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热闹喧嚣的绿帽人生

热闹喧嚣的绿帽人生

    【热闹喧嚣的绿帽人生】

    热闹喧嚣的绿帽人生

    作誟过滤]篽天龙h

    2012/08/18首发sis、风月

    热闹喧嚣的绿帽人生

    ps:[过滤],前不久在朋友的推荐下看了楚白写的《热闹喧嚣的彪悍人生》,也

    彻底明白了康loli将这货称为没有爱的野蛮人的来历,宅男的怨念也随之爆发,

    于是就写了这么一篇文。不过只能说是半成品吧,只推了一位女主角,另一个推

    了一半,不过实在是没有动力了,原文实在是打击宅男的佳作,无数妹子都领了

    便当也算是特色了吧,残念……

    还有康loli果然和楚白是好基友[过滤],综漫里团长凉宫春[过滤]必出,而且都会收

    为后宫,必定戏份极重……可能是我初中被女生欺负的悲催遭遇,让我对这种极

    度自我中心的少女木有爱吧,我倒是更喜欢大萌神……可惜热闹喧嚣里大萌神就

    是个打酱油的……

    xx

    嘉拉迪雅按照纸条上所显示的地址来到一处大楼前,看着大大的招牌,嘉拉

    迪雅轻声念了出来,“魅力佳人服装设计室,应该是这里没有错吧?”说完嘉拉

    迪雅推着门走了进去。

    呈现在嘉拉迪雅面前的是一个显得有些昏暗的房间,头顶的吊灯散发出暧昧

    的暖色调,而各种各样的衣服展览般悬挂在房间四周,不知为什么,嘉拉迪雅突

    然感到一阵头晕,以至于她都没有注意到面前何时多了一个人站在那里。

    “请问小姐你有什么事吗?”一个看起来胖乎乎和蔼可亲的男人,戴着一副

    有些滑稽的眼镜笑眯眯的问道。

    听到男人的声音,嘉拉迪雅才一下子回过神来,晃了晃还有些发昏的脑袋,

    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听说你们这里很擅长为客人设计出最适合自己气质的衣

    服,不知道能不能让我满意?”

    “当然没有问题了,小姐你是想吸引某人的注意吗?这绝对没有问题,请跟

    我来。”说着胖子就带着嘉拉迪雅朝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对了,还不

    知道小姐你的名字叫什么,在下是店主威利。”

    “我叫嘉拉迪雅。”不知为何,嘉拉迪雅只觉得前面这个自称威利的男人有

    种莫名的亲切感,让她下意识的回答着对方的问题,好像对方是自己已经认识很

    久的朋友一样。

    “到了,就是这里了,还请嘉拉迪雅小姐你站到那个舞台上面。”威利指着

    二楼房间中央的一个舞台,笑着对嘉拉迪雅说道。

    “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不需要试衣服吗?”嘉拉迪雅有些疑惑的走到周围布

    满摄像器材的舞台上面,有些疑惑的问道。

    “衣服当然要试穿,不过在那之前还需要了解嘉拉迪雅你的身体各项数据[过滤]。

    所以了,还不快把衣服全部都脱了,嘉拉迪雅?”微笑着的威利看着走到舞台上

    的嘉拉迪雅,一脸笑眯眯的催促道。

    “脱[过滤]净?全部吗?内衣也要一起脱掉吗?”嘉拉迪雅好像完全不在意让自

    己脱光衣服的是个刚刚才见面不久的陌生男子,非但听话的开始脱起衣服,还主

    动询问是不是要脱掉内衣。

    “[过滤]当然了,要准确的测量嘉拉迪雅你的三围,身上可是一件衣服也不能穿

    的。”威利肯定的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看着嘉拉迪雅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脱下,

    赤[过滤][过滤]的站在舞台中央。

    当威利的视线在嘉拉迪雅赤[过滤]的娇躯上来回游走时,嘉拉迪雅只觉得自己的

    身体一阵发热,原本雪白的肌肤上泛起一层粉红色,双腿间的蜜处更是变得湿润

    起来。不过嘉拉迪雅依旧骄傲的挺起饱满的双峰,笔直的迎着威利的视蟍过滤]?

    己完美娇躯的每一处都呈现在威利眼荹过滤]?

    绕着赤身[过滤]体的嘉拉迪雅转了几圈后,威利脸上原本温和的笑容渐渐变得猥

    琐[敏感词]乱起来,他整个人突然冲到舞台旁盵过滤]吨鄙焓治兆〖卫涎欧嵬Φ挠馵敏感词],

    不住用力揉捏着。

    “[过滤]~威利先生~[过滤]~你在~唔~做什么~[过滤]~”敏感之处被袭的嘉拉迪雅

    一边娇喘一边出声问道,那娇艳害羞的脸庞让人完全无法将她那凶残的“炼狱”

    称号联系起来。

    威利的大手将嘉拉迪雅浑圆的双[敏感词]变幻着各种诱人的模样,大声[敏感词]笑道:

    “我正在仔细测量嘉拉迪雅你的胸围呢,对了,蜜[过滤]里面也要好好测量一下才行

    [过滤]!”

    说着威利的右手顺着嘉拉迪雅平坦的小腹下滑,手掌探进双腿之间,手指更

    是直接顶进嘉拉迪雅的蜜[过滤]之中。

    “唔~[过滤][过滤]~~”嘉拉迪雅顿时大声起来,整个人紧紧抱住威利,蜜[过滤]

    仿佛决堤般疯狂喷涌着[敏感词]液,将威利的手掌和裤子都打湿了,居然就这样简单的

    了。

    威利将因为而浑身发软的嘉拉迪雅横放在满是[敏感词]水的舞台上,然后从旁

    边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项圈和狗尾巴似的肛门塞。只见威利将狗尾肛门塞直

    接塞进嘉拉迪雅的菊[过滤]之中,并将项圈系在嘉拉迪雅白嫩的脖子上,这才拿起地

    上的照相机[敏感词]笑着说道:“嘉拉迪雅,现在你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让我照几张相

    片。”

    正躺在舞台上不住娇喘的嘉拉迪雅听到威利的话后,立刻撑起赤[过滤]的娇躯,

    真的像一条母狗般趴跪在地上,不断晃动着自己挺翘圆滑的丰臀,使得[过滤]在菊[过滤]

    当中的狗尾也跟着一起摇摆起来。

    威利则拿着手中的照相机对准嘉拉迪雅赤[过滤]迷人的开始拍照,并不时让

    嘉拉迪雅做出各种[过滤]下流的姿势。

    或是让嘉拉迪雅上半身贴地趴下,双[敏感词]被挤压成诱人的两团,[过滤]的圆臀

    却高高抬起,菊[过滤]諿过滤]肺膊蛔』味牛换騘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是仰躺在地上,双腿大大分开,好让威

    利能够清楚的拍摄到粉嫩的蜜处。

    最夸张的是威利让嘉拉迪雅像狗一样尿尿,并在尿出来的时候,而嘉拉

    迪雅趴跪在地上,右腿高举,露出自己隐秘的私处,黄色的尿水和[敏感词]液从蜜处喷

    涌而出的[敏感词]靡景象,被威利用摄影机完整的记录下来。

    随后在威利的命令下,嘉拉迪雅开始了[过滤]起来,但却始终无法达到。

    看着在自己命令下开始[过滤]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的嘉拉迪雅,尤其是脸

    上那痛苦和欢愉同时浮现的表情,威利[敏感词]笑着脱下裤子,挺着自己那硕大狰狞满

    是肉刺的[过滤]走到嘉拉迪雅面前,用[过滤]前端不住摩[过滤]着嘉拉迪雅的俏脸,[敏感词]笑

    道:“怎么样嘉拉迪雅,想不想要男人的[过滤][过滤]?”

    “我要~我要~[过滤]~男人的大[过滤]~快点[过滤]进来吧!”嘉拉迪雅疯狂的浪

    叫着,[过滤]弄着蜜[过滤]的手指速度变得愈发快速起来。

    威利一脸[敏感词]笑却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这样不好吧,嘉拉迪雅你

    可是有男朋友的[过滤],这样和别的男人[过滤]真的没有问题吗?”

    威利的话刚一说完,正疯狂抽[过滤]着自己蜜[过滤]的嘉拉迪雅整个人顿时停下了所

    有的动作,虽然双眼中依旧充满了,但却有些迷茫的喊道:“男朋友……上

    杉……达也……”一边说着,银色的瞳孔也开始恢复清明。

    眼看嘉拉迪雅就要恢复正常,威利的脸上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低声

    自语道:“嘿嘿,这个世界的自我保护机制开始运行了吗?不过这样的反应早就

    在我的预料之内,而且保持正常的神智玩起来才会更有意思不是吗?”

    看着嘉拉迪雅脸上的神情由[敏感词]乱变回原来的冷傲,威利[敏感词]笑着说道:“没有

    错,嘉拉迪雅你是有男朋友的人,所以和别的男人[过滤]是绝对不行的,但是给上

    杉和也戴绿帽子的话,可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你说是不是[过滤],嘉拉迪雅?”

    “戴绿帽?给和也吗?”嘉拉迪雅有些疑惑的看着威利,感觉自己似乎忘记

    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过滤],当然了,因为嘉拉迪雅你是妓女嘛,妓女给自己男朋友戴绿帽可是非

    常正常的一件事[过滤]。尤其是嘉拉迪雅你这样[敏感词]乱下贱,被称为[过滤]肉便器的出色

    妓女更是每天都要和成百上千的男人[过滤],当和上杉和也见面的时候,肚子里都

    满是其他男人的[过滤]呢!”威利眉飞色舞的说道,好像自己亲眼看到了那[敏感词]乱至

    极的场綶过滤]?

    “[过滤],威利你说的没有错呢,的确我的身体是为了服侍男性而存在的,那么,”

    嘉拉迪雅原本冰山般冷傲的面容骤然露出一个妖媚性感的笑容,强烈的反差带来

    难以言喻的魅惑,“嘉拉迪雅一定会让主人你享受到无上的快乐的!”

    看见嘉拉迪雅如此娇媚的笑容,威利顿时就忍不住扑了上去,狰狞的[过滤]对

    准嘉拉迪雅那[敏感词]水横流的蜜[过滤],一下子就[过滤]了进去。

    “[过滤]~主人你好厉害~都顶到人家的[过滤]了~哦~好棒~主人的大[过滤]实在

    是~[过滤]~太棒了~[过滤]~~”嘉拉迪雅夸张的[敏感词]叫起来,修长的双腿紧紧缠在威利

    的腰间,纤细的腰肢配合着威利的抽[过滤]扭动着,蜜[过滤]中的嫩肉更好像有意识般蠕

    动着,缓缓挤压着威利的[过滤]。

    “嘶,嘉拉迪雅你也不错[过滤],小[过滤]夹得[过滤]真紧[过滤]!”威利一脸暴[过滤]的表情

    [敏感词]笑着说道,胯下疯狂抽[过滤]的[过滤]不时带出蜜[过滤]中的粉红嫩肉,狰狞的肉刺更是

    好像钢刺一样,在嫩肉上留下一道道痕迹,换来的则是嘉拉迪雅更加大声的。

    又一次将[过滤]顶到嘉拉迪雅蜜[过滤]深处,威利[敏感词]笑着将嘴凑到嘉拉迪雅耳盵过滤]?

    舔弄了半天耳垂后,威利[敏感词]笑道:“小[敏感词]妇,上杉和也平时和你的情况是什

    么样[过滤]?”

    “唔~和也每次和小[敏感词]妇最爱~[过滤]~小[敏感词]妇什么姿势都会用出来~哦~而且

    和也坚持的时间都很长,每次都让小[敏感词]妇躺在床上,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过滤][过滤]

    ~~”嘉拉迪雅强忍着快感,断断续续的回答道。

    “是吗?那主人我的[过滤]和上杉和也相比哪个更让嘉拉迪雅你满意[过滤]?”威

    利坏笑着说道,胯下的[过滤]也好像配合般,重重的顶在嘉拉迪雅的[过滤]上。

    “[过滤]~这个~”嘉拉迪雅娇呼一声,随即一脸妖艳的说道:“当然是主人你

    的大[过滤]得嘉拉迪雅最[过滤]了!上杉和也那家伙根本不能主人相比,每次结

    束都让嘉拉迪雅不上不下的。”

    “哦,可是你不是说你自己每次都被上杉和也弄得一根手指也动不了吗?

    就算是这样也满足不了你这个吗?”威利一边加快[过滤]的抽[过滤],一边故作惊

    讶的[敏感词]笑道。

    “[过滤]哦~好深~[过滤]~其实每次上杉和也每次和,我都被迫做各种高

    难度的姿势来挑逗他,不然的话,那家伙根本硬不起来。每次光让他硬起来

    就让费半天劲,而且别看那家伙长的那么壮,其实不过是个银枪蜡样头,哪

    怕我用心服侍都不能坚持几分钟,最后害的我不断累得要死,还总要自己想办法

    发[过滤]。”嘉拉迪雅满是红晕俏脸露出一丝不满,不过很快就被无尽的所

    覆盖。

    “哈哈,原来嘉拉迪雅你说的一根手指都不能动的真实情况是这样[过滤]!那么

    你又是怎么满足自己呢?”威利不由大笑起来,一边继续追问道。

    “唔~所以每次和上杉和也前,我都会偷偷在外面找个强壮的男人,然

    后和他疯狂的[过滤],等到了和上杉和也的时候,我就会一边想着其他男人的

    大[过滤],一边和上杉和也。”嘉拉迪雅银色的双瞳中闪烁着迷离的光芒,好

    像正在回想自己与男友,却想着其他男人的[敏感词]乱场面。

    “[过滤]哈哈哈,嘉拉迪雅你真是个[敏感词]乱的女人,居然在和自己男朋友的时

    候想着别的男人的大[过滤]!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敏感词]乱的性格,这样才是给上杉和

    也戴无数绿帽子的[过滤]肉便器嘉拉迪雅!”威利疯狂的大笑起来,嘴里吐出[敏感词]邪

    的话语。

    “是,嘉拉迪雅是[敏感词]乱下贱的妓女,是给上杉和也戴上无数绿帽子的[过滤]肉

    便器!”嘉拉迪雅如同宣誓一般,一脸狂热的重复着威利的话语。

    “那么就让主人我好好奖励一下你这个[过滤]肉便器吧!”威利大叫一声,猛

    地抱住嘉拉迪雅的圆臀,将她的整个[过滤]抬到半空,而嘉拉迪雅也凭借着紧紧

    夹住威利腰间的双腿和那无比强大的腰腹力量,使得上半身也一下子离开地面,

    整个人垂直挂在威利的身上,看起来好像一个倒过来的t一时之间,嘉拉迪雅整

    个人的重量都落在了两人的交合处,而威利更是借助身体下落的力量,猛地将自

    己的[过滤]顶穿嘉拉迪雅的[过滤],一下子[过滤]进[过滤]当中,在嘉拉迪雅平坦的小腹上

    顶出一个硕大的凸起,看起来好像马上要捅穿一般。

    “唔[过滤][过滤][过滤]~~”嘉拉迪雅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大喊,银色的瞳孔不

    住翻白,嘴角更是不住往外吐着白沫,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如果不是久

    经训练的[过滤]依旧下意识的缠住威利的腰部,恐怕嘉拉迪雅整个人早就掉到地上

    了。

    紧接着嘉拉迪雅被[过滤]顶起的小腹开始慢慢鼓胀起来,显然是时涌出的

    [敏感词]液全被威利的[过滤]堵在[过滤]当中,只有黄浊色的尿水不断涌出,居然是被威利

    [过滤]到失禁。

    威利却丝毫没有就这样放过嘉拉迪雅的打算,他将嘉拉迪雅重新放到地上,

    抓住修长的双腿朝嘉拉迪雅上半身压去,使得自己更方便抽[过滤]。

    只见威利缓缓抽出仍[过滤]在[过滤]当中的[过滤],就在快要完全拔出来时,又猛地

    将[过滤]重重的顶进嘉拉迪雅的蜜[过滤]当中,[过滤]更是直接挤开[过滤],[过滤]入娇嫩的子

    宫当中。

    嘉拉迪雅浑身一震,娇艳的红唇微微张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原本美丽

    的银瞳已经彻底变成一片白色,只有双腿依旧紧紧的缠住威利的腰部,好像垂死

    的挣扎一般。

    即使嘉拉迪雅看起来无比痛苦,但是威利却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也没有,他

    只是这不断的抽出[过滤],然后重重的顶进,等到他终于在嘉拉迪雅的[过滤]当中[过滤]

    [过滤]时,嘉拉迪雅看起来如同死掉般一动不动,但出色的身体素质最终还是让她活

    了下来。

    看着处理胸部还有一丝起伏外,再没有其他人和反应的嘉拉迪雅,威利[敏感词]笑

    着说道:“真不愧是经过强化的大剑呢,我还以为一定承受不了我这么疯狂的

    [过滤],连急救设备都准备好了,看来现在是用不着了。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哦,嘉拉

    迪雅。”

    说完,威利缓缓的将自己的[过滤]从嘉拉迪雅的蜜[过滤]中抽了出来,只见一股[过滤]

    液[敏感词]水的混合液体好像喷泉一样喷涌出来,足足有半米竅过滤]詈笕咳髀湓诩卫?

    迪雅的身上。

    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敏感词]水喷泉,威利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那么该让嘉拉

    迪雅穿什么衣服好呢?她这么辛苦的给上杉和也戴绿帽子,一定要让那家伙大吃

    一惊才行,嘿嘿嘿!”

    一阵猥琐[过滤]的笑声在房间中回响着,而失去意识的嘉拉迪雅宛如落入饿狼

    口中的猎物,任凭对方摆布。

    “嘉拉迪雅怎么还没有来?”即使在火车站这样人群密集的场合,也相当显

    眼的大块头向他旁边的同伴问道。这个大块头就是上杉和也,也是嘉拉迪雅男朋

    友,更是一个四处留情的后宫男。

    “难道有什么急事?不管怎么说火车已经到站了,快点上车吧。总不能我们

    也配嘉拉迪雅一起误点吧。”顶着一个相对身体而言异常硕大脑袋的小山田万太

    一脸郁闷的说道。

    “希望嘉拉迪雅不会埋怨我不等她吧。”听到同伴的催促后,上杉和也一脸

    苦笑的摇了摇头,而他旁边的几人正是这个世界中的sos团成员,现在他们正要

    参加湘北高中一年一度的夏季合宿。

    在和要先前往东京火车站,再乘飞机去香港的虚子、阿斯特里亚、朝比奈光、

    古泉一树等一年级生尤其是凉宫春[过滤]告别后,上杉和也也和长门勇彦、夏娜、坂

    井悠二、小山田万太五个二年级学生走进了另一趟列车中。

    一到车上,上杉和也便立刻掏出手机,拨打着嘉拉迪雅的手机号。

    铃声响起,却就在上杉和也旁边的车窗外,上杉和襕过滤]ψ房慈ィ峁?

    好看到嘉拉迪雅美丽的笑脸。

    上杉和襕过滤]盎В苯蛹卫涎乓杂斡惆懔榍傻亩鞔酉列〉拇白永?

    窜进车厢,从上杉和也面前经过的时候,还轻轻舔了舔嘴唇,俏皮的冲他眨了眨

    眼睛。

    上杉和也只觉得一阵热血上涌,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堵住了快要流出

    来的鼻血,可是等他看清嘉拉迪雅身上的打扮之后,鼻血就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

    出来。

    不过却没有人在意上杉和也的丑态,因为整个车厢里的所有雄性生物都目不

    转睛的盯着嘉拉迪雅,口水和鼻血不断流下,将地板都染得五颜六色,不知道还

    以为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斗殴。

    只见嘉拉迪雅穿着一件贴身的黑色旗袍,胸口的v字领开得极低,大片大片

    丰满的雪白[过滤]露在外,衣领边沿那半遮半掩的粉红色凸起更是让人欲血沸腾。而

    在旗袍背后,一个巨大的菱形开口将整个白皙光滑的玉背呈现在众人眼中,而菱

    形靠近靠近圆臀的一角,更是将那迷人的臀缝若有若无的暴露出来,看得一众雄

    性胯下硬得发疼。

    脚上一双高达十厘米的高跟鞋更是将嘉拉迪雅原本就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更加

    挺拔,丰满的双[敏感词]和挺翘的圆臀呈现出无比迷人的双s曲蟍过滤]卫涎殴饣?

    玉的肌肤上更是闪烁着某种诱惑的光泽,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漂亮吗?”嘉拉迪雅并没有在意周围狼群们的反应,而是轻快的在原地转

    了一圈,询问者上杉和也对这件衣服的评价。

    上杉和也和周围的男人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很漂亮!”眼睛却始终没有立

    刻嘉拉迪雅黑色旗袍的裙摆,刚刚嘉拉迪雅转圈时,眼尖的他清楚的看到了那粉

    色的蜜处。

    嘉拉迪雅居然是真空上阵!这一[敏感词]靡的发现差点让上杉和也当场化身成为发

    情的野兽,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一处美女与野兽的爱情动作片。幸好残存的

    理智让上杉和也保持了人的身份,但车厢里突然出现的腥臭味却说明已经有人不

    堪的[过滤]了出来。

    “看来那个服装师果然没有说谎呢。”嘉拉迪雅开心的笑了起来,径直坐到

    上杉和也的旁盵过滤]岸钔饣说闶奔浠故侵档玫摹液妹挥形蟮恪!?

    看见上杉和也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嘉拉迪雅笑着将一根手指按在了上杉和也

    的嘴唇上,“吐槽禁止!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了。”

    水银般的眼波在距离上杉和也眼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流动着,空气中弥漫着

    芬芳的香气,柔软的触觉和稍微有点滚烫的温度,让上杉和也有种心跳停拍的感

    觉。只是从近在咫尺的手諿过滤]希仙己鸵不秀奔淙次诺搅艘还墒煜さ囊煳丁?

    就在上杉和也被嘉拉迪雅迷得神魂颠倒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却响了

    起来。

    “喂小子,让你的女朋友陪我们兄弟几个聊聊天好不好[过滤]?”几个打扮得流

    里流气小混混样的年轻人走到上杉和也旁盵过滤]涣炒瓜训目醋抛诶锩娴募卫?

    雅,看都不看上杉和也的说道。

    上杉和也一脸同情的抬起头,看向那三个站在自己旁边的年轻人,一点女朋

    友被别人骚扰的愤怒也没有,反而在心里暗叹美色果然可以让人获得莫大的勇气,

    敢于无视与强者的差距发起挑战。

    嘉拉迪雅也轻笑着在上杉和也耳边说道:“你的女朋友要被人抢了,你怎么

    一点反应也没有?”

    上杉和也不由翻了翻白眼,这几个小混混一看就知道是没有什么力量的普通

    人。不要说他,就连看起来娇小的夏娜都能轻松解决他们,更不要有着炼狱称号

    的嘉拉迪雅。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怎样才能手下留情不要造成太大的伤亡。

    看到上杉和也和嘉拉迪雅非但不理自己,反而自顾自的说笑起来,领头的小

    混混只觉得自己被人——尤其是美女——轻视了,怒不可遏的伸手就抓向上杉和

    也,同时大声喊道:“小爷我跟你说话没有听到吗?”

    看着一脸笑意却没有动作的嘉拉迪雅,上杉和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暗叹

    一声女人是祸水,右手轻轻一击打在朝自己动手的小混混头领的肚子上,轻松就

    将对方打倒在地。

    后面两个小混混见到自己的老大被人打倒,连忙大呼小叫的一起冲了上来,

    当然全部都被上杉和也轻松解决,一个个抱着被打中的地方躺在地上直哼哼。

    看着躺在车厢过道上阻碍交通的小混混们,上杉和也一时也有些头疼该怎么

    处理,这时嘉拉迪雅却笑着站了起来,指着地上的几个小混混说道:“和也,把

    他们几个带到后面的吸烟区,我突然也想活动一下身体呢。”

    听到嘉拉迪雅的话后,上杉和也不由担心的问道:“你想做什么?不会把这

    几个家伙[过滤]掉吧?那也太夸张了吧?”

    “放心,放心,我自己有分寸的。快点走吧,留在这也会妨碍别人的。”嘉

    拉迪雅笑着说道,然后催促上杉和也带着小混混到后面的吸烟区。上杉和也无奈

    的提起地上的三人,跟着嘉拉迪雅后面来的了吸烟区。

    当看到上杉和也将小混混扔进了无人的吸烟区后,嘉拉迪雅笑着说道:“那

    么就麻烦和也你在外面守着不要让其他人进来哦,我怕会让不小心闯进来的人有

    心理阴影[过滤]。”

    “你真的不会弄出人命?”上杉和也疑惑的看着嘉拉迪雅,对方的赫赫凶名

    他可是一清二楚。

    “我说了我有分寸的。”嘉拉迪雅白了上杉和也一眼,便走进吸烟区中,顺

    手关上房门,然后不知道做了什么,外面就再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

    上杉和也也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站在门外当起了门神,彪悍的体格和刚刚

    发生的骚乱,倒是让一众[过滤]虫上脑的雄性慢慢冷静下来。

    吸烟区中,嘉拉迪雅一脸微笑的看着几个正为自己未来命运担忧而脸色发白

    的几个小混混,突然用一种媚惑的语调说道:“看着我的眼睛,什么都不要想,

    放松全身心,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

    正不断低声哀嚎的三个小混混顿时安静下来,他们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嘉拉

    迪雅那散发着神秘光芒的银瞳,将嘉拉迪雅美丽的身影倒印在失去焦点的双眼之

    中。

    嘉拉迪雅嘴角微微翘起,向着三人继续说道:“现在你们几个将完全服从我

    的命令,我说的任何事情对你们来说都是真正事实,你们会完全按照我所说的行

    动,明白了吗?”

    被[过滤]纵的三个小混混机械的点了点头,木然的说道:“明白了。”

    “那么,”刚刚才完成邪教催眠仪式的嘉拉迪雅突然妖艳的舔了舔自己的红

    唇,[过滤]的扫视着面前三人的胯下,这才媚笑着说道:“你们三个是[过滤]肉便器

    嘉拉迪雅的主人,被贱奴的男朋友打伤的主人们,会在嘉拉迪雅身上把怒火全部

    发[过滤]出来。越是粗鲁[过滤]的惩罚方式,主人们就越高兴在贱奴身上使用。贱奴嘉

    拉迪雅[敏感词]乱的,正是为了让主人们玩弄而存在的!”

    听着嘉拉迪雅如此[敏感词]乱的话语,任何政策的男人都会忍不住马上扑上去,但

    是三个小混混却依旧木然的说道:“我们是[过滤]肉便器嘉拉迪雅的主人,被贱奴

    男朋友打伤的我们会在嘉拉迪雅身上,将怒火全部发[过滤]出来。越是粗鲁[过滤]的惩

    罚方式,我们就越高兴在嘉拉迪雅身上使用。贱奴嘉拉迪雅[敏感词]乱的,正是为

    了让我们玩弄而存在的。”

    看着面无表情复述着自己[敏感词]乱话语的三人,嘉拉迪雅不由轻笑起来,自言自

    语道:“利用主人让我用来催眠上杉和也的力量来给自己制造新的主人,我真是

    个[敏感词]乱的女人!不过这算是给上杉和也戴绿帽子,主人一定会原谅我的。对不起

    和也,谁让你有我这样[敏感词]乱的女朋友,只好委屈你戴帽子了,嘻嘻。”

    说着,嘉拉迪雅更是直接撩起旗袍的下摆,径直用手指抽[过滤]起蜜[过滤],嘴里更

    是不住喊道:“[过滤]~主人~你在哪里~嘉拉迪雅真的很想主人的大[过滤][过滤]~[过滤]~

    好想要[过滤]~唔[过滤]~~”

    随着一声高昂的[敏感词]叫,嘉拉迪雅才带着满足的表情抽出手指,仔细舔舐着上

    面的[敏感词]液,看着依旧呆愣愣的三名小混混,媚笑道:“那么,请醒来吧我的主人

    们。”

    等到三名小混混双眼从迷茫变成愤怒和[敏感词]邪时,嘉拉迪雅已经朝三人跪了下

    来,额头紧贴在地面说道:“贱奴嘉拉迪雅的男朋友冒犯了主人们,贱奴实在是

    万分抱歉,请主人吗尽情惩罚嘉拉迪雅吧!”

    随即嘉拉迪雅就感到一直大脚踩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并且用力的朝下压着,

    只听到小混混头领[敏感词]笑着说道:“嘉拉迪雅,你的男朋友把主人们打得这么惨,

    你觉得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

    嘉拉迪雅恭敬的说道:“贱奴的一切都是主人的,无论主人怎么处置贱奴,

    贱奴都不会有一丝怨言。”

    “哈哈,嘉拉迪雅,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那么就好好接受主人们的惩罚吧!”

    小混混首领大笑着将脚拿开。

    趴跪在地上的嘉拉迪雅很快就听到一阵脱衣服的声音,突然数道热腾腾的尿

    水洒落在她的身上,将她身上的黑色旗袍弄得湿漉漉的黏贴在身上,散发出一股

    浓厚的腥臭味,嘉拉迪雅更是高兴的喊道:“多谢主人赏赐尿水!”

    小混混们听到嘉拉迪雅的声音不由大声笑了起来,小混混首领[敏感词]笑着说道:

    “抬起头来,嘉拉迪雅,那么先让主人们好好享受一下。”

    嘉拉迪雅听话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三个满脸[敏感词]笑的小角色,而她的恋人

    正在不足数米外的门外面,看着越来越近的[过滤],嘉拉迪雅嘴角浮现出一丝微不

    可查的诡异微笑……

    就在嘉拉迪雅在上杉和也毫不知情的帮助下享受着[敏感词]乱的同时,另外一

    边的凉宫春[过滤]等人也已经来到了东京,准备搭乘飞机前往香港。

    “唉,抽奖?什么时候有这个项目的[过滤]?”凉宫春[过滤]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胖

    子,一脸奇怪的问道。

    只见端庄一个大木箱的威力正一脸笑眯眯的站在凉宫春[过滤]等人的面前,听到

    凉宫春[过滤]的话后,笑着回答道:“这是我们旅行社临时推出的一项活动,抽到大

    奖的幸运儿将会乘坐专门的私人飞机前往香港,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哦!还请抽

    奖吧!”

    虽然还有人对这突如其来的抽奖感到疑惑,但是凉宫春[过滤]已经兴致勃勃的将

    手伸进木箱之中,开始摸索起来,不一会就从里面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圆球,兴奋

    的说道:“是这个吗?”

    威利顿时高声喊道:“凉宫春[过滤]小姐好厉害,还有人一下子就抽打了唯一的

    特等奖,还请跟我一起去要乘坐的专机那里吧。”

    凉宫春[过滤]骄傲的扬起头,冲着旁边有些担心的虚子等人说道:“不要担心,

    不都是要去香港吗?坐什么去没有什么区别吧?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可是私人飞机

    [过滤]私人飞机!我可是第一次坐呢!那么就香港见了,拜拜。”

    说完凉宫春[过滤]就跟着威利朝机场的另一边走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其他sos

    团成员们。

    威利带着凉宫春[过滤]来到了一架小型飞机前,煞有介事的向凉宫春[过滤]说道:

    “就是这里了,凉宫春[过滤]小姐,请您登机吧。”

    凉宫春[过滤]好奇的看了看不大的飞机问道:“唉,这个就是私人飞机吗?只有

    我一个人坐吗?”

    威利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有错,除了必要的乘务人员以及我这个随行

    人员外,乘客就只有凉宫春[过滤]小姐你一个人而已。起飞时间快到了,凉宫春[过滤]小

    姐还请快点登机吧。”

    “哇,这就是私人飞机飞内部吗?”在威利的连声催促下,凉宫春[过滤]终于登

    上了飞机,但依旧活力十足的在机舱内东奔西跑,不时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如果

    不是威利告诉她飞机就要起飞了,凉宫春[过滤]说不定还会跑到驾驶舱去。

    即使坐到了位置上,凉宫春[过滤]仍然不停动作,她将脚上的鞋子和袜子脱了下

    来,将脚踩在那厚厚的地毯当中,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然后冲着威利喊道:“这

    个是什么?难道就是那电视或者小说里常说的那高级地毯?感觉好棒呢!”

    威利笑眯眯的看着凉宫春[过滤]大呼小叫,等她终于安静下来后,才笑着说道:

    “凉宫春[过滤]小姐,其实我们旅行社还有专门为中奖者准备的摄影计划,像凉宫春

    [过滤]小姐这样漂亮的女生,如果拍摄下来播放的话,一定会大受欢迎的吧!”

    凉宫春[过滤]顿时又好奇起来,她连忙问道:“咦,还有摄影计划吗?会在电视

    上播放吗?”

    威利点了点头说道:“[过滤]是的,而且凉宫春[过滤]小姐你还可以在影片中随意宣

    传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说你那个sos团就很不错哦。”

    “那么还等什么,摄影什么时候开始?现在就可以了吗?”兴奋的凉宫春[过滤]

    并没有注意到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创建了名为sos的社团,或

    者说对于对方知道sos团这就是,凉宫春[过滤]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在她看来如果

    sos团不出名,也许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威利依旧笑呵呵的说道:“只要凉宫春[过滤]小姐你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始

    进行摄覽过滤]!?

    这时飞机已经离开跑道,平稳的飞行在空中,凉宫春[过滤]解开系着的安全带,

    双眼放光的说道:“那还等什么,赶快开始吧!摄影机在哪里?”

    威利却依旧坐在,举手示意凉宫春[过滤]稍安勿躁,笑眯眯的说道:“凉宫春[过滤]

    小姐,我们还特别准备了几件摄影时穿的衣服,希望你可以换上,相信一定会非

    常受欢迎的。”

    “唉还要换衣服吗?可以是可以,但是如果是没有意思的衣服,我可不穿哦。”

    凉宫春[过滤]一脸不[过滤]的看着威利,无聊的说道。

    “这个请放心,我们为凉宫春[过滤]小姐你准备的衣服绝对是非常有趣的,一定

    不会让凉宫小姐失望的。”威利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浓厚起来,只见他从座椅旁

    边的柜子当中取出了一个袋子,笑着将其递给了凉宫春[过滤],“请先换上这件衣服

    吧。”

    凉宫春[过滤]好奇的接过袋子,打开一看后却不由有些失望的说道:“什么[过滤],

    不就是兔女郎服吗?我又不是没有穿过。嘛,比起普通的衣服还算有趣,勉强穿

    上好了。”说着凉宫春[过滤]就直接在威利勉强开始脱起了衣服。

    面对凉宫春[过滤]这样夸张的行为,威利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就这样坐

    在凉宫春[过滤]的面前,饶有兴趣的看着凉宫春[过滤]脱衣服。

    而凉宫春[过滤]也好像没有注意到现在的情况有多么诡异,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脱

    着身上的衣服,当她脱下胸罩露出那一对饱满的玉[敏感词]时,威利突然笑着说道:

    “春[过滤]你的[敏感词]房真漂亮呢,有没有让男朋友碰过呢?”

    正准备穿上兔女郎衣服的凉宫春[过滤]愣了一下,随即继续动作着,同时闷闷不

    乐的说道:“我才没有男朋友呢!恋爱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我才不需要呢!那家

    伙和那个金发女人怎么样我才不在乎!”

    明显是傲娇的话语让人一下子就看出了凉宫春[过滤]的言不由衷,威利笑着也不

    说话,等到凉宫春[过滤]穿好那件兔女郎服装,气势十足的站到自己面前时,才赞叹

    的道:“真是漂亮呢,春[过滤]。”

    只见凉宫春[过滤]白皙修长的双腿和光滑的玉背尽皆暴露在外,而脚下的高跟鞋

    也让凉宫春[过滤]本来就窈窕的身材更显得凹凸迷人。若仅仅只是如此,也只能算是

    比较性感的历年来服装而已,但只要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在兔女郎服装的西欧和

    和双腿之间,却都有着一条微微的缝隙,将那嫣红的凸起和神秘的蜜处都若隐若

    现的呈现出来。

    凉宫春[过滤]毫不在意威利愈发[敏感词]亵的目光,扬着头高声说道:“衣服我已经换

    好了,可以开始拍摄了吧?”

    威利依依不舍的收回盯着凉宫春[过滤]下身的目光,看着凉宫春[过滤]的笑脸说道:

    “[过滤]可以开始了。那么,春[过滤],接下来你要叫我主人,并且听从我任何命令,不

    能有一丝不满和怀疑,明白了吗?”

    “唉,这个和一开始……”凉宫春[过滤]顿时睁大眼睛大喊起来。

    “嘉拉迪雅可是非常简单的就答应这么做了哦,而且还做的非常出色呢!怎

    么样春[过滤],难道你想输给嘉拉迪雅吗?这样的话,上杉和也可是会嘉拉迪雅被抢

    走的哦。”威利却打断凉宫春[过滤]的话,一脸[敏感词]笑说道。

    “这个……这个……”凉宫春[过滤]听到威利的话后,原本愤怒的表情顿时变成

    了迟疑,最终才不甘心的说道:“我明白了,主……主人。”

    “跪下好好说。”威利悠然自得的翘起二郎腿,看着凉宫春[过滤]说道。

    凉宫春[过滤]俏脸一阵发红,但还是慢慢跪在威利面前,恭敬的说道:“凉宫春

    [过滤]参见主人,请主人随意命令吧。”

    威利听完凉宫春[过滤]的话后,右脚自然而然的踩在凉宫春[过滤]的头上,[敏感词]笑道:

    “听好了凉宫春[过滤],以后你就是一个完全没有自尊,没有道德,一心只想让主人

    感到快乐的性奴隶。你仍然会爱着上杉和也,但是会将对主人的侍奉当做对上杉

    和也的爱,你明白了吗,性奴隶春[过滤]?”

    “是,性奴隶春[过滤]明白了。”脸被威利的脚压在地毯里的凉宫春[过滤]朗声说道,

    只是比起刚刚还有的不甘心和愤怒,现在只剩下了满腔的喜悦和满足。

    威利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财政凉宫春[过滤]头上的右脚收回,然后脱下自己的裤

    子,露出里面硕大的[过滤],伸手扯住凉宫春[过滤]的头发,硬拉到自己双腿之间,用

    [过滤]盯着春[过滤]的俏脸说道:“那么首先帮主人我好好清理一下[过滤]吧。”

    头发被拉扯的凉宫春[过滤]一反平常的强气,温顺的以这种不舒服的姿势张嘴含

    住[过滤],开始吞吐起来,脸上不时露出痛苦和气闷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反抗的意

    思。

    威利看到凉宫春[过滤]如此顺从的表现,不由大笑起来,终于放开拉扯的头发,

    [敏感词]笑道:“放心吧春[过滤],你的处女我现在是不会夺走的,不过其他两个地方的头

    汤,我可就要好好品尝一下了[过滤]!哈哈哈!”

    猖狂的笑声在狭小的机舱中回响着,其中不时夹杂着凉宫春[过滤]的呻吟声,就

    这样朝着香港飞去。

    xx

    ps:于是惯例的结尾吐槽,本来一开始还打算多写一点的,不过一开始写文

    的怨念逐渐消失,对于原作也没有什么好感,实在是没有继续下去的,就连

    本来打算多写一些的凉宫春[过滤]都匆匆结尾,这个坑也只能弃了。毕竟我算是一个

    半宅男,楚白的这本书也不合我的胃口。大家看[过滤]同人也都是看自己喜欢作品

    的同人吧,估计没有几个家伙会特意跑去看自己不喜欢的作品同人,是虐原作主

    角的话还勉强。总之,我个人很期待有人能续写我这篇同人,不过原作似乎不是

    很出名的样子,再加上我个人纯粹是为了发[过滤]对美女便当的不满,这篇同人就这

    么坑的可能性很大。

    就是这样了,哦对了顺便说一句,把主角的名字倒过来念念,会奇妙的收获。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