恶魔产生冲突,结果好像就是对方和自己融合,因为灵魂衰

    弱的关系而便宜了自己,现在自己的力量可以说比以前更加强大了。

    “不过,这里哪里[过滤]?”村越进太疑惑的看着四周,发现四周的景色自己没

    有丝毫印象,而根据大脑中恶魔的记忆,自己似乎是在和对方互相吞噬的时候造

    成了灵魂穿越,现在这里并不是自己的世界。

    就在这时,从村越进太旁边的道路上走过来一个非常可爱的女生,有着一头

    金褐色的长发,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连衣裙,而让村越进太奇怪的是自己对这个从

    没有见过的女生似乎有些印象。

    顾不得多想,村越进太快步走上前,向那个女孩喊道:“那个打扰一下,小

    姐。我叫村越进太,第一次到这里结果现在不小心迷路了,能不能请你告诉我这

    里是哪里[过滤]?”

    “不,这里是南阳学院附近,我叫孙权仲谋。请问你要去哪里呢?顺路的话,

    我可以带你一起去。”少女,现在是孙权仲谋笑着说道。

    “南阳学院?孙权仲谋?”村越进太却是低声念着这两个颇为熟悉的名字,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段记忆,瞬间让他知道了自己到底什么世界。村越眼镜后面的

    眼珠变成了恶魔一样的深红色,他紧紧盯着名为孙权仲谋少女的双眼,缓缓地说

    道:“告诉我你的名字,还有你现在要[过滤]什么?”

    “是……我的真名是小乔,孙权仲谋是我的化名,现在要去伯符姐姐家里,

    和伯符姐姐见面。”孙权仲谋,也可以叫做小乔做为仅有几个不是娘化的武将

    还是用女性名吧,继承三国时期英魂力量的斗士。没有错,这里就是一骑当千

    的世界。

    “嘿嘿,没想到我居然会来到这个世界,正好,现在的我和越强的女人[过滤],

    获得的力量就越强大,这个世界的女性刚好符合这一点。”村越进太下意识的用

    手摩[过滤]着下巴,看着眼前已经被自己的恶魔之瞳控制的小乔,[敏感词]笑着说道:“对

    了,小乔,你难道忘了吗?和问路的人打招呼,要把自己身上正穿着的内衣脱下

    来送给对方,这可是非常重要的礼节[过滤]。”

    “[过滤],对不起我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请等一下村越先生。”小乔原本

    呆滞的表情突然恢复正常,只见她一脸歉意的将裙子拉起,露出里面的白色[过滤]

    和胸罩。

    紧接着小乔就这样在道路上将穿着身上的[过滤]和胸罩脱了下来,让站在前面

    的村越进太将自己的私密之处看得一清二楚,整个过程中丝毫没有羞涩的表情,

    最后将脱下来的内衣递给了村越进太,微笑着说道:“让你久等了,村越先生,

    这是我刚刚穿的内衣,请收好。”

    “哪里哪里,小乔你真是太客气了。对了,现在你不穿[过滤]有什么感觉?”

    村越进太笑着接过还带有小乔体温和气味的内衣,一脸关心的问道。

    “[过滤],现在不穿[过滤]的话,总感觉下面空空的,一有风吹过就有些凉飕飕的。”

    小乔似乎感觉了几分钟,然后颇有些为难的说道,同时用手拉了拉裙摆,似乎想

    遮挡住微风一样。

    “这样[过滤],[过滤],如果这样一直被风吹的话有可能会感肹过滤]D敲矗绻∏悄?

    不嫌麻烦的话,就让我把手伸到你的下身,帮你挡风好了。”村越进太也一脸担

    心的看着小乔,关心的说道。

    “真的?那就麻烦村越先生你了,请把手伸进我的裙子里吧。”小乔一脸惊

    喜的看着村越进太,高兴的点了点头,快步走到村越进太身边好让对方将手伸到

    自己胯下。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看着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敏感词]乱的小乔,村

    越进太左手搓着下巴笑了起来,而右手却没有丝毫停留的从小乔裙子下面穿过,

    直接按在了小乔的蜜[过滤]上,右手中指轻轻一顶,就[过滤]进蜜[过滤]之中。

    “唔~”蜜[过滤]被玩弄让小乔身体下意识的一软,整个人靠在了村越进太怀里,

    这时候从正面看就好像正向父亲撒娇的女儿,但如果从背后看就会发现猥琐的大

    叔正将手伸到女孩子的裙下猥亵对方。

    但小乔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被身旁的男人猥亵这一点,反而冲对方笑了笑,

    一边娇喘一边说道:“[过滤]~接下来我……唔~我要去姐姐家……[过滤]~你要去哪里

    呢?村越先……[过滤]~~”话还没有说完,小乔就这样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

    “我也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正好跟小乔你一起去你姐姐家看看吧。”村越

    进太只觉得被小乔夹住的右手一片,却只是笑着回答道。

    “这样我们就是同路了呢,那么就让我来带路吧……唔[过滤][过滤][过滤]~~~”再一

    次的小乔无力的瘫软在村越进太怀中,如果不是被村越扶着,恐怕小乔早就彻底

    瘫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你没事吧,小乔?看起来不舒服的样子。”村越进太一脸关心的看着小乔,

    但在蜜[过滤]中的手指却动的更加勤快了。

    “[过滤]~[过滤]~我没事……走吧……唔~”小乔勉力站起来,可以看见在她的大

    腿内侧,有着透明的液体不断滑下,直到被脚上的鞋袜吸收。而扶着小乔的村越

    进太则一脸诡异的笑容,空着的左手好像搀扶小乔,却是按在那因为没有胸罩而

    依稀看见顶端粉红的玉[敏感词]上。

    接下来就是不断重复的[敏感词]靡情节,每走几步就瘫软在村越进太怀里,然

    后站起来继续前进。没过多久,还没有走出多远,小乔就好像彻底脱力一样,整

    个人完全挂在村越身上。

    原本清澈的双瞳此刻已经失去了焦点,口水顺着微张的嘴角缓缓滴下,红唇

    张合间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而身下的长裙早已变得一片,在地上留下一滩

    水渍。小乔就好像人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偶一般,随着村越进太[过滤]在蜜[过滤]中手指的活动,而不断重复

    着昏过去,再到[过滤]身苏醒的木偶戏。

    “[过滤]拉[过滤]拉,是不是稍微有点过了呢?明明终点都还没有到,就一幅快要玩

    坏了的样子。这可不行[过滤],做为第一个被我催眠的女孩子,你还要陪我更久更久

    才行[过滤],小乔酱。”村越进太看着彻底失神的小乔轻声在她耳边低语道,然后嘿

    嘿[敏感词]笑起来。

    终于,在小乔清醒和昏迷无数次之后,她和村越进太两人终于站在了孙策伯

    符家的门前,一路上并非没有碰到其他人,但都无一例外的用或鄙夷或艳羡的目

    光注视着两人大庭广众之下的[敏感词]靡行为,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什么。

    村越进太一脸享受别人看着自己的各种奇怪目光,而小乔则是完全沉迷于肉

    欲根本注意不到四周的变化。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太早被这里的强者注意,村越进

    太还是对每个看到他和小乔的人进行了删除记忆的催眠。

    既然已经到了地方,也不太清楚强大的斗士会不会对催眠产生反抗,村越进

    太还是稍微注意了一下,将手从小乔胯下抽出,而失去支撑的小乔顿时瘫坐在地

    上,她身上的墨绿长裙早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敏感词]水濡湿,湿漉漉的紧贴在身上。

    “这可不行[过滤],小乔,马上就要进姐姐家做客,怎么能随便坐在地上呢?你

    看,我的裤子和你的衣服都被水弄湿了。”村越进太一脸担心的训斥道,一边指

    着自己的裤腿和小乔的裙子说道。

    “[过滤],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倒下来了,下次一定会注意的。幸好已经

    到伯符姐姐家,一起进去吧。”小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在村越进太的帮忙

    下勉强站了起来。

    村越进太伸手环抱住小乔的纤腰,好像情侣一样亲密的靠在一起,但看起来

    终究没有刚刚那么[敏感词]乱。在村越进太的搀扶下,小乔带着两人走进了院子之中,

    只见两个人影正在院子里说着什么。

    “伯符,够了吧。”其中一个少年看起来颇为无奈的看着对面那个活力十足

    的少女,有心无力的劝道。

    “不行,我还没有打够呢。快点公瑾,不要磨磨蹭蹭的。”看起来有些大大

    咧咧的豪放少女正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公——孙策伯符,看起来他们两个正在争论

    着是否还要继续对打,就在这时眼尖的周瑜公瑾看到了进来的小乔和村越进太两

    人。

    “仲谋你来了……[过滤],发生什么事了吗?你的裙子怎么湿了?还有边上的那

    个男人是谁?”周瑜公瑾看到小乔的身影先是一喜,但看清出现两人的样子后不

    由惊讶的喊道。

    “是这样的,公瑾哥哥。对了,这位是村越进太先生。刚刚我在外面摔倒了,

    刚好地面有个水坑,结果把衣服都弄湿了。是村越先生扶我起来的,不过村越先

    生的裤子也被我弄湿了,所以我就带他来这里,至少让他可以换一件[过滤]净的衣服。”

    靠在村越进太怀里的小乔一脸温柔的笑道。

    “这样[过滤],那么你和村越……先生赶快进去,洗澡然后换下衣服……”周瑜

    公瑾颇为疑惑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村越进太眼镜后面的双眼时,却不由自

    主的这样说道。

    “[过滤],是仲谋[过滤]!好久不见!”正说话间,发现小乔到来的孙策伯符直接一

    个飞扑想要抱住对方,但是小乔现在正躺靠在村越进太的怀里,结果就变成了孙

    策伯符自己冲进了村越进太的怀中,看起来好像村越进太一个人抱住了两个美女

    一样。

    “[过滤],伯符,太失礼了[过滤]。”周瑜公瑾见状连忙大声叫道。

    “好久不见了,伯符姐姐。”被孙策伯符和村越进太两人抱在中间的小乔依

    旧如同往常一样温柔的说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果然是的呢,而且一股怪味。”孙策伯符敏感的鼻子突然闻到小乔

    身上怪异的味道,一把抓住小乔的裙子,来回翻看着,弄得自己的双手上也是粘

    粘的。

    “伯符姐姐,太害羞了……”小乔满脸通红的试图阻止孙策伯符的动作,但

    是在两女拉拉扯扯之间,站在前面的周瑜公瑾似乎发现,小乔的裙子下面似乎什

    么也没有。

    “快点,笨蛋女儿,还不赶快让仲谋和村越先生进来换下衣服。”这时孙策

    伯符的母亲,吴荣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大声呵斥道。

    “是,妈妈。走吧仲谋,我那里有衣服可以给你换上。”说着孙策伯符不顾

    小乔的挣扎,拉着小乔就从村越进太的怀里跑出去,消失在走廊之中。

    “真是的,让人担心的女儿。那么村越先生,请你先去洗澡吧。我会为你准

    备替换的衣服的。”吴荣看着孙策伯符消失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笑着对

    村越进太说道。

    “那么我就打扰了。”一边说着,村越进太一边从呆愣着的周瑜公瑾身旁走

    过,村越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眼镜的镜片上反[过滤]着一丝红光。

    孙策伯符家的浴室之中,村越进太一个人泡在浴池之中,满足的叹息道:

    “泡澡果然很舒服呢。”

    就在这时,传来一阵浴室门被拉动的声音,村越进太朝门口看去,只见小乔

    什么也没有穿,身上仅仅围了一条浴巾,正恭敬的跪在地板上,看着泡在浴池中

    的村越进太,一脸微笑的说道:“村越先生,请让我帮您搓背吧。”

    “[过滤],那就麻烦你了。”村越进太在浴池中坐了起来,给小乔留出进来的空

    间。即使泡澡的时候,村越进太仍旧带着他那副黑框眼镜,被镜片挡住的双眼依

    稀可以看见一丝红光。

    “是,那么我就打扰了。”小乔慢慢走进浴池之中坐好,然后随手将裹在身

    上的浴巾解下,将沐浴露挤在掌心,均匀的涂抹在自己挺拔的丰[敏感词]上,然后整个

    人就这样紧紧的贴在村越进太的后背上,用沾满沐浴露的双[敏感词]来回摩[过滤]着。

    “唔~[过滤]~[过滤]~”小乔一边摩[过滤]着村越进太的后背,一边发出若有若无的呻

    吟声,而村越进太可以明显感觉到在柔软的双[敏感词]中间,有一个一个坚硬的凸起,

    正是小乔那敏感的[敏感词]尖。

    “不错哦,小乔。你的服务果然是最高的[过滤]。”村越进太满足的叹息着,双

    手更是绕到背后,在小乔赤[过滤]的娇躯上来回抚摸着。

    “谢……谢夸奖……[过滤]~”小乔面红耳赤的喘气着,却仍旧认真的用双[敏感词]继

    续摩[过滤]着村越进太的后背,而村越的双手则顺着小乔光滑的肌肤一直滑到那丰挺

    的翘臀上,更是不住揉捏起来。

    “唔~接下来……到前面……哦~[过滤]~请……请把身体转过来……[过滤]……”

    小乔强忍着不断涌来的快感,断断续续的对村越进太说道。

    “我明白了。”村越进太笑着站起来转过身,将小乔赤[过滤]的娇躯彻底收入眼

    中,胯下硕大的[过滤]更是直接竖立起来,刚好顶在小乔的俏脸上,在肌肤上来回

    摩[过滤]着。

    虽然被男人的摩[过滤]着脸庞,但小乔一点害羞的反应都没有,反而用力的

    握住村越进太的[过滤],微笑着说道:“村越先生的[过滤]好有活力呢!你看,这里

    还一跳一跳的!”一边说着小乔一边用手心轻轻抚摸着[过滤]上面鼓胀起来的青筋。

    要害被小乔的纤手抚摸的无比舒畅,村越进太眯起双眼,满足的感叹道:

    “都是因为小乔你的手法高明[过滤],所以我的小兄弟才会这么[过滤]神。所以说小乔你

    可要用心服侍它,不要让我失望[过滤]!”

    “我知道了。”小乔听到村越进太的话后微笑着点了点头,松开抓着[过滤]的

    双手,托在自己饱满的丰[敏感词]下面,将村越的[过滤]完全夹在双[敏感词]之间,仅仅露出了

    最前面的[过滤],同时在沐浴露的润滑下来回摩[过滤]着。而露出的[过滤]则被小乔用自

    己粉红的香舌轻轻舔弄着,那细小的马眼更是被重点照顾的地方。

    “[过滤],哦,[过滤],好棒!小乔你的[过滤]真是灵活[过滤]!多舔一点,再多舔一点!”

    村越进太不由按住小乔的秀发,大声喊道。

    小乔看见村越进太舒服的样子后,舔的越发卖力,后来更是将[过滤]上下仔仔

    细细的舔了一遍,最后更是在嘴中含了一口热气腾腾的热水,将[过滤]完全含进嘴

    中。

    “[过滤]哦!”村越进太终于在刺激之下忍耐不住,他猛地从小乔嘴里拔出[过滤],

    对准小乔的俏脸放开[过滤]关[过滤]了出来。白浊色的[过滤]顿时[过滤]的小乔满脸都是,巨大

    的数量更是让小乔原本金褐色的长发变成了白色。

    不过小乔一脸享受的闭上双眼,任由[过滤]在自己的肌肤上滑动,不时用手指

    将脸上的[过滤]送进嘴中,仔细品尝着。

    “[过滤],很不错。做为回报,接下来就让我来为小乔你服务吧。你先转过身去,

    后背面向我。”等到小乔酱脸上的[过滤]舔舐[过滤]净后,村越进太一脸[敏感词]笑的对小乔

    说道。

    “那么就拜托你了,村越先生。”小乔温婉优雅的点了点头,好像刚刚[敏感词]靡

    的动作完全自己所做的一般。

    只见小乔从浴池之中站了起来,露出自己那姣好的身段,转过身双手扶住池

    盵过滤]约悍嵬Φ脑餐握孤对诖逶浇媲埃餐渭淠欠酆斓木誟过滤]和黑色的诱人

    的蜜谷都被村越一览无遗。

    “真是漂亮的[过滤]呢,没想到小乔你的[过滤]还是粉红色的呢!”嘴里说着粗

    俗的言词,村越进太的手也没有闲着,右手的食指一下子就[过滤]进小乔的肛菊之中。

    “[过滤]~谢谢……谢谢夸奖。”小乔下意识的谦虚道,却被肛菊因为异物入侵

    而下意识的收缩挤压着,带给小乔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变态快感。

    “哎呀,小乔你的[过滤]居然这么[敏感词]乱!居然咬住了我的手指就不放了。真是

    看不出来,小乔你以后一定是个超级[敏感词]娃。”村越进太一脸惊讶的大呼小叫道,

    [过滤]在小乔肛菊里的手指不住抽[过滤]着。

    “[过滤]~哦~对不起……我的屁……屁……[过滤]太[敏感词]乱了……”小乔一脸害衃过滤]?

    似乎因为[过滤]这个词实在是太粗俗,不应该是淑女该说的话,但却依旧羞红着脸

    说了出来。

    “不,不,不,拥有这样[敏感词]乱的[过滤]可是小乔你应该自豪的事情哦!说明你

    有成为[敏感词]乱的性奴隶的潜质[过滤],你可要好好发挥才行。”村越进太一脸[敏感词]笑的说

    道,[过滤]在小乔菊[过滤]之中的手指也增加到三根之多。

    “是……我明白了……唔~我会好好开发自己的[过滤]……成为[敏感词]乱的性奴隶

    的……[过滤]~”小乔娇喘着,臀部不住扭动着,似乎想要摆脱村越进太的手指,但

    是村越的手指好像跗骨之蛆一样,紧紧[过滤]在小乔菊[过滤]之中。

    “[过滤],很好的觉悟[过滤]。那么就让我来帮你调教调教一下小乔你这[敏感词]乱的[过滤]

    吧。”村越进太坏笑着将手指从小乔肛菊之中拔出,对准小乔还微微张合的粉红

    菊[过滤],手指一动,只见一股水流好像被无形的水管牵引一样,直接流进小乔的菊

    [过滤]之中。

    “唔[过滤][过滤]~好热……好涨[过滤]……不行了,肚子要裂开了!”小乔悲鸣一声,

    只见原本平坦的小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着,瞬间就变得好像怀胎十月的孕妇

    一般,但水流却依旧毫不留情的涌进小乔的菊[过滤]之中。

    “不用担心,我怎么会撑破小乔可爱的肚子呢?我只是测试一下你[过滤]的极

    限,顺便开发一下肛肠的敏感度而已。那么现在小乔你就享受一下排[过滤]的快感吧!

    绝对会让你上天的哦!”村越进太[敏感词]笑着说道,手指再次一动,原本不停涌进的

    水流顿时一停,然后以猛烈的气势从小乔的菊[过滤]之中喷涌而出。

    “唔[过滤][过滤][过滤]~~”小乔放声大喊起来,强烈的快感从[过滤]传遍全身,刺激之

    下,她居然到达了,顿时大量[敏感词]水和菊[过滤]之中喷涌出的热水不停流出,等到

    肚子里的水喷完,小乔已经无力的瘫软在浴池之中。

    “感觉很棒吧,小乔。接下来换我的大[过滤]来尝尝你菊[过滤]的味道好了。”村

    越进太在小乔耳边[敏感词]笑着说道,也不等小乔反应,早已怒挺的[过滤]就直直[过滤]入小

    乔的菊[过滤]之中。

    “[过滤]~~”浑身无力的小乔只能发出不知痛苦还是满足的呻吟,只能任凭村

    越进太冲撞着自己的圆臀,挤压着肛菊深处的肠壁。

    村越进太双手滑过小乔的玉背,从后面紧紧握住那丰满的玉[敏感词],娇嫩的[敏感词]尖

    被他的大手捏住,来回揉捏着,带给小乔痛苦和欢愉两种感受。而下身每一次抽

    [过滤]都仿佛要彻底顶穿小乔的肚子一般,狠狠地将[过滤]顶进肛菊深处。

    “唔~[过滤]~哦~不行……要死了……[过滤][过滤][过滤]~”小乔发出濒死一般的闷篬过滤]?

    身躯一震居然再次了,而被村越进太抽[过滤]着的肛菊也开始像蜜[过滤]一样分泌出

    [敏感词]液,润滑着抽[过滤]的[过滤],带给小乔更大的快感。

    “不愧是极品的[过滤][过滤],居然会分泌出[敏感词]液。小乔你果然是个[敏感词]娃呢!那么,

    我也要[过滤]了,接好我的[过滤]吧!”村越进太戏谑的说道,同时下身用力一顶,在

    小乔的肛肠深处[过滤]出了灼热的[过滤]。

    “哦哦哦~好热~死了~我要死了!”小乔原本无力的身躯被火热的[过滤]一

    激,猛地绷直抱住身后的村越进太,[过滤]也从嘴中吐出,整个人好像抽筋一样不

    住颤抖着,最终两眼一翻就这样晕了过去。

    “[过滤]?刺激太强了吗?居然晕过去了,真是的,明明只玩了后面而已。嘛,

    算了,前面就留着以后享用好了。不要让我失望[过滤],小乔。”村越进太拔出沾满

    [敏感词]液的[过滤],看着昏过去的小乔,[敏感词]笑着说道。

    xx

    当村越进太从浴室之中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吴荣拿着替换的衣服走了过来,

    立刻笑着打招呼道:“真是麻烦夫人你了。”

    吴荣也笑着说道:“哪里的话,村越先生也是为了帮助我家的女儿才变成这

    样的,我这么做是应该的。这些是我去世丈夫的衣服,请村越先生试一试,看合

    不合适。”说着吴荣将手上的衣服递给村越进太。

    “哦?夫人的丈夫已经去世了?这可真是遗憾[过滤]。对不起,让夫人你想到了

    痛苦的事情。”村越进太一脸节哀顺变的表情,歉意的说道。

    “不,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请不要在意。那么,我就告退了。”说着,

    吴荣朝村越进太鞠躬道别,就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夫人。”村越进太却突然开口叫住吴荣,眼镜后面红光乍现,

    “丈夫去世这么久,夫人你不觉得寂寞吗?”

    “是……的确有些寂寞……”吴荣愣了一下,双眼迷离着回答道,同时脸上

    涌现出一丝红晕,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发情了一样,发出

    若有若无的呻吟。

    “那么,夫人,”村越进太快步走到吴荣身前,伸手将吴荣抱着怀中,邪笑

    着说道:“就让在下来满足夫人寂寞的身体好了,这也一定是你去世已久的丈夫

    所希望的。”

    “文台所希望的?”吴荣眼中浮现出一丝迷茫,整个人已经完全靠在村越进

    太的怀里。

    “没有错,你丈夫孙坚文台所希望的,希望你成为一个[过滤]下贱的女人,成

    为村越进太的性奴隶,向村越进太奉献出自己的全部,、思想、灵魂,一切

    的一切……村越进太就是你的主人!”村越进太在吴荣耳边轻声低语着,嘴角挂

    着一丝阴谋得逞的邪笑。

    “文台希望的……成为[过滤]下贱的女人,成为村越进太的性奴隶……村越进

    太就是我的主人……”吴荣喃喃重复着村越进太的话语,眼睛里的迷茫逐渐褪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醒悟的喜悦。

    等到吴荣双眼恢复为平时的[过滤]明时,吴荣却反客为主的搂住村越进太的脖子,

    二话不说就用诱人的红唇堵住村越的嘴巴,香舌更是探进村越嘴里,灵活的活动

    着。而村越也毫不示弱,双手更加用力的抱住吴荣,[过滤]和对方的香舌紧紧纠缠

    在一起。

    足足过了数分钟,两人的舌吻才宣告结束,吴荣分开的红唇上还沾有着村越

    进太的口水。吴荣妖媚的将唇边的口水舔进嘴中,然后更是红晕满面的看着村越,

    撒娇一样的说道:“村越先生,为了我死去的丈夫,请您一定要成为吴荣的主人

    了,请尽情享受吴荣[敏感词]乱的身体吧,让吴荣成为最[敏感词]乱下贱的荡妇吧!”

    村越进太怀抱着吴荣,听到吴荣好像奴隶宣言的话后,满意的[敏感词]笑道:“安

    心吧,夫人。我一定会将你变成[敏感词]乱下贱的荡妇的。这也是为了死去文台兄,[过滤]

    哈哈哈。”

    吴荣靠在村越进太的胸口,幸福无比的微笑着,等到村越大笑完后,才继续

    说道:“那么就麻烦主人顺便调教调教贱妾的笨蛋女儿,如果是主人的话,一定

    可以把她调教成出色的性奴的。”

    “你真是个[敏感词]乱的母亲[过滤],居然让别的男人调教的自己女儿,不过我喜欢。”

    村越进太哈哈大笑着,右手已经伸进吴荣的和服之中,揉捏着那丰满的巨[敏感词],惹

    得吴荣一阵阵娇吟。

    “那么,今后我就是吴荣你的主人了,不过在外人面前我则是你的丈夫。这

    件事情就在晚饭的时候宣布吧,刚好让策酱和周瑜公瑾知道,嘿嘿。一定会很有

    趣的。”村越进太看着怀里软的和水一样的吴荣,当即就想把对方就地正法,不

    过似乎想到了更好的主意,[敏感词]笑着走了出去。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饭时候,周瑜公瑾刚来到餐桌前,就看到让他流鼻血的一

    幕。

    只见小乔身上只穿了一件粉色的贴身背心,饱满的双[敏感词]将布料高高撑起,领

    口暴露出大片雪白的[敏感词]肉,那单薄的衣料下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那嫣红的[敏感词]尖。

    而短小衣摆更是无法遮掩丰挺的翘臀,几乎整个圆臀都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且一

    眼望去小乔两腿之间似乎空白一片,竟然没有穿[过滤]的样子。

    周瑜公瑾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把头偏向一盵过滤]熳帕乘档溃骸靶∏牵愕?

    衣服……”

    “我的衣服怎么了?公瑾哥哥。”小乔笑着抬起头,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这半

    遮半掩的样子有多么诱人,对于青年男性的吸引又是多大,那对丰满的玉[敏感词]随着

    动作一阵跳动,好像要从衣服里蹦出来一样。

    “[过滤]……没……没事……”见小乔自己都没有在意,周瑜公瑾连忙挥了挥手

    不再说话,不过看到小乔那随时都好像会彻底露出来的玉[敏感词],只觉得浑身一阵火

    热,慌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下头不再看小乔。

    “公瑾哥哥真是奇怪[过滤],呵呵。”小乔看到周瑜公瑾慌张的样子后不由轻声

    笑道,害的周瑜公瑾又是一阵坐立不安。

    不……不妙,下面……下面硬起来了!周瑜公瑾不顾样子多奇怪,连忙

    弯下腰好遮掩自己尴尬的样子,就在这时,策酱也终于到了。

    “哇,好多好吃的[过滤]!仲谋,这都是你做的吗?我开动了。”策酱欢呼着跑

    到餐桌前,大大咧咧的她根本没有注意小乔暴露的衣服,只是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桌子上的美味,“好吃~[过滤]?怎么了,公瑾,不舒服吗?样子好奇怪[过滤]。”

    “[过滤],不要紧的,我没事的。”周瑜公瑾连忙说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

    事的样子。

    “是吗?那么我就不客气……疼!”

    就在策酱准备继续大饱口福的时候,吴荣却突然出现,并且用力的敲了一下

    策酱的脑袋,大声喝道:“笨蛋女儿,没有看到人都没有来齐吗?就自己一个人

    先吃,太没有礼肹过滤]恕!?

    “唔……妈妈这个欧巴桑……”策酱抱着自己被打的脑袋,怨念的低声的说

    道。

    “你这个笨蛋女儿说什么?”谁知吴荣却好像听见了一样,浑身散发着煞气,

    看着策酱一字一句的说道。

    “[过滤][过滤],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有说,妈妈原谅我吧。”策酱连忙求饶道。

    不过现在求饶已经太晚了,吴荣还是不依不饶的将策酱一把按住,正准备动

    手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幸福的笑道:“对了,在惩罚这个不听话的笨

    蛋女儿之前,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请进来吧,村越先生。”

    随着吴荣的声音,村越进太笑着从门外走了进来,吴荣满含情意的看着村越,

    微笑着说道:“我已经决定了,要和村越先生结婚,成为村越先生的妻子。而村

    越先生也会成为伯符和仲谋你们两个的爸爸哦。”

    “真的吗?村越先生以后就是我的父亲大人了吗?”小乔一脸惊喜的看着村

    越进太,语气之中满是喜悦。

    “咦,村越大叔是我的爸爸?”被按在地上的策酱抬起头不可置信的喊道。

    “没有错,我以后就是你们两个的爸爸了哦,记得不能再叫我大叔了哦,策

    酱。”村越进太笑眯眯的摸着下巴,走到吴荣旁盵过滤]话驯ё∥馊伲缓蠖宰挪?

    酱和小乔说道。

    “是,父亲大人。”小乔跪在村越进太面前,微笑着说道,却是将近乎赤[过滤]

    的圆臀暴露在村越面荹过滤]?

    “[过滤],小乔你真是乖孩子[过滤]。来,爸爸我奖励你一下。”村越进太说着,居

    然空出右手将小乔也抱在怀里,大嘴直接吻住了小乔的红唇,右手还不安分的在

    小乔身体上乱摸着。

    “这……这……接吻……”周瑜公瑾看到这一幕不由大声叫道,他看到村越

    进太的[过滤]都伸进小乔的嘴里,不时将口水也顺过去,一点也不像长辈的样子,

    反而更像色狼猥亵少女。

    “怎么了?公瑾。父亲吻女儿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吴荣看到周瑜公

    瑾惊讶的样子,不由笑着说道,同时她的双手也伸到村越进太的双腿之间,不知

    道在[过滤]些什么。

    “[过滤][过滤],对呢,对不起,是我太大惊小怪了。”周瑜公瑾听到吴荣的话后一

    愣,随即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就坐在座位上只是愣愣的看着村越进太和小乔越

    来越过火的动作。

    “[过滤],爸爸拜托了,让妈妈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求你了。”这时被吴荣

    压在身下的策酱突然大声喊道,然后不停挣扎着。

    “真是个没有礼貌的笨蛋女儿呢,亲爱的,就麻烦你好好管教一下她吧。”

    吴荣叹了一口气,伸手将策酱的裙子向上拉起,露出下面光滑的圆臀和白色的内

    裤,然后身子一让,示意村越进太对策酱进行惩罚。

    村越进太这才分开和小乔舌吻的大嘴,看着策酱的[过滤][敏感词]笑着说道:“既然

    是吴荣老婆的要求,那爸爸我就教育教育你这个笨蛋女儿吧。”说着扬起左手,

    重重的落在了策酱的[过滤]上。

    “啪!”响亮的一声,策酱白皙的[过滤]左侧上清晰的留下了红色的掌印,而

    策酱却是身体绷紧,双腿间传出淅沥沥的声音,随即一股液体从她的胯下扩散开,

    居然被这一巴掌打得失禁了。

    “[过滤]~[过滤]~哈~”策酱原本明朗的双眼变得混浊起来,口水顺着合不住的嘴

    角慢慢滑落,嘴里吐出意义不明的字句。

    “哈哈,真有趣[过滤]!策酱你居然尿了,那么接下来是这边。”村越进太一边

    大笑着一边再次扬起手掌,重重的拍在策酱的[过滤]上,这回手掌却是落在了[过滤]

    的右侧。

    “唔[过滤][过滤][过滤]!!”策酱猛地抬起头,原本就湿润的下身喷涌出大量的[敏感词]水,

    混合在地上的尿液之中,却是了。

    “真是的[敏感词]乱的女儿[过滤],被父亲打[过滤]也会,你说是不是[过滤],周瑜?”

    村越进太一边继续拍打着策酱的圆臀,一边看向边上愣愣的周瑜公瑾,而随着村

    越的手掌不断落下,策酱也不断的和失禁。

    “[过滤]?[过滤]!是,是,太[敏感词]乱了。”正愣愣的看着眼前[敏感词]靡一幕的周瑜公瑾没

    想到村越进太会和自己说话,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顺着村越进太的话诺

    诺应是。

    “是这样没错吧,吴荣老婆你还真是生了一个[敏感词]乱的女儿呢。”村越进太停

    止拍打策酱的圆臀,一把搂住吴荣就吻了起来,而地上的策酱早已经失去了意识,

    浑身瘫软在[敏感词]水和尿液之中,身躯不住颤抖着。

    “是呢,这个笨蛋女儿还真是有个[敏感词]乱下贱的身体呢。拜托了,亲爱的,请

    好好教育一下这个[敏感词]乱的笨蛋女儿吧。”吴荣一边回应着村越进太的热吻,一边

    伸出右脚用力的踩在策酱的臀部右侧。

    “[过滤]唔~~”尽管已经了十几次,但臀部右侧就好像某个开关一样,策

    酱再一次达到了,喷涌而出的[敏感词]水似乎没有停止的时候。

    “当然了,教育[敏感词]乱的女儿可是爸爸的责任呢。不过在那之前,”村越进太

    [敏感词]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怀里的小乔和吴荣松开,慢慢站了起来,而胯间的裤子

    不知何时已经被吴荣解开,露出里面那怒挺的[过滤],“怎么办,小乔?爸爸的大

    [过滤]被你美丽的身体弄得硬起来了,你能把爸爸把它恢复原状吗?”

    “我明白了,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的大[过滤]就让女儿小乔我来解决吧。”小

    乔听到村越进太的话,一脸诚恳的跪在村越身前,微笑着说道,似乎并没有理解

    村越[敏感词]邪的话语。

    “等……等一下……让小乔帮忙是指?”一旁一直不知所措样子的周瑜公瑾

    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但是说到一半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怎么了,公瑾哥哥?女儿本来不就是为了帮助父亲发[过滤]而存在的性奴

    隶吗?对了,小乔还是处女哦,可以让最喜欢的公瑾哥哥看到小乔被别的男人破

    处的场面,真高兴!”说着违背常识的话语,但小乔脸上却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开

    心笑容,脸上淡淡的红晕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表白而有些害衃过滤]赐耆挥凶⒁饣?

    语中更加[过滤]的事实。

    “性……性奴隶……处女……”周瑜公瑾似乎被小乔的解释打动,脸上虽然

    依旧残留着挣扎的痕迹,但最终还是不再喊什么,只是喃喃自语着看着小乔和村

    越进太进一步的动作。

    “说的太好了,小乔。你真是爸爸最听话的性奴隶女儿。安心吧,爸爸一定

    会让你的公瑾哥哥看清楚,性奴隶女儿你是怎么被爸爸破处的。”村越进太[敏感词]笑

    着走到小乔身旁,伸手一把将小乔抱了起来,随后以小孩撒尿的姿势抱着小乔,

    让小乔两腿大大分开,露出里面那神秘的蜜谷。

    “看,周瑜公瑾,这就是小乔的处女[过滤]哦,等一会我就会把大[过滤][过滤]进去,

    让最喜欢你的小乔成为我村越的最[敏感词]乱性奴隶。你觉得怎么样?”村越进太抱着

    小乔来到周瑜公瑾面前,将小乔大张着双腿毫无遮掩的蜜[过滤]呈现在他面前,[敏感词]笑

    着说道。

    “[过滤]……[过滤],非常感谢,村越先生。请把小乔变成村越先生[敏感词]乱的性奴隶吧。”

    周瑜公瑾双眼变得一片茫然,然后瞬间恢复正常,脸上带着笑意,高兴的说道。

    “那就交给我吧。”村越进太[敏感词]笑着将[过滤]前端对准小乔的蜜[过滤],抱着小乔

    的双手突然一松,带着下坠的重力,小乔的蜜[过滤]就这样直接将村越的[过滤]吞了进

    去。

    “唔~[过滤]~好涨~好满~”就在[过滤]洞穿蜜[过滤]的瞬间,小乔发出诱人的娇吟,

    似乎完全没有破瓜时的痛苦,反而像个经验丰富的妓女一般迅速的享受起[过滤]的

    滋味来。

    村越进太也猛地挺动下身,将小乔无处借力的娇躯不住顶起,两人的交合处,

    处女的落红以及[敏感词]液不断洒落,有的甚至落在了前面看着两人交合的周瑜公瑾的

    脸上。

    而周瑜公瑾只是愣愣的看着村越进太和小乔两人性器的交合处,对于溅到脸

    上的[敏感词]液根本[过滤]都不[过滤]。

    在一旁的吴荣也仿佛配合村越进太般,再次开始轻轻拍打着策酱的圆臀,哪

    怕只是轻微的拍打,策酱都会不断的和失禁,平时超乎常人的身体,现在成

    为策酱沦入无尽[敏感词]狱的罪魁祸首。

    “怎么样,小乔?在最喜欢的人面前和别的男人交配的感觉?”村越进太一

    边凶猛的抽[过滤]着小乔的蜜[过滤],一边[敏感词]笑着问道。

    “[过滤]~[过滤]~[过滤]~感觉有些害羞~[过滤]~不行了~要……要了~[过滤][过滤]~~”

    小乔高声[敏感词]叫着,被村越进太抱着的娇躯不住颤抖着,大量[敏感词]从蜜谷中喷涌而

    出,刚好洒落在周瑜公瑾抬起的面容上。

    看着小乔后失神的面容,周瑜公瑾下意识的舔了舔脸上的[敏感词]水,小腹一

    片火起,胯下的[过滤]狰狞的挺立起来。

    “那么,接好爸爸我的[过滤]吧,小乔!”村越进太也大吼一声,将[过滤]使劲

    一顶,顶穿小乔的[过滤],[过滤]进[过滤]当中[过滤]出自己浓浓的[过滤],然后[敏感词]笑着在小乔

    耳边说道:“这样的话,小乔你也会怀上爸爸的孩子呢。”

    “是……可以怀上爸爸的孩子,小乔真是太幸福了……公瑾哥哥,你的小乔

    终于成为父亲大人[敏感词]乱的性奴隶了,你高兴吗?”被村越进太抱在怀里的小乔一

    脸幸福的抱住肚子,笑着问道。

    “[过滤]……[过滤],恭喜你了小乔,成为[敏感词]乱的性奴隶……”周瑜公瑾愣愣的回答

    道。

    “嘿嘿嘿,那么,接下来是[敏感词]乱的策酱的教育时间了哦。”村越进太听到小

    乔和周瑜公瑾的对话后,邪笑着将浑身无力的小乔放在满是[敏感词]水的榻榻米上,走

    到被吴荣持续玩弄的策酱身旁。

    只见策酱双眼不住上翻,俏脸上沾满了口水和眼泪,双唇大大张开,好像窒

    息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榻榻米上尿水和[敏感词]水已经完全将她身上的衣服浸湿,

    健美的身躯无意识的抽搐着。

    吴荣看到村越进太走过来后,一脸微笑的说道:“[过滤]拉,亲爱的,快看我们

    [敏感词]乱的笨蛋女儿,居然了几十次,[敏感词]水都流了这么多,把榻榻米都弄脏了。

    你说该怎么办呢?”似乎忘记了是谁让策酱了这么多次的。

    “当然是用爸爸我的大[过滤]好好教育一下这个[敏感词]乱的女儿了。我一定会让策

    酱成为完美的性奴隶女儿,这样子就不用担心[敏感词]乱的问题了。”村越进太[敏感词]笑着

    挺了挺自己的[过滤],开口说道。

    “是吗?这可真是太好了!快点,亲爱的快把你的大[过滤][过滤]进[敏感词]乱笨蛋女儿

    的处女[过滤]吧。”吴荣高兴的一拍手,将策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全部脱下,就这样

    分开策酱的大腿,让她趴在榻榻米上,露出那神秘的蜜处。

    “是,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村越进太貌似客气的笑道,下身却毫不犹豫的

    [过滤]进[过滤]进的蜜[过滤]之中。

    “唔~呃~”策酱早就在无数的之中失去了意识,只不过强大的身体素

    质却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醒来,现在村越进太[过滤]进她处女蜜[过滤]之中的[过滤],使得策

    酱下意识的呻吟起来。

    “哈哈,果然处女最竅过滤]∮绕涫橇拼Γ媸亲畎舻南硎躘过滤]!你说是吗,

    周瑜公瑾?”村越进太一边享受着策酱的蜜[过滤],一边扭头看向周瑜公瑾,哈哈大

    笑着问道。

    “[过滤]?[过滤],伯父说的对,处女最棒。”周瑜公瑾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

    孩子在别的男人身下交合着,却感觉自己的下身仿佛热得快要爆炸一般,双眼慢

    慢红了起来,不断喘着粗气。

    “真遗憾呢,公瑾,伯母我不是处女。不过安心吧,伯母一定会让公瑾你快

    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吴荣已经坐在了周瑜公瑾身盵过滤]街荑す痛逶浇?

    太两人的对话后,一下子就软倒在周瑜公瑾的怀中,娇媚的轻声说道。

    周瑜公瑾终于忍耐不住猛地扒光吴荣身上的衣服,仿佛饿狼一般,将怒挺的

    [过滤][过滤]进吴荣的蜜[过滤]之中。

    而另外一盵过滤]∏且猜赖酱逶浇砗螅痛逶缴硐碌牟呓聪袢髦我?

    样,把村越夹在中间,在女人[敏感词]浪的呻吟声中,这场疯狂混乱的[敏感词]宴如同没有尽

    头的继续进行着……

    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