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藉着小雨的关系,我成功的阻止了妈妈的搜查计画,把所有可能留下的指纹都彻底的抹灭了,在和小雨胡天胡地了一个下午后,回到家中,我开始思索现在的情况。

    在小雨的协助下,我成功的胜过了妈妈一个回合,这也对我的信心有了相当大的长进——妈妈她再怎么厉害,她也只不过是个正常的女人而已,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疏漏的地方,现在妈妈虽然对我有所怀疑,但是她对现在的我了解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所以目前佔优势的人仍然还是我。

    目前我和小雨的关系仍然不为妈妈所知道,她当然也不知道我的身旁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帮手在帮我完成我的魔计画,只要我好好利用手上现有的资源与优势,要在姊姊的攻防战上胜过妈妈,也就不再是痴人说梦话了!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向姊姊继续灌输的想法?不行,现在的姊姊精神已经相当紧绷,倘若现在向她灌输这些想法,她绝对不可能会接受进去,更何况被妈妈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话,恐怕我就会前功尽弃了!只有等到姊姊对阿良彻底死心后,我才能够趁虚而入,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那……我现在能做什么呢?”

    我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整件事情的计画,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关键,那就是我的妹妹!之前我故意对妹妹透漏了计画,好让她受到心理上的折磨,以加速她向我屈服的时间,但是现在随着妈妈的阻挠,会不会又让妹妹心里有了一些抵抗的想法呢?

    一个礼拜后,在妹妹放学的路上,突然一台警车拦住了她,上头一位女警走了下来,看着妹妹说道:“林玉婷?”

    “我是……”妹妹看了看警车,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家瑜姊的下属,我叫做子琼。”女警露齿一笑,对妹妹道:“家瑜姊托我来问你一些问题。”

    “妈妈?”妹妹眼中闪过了一丝惊疑的目光,她迅速的看了看四周,才又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女警微微一笑,道:“家瑜姊早就跟我说过你是个很机警的女孩,所以……”

    女警伸手探到胸口的口袋,掏出了一本小册子,递给妹妹说道:“这是我的警察手册。”

    “许子琼……”妹妹四处翻视了一下小册子,才又递还给女警察子琼,问道:“我妈妈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她可以直接在家里问我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托你来问?”

    “因为……家瑜姊说家里会让“那个人”察觉到不对劲,我想这样说你就了解到我的意思了吧!”子琼带有深深意味的看着妹妹说道。

    “某个人……难道说??”妹妹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厉的光芒,那女警似乎是知道妹妹的想法,又对妹妹道:“你放心,“那个人”不在这边的。”

    妹妹又四处看了看,像是在寻找某个人一样,良久,才决然道:“要带我去哪里,警局?”

    “不,去警局太张扬了,家瑜姊说她不希望让“那个人”知道你和她接触过,所以,我们去另一个地方会谈吧!”子琼打开了后车的车门,对妹妹道:“请上车。”

    虽然子琼已经打开了车门,但是妹妹却还是停留在原地,没有要上车的打算,只是咬紧着嘴唇,心里似乎是受着相当大的挣扎。

    子琼看见妹妹的表情,便对她道:“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让你如此害怕,家瑜姊也很想明白这件事情,如果你仍然选择要将秘密隐藏在自己的心底,恐怕你对“那个人”的畏惧就会继续这样一直下去,你要一直活在“那个人”的阴影下吗?”

    听了子琼的话,妹妹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踏上了警车。

    看见妹妹终於上车,子琼露出了一个难以察觉的神秘微笑,便也重新上了车,发动引擎。

    车子一路长驱到郊外的山上,在经过了蜿蜒的小路后,来到了一栋相当华丽的别墅前。

    “这里是……”

    面对妹妹的疑惑,女警子琼笑了笑,道:“这里是我们传唤秘密证人或是污点证人来录口供的地方,好避免他们的身分曝光。来,请进。”

    妹妹随着子琼走进了别墅内,来到了一间房间,子琼打开门后,示意妹妹坐下,自己也坐到妹妹的对面,便对妹妹说道:“玉婷,你可以放轻松一点,这不是正式的录口供,你不用那么紧张,你只要放轻松把你所遭遇到的事情完全说给我听就好。”

    妹妹脸上的不安这才稍稍退去,望着子琼问道:“我可以先知道,我妈妈现在已经掌握到什么事情了吗?”

    子琼点点头,道:“家瑜姊说,自从几个月前她出国回来后,就发现你的情况有一点不对劲。直到一个月前,她发现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又偶尔透露出了一点讯息出来,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她知道或许你身上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只是你碍於你哥哥而没办法说出来。”

    “妈妈知道这跟我哥……那混帐有关系?”或许是因为已经决定要坦白,妹妹对我的称呼也不再是以兄妹相称,足见她对我心中的恨意存在已久。

    “嗯,那次旅行只有留下你哥哥和你在家,事后家瑜姊也很后悔,说不该留你一个人在家里……”子琼叹了口气,又继续道:“一个月前,家瑜姊发现你的神情常常不太对劲,好像是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却无法说出口一样,之后就发生了那件奇怪的“案件”,那时候家瑜姊说你哥哥当天的表现彷彿是判若两人,这让她也有了更深的怀疑,那件事情和你哥哥可能有关系……

    “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面对女警察关怀的神情,妹妹就像是隐藏了很久的秘密一样,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道:“我……我被我哥……那禽兽……他我!”

    “什么?你被你哥哥了?”子琼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手中原本在纪录的笔顿时落到地上,显然这个消息对她来说也是相当大的震惊。

    妹妹点点头,开使用着哭腔细数那段姊姊与妈妈出去旅游的日子,我对她犯下的“兽行”。

    听完了妹妹的述说,子琼带着怜悯的眼神点了点头,对妹妹道:“好……玉婷,你别哭,像你哥哥这种禽兽,家瑜姊和我会替你出公道的!只是,既然发生了那么严重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家瑜姊说?”

    “因为……那禽兽……他拍下我的裸照……还有发生关系的影片……威胁我……呜……”就像是隐藏了很久的秘密终於得到了宣泄的出口,妹妹再也无法隐藏着自己悲伤的情绪,终於像是崩溃了一样说了出口。

    “果然是这样……”子琼沉吟了一会儿,才又道:“很多被的女性,都是害怕张扬出去会遭受到报复因而不敢说出口,但是却没想到这样做只会让犯人更加嚣张而已……那,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哥哥你了吗?”

    妹妹轻轻点了点头,带着哭腔说道:“我……我可以等下次……他对我……以后……去医院检查……”

    “好。”子琼点了点头,道:“到时候这份报告书请你记得交给我。那现在家瑜姊托我问你的事情是,这次你姊姊的男朋友所发生的事情,是否是你哥哥一手主导的?”

    妹妹哭泣着点了点头,道:“是!他和我的朋友小雨,先是想办法破坏姊姊和她男朋友的感情,然后又联络了一直喜欢姊姊男朋友的张晓欣,骗她说有办法帮她得到她的爱人,藉由这次机会骗他们一同出来吃饭……”

    “然后,就下药把你姊姊的男朋友迷晕,来了一场仙人跳?”子琼推测道。

    “不!”妹妹摇头,道:“他不是人,他跟张晓欣说会让阿良和她在一起,但是我哥哥却对他们下药,然后,了张晓欣!”

    “什么?”子琼再度露出愕然的表情,“你哥哥……也太恶毒了吧?”

    “嗯……”妹妹含泪点点头,又道:“他还在现场留下了有阿良的保险套,目的就是要误导妈妈,让妈妈以为这一切都是阿良所为,警察姊姊,请你一定要回去告诉妈妈,叫她不能上了哥哥的当!”

    “好,这个我会说,不过你哥哥的心计也太深了!这种犯罪手法可不比一般的智慧型罪犯差……”

    子琼的话还没说完,妹妹又打断她:“不只这个禽兽,还有那个小雨,她跟禽兽是一伙的!”

    “小雨?她是……”

    “她是知名企业家的千金,几个月前也被那禽兽设计失身,从那之后她竟然成为了禽兽的助手,帮他出谋划策!”

    “失身后反而委身於他?”子琼不敢置信的看着妹妹,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妹妹痛苦的摇了摇头,道:“她被那禽兽的甜言蜜语所惑,成为禽兽最得力的帮手。”

    “原来如此……”子琼点了点头,又道:“那你知道,为什么你哥哥要策划这次的事件来设计你姊姊的男朋友吗?因为看上了你刚刚说的那个小女孩的容貌?”

    “不是!”妹妹沉重的垂下了头,良久,才咬着唇颤声道:“因为他想得到我姊姊!”

    “姊姊!”子琼惊呼,道:“所以从离间感情,到这次的仙人跳,全部都是那个禽兽为了要得到你姊姊而设计的?”

    妹妹点点头。

    “原来如此……”子琼又在册子上纪录了几句话,才握紧拳头重重一敲桌子,说道:“很好,多亏有你的帮助,让你哥哥的恶行得以昭告全天下,你放心,你今天说过的话我一定会全部转告给家瑜姊。”

    “等等!”妹妹突然大叫道:“可以请你们,在这件事情中把有关我的地方都匿名,或是想办法抹除掉吗?”

    “我知道了,我们警方不会把这件事情公诸於外的!”子琼微笑着。

    “还有,请你转告我妈妈,提醒她一定要谨慎行事,绝对不能那禽兽察觉到不对劲!”

    看见妹妹激动的模样,女警子琼微微颔首,往前方看了看,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妹妹发觉到子琼突然笑了,连忙紧张的问道:“怎……怎么了?”

    “如果说,你哥哥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呢?”子琼悠然问道。

    听到子琼的话,妹妹“砰”的一声跳了起来,颤声道:“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子琼嫣然一笑,不理会妹妹的指责,叫道:“阿明、小雨,你们可以进来了!”

    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我和小雨缓缓的走了进来,妹妹张大了嘴不敢置信的望着我们,又回头看了看子琼,愕然道:“你……你们是……”

    我微微一笑,道:“不错,我们是一伙的。”

    妹妹听见我这么说,脸顿时垮了下来,看着子琼道:“你……”

    “辛苦你了,子琼姊。”我笑着对女警子琼道:“多亏了你,让我套出了妹妹这个贱货心里真正的反应。”

    “不必那么客气。”子琼略有戒备的望着我,道:“只要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就好了!”

    “我知道,我和小雨一定会帮助你当上副局长,让你得到我妈妈现在的位子的!”我对子琼道。

    “那就好,有你们这两个机智的小鬼来捣乱,以及小雨家里企业的影响力,我信得过你们的保证。”女警子琼点头道。

    “好了,你也该回去覆命了吧?你不是以调查连续窃盗案为理由出来办公的吗?今天的事情应该不会被怀疑吧?”我问道。

    “放心吧,有你们提供的线索,已经够我回去覆命了。”子琼回答道。

    我点点头,道:“那就快回去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办了!”

    子琼略微怜悯的看了妹妹一眼,想也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她点了点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随着子琼离开,房内只剩下我、小雨以及妹妹三个人,此刻的妹妹已经半跪在地上,小口微张,傻傻的望着我和小雨,嘴里喃喃自语着。

    “你现在应该猜到今天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吧?”我笑道,“许子琼,她是妈妈的部署之一,长年因为妈妈的关系而抑郁不得志,但是却是个很有野心的女警察。察觉到这件事情后,我便决定将她成为我在妈妈身边的一枚重要的棋子,透过小雨家庭的影响力,我许以她现在妈妈的职位——警察局的副局长,好让她来为我卖命,帮助我完成我的计画!”

    “不错。”小雨呵呵一笑,道:“贱人,这里是我家的别墅,许子琼身上有安装着摄影机,让我们接收到你和她接触的每一个资讯,我今天不是请了病假吗?

    就是为了放松你的警戒心,好来测试一下你的反应,没想到你真的完全上当了!

    看来这个秘密隐藏在你心里已经很久,让你压力沉重,刚好又看见与你的妈妈同一单位的女警,才会让一向机警的你卸下了防备心,决定全盘托出。主人,你可真是料事如神啊!”

    我露出了狞笑,道:“压力沉重所以决定透露所有秘密?看来我和小雨得要好好的帮助你“解压”一下啊……”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