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学院绿帽录(一)

学院绿帽录(一)

    【学院绿帽录】一

    学园绿帽录一

    作誟过滤]篽天龙h

    2012/07/27首发sis、风月

    学院绿帽录一

    文章前惯例的废话:首先呢,这次的学园默示录的同人在下又搞砸了,明明

    有很多想法但是最终写出来却是这个样子,而且还是没有进入到丧尸爆发的原剧

    情中,可以说是失败中的失败。

    学园默示录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动漫,尤其里面的冴子学姐,恐怕很多[敏感词]民

    都非常喜欢吧,不过一写起来,我才觉得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因为学园默示录是

    一部恐怖卖肉漫画,地球人都知道的生化危机大爆发,主角一行人基本上都在逃

    命。

    而让觉得麻烦的就是时间的紧迫性,我写文懒得写大纲,所以喜欢顺着剧情

    发展,写一些正常表世界下面的[敏感词]欲真相,不过学园默示录进展的太快了,让我

    感觉没有地方可以[过滤]入肉戏,虽然我一向喊合理去死,剧情无所谓,但是写文的

    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按照一定的发展写下去。

    嘛,感觉说了一堆废话,总之这篇暂时算是完成了,后续的话可能会跟这篇

    文的联系不是很大,虽然依旧是紫藤浩一催眠了所有人,但是具体该怎么写我还

    是不太清楚。可能是大家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在一些地方就会展露出被催眠后[敏感词]

    乱的样子吧。

    最后说一下我个人写色文总是挖坑的原因吧,我是很贪心的人,基本上每次

    写同人,我都会想将每个美女都写进来;但我又是个很懒的人,写女角色被催眠

    的过程时,我总想直接写她们被催眠之后的[敏感词]乱场景;不过我又是很喜欢斤斤计

    较的人,要是直接写催眠以后的场景,我又会想加上前面催眠的过程。

    所以总是自相矛盾的搞得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写,每次色文一写长就会出现

    一些矛盾的地方,这个就请大家见谅了。还有就是fatezero的同人的第一集算是

    完成了,不过接下来的圣杯战争的具体过程实在是不打算写了,除了元帅的触手

    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写的东西,征服王“王之军势”的场景,换成assassin

    也一样,毕竟人数超过十以后,也就那样了。

    和我刚刚说的一样,其实我更想写一切都结束后的故事,也许会写个外传啥

    的将这些扔到里面,毕竟除了爱丽丝菲尔,zero里面我喜欢的女角色不多,对于

    zero的激情也没有了。再写fate同人的话,估计就是sn的了,嘛,不过只是打算

    而已。

    xx

    “早上好,紫藤老师。”在学校的走廊上,对面的一位女老师笑着对我打招

    呼道,她的名字叫小林恭子,是我的同事,还是一位三十岁还没有结婚的超级熟

    女。

    “早上好,小林老师。”没有错,我的名字是紫藤浩一,是私立藤美学园的

    一名老师,一切都还是和平常一样,但是现在的我却不一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起来后,我的脑海多出了许多多余的记忆,包括接下来这

    个世界会发生生化危机,以及一名名叫小室孝的学生和其余几名活下来的学生不

    断逃亡的事情。

    虽然有些荒唐,但我立刻认定这些记忆全部都是事实,而且我似乎还获得强

    大的力量,那就是可以随意的[过滤]纵脑电波,进而催眠他人。而距离记忆之中生化

    危机爆发还有大概数月的时间,这股新获得的力量刚好可以实验一下。以下变

    为第三人称

    “对了,小林老师,有空吗?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跟我来一下吧。”紫藤

    浩一笑着对准备离开的小林恭子说道。

    “哦,可以,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小林恭子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跟着紫藤

    浩一走到旁边一个空置的房间之中,疑惑的问道,“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紫藤

    老师?”

    “看着我的眼睛,身体放松,什么都不要想,站在那里不要动。”紫藤浩一

    并没有回答小林恭子的问话,只是邪笑着看着恭子的双眼,缓缓地说道。

    “呃,[过滤],唔……”小林恭子双眼瞬间变得无神,双手无力的下垂,原本抱

    着的课本也掉了一地,却听话的一动不动。

    “告诉我你的名字,今天穿的什么内衣?”紫藤浩一邪笑着说道。

    “是……我叫小林恭子,今天穿的是黑[过滤]趣内衣。”小林恭子双眼无神的

    看着前方,嘴里机械的说道。

    “哦,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被催眠了[过滤],看起来还是小看了我的力量[过滤],这样

    的话,报复那个混蛋父亲也足够了吧。不过现在嘛,还是先享受一下吧。”紫藤

    浩一粗鲁的将手伸进小林恭子的上衣之中,大力揉捏着那丰满的巨[敏感词]。

    “嘿嘿,居然穿黑色的情趣内衣,看起来小林老师你的确是欲求不满呢。那

    么就让我来帮帮你好了。”紫藤浩一粗鲁的将小林恭子的裙子拉到腰间露出了里

    面黑色的丁字裤,随手将其扯掉,将两根手指塞进恭子的蜜[过滤]之中。

    “唔~哈~[过滤]~”小林恭子下意识的呻吟起来,但身体丝毫没有挣扎的迹象,

    任由紫藤浩一在自己私密的蜜[过滤]随意把玩着。

    “对了,小林老师你平均多久[过滤]一次[过滤]?”紫藤浩一用手指来回抽弄着小

    林恭子的蜜[过滤],[敏感词]笑着问道。

    “一周……五次……唔~”小林恭子机械的回答着,俏脸因为爱抚而开始变

    得红润起来。

    “嘿嘿,真不愧是欲求不满的熟女[过滤],那么就让我来满足小林老师你好了。”

    紫藤浩一[敏感词]笑着将手指增加到三根,更加快速的来回抽弄着,片刻之后用手指将

    小林恭子的蜜[过滤]大大撑开,仔细检查着,如果戏谑的说道,“[过滤],的确是处女的

    小[过滤]呢,不过稍微有点[过滤][过滤],这样等会[过滤]进去的时候会有点费力,那么现在先高

    潮一下吧,小林老师。”

    “唔[过滤][过滤][过滤]~~~”只见小林恭子身躯猛地一震,蜜[过滤]之中顿时喷涌出大量

    [敏感词]液,将紫藤浩一的手指打湿,然后流到大腿上被丝袜吸收。

    “还真是[过滤]呢,小林老师,还没有真正[过滤]就被我用手指弄了,等会真

    正被[过滤][过滤]那还不[过滤]翻天了?哈哈!”紫藤浩一看着小林恭子身体听话的到达高

    潮后不由哈哈大笑,嘴里更是故意嘲笑着。

    “哈~哈~[过滤]~”小林恭子不断娇喘着,双腿不住颤抖,却仍旧勉强站着,

    被催眠的她根本不会回答紫藤浩一的问题。

    “那么,接下来就是正式开始了哦。准备好,我要[过滤]进来哦,小林老师。”

    紫藤浩一将小林恭子按倒在桌子上,将[过滤]对准那[敏感词]液横流的蜜[过滤],猛地向前一

    挺,冲破了那未曾开发的处女[过滤]。

    “唔[过滤][过滤]~~”保守几十年的贞洁就这样失去,小林恭子发出一声不知是悲

    鸣还是欢愉的喊声,幸好这时周围没有人经过,不然一定会被人发现。

    “[过滤],不愧是处女[过滤],小[过滤]还真是紧,夹得我的[过滤]好舒服[过滤]!”紫藤浩一

    继续用下贱的话语调戏着小林恭子,一边以更加猛烈的攻势抽[过滤]着恭子的小[过滤],

    似乎要将肚子捅穿一般。

    “唔~[过滤]~[过滤]~”小林恭子嘴中下意识的发出呻吟,身体在紫藤浩一的命令

    下配合着对方近乎粗鲁的抽[过滤],一丝鲜血顺着两人的交合处和[敏感词]液一起流出,这

    是恭子丧失处女的证明。

    紫藤浩一用嘴将小林恭子的胸罩扯掉,空闲着的狼爪顺势将两团嫩肉纳入掌

    握之中,用力揉捏起来,不时在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青紫的痕迹,原本还算

    优雅的面容此刻变得无盵过滤]?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这个贱货妈妈才会死的!你这个贱货!”仿

    佛要将心中的怨念全部发[过滤]出来,紫藤浩一已经将胯下的小林恭子当做了那个毁

    了母亲幸福的第三誟过滤]盎褂心歉龈盟赖睦瞎罚【尤灰岩磺卸冀桓歉黾醯?

    儿子!不行!这一切全部都是属于我的!那个碍事的家伙和那条老狗就一起去死

    好了![过滤]哈哈哈!”

    带着疯狂的笑意,紫藤浩一红着眼睛在小林恭子的[过滤]中[过滤]了出来,炙热的

    [过滤]使得小林恭子也浑身一震,同时到达了,整个人发出痛苦和欢愉交杂的

    低呼,失去了意识。

    “呼,似乎做得有点过了[过滤]。”恢复冷静的紫藤浩一看着小林恭子满是自己

    抓痕的娇躯,不由露出一丝邪笑,“要是玩坏了的话,那以后岂不是没得玩了,

    这可不行,下次要好好注意一下。”

    紫藤浩一将[过滤]从小林恭子体内抽出,带出大股的浓[过滤],就这样赤[过滤]着下身

    走到恭子面前,用[过滤]轻轻拍打着恭子的脸庞温和的说道:“起来了哟,小林老

    师,马上就要上课了哦。”

    随着紫藤浩一的话语,小林恭子慢慢睁开那双迷茫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紫藤

    浩一,仿佛在等待紫藤下一步的指示。

    紫藤浩一二话不说将沾满[过滤]和[敏感词]液的[过滤]塞进小林恭子的嘴中,笑着说道

    :“听好了,小林老师,等你清理完我的[过滤],就会忘记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

    就这样不穿内衣的继续往常的教学,明白了吗?”

    嘴被[过滤]堵住的小林恭子发出一阵呜呜声,似乎是明白的意思。紫藤浩一脸

    上的笑容愈发浓厚,随着一阵舒[过滤]的感觉,紫藤再次在恭子的嘴中[过滤]了出来,而

    恭子也随之再次登上姐姐。

    看着因为刚刚破处导致走路一瘸一拐的小林恭子,紫藤浩一颇算英俊的脸庞

    此刻完全被阴狠所笼罩。

    “篬过滤]绻皇前凑占且渎砩暇鸵⑸;揖涂梢院煤帽ǜ茨橇礁?

    家伙了,不过现在还是先安排好逃离的准备吧。至于那个所谓的主角——小室孝,

    就由我来代替你好了,哈哈哈!”

    藤美学院剑道社,是一个拥有悠久传统和历史的社团,特别是今年的剑道社

    在主将毒岛冴子的带领下更是获得了非同一般的荣誉,因此整个社团占地极广,

    部长室更是大得惊人。现在,紫藤浩一就坐在剑道社的部长室中,而他的对面就

    是今天自己到此的目标——毒岛冴子。

    “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吗?紫藤老师。”毒岛冴子优雅的泡好茶水,递到

    紫藤浩一面前,然后礼貌的问道,一举一动之间充满了大和抚子气息,在配上贴

    身的剑道服将冴子衬托出姣好的身躯,使冴子浑身都散发着典雅而坚强的感觉。

    紫藤浩一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毒岛冴子被剑道服包裹住的身躯,吞了口口水说

    道:“毒岛同学,其实我是想让你看看我所持有的一把十分罕见的名剑,毒岛同

    学做为一名剑术高手,一定可以给出合理的评价吧。”

    “哦,没想到紫藤老师居然会有名剑,真是让人吃惊呢。那么那把剑在哪里?

    能够瞻仰名剑也是我们剑客的福气[过滤]。”毒岛冴子好奇的看着紫藤浩一,就她看

    来紫藤并没有拿着剑的样子。

    “不过这把名剑十分的厉害,一不小心就会给旁人带来伤害,所以接下来请

    一定按照我说的去做。”紫藤浩一小心翼翼的说道,但眼神之中却[过滤]过一丝难以

    察觉的邪光。

    “也对呢,传闻中通灵的名剑都会散发出剑气刺伤旁人,难道紫藤老师你拿

    着的是妖刀村正一样的名剑?”毒岛冴子不由好奇的问道,但是看到紫藤浩一的

    眼睛时,却不由感到一阵眩晕。

    “那么请一定要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明白了吗,毒岛同学?我说的一定正

    确的,所以毒岛同学不会有任何怀疑和疑惑,只会完全听从我的命令。”紫藤浩

    一继续说着,眼神中闪烁着[敏感词]邪的。

    “是……紫藤老师所说的一定是正确的,我不会怀疑和疑惑……完全听从老

    师的指示……”毒岛冴子原本有神的双眼变得呆滞起来,喃喃的重复着紫藤浩一

    的籟过滤]?

    紫藤浩一脸上露出得逞的[敏感词]笑,缓缓站起身解开腰带,猛地将自己的[过滤]掏

    了出来,就这样直直的展现在毒岛冴子面前,[敏感词]笑着说道:“快看,这个就是我

    所持有的名剑,是不是非常厉害呢,冴子?”紫藤在冴子脸前甩动自己的[过滤],

    而话语间更是亲昵的称呼冴子。

    “好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厉害的名剑!它叫什么名字?”毒岛冴子

    却是一脸惊喜的看着紫藤浩一的大[过滤],似乎想要伸手去摸,却还是听从紫藤之

    前的话没有乱动。

    “它的名字叫主人的大[过滤],冴子你可以叫他大[过滤]哦,现在可以摸摸看了。”

    紫藤浩一一脸[敏感词]笑的对毒岛冴子说道,胯下的[过滤]更是毫不客气的直接顶在冴子

    的俏脸上,[过滤]在冴子的肌肤上来回滑动,留下一道道透明的液体。

    “主人的大[过滤]……[过滤],主人的大[过滤],真是相当棒的名字[过滤]!我记住了,

    而且大[过滤]绝对是一把传说中的名剑吧,我感觉到剑上面自己散发着温度,而且

    温热之中还有一种冰凉的感觉,好棒!”毒岛冴子抬起手轻轻抚摸着紫藤浩一的

    [过滤],发出喜悦的赞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现在样子有多么[敏感词]乱。

    “嘶~哪里话,大[过滤]才是因为被冴子你这样的美女鉴赏而感到高兴。快点,

    冴子酱快把剑道服脱了,用你的[敏感词]房夹住大[过滤],好好感受的一下大[过滤]的形状

    和温度,这可是鉴赏名剑必须的步骤哦。”紫藤浩一被毒岛冴子轻抚[过滤][过滤]的倒

    吸了一口气,但仍[敏感词]邪的对冴子说道。

    “这样吗?我知道了,能够用我的[敏感词]房夹住大[过滤],是我的荣幸。”毒岛冴

    子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后恍然的点了点头,松开握着[过滤]的双手,将上身的

    剑道服松开,就这样直接褪下,解开里面的内衣后,赤[过滤]着上半身,双手托住玉

    [敏感词]将紫藤浩一的[过滤]紧紧的夹住,使得[过滤]被[敏感词]肉完全淹没,然后笑着看向紫藤

    问道:“怎么样?接下来该做什么呢?紫藤老师。”

    “做的很好哦,冴子。那么接下来就这样来回的摩[过滤]大[过滤],用你的[过滤]轻

    轻舔大[过滤]的前端,小心一点不要划破自己的[过滤]哦。”紫藤浩一满足的叹息道,

    继续下达着[敏感词]乱的指示,却还故意假装关心的说道。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舔主人的大[过滤]吗?真是太感谢了,紫藤老师。不用

    担心,我会小心的。”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毒岛冴子露出惊喜的笑脸,感激的

    对紫藤说道,然后用双[敏感词]来回摩[过滤]着[过滤],吐出香舌不时轻舔着[过滤]前端的[过滤]。

    “[过滤]~[过滤]~不错哦,冴子。就是这样,再多,多舔一点。”紫藤浩一被毒岛

    冴子的口舌侍奉[过滤]的直打寒颤,终于在冴子香舌的舔弄下忍不住[过滤]关一开,就这

    样[过滤]了出来。

    “唔……”毒岛冴子来不及有什么动作,不断飞[过滤]的浓[过滤]就已经飞溅到了她

    的脸上、丰满的玉[敏感词],还有黑色的长发上,大量白浊色的[过滤]瞬间就将冴子变成

    冰雪女王,整个上半身几乎完全被[过滤]覆盖,原本漆黑的长发更是彻底变成了白

    色。

    “这个是……什么”毒岛冴子疑惑的将满是[过滤]的手掌凑到面前,不解的问

    道,现在她只觉得除了后背外,上半身都被这种黏糊糊的感觉包围,而且其中散

    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让她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但依旧等待着紫藤浩一的解释。

    而刚刚才[过滤]出根本不是一个人所能[过滤]出大量[过滤]的紫藤浩一正一脸满足的瘫

    坐在毒岛冴子面前,自从紫藤获得那奇怪的能力以来,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

    越来越强大,而且似乎自己的灵魂也和某个不知名的存在慢慢融合,现在的他甚

    至可以想[过滤]多少就[过滤]多少。

    听到毒岛冴子的问话,紫藤浩一[敏感词]笑着说道:“这个可是大[过滤]与冴子你这

    样的美人接触之后,吸收冴子你的气息所产生的特殊液体,叫做[过滤]。这可是非

    常有营养的东西哦,冴子你可不要浪费,要一点不剩的全部舔[过滤]净哦。”

    “是这样[过滤],主人的大[过滤]真是神奇[过滤]!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开动了。”毒

    岛冴子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后优雅的将手諿过滤]系腫过滤]送

    进嘴中,仔细舔食起来,然后用手指将身上其他的[过滤]不停的送进嘴中。

    看着一脸端庄却又[敏感词]靡的将[过滤]送进嘴中的毒岛冴子,紫藤浩一差一点就直

    接提枪上马,将冴子彻底的吃下去。不过为了获得更多的乐趣,紫藤勉强忍耐住,

    [敏感词]笑着说道:“冴子你最好将全身都涂满[过滤],这样子不但可以保养皮肤,还能

    使你拥有大[过滤]的气味,对你的剑术修行有很大的帮助哦。”

    “原来如此,紫藤老师你了解的可真多[过滤],非常感谢。”正舔食着[过滤]的毒

    岛冴子顿时感激的说道,随即站起来将沾满[过滤]的剑道服彻底脱下,不断将[过滤]

    涂抹在自己的肌肤上,神秘的私处也直接暴露在紫藤浩一面荹过滤]?

    “咕咚。”紫藤浩一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双眼死死的盯着毒岛冴子的娇躯,

    尤其是不住颤抖的双[敏感词]和两腿间漆黑的森林。

    就在毒岛冴子来回涂抹着[过滤],紫藤浩一死死盯着冴子的时候,部长室的房

    门却突然被人敲响了。

    “有人吗?冴子学姐在吗?我是小室孝。”门外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而他

    的名字让重生的紫藤浩一稍微愣了一下。

    “小室孝?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紫藤浩一不解的低语着,但却没有迟

    疑,也不管仍然赤[过滤]着的毒岛冴子,自己就走到门前,直接打开房门,看向了门

    外的小室孝。

    “[过滤],紫藤老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似乎是想不到紫藤浩一会出现在这

    里,小室孝不由惊讶的叫道。

    “哦?没想到小室同学居然认识我[过滤]。为什么我就不能在这里呢?难道说有

    什么问题吗?小室同学你又是来这里[过滤]什么的呢?”紫藤浩一听到小室孝的话后

    笑着反问道,阴冷的双眼耐人寻味的来回扫视着小室孝。

    “呃[过滤]……不!紫藤老师在这里什么问题也没有……那个,我是来找冴子学

    姐学习剑术,紫藤老师,冴子学姐在吗?”小室孝听到紫藤浩一的反问后,连忙

    慌乱的摆了摆手解释道,随后不安的朝房间里面看去,却被紫藤浩一挡住了视蟍过滤]?

    看不到房间里面的情况。

    “这样[过滤],为什么小室同学要来学校剑术呢?就我所知你以前可是没有进入

    任何社团[过滤]。”紫藤浩一笑着说道,镜片后的眼中紧紧的盯着小室孝。

    “[过滤],我最近想变得更强一点,而且我觉得剑道社很适合我,所以才来找冴

    子学姐学习剑术。”不知道为什么小室孝只觉得紫藤浩一将自己心中所有的秘密

    全部看穿,慌乱之中,连紫藤怎么清楚他以前的经历都没有察觉。

    “是吗?不用慌张小室孝……我是你的老师,所以你可以放心的将你的秘密

    告诉我……学生向老师求助是很正常的……所以,小室孝君……回答我的问题吧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来找毒岛冴子学习剑术的呢?为什么你见到我会这么惊

    讶?”紫藤浩一的声音愈发低沉,好像引导着小室孝一样,渐渐低不可闻。

    “是……我最近做了很多次一样的梦……无数的丧尸……世界崩坏……和冴

    子、丽、沙耶、鞠川校医还有平野一起逃亡……紫藤老师蛊惑其他学生……而且

    还害的丽留级……”小室孝看着紫藤浩一的双眼,嘴里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秘密全

    部说出。

    等小室孝说完,紫藤浩一不由露出无比讶然的神色,原来小室孝居然梦见了

    几个月之后发生的一切,和紫藤自己脑海中多出的记忆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

    的是,毒岛冴子、宫本丽、高城沙耶,以及鞠川静香都和小室孝有着关系,

    全部都是小室孝的情人。而现在的小室孝并不知道梦中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只是下意识的接近冴子,向她学习剑术。

    “真是让人羡慕的未来[过滤],没想到小室孝你这么厉害,居然有四个女朋友呢。”

    紫藤浩一思考了许久,才慢慢笑着说道,但小室孝依旧处于催眠状态之中,并没

    有回答紫藤的籟过滤]?

    紫藤浩一也并没有让小室孝说话的意思,只是继续微笑说道:“[过滤][过滤],看来

    小室君的运气真是不一般[过滤],居然可以梦见未来发生的一切,虽然比不上我就是

    了。加油哦,老师我可是很期待冴子她们成为小室君你的女朋友的。”说到这里,

    紫藤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听好了小室同学,接下来你在部长室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但是你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总感觉毒岛冴子变得非常[敏感词]乱,最后你会认为自

    己是一个喜欢戴绿帽的大变态。”紫藤浩一如同在告诉小室孝常识一般,英俊的

    面容上露出阴险的微笑。

    “是……一切都是正常的……冴子……变得[敏感词]乱……自己……喜欢绿帽的变

    态……”小室孝一字一句的重复着紫藤浩一的话语,原本迷茫的双眼逐渐恢复往

    常的清明,颇为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紫藤,似乎忘记了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

    “请进孝君,你不是要来找冴子吗?”紫藤浩一好像和熟人见面一般,热情

    对小室孝招呼道,一边侧过身,一边将小室孝请进部长室之中。

    “[过滤]……麻烦你了,紫藤老师。”看到紫藤浩一的动作后小室孝才仿佛惊醒

    一般,慌张的点了点头就这样从穿过紫藤身边走进房间中,连自己何时与紫藤变

    得如此熟悉都没有发现。

    一走进部长室中,小室孝就看见浑身赤[过滤],皮肤上闪耀着[敏感词]靡光芒的毒岛冴

    子。只见冴子正端坐在矮桌前,丝毫没有因为浑身赤[过滤],并且暴露在小室孝面前

    而显得羞涩,反而大大方方的说道:“你来了[过滤],小室学弟。”

    “那个……冴子学姐……你怎么……怎么光着身子……”小室孝看着毒岛冴

    子那完美的娇躯,不由吞了一口口水,语气却好像冴子只是穿了一件无比性感的

    服装而已,完全没有惊讶的样子。

    “这个吗?[过滤],刚刚紫藤老师让我欣赏传说中的名剑——主人的大[过滤],然

    后被大[过滤]赏赐神圣的[过滤]。为了把[过滤]涂满全身,所以就把衣服都脱了。看起

    来怎么样?”毒岛冴子听到小室孝的问话后,指了指自己赤[过滤]的娇躯笑着说道,

    还特意挺了挺那高耸的玉[敏感词]。

    “[过滤],[过滤],很漂亮呢……”虽然心底深处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但每当

    小室孝仔细感觉时却什么也想不到,只是近乎贪婪的扫视着毒岛冴子的娇躯,嘴

    里下意识的回应着。

    主人的大[过滤]?有这样的名剑吗?不过今天的冴子姐好漂亮呢!尤其是[过滤]

    体……[过滤]?为什么会[过滤]体?不……[过滤]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自己喜欢的女人将

    身体展露给别的男人观看,可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过滤]!

    一直站在小室孝身后的紫藤浩一将小室孝和毒岛冴子见面后的场景尽收眼底,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过很快就变成[过滤]朗的微笑,越过小室孝笑着说道:“冴子,

    孝君来找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是这样子的,小室学弟正在跟我学习剑术,所以每天都会来这里找我。只

    不过今天我欣赏主人的大[过滤]太过高兴,忘记了这件事。让紫藤老师你感到麻烦

    真是太对不起了。”毒岛冴子歉意的朝紫藤浩一鞠了鞠躬,解释道。

    “冴子你太客气了,我哪里会感到麻烦呢?更何况教导别人是冴子你的自由

    [过滤]。”紫藤浩一微笑着摆了摆手,双眼却紧盯着毒岛冴子因为弯腰而不住摇晃的

    双[敏感词]。

    “紫藤老师你理解真是太好了。那么,小室学弟,我们开始今天的训练吧。”

    毒岛冴子笑着冲紫藤浩一点了点头,就这样站了起来,拿起木刀对一旁连口水流

    出来都不自知的小室孝说道。

    “[过滤]?[过滤]!我明白了,冴子学姐,请多多指教。”小室孝连忙[过滤]了[过滤]嘴角的

    口水,拿起另一把竹刀对毒岛冴子行礼道。

    正当毒岛冴子和小室孝准备开始训练时,紫藤浩一却突然开口道:“等一下,

    冴子。孝君既然想学习剑术,那么老师我也来帮忙好了。冴子,就先让我和你战

    斗一次,让孝君在旁边观看如何?”

    “不错的建议[过滤],紫藤老师。[过滤],那么小室学弟你先退下,好好观看我和紫

    藤老师的战斗吧。”毒岛冴子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立刻赞同的点了点头,让小

    室孝退下,准备和紫藤进行战斗训练。

    只见紫藤浩一自然而然的站在毒岛冴子面前,手里却是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

    拿,一点也不像是要战斗的样子。

    毒岛冴子见状不由奇怪的问道:“紫藤老师,不是要战斗吗?为什么不拿武

    器呢?”

    紫藤浩一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毒岛冴子微笑着说道:“不对[过滤],冴子,我

    不是拿着武器吗?快看,主人的大[过滤]早就准备好在冴子你身上发威了,对吧,

    [敏感词]乱剑姬冴子?”说话间,紫藤解开裤带,露出自己挺直的[过滤],[敏感词]笑着晃动着。

    [敏感词]乱剑姬冴子好像某个开关一样,毒岛冴子的双眼瞬间变得迷茫起来,嘴里

    喃喃的说道:“[过滤]……说的是呢……主人的大[过滤]请尽情在冴子[敏感词]乱的身体上发

    [过滤]吧……”

    紫藤浩一听到毒岛冴子的话后,嘿嘿[敏感词]笑着挺着[过滤]走了过去,嘴里大声喝

    道:“[敏感词]乱剑姬冴子,跪坐!”

    随着紫藤浩一的命令,原本摆出对战姿势的毒岛冴子立刻听话的跪坐在地板

    上,使得紫藤的[过滤]可以碰到冴子的上半身。而坐在一旁的小室孝则觉得紫藤、

    冴子两人的对决有着说不出来的怪异,却只是沉默的继续观看着。

    紫藤浩一[敏感词]笑数声,就这样将怒挺的[过滤]朝冴子的[敏感词]尖上顶去,将丰满的玉

    [敏感词]挤得凹陷下去。而冴子则脸色逐渐变红,[敏感词]尖好像发情一样凸起来,与紫藤的

    [过滤]来回摩[过滤]着。

    “呜~[过滤]~哦!不愧是[敏感词]乱剑姬冴子[过滤],居然挡住了我的大[过滤]的进攻。”

    紫藤浩一一脸舒[过滤]的用[过滤]来回摩[过滤]顶弄着毒岛冴子的玉[敏感词],很快就在原本[过滤]涸

    的[过滤]上面再次留下一层[敏感词]液,同时发出满足的赞叹声,随后说道:“不过我也

    不会认输的!张嘴,[敏感词]乱剑姬冴子,让主人的大[过滤]塞进你的嘴里面!”

    毒岛冴子听话的张开红唇,任凭紫藤浩一将[过滤][过滤]进自己的嘴中,顶到喉咙

    口上。而紫藤毫不留情的在冴子口中抽[过滤]起来,好像真的是将[过滤]当做长剑一样,

    用力的顶撞着冴子的喉咙口。

    “唔~呃~呃~”毒岛冴子突然闷哼一声,白皙的脖颈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凸

    起,原来是紫藤浩一的[过滤]终于顶穿喉头,[过滤]进冴子的深喉之中。

    紫藤浩一享受着毒岛冴子深喉紧紧的压迫感,丝毫不管呼吸困难的冴子的感

    受,[过滤]好像打桩机一般,每一次都深深地顶进冴子喉咙的最深处,囊丸和冴子

    的下巴碰撞在一起,发出[敏感词]靡的啪啪声。

    坐在一旁的小室孝愣愣的看着这名为剑术对决,实为[过滤]的[敏感词]乱场景,混乱

    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各种想法,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但

    他胯下的[过滤]也变得坚硬起来。

    “冴子,看招!”正抽[过滤]着毒岛冴子深喉的紫藤浩一突然将[过滤]从冴子喉咙

    中抽出,好像甩鞭子一样用[过滤]来回抽打起冴子的玉[敏感词],两者碰撞发出清脆的响

    声,不一会就将冴子雪白的玉[敏感词]抽得通红一片,然后[敏感词]笑着说道:“怎么样,认

    输了吗?冴子。”

    摸着自己被抽打的通红的玉[敏感词],毒岛冴子笑着说道:“我还没有使出全力呢,

    紫藤老师!当心了!”说完毒岛冴子猛地将紫藤浩一扑倒在地,大张着双腿坐在

    紫藤身上,脸上显露出妖媚的微笑:“紫藤老师,是我赢了呢!”

    被毒岛冴子压在身下的紫藤浩一没有反驳冴子的话,也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说的是呢,冴子你赢了[过滤]。”

    一旁的小室孝看的满头雾水,不知道紫藤和冴子到底在说些什么,刚刚还在

    [敏感词]戏的两人怎么一下子就分出了胜负?就听见紫藤浩一接着说道:“那么,就拜

    托冴子你帮我清理一下主人的大[过滤]吧。对了,用冴子你的处女[敏感词][过滤]的话,一定

    很不错,对吧,[敏感词]乱剑姬冴子?”

    虽然还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小室孝听到冴子的处女时,仍然忍不住

    大叫道:“那个……紫藤老师……为什么清理……清理[过滤]要用到冴子姐的处女

    ……[敏感词][过滤]?”

    紫藤浩一听到小室孝的话后,只是诡异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反倒是毒岛冴

    子疑惑的看向小室孝说道:“怎么了,小室学弟?清理主人的大[过滤]当然要用到

    我的[敏感词][过滤][过滤],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过滤]……对呢……对不起,我太大惊小怪了。”听到毒岛冴子的话后,原本

    还想说什么的小室孝顿时一呆,然后想起什么一般喃喃的点头应诺,而紫藤浩一

    则露出阴谋得逞的怪笑。

    “哈哈,孝君也是担心冴子你嘛,根本不用道歉啦。那么,就让我们继续吧,

    冴子。”躺在地上的紫藤浩一笑着对骑在自己身上的毒岛冴子说道,并用自己的

    [过滤]顶了顶冴子赤[过滤]的下身。

    “我知道了,那么我失礼了。”毒岛冴子礼貌的说道,随即对准紫藤浩一肉

    棒的蜜[过滤],缓缓将身体放下。

    “唔~”毒岛冴子轻哼一声,蜜[过滤]已经将紫藤的[过滤]含进其中,一丝鲜血顺

    着两人的交合处流出,而看到这一幕的小室孝顿时感觉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一样,

    但现在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继续进行下去。

    将紫藤浩一的[过滤]完全吞入蜜[过滤]后,毒岛冴子娇吟一声,开始缓缓耸动自己

    的丰臀,然后慢慢加快速度,不一会冴子就好像荡妇一般疯狂的耸动着下身,发

    出啪啪的碰撞声,嘴里更是哼出无意义的呻吟。

    而紫藤浩一则一动不动的躺在地板上,任凭毒岛冴子在自己身上耸动,只是

    [敏感词]笑着伸手揉捏着冴子的娇[敏感词]。

    “[过滤]~唔~[过滤]~不行了……好硬……[过滤]~好深……[过滤]~[过滤]……[过滤]要被捅

    坏了!”毒岛冴子完全顾不得旁边还有小室孝在观看,[敏感词]声浪语止不住的从嘴中

    吐露出来,突然浑身一颤,竟然是了。

    无数[敏感词]液从毒岛冴子的蜜[过滤]之中涌出,连紫藤浩一的大[过滤]都挡不住,冴子

    整个人一时间无力的瘫软在紫藤身上,紫藤看着娇喘不已的冴子,[敏感词]笑着说道:

    “怎么了,冴子?不是说好了在我[过滤][过滤]之前,一直这样不准休息吗?”

    “唔~”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原本瘫软在他身上的毒岛冴子居然又开始挺

    动起自己的圆臀,而且动的比刚刚还要激烈。

    “唔[过滤][过滤][过滤]~不行……又……又要去了……[过滤]~”刚刚才的冴子本来就

    非常敏感,仅仅抽[过滤]了十几下后,就悲鸣一声再次了,但是冴子的身体却依

    旧不断耸动着,将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冴子又一次送上姐姐,看起来就好像没有尽

    头的一般。

    短短几分钟,毒岛冴子就已经了十几次之多,短时间连续不断的即

    使是冴子也无法承受,原本有神的双眼已经开始翻白,微微张开的嘴角挂着一丝

    无意识流出的口水,诱人的红唇间也发不出娇吟,只是不断耸动着自己诱人的娇

    躯,吞吐着紫藤浩一的[过滤]。

    看到毒岛冴子一副坏掉了的样子,紫藤浩一终于满足的[敏感词]笑起来,趁着冴子

    身体落下的一瞬间,突然将[过滤]用力一顶,直接顶穿冴子[过滤],进入到冴子的子

    宫之中,将浓稠炙热的[过滤]狠狠地[过滤]了进去。

    “唔[过滤][过滤][过滤]~~~”毒岛冴子高呼一声,然后整个人彻底的晕了过去,整个

    人就这样挂在紫藤浩一的[过滤]上,再也没有动静。

    紫藤浩一将[过滤]从毒岛冴子的蜜[过滤]中彻底抽出时,居然传出“啵”的一声,

    随即大股大股的[过滤]从蜜[过滤]之中涌出,足足数分钟都没有停止。而紫藤则一脸满

    足的穿好裤子,看着一旁傻愣愣看着这一切的小室孝说道:“冴子的[敏感词][过滤]果然很

    棒呢,你说是不是,孝?”

    “[过滤],是!”小室孝连忙点头应是,看着晕过去毒岛冴子的娇躯,不住的吞

    咽着口水。

    “那么我就告辞了,下次再和冴子一起让你学习剑术吧,再见了。”紫藤浩

    一邪笑着对小室孝说道,然后就这样转身离开了部长室,只留下小室孝和昏过去

    的毒岛冴子在满是[过滤]臭味的房间之中。

    小室孝愣愣的看着紫藤浩一离去,等到关门声响起才回过神来,看着倒在[过滤]

    液堆中的毒岛冴子,小室孝咽了口口水,自言自语道:“果然,还是先帮冴子学

    姐穿上衣服吧。”

    小室孝拿起沾满[过滤]的剑道服走到躺在地上的毒岛冴子身盵过滤]醋艃曜幽怯?

    人的[敏感词],原本帮冴子穿衣服的手不由自主的揉捏起那浑圆的玉[敏感词]来,胯下的肉

    棒更是硬的好像要捅破裤子一般。

    谁知小室孝还没有揉捏几下,毒岛冴子就发出糩过滤]鸵鳎诺眯∈倚⒘Ψ?

    弃玩弄冴子的身体,赶快将剑道服随便的套在冴子身上,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故

    意,小室孝并没有给冴子穿上内衣。

    “唔……”毒岛冴子低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看见正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室

    孝,笑着说道:“小室学弟你来了[过滤],对不起,刚刚不知道为什么睡过去了,那

    么现在我们就开始剑术的学习吧。”话语间,竟然是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小室孝听到毒岛冴子的话后不由一愣,但随即以为是冴子不想和自己讨论刚

    刚[过滤]的一幕,当下只是点了点头,却不想刚好看到因为随意套在冴子身上的剑

    道服流露出的春光,胯下瞬间撑起帐篷,刚好让冴子看到。

    “哦,小室学弟还真是[过滤]神呢,都已经过了早上了[过滤]。”毒岛冴子微笑着说

    道,却更让小室孝感到一阵尴尬。

    “那个……对不起,冴子学姐……我马上……”小室孝慌慌张张站起来,准

    备先去用冷水冷静一下,却被毒岛冴子叫住。

    “等一下,小室学弟,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毒岛冴子脸上依旧带着端庄典

    雅的微笑,却猛地伸手,就这样隔着裤子抓住了小室孝的[过滤]。

    “[过滤]!冴子学姐,你要做什么……”小室孝顿时吃惊的说道,脸上满是尴尬

    的表情,一副想要挣脱却又不舍的古怪模样。

    “安静一些,帮助男人发[过滤],可是女人应该做的事情哦。”毒岛冴子微

    笑着说道,一边将小室孝的裤子脱下,露出那怒挺的[过滤],随即对着小室孝妩媚

    一笑,身躯微微后倾,抬起双脚将小室孝的[过滤]包裹在脚心中,顿时摩[过滤]起来。

    “哦~[过滤]~”小室孝舒服的哼哼着,原本就欲火高涨的他自然也就任凭毒岛

    冴子为自己足交着,短短数分钟就在冴子娴熟的技巧下支撑不住,[过滤]关大开,[过滤]

    的冴子脚上满是[过滤]。

    毒岛冴子看着自己脚上的[过滤],笑着说道:“小室学弟还真是[过滤]神呢!那么

    今天的训练就开始吧。”

    说着,冴子就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沾满[过滤]的脚掌在地上留下一个个印记,

    看得小室孝刚刚才[过滤]过的[过滤]似乎又要硬起来,不过仍旧不敢违背冴子的话,开

    始今天真正的剑术训练……

    转眼之间,距离小室孝在剑道社与紫藤浩一碰面已经过去了一星期的时间,

    在这期间小室孝再也没有见到过紫藤,而毒岛冴子也忘记了紫藤来过这里的记忆,

    当然也包括被夺去处女这件事。

    渐渐的就连小室孝自己也开始渐渐淡忘在剑道社部长室中发生的一切,脑海

    只清晰记得毒岛冴子那[敏感词]乱丰挺的娇躯,还有那[敏感词]靡的呻吟。每当小室孝想到冴

    子的身躯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呻吟,就觉得一股欲火从小腹传遍全身。

    就在小室孝静下心安心学习剑术时,也开始为自己所梦到的未来而担心时,

    却有个自己意想不到的人来找自己,这个人就是未来和自己一起战斗的平野耕太,

    却不知道现在和他并不熟的平野为什么会来找他。

    “有什么事吗?平襕过滤]!毙∈倚⒖醋牌揭案婀值奈实溃悦娴钠揭耙涣?

    微笑,竟然和紫藤浩一有几分相似。

    “紫藤老师让我将一份东西转交给你,说你一定会喜欢的。”平野耕太脸上

    带着紫藤浩一那种诡异的笑脸,却是将一个光盘递给小室孝。

    “紫藤老师交给我的?里面是什么?”小室孝疑惑的接过光盘,狐疑的问道。

    “这个小室君你看过后就知道了,那么我告辞了。”平野耕太依旧笑眯眯的

    说道,说完不等小室孝反应过来,就已经快步离开了教室,只留下小室孝一个人

    疑惑的看着手中的光盘。

    “到底是什么[过滤]?这么神秘,而且紫藤老师……”小室孝低声自言自语着,

    脑海中下意识回想起毒岛冴子在紫藤浩一身下婉转呻吟的画面,小腹顿时一阵火

    起。

    “看什么呢?孝!”就在小室孝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光盘时,同班的死党井豪

    永走了过来,拍着小室孝的肩膀说道。

    “[过滤]!没什么,对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明天见。”小室孝连忙将

    光盘收好,笑着对井豪永道别道,然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教室,而离开的小室

    孝并没有注意到,看着他离去背影的井豪永脸上带着的笑意和刚刚的平野耕太是

    那么的相似。

    回到家中的小室孝直接走到自己的房间之中,随手关上房门,拿出平野耕太

    给自己的光盘,疑惑的端详了半晌,还是将其放进了电脑中,打开播放后,居然

    出现了紫藤浩一和高城沙耶的身影!

    而就在小室孝吃惊不已时,画面中的高城沙耶对紫藤浩一说道……以下视

    角转换为视频中的紫藤浩一

    “你不是有问题要问我吗?快一点说吧。”高城沙耶双手抱在胸前,脸带不

    屑的对紫藤浩一说道。

    紫藤浩一似乎并不在意高城沙耶的态度,只是笑眯眯的说道:“听说高城同

    学是天才,那么应该可以轻松的回答我的问题吧。”

    “当然了,我可是真正的天才,不管什么问题都可以轻松解决。好了,快点

    问吧,我还有事要做,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在闲聊。”高城沙耶一脸鄙夷的看着

    紫藤浩一,骄傲的说道。

    尽管高城沙耶的语气十分轻蔑,但是紫藤浩一却依旧笑眯眯的说道:“那真

    是太好了,高城同学。”说到这里紫藤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了,“沙耶,能不能

    让我看一下你的[敏感词][过滤]是什么样子呢?”

    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高城沙耶一愣,不过她却丝毫没有因为紫藤的羞辱而恼

    羞成怒的样子,反倒是一脸不知所措和焦急的看着紫藤,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紫藤的提问。

    “怎么了,沙耶?难道说你不知道你的[敏感词][过滤]是什么吗?”紫藤浩一故作惊讶

    的问道,而高城沙耶听到后却是一脸羞红,好像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敏感词][过滤]在哪,是

    一件非常羞愧的事情。

    看到高城沙耶的反应后,紫藤浩一嘴角露出一丝[敏感词]笑,他继续说道:“看起

    来沙耶你的天才之名也不怎么样[过滤],居然连自己的[敏感词][过滤]在哪都不知道,不过谁让

    我是你的老师呢,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听到这里,一脸羞愧的高城沙耶立刻惊喜的看着紫藤浩一,大声问道:“可

    以告诉我吗?不过什么?”

    “不过沙耶你要成为我的性奴隶才可以告诉你哦,怎么样?沙耶你愿不愿意

    成为我的性奴隶呢?”紫藤浩一[敏感词]笑着说道,眼镜后的双眼来回扫视着高城沙耶

    丰满的娇躯。

    “这……”兴高采烈的高城沙耶并没有立即答应,反而有些迟疑的说道,在

    她内心深处感觉到一阵阵不对劲的感觉。

    “怎么了?不愿意吗?那我可就走了[过滤]。”紫藤浩一看到高城沙耶的表情后,

    立刻做出一副要走人的样子。

    “等等!我……我愿意成为紫藤老师的性奴隶!”看到紫藤浩一要离开,高

    城沙耶连忙下定决心的高喊道。

    “[过滤],沙耶果然很好学呢。那么你先跪在地上,发誓成为我紫藤浩一的性奴

    隶吧,这样我也可以告诉你什么是[敏感词][过滤]了。”听到高城沙耶的话后,紫藤浩一满

    意的点了点头,走回来对着沙耶说道。

    高城沙耶立刻听话的跪在地上,看着紫藤浩一发誓道:“我高城沙耶自愿成

    为紫藤浩一的性奴隶,无论还是灵魂,都属于紫藤主人。无论什么时候,什

    么地点,主人都可以随意玩弄沙耶的,尽情蹂躏。”

    紫藤浩一等高城沙耶发完誓后,才笑着说道:“说的很好哦,沙耶,那么现

    在把衣服脱光吧,那些东西只不过是碍事的存在而已。”

    “是。”听到主人的吩咐,高城沙耶立刻听话的将身上的校服全部脱下,随

    着[敏感词]罩和[过滤]的落下,丰满的玉[敏感词]和诱人的私处都暴露在紫藤浩一眼前,而沙耶

    也自然而然的跪坐在地上,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油然而生。

    高城沙耶虽然高傲,但却是豪门高城家的长女,气质礼仪当然是必修的,只

    不过现在赤[过滤]着身子的沙耶流露出的高贵气质却使得场面更加[敏感词]靡,而紫藤浩一

    的[过滤]早就不受控制的覽过滤]似鹄础?

    “那么在我讲课之前,首先沙耶你先将主人我的大[过滤]好好清理一下。”紫

    藤浩一挺着自己硕大的[过滤]在高城沙耶的脸颊上轻轻点着,上面散发着一阵阵腥

    臭的[过滤]臭味,受不了这种味道的沙耶脸上不由露出痛苦的神色。

    但紫藤浩一却故意的将[过滤]顶在高城沙耶的红唇上,毫不留情的要让沙耶为

    自己做口舌侍奉。而沙耶只有苦着脸吐出[过滤]轻轻的舔了一下[过滤],便立即做出

    [过滤]呕的表情,但紫藤却猛地将[过滤]顶进沙耶的嘴中,将沙耶[过滤]呕直接堵回了嗓子

    里。

    “呜……呜……呕……”高城沙耶从嗓子眼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原本[过滤]呕的

    咽喉此刻仍不住抽搐着,在给紫藤浩一[过滤]带来极大快感的同时,也给沙耶带来

    了巨大的痛苦,片刻间,沙耶的眼角已经挂上了泪水。

    “要好好享受[过滤],沙耶,如何服侍主人我的大[过滤]可是非常重要的知识[过滤]!

    我可是非常看好你这个天才的哦,沙耶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性奴隶的!好

    好舔哦!”紫藤浩一看着高城沙耶痛苦的样子,一边[敏感词]笑着说道,一边加快了在

    沙耶喉咙中抽[过滤]的速度。

    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高城沙耶脸上痛苦的神色依旧,整个人却开始配合起

    紫藤越来越粗暴的抽[过滤],渐渐的,虽然沙耶还是一副痛苦的表情,但发出的呻吟

    声已经变得无比舒服起来。

    紫藤浩一看情况已经差不多了这才从高城沙耶嘴中抽出[过滤],笑着对沙耶说

    道:“做的不错哦,沙耶。那么现在把腿分开,主人就告诉你,[敏感词][过滤]是[过滤]什么用

    的,嘿嘿。”

    高城沙耶[过滤]咳数声,来不及调整呼吸,就按照紫藤浩一的吩咐将双腿大大分

    开,露出那神秘的私处,任凭紫藤观看着。

    紫藤浩一[敏感词]笑着看着高城沙耶的蜜[过滤],伸手轻轻抚摸着上面的[过滤],坏笑着

    说道:“这些[过滤]以后就没有什么用了,沙耶你要记得把它剃光,纹上‘天才[敏感词]

    奴’的标志哦。”

    “是,主人。[敏感词]奴沙耶明白了。”高城沙耶点了点头,对于紫藤浩一[敏感词]靡的

    命令没有丝毫反对。

    经过半天的[敏感词]戏,高城沙耶的蜜[过滤]早已经[敏感词]水潺潺,而紫藤浩一也不在意的

    将手指探进沙耶的蜜[过滤]之中,轻轻扣挖起来。

    “唔~[过滤]~哦~[过滤]~”高城沙耶嘴里不住轻哼着,身体因为紫藤浩一的手指

    玩弄而不住颤抖着,片刻间脸上已经布满诱人的红晕,明亮的双眼中弥漫着一层

    水气。

    就在高城沙耶快要到达时,紫藤浩一却突然将手指从蜜[过滤]之中抽出,坏

    笑着看着无法到达顶峰而痛苦难耐的沙耶,[敏感词]笑着说道:“沙耶,这个就是你的

    [敏感词][过滤],是让男人的大[过滤]狠狠地[过滤]的地方,现在你想不想要主人的大[过滤][过滤]你的

    小[敏感词][过滤][过滤]?”

    “是!主人!请主人的大[过滤]狠狠地[过滤]弄沙耶的小[敏感词][过滤]吧!”刚刚没有得到

    满足的高城沙耶大声着,脸上满是。

    紫藤浩一满意的看着高城沙耶的反应,但却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

    :“不过你不是很喜欢小室孝吗?难道你不想让小室孝连[过滤]你的[敏感词][过滤]吗?这可是

    你的第一次哦。”

    “[过滤]……”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高城沙耶满是的双眼显现出挣扎的神

    色,但很快沙耶便高声[敏感词]叫道:“我忍不住了!孝那家伙不要管了!主人的大鸡

    巴快点给我吧!快一点!主人!”

    紫藤浩一这才哈哈大笑起来,笑着说道:“既然沙耶你都这么说了,那主人

    我也不客气了。好好享受主人我的大[过滤]吧,沙耶!”说完,紫藤将硕大的[过滤]

    一下子[过滤]进高城沙耶的蜜[过滤]之中。

    “[过滤][过滤][过滤]~~~”高城沙耶一声,大腿下意识的缠在紫藤浩一的腰间,

    任凭紫藤的[过滤]在自己初经人事的蜜[过滤]之中肆无忌惮的抽[过滤]着,得到满足的快感

    彻底占据了她的意识,她不住[敏感词]叫道:“好棒~好深~给我更多……更多主人的

    大[过滤]~[过滤]~~”

    紫藤浩一也以更加猛烈的抽[过滤],回应着高城沙耶[过滤]的请求,[敏感词]靡的[过滤]不

    断进行着……

    影像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小室孝只是愣愣的看着屏幕,左手不知道什么

    时候打起了[过滤]并[过滤]了出来,小室孝只觉得自己心中好像被紧紧揪住一样疼痛,

    但却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让他性奋无比。

    过了好一会,小室孝才开始收拾被自己[过滤]弄脏的键盘,怀着复杂的心情将

    光盘从电脑中取出,明明应该扔掉却特意将其保存起来,小室孝不由在心中直骂

    自己是个变态。

    就在小室孝将光盘收好,茫然的坐在电脑桌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时候,

    仍在一旁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小室孝连忙站起来扫视四周,就好像有人

    在身后看到他的丑态一样。

    好一会,小室孝才发现原来是手机响了,他才连忙的拿起手机,慌慌张张的

    说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请问你……”

    话还没有说完,手机里就传来一阵小室孝熟悉的吼声:“太慢了!你到底在

    做些什么[过滤]!小室!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接电话?难道你在做h的事情?”声音的

    主人正是小室孝刚刚才欣赏完的[敏感词]靡录像中的女主角——高城沙耶。

    “[过滤],沙耶!没……没有的事!我可没有看什么[敏感词]乱录像,光盘我已经扔了!”

    高城沙耶无意识的抱怨,却正好说中小室孝心中的龌蹉,他连忙慌张的辩解起来。

    “哈?你到底在说什么[过滤]?什么光盘?笨蛋的思考回路都是这样乱七八糟吗?

    快一点下了,现在我就在你家门口站着,赶快过来开门!”高城沙耶疑惑的话语

    从话筒中传出,似乎小室孝在录像中看到的与紫藤浩一进行教学的并不是沙

    耶自己,而是别人假扮的。

    小室孝听到高城沙耶抱怨的语气之后,心中下意识的舒了口气,似乎证明了

    什么一样,同时从自己房间的窗户朝外面望去,果然看到沙耶正站在自己家庭院

    的矮木门外,从没有被遮住的上半身可以看到,沙耶此刻正双手抱胸,脸色通红,

    好像非常愤怒的样子。

    “等一下,我马上就来!”小室孝连忙对外面喊了一句,就立刻挂断手机,

    快步朝门口冲去,刚刚还满是迷茫和痛苦的内心,现在被说不出的轻松和愉悦所

    包围。

    快步跑到一楼玄关,小室孝通过门镜看到高城沙耶依旧站在庭院的木门前,

    脸上的红晕清晰可见,饱满的胸脯因为急促的呼吸而不住起伏着,虽然看不见下

    半身,但小室孝仍然可以想象的出沙耶不耐烦跺脚的样子。

    “久等了,沙耶。”见状,小室孝一边开门,一边大声喊道。

    小室孝穿过庭院,笑着推开木门,正准备说话时,却又一次愣住了。原本以

    为高城沙耶已经按过门铃,自己却被[敏感词]乱的录像吸引而没有注意,心中满是歉意

    和一种说不出来高兴的感情,却在推开木门的瞬间完全消失了。

    “[过滤]?你在发什么呆[过滤]?笨蛋!唔~还不~[过滤]~快点~[过滤]~请我进去~哦[过滤]

    ~~”高城沙耶上半身的样子和小室孝刚刚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过滤]

    的裙子却被人高高撩起,一个矮胖的男子正蹲在沙耶的双腿之间,手中拿着按摩

    棒一样的东西,正在沙耶赤[过滤]的蜜谷和菊[过滤]之中不住抽[过滤]着。

    “不可以哟,沙耶。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不可以随便娇喘的哦。”矮胖的男子

    笑嘻嘻的说道,听声音正是送给小室孝光盘的平野耕太。

    “[过滤]~[过滤]~对不~起~但是……但是太舒服了[过滤]~哦[过滤]~~~”高城沙耶咬

    着牙强忍着快感回答道,动人的呻吟从唇齿间流出。

    看见这惊人的一幕,小室孝张大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倒是高城沙耶见他

    傻愣着不动,便开口催促道:“你还愣着……哦咦咦咦~~~”话还没有说完,

    身子却猛地一震,竟然是直接了。

    “还不~唔[过滤]~快点~[过滤][过滤]~让我们进去~[过滤]唔~”高城沙耶强忍着继

    续说道,却因为一波接一波不断涌出的弄得句不成句,嘴里不时发出无意义

    的呻吟,样子看起来说不出的滑稽,但此刻的小室孝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

    而半跪在高城沙耶双腿之间的平野耕太则被沙耶蜜[过滤]洒落的[敏感词]液浇了个满头

    满脸,但平野却丝毫没有介意,反而伸出[过滤]舔了舔脸上的[敏感词],一副回味无穷

    的样子。

    好半天,平野耕太才从高城沙耶的胯下站起来,一把搂住沙耶因为而浑

    身酥软的娇躯,狼爪毫不客气的探进沙耶的领口,握住那一团浑圆挺拔的玉[敏感词],

    一脸笑眯眯的向小室孝说道:“怎么样,小室?那个《高城沙耶[敏感词][过滤]知识讲座》

    你看了吗?非常[过滤]彩吧!”

    什么“沙耶[敏感词][过滤]讲座”显然是那个光盘的名字,但是小室孝此时哪里顾得上

    这乱七八糟的名字,他只是瞪大双眼,指着依旧娇喘不已的高城沙耶,声音嘶哑

    的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过滤]啦,小室你很奇怪吗?”平野耕太双眼一咪紧紧的盯着小室孝,神态竟

    然和在剑道社遇到紫藤浩一时的样子一模一样,但是脑子已经完全混乱的小室孝

    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是……奇怪……”本来就显得呆愣的小室孝被平野耕太这么一盯,更变得

    僵硬起来,好像机器人一样刻板的回答到。

    “那是因为小室你太累了,所以你要好好的放松,好好的放松,什么都不要

    想,只要听我的话就可以了。那么,现在闭上眼睛,脑海里什么也不要想。”平

    野耕太的语气变得愈发柔和,而小室孝的脸色也慢慢的变得平和起来,然后听话

    的闭上双眼。

    “对,就是这样。慢慢的,慢慢的,你的意识沉到深处。现在无论我说什么,

    你都会理解并当做常识接受,明白吗?”平野耕太坏笑着看着闭上眼睛的小室孝,

    继续说道。

    “是……”小室孝紧闭双眼点了点头。

    “其实你根本不需要惊讶,沙耶只不过是在学习[过滤]知识而已,这就和普通

    人向别人学习数学语文是一样的,而沙耶身为天才,当然不会允许自己有比别人

    差的地方,所以才会和我不停进行[过滤]练蟍过滤]P∈夷愀久挥惺裁春闷婀值模?

    相学习不是常识吗?”平野耕太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却好像带有某种奇特的力

    量。

    “是……学习[过滤]知识……和普通人学习一样……互相学习是常识……没有

    什么好奇怪的……”小室孝双眼迷茫的睁开,嘴里重复着平野耕太刚刚的话语,

    声音逐渐低不可闻。

    平野耕太看着小室孝的表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一副计划实现的模样。

    等小室孝将平野耕太的话重复几遍之后,平野这才笑着对小室孝说道:“怎

    么了,小室?还不请我们进去吗?沙耶看起来可是撑不住的样子[过滤]。”

    这一声好像惊醒了沉吟中的小室孝,他不由看向平野耕太怀中的高城沙耶。

    只见沙耶红唇微张,娇喘连连,双眼迷离,整个人依靠在平野身上,白色的连衣

    裙上出现了大片湿痕,显然是在平野和小室孝说话的时候,又被胯下的按摩棒送

    上了数次,[敏感词]水横流。

    “[过滤],对!你们两个快请进!”小室孝连忙侧过身,看着脚步虚浮,全靠平

    野耕太搀扶才勉强行譡过滤]从旨薪羲炔蝗妹踇过滤]之中的按摩棒掉下来的高城沙耶,

    不由笑道:“沙耶还真是努力呢,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学习[过滤]。”

    “那~[过滤]~那还用说~咦[过滤]~~我可是~[过滤][过滤]~天才[过滤]~[过滤]什么的~[过滤]~

    才难不倒我呢~哦哦哦~~”话还没有说完,高城沙耶的娇躯又是一挺,再次高

    潮了,浑身无力的软靠在平野耕太身上,语气中骄傲的气势一点也看不出来。

    平野耕太的体型比高城沙耶还要矮一些,沙耶身子这一软,刚好将平野的脸

    埋在自己的双[敏感词]之间,平野也不客气,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对准沙耶凸起的[敏感词]

    尖一口咬了下去。

    “唔呃呃~~”原本就处于余韵无比敏感的高城沙耶被这突然的一下刺

    激的又一次了,胯下蜜谷的[敏感词]水自始至终都没有停歇的迹象。平野更是在高

    城沙耶饱满的胸口上留下大片口水湿痕,浸湿的衣料紧紧的贴在沙耶的娇[敏感词]上,

    若隐若现的露出那嫣红的[敏感词]珠。

    大逞口舌之欲的平野耕太[敏感词]笑着说道:“可不是吗?我们可爱又[敏感词]乱的沙耶

    大小姐为了更好的学习[过滤]知识,那可是相当的用功[过滤]!一天24小时,不管什么

    时候什么地点,都要用男人的大[过滤]将自己的[敏感词][过滤]塞满,了不知道多少次,

    到哪哪都是[敏感词]水斑斑。每次吃饭更是只吃男人的[过滤],不管禰过滤]ǘ喑簦骋寄?

    够全部吞下去,现在都能分辨出[过滤]主人是老是小,是健康还是多病了。沙耶酱

    真不愧是天才[敏感词]奴,天生的妓女[过滤]!”

    说完,平野耕太好像忍耐不住狂涌而来的欲火,再次张嘴咬住高城沙耶的[敏感词]

    尖,不住吸允起来。

    而高城沙耶虽然面色妖媚,但听到平野耕太[过滤]的讲述自己被调教的经过时,

    却好像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情,兀自强行挺胸,一副自满骄傲的模样。却是方便

    了平野大逞口舌之欲,狼爪更是在娇躯上不住游走。

    小室孝听完平野耕太对高城沙耶所经历的[敏感词]乱调教绘声绘色的讲述后,却也

    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过滤],不愧是沙耶[过滤]!真厉害呢!这么短的时间就学会

    了这么多性奴的知识。”说着,小室孝又奇怪的问道:“既然沙耶这么努力,怎

    么没有听到平野你讲覽过滤]馗亟坏牧废澳兀磕歉鲆彩切耘匦胙暗闹栋桑俊逼?

    通的语气就好像在问对方吃了什么一样。

    “嘿嘿!没想到小室你看起来那么正经,却对女人的肛菊有着特殊的性趣[过滤]!

    听到了吗,沙耶?小室君可是很关心你的肛菊呢,哈哈哈!”平野耕太听到小室

    孝的问题后夸张的大笑起来。

    “不……不是那样的……不过……你看,av里面的女演员不是经常会出现这

    一幕吗?女人被大[过滤][过滤]得合不拢的肛菊,还会被各种各样的东西灌进肛菊浣肠。

    所以我想沙耶应该也会去学习肛交的技巧才是。”小室孝连忙红着脸解释道,下

    流不堪的言词当着喜欢自己的女孩面前自然而然的吐出,没有丝毫的尴尬和难縖过滤]?

    看到小室孝的反应,平野耕太笑得愈发大声起来,他[敏感词]笑着说道:“关于肛

    菊小室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天才的[敏感词]奴沙耶酱怎么会不去学习肛菊的[过滤]技巧

    呢?不过光是说说也体现不出来,就让小室你看看沙耶这些天来的训练成果吧!”

    说着,平野就将怀里的沙耶放倒在沙发上,自己却一个人跑到小室孝家里的厨房

    中,不知道去[过滤]些什么。

    而被平野耕太抛下的小室孝正露出一副傻愣愣的样子,死死盯着沙发上的高

    城沙耶,尤其是那没有丝毫遮拦的蜜[过滤],整个人不住的吞咽口水。

    慵懒无力的沙耶正依靠在沙发背上,浑然不在意小室孝看着自己的目光,就

    这样在小室孝的注视下,将雪白的双腿大大撑开,将手指探进自己的蜜[过滤]

    之中,一脸娇媚的看着小室孝,诱惑般的说道:“怎么样?我漂亮吗?小室你想

    和我吗?”

    小室孝哪曾见过高城沙耶如此妖媚恳求的姿态,与他平时印象中沙耶高傲强

    气的样子截然不同,顿时激起了内心中潜藏的欲火,下身凸起的[过滤]已经替他做

    出了回答。

    看着小室孝一副急色难耐的样子,高城沙耶却又笑着说道:“但是不行哦,

    沙耶我可是还在学习[过滤]知识呢。等到沙耶成为一个完美的性奴后,在恳求主人,

    让主人允许我这个下贱的[敏感词]乱性奴可以和小室你。而在这之前,小室你做为

    我最喜欢的男人,应该会看着我被别的男人的大[过滤]教育成为最出色的下贱[敏感词]奴,

    获得主人的认可吧?”

    说着高城沙耶轻轻抬起赤[过滤]的玉足,隔着一层裤子摩[过滤]起小室孝的[过滤]顶端。

    小室孝被高城沙耶玉足这么一弄,[过滤]差点就顶破裤子,但听到沙耶的话后

    不得不强者按捺住欲火,喘着粗气说道:“我……我知道了,我会看着沙耶你被

    别的男人的大[过滤]调教成最出色[敏感词]乱的性奴的。”

    高城沙耶这才满意的笑道:“[过滤][过滤],不愧是我沙耶看中的男人。就是要这样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玩弄,自己却什么也不做才可以。”

    就在这时,平野耕太拿着几个瓶子走了过来,看见高城沙耶正用玉足套弄着

    小室孝的[过滤],不由笑着说道:“小室你也太心急了,现在的沙耶酱可还没有成

    为正式的[敏感词]奴,还不能为你服务哦。不过你不是想知道沙耶酱肛门技巧怎么样吗?

    现在就让你好好欣赏一下吧。”

    说着平野耕太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抓住躺靠在沙发上的高城沙耶的双

    腿,将其高高上举露出那妖艳的蜜[过滤]和肛菊,然后让沙耶自己抱住双腿,将蜜[过滤]

    上的[敏感词]水[过滤][过滤]净,这才看向小室孝[敏感词]笑着说道:“那么现在开始了哦,首先是刚

    刚才从冰箱里取出的冷藏牛奶。”

    平野耕太[敏感词]笑着拿起一个瓶子,将里面的牛奶一股脑的全部倒进高城沙耶的

    菊[过滤]之中。

    “呜……”高城沙耶闷哼一声,高高上举的脚趾紧紧的蜷缩在一起,好像在

    忍受着非常大的刺激。

    不给高城沙耶缓过气的时间,平野耕太放下已经空了的瓶子,拿起另一个瓶

    子说道:“接下来是加热到恰到好处的咖啡,安心吧,绝对不会烫伤小室你心爱

    的沙耶的皮肤的。”说着就将看上去热气腾腾的咖啡倒进了沙耶满是冰凉牛奶的

    菊[过滤]之中。

    “呜呃呃呃!”高城沙耶秀气的脚趾蜷缩的更紧了,白嫩的脚心布满可爱的

    褶皱,同时一脸拼命忍耐的神情,嘴里却依旧漏出呻吟,显然这一冷一热两种液

    体给她带来不小的痛苦。

    “最后,再加上这根香蕉就完成了。”平野耕太拿起一个仅仅开了个口的香

    蕉,就这样直接带皮的塞进高城沙耶的肛菊之中,直到彻底看不见香蕉后,才满

    意的拍拍手说道:“[过滤],这样子,特制香蕉牛奶混合咖啡就完成了。那么沙耶,

    接下来就让小室品尝一下你的作品吧。”

    说着,平野耕太将一个杯子放到高城沙耶胯下,刚好对准了菊[过滤]。

    平野耕太抬起头,刚好看到小室孝好奇的看着自己,平野嘿嘿[敏感词]笑着说道:

    “小室你可不要小看这个特制咖啡哦,现在沙耶肚子里面一冷一热两种液体可正

    在激烈的冲突着,沙耶不但要忍耐排[过滤]的,还要将香蕉完好无损的挤出来,

    难度可是非常大哦!稍不注意,这咖啡可就要撒到地上了!”

    听平野耕太说得那么[过滤]夸张,小室孝也不由睁大双眼,紧紧盯着高城沙耶

    那一张一合的粉嫩菊[过滤]。

    在小室孝和平野耕太两人的注视下,只见高城沙耶的菊[过滤]慢慢张开,香蕉慢

    慢的出现在两人眼前,让小室孝惊奇不已的是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香蕉的皮却依旧留在菊[过滤]之中,

    只是里面的被沙耶挤了出来,显然沙耶控制自己肠壁的蠕动,一点一点的将香蕉

    挤了出来,这完全超出了小室孝的想象。

    过了一会当香蕉被完全挤出掉进杯子中后,高城沙耶涨红着脸,微微抬臀,

    肛菊不住张合却是将香蕉皮挤了出来掉在地上,在这期间,虽然沙耶的小腹不住

    发出咕咕的声音,却始终没有见到沙耶忍耐不住喷[过滤]出来。

    当香蕉皮被彻底挤出后,高城沙耶这才将肛菊对准杯子,粉色的[过滤]微微一

    张,一股带着牛奶和咖啡香味的混合饮料喷[过滤]而出,准确的落在杯子之中,等到

    杯子快满的时候,沙耶的菊[过滤]微微一合,居然就这样止住了喷吐。

    小室孝目瞪口呆的看着高城沙耶所做的的一切,而平野耕太则笑着将盛满饮

    料的杯子递给他说道:“尝一下,看看味道怎么样?”

    “[过滤]!谢谢![过滤]……好喝!”小室孝连忙接过杯子,直接一饮而尽,然而满

    足的感叹道。

    “是吧!现在小室你该对沙耶的学习情况放心了吧。”平野耕太坏笑着说道,

    然后突然脱下自己的裤子,对着高城沙耶坏笑道:“[过滤],果然还是要搅拌一下味

    道才会更好,那么就让我的[过滤]来搅拌一下吧。”

    说完,平野耕太一把抱住高城沙耶,双手撑住沙耶的双膝,好像小孩撒尿一

    样抱起沙耶,将自己怒挺的[过滤]一下子[过滤]进菊[过滤]之中。

    “[过滤][过滤][过滤]!”高城沙耶不由大叫一声,声音中既包含痛苦,又满是欢愉,随

    即便在平野耕太的动作下,任凭他抽[过滤]着。

    看着直接陷入疯狂中的平野耕太和高城沙耶,小室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

    说些什么才好,只能愣愣的拿着空了的杯子,就这样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一边发出

    种种[敏感词]声浪语,一边激烈的交合着。

    平野耕太显然发现了小室孝的无所事事,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突

    然对小室孝说道:“对了,小室去你的卧室好了,那里可正有一份惊喜在等着你

    哦。”

    “惊喜?我的卧室?[过滤],那么你们继续,我去去马上就回来。”小室孝露出

    奇怪的神色,随即点了点头对仍旧交合的两人打了声招呼,就朝自己的房间中走

    去。

    完全被快感吞噬的高城沙耶根本没有注意到小室孝的话语,倒是平野耕太诡

    异的笑道:“没有错,小室孝你一定会满意这个大大的惊喜的,嘿嘿嘿!”

    小室孝来到自己的卧室前,一边想着平野耕太所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不过

    却始终想不出什么头绪,而当他推开自己房门的时候,却猛地愣住了。

    只见原本就不是特别大的卧室,因为不知何时多出来的几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而显得有些狭窄。

    其中一个男人正是分开后就再也没有见面的紫藤浩一,还有几个是小室孝从

    来没有见过的外国黑人,而当中唯一一个女性却是小室孝的学姐毒岛冴子,而他

    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赤身[过滤]体的站在房间中,完全没有穿任何衣服。

    看到小室孝推开房门后,紫藤浩一就笑着跟他招呼道:“哦,孝你终于来了,

    有话等会再说,现在可是在拍戏哦。”一边说着,一边将小室孝拉到一旁,示意

    他不要说籟过滤]?

    不知怎么的,虽然明明感觉到一阵不妥,但听到紫藤浩一的话后,小室孝仍

    然安静的站在一旁,只是沉默的看着被黑人围在中间的赤身[过滤]体的毒岛冴子。

    被黑人包围的毒岛冴子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小室孝的到来,性感诱人的雪白

    [敏感词]与黑人的黑色大[过滤]形成强烈的反差,刺激着小室孝的双眼,而毒岛冴子那

    动人的喘息更是让小室孝心中涌现出黑色的情火。

    看着小室孝仿佛喷火般的双眼,紫藤浩一邪笑着在小室孝耳边说道:“小室,

    你很想和冴子一起吧?”

    “[过滤]……”小室孝咬紧牙关,只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闷哼。

    “那么你对眼前的一切都不会奇怪,因为这是在拍戏,所以一切都是假的,

    你会感到痛苦和性奋,但是你完全不会在意,因为这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幻想罢了。

    去吧,小室,一起和冴子演出吧。这样的话,你的愿望也会达成的。”

    在紫藤浩一低声的耳语中,小室孝茫然的走向被黑人包围着的毒岛冴子,而

    紫藤浩一的眼睛中则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xx

    最后的吐槽:直接写学园默示录的同人真是坑死我了,接下来一篇可能会加

    速剧情,个人觉得勉强能改写地方,一个是在鞠川静香朋友家香艳的洗澡场景,

    还有一个就是高城沙耶家了。对于丧尸的设定是只剩下,变得力大无比,身

    体虽然还有体温零件齐全,但是还是只能爆头解决。请原谅在下写不出尸交,毕

    竟我再重口,也还是喜欢活的东西。虽说最近出了僵尸萌妹子,但是我还是不打

    算改变自己的口味。

    而覽过滤]匚易畎膬曜友Ы悖铱悸窃谖移渌耐松闹屑咏ィ拖裎尴?

    笔记里面的毒岛冴子什么的,不过我这个是直接催眠成功的,嘛,还是那句话,

    这只是个打算。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