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白洁传(全) > 正正正文 111

111

    1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和每个人的幸福,谁能说自己的不幸不会是幸福呢!

    白洁,今年二十四岁,毕业于一所地方师范学院,在諿过滤]狈揭凰≌蛑醒Ы逃镂模馐且桓龈咧泻统踔谢旌系难#咧杏兴奚幔灿幸徊糠菅谕饷孀夥孔幼。5纳屎艿停芾硪埠芑炻摇?

    白洁这几天正为了评职称的事闹心,白洁毕业才只有两年,虽说学历够了,可资历太浅,但如果学校的先进生产者能选她,那就把握多了。那就全靠校长的推荐了。

    刚结婚两个月的白洁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朦,彷佛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竅过滤]筛说母芯跞肥切蕹ば忝馈?

    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敏感词]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过滤]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蟍过滤]蕹ぴ瘸频乃让挥写┧客啵啄鄣拇笸裙鈁过滤]着。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少妇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校长高义从窗口看见白洁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过滤]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

    高义是个色鬼,以前在镇政府作教育助理时就因为和一个要当老师的少妇鬼混,在女人家里两人弄上了。那女人把裙子撩起来,趴在床上,高义在后边[过滤]进去,双手把着女人的腰,正“咕唧……咕唧……”地[过滤]得过瘾时,男人回来了,一敲门,高义一紧张,一边往出拔一边[过滤][过滤]了,弄得女人的[过滤]里、[过滤]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过滤]。

    两人慌乱地弄好衣服开开门,男人见半天才开门已觉不妥,进屋一瞧,两人神色慌张,女人的脸红扑扑的,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转身,他看见床上扔着一条女人的[过滤],沉着脸叫女人和他进了屋里。一进屋,当时就急了,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伸手在女人湿乎乎的阴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闻:“我[过滤]你妈!”男人捅到了镇里,高义只好被调到了中学当校长。今天见到白洁,一个阴谋在他心里产生了,一个圈套向白洁身上套来。

    白洁篇:

    白洁这几天正为职称的事情发愁,晚上回到家,白洁吃饭的时候把单位的事和丈夫说了,可她丈夫根本没当回事。

    白洁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个中学教数学的老师,人瘦瘦的,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倒也有些知识分子的风度,可也有知识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白洁能评上这个职称,不屑一顾的说了几句话,让白洁很不舒服,两人闷闷不乐地上碵过滤]恕?

    过了一会儿,王申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敏感词]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白洁身上,一边揉搓着白洁的[敏感词]房,嘴已经含住了白洁粉红的小[敏感词]头,轻轻吮吸、舔舐着。“烦人……”白洁不满地哼了一声,王申已经把手伸到白洁下身,把她的[过滤]拉了下去,一边手伸到白洁[过滤]下边摸了几下,王身的[过滤]就已经硬得要涨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白洁的双腿,压到了白洁双腿间。坚硬的东西在白洁湿滑的[过滤]顶来顶去,弄得白洁心里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盵过滤]兆磐跎甑腫过滤]放到自己的阴门,王申向下一压,[过滤][过滤]了进去,“[过滤]……”白洁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王申一[过滤]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白洁身上起伏着。渐渐地白洁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白洁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王申这却快速地抽送了几下,哆嗦了几下,趴在白洁身上不动了。刚有一点感觉的白洁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卫生纸在湿乎乎的阴部[过滤]了几下,翻过来翻过去,心里好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

    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王申显然无法满足白洁的,只是现在白洁的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白洁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

    第二天,一上班白洁就发现许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来今年的先进工作者评了她,而且,还评她为今年镇里的劳模,准备提名为市里的劳模。白洁心头一阵狂喜,来到了校长高义的办公室。

    白洁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件到膝盖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长统丝袜,小巧的脚上穿著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

    “校长,您找我?”白洁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高义眼睛盯着白洁薄薄的衣服下,随着白洁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敏感词]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长。”白洁又叫了一声。“[过滤],白洁,你来了。”高义让白洁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准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准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

    由于白洁坐在沙发上,高已从白洁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白洁里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敏感词]罩,高义看着丰满白嫩的[敏感词]房之间深深的[敏感词]沟,下身都有些覽过滤]恕?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别人会不会……”白洁有些担忧。“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义的眼睛几乎快钻到白洁衣服里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过滤],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里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白洁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我家在这里。”高义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白洁。

    白洁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个叫小晶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俏生生的感觉,今年十九岁,好象在和社会上一个叫钟成的小伙子谈恋爱。那小伙子长得很帅,个子很竅过滤]豢春躘过滤][过滤],是个武警的转业兵。

    整整写到十一点的白洁,早晨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王申对白洁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白洁能评上什么职称。刚好他有个同学周[过滤]结婚,他告诉白洁晚上不回来了,就走了。

    白洁又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上了一条白色带黄花的丝质长裙,肩上是吊带的,又在外面着了一件淡粉色的马夹。下身还穿著那双白色的丝袜,这件丝袜腿根的地方是有蕾丝花边的,柔软的面料更衬的白洁的[敏感词]房丰满坚挺、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

    高义开门一看见白洁,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白洁把总结递给高义,高义接过来却放在一盵过滤]ψ鸥捉喽肆艘槐箍Х龋骸跋群纫槐饨饨饪省!?

    走了这一段路,白洁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白洁没注意到高义脸上有一丝怪异,白洁又喝了几口高义又端来的咖啡,和高义说了几句话,突然觉着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白洁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高义过去叫了糩过滤]骸鞍捉啵桌鲜Γ 币豢窗捉嗝簧蟮ǖ赜檬衷诎捉喾崧腫敏感词]房上捏了一下。白洁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高义在刚才给白洁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白洁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高义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白洁身盵过滤]炔患按仄说教稍谏撤⑸系陌捉嗌砩希铱捉嗟穆砑校寻捉嗟募绱奖咭焕捉喾崧嵬Φ腫敏感词]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敏感词]罩,高义迫不及待地把白洁的[敏感词]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敏感词]房就完全地显露在高义面前,粉红粉红的小[敏感词]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敏感词]头慢慢地坚硬[敏感词]。

    高义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敏感词]房,柔软而又有弹性,高义含住白洁的[敏感词]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白洁裙子下,在白洁穿著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白洁阴部,在白洁阴部用手搓弄着。

    睡梦中的白洁轻轻地扭动着,高义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过滤]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高义把白洁的裙子撩起来,白洁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过滤],几根长长的[过滤]从[过滤]两侧漏了出来。高义把白洁的[过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白洁一双柔美的长腿,白洁乌黑柔软的[过滤]顺伏地覆在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过滤]紧紧地合在一起。高义的手抚过柔软的[过滤],摸到了白洁嫩嫩的[过滤],湿乎乎的、软乎乎的。高义把白洁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过滤]顶到了白洁柔软的[过滤]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过滤]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白洁双腿的肉一紧。“真紧[过滤]!”高义只感觉[过滤]被白洁的[过滤]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高义来回动了几下,才把[过滤]连根[过滤]入。白洁秀眉微微皱起,“[过滤]……”浑身抖了一下。白洁脚上还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高义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着,白色的[过滤]褂在右脚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敏感词]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高义[过滤]向外一拔,粉红的[过滤]都向外翻起,粗大的[过滤]在白洁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白洁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高义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过滤],迅速[过滤]到白洁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敏感词]白色的[过滤]从白洁的嘴角流出来。

    高义恋恋不舍地从白洁嘴里拔出已经软了的[过滤],喘着粗气坐了一会儿,从里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白洁摆了好几个[过滤]的姿势拍了十几张。

    高义拍完了照片,赤[过滤][过滤]的走到白洁身盵过滤]阉У轿允业拇采希窍滤娜棺有卣郑捉嘀淮┲咨乃客啵鎏稍诖采希欢匝┌追崧腫敏感词]房在胸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高义光着身子躺在白洁身盵过滤]植煌5馗虐捉嗳恚芸靃过滤]又覽过滤]恕?

    高义把手伸到白洁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白洁身上,双手托在白洁腿弯,让白洁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竅过滤]蹁醯囊醪肯蛏贤黄鹱拧7酆斓腫过滤]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高义坚硬的[过滤]顶在白洁[过滤]中间,“唧……”的一声就[过滤]了进去。

    白洁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过滤]进去的时候,[过滤]向上抬了一下。高义也知道白洁快醒来了,也不忙着[过滤],把白洁两条穿著丝袜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肩头扛着白洁一只小脚,粗大的[过滤]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白洁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吶喊,是白洁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摩[过滤]、抽送,“[过滤]……”白洁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白洁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过滤]着,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高义[敏感词]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过滤]着这个无耻男人的骯脏东西。

    “[过滤]……”白洁尖叫一声,一下从高义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过滤]的身体。她觉得嘴里黏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黏着什么,用手一[过滤],全是黏糊糊的白色的东西,白洁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过滤]呕了半天。

    高义过去拍了拍白洁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

    白洁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过滤]。你……不是人!”泪花在白洁眼睛里转动着。“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了,你怎么说是[过滤]?”高义毫不在乎地笑了。“你……”白洁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高义,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高义拿出两张照片让白洁看。白洁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过滤],嘴角流下一股[敏感词]白色的[过滤]。“不……”白洁去抢照片,高义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过滤]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白洁压到了身下,嘴在白洁脸上一通亲吻。“你滚……放开我!”白洁用手推高义,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高义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敏感词]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敏感词]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白洁[敏感词]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白洁全身,白洁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敏感词]头渐渐覽过滤]似鹄础!安灰猍过滤]……别这样……[过滤]……”白洁手无力地晃动着。高义一边吮吸着[敏感词]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敏感词]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过滤],手就摸在了肥嫩的[过滤]上,两片[过滤]此时微微敞开着,高义手分开[过滤],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哎呀……不要……[过滤]……”白洁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玩弄一会儿,高义的[过滤]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白洁一只裹着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过滤]毫不客气地[过滤]进了白洁的[过滤]。

    “[过滤]……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王申的要粗长很多。白洁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白洁的下身水很多,[过滤]又很紧,高义一开始抽[过滤]就发出“滋滋”的[敏感词]水声音。高义的[过滤]几乎每下都[过滤]到了白洁[过滤]最深处,每一[过滤],白洁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高义一连气[过滤]了四、五十下,白洁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高义肩头,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高义的抽送来回晃动:“[过滤]……哦……哎呦……[过滤]……[过滤]……”

    高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过滤],每次都把[过滤]拉到[过滤]口,再一下[过滤]进去,高义的阴囊打在白洁的[过滤]上,“啪啪”直响。

    白洁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过滤]……[过滤]……”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白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高义只感觉到白洁[过滤]一阵阵的收缩,每[过滤]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过滤]含住一样,一股股[敏感词]水随着[过滤]的拔出顺着[过滤]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白洁一对丰满的[敏感词]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敏感词]头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白洁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过滤]用力、用力、用力[过滤]着自己。高义又快速[过滤]了几下,把白洁腿放下,[过滤]拔了出来,白洁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别拔出来。”“[过滤],过不过瘾?趴下。”高义拍了一下白洁的[过滤]。白洁顺从地跪趴在床上,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白洁圆润的[过滤],中间两瓣湿漉漉的[过滤]。高义把白洁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白洁的腰,“扑哧”一声就[过滤]了进去。“哎呀……[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白洁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高义手伸到白洁身下,握住白洁的[敏感词]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白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终于高义在白洁又到了一次,在白洁[过滤]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过滤][过滤]到了白洁身体里。白洁浑身不停地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一股[敏感词]白色的[过滤]从白洁微肿起的[过滤]间缓缓流出。晚上四点多,白洁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还没有回来。白洁不停地洗呀洗,下身都有些痛了,才流着泪睡了。周一了,白洁上班,不知为什么,穿裙子去总是觉得哪里有些别扭,好象是光着身子的感觉,就穿了一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裤,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过滤]鼓鼓的向上翘起,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t恤,更显得一对[敏感词]房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高义看到白洁的这身打扮,浑身立刻就发热,眼前浮现出白洁赤[过滤][过滤]的撅着[过滤],雪白的[过滤]、黑亮的[过滤]、粉红湿润的阴部、微微开启的[过滤],高义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过滤]。白洁已经当上了教学组长和中级职称,这对于才几年的老师是不多见的。白洁上课时发现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小晶没有来,第二节课结束还没来,下课的时候在走廊碰见了高义,高义对他一笑:“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上午最后一节课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去上课,一些没课的老师就开始偷偷去买菜做饭,办公室里已经没几个老师了。白洁在犹豫了好久之后,还是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高义在看他进来之后很快的站了起来,在白洁身后把门锁上了,一转身把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搂在了怀里,手就伸向了白洁丰满的前胸。

    “哎呀,你……[过滤]什么?别……”白洁脸腾一下红了,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推高义的手。

    “没事儿,来,上里盵过滤]窗伞备咭辶拼У陌寻捉[过滤]搅死镂荩锩嫖堇镏挥幸蛔榈倒窈鸵话岩巫樱挥写盎А?

    高义把白洁搂在怀里,手抓住了白洁柔软丰满的[敏感词]房,稍一揉捏,白洁出气就不匀了:“别……哎……呀!”白絒过滤]ね范阕鸥咭宓淖欤骸癧过滤]啥呀……”

    高义手抓住白洁的衣服往外拽,白洁赶紧用手拦住:“行了,别……”白洁脸红扑扑的,声音都颤巍巍的。

    高义的手一边揉搓着丰满的[敏感词]房,一边在白洁耳边说:“别装了,来吧![过滤]一下子。”

    “不行[过滤],放开我……”白洁用力地挣扎,推开高义想走到门外去。

    “你不是想让全镇的人都欣赏你的表演吧?”高义笑嘻嘻的说,一边抓住了已经浑身发软的白洁。白洁眼中欲哭无泪,任由高义的手把她的衣服下襬拽了出来,手伸到了白洁的衣服里面抚摸着白洁娇嫩的皮肤,高义的手挑开她的[敏感词]罩,按在了她丰满柔软的[敏感词]房上揉捏着……

    “哦……”白洁浑身微微抖动,出了一口长气,两手下意识的扶在了高义的胳膊上。

    高义把白洁靠在文件柜上,把白洁的t恤掀了起来,胸罩推到了[敏感词]房上盵过滤]捉嘁欢苑嵬Φ腫敏感词]房颤巍巍的在胸前晃动着,高义低头含住了那艳红的一点,用舌尖快速的舔着。

    “[过滤]呀……[过滤]……不要[过滤]……”白洁浑身剧烈的一抖,两手去推高义的头,却又是那么无力。穿著高跟凉鞋的脚在地上不停的颤栗着,下身已经潮湿了。

    “来,宝贝儿,把裤子脱了。”高义伸手去解白洁的裤带。

    白洁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矜持,t恤撩起在脖子下盵过滤]欢訹敏感词]房翘立着,粉红的[敏感词]尖已经覽过滤]似鹄矗W锌阋丫桓咭灏堑搅讼ジ巧希醪看┲患咨恐男过滤],高义的手在白洁阴门的地方隔着[过滤]揉搓着。

    “都湿了,还装啥呀!来,把着柜子。”高义让白洁双手把着文件柜,翘着[过滤],他把裤子解开掏出[过滤],走到白洁身后,把白洁的[过滤]拉到膝盖,双手把玩着白洁浑圆雪白的[过滤],[敏感词]的[过滤]在白洁湿润的阴门一下一下的碰着。

    “哼……哼……哼……哎呀……你快点吧!”白絒过滤]卤蝗俗布嵘乃怠?

    “受不了了吧?……来了!”高义双手扶住了白洁的[过滤],下身用力一顶,“咕唧”一声连根[过滤]入,白洁双腿一弯,“[过滤]……”轻叫了一声。

    高义一下[过滤]进去,手伸到白洁胸前一边把玩着白洁的[敏感词]房,一边开始抽送。白洁垂着头,“[过滤]……[过滤]……[过滤]……”轻声的哼着。高义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白洁的下身也越来越湿,水渍的摩[过滤]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哎呦……[过滤]……”白洁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短促的轻叫,头不停的向上仰着,[过滤]也用力的翘起着。

    “我[过滤]……[过滤]死你……”高义终于紧紧的顶在白洁[过滤]后,把一股股的浓[过滤][过滤]进了白洁的身体里。

    高义缓缓地拔出[过滤],一股[敏感词]白色的[过滤]从微微敞开的[过滤]中间缓缓地流出来……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文件柜上,牛仔裤和[过滤]都挂在脚边了,黑黑的[过滤]在雪白的双腿间特别显眼,脸如红纸,双眼迷离,长发披散着,衣服落了下来,可一侧的[敏感词]房还是[过滤]露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魅力。

    过了好半天,白洁才从中回味过来,[过滤]了[过滤]下身和腿上的[过滤],整理好衣服,回到教研室。老师们都回来了,看到她的样子都有点不自然,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深夜,白洁无法入睡,自从那天在高义家一连几次疯狂的作爱后,虽然是奸污,可却让白洁第一次尝到了作爱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后那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头一次感到男人那东西有那么大的魔力,可以让她欲仙欲死,她能感觉到身体里什么东西复活了。晚上,她要了丈夫三次,可加在一起还赶不上跟高义[过滤]一次过瘾,她感到自己已经学坏了。

    贞女和荡妇只有一步之遥,白洁在被高义诱奸之后,从一个贤淑的少妇走向了风骚的荡妇。

    白洁这天正坐在家里闲得没意思,电话响了,是在大学时的同学——张敏。

    张敏现在在一家公司做推销,听说混得不错,在大学的时候,张敏就是个风云人物,很多男孩子喜欢她,好象后来跟了一个外校的高材生,听说现在在作技术员,单位连工资都发得费劲。

    在约定的百货公司,白洁见到了久违的张敏,一件粉红色的短连衣裙,腰身很紧,肉色的丝袜裹着丰满的大腿,高跟的水晶凉鞋,披肩的直板长发,上衣的开口处露出一段丰满的[敏感词]沟,微微露出一点戴花边的[敏感词]罩,丰挺的[敏感词]房随着走动在轻轻的晃动,整个人艳光四[过滤]。

    张敏秀美的脸上到是没怎么化妆,只是卷了长长的睫毛,纹过的红唇娇艳欲滴,路上的男人几乎都看直了眼。相比之下,一身米黄色套裙的白洁就给人一种端庄、清秀的感觉,透明的玻璃丝袜裹在修长的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秀眉轻扫,粉脸淡施薄粉,唯一的是水汪汪的杏眼流转间,不时放[过滤]出勾魂的媚电。

    两人逛了很长时间的商店,白洁看见张敏大包小裹的买了很多衣服什么的,心里真是有点自卑,想自己在学校的时候,张敏的家里是很困难的,自己那时候盵过滤]琶羰裁炊记浚鞘焙蛟谙丛璧氖焙颍萚敏感词]房,都是盵过滤]琶舻姆崧上衷谧约骸?

    张敏领着闷闷不乐的白洁来到了一家很有情调的西式餐厅,两人随便点了点东西,一边就聊起了学校里的时光。

    “你现在过得不错[过滤]!”白洁不无嫉妒的看着张敏。

    “咱们姐妹,我也没什么瞒你的。就我老公那样,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我也就是靠自己,走到现在。”

    白洁有点明白了张敏的籟过滤]?

    “记得上学的时候,我们那时总是说男人好笨,真好骗。其实我们都错了,男人真心爱你的时候,他是非常笨的,可是假如他只是想玩你的时候,他简直比狐狸还[过滤]明。”张敏不无感慨的喝了一口酒。

    白洁无言地看着张敏。

    “你和王申的那个事怎么样?和不和谐?”张敏忽然把话题转到了白洁的身上。

    “就那么回事吧。你呢?”白洁轻笑了一下。

    “看王申那体格也伺候不了你,用不用哪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厉害的?保证让你一宿昏过去好几回。”

    “你留着自己用吧!”白洁脸一红:“对了,你家的那位伺候不了你吗?”

    “他呀,我一周和别人做的次数要比他多多了!”张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听说了吗?咱们系的那个李教授让学校开除了,说是因为把一个女学生的肚子弄大了,他给那个学生打胎的时候在医院被人撞见了。”

    “[过滤]!”白洁一惊:”那没抓起来吗?”

    “没有,那个学生的家长也嫌丢人。听说那家伙以前就弄了老多的姑娘了,那时候在学校的时候,好几回,我看他趴在我桌子上讲题的时候都在偷着看我衣服里面。”

    “是吗?”白洁彷佛怅然若失的样子。

    张敏也没在意,还在说着:“对了,白洁,你和老公结婚的时候是不是第一次[过滤]?”

    “[过滤],是[过滤]!”白洁赶紧说。

    “你老公真是很幸福,我老公就完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连女人的毛毛都没看见过呢!但我那时候都已经学会了骑在男人身上动了。”

    两人又说了一阵,带着淡淡的醉意,分道回家了。

    白洁回到家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想起了禽兽不如的李教授,要不自己又怎么会嫁给王申这个书呆子?

    那是在上大学的最后一年,白洁的高等数学学得很不好,她已经补考过两次了,都没过去,这是最后一次了,白洁就找了个学姐去替她考。谁知考了之后,被学生处的巡考抓住了,这可是要开除的,已经念了四年了,白洁就差没当场晕过去。

    后来她在一个老乡的帮助下,找到了学生处李处长家,就是这个李教授家,白洁拎了几样简单的礼品,敲开了李教授的家门。

    家里只有李教授自己,一个四十多岁胖胖的男人,看见白洁拎的东西,表情很和蔼,可一听说这件事情,脸就严肃了起来。

    “李处长,我就要毕业了,我要是毕不了业,回家我怎么交待呀?”

    白洁声泪俱下的哭着,李却丝毫不为之所动,眼睛扫视着白洁薄薄的t恤下鼓鼓的[敏感词]房:“这可很难,我已经报到学校里了,除非……”李的手忽然从白洁的肩头滑落到了丰满的[敏感词]房上,白洁浑身一抖,“[过滤],你[过滤]什么?”白洁一下站了起来。

    “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你让我玩一次,我马上再给你一张试卷,包你能毕业。”李色迷迷的还要去摸白洁的脸礫过滤]?

    白洁脸一下红了:“这……我……”

    “你要是敢就快点,我老婆一会儿就回来了,顶多还有四十分钟。怎样,行不行?”李很不耐烦的样子。

    白洁心都快跳出来了,哪里想到这个呀,动都不敢动。李一看白洁的样子,一把就抓住了白洁的胳膊把她搂在怀里,手顺势就握住了白洁那柔软又有着青春弹性的小巧[敏感词]房。

    白洁下身穿著一条紫花的拖地长裙,李的手伸到了白洁的裙子里面,摸到了白洁光滑的长腿,白洁浑身发抖紧闭着眼睛,任由他乱摸。

    李把白洁的t恤撩起来,将小巧的[敏感词]罩往上一推,一对粉嫩的、雪白的[敏感词]房就露了出来。李一只手玩弄着白洁娇嫩的[敏感词]房,一边已经把白洁按到了床盵过滤]某と谷昧似鹄矗话丫徒捉嗟陌咨玔过滤]拉到了腿弯。

    白洁一下感觉到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已经暴露在了这个男人面前,倒覆的长裙盖住了她的脑袋,让她减少了一点羞辱。“[过滤]……”白洁浑身一颤,一只手在她那里摸了一下,陌生的感觉彷佛过电了一样。

    白洁的[过滤]不多,软软的覆盖在淡粉色的阴缝上,男人几乎毫不犹豫地就把粗大的[过滤]顶到了白洁处女柔嫩的阴门上,那种陌生的坚硬火热的感觉让白洁忽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和不安。

    男人根本没有时间,一根坚硬的[过滤]随即[过滤]进了白洁的身体,撕裂的痛楚让白洁全身一下绷紧了,“[过滤]……痛[过滤]……”白洁痛叫一声,晃动着[过滤]想把身体里的东西拔出去。

    李一看白洁下身的反应和[过滤]上点点滴滴的血迹,非常兴奋:“大学生还有处女呢?真紧[过滤]……”李双手把着白洁的腰,[过滤]开始抽送。

    “[过滤]……我不[过滤]了……放开我……痛[过滤]……”白洁不停地叫着,一边用力地想翻过身来,可是李全身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不停的动着,白洁不由得不断地哀叫。

    十多分钟之后,心满意足的李离开了白洁的[过滤],白絒过滤]吭谀抢铮┌椎男过滤]光[过滤]着向上翘着,笔直的双腿向两边叉开着,刚刚男人战斗过的地方一片狼藉,一对娇嫩的[过滤]已经都肿了起来,一股白色的[过滤]在中间缓缓地流动着。

    白洁翻身起来,满脸泪水地提上[过滤],也不理粘乎乎的下身,捂着脸跑了出去。

    打那之后,白洁心里总是对自己很自卑,最后选择了王申这个书呆子。

    一时间思绪万千,想起自己现在和高义的关系,白洁默然无语睡了……

    学校放假了,高义已经有半个月没看见白洁了,刚好一位老师结婚,在婚礼上看见了白洁,几天不见,白洁好象更水灵、更丰满了,脸上更是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

    白洁穿著一套淡粉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过滤],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玻璃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高义看着白洁,下身几乎就覽过滤]耍嫦朊捉嘣补龉龅乃燃涫遣皇鞘鹾醯模?

    大家围坐一桌,高义赶紧挤到了白絒过滤]员[过滤]捉嘈睦锊挥傻枚硕律砭谷挥辛烁芯酢<副葡露牵捉嗟牧成险稚狭艘欢浜煸疲砹思杆垮摹?

    趁人不注意,高义的手摸到了白洁的腿上,滑滑的丝袜更让高义心痒难当,白洁把他拿下去,一会儿又摸了进来,后来更是摸进了裙子里,在白洁阴部隔着[过滤]抚摸着。

    白洁穿的是一条裤袜,高义的手指隔着丝袜在白洁[过滤]中央轻轻的按动,白洁在这么多人面前又不能让人看出来,只好故作平静,可双腿在高义的抚摸下不由得微微发抖,下身已经湿了,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

    酒席散了时,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走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高义一把抓住了白洁的手,白洁几乎是顺势就被高义搂在了怀里。搂着这软乎乎的身子,高义的嘴就向白洁粉嫩的脸上吻了过去,白洁微一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高义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高义的嘴里。

    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圆滚滚的[过滤]上抚摸着,白洁的浑身软绵绵的,感觉着高义粗大的[过滤]顶在自己的小腹,彷佛能感觉出[过滤]进自己身体中的那种快感,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当高义在她的耳边说:“去你家”的时候,连想都没想就领着高义回到了她的家。

    一进屋,白洁刚回身把门锁上,高义就从身后抱住了白洁丰满的身子,双手握住了白洁一对丰满、浑圆的[敏感词]房。

    “[过滤]……”白洁软绵绵的靠在了高义的身上,任由高义的手从衬衣的领口伸了进去。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敏感词]房,一接触到白洁柔嫩的皮肤,白洁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高义的手已经把白洁的裙子向上撩了起来,手伸到了白洁腿中间揉搓着白洁敏感娇嫩的阴部。

    白洁裹着丝袜的双腿在地上微微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高义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

    高义已经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白洁圆滚滚的[过滤]裹在透明的玻璃丝袜里都在高义的手下颤抖着,高义的手已经伸到了裤袜的腰上要向下拉。

    “叮铃铃~~”石英钟响了,四点。

    白洁一下想了起来,王申四点钟补课结束,一般4:20就到家了,赶紧推开了高义:“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来了,明天你来,我家没人。9点吧,他四点半就回来了。”

    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的两腿间伸进裤袜去摸到了白洁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白洁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白洁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双手无力的推着高义的手:“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来吧,我快点,15分钟就够了,来一下吧!”高义把白洁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

    白洁的手抚摸着高义粗硬的[过滤],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拉着高义的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敏感词]房上,高义顺势就把白洁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着白洁裤袜和[过滤]一起拉了下来。

    白洁雪白的两瓣[过滤]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肥厚的两片[过滤],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敏感词]水,高义一只手解开裤腰带,另一只手在白洁柔软的[过滤]和[过滤]上抚摸着。

    高义的[过滤]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高义双手把住白洁的腰,[过滤]顶在白洁湿润的[过滤]中间,向前一顶“唧……”的一声,白洁浑身一颤,“[过滤]呀……”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随着高义的大力抽[过滤]在桌上晃动,娇喘连连。

    由于裤袜和[过滤]蒣过滤]以谕壬希捉嗟牧酵让话旆ú娴每律砀羌械媒艚舻模閇过滤]之间强烈的刺激让白洁不停的娇叫呻吟,但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过滤]。

    高义因为赶时间的缘故,[过滤]得很猛。[过滤]了几下,白洁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

    随着高义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白洁下身的[敏感词]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此时白洁的丈夫,王申已经下班了,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想起白洁爱吃西红柿,就到市场去想给白洁买几个西红柿。他怎么想得到,自己美丽端庄的妻子此时正在家里翘着雪白的[过滤],让一个男人粗大的[过滤]在后面不停的[过滤]入。

    “[过滤]……[过滤]……”伴随着白洁蚀骨的呻吟声,高义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过滤]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深处,开始[过滤]出一股股滚烫的[过滤]。白洁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义的[过滤]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噗!”的一声,高义拔出了湿漉漉的[过滤],一股[敏感词]白色的[过滤]随着白洁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过滤]缓缓的流着。

    高义用身边一个毛巾[过滤]了[过滤],提上了裤子,一回身,已经4:28了,白洁还软软的趴在桌子上,裤袜和一条白色的高腰[过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过滤]上都是一片水渍。

    “快起来吧,我得走了。”

    白洁费力的站起来,穿上鞋,软绵绵的靠在桌子上,上衣的扣子敞开着,胸罩推在[敏感词]房上盵过滤]啄鄣腫敏感词]房、粉红的[敏感词]头若隐若现,裙子落了下来,可裤袜和[过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双眼迷离,脸色绯红,更添了几分[敏感词]靡的气息。

    “明天我在家等你,早点来。”白洁一边说一边拉起裙子,找了卷卫生纸[过滤]了[过滤]湿乎乎的下身。

    高义赶紧出了们,走了不远,看见一个潺弱的、戴着眼睛的男人拎着几个西红柿向白洁家走去,一想可能是白洁的老公,心念:怪不得白洁这么容易就上了手。

    王申进屋的时候,白洁的上衣还敞开着,正在系扣子,裙子还挂在腰上,透明的裤袜下明显的露出[过滤]的痕迹。一看有人吓了一跳,用手掩住胸部,把裙子放了下去。

    “你[过滤]什么呢?”王申奇怪的问。

    “没什么,我刚上完了厕所。”白洁故作轻松的说。

    “哦!”王申应了一声,把柿子放到桌子上,低头看见地上有几团卫生纸,就要弯腰去捡,白洁赶紧过去:“我来,我来。”把那几团卫生纸扔到了垃圾桶里。

    晚上,白洁把下身好好洗了洗才和王申上床。

    早晨,想到一会儿高义会来,白洁心里莫名其妙的兴奋,很早就醒了,在床上不起来。王申早晨忽然有了兴致,就想和白洁……

    白洁刚开始不答应,可一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和别的男人做,对自己的老公却不答应,有点……只好答应了。

    王申连忙爬上来,兴奋地一通抽[过滤],[过滤]得白洁也是浑身颤栗。等王申完事的时候,白洁摸着王申的东西:“你今天好厉害呀!”

    高义在王申离家不远就到了,按白洁告诉的在门楣上找到了钥匙,开门进了屋,听到白洁问了一句“谁呀?”他也没出声。

    推开卧室的门,一看白洁还盖着被子躺在床上,枕头边扔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胸罩,一条同样款式的[过滤]掉在地上,心里一乐,手就伸到了被里,摸到了白洁柔软丰满的[敏感词]房,白洁“[过滤]……”的呻吟了一声,接着用几乎是呻吟的语声说:“快上来。”

    高义的手顺着光滑的身体就摸了下去,毛茸茸的阴部也是赤[过滤][过滤]的。白洁分开双腿,高义的手伸到中间柔软的肉缝,感觉里面粘糊糊的,白洁一下夹住了他的手:“他早晨刚弄过,里面脏。”

    高义已经开始脱衣服了:“没事儿,那样更好,滑溜。”

    “去你的!把门锁上。”

    高义赶紧把门反锁了,脱得一丝不挂,挺着粗长的东西爬上了床,两人一丝不挂的楼在了一起。

    高义硬硬的东西顶在白洁的小腹,白洁不由呻吟了一声,手伸下去摸到了高义的[过滤]:“你好大呀,还这么硬,怪不得弄得人家都要死了!”

    高义一边吮吸着白洁娇小的[敏感词]头,一边已经翻身压倒了白洁身上,白洁几乎很自然的就分开了双腿,高义的[过滤]一下就滑了进去,白洁把两腿翘起来盘到了高义的腰上。

    两人刚动了没几下……忽有钥匙在门锁上转动的声音,两人一愣,赶紧分开了。

    “没事儿,准是拉下什么了。”白洁赶紧穿著睡衣下了床,让高义在床上躺着盖好被子,把高义的衣服和鞋子踢进了床底下。去开了门后,就又赶紧溜回了床上,为了怕王申看出来,白洁两腿叉开,翘了起来。

    高义横在她身下,两人的下身刚好贴在一起,高义滚烫坚硬的[过滤]靠在白洁湿漉漉的阴门上,弄得白洁心里直慌。

    王申进了屋:“你怎么还不起来,看见我的教案了吗?”

    “没看见,你放哪里了?自己找。”说话间,高义的[过滤]慢慢地[过滤]进了白洁的[过滤]。

    王申在书桌上胡乱地翻着,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床上妻子的下身这时正被一根男人的[过滤]塞得满满的。

    “晚上我可能回来得晚些,今天要加一节课。”王申看着床上只露出头的白洁,说着。

    白洁此时哪有心思听他说了什么,胡乱的答应着。王申开门走了,总觉着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来。

    王申刚一出门,两个人就迫不及待的弄了起来,弄了几下,白洁去把门锁上了,躺在床上,双腿分开。高义压在白洁双腿间,每次抽送,都把[过滤]拉到[过滤]的边上,再用力地全[过滤]进去,每次都[过滤]得白洁浑身一颤,两个脚尖都离开了床,用力地跷着。

    [过滤]了能有几十下,高义让白絒过滤]吭诖采希酵炔⑸希咭迤锏搅税捉嗟腫过滤]上,把[过滤]从紧紧的[过滤]缝里[过滤]了进去,直接[过滤]进了湿润的阴门,开始来回地抽动。

    陌生又强烈的快感让白洁不由得起来,叫了糩过滤]颜硗费乖谧焐希笊暮傲思[过滤]骸癧过滤]……[过滤]呀……噢……”高义的手从白洁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抚摸着一对丰挺的[敏感词]房,一边大力的抽[过滤]着,终于在白洁几近嘶喊的呻吟中,趴在了白洁的身上,[过滤][过滤]了。

    白洁翻过身,两人赤条条的搂在一起,盖上了被。

    中午两人醒过来,高义又把白洁一双圆润的大腿架到肩上,[过滤]得白洁叠起。两人才下了床,白洁下身流出的[过滤]和[敏感词]水已经弄得床上好几片水渍。

    两人在外面找了一家小饭店的包间,一边吃饭,两人一边还在乱摸,高义的手上弄得全是白洁[过滤]里的[过滤],也不知究竟是他的还是王申的。直到王申快回来了,白洁才返回家。

    白洁从一个贞节的少妇变成现在几乎是个[敏感词]妇了,但她毕竟是受到高等教育的,在内心里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仍然有着半推半就、欲罢不能的娇衃过滤]獠攀桥俗钣杖说镊攘Α?

    假如没有第一次,白洁一生可能都是一个贤淑的妻子、优秀的老师,有一天会是一个慈祥的母亲。但有了第一次,一个女人心里一生所保留的东西就在一霎那间失去了,加上性的不满足、生活的不满足,贞女就会成为荡妇。

    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开学,高义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白洁了,老婆美红也出差了,让他这个色鬼真是难熬。想起白洁丰挺的[敏感词]房摸上去那种柔软的肉感,已为人妻了竟然还是粉红色的小[敏感词]头,修长秀美的一双长腿在自己肩上颤动的感觉,柔软湿润的[过滤]彷佛白洁的人一样娇嫩,特别是白洁在自己身下的时候,淡淡的呻吟,微微的喘息,丰润的腰肢的微微扭动,迷离的双眼,粉色的红唇……

    想着白洁在自己面前翘着雪白的[过滤]的样子,高义的[过滤]不由得覽过滤]似鹄础?

    这时电话响了,教育局要求学校组织五名老师明天开始参加为期一周的政治学习,高义不由得大喜,直接就往白洁家奔去。

    白洁一开门就看见了高义火辣辣的目光,心里不由得一荡。高义看见朝思暮想的美人,几乎就要扑上去,一下看见了后面的王申,才赶紧收回来盯在白洁鼓鼓的胸部的目光。

    “高校长来了,快进来。”王申赶紧招呼高义进门。

    白洁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短到小腿的,上身穿着那件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白洁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白洁没有戴[敏感词]罩,还好白洁的[敏感词]头比较小,看不出明显的[敏感词]头痕迹,可是看着白洁丰满的呼之欲出的[敏感词]房,高义已经快挺枪致敬了。裙子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著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着。

    高义说明了来意,通知白洁明天去参加学习,去一个风景区,要她准备一下东西,又说了什么学校很重视白洁、白洁的工作做得很好什么的。

    “对了,上次白洁评职称的事情多亏了高校长,高校长辛苦了,我们一直也没时间感谢您。”王申真诚的说。

    听见这话,白洁转过了脖子,高义赶紧说:“没什么,都是应该做的。”

    “中午了,高校长就别走了,一会儿我去买点菜,在我家吃点饭。”王申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这怎么好意思?”高义假装推辞着,眼睛瞟着秀丽的白洁。

    “就算是我们谢谢高校长的大力帮助吧!”白洁的眼睛斜看着高义,故意把“大力”两个字咬得很重。

    说着话,高义没有动,王申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白洁这时叫他:“对了,你顺便把老姑家的水管钳子送去,快点回来,家里没有酒了,买瓶酒。”王申答应着就出去了。

    王申刚出门往楼下譡过滤]咭寰推炔患按穆ё“捉嗳夂鹾醯纳碜樱阉乖诿派希ノ撬暮齑健0捉嗥送罚裁辉趺凑踉骸澳悴皇且呗穑炕顾挡缓靡馑迹嫒思业睦掀啪秃靡馑剂耍怼?

    高义的手已经握住了白洁的[敏感词]房:“连[敏感词]罩都不带,是不是等着我摸呀?”一边手在白洁[过滤]后抚摸着白洁圆圆的、翘翘的小[过滤]把裙子从后面向上拽着。

    “想没想我?”白洁已经有点微微气喘了。

    “想死你了。”高义一边说着,一边一下抱起白洁,向屋里走去。

    白洁的家是小小的一居室,进了卧室,高义把白洁压到床上,白洁赶紧推开了他:“窗帘[过滤]!”又想了想:“白天挡什么窗帘?要不别了……”白洁打开在自己裙子里乱摸的手。

    “去外面的厅里吧,那里没有窗户。”高义说着又要去抱她,白洁赶紧推开他,自己走了出来。

    到了外面,高义就把白洁的裙子都撩了起来,白洁白嫩的两条腿全都[过滤]露在外面,高义让白洁把着沙发的靠背,弯着腰,看着白洁下身穿的一条白色的蕾丝的[过滤],在[过滤]的地方都已经湿了一小片儿。高义把白洁的[过滤]拉下来,白洁抬起腿把[过滤]脱了下去,雪白的两瓣[过滤]翘起着,白洁的[过滤]只是长在上,有着稀疏的几十根,[过滤]往下一直到肛门都[过滤][过滤]净净的没有毛,从后面看粉红的阴部娇嫩湿润。

    高义也很着急,将裤子拉链拉开,把[过滤]掏了出来顶在白洁湿润的[过滤]口,向前一顶,“叽……”的一声就[过滤]了进去。白洁身子一颤,到肩头的长发披散了下去,两个小小的脚尖翘了起来。

    高义探下腰去,把白洁的t恤推到胸前,把玩着白洁颤悠悠的一对[敏感词]房,把[过滤]紧紧地[过滤]进白洁的身体里,开始快速的顶着,不是抽[过滤],而是顶在白洁身体里,身体紧紧的顶着白洁的[过滤],快速的顶动。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刺激让白洁几乎连气都上不来,垂着满头秀发,张着嘴,整个腰呈一个弧线弯下去,[过滤]紧紧地贴在高义的小腹下。

    弄了一会儿,白洁的身体就开始微微颤抖,喘息声已经快成了叫声了,高义把身体从紧紧的贴着白洁的后背抬了起来,站在白洁身后,开始抽[过滤]。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两人不由得一惊,停了下来,不敢作声。

    这时外面响起来叫门声:”有没有人[过滤]?开门[过滤]!”白洁一听低声的告诉高义:”是楼上的。”两人才放下心来。高义把[过滤]慢慢的抽动着,白洁轻轻的扭动着[过滤]。

    叫了糩过滤]牛侨俗炖镟洁熳抛吡耍翱斓惆伞旎乩戳恕卑捉啻⒆潘怠8咭蹇疾煌5乜焖俪樗停饺艘醪拷缓夏过滤]的水声“叭叽、叭叽”的响着,“[过滤]……哼……哦……”白洁轻声的叫着。

    很快,高义一[过滤]如注,白洁跪在沙发上喘息了一会儿,起来刚要穿[过滤],便听见门口响起熟悉的脚步声,王申回来了。情急之下,白洁把[过滤]塞到了沙发后面,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襟危坐在那里。

    王申进了屋,看见白洁坐在沙发上,高义坐在边上的凳子上,两人的脸上都红扑扑的,喘着气。王申也没想什么:“怎么不开窗户[过滤]?天这么热。”一边把东西放下去开窗户。

    白洁赶紧拿过东西进了厨房去做菜,王申又回到高义那里,两人说着学校里的事情。白洁站在那里,一股高义的[过滤]从身+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体里流出来,顺着大腿向下缓缓地流着,凉丝丝的,刚刚兴奋的身体还是软软的,t恤下的[敏感词]头还坚硬地挺立着。

    吃饭的时候,两人不时的眉来眼去,王申不堪酒力,很快就话多了,看不见媚态迷人的白洁把一只娇嫩的小脚在桌子底下伸到了高义的裤裆间,拨弄着高义的宝贝。

    吃了饭,高义匆匆的告辞了,他真是怕酒后看着雨后荷花一样的白洁那种新砙过滤]喔鹊拿奶崛盟懿涣耍龀鍪裁闯龈竦氖虑榫驮懔恕?

    早晨五点多,白洁就起来走了,看着迷迷糊糊的老公还在睡梦中,说真的,白洁心里有一丝的愧疚,她当然知道高义的目的不过就是想和她禰过滤]赶隆?醋抛约喊锓抛诺男愿心谝隆过滤],还有丝袜,自己真不知道是想还是不想,可是心里真的有点痒痒的,那些衣服很多在买的时候真的就没有想起来自己的老公,真……

    本来还有一名女老师要去,可是临时家里有事情,就只来了四个男老师和一个女老师,这样刚好白洁就和另一间学校的一个女音乐教师住在一个屋,他们四个男老师住两个房间。这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旅游区,白洁他们上课的是在一个临湖的大会议室,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旅游。

    白洁坐在软软的沙发椅上,明显地感觉到在自己身边的高义火辣辣的目光。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带小绿格子的小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到第二粒,刚好露出一点[敏感词]沟却没有露出[敏感词]罩的边。白洁的[敏感词]房很丰满,而且位置在胸的上部,不像有的女人,露出大半个胸脯还看不见[敏感词]沟,白洁一般都喜欢带那种只能托住[敏感词]房下半部的半杯的胸罩,很薄的、没有垫层的那种。下身穿了一件水磨石兰的牛仔裙,刚好到膝盖的,没有穿丝袜,一双白生生的腿[过滤]露着,两只透明的水晶凉鞋在白嫩的小脚上晃动着。

    高义正趴在桌子上,一双眼睛盯着白洁娇俏的小脚,看着同样白白嫩嫩的脚后跟,简直跟小孩子一样,真是让人受不了,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高义一定会蹲下去好好摸一摸……

    一个上午,娇媚丰满的白洁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气,让高义整整一上午都是坚硬如铁,好难受……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就写了一张纸条偷偷塞给白洁,叫她吃过饭后到后山去。

    饭后,看着高义前边走了,白洁就远远的跟着上了后山,沿着一条小路,走到了山的深处,白洁就走不动了,小脚就被鞋子磨出了一个小泡。高义过来扶着白洁,手揉着白洁的小脚,一边问:“洁,你这小脚怎么这么嫩[过滤]?”白洁津了津鼻子:“我小时候特别懒,就不喜欢走路,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就这样了。”

    高义一看四周也没有人,一下抱起白洁,钻进了旁边一个茂密的小树林……

    茂密的灌木里面有着一片小小的空地,有意思的是还铺着两张报纸,可惜已经破烂不堪了,在角落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里面还有着[过滤]涸的[过滤]。

    进了这里,高义的手就已经在白洁的胸脯上乱摸了,白洁微微喘着气:“别摸脏了,别……”高义就解开她的衬衫扣子,把一对肉鼓鼓的[敏感词]房从[敏感词]罩上边掏了出来。高义的手很大,但刚好是握住还握不住的感觉,黄豆粒一样大的[敏感词]头粉嫩粉嫩的正在慢慢变硬,秀美的眼睛微微闭着,长长的睫毛在不停地抖动。

    高义的手在往上卷着白洁的裙子,可是牛仔裙很紧,卷不上来,白洁推开高义,手伸到裙子后面,原来后面有一个拉链。拉开拉链,高义把白洁的裙子拉到了脚下,白洁里面是一条水绿色的小[过滤],除了三角区之外都是镂空的。高义的手抚摸着两瓣露出的雪白[过滤],让白洁弯下腰,手扶着前面的一个树杈,他解开了裤子……

    白洁的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上面[过滤]了一个有白色蝴蝶的发夹,这时她微微的低垂着头,小衬衫敞着怀儿,粉红的小[敏感词]头时隐时现,牛仔裙堆在脚下,一双长长的腿中间挂这一条水绿色的小[过滤],白白嫩嫩的[过滤]呈现一个优美的弧线向上翘着,从后面隐约看见腿缝中前面有几根长长的[过滤]。

    “[过滤]……唔……”糩过滤]こさ纳胍骱托忝莱ね鹊奈⑽⒉樗孀鸥咭宓腫过滤]入和拔出;高义感受着白洁湿润又有弹力的肉壁那种紧紧的感觉和白洁彷佛处女一样的浑身微微颤抖,一边不停地抽送着粗硬的[过滤]……

    两人很快就都接近了,白洁的腰已经弯成了一个弧蟍过滤]忠丫熳サ降亓耍胍饕丫涑闪松掀鸩唤酉缕拇⒑筒皇钡亩檀俚慕猩?

    随着高义快速的几下抽送,白洁感觉到了那东西的颤动和热度,一边摇动着白晃晃的[过滤],一边喘息着说:“不要……弄……里面去,不好……[过滤]……”说着已经感觉到了热乎乎的冲击,高义急忙拔出来,一股白色的[过滤]喷到了白洁的腰上……

    两人正在穿著衣服,白洁一叠声的埋怨着高义:“你看你,弄得里面还有,怎么整[过滤]?”

    忽然,外面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两人立刻不出声了,那两个男女的声音明显是往这里来的,两人面面相觑,听着那两个人走了进来。

    “哎呀!不要急嘛……别拽坏了。”两个人一走进来就看见了白洁和高义两人,四个人一下就呆住了。那女的原来就是和白洁一屋住的音乐教师,男的就是那间学校的校长,白洁还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学校的呢!

    这时那个女的衣服已经解开了,里面白色的[敏感词]罩也已经脱了半边的肩膀,露出里面白嫩的半个[敏感词]房;短短的裙子也已经拽到了[过滤]上,里面黑色的小[过滤]竟然是t字形的。白洁的上衣还敞开着,胸罩刚刚弄好,丰满的[敏感词]房和薄薄的胸罩看得那个男人眼睛都直了。

    “这……”、“这……”两个男人尴尬地笑了笑。两个女人对看了一眼,白洁绯红了脸,低下了头。

    还是那个女老师打开了僵局:“你们都完事了,就别占地方了。”一句话,四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白洁和高义匆匆离开了。

    想到刚才的尴尬,高义忽然想起来了,到后面的楼又注册了一个房间……

    夏夜的海风轻轻地拂过白洁秀美的脸庞,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眺望着远处黑沉沉的大海,白洁心里乱纷纷的,看着夜空中的点点繁星,她不知道哪一颗才是自己。

    她知道自己不爱高义,可却对这个征服了自己的男人有着奇怪的情感,每当高义一触及自己的身上,碰到自己敏感的肌肤,就会有一种忍不住的冲动。

    她知道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可是王申在自己全身上下的抚摸却不能勾起自己沸腾的,丈夫在自己身上不停地起伏,有时候竟然会让自己有一丝的厌烦,白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骨子里[过滤]的女人……

    带着一种纷乱的心情,白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个叫孙倩的女人还没有回来。白洁一个人洗了洗脸,脱了衣服,把[敏感词]罩除了,换上一件白色的吊带小内衣睡了,她不喜欢晚上睡觉的时候穿[敏感词]罩,那种束缚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梦中的白洁迷迷糊糊的被什么声音惊醒了,在意识清醒的一瞬间,她听到了对面床上传出来的“啧啧”的亲吻声和那种男女交合时特有的水渍声,那种节奏分明的抽[过滤]摩[过滤]声音。白洁心一下开始快跳起来,她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人在自己身边,一瞬间,白洁感觉到了自己的脸热得好象火烧一样。

    她偷偷的转过脸,在黯淡的微光下看着对面床上正在苦战的男女。孙倩的双腿很直,此时更是能看见她的双腿有多直,双蚚过滤]手钡南蛏鲜鹱牛腥说拇骩过滤]正在她双腿间不停地大力起伏,那种刺激的声音正从那里不断地传出来。

    白洁的耳朵里开始钻进了孙倩那种悠长又彷佛有一点韵律的呻吟:“[过滤]~~呀~~哦……宝贝……[过滤]~~”随着叫声,白洁透过微微张开的眼帘看见孙倩的双腿彷佛跳舞一样地前后晃动。

    白洁微微地感觉了一下那种晃动的感觉,一下明白了,不由得心又是一顿乱跳,下身不由得都已经湿了,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想去摸一摸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模糊中听见孙倩低低的说话声:“不要……[过滤]进里面去……我没吃药[过滤]!”

    接着看见男人一下从孙倩下身抬了起来,模糊中白洁彷佛看见了一条长长的东西在晃动,看见男人那东西接近了孙倩的头部,接着就听到了吸吮的声音。

    “她……”白洁惊呆了,孙倩正在用嘴含着男人那刚从那里拔出来的东西,还在吮吸着。

    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断断续续的呻吟,白洁也知道男人要[过滤][过滤]了,可是男人并没有从孙倩嘴里拿出来,显然是全都[过滤]进了孙倩的嘴里。白洁忽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高义奸污的时候,嘴里粘糊糊的那种感觉,忽然觉得好象不是怎么讨厌,看来男人肯定是很喜欢的了。

    随着一股酒气和粗重的呼吸声,两个人看来睡了,白洁心里竟然彷佛有点空落落的睡不着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洁也睡着了,直到被一种奇妙的感觉惊醒……

    “[过滤]……”还在睡梦中的白洁,感觉到了一种非常舒适、兴奋的刺激,不由得轻轻的叫出了声,猛然感觉到那种舒适的感觉是自己[敏感词]房正被一双热乎乎的男人的大手揉搓。白洁一下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还算很英俊的面孔——是那个应该在孙倩床上的男人。

    白洁紧张得去推身上的男人,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过滤]已经被脱下去了,好象是还搁在自己的脚脖上。男人那个硬硬的东西已经顶到了自己湿润的地方,不知道怎么,白洁忽然有一种不想抵抗的感觉,好想那个东西就这样地[过滤]进自己的身体,体会那种放纵的感觉,可是羞耻心还是让她用力地推着身上的男人。

    天都已经亮了,可以听到走廊里有人走路的声音,白洁不敢大声叫,只能是喘着粗气和男人挣扎着……

    孙倩也已经醒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带着一丝好玩的微笑看着白洁床上的一幕。白洁能感觉到孙倩在看,她一边挣扎着,一边对着孙倩低声说:“孙姐,帮帮我,不要让他……”

    “哎呀!别害羞了,玩玩呗,你又不是没玩过。呵呵……”

    男人一直没有说话,正用两腿用力地压住白洁白嫩的双腿,硬挺的[过滤]已经接触到了白洁湿润的[过滤],白洁心里一荡的时候,那条长长的肉虫一下就滑进了白洁的身体,“[过滤]……”白洁一声低呼。

    男人的东西很长、很硬,但不是很粗,碰到了白洁身体最深处的最敏感的地方,白洁浑身酥的一下,彷佛过电了一样,一霎那间身体就软了。

    男人每次[过滤]入几乎都让白洁浑身哆嗦,白洁的双手勉强地推着男人的双手,头歪在一侧,黑黑的秀发散在枕头上彷佛乌云一样,粉红的双唇微微张着,被男人压在身子两侧的双腿伴随着男人的每次[过滤]入不时地抬起。那家伙的[过滤]很长,每次抽[过滤]的距离都很大,这样的感觉几乎让白洁兴奋得想大叫来发[过滤]心头的那种按捺不住的兴奋。

    “[过滤]……[过滤]……唔……”白洁的叫声越来越明显,意识都有点模糊了,男人的双手已经握住了她一对颤颠颠的[敏感词]房。白洁的双手与其说是推拒着男人,不如说是搂着男人的腰,双腿也已经屈了起来,和男人的双腿纠缠在一起,下身流出的水已经把身子下的床单都弄湿了。

    孙倩看着白洁的样子:“受不了了吧?呵,瞧把你浪的!”

    “[过滤]~~嘶~~[过滤]……”白洁不停地抽着凉气,头已经支在了床上,脖子用力地向后挺着……

    伴随着白洁浑身的颤抖,男人双手扶在白洁的头侧,下身紧紧地顶在白洁的[过滤]上,将一股股滚热的[过滤]喷[过滤]在白洁最敏感的身体里。白洁双脚支在床上,[过滤]用力地翘起,两个圆滚滚的小[过滤]的肉都绷紧着,嘴大张着,却没有发出声音。

    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男人的怀里,任由男人的手抚弄着她丰挺的[敏感词]房,[过滤]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过滤]沿着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来,白洁动都不想动一下。

    “你怎么这么紧吶?真不像结婚的,跟小姑娘似的。”男人在白洁的神边说着,白洁脸红红的没有说话,腿却不由自主地碰了碰男人软下来还长长的东西。

    “够长吧?人家都叫他大象。”孙倩已经起来了,挺着一对娇小的[敏感词]房说。

    两个人也赶紧起来,忙过一阵便去上课了。

    白洁一上午浑身都软软的,看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股迷人的媚态,连走路的时候彷佛都有着一种诱人的韵律,看得高义和学校的几个男老师火辣辣的。

    整整一个上午白洁还沉醉在一种的满足和的回味之中,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胸前饱满的[敏感词]峰把衬衫前面两个扣子之间顶起一条缝隙,透过缝隙,看见若隐若现的[敏感词]沟和白色[敏感词]罩的蕾丝花盵过滤]缓谏慕羯碚梗悄侵钟兴抗獾拿媪希馍目阃喑挠匙判蕹さ乃龋咨牧剐虻サ陌璐κ虐啄廴飧械男〗拧?

    坐在白洁的身盵过滤]咭寮蛑笔懿涣四遣煌4吹拿匀说娜庀悖劬Σ皇钡孛橄蛐厍澳翘跞粢粝值姆煜逗头鹤畔改逅抗獾乃龋薏坏靡咽稚旖ジ枪饣飧械某ね取?

    吃过午饭,高义就已经按捺不住心头的欲火,打电话到白洁的房间,要她到后面他开的房间去。白洁在昨晚被那个男人弄了之后,心里竟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高义,上课的时候看见高义不时看过来的火辣辣的眼光就已经知道了,借故就自己走开了溜进了后楼。

    在进门的时候竟意外地碰到了自己学校的李老师,匆忙之中打了个招呼就上了楼。李老师正好是和高义一个屋的,不由得奇怪:白洁来这里做什么?

    白洁一进屋,高义就已经迫不及待地一把搂住了白洁软乎乎的身子,嘴在白洁的脸上、脖子上不停地亲吻,双手在白洁身后一边磨娑着白洁圆鼓鼓的[过滤],一边把白洁的裙子向上拽着。白洁闭着眼睛,软绵绵地在高义的怀里承受着高义的抚摸和亲吻,娇嫩软滑的小[过滤]也任由高义亲吻吮吸。

    白洁的裙子卷到了腰上,薄薄的肉色丝袜下是一条白色的丝织[过滤]裹着白洁丰润的[过滤],白洁的脚跟向上跷起,使得[过滤]也用力地向后翘起着。高义的手抚摸着滑溜溜的丝袜和肉乎乎的[过滤],胸前感受着白洁[敏感词]胸的柔软和丰满,下身已经涨得好象铁棒一样。

    白洁已经感觉到了高义的[过滤]顶在自己小腹上的硬度,手不由得伸到了高义的腿间,隔着裤子摸到了那根硬硬的[过滤],轻轻的揉搓着。

    高义连搂带抱地把白絒过滤]搅舜脖[过滤]捉嗌焓秩ソ庖路目圩樱咭遄プ帕税捉嗟氖郑骸氨Ρ矗茨愦┱饧路揖褪懿涣耍┲姘桑 币槐呤忠丫影捉嘟饪涣?圩拥某纳酪陆笊炝私ィ苯泳臀兆×税捉嗟腫敏感词]房,白洁呻吟了一声,软在了高义的怀里。

    高义摸了一会儿,解开了白洁衬衫上边的扣子,只剩下下边的两个扣子。白洁的[敏感词]罩本来就是半杯的,这时一对丰满的[敏感词]房已经全都跳在了[敏感词]罩的上面,雪嫩的[敏感词]房上一对嫩嫩的肉色又透着微红的小[敏感词]头此时已经硬硬的凸起。

    高义的手[过滤]到了白洁的双腿间,在白洁最柔软、温润的阴部揉搓着,白洁的双腿微微地用力夹着高义的手,同时在轻轻的颤抖着。高义的手指已经感觉到了白洁下身的湿润和热力,手从白洁的裙子里面伸进了裤袜的盵过滤]稚斓絒过滤]里面直接摸到了白洁柔软的[过滤]、娇嫩的肉唇,摸到了白洁的肉唇之间,已经感觉到那里已经是又湿又滑了。

    男人的手摸到白洁的肉唇,白洁浑身就像过电了一样,更加软瘫在高义的怀里。高义把白洁脸朝下放到床上,将她的裤袜拉到[过滤]下面,白白嫩嫩的[过滤]就翘翘的挺在了高义的面前,从双腿的缝中看过去,能看见几根稀疏的[过滤]。

    高义脱下裤子,挺立着坚硬的[过滤],双手扶着白洁的[过滤]向上拉,白洁随着他挺起了腰,双手扶着床站了起来,白嫩的[过滤]用力地向上翘起。高义身子往前倾,坚硬的[过滤]伴随着白洁双腿的软颤[过滤]进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头发已经散乱了,几根长发飘到嘴盵过滤]捉嗟淖齑揭ё〖哥钙龅某しⅲ劬Ρ兆牛崧腫敏感词]房在胸前晃动。

    白洁的裤袜都紧裹在腿弯上,双腿紧紧的夹着,令本来就肉紧的下身显得更加紧凑。伴随着高义的抽[过滤],白洁身体受到的刺激已经不是呻吟能发[过滤]得了的,嗓子眼里按捺不住的呻叫声让高义更是神不守舍,下身大力地在白洁湿润的[过滤]抽送,粘孜孜的水声在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传出。

    高义抽送一会儿就感觉有点忍不住,又不甘心,就停了一会儿,手伸到白洁身前抚摸白洁的[敏感词]房。几波下来,白洁的呻吟已经成了有点肆无忌惮的呻吟,可又不敢大声,高义伸手打开了电视机,在音乐的掩盖下白洁的声音有点放开了:“[过滤]……唉呀……哦……[过滤]……使劲……[过滤]呀……”

    屋里的两个人正在疯狂不羁的时候,那个碰到白洁的李老师却偷偷的溜到了门盵过滤]锤詹排龅桨捉嘀螅秃芷婀郑低档母虐捉嗌狭寺ァK纠淳鸵恢倍园捉嗪苡猩模康笨醇捉嘣诒∫孪履悄岩匝诟堑姆缜椋突崛滩蛔∮行缘挠?

    看着白洁进了这个房间,他就偷偷的靠在门盵过滤]搅死锩媪礁鋈饲鬃焓焙虻娜粲腥粑薜纳簦罄纯醇蛏ǖ墓と斯淳屠肟恕5裙と俗吡耍吹氖焙蚋蘸锰堇锏囊衾稚邢傅靥惶税捉嘣谝衾值难诟窍碌慕猩挥傻昧⒖叹屯η怪戮戳耍迪胱耪飧瞿腥司烤故撬?

    白色的床单上,白洁好象在游泳一样已经全部趴在了上面,双手向两面伸开着,白色的衬衫也卷了起来,露出白嫩光滑的后背;黑色卷皱的裙子下,[过滤]高高的翘起,男人粗大的[过滤]大力的在白洁的身体里抽送着,湿漉漉的[过滤]发出水孜孜的摩[过滤]声……

    高义的双手把着白洁的胯部,用力地运动着下身的坚硬,感受着白洁柔软的肉壁的摩[过滤]和温热,体会着这个柔弱性感的小女人在自己身下的颤抖和呻吟。

    伴随着高义的[过滤][过滤],白洁的身体也在狂热的激情下绽放,两腿并得紧紧的,裤袜和[过滤]挂在腿弯,娇嫩的脚丫在凉鞋里用力地翘起着脚尖,下身不停发出痉挛,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冲击着高义的[过滤]。

    当高义拔出湿漉漉的[过滤]时,一股[敏感词]白色的[过滤]混合着透明的[敏感词]水从白洁微微开启的[过滤]中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浑身绵软的白洁理不了那些事情了,高义离开自己的身体时,她就已经软软的瘫倒了,双膝几乎就跪到了地毯上,看着这个娇嫩柔弱的身体,高义几乎又要[敏感词]了。

    门外的李老师很快就听见白洁起身去卫生间的声音和二人低声暧昧的交谈,隐约听得像是高校长的声音,不由得明白了点什么,悄悄的溜到了走廊的另一头看着这个房间的门。

    过了一会儿看见白洁走了出来,虽然头发已经梳理过了,可是皱褶的衬衫和裙子、走路时不自然的步履,和那种说不出来的浑身绵软的媚态都能看出刚才她作了什么。李老师下身已经硬得快顶破裤子了,看着白洁慢慢的走远,才看见高义从里面出来,看了看四周,匆忙的走了

    “果然是他。”李老师心中一种嫉妒和羡慕的心情让他狠狠地看了远去的高义几眼。

    今天是最后的一天了,下午组织去海边和附近的小山上游玩,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李老师一直偷偷的注视着白洁的身影,想象着白洁衣服下的身体是什么样子的[过滤]、什么样子的风骚。

    晚上回到住处,看高义没有和大家一起玩扑克,借故走了出去,他心里一阵狂跳,“又是和白洁[过滤]去了”他心里想,一边也按捺不住地偷偷溜了出去。

    到了那个楼的楼下,看着二楼的那个房间的灯光,彷佛能看见里面白洁肉乎乎的身子,听到娇媚动人的呻吟和轻叫。忽然他看见那个房间的阳台和旁边房间的阳台只隔着一道墙,不是封闭式的,他赶紧溜到总台,一问那个房间没有人,他开了房间,进了屋。

    服务员走了,他就迫不及待的上了阳台,小心翼翼的跨过那道墙,来到了高义房间的窗外。窗户半开着,可是窗帘紧紧的掩盖着屋里的一切,他靠近窗户,听到了屋里两人的说话声。

    “明天就回去了,真舍不得你回去。”

    “哎呀,那你还少了玩了?回去你不也没闲着?”

    “那也不方便[过滤],也不能想玩就玩。”

    “篬过滤]慊瓜朐趺囱鵞过滤]?人家……”

    “[过滤]……你真是的,中午还没玩够……”白洁微微气喘的说着,显然高义的手在她的身体某个部位游弋着。

    “宝贝,你这么性感,我一天玩八遍也玩不够。”高义色迷迷的说话声之后,传出一阵嘴唇的吮吸声和白洁淡淡的呻吟。

    “八遍?呵,还不得累死你![过滤]……轻点……”白洁微微喘息的嬉笑着。

    “宝贝,你这里都这么湿了,是不是发骚了?”

    “去你的,才不是呢!你中午弄进去的东西嘛,人家下边粘糊糊的一下午。都是你,也不戴套子。”

    “下次我准备套子,这次也没戴呀!你摸摸我[过滤]……”

    “我才不摸呢,脏死了!”白洁娇喘着,高义的手可能正在白洁的腿间摸索着。

    “哈,忘了你吃得那么起劲了!”高义嬉笑着说。

    “都是你,给人家吃迷药,人才这样嘛!你这臭色鬼!”

    “还不是喜欢你吗?我怎么没给别人吃呢?”

    “那谁知道?”白洁好象不高兴的样子。

    ……

    窗外的李老师听着屋里两个人的轻声细语,想象着白洁此时的样子,是穿著衣服还是光溜溜的呢?平时想象着白洁的[过滤]、[过滤]的样子,这时好象非常接近了,李老师的下身已经硬得如同烧红的铁棒一样,涨得他的下身直难受。

    “宝贝,我来了……”屋里传出一阵床上的翻腾声和两个人的微微气喘。

    “啪!”清脆的一声皮肤撞击的声音,伴随着白洁一声轻叫:“哎呦!轻点,[过滤]……”

    “[过滤]……[过滤]……噢……”白洁轻声地叫着一些含混的呻吟声,屋外的李老师听着屋里的春光四溢、白洁的微微气喘呻吟、还有若隐若现的两人[过滤]摩[过滤]的水声、[过滤]入拔出的撞击声……几乎连心都要跳出来了,那种刺激的感觉几乎比和自己和老婆的感觉还要刺激强烈,一种强烈的渴望促使他偷偷地靠近窗户,掀起了窗帘的一角……

    屋里的床是横在他面前的,白洁雪嫩的身子此时正仰躺着,修长的两腿叉开在身体两侧屈起着,高义微微发胖的身子整个压在白洁的身上正在起伏着,双手叉在白洁的头两侧,白洁的双手微微的托着高义的腰两侧,彷佛是怕高义太用力她会受不了。

    高义的[过滤]在白洁叉开的双腿间伴随着水渍的声音不停地起伏,透过高义的身体只能看见白洁黑黑的长发在来回地摆动,看不见白洁娇柔的面孔是怎样的一种肉紧的样子。

    这样刺激香艳的情綶过滤]敏感词]糜的声音、朝思暮想的美人,李老师的手慢慢伸向了自己的下身,从裤子里掏出了坚硬难捺的[过滤],[过滤][过滤]上流出的液体已经沾湿了[过滤]一大片。伴随着高义的抽送、白洁的娇喘,李老师的手也在不停地运动着……

    屋里的两个人换了一个姿势,白洁翻过身,跪趴在床上,面向着李老师掀起的窗帘角,低垂着头,满头长发披散着。在白洁起身的一瞬间,李看见了白洁湿漉漉的[过滤]和那上面稀疏乌黑的[过滤],丰满的[敏感词]房和他想象中一样的挺立着,只是李没有想到白洁结婚一年多了,[敏感词]头还那么小,而且娇嫩粉红的俏立着,比他老婆那黑乎乎的大[敏感词]头可强多了。看着高义挺立的[过滤]在白洁翘起的[过滤]后面一下[过滤]了进去,白洁浑身都颤了一下,[过滤]不由得挺了一挺,头低垂着发出了一声软绵绵的哼叫。

    “真是一个[过滤]!”李的心里不由地想,自己的老婆躺在那里[过滤]进去连感觉都没有,要不就是不停地喊着“使劲、使劲[过滤]”那样一种如狼似虎的感觉,把一点兴趣都搞没了,这样柔美娇嫩而又有着骨子里放荡的美女,真是让人难以自制。

    在高义一[过滤]如注的剎那,白洁也已经到了,柔软的身子彷佛断了一样,腰整个弯了下去,头也抬了起来,晃动着长发不停地呻吟着。李也到了最后的关头,眼前光[过滤]的彷佛躺在自己的身下,李在套弄着他的[过滤],一股股的[过滤]从他手中的[过滤]中喷[过滤]而出,有的喷在了窗帘上,有的喷在窗台上。

    在那一瞬间,他的眼光和白洁迷离的双眼对上了,他看见了白洁眼中的惊恐和羞臊,显然无意中撩得很开的窗帘已经让白洁认出了他,他很快的闪过身子,连[过滤]都没有塞回去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迷离的白洁确认了自己看见的是真的之后,却没有和高义说,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瞬间的惊恐让她的来得更是彻底,[过滤]不停地收缩,大量的[敏感词]水伴随着高义[敏感词]白色的[过滤],从白洁粉嫩湿润的[过滤]中间流出……

    白洁班上的叫小晶的姑娘好几天没来上课,周三才来,白洁看见她的时候,感到这个小姑娘发生了什么变化,眉宇间添了几许媚气,走路的时候微微的扭动着[过滤],白洁以为她和她的男朋友钟成发生了关系,不由摇了摇头。

    实际上钟成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小晶了,到她租房的地方,只有小英在那里,看见他在找小晶,小英的眼里有一种怪怪的神色,钟成也没觉着什么,直到后来才知道为什么。

    直到这天,钟成下午两点多来到小晶住的地方,一看里面有一辆新坤车,钟成心里一阵跳,进了院,一看门反锁着,还挡着窗帘,刚要敲门,觉着不对,就溜到窗下,耳朵趴在上面一听,“[过滤]……[过滤]……[过滤]呀……哎吆……”是那种紧一声、慢一声的娇喘和呻吟,钟成刚要起身,一下听到一声娇叫:“哎呀……轻点……痛[过滤]……别咬……[过滤]……”床的糩过滤]爸ㄑ健焙螅殖闪私看⑸胍鳌?

    这糩过滤]缤ɡ滓谎谥映啥呦熳拧J切【В祷暗氖切【В映稍谀且祸谴糇×恕?

    毕竟是当过兵,钟成来到后院,爬到了房顶上,房顶的天窗开着,钟成从窗户向里看进去……

    是那张双人床,一个男人宽厚的背影,胳膊上还有纹身;身子左侧一条雪白的大腿屈起向外叉开着,小巧玲珑的脚上还穿这一双带花边的白袜,在男人右肩头架着一只小脚,也穿著短袜,在男人肩头有力的翘着;男人的[过滤]在双腿间快速的起伏着,“咕唧、咕唧”的声音和不停的娇叫呻吟混合在一起,让人热血沸腾,钟成只有祈祷那个女人不是小晶……

    这时那男人停了下来,把[过滤]拔了出来,钟成看到那上面的。那男人从小晶的两腿间抬起身子,说了一句什么,就侧身坐到了床上。是陈三,镇上最有名的无赖,他哥是公安局的副局长。

    女人的身子向外一翻……钟成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上,那俏生生的脸,是小晶!浑身一丝不挂,赤[过滤]着雪白的身子,胸前鼓鼓的小[敏感词]房,粉红粉红的小[敏感词]头,两腿间细软的黑毛。

    钟成看到小晶跪趴到了床上,脸伏在枕头里,白嫩的小[过滤]高翘着,钟成清楚地看到她[过滤]下方那粉嫩的、湿漉漉的[过滤]。

    陈三的手拍了一下小晶的[过滤],跪到了小晶的身后,手扶着[过滤][过滤]了进去。

    钟成看到小晶那跪着的两只小脚脚趾用力地向脚心勾了一下,“噢!”的叫了一声。男人的[过滤]开始前后抽送,小晶的头在枕头上不停地晃动着,纤细的腰用力地向下弯,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钟成火向上冒,溜下房子,到了门口,从兜里掏出两根钢丝,撬开了门锁,如同一只猫一样溜进了屋里。闪进了屋,陈三并没有看见他,还在前后挺动狠狠地[过滤]着,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啪”直响,小晶不停地娇喘呻吟,两手用力地抓着床单。

    钟成向前一窜,向陈三的头发抓去,一下踩到了地上的鞋,陈三一看不好,用力向前一趴,小晶“哎呀!”的尖叫了一声,趴在了床上,那人一下跃到了地上,坚硬的[过滤]的翘起着。小晶还不知道:“你[过滤]什么呀,弄得人家痛死了,都[过滤]到……”一回头看见了钟成,一下呆住了。

    钟成看着陈三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盯着陈三。

    “是你呀?[过滤]你妈的!咋的,心疼了?三哥玩几天,[过滤]够了就还你了。”陈三下流地抖动了一下[过滤]:“你挺够意思[过滤]!老子那天[过滤]她,还没开苞呢!一枪见血,真过瘾吶!”

    钟成一听这个,按捺不住了,向前一个侧身就是一脚,踢在陈三的腰上,陈三一躲,踹得不重,两人就打了起来。小晶拉了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敢吱声。没几下,当过特种兵的钟成就把陈三打得鼻青脸肿。

    猛地陈三扑到自己的衣服上,摸出了一把[过滤],对准了钟成的头,钟成一蟍过滤]蹲×耍馐且话压氖絒过滤],子弹已经上了膛的。

    “你妈的挺厉害呀!动[过滤],老子打断你的腿。”

    钟成信他的话,别说打断腿,杀人他都[过滤]得出来。

    陈三居然从裤子里掏出了一副手铐,扔到他面前:“把右手铐上,扣在暖气管子边上,快点!”

    钟成蹲在墙盵过滤]氯叩剿肀[过滤]拱言谒飞弦欢僭遥恃铀飞狭髁讼吕础?

    “你不是不让我[过滤]她吗?老子今天就在你面前好好的玩玩儿她。”陈三走到床盵过滤]话炎プ⌒【У耐贩阉似鹄矗骸癧过滤],来给你的钟哥哥表演一个玉女吹箫。”

    “大哥,别……”小晶看着嘴边的软绵绵的[过滤],哀求着。

    “别欠揍,张嘴!”

    小晶显然很怕陈三,跪在了床上,钟成看到她用一双小手捧住了那垂下去的东西,嘴凑了上去,他曾经多少次深情吻过的小嘴微微地张开,在那个男人黑红色的[过滤]上轻轻吮吸着,一点点的吞了进去,费力地吞到了根部,脸已经憋得通红。

    随着小晶的前后吞吐,陈三的[过滤]很快就覽过滤]似鹄矗【У淖煲丫霉墓牡模氖焙颉斑踹酢庇猩?

    “过瘾吶!这小[过滤],这小嘴,软乎乎的。”陈三[过滤]得直哆嗦。

    含了一会儿,陈三拔出了[过滤]:“来个老汉推车。这小马子,这么[过滤]最得劲了,一[过滤]就直哆嗦。”

    小晶挪到了床盵过滤]琜过滤]坐在床边上躺了下去,陈三双手一边一条夹起小晶的两腿,下身“嗤”的一声就[过滤]了进去,小晶浑身一抖,[过滤]挺了一下,陈三开始“吭哧、吭哧”的[过滤],小晶侧着头咬着嘴唇不敢叫出声来。

    “妈的,怎么不叫了?叫[过滤]!”陈三用力地顶了几下。

    “[过滤]……[过滤]……[过滤]……”小晶轻声的叫了糩过滤]?

    “小,喜不喜欢让人[过滤]你?”陈三边动边说。

    “喜欢……”

    “大哥的[过滤]大不大?”

    “大……”

    “什么大?说!”

    过滤]?

    “说,你妈的!”

    “[过滤]大,又粗又大……”

    钟成蹲在墙盵过滤]恃髁寺常斓乃劢艚舻囟⒆糯采铣郲过滤][过滤]的一对男女,听着一声声的[敏感词]词、浪语。

    陈三把小晶的两腿都扛到了肩膀上,下身大力地抽[过滤]:“说[过滤]我。”

    小晶没有说,净不停地呻吟。

    “说!”

    “[过滤]我……用力[过滤]我……”小晶小声说:“大哥的[过滤][过滤]得我真舒服。”

    “来个一柱擎天。”陈三把小晶一条腿抱在怀里,另一条腿曲着。[过滤]了一会儿,“再来个倒采花。”陈三躺在床上,[过滤]直挺挺的耸立着,小晶跨坐在他身上,背对着钟成,眼看着[过滤]“滋……”的一声就[过滤]了进去。小晶双手扶在陈三身子两侧,一对娇小的[敏感词]房被他抓玩着,[过滤]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发出“呱叽、呱叽”的水声。

    两人又换了几个花样,后来小晶跪在床上,陈三的[过滤][过滤]到小晶的嘴里,动了几下,[过滤][过滤]了。小晶的嘴角流下了一股白色的[过滤],小晶很快趴到床盵过滤]押谧炖锏腫过滤]吐了。

    “怎么样小子?有种,身手不错,跟三哥混,保你有出头之[过滤]。怎么样?”

    陈三打开手铐,扔下了几张老人头,扬长而去。

    小晶软软的躺在床上,两腿仍不知羞耻的叉开着。

    钟成看了她一眼,[过滤]了[过滤]脸上的血,走了。临出门的时候,听到了小晶的哭声……

    钟成在家里躺了两天了,这天他收到了小晶的一封信。

    五哥:钟成外号老五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瞧不起我,认为我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不是那样贱的女人,可我有什么办法,你也知道连你都保护不了我,我一个女孩子又能怎么样?

    那天晚上放学,已经7点多了,我和小英回到租的房子那里,走到门口的小胡同,碰到了陈三,喝得醉醺醺的,拦住我,说:“妹子,譡过滤]蟾缤嬉换岫グ桑さ谜饷此椤!蔽颐桓抑ㄉ拖胱吖ィ话炎プ∥揖屯忱锫В骸白甙桑蟾缢痪酰蟾缈鞑涣四恪!币槐呔腿眯∮⒏辖艄觯∮⑺档任乙换岫抛炀吐睿骸癧过滤]你妈的,你是不是也想挨[过滤][过滤]?等你妈个屄!”

    我吓得哭了,不停地求他,他拿出一把刀,说我再不听话就刮花了我的脸,我只好和他走了。他的车子就停在胡同口,他把我推上车,自己上了车,锁了车门,手伸到我的胸口摸了一把,笑着问我:“挺结实[过滤],让没让人[过滤]过?刚[过滤]完一个小骚娘们,就来这么一个水灵的小姑娘,真他妈的过瘾!”

    我一直在那里哭着求他,他把车开到公安局的家属楼,拽着我就上了楼,路上碰到一个老头,看见他都躲着走开。上了三楼,是个三室的大房子,屋里一个人都没有,陈三一进屋就开始脱衣服,我一看就给他跪下了:“大哥,你饶了我吧!”

    他一边把衣服脱得溜光,一边就和我说:“什么饶不饶的,大哥舒服了有你的好处。就是玩一会儿,快点脱衣服,上床!”

    他一看我没脱就过来了,把我拽到卧室,按倒在床上,往下扒我的衣服,很快就把我的衣服裤子都扒光了。我只穿了一条小[过滤],他一把就扯碎了,扑到我的身上,光溜溜的,那东西就压在我的腿上,的。

    他一顿乱亲我的[敏感词]房,手在我下边抠[过滤]抠的,后来就把我的两腿劈开了,一个的东西就顶在我那里,我当时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一下就弄了进去,真痛[过滤]!就好象把我撕开了一样。

    他一看我真是处女,一边笑就一边[过滤]我。刚开始挺痛的,后来就嘶拉嘶拉的痛,后来就是很奇怪的感觉,好象身上很痒,一[过滤]进去就舒服了。

    [过滤]了能有二十多分钟,他[过滤]了。[过滤]了[过滤],他就让我给他含着那软了的东西,我也就不在乎了,就用嘴给他含了,一股味儿。覽过滤]耍腿梦遗吭诖采希雍竺鎇过滤]进去弄我,弄了一会儿,他就把录象机打开了,里面都是一些外国的男的女的[过滤]那事儿,那些女的都不停地叫唤,后来我也忍不住的大声篬过滤]?

    第二天早上,我是让他弄醒的,我醒过来的时候,两腿都架在他的肩膀上,下边[过滤]着他的东西。他[过滤]了[过滤]后就起来了,领我到楼下吃了点饭,让我在家等他就出去了,我也不敢譡过滤]驮谒宜恕?

    晚上他回来了,拿回不少好吃的,吃完饭就上碵过滤]恕K饣靥乇鹩芯⒍琜过滤]了能有一个小时,我下边就好象尿了一样,湿了一大片,都把我[过滤]哆嗦了。第二天早晨,又让我站在床盵过滤]盟雍竺鎇过滤]了一回。

    他送我回我住的那里,小英看见我俩一起回来,就什么都明白了。晚上六点多,我和小英正在屋里说话,他来了,小英就躲了出去。我那天是穿的裙子,就把裙子撩了起来,在床边让他[过滤]了一次,弄到快八点了他才走。

    小英回来,我还浑身发软的趴在床盵过滤]厣虾眉竿胖健?

    你看见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他刚[过滤]了一次,又覽过滤]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和你说这些,只是我想告诉你,我有什么办法?但我已经这样了,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过滤]我。可我知道你会瞧不起我的,不过我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

    算了,你保重吧!希望你不要恨我。

    小晶

    钟成读完了信,心里很苦,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报仇,一定要闯出名堂。

    学习回来已经一星期多了,在回来的路上,白洁看到李老师眼中毫不掩饰的火辣辣的,心里也不由得怦怦的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人。

    学校开始备课了,并没有看见高义,听说他在为学校该新办公楼和家属楼的事情忙碌。

    那个李老师多次找机会想单独和白洁说话,白洁都借故匆匆离去,说真的,白洁真是看不上这个猥猥琐琐的男人,况且白洁也不是那种放荡成性的女人,只不过……

    高义这天来到了学校,在办公室的窗户上向外面望着,刚好看见白洁窈窕的身影远远的走来,经过这段时间的洗礼,白洁丰满的身子更充满了迷人的韵味,穿的衣服也开始性感迷人,加上一双长睫毛下的大眼睛总是水汪汪的蒙着一层迷雾,朦朦胧胧的娇媚撩人。

    今天的白洁穿了一件白色的戴花边的衬衫,淡蓝色的一步裙,白色的淡淡透明的裤袜,一双高跟的凉鞋,头发盘在后面成了一个少妇的发髻,高义赶紧把白洁叫到了屋里来。

    进了屋,高义赶紧把门关好,手迫不及待的就搂住白洁坐在了沙发上,白洁肉乎乎的身子坐在了高义的腿上,任由高义的手抚弄着自己的[敏感词]房,回过头来,和高义吻了个正着,让高义吮吸了一会儿自己柔软的香舌……

    说真的,这段时间,白洁也是很想找高义的,这次出门学习近乎放荡的几天,已经快把白洁这个新婚少妇的矜持弄没了,今天高义一摸自己的身子,白洁就感觉自己就要融化了,柔软的阴部已经慢慢湿润了。

    “想不想我x[过滤]……”高义在白洁耳边轻轻的说着,一边手已经抚摸着白洁裹着丝袜的光滑的大腿,一边向深处探去……

    白洁脸腾一下红了,轻声的啐到:“去你的…”却没有反对那双手,反正微微的叉开了双腿,让那双手去抚摸自己腿根处柔软的地方。

    高义拉开了自己的裤链,拉着白洁的手,让她伸进去,摸他粗硬的[过滤],白洁微微的挣扎了一下,手就已经握住了那热乎乎的东西,不由自主的把它拉了出来,手知趣的上下动着……

    高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手已经伸进白洁的裤袜里面,一边摸着白洁柔软的[过滤],一边把白洁裙子下面的[过滤]和丝袜往下拉着。

    白絒过滤]ざ派碜樱苦磷牛骸澳鉡过滤]什么…”

    “x[过滤]!”高义已经把白洁白光光的[过滤]都露了出来,手已经摸到了白洁湿乎乎的阴门,白洁浑身一颤,手上都紧了一下……

    高义也已经按捺不住,把白洁的丝袜和[过滤]用力拉倒膝盖下,让白洁背对着她,把裙子都卷起来,双手抱起白洁的身子,白洁也把着高义翘立着的[过滤],顶到了自己那里,伴随着白洁的一声轻叫,白洁已经坐到了高义身上,双腿上还纠缠着丝袜和[过滤],高跟的凉鞋游荡着在脚尖。

    白洁娇媚的身子背靠在高义身上,白嫩的双腿并着向前伸着,卷起的丝袜纠缠在圆圆的膝盖上,一根粗大的[过滤]深深的[过滤]在白洁的双腿间连接着两个人的身体……

    柔美的白洁经过这段时间的洗礼,已经不再反感高义随时的[过滤],但是天性里的娇羞还是让她永远都有着欲拒还迎的美感,在这种时候也还是有着一点点的放不开,此时的她下身已经被弄得[敏感词]水泛滥,[过滤]在里面动起来水声不断。可她还是任由高义抱着她上下动,自己只是软软的靠在高义怀里……

    [过滤]了一会儿,高义弄得很不[过滤],就把白洁抱起来,让她半跪在沙发上,高义在后面玩了一会儿白洁翘挺的[过滤],才用双手把这白洁的[过滤],挺着粗大的[过滤][过滤]了进去,白洁的[过滤]在[过滤]进去的瞬间用力的翘了起来,头都贴到了沙发的座位上,伴随着高义不断的大力抽送,白洁浑身不停的哆嗦,娇喘声好象是在吸凉气一样,本来就很紧的下身此时更是紧紧的箍着高义的[过滤]……

    高义没能坚持多久就感觉不行了,就在他紧紧的盯在白洁身体里要[过滤][过滤]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两个人一动不动的停了。感受着[过滤]在身体里的跳动和一股股[过滤]的喷[过滤],敲门声不断的响着,高义慢慢的抽出了[过滤],白洁只能转身坐在沙发上,也不管正在流出[过滤]的[过滤],赶紧就把[过滤]和丝袜穿了上来,整理一下衣服,两个人在喘息的时候,门声已经不响了,高义小心得出去看了一下,没有人。

    白洁坐在那里脸红扑扑的,浑身都有点不自在。

    高义走过去坐在她身盵过滤]氨Ρ矗湍闵塘考隆?

    “什么事?”白洁诧异的问。

    “咱们学校不是要盖办公楼吗,现在就差教育局的王局长那里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白洁很不舒服的动了动[过滤]。

    “哎呀,你不知道,那个王局长是个大色鬼,现在咱们学校资格不够,除非明天他来检查能说好话,要不就白扯了。”高义的手抚摸着白洁的大腿。

    “你什么意思,想我去……”白洁气得一下打开了高义的手。

    “这次要是成了,盖楼咱可能弄不少钱[过滤],这样,我给你两万。”

    “你当我是什么人?”白洁虽然嘴里很生气,可心里却真的有点心动了。两万块,那是她三年的工资,而且自己也不是什么[过滤]净身子了。

    犹豫了一会儿,白洁抬头说:“也行,你先给我钱。”

    “好,明天早晨你穿性感一点,我一会儿就给你取钱去。”

    白洁用一种很陌生很坚决的眼神看了高义一眼,瞬间眼睛又变成了一种妩媚的风情,在高义面前撩起裙子,翘了翘圆滚滚的[过滤],“这样还不够性感?”

    说着话,白洁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白洁窈窕的身影走出门,高义的心里也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白洁走在走廊里,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下就从旁边的屋里转了出来,是李老师,用一种色咪咪的却又是躲躲闪闪的眼光看着白洁,一脸的坏笑,白洁一下明白刚才敲门的一定就是他,看着他猥猥琐琐的样子,觉得可气又可笑……想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