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事情,难道是上次我失忆的那一天,发生过的事情?”

    “主人,你怎么啦?头还在痛吗?刚刚看你发了好一阵子的呆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一旁仍然忧心忡忡的小雨,再看向被反绑着双手,但却也露出了痛苦目光的妹妹,我的目光,很快的就停到了她的身上。

    “莫非,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妹妹,她刚刚似乎也因为看见我撞到头,而有回想起那一天发生过的景象,看见她惊疑不定的目光,我突然抓住她的双肩,晃着她问道:“那是真的吗?”

    “什……什么真的假的?”妹妹回过神来,看着我拚命的晃着她,脸上也变得更加苍白。

    “就是那一天,我醒来后就躺在医院里面,但是什么都不记得的那一天啊!”

    听到我这么说,妹妹的俏脸几乎褪去了血色,颤着声音道:“你……你都想起来了?”

    “废话,几乎跟那天同样的头落地方式,要不想起来才有鬼了!”我摸着头,恨声说道。

    看见我摸头的样子,妹妹这才确定我想起的就是那天发生的事情,突然哭喊道:“你……你怎么会想起这件事情来!你怎么不忘了这件事情!”

    “哈哈!我为什么应该忘记这件事情呢!原来刚刚插妳会没有被阻挡的感觉,我还在猜妳这个荡货是不是被别人干过了勒?原来呀……”

    “原来什么?”小雨突然凑过头来,好奇的问我道。

    “原来,这个高高在上,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妹妹,居然是被……”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妹妹连忙尖叫打断我的话:“别说!”

    “有什么好不能说的!小雨,妳猜她是怎么被破身的?”

    “这个贱货不是了?难不成是她自己弄掉的?”

    “当然不是,我现在就告诉妳,妳绝对想不到的!”我嘿嘿直笑,对着小雨,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个看似不把所有男人放在眼里的贱货,居然是被一支警棍给破了!”

    “警棍?”小雨一愣,随即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我,“妳说这贱人是被警棍给弄破了?”

    “不错。”看见妹妹露出绝望的表情,我哈哈大笑,开始对小雨说出那段我曾经遗忘的记忆。

    等到听完后,小雨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容,掩嘴轻笑道:“原来这个一直把全天下男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家伙,居然早就被主人用警棍给捅破了,哈哈,这可真是前所未闻啊!还自以为多高傲呢,原来只是个被警棍干过的脏女人,”

    “雨……妳……”听见我把她心中一直隐藏着的秘密给揭穿,又听见小雨恶毒的嘲笑自己,妹妹似乎是已经到达了崩溃边缘,双目隐隐着闪出泪光。

    我冷冷一笑,看见妹妹的情绪已经到了悬崖口,我又怎么可能不去推她一把让她真正溃堤呢?我一把抓住了妹妹的俏脸,笑道:“她怎样?”

    “你……你这个恶魔!”妹妹看向我的眼神,已经隐藏不住惊恐。“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不是人!”

    我冷酷的笑了笑,道:“有没有人性?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妳的吧!当年的事情是我的错吗?是妳先提议说要玩游戏,而且把警棍拿出来的是妳,所有事情都是妳提议要做的!我当年也只是一时好奇,而且也完全按照妳的条件在执行惩罚,我根本就没做错什么!

    “结果呢?我被妳踢得头破血流,如果这就是妳被我用警棍破处的报应,那么一报还一报,在我失去记忆的时候,妳就应该将这件事情给放下了,当作没事情发生不是就没问题了?可是妳没有,从那之后妳竟然开始对我冷眼相向,不时拿话来损我,妳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妳哥哥看了吧?

    “妳可知道这几年我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我没交过半个女朋友,因为我根本就不敢正眼看向她们,这些对女孩子的恐惧,就是妳带给我的!这几年来的漫漫长夜,我都只能一个人看着A片,幻想着女性的胴体来自渎,而身旁的同学朋友们都已经开始在吹嘘跟女友上床的经验了!他们知道我会害怕异性,都笑我是个比娘们还不如的可怜虫!这些屈辱,都是妳带给我的!

    “所以,在我订下计画要报复妳之后,这些年来我受到的屈辱嘲笑,就一直鞭策着我,要我不能认输,一定要彻底的报复妳!而报复妳的方法,在我看过那片A片后,就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干了妳,让妳只能在我身下呻吟,瞧瞧自己是多么的无助!”

    看着我脸孔扭曲,几乎是大吼的说出心里真正的话,妹妹吓得泪光闪烁,就连在一旁的小雨,也都用着不可思议的眼光望着我,显然她们都不知道,这段一直隐藏在我心中最不为人知的真正想法吧!

    “我……我们是兄妹啊!你做了这件事情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妹妹回过神后,哭喊着对我说道。

    我哈哈一笑,道:“后悔?妳之前这样对待我,妳可有后悔过吗?我现在只有后悔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我为什么要被妳欺负那么久,而不早一点觉醒,早一点实行我的报复计画。第二件事情,是我当时真的太年轻不懂事了,怎么会想到要去用警棍呢?自己身子底下就有根大棍子了嘛!妳说是不是啊,小雨?”

    “是……是啊……”或许是被我的行为所吓到,小雨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似乎是有一些怜悯,又有一些畏惧。

    不过我并没有太在乎小雨的回答,心里又开始盘算该怎么好好整治眼前的这位小美人,我的妹妹。

    “光是好像还不够爽,更不能一泄我心头的怨忿……”我一边用右手抚弄着妹妹的胴体,看着她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彷佛已经带着一点绝望的味道,我皱了皱眉头,因为我可不希望她太那么快就绝望,在我回想起以前的那段记忆后,我对妹妹的怨恨就不减反增,所以现在看见她露出绝望的表情,我知道若是这样就干了她,她受到的苦难绝对不是最重的!

    我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脑海中转过一种想法,便回头对小雨道:“帮我看住这个贱货,我去拿点东西。”

    小雨点点头,我笑着拍拍她的肩膀,顺道拿起了她身后的那个包包。

    我来到妈妈的房间,四处张望一下,很快就发现到那支挂在妈妈房间墙上的警棍,我嘴角一扬,伸手将警棍取下,从包包里拿起了一个小瓶子,均衡的涂抹在警棍上。

    我回到妹妹的房间中,当她看见我手上拿着的警棍,发出了一声惊慌的尖叫,显然又想起她被警棍给破处的那段过去。

    看见妹妹惊慌的表情,原本只想单纯那这支警棍来当先妹妹一顿的我,脑海里又闪过了一个不同的念头。

    我扬手摸上妹妹的俏脸,笑道:“怎么样?看到这支警棍有没有想起什么”

    愉快“的往事啊?”

    “你……你无耻!”妹妹又羞又怒的骂了我一句。

    我哈哈一笑,对妹妹道:“妳刚刚口口声声说我是妳哥哥,不应该有这种禽兽的行为是不是?好,那我就给妳一个机会,妳跟我打个赌约,只要妳能赢这个赌约,我就考虑放过妳。”

    听到我说要放过她,妹妹的眼神闪过一丝希望,说道:“真的?”

    天真的妹妹,我怎么可能真的放过妳呢?但是我还是笑着对她说道:“放心吧!我说到做到。”

    “那……那你要我做什么?若是你要我做一些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那又有什么差别?”妹妹眼神又闪过一丝疑惑,显然知道我的这个赌约可能没有那么容易。

    我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这个赌约是有机会达成的,而且掌握权就在妳自己的手上。”

    妹妹听到我这么说,点头道:“好,那我答应你。”

    看见她又燃起了希望,我在心里暗暗偷笑。虽然她的心计是够深,但是她对于我的了解,却又太浅了!

    我拿起手上的警棍,在她面前晃了晃,看见她又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才笑着对她道:“这个赌约,很简单,就是要麻烦我们的林玉婷小姐表演一下,平常在夜深人寂的时候,是用什么方法来排解身体上的空虚。”

    “你……你说什么?”妹妹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显然是没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不理会她的目光,继续说道:“当然,如果用手解决就太平常了一点,完全没有挑战性,所以,就麻烦妳用这支随身式的警棍,表演给我和小雨看了!”

    “你……你无耻!变态!休想要我做这种事情!”妹妹果然不出我反应的大吼了起来。

    我淡淡一笑,对她道:“不想要用警棍吗?也好,那就用妳哥哥我的大棍子也行。”说完,我便作势要解开我的裤子。

    妹妹看到我的动作,又吓得大喊一声:“不要!”

    “这个不要,那个也不要,妳当现在妳还有那么多选择的权力吗?二选一,要嘛是警棍,要嘛是我的大!”听见我的话,妹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良久,才轻声说道:“警……警棍……”

    “什么?妳说那么小声我听不到耶!是要我的大吗?”我故意装作没听到妹妹说的话,继续开始脱裤子。

    “我要警棍!”看见我已经快把裤子脱下来,妹妹的这句话就像是用吼的一样喊出声音来。

    一喊出这句话,她就像是明了到什么一样,脸瞬间又变得潮红上涌,我当然不放弃这个损她的机会,对着身旁的小雨道:“啧,妳看这个,想拿警棍自慰居然还喊得那么大声。”

    “是啊主人,她看起来比我还要荡呢!怎么以前我都不知道呢?”小雨笑嘻嘻的答腔道。

    我笑了笑,对妹妹道:“好吧,既然妳想要在重温一次旧梦,那我就成全妳。

    现在我帮妳解开绳子,妳要是够胆量的话,尽管拿这支警棍来攻击我,我保证到时候妳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听到我威胁的话语,妹妹吓得一愣一愣的,连我解开她的绳子后,都没有太大的反应。

    “坐起来!”我命令妹妹维持坐在床上的姿势,然后顺势一用力,不算太小的警棍就这样浅浅的到妹妹的中。

    “顺便跟妳说一下赌约的规则,在十分钟以内,如果妳能够成功的撑过去不泄出来,我就放过妳,今晚的事情就当作没发生过;但是要是在这十分钟以内妳泄了,就代表妳的骨子里很渴望,很期待我的,到时候我也就不会客气了!”

    看着我满脸的笑,妹妹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但是眼神中却又带着一丝坚定与认真,似乎是相信自己能够撑过十分钟的约定时间。

    哼,天真的小女孩,妳很快就会知道,面对已经完全了解妳的我,妳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我从身后拿出了码表,像是在当个百米赛跑的裁判一样高举在头顶,说道:“预备……开始!”

    听到“开始”之后,只见妹妹的双手握着警棍,一脸不知所措的茫然模样,过了几十秒后仍然没有动作。

    看见她没有动静的模样,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她的反应正在我的意料之中,若是她是个听到我说开始就拚命狂抽的荡女孩,这样反而会让我有点倒胃口。

    只有把一个原本对性事经验甚少的少女,在我的胁迫下开始慢慢转变,最终在变成一个荡的少女,这才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更何况,我们的赌约是十分钟内她若泄了就证明她是个荡的女生,想要不泄,最好的方法当然是跟我虚与委蛇,想办法在十分钟内做出最少的刺激自己身体的动作,甚至是不做动作,就能达到她的目的。

    “妳脑筋转得很快嘛……只可惜这样是不行的唷!”我笑着坐在妹妹的身旁,吩咐小雨道:“小雨,过来,按住她的双脚!”

    小雨得令,立刻冲上前来按住了妹妹丰满的双腿,我摸着已经浅浅插进妹妹的警棍,脸上露出了秽的笑容。

    “你……你想干什么?”妹妹看见我不怀好意的笑,着急的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播开妹妹此刻放在警棍上的双手,说道:“平常妳在自慰就是这样子吗?静静插着不动?唬我啊!来,让哥哥教妳什么叫做真正的自慰!”

    说完,我握着警棍的右手突然重重的一推,那十公分左右的金属警棍就这样被我塞进了妹妹的中,妹妹的看来这几年都没有被别人使用过,其紧凑的程度光从我塞铁棍进去,受到的阻力就可见一斑。

    “啊!痛!”或许是不习惯这样的硬物塞进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妹妹无法克制的发出了一声荡的呻吟。

    “快放开……”妹妹想要推开我,无奈双脚被小雨按住,再加上此刻最私密的地方正含着一根硬物,能使出的力气更是小得可怜,对我来说就像是在搔痒一般。

    我不理会妹妹那如同按摩般的粉拳落在我的身上,自顾自的开始缓缓的了起来,一开始妹妹还能做出一些象征反抗性的反击,但是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加快,妹妹的反击力量也越来越小,最后,妹妹终于放弃了反抗的举动,开始压抑自己体内的波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叫出声音来。

    “哼,想忍耐?我看妳能忍多久!”瞥见妹妹的举动,我微微的一笑,继续加快的速度。随着我的不断开垦,妹妹的也开始渐渐适应了警棍的长度与粗度,受到的阻力渐渐的变小,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妹妹皱着眉头,像是在苦苦对抗着体内起伏不定的,最后终于无法克制,嘴上发出了一声:“啊……不要……”

    “不要什么?”我笑着问道,继续加快的速度。

    “不要在……进去了……身体好痒……”妹妹此刻说话的声音彷佛就是在呻吟一样,带着令人动心的一种荡味道。

    我哈哈一笑,突然无预警的将警棍的抽了出来,蛰伏在体内一段时间的硬物突然抽出,妹妹又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欢喜还是苦恼的呻吟。

    看着警棍上已经微微的湿润,我嘿嘿一笑,心中暗道:“小雨那丫头带来的果然厉害,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让妹妹已经有点发浪了!”

    我将警棍指着妹妹,道:“妳看这是什么?”妹妹也看见了警棍上的湿润,俏红的脸颊瞬间低了下去,似是羞愧又似是害臊。

    看见妹妹不说话的模样,我笑着说道:“这就是妳的啊!听说只有女生舒服的时候才会分泌出这种东西来,怎么,刚刚被警棍了几下就会舒服了吗?”

    妹妹仍旧低着头,轻声抗辩道:“没……没有……”

    我微微一笑,转头看向旁边的码表,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四分钟。我按下暂停,回过头去对妹妹道:“听着,自慰就是要让自己舒服,所以妳待会的幅度就要跟我刚刚的差不多,知道吗?要是妳的动作不够大……哼哼,剩下的时间就由我来帮妳行动了,到时候的程度绝非现在可以比拟喔!听到没有?还有,妳应该也知道这种随身的警棍是可以伸缩的吧!”我说着的同时,按下警棍上的一个按钮,警棍瞬间又变长一倍,我笑着对妹妹说道:“刚刚是十公分,要是妳动作的幅度太小,或是半途又停下来,那接下来不只是我帮妳弄,我还会把这支二十公分的家伙塞进妳的里喔!”

    看见妹妹惊慌不已的模样,我知道我的威胁已经起了效果,遂将警棍还原成原来的长度,递给眼前的小美女。

    或许是我的最后几句威胁的话语起了效果,妹妹接过我递过去的警棍后,开始放进去自己的,浅浅的起来。

    “好,继续!”我又按下码表,和小雨两个人四只眼睛紧紧的看着妹妹此刻的动作。

    接下来妹妹的动作幅度果然大上不少,虽然没有我刚刚那一阵狂抽可以比拟,但是比起她刚刚一开始那动也不动的死人样,已经好上不知几筹。

    看着妹妹的动作,我微微的一笑。其实我本来就没有盼望过她会有跟我一样大的动作,虽然她的动作不大,但是那根警棍上头已经涂抹上小雨带来的,再加上我刚刚已经充分的开发了好一阵子,成功挑起了她体内的,就算是妹妹现在此刻的动作,应该也能收到一定的效果才是。

    更何况,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对妹妹完成剩下的动作,毕竟我要的结果是妹妹自己把自己推进的高峰,而不是藉由我来帮忙,唯有让她自己达到,才能让妹妹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荡,进而开始堕落成我跨下的隶。

    当然,虽然我的手没有动作,但是嘴巴上却不能放过妹妹。我一边指着妹妹一边对身旁的小雨说道:“小雨,妳有看过有人拿着警棍来自慰吗?”

    小雨嘻嘻一笑,聪慧的她在接受我的调教时就知道我擅长使用言语来打击调教者的自尊,而接受过我的训练,她一听到我的话后立刻接话道:“呵呵,当然没有啊!以前我有听说过拿小黄瓜来手的,就是没听过拿警棍来干这种事情的!”

    “那妳现在看见了,平常高高在上,是全校师生眼中最顶尖的模范生林玉婷小姐拿着警棍在自慰的模样,有什么感想吗?”我继续问道。

    小雨媚笑的看了妹妹一眼,才转过头来对我说道:“主人,没想到人人眼中的模范生,竟然是被一支警棍给干破的,现在还用那支警棍来自慰,喔,我的老天爷啊!这种珍贵的景象应该要好好的拍摄下来才是,让全校,甚至是全市的人都看看我们顶尖的资优生居然是这么荡的一个贱货!”

    “喔?拍摄下来啊?”我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

    小雨见我似乎有兴趣,立刻把我刚刚带出去的包包又拿了回去,从里头拿出了一台拍摄器,以及一个拆装式的脚架。她将拍摄器装设到脚架上,再打开了拍摄器,笑着对我邀功道:“主人你看,这样就可以把这荡货自慰的样子给拍摄下来了!”

    “不要拍!”看见小雨把拍摄器给架好,妹妹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似乎是想要立刻冲上去把拍摄器给关掉,瞧见她反应的我立刻大喊道:“妳想要停下来吗?是想要我来动手吗?”

    听到我的话妹妹就立刻缩了回去,继续用警棍着自己的,头垂得低低的,似乎是不想被拍摄器给拍下来。

    “小雨妳说,这样子的片子拍下来应该叫什么名字好?”我笑着继续跟小雨用言语攻击妹妹的心防。

    “我想想嘛……那就叫‘荡资优生’如何?”小雨装出一副思考的模样,对我说出了这个结论。

    我哈哈大笑,拍拍小雨的头道:“好名字,我看之后多烧个几片拿去新光华商场卖好了,保证能挤下那几位日本的拿下销售排行榜冠军!”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妹妹似乎已经开始意识朦胧,但是彷佛心里却又有一股力量在死命的支撑着她,让她一直在的边缘徘徊,但始终就缺那临门一脚。

    眼见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八分钟之久,看见妹妹仍然是差了那么一点,但是又死命撑过去的模样,我心中惊讶之余也不禁开始佩服妹妹的定力,居然在这么不利于她的环境下还能支撑这么久。

    “可惜啊,我不会给妳任何撑过去的机会的……我可是对妳有充分的了解呢!”

    我心中暗笑,决定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我把小雨拉到我身旁,在她耳朵旁嘀咕了几句,只见她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连连点头。

    “那就去吧!”我笑着拍了拍小雨的翘臀,说道。

    “是的主人!”小雨大声的回应我道。

    妹妹手上的动作虽然没有停下来,但是一双美目惊恐不已的望着不断逼近她的小雨,想是不知道我还有什么鬼主意。

    只见小雨轻轻一笑,突然绕到妹妹的身后,贝齿轻轻的咬住了妹妹的耳垂,双手也轻柔的搓揉着妹妹胸前的。突然受到这样子的刺激,妹妹终于无法克制住自己的呻吟,发出了一声勾人心魄的荡叫声:“啊……好痒……”

    看见小雨一出手便让妹妹呻吟出声,我忍不住得意的偷笑了起来。

    “妹妹她具有同性恋的倾向,所以在必要的时候必须利用小雨来挑逗妹妹的!小雨曾经是妹妹的‘玩伴’,所以小雨对妹妹身上的敏感带绝对是最了解的!让小雨来挑起妹妹的,让妹妹在自慰中达到。有了这张王牌,我就不相信妹妹那严密的心灵防线还不会崩溃!”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