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前世今生 《上》

前世今生 《上》

    前世今生《上》

    作誟过滤]簄emesia

    2011/01/03首發於:催眠物戀

    2011/02/01修改、發於春滿四合院、風月大陸、文行天下

    ***********************************

    前言

    此為大約一個月前發在物戀的文,基本上是上半部而已,屬於某聖誕禮物小

    姐!?的前傳。

    下一半該會在新年內趕出來吧﹙攤手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我自己可以早點發達,不用再工作就最好。xd

    ***********************************

    《上》

    和客戶見面後,杜詩嫻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辦工室,剛才近兩小時都在

    聽著客戶向她抱怨各種工作上的問題,把她當成情緒垃圾桶似的。還好明天就是

    星期六,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唯一需要煩惱的是家中剛升高中的妹妹,作為姐

    姐的她每當週休時都會指導她的功課。

    鈴、鈴、鈴,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已經在客戶處積了一堆怨氣的詩嫻實在

    是萬分不願接聽,但身在公司,實在是無法不接,而且還要裝出心聲愉悅的聲線

    來回應。

    你好,這兒是進昇集團。商業性的禮貌聲調,從詩嫻口中發出。

    詩嫻,是我,設計部田盛文。電話中傳來的,是一陣沙啞的男子聲音,

    對方是詩嫻公司中合作多時的同事,目前詩嫻負責的軟件中有近八成是他負責。

    田經理[过滤],有什麼事要找我?聽到是認識的人,詩嫻也以平常的說話方

    式與對方溝通。

    沒什麼,我剛想到一個新構思,你今晚來我家好好談談吧。沒有詢問,

    對方用的是如同命令的語氣。

    [过滤][过滤],好的,沒有問題,我放工後就到你家去吧。詩嫻對此沒有反感,

    如同本能般的答應對方。

    當掛上電話後,詩嫻看著自己的衣著,心中有點慶幸自己今天由於約了客戶

    見面,所以穿著的是正式的套裝。淡藍色的襯衫把她那豐滿的雙峰包裹起來,配

    上深藍色的窄裙和外套,而腿上穿的是棕色的網狀絲襪和黑色的高跟鞋,勾勒出

    一道充滿了成熟女性魅力的線條。

    再一次拿起電話,按著那最為熟悉的號碼,沒多久後,妹妹那還帶著童音的

    聲線通過聽筒傳了過來:喂,你好。

    婉嫻,是姐姐,今晚我有點事,要晚點才回來,你不用等我吃飯了。

    姐姐,這次也是加班嗎?工作忙也要小心身體,你已經整整一個月都要加

    班,沒有回來吃了。

    傻瓜,加班總比沒工作好,媽媽的醫藥費和你的学費都要錢的。不談了,

    我要繼續工作。拜拜。

    聽到妹妹的說話,讓詩嫻有一瞬間的失神,原來她有這麼久沒回家晚餐了?

    只不過現在已經答應了田經理,實在是不好意思再回絕。而且他的樣子雖然不好

    看,但在軟件設計上的確是難得的天才,已經隱隱是公司的一大支柱,讓詩嫻不

    敢拒絕。

    到了下班時候,詩嫻站在離公司有點距離的街口,等待著那個約了她的田主

    任。由於已經是十一月初,陣陣帶有冬意的秋風吹拂在身上,讓詩嫻感到絲絲寒

    冷,心中閃過打算不等下去的念頭,只不過最後她還是決定繼續等下去。

    過了一會後,田盛文那張長滿鬍子的臉出現了,今年才二十五歲的他比杜詩

    嫻還要少一歲,但由於在軟體上的才能,所以他至今工作了快十年,已經是公司

    設計開發部的經理。

    詩嫻,我有點事要去辦,你先到我家吧,這是鎖匙。在把鎖匙交給詩嫻

    後,田盛文便轉身離去,沒有再多說一句話,也沒有給詩嫻反應的時間,他好像

    肯定詩嫻一定會按他的意思做。

    拿著手上的鎖匙,詩嫻看著田盛文那早已遠去的身影,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

    氣,然後自行坐車到對方的家中。

    田經理的家和詩嫻家的所在地完全不同,位於市中心的高級住宅區,大廈內

    已經包括了各種康樂健身設施,還有各種食店、便利店等,對住客來說就算不離

    開大廈,只要有錢就能夠解決大多數的生活所需。

    把門推開,田經理的家和其他獨居男人沒什麼分別,只需一個字就可以形容

    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那就是“亂”。各種書籍、雜誌放在沙發上,要換洗的衣服也隨意丟在客廳處

    ,讓看到這情況的杜詩嫻發出更為無奈的嘆氣。

    雖然不是自己的家,詩嫻還是動手開始收拾,口中不自覺的說道:明明上

    週才幫他整理好,怎麼又這麼亂了!

    聽到自己的話,詩嫻不禁掩著自己的口,她好像沒有印象曾經幫田經理收拾

    過,但為什麼自己會衝口而出這樣說呢?而且自己明明該從來沒來過,為什麼自

    己會知道田經理的住址?但當看到如此亂七八糟的客廳,讓詩嫻馬上放棄仔細回

    想,專心於眼前的事務。

    論文集、食店廣告、雜誌等等,詩嫻細心的把那些隨意丟棄的書籍分門別類。如同早已了解對方的習慣,自然而然按著田經理的習慣放好。

    偶然間,她的視線落在雜誌上的廣告,那是一家脫毛公司的廣告。在看到的

    瞬間,好像有一段沒有留意記憶浮現出來。

    那時候的她,好像因為口中含著什麼東西而無法說話,雙腿由於張開至極限

    ,讓大腿根部微微感到痛楚。而一雙略顯粗糙的手,正在自己的下身來回撫摸,

    接著拔出數根陰毛後笑著說:雖然打理過後也不錯看,不過我還是喜歡光滑的

    女陰,遲點安排你去永久脫毛吧。

    閃現的記憶到始為止,但詩嫻完全無法再一次想起來到底是發生在何時何地。不合常理的回想,讓詩嫻驚出一身冷汗:不對,我根本沒這些事的記憶,這

    一定是壓力太大產生出來的幻覺,一定是!

    孤身一人身處在陌生的地方,加上不合理的記憶,詩嫻很想馬上就離開此處

    ,但心中好像有一把聲音不停在說,如果隨隨便便走出這兒的話,會發生更為可

    怕的事。

    就在詩嫻猶豫著要不要離開時,門鈴聲響了起來,讓[过滤]神早已繃緊著詩嫻嚇

    了一跳,本能躲在沙發後面。只不過接下來,田經理的聲音從門後傳了過來:

    詩嫻,開門。

    田盛文那沙啞的聲音一點也不好聽,只不過在此刻的詩嫻聽來,那是如同天

    籟的存在,為她帶來了無法形容的安全感。而她的身體也馬上作出反應,為屋主

    開啓了大門。

    門外燈火通明,只不過田經理不是獨自一人回來,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名女子

    ,只不過她整個人都躲在男人的身後,讓人根本看不到她的模樣。但從對方的身

    形來看,那該是一名少女,而穿在她身上的是一件接近透明的吊帶式連衣裙,從

    布料間可以看到她身上穿著藍白相間的條紋內褲,還有淺藍色的胸罩。

    看什麼?先進去再看。田盛文瞪了詩嫻一眼,讓她退回去,同時領著身

    後的少女走進室內。

    都收拾好了嗎?田盛文伸手拍了拍詩嫻的臉頰。

    感受著田經理那比一般文職人員粗糙的手,讓詩嫻心中浮起一股幸福感,只

    不過這種獨特的觸感,好像和某個失落了的記憶有關,但當和田經理在一起時浮

    現的安全感,馬上讓她忘卻了很多事,只是想留在他的身旁,好好的享受這平[过滤]

    難得時光:差不多了,請……請多等一會就可以。

    好,你做完後就來書房找我吧,我先帶她入房。田盛文眼看正低著頭站

    在身前,只敢用眼角餘光看自己的詩嫻說道:記著,沒有我的批准,絕對不准

    進入任何房間,只有想要喝水的時候才可以進入廚房拿,明白嗎?

    是的,田經理!如同反[过滤]動作,詩嫻立正身軀向田盛文回答。

    很好,那我就回房了。摟抱著那名個子小小的少女,田盛文便向著自己

    的房內走去。

    自剛才開始,一直處於混亂狀態的詩嫻走到大門處,打算把兩人進來時的鞋

    子放好。黑色的皮鞋,那自然是屬於田盛文的,詩嫻小心把鞋子拿上來,從鞋櫃

    處拿出布料和鞋油,細心的拭[过滤]起來。

    當她把皮鞋[过滤]得乾淨亮麗後,便俯身拾起另一對鞋子,那是一對淺藍色的涼

    鞋,柔軟而又輕便,十分適合在夏天時穿著。而當她看到這對鞋時,想起了自己

    的妹妹也有一雙一樣的鞋子,那是親愛的妹妹考上現在就讀的高中時,自己特意

    買給她的禮物,而且妹妹自小便喜歡藍色,所以她的衣服由內至外都是以藍色系

    為主。

    把鞋都放好後,詩嫻繼續在客廳完成她的“工作”,而當過了一會後,她感

    到一陣尿意,這時她才想起自己自從回到公司後都沒上廁所,而且因為有點熱的

    關係而不斷喝水。

    廁所雖然近在咫砙过滤]灰豢绮骄湍軌蜻M去,但她不知為何完全無法踏出這

    一步。田盛文的那句話不斷在她心中浮現,沒有獲得准許便只能在客廳活動。被

    安排的事務還沒完成,所以不能找田經理,而身上那不斷上升的尿意,讓她根本

    不能專心於眼前的工作。

    正在強忍著便意的詩嫻,看著放在廁所門旁的那塊黃白相間的布料,腦中好

    像聽到一段話:除了我所容許的地方外,另外可以讓你小便的地方就是那塊布

    料。

    如同找到一絲曙光,杜詩嫻連跑帶滾的走到廁所門前,伸手把那塊布拿出來。看式樣,這本來是一件純白色的女性襯衣,上面的黃色污垢該是尿液乾了後留

    下,但意識全都在和尿意對抗的詩嫻,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事。

    把舊襯衣拿出來,摺疊起來放好後,她便急不及待的解開腰帶,把窄裙脫掉

    ,再把絲襪褲和內褲褪下,然後蹲下來張開大腿,而那修剪整齊的倒三角形陰毛

    所包圍著的肉唇,正對著那摺起來的舊衣。

    伴隨著下身的放鬆,一道白色的水柱從詩嫻的胯間噴[过滤]出來,而她臉上的神

    情,也漸漸浮現出一片緋紅,而她的喉間也不自覺的發出微微的呻吟聲。膀胱獲

    得解放的舒暢感,如同點燃起下方蜜道的悅樂,一種同樣源自下身的快感,悄悄

    的爬上詩嫻的心頭。

    閉上眼睛,享受著那近乎失神的[过滤]快,意味不明的聲音,迴盪在自己的心中。當水柱慢慢變小,以至於消失不再出現後,詩嫻不禁長嘆了一聲,回味著剛才

    的感受。

    當她回過神來,看到下方有如一灘小水池般的尿液時,立時不知如何是好。

    幾乎是下意識反應,詩嫻把剛才脫下的內褲和窄裙拿在手上,打算用這些衣物來

    把地板[过滤]乾。但絲襪與短裙都不是吸水性好的物料,讓詩嫻的動作只是如同在玩

    水的小孩般把尿液掃來掃去,只有少部分[过滤]掉,基本上沒有任何進展。

    就在詩嫻不知如何是好時,一牆之隔的房間內,正上演一場活春宮,青春少

    女正為滿面鬍子的田盛文獻上自己美麗的肉體。

    當房間的門關上後,女孩立時感到安心了不少,也沒有再躲在田經理的身後

    ,站在男人身前的是一名大約一百四十多公分高的女孩,她有著一頭及肩的長髮

    ,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面容是略尖的鵝蛋型,每個人看到都會覺得她是十足十的

    美人胚子。用現代一點的話來形容就是,這是一名一看就知道將來會成為絕色美

    女的女孩,絕對值得事先投資在她身上。

    她看不到你了,那麼可以開始我們的交易了吧?田盛文那張滿是鬍子的

    臉浮出如同諷刺的笑容,如同正在恥笑著女孩的行為。

    你……你想怎樣開始?察覺到自己正和一名成年男子獨處一室的女孩,

    內心中再一次浮現出怯懦的情緒,而她的聲音,雖然只是平常的對話,但已經有

    如歌曲那樣使人陶醉的魅力。

    雖然已經不只問過一次,不過你真的夠十六歲嗎?沒有因為對方聲音的

    誘惑而沉迷,田盛文臉上依舊掛著那有如諷刺的笑容。而這笑容給予女孩強烈的

    壓力,一種源於心理上的壓力,彷彿自己打算做什麼也早已經被猜到。

    怎麼呆了,把你的身分證拿來讓我確認吧。

    這……這……我當然是夠十六歲,否則就不會……雖然感受著難以形容

    的壓力,但女孩還是不想讓他看到自己最為私人的物品,自己屬於人的證明。

    沒有讓對方說完,田經理伸手拍了拍對方的面額,而[过滤]神一直處於極度緊張

    的女孩沒有任何反應的被他在面上隨意拍打撫摸:拿出來。

    最終,女孩也沒能堅持下去,抖著雙手從手提包中把身分證拿給對方,這動

    作雖然簡單,但當中的含意譡过滤]⒏械绞中呷琛?

    杜婉嫻,果然是你的身分證嘛,而且今天正好是你十六歲生[过滤],不好好的

    幫你慶一下就浪費了。田經理歡樂的笑了,單是想像在對方生[过滤]當天,用自己

    的[过滤]為對方行成年禮,就已經讓下身的炮管堅硬挺立起來:先把內衣褲都脫

    掉,之後原地轉一圈。

    ……你……你先把證件還給我。婉嫻結結巴巴的話語,發出卑微的掙扎。

    但田經理沒有理會她的訴求,他只是站起來,走到婉嫻身前直接把她擁入懷

    抱,婉嫻整個頭都埋在對方的胸前,而男人的手也在她身後到處游譡过滤]鄣谋?

    部、纖細的後腰、渾圓的臀部等,都被那雙粗糙的手來回撫摸。

    但奇怪的是,婉嫻心中完全沒有厭惡感,當被田經理那有力的臂彎緊抱著,

    心中就浮現起一種安全、舒適的感覺。而且那雙略顯粗糙的手彷彿有著一種神奇

    的魔力,所觸碰過的地方,便會為她帶來一種觸電似的感覺,而且伴隨著在內心

    同時出現的幸福感,使她沒有推開對方。

    那張滿是鬍鬚的平凡面容,在婉嫻眼中慢慢變大,然後櫻唇上傳來的被觸碰

    的反應。少女的初吻,在她還沒有意識到時便被田經理所奪譡过滤]缤蛩銓ε?

    的小嘴作出佔領,接吻時田經理的舌頭伸至對方口中,互相纏綿。粗魯的動作,

    本來該會令還沒有經驗的女孩感到討厭,但在舌頭不停的互動中,使她的心中只

    剩下快樂,一種由幸福所引發的歡樂。

    良久後,田經理才離開婉嫻的嘴唇,從分開的舌頭上可以看到數根連接著雙

    方的銀絲。婉嫻的臉額因為喘氣而泛起一片潮紅,半合上的眼睛,配上她甜美動

    人的害羞表情,構成一種讓男人無法漠視的魅力,屬於性的誘惑力。

    我……我還是第一次……請……請不要……太粗魯……好嗎?帶著喘息

    聲的話語,從少女雙唇間發出。這是要求,同樣也是允許,簡單的說話中包含了

    太多的意思。

    強而有力的臂彎,把婉嫻抱起來,快步的走至床邊,把少女那柔順的嬌軀放

    在雪白的床上;而成熟的男性身體,緊隨其後一起上床,俯身看著這已在口邊的

    美肉。

    修長的眉毛、小巧的鼻樑、薄薄的櫻唇、白晢的脖頸、形狀優美的鎖骨、光

    滑無瑕的腋窩,田經理一一在這年輕而充滿活力的少女身上留下自己的吻痕,吸

    吮與接吻的聲音不斷響起。然後,那雙不算清秀的手,把婉嫻肩上的吊帶拉下,

    讓她那雙顆小巧的鴿[敏感词]坦露在空氣當中。

    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但當衣服真的被拉下後,羞澀心還是不可避免的湧上

    心頭,婉嫻的雙手下意識的想遮掩起胸部,但田經理沒有給她機會,男性的身軀

    壓在她身上,雙手也給予她一個有力的擁抱。婉嫻只感到當自己一被他抱著,心

    中就會浮現出一種幸福感,好像有一把聲音在對她訴說著一種渴求,渴求著對方

    ,渴求著被對方緊抱著,渴求著自己如同玩偶般被對方緊抱著。

    小寶貝,我要開始了。伏在少女身上的田經理在少女耳邊說著,同時他

    的手也向下移動,直接摸向少女兩蚚敏感词]g的地方。在那綿質的布料上,微微濕潤的

    感覺從手指傳來,顯示出婉嫻的身體已經對田經理的愛撫作出本能回應。

    濕了呢,雖然量不多。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婉嫻耳邊響起,喚醒了她的羞

    恥心,通紅的臉頰試圖逃避對方的靠近,但已被對方壓在身上,這根本就是不可

    能的事。

    好了,不要動了。田經理向著懷中的少女發出命令,而婉嫻也乖巧的聽

    話,沒有再掙扎。田經理再一次擁抱對方,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先去處理點

    事,在床上乖乖等我,知道嗎?

    感受著被擁抱的婉嫻,在她察覺到以前就已經點頭回應。而對方在離開以前,

    把她身上已半脫的吊帶裙和胸罩全部脫下,讓她只穿著內褲躺在床上。

    當田經理走出房門時,看到的是詩嫻正高高抬起不著寸寸縷的下身,圓潤而

    又雪白的大[过滤],正隨著[过滤]地板的動作而左右晃動。

    啪!清翠的拍打聲,在房屋內響起。這是源出於一隻手,一隻略顯粗糙的大

    手,而手的主人無聲無息的走詩嫻身後,用力的朝那撓起的圓肉拍打下去。瞬間

    ,一個淡紅色的手印便出現在詩嫻那雪白的肌膚上,而詩嫻也由於痛楚的關係而

    立時站了起來。

    你到底做了什麼?怎麼把地板都弄濕了?沒等詩嫻開口,田經理已經開

    查問,語氣也顯得十分嚴厲。

    受到對方的氣勢影響,詩嫻的說話也結結巴巴的:這……我……我下午時

    ……喝了太多水了,對……對,喝了太多水,之後想要上廁……廁所……但……

    這個…………最後不小心……把地板弄濕了……

    篬过滤]¢L這麼大,連廁所也不會上嗎?冰冷的視線,把詩嫻從頭到腳看了

    數次:是哪兒把地板弄濕的?告訴我。

    ……羞愧、恥辱的心態,讓詩嫻無法回答田經理的問題,只能紅著臉搖

    頭。

    你不會以為不說我就不會處理吧?田經理殘忍的看了她一眼後說道:

    坐下去,之後把腿張開,雙手要緊緊抓著大腿,直到我批准你合起來以前,你必

    須要把腳張開。

    在對方的壓迫下,詩嫻沒有抵抗便坐在地上,冰冷的地板讓她感到不舒服,

    而她的心中閃過一絲想法,為什麼她要聽田經理的話張開腿?為什麼她會聽田經

    理的話而不進入廁所?為什麼會自動自覺幫他刷鞋?為什麼會幫他收拾家居?為

    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一連串的為什麼,讓詩嫻的腦海感到十分難受,而且她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

    什麼很重要的記憶。

    對,我忘了什麼,我到底忘記了什麼?如同自言自語的話,詩嫻不禁露

    出慌張的神情,而口中也把內心的疑問說出來。

    眼看著詩嫻的情況突然超出了自己的預想,田經理嘆了一口氣後,只好把預

    先設定好的防範措施用上。他伸手抓著詩嫻的額頭,而手心也順勢蓋上她的雙眼

    :想起你的真正身份吧,“尿壺[过滤]靈”!

    當田經理的話一入耳後,一段又一段的“記憶”浮現在詩嫻的腦中。本來它

    是一個小男嬰的尿壺,每一天,它的主人都會把那根小小的雞雞放進它的入口,

    然後把黃白色的尿液排進尿壺內,那時候的它雖然有種特別的感覺,但作為量產

    商物的尿壺根本沒有可以思考的器官,但現在,這名叫詩嫻的女人知道這是什麼

    感覺,那是被人類稱為幸福的無上樂趣。

    小男嬰漸漸長大成小男孩,学會走路,学會自己上廁所的他不再需要用尿壺

    ,而沒被使用的尿壺也因此被當成垃圾拋棄。只不過它是幸運的,一名小女孩剛

    好在它被拋棄的地方跌倒,而且還撞到頭,讓靈魂陷入生命倒數階層,也許是命

    運使然,靈魂雖已消散,但那小女孩的身軀還沒有死去,也因此吸引了這尿壺[过滤]

    靈進駐,讓它成為了她,以杜詩嫻的身份活了二十一年。

    從“回憶”中醒來的詩嫻,雖然還坐在地板上,而田經理已經位於離自己數

    步遠的距離,認真的注視著自己,但是取回了失去的“過去”的她,從對方的動

    作、外表和行為中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熟悉感,而且她的腦中好像閃過一名小男

    孩的模樣,只不過記憶實在太久,所以只是有一個極為模糊的印象。

    看到她回過神來,田經理伸手摸著她的頭說道:歡迎回來,“我的尿壺”。

    如同太陽般燦爛的笑容立時出現在她的臉上,從眼角處也不自覺的流下淚水

    ,詩嫻以帶著哭音的話回應道:我回來了,我的小主人。

    ***********************************

    後記什麼的等我寫完再說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