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料

    《颜料》作誟过滤]耗г?

    郭助教的床上,躺着两位美貌青春的女大学生。

    两人都有一对难得一见、傲人而饱满双峰,只是一个看来文弱清秀,而另一

    个看

    来[过滤]练有主见。

    两人身上布满了后的痕迹,身上三个妙处,都充满着男人黏稠的[过滤]。

    然而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其中文弱的那一个,私处血迹斑癧过滤]故堑谝淮危?

    呵呵……接下来…该下一步计画了……

    郭助教看着床上两具美好的[敏感词],对自己这么说着。

    说起来,这郭助教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天才,他不只是个艺术博士,更拥有物

    理、

    化学、心理学、室内设计……等近十个博士学位。

    但是,会读书不代表他的人生过得幸福、顺利。

    当他发现的时候,他再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人,甚至连暗恋的女人都

    早已

    结婚生子,嫁给他一向看不起的小工程师。

    钻牛角尖的个性,最后终於让他发狂,他要夺回他的女人,夺回属於他的东

    西。最后,他走入了催眠的魔咒之中。他发现,人类对光,或者说对颜色,会有

    各种不同的感受。而把颜色进展到图形时,甚至会有不同的意思包含在里头。再

    配合各种灯光和摆设的设计,就可以让人在长久的接触下,不知不觉的接受这些

    有意义的“意思”,就如同催眠的暗示一般。再加上他在颜料里加入了他所调配

    出来化学药剂,那会散发出一种人类感觉不出来的味道,但是却会让闻到的人心

    情放松,并更加容易接受暗示。

    他在画中加入了一些暗示,一些能改编别人的人生的暗示。

    然后,计画便开始了……

    在台湾的中部,有一个号称“台湾的东大”的美丽校訹过滤]椎匾话傥迨甑?

    完全

    学校。

    纪筱雅是一个今年刚转学进来的转学生。身为转学生的她,理所当然没有多

    少朋友。虽然不是说与班上的同学不合,但总是有种相处不来的感觉。幸好,这

    是一座美丽的校园,而且是一座充满了艺术气息的校訹过滤]I踔猎谘@铮陀幸?

    座规模不小的美术馆。喜爱美术的她,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放松自我,尽情享受

    沉浸在美好事物中的感觉。

    筱雅学妹!筱雅学妹……

    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系上的学姊?杨佩婷,她是一个温柔、热心而且才貌双

    具的

    学姊,虽然总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却如一个大姐姐般,常常担心纪筱雅这

    个难

    以融入班上的转学生。

    呵呵…佩婷学姊,跑慢点,我又不会跑掉……筱雅轻笑的说道。

    呼…呼……还跑慢一点呢,不把你叫住,你又不知道神游到哪去了……

    说到这,两人不由得一起轻笑了起来。

    好了,别笑了,说正事呢……

    什么正事?筱雅好奇的望着学姊。

    这次系上转来的那个新助教准备办一个个展,所以要找几个学弟妹出公差,

    要帮忙佈置,学姊这一组还缺一个人,学妹你看……?

    [过滤]……筱雅侧着头可爱的思考着。

    那个新助教[过滤]……好像絒过滤]∧谢故枪×摹は嗦胀ǖ摹低饷?

    评价很高…不过抽象画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见仁见智了……希望不要是个被捧起

    来的绣花枕头……虽然内心在思考着一些不怎么可爱的东西。

    学妹……

    看着佩婷着急的样子,筱雅更是装模作样的想了好一会儿。

    [过滤]……三顿吃到饱,野宴级的!

    佩婷听了一呆,马上讨价还价:一顿,上阖屋级的!

    不行,至少两顿野宴!

    好,成交!

    两人相视一笑。

    半个月后,这个简单的个展就佈置好了。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在学姊的领

    导之下,大家很融洽的把工作做完。而筱雅也改变了自己的心态,虽然助教长得

    普通,但他的画确实有其魅力,虽然

    不是很清楚其中的意境,但是所有组员还是跟筱雅一样的爱上了这些画。一

    方面是因为喜爱这些画的关系,再加上这次个展从佈置、灯光乃至装潢,都由她

    们一手包办,让所有人都像生出了小鸡的母鸡一般,即使没有轮到顾柜台的班,

    也忍不住几乎天天来报到。

    这一天,轮到筱雅和佩婷一起顾柜台,到了正要打烊休息的时间。

    嘶……筱雅一边收拾一边深吸了一口气,感叹的说道:呼……明明都

    是同样的颜料味道,怎么是觉得这里的特别好闻呢…?

    呵呵……你那是心理作用……自己的儿子总会比别人好,费了那么多功夫

    搞这个个展,不当她是儿子怎么行呢……?

    呵呵…那倒也是……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收拾,很快就做好了一切,可以准备回家了。

    咦?老师,你怎么来了?

    听到佩婷惊喜的声音,筱雅回头一看,果然是郭助教。

    呵呵…你们两个明后两天都放假吧?

    两人齐齐点头。

    其实这次因为空间的关系,还有几张图放在老师台北家里没摆出来,老师

    等下要回台北一趟,问看看你们要不要一起?

    好[过滤]!佩婷[过滤]快的答应了。

    可是…就两个孤身女子跑去老师家……

    筱雅心里疑问刚升起,马上一股强烈的想法冲击她的脑海……

    …!老师……对……!………相……!

    呜……剧烈的感觉让筱雅不由得呻吟了出来。

    筱雅,你怎么了?佩婷马上关心的问道。

    不…没什么……接着筱雅又迷惑的呢喃着:我刚刚…好像在想着什么

    ……

    [过滤]…!对了……我刚刚在想,这么晚了去打扰老师,会不会不大好?

    不过想去看老师的画的压过了一切,筱雅便按过不提。

    到了停车场,郭助教贴心的让两个女孩子坐在后座,微笑的说道:你们两

    个今天顾柜台顾了一整天,都累了吧?今天让老师充当司机,你们两个先在后座

    睡一下吧?

    两女欣然接受。

    上了车,筱雅舒适的坐在后座,闻着车上淡淡的香水味,听着老师放的不知

    名的音乐,不可思议的居然有种如同回到母亲怀抱一般的感觉,让筱雅很快的睡

    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筱雅只觉得若能永远这样维持下去,是件多么美好的事。但

    是要维持什么呢?她不知道。

    筱雅,筱雅……

    呜…

    筱雅,已经到老师的家了喔,你该起碵过滤]肃浮?

    [过滤]……

    筱雅还有点迷糊,但一下就清醒了起来。

    咦?学姊,你什么时候跑到前座去坐了[过滤]?

    呵呵……你这小睡猪,刚刚开到一半到休息站休息的时候,我看你睡得跟

    死猪一样,我又睡不着,就来前面陪老师聊天啰……

    一行人边聊天边走入屋内,那是一栋在湖边的透天别墅。

    咦?学姊,你身上怎么有一股好好闻的味道?怎么嘴巴也有?你刚刚吃了

    什么

    吗?

    佩婷闻言脸色一红,只是含糊的敷衍着:呵呵…这是学姊最近发现的一种

    养颜圣品……等下再介绍给你吃……我们先进去吧……

    筱雅不疑有她,赶紧跟着学姊进入屋内,却没发现学姊的[过滤]早已不翼而飞,

    内里更注满了一股与学姊嘴里味道相同、白色而浓稠的液体……

    进入屋内后,学姊先跑到了别的房间去,似乎是要换衣服。

    奇怪?学姊有带衣服来换吗?

    但是想看老师的画的实在太过强烈了,顾不得其他,筱雅先跟老师去看

    他没发表的画。

    一进入摆画的房间,筱雅就感到有一股强烈的感觉,从视觉开始,冲击她的

    意识。整个房间,从灯光、摆设、装潢直至画本身,完美的融为一体,彷彿在叙

    述一则攸远的诗篇,那内容,彷如可以吟唱出来……

    我绝对相信老师…

    老师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我的身体、心灵乃至灵魂,都是属於老师的……

    老师是我生命中的一切,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取悦老师……

    不知不觉中,筱雅口中低声叙述着这些内容,但她的意识还停留在对画的感

    动,完全没意识到,她的灵魂与身体,已经出卖了她的一切,给那个被他称作老

    师的男人。

    ……你将……,…把……,…走………

    耳盵过滤]坪跆嚼鲜λ盗撕芏嗷埃求阊诺囊馐度疵惶痪洌勒?

    样很没礼貌,但房里的画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大到让她无法自己。

    筱雅终於发现只剩她一个人在这个房间中。虽然她还想继续欣赏这些画,但

    她的内心总觉得有些事要去做,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事。她走出了房间,屋外的

    灯光色调似乎变了,但又好像没变。她彷彿感受到一段段的讯息涌入脑中,但又

    好像什么都没有。她决定顺着那种感觉走。就像曾经做过了无数次一般,她顺着

    走廊,弯了几个弯,走进一个房间中。

    房内摆满了无数衣物,但是筱雅熟练的打开其中一个柜子,拿出了一套衣服。

    那是一套cos朝比奈实玖留的女仆装,紧身的束腰完美的突出筱雅那对雄伟

    而饱满的fcup巨[敏感词],诱人的迷你裙,更将她那对修长、性感的双腿[过滤]露出来。

    虽然顺着感觉穿了这套衣服,但是筱雅的心里一样感到极度的害羞。

    这…这套衣服…怎么……怎么设计成这样……好像要叫色狼来侵犯似的…

    …

    少看小说漫画的筱雅当然不知道,从某方面来说,这套衣服确实是设计来让

    人侵犯的。

    虽然害衃过滤]求阊呕故羌绦兆鸥芯醺难断⒆[过滤]醯媚腔崾撬松?

    唯一

    的意义。

    害羞的走出房间,继续走着,筱雅并没有发觉,从她把小裤裤脱下后,她并

    没有再穿上另一条。

    [过滤]…!

    走到了目的地,打开门,老师和学姊正在沙发那看着电视。

    两人对筱雅的穿着没有感到任何讶异。

    而筱雅也没有对老师和学姊正在做的事感到任何疑惑。

    或者说,把所有的疑惑正常化……

    [过滤]…学姊怎么只穿着一件衬衫,胸罩和小裤裤都被看到了……

    呜……是了…屋里有点热呢……学姊这样穿也是正常的……

    学姊跪在老师面荹过滤]孟裨谧鍪裁础?

    [过滤]…是了…学生跪在老师面前,驯服的听从老师的指示…是件正常的事…

    …

    呜…学姊正在做什么呢……她用嘴巴舔着老师胯下那根长长黑黑的东西…

    …

    是在做什么呢……?

    室内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氛,让筱雅静静的看着学姊的动作。

    她看得很专注,就像学姊服侍老师一样的专注,看着学姊一下用手,一下用

    口舌,一下又用她胸前那ecup的巨峰夹住那一根长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长黑黑的东西,彷如身感同

    受。

    呜……

    过了好一阵子,老师好像感到很舒服,从那东西里喷出了许多白色黏稠液体。

    呼……

    这时老师似乎终於注意到了刚走进来的筱雅。老师等待佩婷用嘴巴将他的下

    体清理乾净,在佩婷耳边似乎说了句什么,佩婷便脸色一变,双眼茫然的直视前

    方,然后郭助教便不管她站起身来,走到筱雅身荹过滤]?

    老…老师走过来了……

    老师的身体……覽过滤]珊煤梦诺奈兜馈孟胍恢蔽畔氯ァ?

    老师…老师对我笑了……

    筱雅紧张的看着身前正微笑着的老师。

    筱雅,你的妈妈是不是叫张怡雪,曾是xx大学xx系……

    筱雅虽然不知道老师为什么知道这些,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嘿…老师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果然没错……

    筱雅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为什么会笑,只觉得老师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她,

    让她陶醉在其中。

    [过滤]…老师……

    老师伸出他的右手,隔着衣服把玩着筱雅雄伟的[敏感词]房。

    怎么?不喜欢老师这么作吗?

    不…筱雅……筱雅喜欢老师做的一切……

    那老师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老师…老师正在摸…摸筱雅的……的…胸部……

    不对,老师正在摸母狗筱雅[敏感词]贱的大[过滤]!

    老…老师正在……正在摸母…母狗筱雅…[敏感词]贱的大…大[过滤]……

    筱雅羞红了可爱的小脸,虽然老师要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但是这么下流的

    话,还是让小雅感到极度的害羞。

    哼…果然是遗传吗……这对用来勾引公狗的大[过滤]……

    屋里的画!突然,筱雅听到老师说了什么,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看着

    筱雅眼神茫然的看着前方,如同一个[过滤]緻的洋娃娃一般,郭助教确定她又一次进

    入了催眠状态。

    呵呵…郭助教得意的看着他的战利品:没想到真的能够成功……

    不过第二个实验品而已……就已经熟练得近乎老手……

    人要堕落,果然是如此的简单[过滤]……

    郭助教微笑的看着两个美女,就这么茫然无助的直视着前方。他享受着这种

    掌握一切的感觉。

    她们将会柔顺的服从他。她们将再不会背叛。她们,是属於他的!

    一个礼拜后,这天又是筱雅和佩婷轮班。

    那天过后,筱雅约了她的姊姊和妈妈一起来看这个她们一起[过滤]心佈置的个展,

    果然姊姊和妈妈也一起爱上了老师的画。

    而令人惊讶的是,妈妈和老师以前居然是大学同学,还同班了四年,不过两

    人没什么交集就是了。

    从那之后,姊姊和妈妈天天都会跑来这里看画展。这不,她们两人又站在那

    里看了。

    妈,姊,美术馆该打烊了喔…

    [过滤]……

    两人都沉迷在画中,舍不得离开。

    妈,姊,其实老师还有些画放在台北家里,你们要不要去看?

    两人忙不跌的点头。

    果然老师的画美好得会让人沉迷呢,才一提马上就急着答应,都不懂得考

    虑其他的事了呢……

    接下来,由学姊开车,四人一起上台北。

    一上车,筱雅就开了一个隐密的机关,让后座充满老师所调配的药剂,并打

    开音乐,这会让坐在后座的妈妈和姊姊更加的服从,只服从於老师……

    [过滤]……晚上…老师又会多两只听话的小母狗了呢……

    真期待…当我跟姊姊还有妈妈都脱光了衣服……翘起我们那[过滤]的小屁屁

    ……老师会用他的大[过滤]先谁呢……?

    筱雅相信,这个问题很快她就会知道了。而且老师的母狗,也将会越来越多。

    不管是系上的美女老师还是系上学生,亦或者这些人的家人朋友,她们都将只会

    有同样的一个命运。成为老师驯服而可爱的小母狗……

    这是我从催眠物恋中找来的,也忘了题目了,所以直接写催眠物恋了。

    这是写邪书的魔月以前的作品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