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上杉姐同人三

上杉姐同人三

    【上杉姐同人】三

    上杉姐同人三

    作誟过滤]毫裟伟职稚?

    2012/04/14[过滤]首发sis,风月

    其三:加藤段藏x果心&千代女催眠

    越後與甲斐相鄰的山間,那裏森林密布傳聞中山鬼與鬼魂遊蕩其中,又因爲

    上杉與武田間不不間斷的爭鬥,這裏除了那些爲了錢財而冒險的走私販子之外鮮

    少有人經過,但在那些陰暗的林少山澗,上杉與武田的忍軍們的戰鬥無時無刻不

    在進行著,雙方將彼此的鮮血灑遍山間每一處陰暗的角落。

    一顆高大的杉樹上加藤段藏陰沉著臉遠目著這一望無際的森林,看似平靜的

    樹蔭之下,無數的忍者在這裏行動,僅僅上個月就有加藤段藏手下就有五十名派

    出去的忍者沒有按時回來,結果可想而知。

    加藤段藏自負手段高強,但對面也不是好對付的主,那個山本勘助雖然不是

    忍者但卻頗有才能,上杉家的忍軍多[过滤]來的行動均未能占到便宜,爲此李維還大

    發脾氣狠狠的懲罰了加藤段藏一頓,那一頓鞭子抽的他即使現在活動肩膀後背的

    傷口都會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雖然他對忍軍失利自己作爲負責人受到處罰沒

    有異議,但同樣是負責人的另外兩個女人卻因爲她們侍妾的身份而沒有受到懲罰

    這讓加藤段藏心中生出一份不滿。

    作爲[过滤]本戰國時期典型的大男子主義誟过滤]犹俣尾氐挠點是女人就應該老老

    實實的伺候男人,哪怕是女忍也隻是靠色相肉體作爲手段的低等忍者而已。加藤

    段藏一直以爲那兩個女人如果不是靠了李維這一層關系根本不配和自己平起平坐

    甚至多自己的行動指手畫腳,在他看來千代女根本不值一提,也就是那個果心的

    催眠術能讓他稍微有點忌憚,也隻是“稍微”而已。

    加藤段藏嘴角浮現一抹冷笑,篬过滤]∧莾蓚女人要是不惹自己也就罷了,要是

    再得寸進尺就替主公好好“教訓”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頓!至于李維會

    不會生氣!?自己勞苦功高就是叫主公將這兩個女人賞賜給自己做性奴也不算什

    麼,這在戰國又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當然他不知道李維根本不是“正常[过滤]本人”!

    正當加藤段藏意[敏感词]的時候,身後的樹梢間出來一陣聲響,加藤警惕的循聲望

    去,感知了一下來人的氣息,面孔之上浮現出一抹輕蔑的冷笑,但隨即就收斂起

    來,擺出一副嚴肅的面孔迎接從樹上跳下來的二人。

    來人正是果心和千代女二人,二人紛紛從樹上跳下,雖然加藤段藏趕忙低著

    頭,但忍者的高強視力還是讓他一瞬間看到了二女的裙下風光,那是兩條細細的

    黑色丁字褲,跟這個地方大多數的兜襠布不同,那跨時代的産物饒是加藤段藏這

    種情緒控制穩定的人也感覺一陣的口幹舌燥。近到身前,加藤段藏一面裝作謙卑

    的擡頭稟報事物一面偷偷的端詳著二女。

    雖然也是一身的忍者服,但那布料可都是從明國進口的上等的絲綢,腿上還

    套著李維發明的名爲“絲襪”的東西,當初李維絒过滤]乃齻兇┻@個,果心因爲這

    東西活動的時候會往下掉,所以幹脆和千代女在上面加了2條帶子固定在內褲上,

    而看到二人如此有遠見的“自我升級”成“吊帶絲襪”後,龍顔大悅的李維又贊

    助二女進口的蕾絲緞替換麻布帶子並在後宮間廣爲推廣。

    看著如此打扮的二女,加藤段藏就覺得心中的欲火越燒越烈,但多年的忍術

    修行早就讓他不會輕易的表露情緒了,哪怕是欲火焚身他也能裝的跟個入定的老

    和尚似的。加藤段藏報告完近期的進度之後,果心和千代女紛紛露出了不滿的神

    色。雖然她們也知道武田家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但本著“替李維敲打部下”的打算

    她們打算拿出“上司”的態度好好敲打一番加藤段藏。千代女率先發難。

    “你是怎麼搞的?給你這麼多的忍者、這麼多的財力、物力,你竟然還是進

    度如此緩慢,如果因爲你的無能導緻上杉家失利你有幾個腦袋能定罪!?”

    千代女因爲自己是武田降將所以一直以來非常賣力的表現著,無論是在戰場

    還是寢室,她都竭盡全力的討好李維,尤其是覽过滤]脑诘臅r候,兩人可謂“大鬥

    時有、小鬥不斷”!尤其是果心仗著自己一對“兇器”頗受李維喜愛,每當對方

    挺著那對不住跳動的[敏感词]房挑釁似的對著自己一挺,隻能捂著自己的蘿莉身材敗下

    陣來。就在剛才來的路上,果心還拿“絕壁”來擠兌自己,讓千代女火大異常,

    所以這加藤段藏也就成了出氣筒。

    不敢頂嘴的加藤段藏隻能深深的低下頭不住的回聲“屬下無能”,但在對方

    看不到地方,那雙眼之中的怒火幾乎要噴了出來!自己這些[过滤]子出生入死,好幾

    次差點被武田的忍軍包圍幹掉,好些個得力的下手都折在了這裏,而這兩個女人

    仗著自己得寵竟然如此羞辱在下,哪怕是爲了那些死去的弟兄也要教訓一下這兩

    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加藤段藏爲自己找了一個看起來冠冕堂皇的理由,在心底一

    個計劃慢慢開始成形……

    訓斥了加藤段藏一頓,看對方隻是低頭認罪,千代女大感無趣,旁邊的果心

    從一開始就一臉的無所謂,倒不是她對工作不上心,而是她知道眼前的加藤段藏

    也是實屬不易,但理解他和訓斥他並不沖突,要是大家失敗之後都以“我盡力了”

    來推脫,一旦開了這個頭那以後上杉家也就完蛋了,有千代女出來唱黑臉,眼前

    的加藤段藏在她看又是“小角色”所以她連出來唱紅臉的意思都欠奉,隨口說了

    句“好了,我們回去稟告主公吧!”就拉著千代女離開了。看著二女離開,加藤

    段藏的目光中有火焰閃過,拳頭攥的嘎嘎作響……

    ……………………

    “你說的那個什麼武田忍軍的秘密據點就在這個山洞裏?”

    千代女用懷疑的目光看著領路的下忍,如果不是認識這個家夥,千代女都要

    懷疑他是在耍自己了,但考慮到他一個小小的下忍應該沒那個膽子耍自己,也就

    將信將疑的跟著他走。就在不久前這個下忍跌跌撞撞的跑進千代女所在的臨時據

    點,說在山中發現了武田忍軍的秘密火藥庫特來稟報。本來千代女很是懷疑這是

    武田忍軍的陷阱,但那下忍又說了句“果心大人還不知道此事,還請千代女大人

    定奪注意!”就這樣本著終于有機會在工作能力上壓過那“黑皮娘們其實是健

    康的古銅色”一頭,千代女幾乎是用鞭子趕牲口一樣的催促那悲催的下忍帶路,

    等到了地方,千代女眉頭一皺,這個山洞極其隱秘很可能真的是武田的秘密據點,

    從洞口中散發出的陣陣寒氣卻並非濕冷,這是一個非常合適的火藥藏匿地點,但

    那山洞一看就想到的深邃,千代女雖然自負身手了得,但如果對方人多勢衆,那

    自己也肯定得栽在這,這時之前的下忍又給了千代女一個驚喜,因爲知道事關重

    大,那下忍聯系了附近的軒猿裏忍誟过滤]畮讉忍軍早已在此集結,千代女滿意的

    看著眼前的一衆忍誟过滤]倏匆慌缘南氯桃岔樠哿撕芏啵k事的小子!于是千

    代女帶著一衆忍者走進洞[过滤],一馬當先的千代女沒有注意到身後忍者之間那詭異

    的眼神交流。

    山洞裏,千代女一邊前行一邊解除著各種陷阱,通過陷阱的種類和布防手法

    千代女確認是武田忍軍的慣用手法無誤,有些還是她發明的招數。再千代女這個

    “前武田忍者”的帶領下,終于在忙活了一個小時之後,千代女在一堵假牆之後

    發現了一個暗室,借助火把的光亮,千代女看清了裏面的景象。一個一個摞在一

    起向小山一樣的木桶堆,憑借著忍者敏銳的嗅覺,千代女聞到了火藥的味道。要

    知道在那個年代火藥可不是稀爛賤的便宜粉末那是能夠左右戰爭的貴重軍事物資,

    繳獲了這麼多火藥能大大提升自己這個武田叛忍在上杉家的地位,以前如果不是

    靠“李維的女人”這種身份的話,在上杉家讓她這種身份的女人執掌忍軍是絕對

    不可能的,哪怕是有李維撐腰,在那些家臣中老眼中自己也不過是一個下賤的叛

    忍而已。

    其實最讓千代女高興的有兩點,一是這些火藥絕對能讓李維開心不已,二是

    自己終于能壓過果心一頭了。一想到這,千代女就會把臉別過去在昏暗的地方偷

    笑不已。爲了擴大戰果千代女命令衆忍四下搜尋可疑物品,不多時一個忍者就發

    現一個暗格在裏面搜到一封信件,接過信封一看上面的標準讓千代女的瞳孔一縮,

    那是一個上杉家的家徽,在上杉家隨處可見但這裏是武田家的秘密據點怎麼會有

    這個!?千代女本能的感覺到其中可能有著天大的陰謀,于是伸手就要撕開信件

    這時一名忍者急忙開口阻止了千代女。

    “大人!小心!這種機密信件難免會有毒藥機關,還是讓小的先檢查一遍再

    由大人過目!”

    千代女一想的確有這種可能,于是將信件交給了那個忍誟过滤]瑢Ψ叫⌒牡臋z查

    著信封,在確認無恙之後沒有解開信封而是用刀子割開了信封的底部將信取出,

    隨後有將折疊的信紙打開上下翻滾了一圈然後碟上交到千代女手上。看著對方千

    代女的動作千代女非常滿意,對方仔細的檢查了信件的同時卻沒有偷看內容哪怕

    一眼,千代女心說這種得力手下一定要拉到自己手下,隨後便打開了信紙,但異

    變突生,千代女直覺得隨著信紙的打開一股香氣撲面而來,心中暗道一聲不妙,

    本能的去抽後腰的短刀,但手剛伸到一半意識就陷入一片黑暗……

    ……………………

    千代女幽幽的醒來,頭感覺嗡嗡直響,但忍者的本能已經開始查看自己的處

    境了,結果是處境不妙,自己被捆綁了不說,渾身的暗器道具也都被搜走了,而

    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個香囊那個香囊散發的香氣令她提不起一絲力氣來。脫困無

    望的她又開始回憶起之前的一切,畢竟是曾經的望月一族族長,稍微一想就明白

    過來,自己是被算計了,那個信件在從信封裏取出來之前是沒有迷香的,那迷香

    是那個忍者在檢查的時候後加進去的,爲的是麻痹自己。那些人可能就是內鬼,

    而自己束手無瞇过滤]b能期盼幕後主使趕緊出現,自己好見機行事。沒用她多等,

    不一會囚禁室的大門就打開,但進來的人卻讓千代女一愣,隨即就是破口大罵!

    “加藤段藏!你這個小人、叛徒!你背叛了我們上杉家!”

    “千代女大人!說話注意點,我可不是你們望月一族,老子對上杉家忠心耿

    耿!”

    “那你爲什麼設計囚禁我!?難道不是私通了武田家!?”

    “當然不是!我是爲了上杉家的大計要好好的教訓一下你們這些阻礙上杉家

    忍軍行動的無能之輩!”

    “篬过滤]∧闶墙o你報私仇找借口吧!”

    看到對方如此,加藤段藏也不惱怒!又慢悠悠的開口道。

    “想不想知道我是如何布局抓到的你的!?”

    “篬过滤] 鼻Т疀]有回話,但看那表情也的確是很想知道對方是如何布局的,

    加藤段藏得意的將整個事情說給對方聽。

    “我先派了一個下忍去報告說找到了武田的火藥庫好引你前來!”

    “你怎麼知道我就會上當!?”

    “所以我叫那個忍者在看到你猶豫的時候說‘果心大人還不知道’你和那女

    人雖然都是主公的女人但可不是一條心的,你想勝過果心很久了,這話恰大好處

    的引起了你的競爭心理,你不可能不來!”

    看對方無言,加藤段藏繼續說。

    “山洞什麼的早就選好了,裏面的機關也是按照武田忍軍的慣用套路布置這

    些自不必說,關鍵是那封信,想引起你的興趣讓你迫不及待的開封,沒有什麼比

    在上面加上上杉家的徽記更引人遐想的了!”

    “之後你安排那個下忍表忠心檢查信件,其實是叫他在信紙裏夾迷香!”

    “哈哈!不虧是千代女大人,果然一點就通!”

    千代女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裏卻清楚對方這一手不可謂高明,絲絲入扣,層

    層布局,將自己的想法玩弄于鼓掌之間,饒是驕傲如千代女也不得不承認對方能

    力的確在自己之上。但隨即又想到。

    “那這些火藥是哪來的!?”

    “那可是我們上杉家自己的火藥,我就跟他們說我找到了更好的存放地點,

    他們來一看也的確如此,所以也就搬過來了,不然整個[过滤]本除了我們上杉家這種

    重視鐵炮隊的主公誰能有這麼多的火藥!?”

    过滤]?

    千代女一時無語,隨即換了一種比較恭敬的口氣對加藤段藏說。

    “閣下手段高超,小女子佩服,我一定稟報主公重用閣下這種大才!”

    等老娘脫了身找李維弄死你這狗娘養的!千代女面上和顔悅色心裏如是想到。

    “哈哈!重用到不比,我是忍者生于黑暗、死于黑暗,上不得台面的!”

    加藤段藏大笑著,伸手托起千代女的下把,帶著[敏感词]邪的目光上下審視著千代

    女,感受到對方侵略性的目光,千代女感到一絲不祥的預感,隻聽加藤段藏接著

    說。

    “我隻求主公把你和果心那女人賞賜給在下即可,想必求賢如渴的主公也斷

    然不會在乎兩個女忍誟过滤] ?

    千代女如遭雷擊,隨即破口大罵。

    “你這無恥之徒,你……你,休想!!!”

    “篬过滤]》凑阍缤硎抢献拥模琰c晚點沒什麼區別,就先讓老子嘗嘗看,你

    這武田叛忍是靠什麼手段迷惑住主公的!”

    千代女此時一身窄短的忍者裝束,下擺堪堪到達大腿根部,別看千代女一副

    沒發育的僞蘿莉身材,但那雙修長的美腿比例完美,再加上這個時代是蘿莉控的

    天下,千代女這樣子倒是相當的有賣點,尤其是那雙美腿上還套著跨時代的産物

    ——吊帶絲襪!此時的加藤段藏眼中早已冒出火來!

    千代女想要反抗,奈何脖子上的香囊散發出的香氣讓她渾身無力,而加藤段

    藏則神色如常,一看就是吃了解藥,千代女隻能任由對方擺弄,眼看脫困無望,

    千代女眼中閃過一絲狠色,加藤段藏眼見對方神色,急忙伸手[过滤]進對方嘴裏,隻

    覺手指一疼,就有鮮血順著千代女的嘴角流了出來。這娘們是想咬舌自盡[过滤],下

    的是死口,哪怕對方中了迷香,連十分之一的力氣都使不出來,但依舊咬破了他

    的手指。加藤段藏急忙取出一根銀針,在千代女的下顎上紮了一下,千代女就覺

    得下顎雖然能動但是卻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最後一點守貞的能力被剝奪之後

    千代女的臉上浮現出絕望的神色。

    加藤段藏可不管那些,看對方徹底沒有了反抗能力之後,加藤段藏又重新開

    始玩弄著千代女的肉體,撥開對方那高級絲綢的忍者服,加藤段藏的大嘴在對方

    那比絲綢更光滑的肌膚上四下的親吻著,那種細膩可不是鯨屋裏那些便宜妓女可

    以比擬的,拉高對方的下擺,加藤段藏並沒有看到熟悉的兜襠布而是一條用真絲

    制成的“丁字褲”!心裏感慨李維還真舍得在這些女人身上花錢,一邊隔著那內

    褲嗅著對方蜜[过滤]的氣息。

    感受到對方的鼻息吹在自己的私密之處,千代女感到羞恥難堪,但早已開發

    過的身軀卻誠實的燥熱了起來,雖然她想極力忍耐,但還是不爭氣的低聲呻吟了

    起來,體內一股熱流慢慢的彙聚在小腹,並且漸漸的下沉,千代女知道自己恐怕

    已經濕了!尤其是對方帶著[敏感词]笑將那濕潤的手指展示給自己看時,千代女羞憤欲

    死。

    看著對方的神情,加藤段藏[敏感词]欲更勝,他將千代女偏到一旁的臉扳過來面向

    自己,面對千代女那殺人的目光不以爲意,張嘴就強吻住了千代女的櫻唇,連咬

    緊嘴唇這種事情都辦不到下顎自然無法抵擋對方的強吻,那[过滤]一樣美麗的嘴唇

    瞬間失守,對方的舌頭順利侵入在千代女的口腔中肆意攪動,讓千代女隻能發出

    “[过滤][过滤]”這樣意義不明的聲響!

    一次長吻,親的千代女幾乎背過氣去,加藤段藏也是混跡鯨屋的高手,對于

    如何征服女人有自己的一套方案,他有一種自己調配的春藥那是百試不[过滤],普通

    的春藥無非是譡过滤]松裰遣磺迦巫约簲[布,但他的這種是譡过滤]吮3智逍训念腦

    卻讓對方的身體敏感度增強幾十倍,在這種藥物的輔助下,凡是被他[过滤]過的女人

    都會有“自己被這個男人征服了”的錯覺。千代女不知道這種藥物,她隻知道對

    方的大手拂過自己的肌膚有一種被火焰掠過的感覺,對方僅僅是撫遍自己的身體

    自己就有仿佛連靈魂也燃燒起來的感覺,難道自己對這個男人來感覺了!?千代

    女不禁這樣想,但隨即嚇了一跳,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難道是春藥!?但自己

    的神智很清醒[过滤]!連對方舔舐自己私密處時那胡茬紮到嬌嫩處的感覺都是如此的

    清晰!

    千代女現在多少有點思維混亂了,不是因爲藥物而是因爲自己的感受!她對

    自己的身體如此“誠實”感到驚慌失措,每每想要思考原因就會變成感受對方侵

    犯自己的手法上去。正胡思亂想之間,千代女就感覺自己下身一涼,她心中暗道

    一聲“不好”!千代女向下看去,就見加藤段藏正拿著自己已經濕透的內褲在自

    己鼻子上神情陶醉的聞著,但更讓她驚恐的是,加藤段藏起身褪下了自己的褲子

    露出了自己粗大黝黑的[过滤]!

    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的千代女已經沒有了忍者首領的那種氣度,就如同大

    多數知道自己要被侵犯的女人一樣一臉絕望與無助的向後退卻著,但很快身後的

    牆壁就斷絕了她的退路。加藤段藏一把拉住她的絲襪美腿將身體輕盈的千代女輕

    易的拉了回來。

    “不……不要、我是主公的女人!你不能這樣!放了我、快放開我!!!”

    千代女哀求著,但加藤段藏不爲所動,上手抽了千代女一個耳光。

    “一個叛忍少不識擡舉,還敢以‘主公的女人’自居,你以爲你是綾姬殿下

    嗎!?連妾室都不算的女人你以爲主公真的在乎你!?少白[过滤]做夢了!你信不信

    這次擊敗武田我隻要向主公要求,主公肯定會把你這種身份低賤的女人賞賜給我!

    這[过滤]本、這戰國不一向如此嗎!”

    加藤段藏的話如同雷擊一般在千代女的耳邊震聾發聵!是[过滤]!自己不過是一

    個女忍,而是還是叛忍,難道主公的寵幸讓自己連基本的自覺都沒有了嗎!?想

    到此處,萬念俱灰的千代女放棄了最後的抵抗,連加藤段藏分開自己的雙腿都沒

    有反抗,隻有當對方將[过滤]抵在自己的蜜[过滤]入口時才無神的伸出雙手似乎想要抓

    住什麼,但隨著加藤段藏一聲悶篬过滤]执蟮腫过滤]整根沒入,帶起”滋滋“的水聲

    千代女就像是中了定身術一般,被定格在這個動作。

    看著對方渾濁的雙眼加藤段藏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之前的種種行爲和言語

    隻爲了摧毀對方的意志,但意志如同雜草雖然摧殘的了一時,但這種有過意志力

    鍛煉的女忍尋常幻術都無法迷惑她,唯有利用貞[过滤]被奪的這個瞬間擊垮她的反抗

    意識才能順利的對其進行催眠洗腦。一旦錯過這個時機,即使侵犯了對方了,等

    過些時[过滤]對方會激起更強烈的仇恨來報複自己。

    “看著我的眼睛!”

    千代女無神的雙眼慢慢的轉向加藤段藏的方向,看著那雙魔性的雙眼,隻覺

    得對方的雙眼如同黑洞一般將自己吸了進去。

    “你叫什麼?”

    “望月千代女。”

    “你的主公是誰?”

    “是……是李維中人。”

    “你愛的人是誰?”

    “是李維中人!”

    沒有猶豫甚至有那麼點斬釘截鐵,加藤段藏心說看來這娘們倒是真的愛上主

    公了,但那不要緊,馬上這份愛意就會是自己的了!

    “你錯了!”

    “錯……錯了!?”帶著疑惑。

    “對!錯了!你不應輕信部下,所以你是錯的!”

    “我……輕信……對,我是錯的!”

    “所以你愛的人李維也是錯的!”

    “我的愛人是……李維……錯的!?”

    “錯的!他是你的主公,你隻是一個低賤的忍誟过滤]銗鬯褪清e的!”

    “我……我錯了!我不應該愛我的主公。”

    “你的愛人是誰?”

    “我的愛人是誰?”

    “你的愛人應該時刻出現在你的夢中。因爲你愛他!”

    “是!我的愛人在我的夢中。”

    “你現在就在夢中!所以你的愛人在你眼荹过滤]!?

    “我在夢中,我的愛人在我眼荹过滤]!?

    加藤段藏浮現出勝利的微笑問道。

    “你的愛人是誰?”

    “是你,你是我的愛人!”

    隨即加藤段藏又想到,對方可是李維的侍妾,雖然自己打算要過來,但是現

    在還不是,不能讓對方發現自己先下手這件事,于是又開始了新的暗示。

    “你被主公幹過了嗎?”

    “是!”

    “你背叛了你的愛人!!!”加藤段藏聲色俱厲的吼道。

    “對……對不起!”

    “我知道你是身不由己的!”隨即又溫柔的撫摸著千代女的頭發。

    “對不起!對不起!我的愛人”千代女幾乎痛哭流涕。

    “所以心存愧疚的你要對你的愛人言聽計從!如同女奴!”

    “是!我對不起我的愛人,我甘願做我愛人的女奴!”

    看著對方順從的表現,加藤段藏知道自己贏了!通過催肹过滤]瑢⒁蚬壿媽φ{

    成功的的將對方的愛意轉嫁到自己身上,這個女人已經沒有了反抗的念頭剩下的

    就是享受了,加藤段藏用另一根銀針偷偷的紮了千代女一下,將解藥注入她的身

    體,一個心靈被擊潰的女人即使恢複全勝時期的實力也無法找回曾經強勢的心了!

    反倒是讓對方恢複體力能讓自己玩的更盡興。加藤段藏扶著千代女的一雙美蚚敏感词]_

    始了抽[过滤]。

    很快身體敏感異常的千代女就被幹的呻吟了起來,比之以往更勝的快感讓千

    代女有了“也許這樣也不錯”的感覺。破罐破摔的她在感覺自己的體力恢複之後

    沒有找刀子一刀宰了侵犯自己的加藤段藏,而是主動摟上對方的脖子和對方熱吻

    了起來,女忍那經過鍛煉的柔韌腰身也如同水蛇一樣扭動起來。感受到對方下身

    的騷[过滤]如同吸盤一樣吮吸著自己的[过滤]加藤段藏在大感舒[过滤]。恢複了體力的千代

    女使勁一推加藤段藏,讓對方仰到在榻榻米上,後腦撞在地闆上的加藤段藏疼的

    齜牙利嘴,千代女則順勢騎到對方身上像是騎兵一樣在他身上上下躍動著,交合

    處傳來頻繁的肉體撞擊聲。看著對方那得意的[敏感词]賤笑容,感覺心裏添堵的千代女

    幹脆轉身讓自己的後背對著加藤段藏的目光,同時腰身也再次加快了聳動的頻率

    讓連綿不斷的吸力讓加藤段藏差點沒把持住[过滤]出來,心裏暗呼“妖[过滤]”的同時也

    將注意力轉到了千代女的美腿上。

    因爲是背對自己,所以那對纖細的小腿此時就在自己的手邊,加藤伸手在上

    面來回的撫摸著,感受著那小腿透過絲襪所傳達上來的彈性。順著小腿向下,加

    藤段藏就摸到了千代女小巧的玉足,沒有因爲經常行走和鍛煉而變的寬大而粗糙

    反而如同那些身處深閨之中足不出戶的小姐們一樣小巧而細嫩,那小巧而完美的

    玉足讓加藤段藏愛不釋手,而且他發現當自己抹上她的小腳時對方身體明顯的顫

    抖了一下,看來這就是對方的敏感帶了,加藤握住那雙小腳用拇指在對方腳心使

    勁一按,千代女竟然高亢一聲,隨即加藤段藏感覺一股暖流沖刷過自己的陰

    莖,對方竟然了!

    千代女猛的回頭瞪向加藤段藏,那目光中有嗔怒、有不甘、有羞澀,唯獨沒

    有仇恨!看來對方的確是被自己征服了!

    ……………………

    “咱們要怎麼對方果心那個女人?她的催眠術可不是什麼江湖騙子那種三流

    角色。”

    被催眠的千代女此刻已經恢複了平[过滤]的樣子……應該說是類似于平[过滤]的樣子!

    比方說,平[过滤]裏她絕對不會半[过滤]的跟加藤段藏談論如何算計果心這樣的事!

    “催眠術倒不是什麼難事,我還是有辦法的,但她的蠱術才是麻煩的事情,

    如果不能控制她體內的本命蠱我們就是抓住她也奈何她不得。”

    千代女渾身半[过滤]僅有腿上的絲襪還在,此時的她神情嫵媚的坐在加藤段藏對

    面那小巧的玉足正踩在加藤段藏那挺立的[过滤]上,靈活的腳趾用柔嫩的腳指肚磨

    蹭著頂端碩大的龜頭。看著對方戲弄自己,加藤段藏輕哼一聲,已經將加藤段藏

    當成“愛人”的她此刻有著“于主公對不起他”的愧疚心理,所以一看加藤

    段藏面色稍有不悅就急忙軟言蟍过滤]c,並且趴在對方胯下含住對方的[过滤]賣力的套

    弄著,雙眼帶著可憐巴巴的討好神色惴惴不安的看著加藤段藏。

    看對方如此聽話,加藤段藏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千代女也爲能討愛人的歡心

    而露出開心的神色,低頭專心的服侍起對方。享受著千代女的高超的口技,加藤

    段藏很快就有了[过滤][过滤]的打算,輕輕示意對方,千代女馬上就順從的起身趴在地上

    並將自己的美臀高高翹起,加藤段藏將[过滤][过滤]入早已濕潤的蜜[过滤],[过滤]的千代女浪

    叫不斷,終于在抽[过滤]了幾十次之後一股濃郁的[过滤]注入了千代女體內,感受到子

    宮被注滿的千代女也露出陶醉的神色。

    雲雨過後,千代女像隻溫順的小貓一樣趴在加藤段藏寬闊的胸膛上,兩人又

    商議了一番之後,便紛紛睡去……

    ……………………

    “找我來到底有上面事?”

    “我的手下抓了個武田家的奸細,嚴刑拷打了三天連一個字都不說!”

    “那就繼續打[过滤]!”

    “就剩一口氣了!打死了可就都白費了!你不是會催眠術嗎?找你來試試看。”

    “你不會!?”

    “會我還用找你!?”

    过滤]?

    千代女拉著果心正往上杉家的一處刑訊室跑。千代女說她抓到一個奸細,但

    是審問不出來有用的東西,所以想讓會催眠術的果心幫忙!果心不疑有他,也就

    跟著來了,一路飛奔跳躍,千代女用眼睛餘光看向果心,印度禦姐的身材完美而

    惹火,修長的大腿、纖細的腰肢、以及高聳的巨[敏感词],又因爲她愛穿領口開的很低

    的忍者服,所以露出了深深的[敏感词]溝。千代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絕壁”恨的直咬

    牙,看到對方那副咬牙切齒的樣子,果心得勝一般一挺巨[敏感词],故意做一些動作幅

    度較大的空翻動作,炫耀著那上下跳動的巨[敏感词]更讓千代女臉色黑上一分,就在千

    代女終于忍不住要掏手裏劍去找果心拼命之際,兩人終于趕到了這處刑訊室。

    在昏暗的地牢裏,果心見到了那個奸細,中年人的模樣,平凡的扔進人堆就

    找不到的大衆臉,這種人的確適合做密探,除了那雄壯的身材實在是跟老實巴交

    的農民沒什麼瓜葛。從對方破爛的衣服中暴露出來的那壯碩的肌肉看,對方看來

    應該是武士階級,不過此時對方的氣息已經十分微弱了,果心不禁鄒眉,這種感

    覺隻有那些不久于人世的人才會有,看來千代女的手下下手的確太重了!回頭看

    向千代女,那僞蘿莉隻是一聳肩一撇嘴,果心隻能暗歎一口氣,敗給你了!

    眼看對方有出氣沒進氣了,果心也感覺事不宜遲,伸手從“四次元[敏感词]溝”裏

    掏出一個小瓶,打開瓶口在對方鼻子底下晃了晃,那男人明顯[过滤]神一整,但果心

    知道這隻是回光返照,一會說不定就掛了,得抓緊時間問。于是托起對方的臉讓

    對方直視自己的雙眼。

    “看著我的眼睛!”

    男人呆洩的雙眼慢慢的被那雙美目所吸引,但瞳孔卻漸漸的渙散,果心知道

    對方中招了!趕緊開始問話。

    “你叫什麼名字?從哪來?”

    “我叫永井豪>过滤]际俏涮锶誊姖摲目!”

    果心心說還是大魚[过滤]!于是抓緊時間盤問。

    “你來我上杉家領地做什麼?”

    “跟上杉家叛逆聯系,商討裏應外合消滅上杉家!”

    果心心裏很是無語,上杉家幾乎年年出這個反骨仔,上杉家沒叫內亂拖垮簡

    直是個奇跡。算了,這事雖然頻但也不是小事。

    “跟你們聯系的是上杉哪一家?”

    “是……是……”

    看著對方一副馬上就要斷氣的樣子,果心也著急了,不禁催促道。

    “快說!到底是誰?”

    “是……是李維中人!”

    當那個人名被念出來是,果心如遭晴天霹靂!怎麼會是那個人?是誣陷?還

    是真的!?果心心亂如麻,連自己已經解除了催眠都沒有注意,更沒注意到那個

    男人本來渙散的眼神重新聚焦並且散發出一個將死之人所不應有的光芒,當果心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爲時已晚,果心暗道一聲“不好”!剛要起身後退,但隨即後

    腰傳來一陣劇痛,並且漸漸的麻木起來,麻木很快傳遍全身,當果心的意識陷入

    黑暗前的最後一個念頭就是——我身後明明隻有千代女……

    ……………………

    昏暗諿过滤]穆那逍堰來,麻木的感覺還沒有散去,果心急忙運氣調動體

    內的本命蠱驅毒,但是令她驚恐的是,她感覺自己腹內空空如野,那如同自己半

    身的本命蠱不見了!這時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再找這個嗎?”

    果心擡頭看去,是加藤段藏正把玩著手裏的一個竹筒,竹筒中傳來類似活魚

    折騰的聲音,果心臉色大變,她敏銳的想到了某種可怕的事情。

    “你想的沒錯,你的本命蠱就在這裏面,一個女人家家肚子裏生了這麼大一

    條蟲子,好在我好心幫你弄出來了!哈哈哈……”

    聽到對方的話,果心狠的牙癢癢,但隨即她注意到男人背後的一個身影,那

    是千代女,正站在加藤段藏的一側。正一臉得意的看著自己。

    “你們背叛上杉家嗎?”

    “背叛!?不不!我們沒有背叛,隻是要將上杉忍軍徹底的控制在我的手下

    讓他們發揮出忍軍真正的實力!”

    “所以要除掉我?”

    “怎麼可能呢!我隻是希望說服你能和千代女一樣的輔佐我而已!”

    “就靠這種辦法說服我!?”

    “當然不是!我要靠這種方法!”

    加藤段藏說著伸手摸上了果心的巨[敏感词],胸口突然遇襲的果心楞了一下,但隨

    即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大怒之下就要上去拼命,但剛剛起身就覺得渾身發軟

    又栽倒在地上。加藤段藏看了之後,隻是搖頭歎息的回到了座位上。

    “唉!看你這樣我也于心不忍[过滤]!畢竟你馬上就要成爲我的女人了,我也不

    想你受苦[过滤]!”

    “少做夢吧!我就是去死也不會讓你如意的!”

    “哈哈哈!那可不一定!”

    “段藏!別和她廢話了,讓她嘗到你的好,怕是就離不開你了!”

    “你這無恥的賤人!”

    “切!要你管!”

    千代女不屑的芠过滤]艘谎鄣厣系墓模会峁蜃犹俣尾匾慌裕焓纸忾_了他

    的褲帶,將陰莖套出來,一口含住,臉上帶著陶醉的神情,還不時的用得意的目

    光看向果心。看著這對奸夫[敏感词]婦果心的臉色很是難看。

    “別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嘛!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和千代女一樣過上性福的[过滤]

    子了。”

    “你做夢!”

    “是不是夢,你很快就知道了!好了千代女感覺幹活,等一會老子再好好的

    喂飽你!”

    “段藏君要說話算數哦!”

    千代女美滋滋的起身開始忙碌,看那神情不像是被迫,果心突然想到一種可

    能。

    “你催眠了千代女!?給她下了暗示?”

    “是給了她新的記憶!這可比你那簡單的催眠要複雜的多,但是也更有效!”

    “你……怎麼會……”

    “所以我說你等會和千代女一樣過上性福的[过滤]子!女人,別小看天下英雄[过滤]!”

    果心驚恐莫名,如果對方真的有這等本事,怕是自己在劫難逃了,而且自己

    得以依靠的本命蠱也被對方控制住了!真的是毫無回天之術了。想到將來……不

    連想都不敢想。一直風輕雲淡的果心頭一次感覺恐懼占據了內心。

    看著對方朝自己走來,果心想要後退,但馬上就被對方控制住。加藤段藏試

    著掰開果心的嘴,果心拼命的將嘴閉合,但對方直接將她的下顎弄脫臼,隨即將

    剛才的那個竹筒全部倒入果心的嘴裏。果心一時沒反應過來。對方怎麼把本命蠱

    還給自己了!?但隨即加藤段藏開始掐指訣嘴裏念念有詞,果心就感覺腹中開始

    劇痛,是自己的本命蠱在腹中開始翻騰!而且如同自己半身的本命蠱完全不受自

    己的控制。

    果心痛苦的在地上打滾,腹中的劇痛在一點一點的撕扯著她的神經,慢慢的

    掙紮開始減弱,最終果心雙眼無神的仰躺在地上,唾液順著嘴角流淌,加藤段藏

    觀察著整個過程。想要控制一個催眠師,尤其是一個水平不下于自己的催眠師,

    難道不是一般的大,但完成的成就感也相當的大,加藤段藏成功利用反噬的本命

    蠱催促了果心的意志,這時對方的意識已經因爲意志的崩潰而退縮到腦海的最深

    處,雖然藏的很深但也很脆弱,很容易就能篡改。加藤段藏扶起果心,直視著果

    心,運起瞳術開始了對果心的催眠。

    “你叫什麼名字?”

    “我絒过滤]摹!?

    “你來自哪裏?”

    “天……天竺……”

    “現在爲什麼在[过滤]本?”

    “因爲我的丈夫在[过滤]本。”

    “你的丈夫是誰?”

    “李……李維!”

    “你說李維是你的什麼人?”

    “丈夫。”

    “那你丈夫的主人是你什麼人?”

    “是……是……我不知道……”

    “你丈夫的主人也是你的主人。”

    “我丈夫的主人也是我的主人。”

    “如果我是你丈夫的主人,那我是你什麼人?”

    “是……不,你不是我的主人!”

    “我說如果呢!?如果我是你丈夫的主人,我是你什麼人?”

    “是我的主人!”

    “你應該叫我什麼?”

    “主人!”

    “好!作爲女奴你是不是應該完全聽主人的話?”

    “是!”

    “任何要求!?”

    “任何要求!”

    “那你是不是應該完全聽我的話?”

    “爲……爲什麼?”

    “因爲我是你的主人!”

    “可你不是……”

    “你剛剛明明叫過我主人了!不是嗎?”

    “是的!”

    “那我是你什麼人?”

    “我的主人!”

    “你應該叫我什麼?”

    “主人!”

    “完全聽命于我,對我的任何要求都會答應?”

    “是的,你是我的主人,我會答應你的任何要求!”

    加藤段藏終于舒了一口氣,完成了!終于完成了對這個女人的催眠與記憶篡

    改,等一下她清醒過來就會以“女奴果心”的身份重新清醒過來。加藤段藏坐在

    一旁好整以暇的等著果心醒來,善解人意的千代女怕心愛的段藏無聊,坐到對方

    的懷裏,任由對方褻玩自己的身體,就在千代女下身洪水泛濫,加藤段藏也被勾

    起火來正準備“提槍上馬”的時候,昏迷了很久的果心“嚶嚀”一聲蘇醒了過來。

    果心晃晃悠悠的起身,甩了甩頭當看到一旁的加藤段藏之後,不顧身體不適急忙

    跪在加藤段藏面荹过滤]?

    “女奴果心見過主人!”

    加藤段藏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看來效果不錯!

    “既然醒了作爲女奴該幹什麼知道吧!?”

    “是的主人!”

    果心站起身來,開始脫身上的衣服,很少的忍者服不多時就脫的不著片縷,

    赤[过滤]的果心雙手環抱身前將豐滿的巨[敏感词]托起,好讓主人能看的更清楚!雖然千代

    女總是“黑皮女人”的叫著,但實際上那應該是健康的古銅色才對,而且跟了李

    維之後因爲生活質量大幅提竅过滤]宰罱凶儼椎内厔荩呀涀兂尚←溕耍∏?

    代女雖然不服氣,但當果心脫光之後,她也不得不承認,果心的肌膚比她的更好,

    細膩的皮膚散發著健康的光澤,而且明明是個忍者卻一點疤痕都沒有!這讓千代

    女心裏很不平衡,隨即她想到了平[过滤]裏李維總叫她們穿的那些衣服,爲了討好加

    藤段藏,千代女急忙跑去拿了一套過來丟到果心面荹过滤]?

    “穿上這個給主人看看!”

    面對千代女的命令,果心明顯的撇撇嘴不爲所動,那樣子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氣的千代女咬牙切齒,加藤段藏審視了地上的衣服後,對果心示意穿上,果心這

    才撿起地上的衣服麻利的穿戴起來。

    那是一套李維紡織的後世的白色護士服,而且還是“夜店款式”的,低開的

    領口露出大半個[敏感词]房的同時,窄小的衣服還將巨[敏感词]夾出一道深深的[敏感词]溝衣服的下

    擺非常短,短的緊貼大腿根,走起路來就會露出裏面的內褲!當然現在露不出來,

    因爲裏面根本就沒有內褲可以露,上身也是一樣,果心是真空穿的這套護士服!

    配上肉感的大腿上那雙白色吊帶絲襪,誘惑力十足!

    加藤段藏看著眼前的服裝目瞪口呆,早聽聞李維是奢侈大王、鬼畜大名!他

    還覺得那是武田的詆毀,現在看來這兩條一條都沒說錯!先不說那衣服的面料如

    何奢侈,單就這款式就夠傷風敗俗的了!不過他想到應該還有其他的,于是就叫

    千代女也穿一身,雖然不怎麼情願,但對加藤段藏百依百順的她也沒有違背,也

    去穿上了一身黑色的小惡魔皮衣,配合著千代女僞蘿莉的身材倒也相當的合適。

    就這樣加藤段藏一手一個將二女攬入懷著,一手揉捏著果心的巨[敏感词],一手伸進千

    代女的皮質短褲內用手指掏著千代女的蜜[过滤]。

    褻玩了一會了,弄的二女都衣裳不整,加藤段藏解開褲帶露出早已膨脹的肉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棒,二女會意,紛紛低頭去舔那黝黑的醜陋棍子,兩人雖然都被催肹过滤]欠N競

    爭意識仿佛是根深到靈魂裏頭的,哪怕是做[过滤]也擺出一副一較長短的架勢。果

    心仗著自己“胸猛”用那雙巨[敏感词]夾住加藤段藏的[过滤],而千代女則含住了上面露

    出來的龜頭,兩人的這種“合作”弄的加藤段藏[过滤]的直哼篬过滤]】吹阶约旱摹皭廴?

    主人”如此享受,二女更加賣力,果心用力的捧著自己的巨[敏感词]緊緊的夾著眼

    前的[过滤],而千代女則分出一半地方讓果心和自己一起舔龜頭,不多時,流出來

    的口水就打濕了果心的[敏感词]房,[敏感词]肉上泛光的水漬呈現出[敏感词]靡的景象,而果心的騷

    [过滤]襕过滤]鞒隽舜罅康腫敏感词]水將大腿根部的絲襪沾濕了一大片。在兩人的夾攻之下,加

    藤段藏很快就噴出了第一股[过滤],黃白的粘稠液體飛濺到果心和千代女的臉上和

    胸荹过滤]?

    “那是主人我的[过滤]華,吃先去!不準浪費!”

    “可是我們舔不到自己臉上的[过滤]!”

    “那就舔你們彼此身上的!不準浪費!”

    “是!”

    二女開始舔對方臉上和胸前的[过滤],不敢有一絲遺漏,最後隻覽过滤]牡腫敏感词]溝

    裏還有一些,果心捧起自己的巨[敏感词],而千代女則埋首在[敏感词]溝間將那些[过滤]舔舐的

    幹幹淨淨,看著眼前的“[敏感词]女戲”剛剛[过滤]完的加藤段藏再次挺立了起來,二女都

    眼睛亮晶晶的等著加藤段藏選擇。終于加藤段藏先選了果心,看到一旁的千代女

    一臉的不情願,又伸手在對方的騷[过滤]上狠狠的掏了一把。

    “等一下有你個小妖[过滤]受的!”

    加藤段藏仰躺在靠椅上,絒过滤]姆鲎∽约旱腫过滤]坐到上面去,胸口大開的果

    心扶住那挺立的[过滤]對準了自己的肉[过滤]沒有猶豫一口氣坐了下去!小[过滤]被[过滤]填

    滿的感覺讓果心忍不住呻吟起來,隨後就搖晃著纖細有力的腰肢上下的沉浮著。

    “哦!主人的[过滤]!小[过滤]裏慢慢的……”

    “動起來,賤奴!”

    “遵命,我的主人,[过滤]~[过滤]……幹死賤奴果心吧![过滤]……”

    隨著果心的躍動,那雙巨[敏感词]也上下跳動起來,晃的加藤段藏眼睛跟著一起動,

    于是伸出一雙大手抓住了那對不安分的[敏感词]房。胸上吃痛的果心,發出一聲悶篬过滤]?

    但腰上的動作卻不見停,感覺對方這樣不太舒服,加藤段藏雙手向下扶住了果心

    的蠻腰,同時自己給腰身使勁跟著動起來,感動于主人如此“愛惜”自己,果心

    也更加賣力,這時一雙小手從背後摸上了果心的[敏感词]房不住的揉搓著,果心回頭看

    去是千代女在一邊因爲無聊所以也加入了玩弄果心的行列。千代女一邊揉搓著果

    心那對讓她嫉妒的巨[敏感词]一邊在果心的耳邊親吻吹氣,弄的果心沒幾下就一洩如注。

    二人的玩弄讓果心頻頻洩身的同時也給了她更多的快感,終于在果心洩了三次之

    後,加藤段藏也將滾燙的[过滤][过滤]入果心的體內,燙的果心引頸。

    看到果心被[过滤]的渾身無力癱軟一旁,早就渾身燥熱的千代女急忙像小狗一樣

    趴在一旁將美臀高高翹起,左右搖擺著引誘加藤段藏。

    “段藏!人家也要嘛!人家也要段藏的[过滤]灌滿千代女的騷[过滤]!”

    看著對方[敏感词]蕩的表現,加藤段藏大叫一聲就撲了上去,粗大的[过滤]“噗”的

    一聲整根沒入千代女的騷[过滤],讓千代女發出了滿足的[敏感词]叫聲,看到千代女被[过滤]的

    連連,果心也從新提起氣力加入了蹂躪千代女的行列……

    ……………………

    春[过滤]山城的一間房間內,一個男子憤憤不平的聲音傳來。

    “主公實在太吝嗇了,竟然不肯把你們倆賞賜給我!我可是爲上杉家立過大

    功[过滤]!大功[过滤]!!”

    “別生氣嘛!小主公不賞賜你,我們‘賞賜’你不也一樣嘛!”

    “就是、就是!這樣更刺激不是嗎!?”

    “篬过滤]∧銈儍蓚騷貨給我過來,今天不幹死你們兩個,老子難消心頭之氣!”

    不多時,一男二女的[敏感词]叫聲在屋子裏擴散開來,但在外面喧囂的大街的掩蓋

    下沒有任何人察覺……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