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房间外面,妈妈依旧看着电视,就像是完全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家里看起来还是那么平静,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静静的等待着事情的变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见在客厅,姊姊和妹妹与妈妈互道晚安的声音。

    我勉强自己打起精神来,或许,妈妈就快要来了吧!

    只不过我依然猜错了,不知道是妈妈特别谨慎,还是躺在床上的我感觉度秒如年,我只觉得时间过的非常慢,妈妈在客厅的电视声音依旧持续着,而我又开始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时间。

    就在我几乎要睡着的同时,突然听见客厅的电视声呀然而止,紧接着听到的,是妈妈穿着拖鞋,在客厅来回踱步的声音。

    “妈妈,你到底在盘算什么主意呢?”在房间内的我,不由得开始思考接下来妈妈可能会对我做的举动。妈妈在给我的饮料加了安眠药,绝对是没有安好心眼,只是她到底把我迷昏,是为了要达成什么目的呢?再配合上那天许子琼所说的话,真的是让我的心跳随着妈妈的来回踱步而也渐渐变快。

    妈妈的脚步声离我的房间越来越近,突然“嘎吱”一声,妈妈把我的房间门给推开了。

    “终於,要开始了吗?”我满怀着期待与好奇,但是依旧还是乖乖的躺在床上,静静的观察着妈妈的一举一动。

    妈妈脱下了室内拖鞋,垫着脚来到我房间里,并且用很轻的力量将房门给带上,一时间,幽暗的房间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那气氛真有说不出的诡异。

    原本我以为妈妈应该很快就会开始展开她的行动了,但是很快的我就发现,妈妈只是站在房门口,一双眼睛盯着我瞧,但是仍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我不敢把眼睛睁开,因为我知道一旦我睁开了眼睛,这个局面就破功了,我也就没办法得知妈妈的企图到底是什么,所以我只好继续闭着双眼,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一会儿后,妈妈用很轻的脚步声来到了床边,但依旧还是没有其它太大的行动,就在我既期待又感觉到有点无聊的时候,妈妈终於开始行动了。

    她半蹲在我的床边,我只听到了悉悉碎碎的声音,没多久后,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凉凉的刀锋贴到了我的脸上,顿时我心里吓了一大跳。

    “刀子!妈妈不会是要杀我吧?”我身子一震,随即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但是我刚刚那一惊慌的时候身子也不由得稍微动了一下,於是乎我就顺势翻了个身,以正面对着妈妈,变成了侧睡的姿势。

    而妈妈也被我这么一动而吓了一跳,不过见到我只是翻了个身,便又凑了过来。在昏暗的房间里,我和妈妈相距咫呎,妈妈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兰花香味,每一个元素都让我的色心大起,我也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要是我现在突然醒来,并且立刻制伏妈吗,妈妈铁定来不及防备,那我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夺到妈妈诱人的了!”

    这个疯狂的念头,随着妈妈身上的兰花香在我心中不断的滋长着,妈妈那成熟丰满的就在我的眼前,只要我现在突然发难,只要我一个出手,就可以把这具动人的压在我的身下,任我肆意凌虐,这么好的机会若是我不好好把握,可能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妈妈那诱人的不断的敲击着我内心的良知,一想到这是能让平时总是冷眼相待,没有给过我多少好脸色看的妈妈屈服在我的身下的机会,我的下半身就已经兴奋不已,彷彿是在催促我这个主人赶快动手,好让它享受这块美肉了!

    就在我几乎要被吞噬,决定要放弃之前的计画来个偷袭的同时,那冰冷的刀锋又再一次的贴到我的脸上,冰凉的气息让我的欲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也再一次的压制了自己这个疯狂的念头。

    先不说妈妈放在我脸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妈妈既然是个女警,就一定有学过一些基本的防身术,倘若我若是太贸然出手,或许我还没有制伏妈妈之前,我就已经被她打倒了吧!再说,就算我真的制伏了妈妈,并且得逞,我有把握能够在事后控制住妈妈吗?若是没办法有效的控制妈妈,就算这次被我得手一次,要付出的代价却是要我吃上牢饭的话,我才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毕竟,我要的才不是和妈妈有短暂的鱼水之欢,我要的是让她臣服在我的身下,让她这个自诩为正义的女警,被她的魔儿子百般玩弄自己的,并且沦陷在的地狱里!

    这些念头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也就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不要贪图这一次的诱惑,而丧失掉了将来把母女三人同时弄上床,并且来场4P大战的最终目标。

    而我也很快的得知到妈妈那放在我脸颊上的冰冷刀锋是什么了,那冰凉的气息从脸颊移开后,我只听到“卡嚓”的一个声音,原来那东西,只是一把剪刀而已,而妈妈则是用剪刀剪下了我的一小撮头发。

    接着,我只感觉到妈妈在我身边不断忙碌着,採取着她所想要的“证据”,不过那些“证据”,却都只是一些小的不能再小的身外之物而已,与我当初期待有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事情有不小的一段差距,这也不免让我感觉泄气不已。

    忙碌了一会儿,妈妈似乎是採集到了她所想要的证据,之后,便开始收拾善后工作,听到妈妈开始收拾东西的声音,让我不禁在心里咒骂了起来。

    “靠,我忍了那么久,结果就只有发生这些皮毛般的小事情吗?”

    妈妈收拾完了之后,又再一次蹑手蹑脚的,轻移莲步走到我的房门口,轻轻打开了房间门。妈妈身上淡淡的兰花香也随即消逝在空气中,让躺在床上的我不禁怅然不已。

    “那个许子琼,讲得那么暧昧,我还以为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真令人失望。”

    就在我暗自感叹着的同时,突然又听到一阵脚步声轻轻的移动着,最后,又到了我的房门外。我心一震,莫非是妈妈又回来了?

    只听见那脚步声在我房门口之后就轧然无声,我微闭双眼,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突然,房间门“嘎吱”的一声再度被推开,淡淡的兰花香味,再度进到了我的房间里。

    “妈妈真的又回来了?她还有要採集什么东西妈?”我不停的思索着,而兰花的香味也离我越来越近。

    妈妈再度来到了那个与我近在咫尺的距离,我闭着双眼,感受着妈妈身上诱人的香气,突然,听见了妈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阿明,妈妈用这种手段对付你,真的很抱歉……”

    抱歉?若不是我知道我现在的身分是一个被迷晕的人,我真的要跳起来把我的耳朵掏一掏,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听错了。

    一向是眼高於顶,对我几乎是不屑一顾的妈妈,居然会跟我说她很抱歉?

    就在我还没来得及感叹一番的同时,妈妈那轻轻的声音又传到了我的耳边:“或许,你只是个单纯的孩子吧……当年的事情,或许都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当年的事情?意外?妈妈到底在说些什么?我隐隐约约察觉到,或许这是知道妈妈为什么会这么讨厌我的原因,但是碍於我现在只能闭着眼睛当个睡觉的人,我只能把这些疑惑吞到了我的肚子里。

    我满腹的疑惑还来不及解除,突然感觉到妈妈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那柔软的触感让我好不舒服。只听见妈妈又继续说道:“妈妈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对你,只是当年……唉……”

    妈妈又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她认为我已经被她迷晕了,所以她也就卸下了对我的心防吧!

    只是让我很好奇的是,妈妈口中的当年,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还有,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从那之后让妈妈对我如此冷漠呢?

    “我真的很糟糕,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信任,居然还对他下药……”

    就好像是在被自己的良心谴责一样,妈妈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她也没有离开房间,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我的床边,那诱人的又凑到了我的嘴边,让我不禁又想大开狼口,一口把这个美丽诱人的妈妈给吞了下去。只是一想到这一吞不一定能保证成功,甚至还有可能因此会被抓去坐牢,我就只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

    妈妈好像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久久不能自己,如果有人能把这幅画面拍下来的话,或许这应该会是一个母慈子爱的画面吧!只可惜,现实的情况却是身为母亲的对自己的儿子下药,而身为儿子的却想染指母亲的,这巨大的反差让我忍不住差点失笑出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我又听见妈妈的低声呢喃:“子琼说,要跟那残留的做比对的话,用来做比对是最准确的……”

    我一愣,看来那个许子琼真的没骗我,她真的对妈妈说了一些可能会把事情弄得很有趣的话嘛……

    我可以感觉得到妈妈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我,好一会儿后,才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气,嘴里喃喃说道:“老天爷,我不是要故意做这种常的事情,我只是想找出答案而已……”

    “我是个警察,我要为了我女儿的幸福调查清楚……对,我是为了小玫……”

    就在妈妈说话的同时,我的被子被妈妈拉开了,原本就因为对妈妈充满绮念的早已经高高翘起,顶着我那宽松的睡裤,妈妈看到这情况,不由得又倒吸了一口气。

    我感觉得到妈妈的目光似乎是停留在那个最突出的地方上,感觉又涨了一圈,雄纠纠气昂昂的模样,就像是有意要挑逗妈妈这个久旷的美妇,向她展示出男性的魅力。

    妈妈轻轻的将手移到了我的睡裤上,随着慢慢扯下来的力量,我的也得到了解放,一接触到空气后,我感觉到更加的兴奋了,或许是它也对这个天天相处在同一个屋簷下的女人早已经觊觎很久了吧!

    “我的天,好大……”看到了我的,妈妈不由自主的说漏了这么一句,但是很快的就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空气间瀰漫着尴尬的气氛。

    妈妈看着自己儿子的,还会说出一句“好大”,此刻我的心里充满着满满的骄傲感,也一抖一抖的,彷彿是在欢迎妈妈把这支大傢伙放进自己空虚的中。

    “嘿嘿,没想到平常道貌岸然的妈妈,居然也会对着自己儿子的发楞啊……”我得意的想着,“看来爸爸已经很久没有满足妈妈了吧……”

    “这个小鬼该不会是在做什么春梦吧……”妈妈的声音又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在想,若是妈妈知道我现在在想的,是希望她把这支大傢伙给塞进自己的里,不知道妈妈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恼羞成怒的打我,还是自己的也会跟着湿答答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同时,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原来是妈妈竟然开始用自己的双手,缓缓的搓揉着自己儿子的,这突如其来的“服务”,让我不禁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气声。

    不过听到我的这声叹气,妈妈还以为我已经要醒来了,吓得连忙收回双手,眼见这么好的服务就此消失无踪,我当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我只好假装转了个身,变成正面的睡姿。

    “真是的,这应该是作贼心虚吧,我都忘了安眠药的量可以让他睡到早上……”耳边传来妈妈低低的自嘲声,她再度把双手移动到我的上,继续进行了缓慢的搓揉动作。

    或许是怕把我弄醒的关系吧,妈妈的动作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在对自己的情人进行爱抚一样,让我的大舒爽不已。

    “干,早知道真的会发生这样的好事情,我就把针孔摄影机拿过来装设了,这样以后就可以天天回味这个画面……好可惜!”

    或许是因为知道我不会醒来的关系,妈妈的动作也渐渐的熟练了起来,不停的上下着我的大,偶尔还会偷偷的刺激我的一下。妈妈不愧是已经有了三个孩子的成人,光是这点挑逗的手段,就比我那温柔的小小雨要强上好几许了。

    妈妈的让我的十分的舒服,好几次都有了的冲动,但是我都强迫自己忍耐住了!因为从妈妈刚刚的自言自语中,我知道妈妈的目的是要取得我的来做比对分析,要是我一旦射出的话,这么棒的“服务”也就会结束了!

    我不是笨蛋,既然妈妈今晚肯放段主动来为我服务,不多享受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

    房间瀰漫着爢的气氛,亲生母亲正为自己的儿子自慰。虽然我感觉到妈妈的动作越来越快,但是我好歹也是干过她女儿和小雨好几次的人了,再经过一开始那巨大的刺激之后,我开始慢慢的享受起这个与小雨和妹妹不同的挑逗手段。

    “嘿嘿,妈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这样就想让我泄了?”我得意的想着。

    不过我的得意没有持续多久,或许是因为久攻不下的关系,突然间,妈妈的动作慢了下来,就在我好奇她的下一步动作时,突然,我感觉到我的,被一个温暖湿滑的东西给覆盖住了!

    “这种感觉我以前也有过……是?妈妈她……居然在用她的嘴巴来帮我?”

    这种巨大的背德感,让我再也无法克制,开始剧烈的膨胀起来。而妈妈虽然有察觉到我的反应,但还是慢了一步,就在她要把我的吐出来的同时,我!

    “啊!”耳边传来妈妈的低呼声,只感觉到她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我的床,接着是一阵的脚步声,就在短短的时间内,兰花的香味离开了我的房间,只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的回味着刚刚那似梦似幻的情形。

    第二天。

    我在学校参加校队的练习时,接到了许子琼的电话。

    “阿明,你妈妈今天真的拿你的来给我化验了!”电话的那一头,许子琼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

    同样的我也兴奋不已,尤其是想到在妈妈那温润的小嘴,刺激着我的的情况,再想到我昨天不晓得是射到了妈妈的口中还是脸上,我就有满满的成就感。

    “呵呵,你妈妈说是捡你房间的卫生纸来给我化验的,阿明,你还真是浪费呀!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被你给浪费掉了!”

    我在心底嘿嘿一笑,但是嘴巴上装做很惋惜的样子,道:“什么,我妈妈居然拿卫生纸去给你化验了?”

    电话那头传来许子琼的笑声,她道:“放心吧,证物化验出来的结果,和我呈现给她的结果,保证是不一样的!”

    “谢谢你,子琼姐,你真是我的大恩人!”

    “小鬼少贫嘴,只要记得你欠我什么的就好了!”

    三天后。

    这天晚上,我一回到家,就看见妈妈一个人坐在客厅,手中拿着一份报告,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模样。

    “妈我回来了!”我对妈妈打了声招呼。自从那天对我献殷勤,并且晚上度过了爢的一夜后,我和妈妈的关系似乎有了一点点的转变,至少我现在回家都还会跟她打声招呼,而她也没有如同以往一样给我脸色看。

    只不过,今天的妈妈似乎是特别的奇怪,听见我的招呼声,妈妈竟然没有回答我,眼睛还是直直的盯着那份报告看。

    我得意的笑了笑,今天在学校,我就接到许子琼的通知,说她今天已经将化验的“结果”呈现给妈妈看了!现在妈妈若有所思的样子,想必是因为这份报告结果,又把她之前的推测给推翻了一次吧!

    “今晚,妈妈应该就会把结果跟姊姊说了吧!呵呵,到时候姊姊一伤心之下,一定就会彻底放弃那个阿良的!”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一直到了晚上,妈妈都没有如同我计画中的一样告诉姊姊,趁着妈妈去洗澡的时候,我偷偷的溜到妈妈的房门外,仔细一看,那份报告正在她的桌子上平躺着,妈妈似乎还在分析那份报告吧!

    “小弟你在看什么?”就在我偷窥妈妈的房间时,突然姊姊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我脑袋一转,立刻说道:“姊,我在找电视遥控器,想说会不会被妈妈拿回房间了,但是又不敢进去妈妈房间看,你可以帮我进去看看吗?”

    遥控器被妈妈带回房间这件事情算是很常见的,姊姊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便进到妈妈的房间里。我在门口看着姊姊找寻的动作,很快的,姊姊的目光,就落到了妈妈电脑桌前的那份报告上。眼见目标达成,我得意的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准备待在房间聆听这一场“大戏”。

    过一会儿,应该是妈妈已经洗好澡了,听见她打开房间门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惊呼:“小玫,你……”

    “妈妈……这是真的吗?”姊姊的声音带着哭腔。

    “什……什么是真的吗……”

    “这份报告。”

    面对姊姊的质问,妈妈无言了。良久,才说道:“这是我的下属帮我调查的结果……不过这只是初步结果而已,也许里面会有误差……”

    “够了……”姊姊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悽凉。

    “小玫你别乱想,事情还没完全水落石出……”

    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姊姊就已经打断了她的话:“妈!够了,真的够了……”

    “小玫……”

    “妈,什么都别说了,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姊姊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我也听见了关门的声音,隐隐约约的,我似乎听见了回到房间的姊姊,痛哭失声的声音。

    计画成功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开心。听着姊姊的哭声,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以上,让我也跟着感觉有点心痛。

    “为什么我要做出这种伤害姊姊的事情?姊姊她一直对我这么好,为什么我却选择要伤害她,选择做出这种事情来让姊姊难过呢?”

    我从来都没想过,在计画成功,破坏了姊姊和阿良的感情后,我竟然会有这种质问自己的情形。一直以来,我不是都很渴望能够破坏姊姊和阿良的感情吗?

    我也曾经想过,像姊姊这么单纯的女孩子,会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但是我却没有想到,面对姊姊的痛哭失声,我却毫无招架之力,开始质问起自己这阵子的所做所为,到底真的是对的吗?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我问着自己,但是回应我的,却只有宁静的夜晚,伴随着姊姊悲悽的哭声而已。

    第二天。

    妈妈去上班了,上班前她敲了敲姊姊的房门,姊姊还是没有出来,只有应了几声表示自己还在,面对这样的情况,妈妈也只能莫可奈何。

    我躺在房间里,静静的思考着这一阵子的所作所为。

    几个月前,利用妈妈和姊姊出去度假的时候,我和妹妹在家里互斗心机,最后我成功的把妹妹击败,让她成为我的隶,也就是在那之后,我开始体会到的快感,这种和自己亲人发生性关系的快乐,比起和小雨的时候又有另一分不同的新鲜感,也是因此我才把目标,放到了姊姊的身上。

    之后一连串的计画,一直到昨天,终於成功的收割结果,姊姊看到了那份报告,并且流下了痛心的眼泪。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在破坏姊姊的感情之后,能够以一个强而有力的男人的角色来取代阿良的地位,但是面对姊姊昨晚的痛哭,我却开始质疑,我自己真的该这么做吗?

    姊姊的眼泪,冲淡了我所有的坏念头。姊姊的难过,掩盖过了我所有的卑鄙想法,这时候我才发现到,原来姊姊在我的心目中竟是如此的重要。

    “如果我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而可以再重来一次的话,我会怎么选择呢?”

    我问着我自己。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打开门一看,正是已经哭得双眼红肿的姊姊。

    从姊姊的脸上我能看出,她昨晚肯定一夜难眠,原本是个温婉可人的姊姊,现在却因为我的计画而变得在一夜之间憔悴,看着这样的姊姊,我又再一次的心痛了!

    “姊,你还好吧……”

    “嗯。”姊姊点了点头,用有点沙哑的声音说道:“弟弟,我可以进去你的房间吗?”

    我忙不迭的点头,让姊姊进来我的房里。姊姊轻轻的坐在我的床上,问我道:“弟弟,如果你是我,你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看着姊姊柔弱的表情,我只感觉到一阵阵的心痛,不由得脱口而出道:“是我不好。”

    我这句诚心的道歉,却被姊姊解读成另一种解释:“傻弟弟,不关你的事情,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吧!是命运要我看到那份报告,不是你的错。”

    此刻的我,心情也是矛盾至极,一方面想要继续执行计画,取代阿良在姊姊身边的地位;但是另一方面却又受着良心的谴责,想要对姊姊告之以实。

    看见我也不说话了,姊姊柔柔的一笑,道:“弟弟,昨晚,我想了很久,你想知道我的决定吗?”

    我紧张的点了点头。

    “看见那份报告,我的心真的都碎了,这几个礼拜以来,我一直在期待着奇蹟的出现,我一直在盼望着妈妈能够查出不一样的结果,好帮阿良平反,但是一直到昨天看到那份报告的结果,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每个愿望都会实现的。”

    “姊……”

    “弟弟,你先别说话,静静的听我说完。”姊姊打断了我的话,这一刻,我看见她的眼神突然又恢复了一点生气,我只听见她继续说道:“我一直在躲避这个问题,但是它最后还是摊在我的眼前。原本,我以为我会因此而崩溃的,原本,我以为我会因此而对阿良死心的,但是,一整个晚上后我却发现,我还是办不到……”

    “什么!”听见姊姊的话,我从对姊姊的怜惜与对自己的自责中惊醒过来,姊姊没有发现我的惊讶,只是继续说道:“我想,再相信他一次,一直到他亲口告诉我答案为止。”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姊姊的眼睛里突然散发出活力,她笑了笑,对我说:“弟弟,我这样做会很傻吗?”

    “我……我不知道……”这句话是我的真心话,现在的我完全来不及反应这个状况,自然只能支唔以对。

    姊姊笑了笑,道:“你姊姊我本来就是个笨蛋,笨蛋有笨蛋的坚持,所以我想听见他自己真正的回答。”

    “姊,你这样做,值得吗?”我涩声问道。

    “我不知道。”姊姊站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道:“现在的我,只想再相信他一次……就这样而已……”

    “干,为什么会这样子!”几天后,趁着妈妈去办案的日子,我把妹妹带到了小雨家的私人别墅里,一到达别墅后,几天前听到姊姊的回答,而已经憋了一肚子怨气的我,把这股怒火出到了妹妹和小雨身上。小雨已经承受了我般的攻势而不支睡下,现在只剩下妹妹一个人仍然默默的承受着我野兽般的进攻。

    “说啊!为什么会这样子!你说啊!”我望着妹妹,彷彿看到了姊姊那天在我房间留下的浅浅笑容,心痛与愤怒同时涌了上来,身下的大不停的进攻着妹妹的,妹妹也发出了一声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乐的呻吟。

    “啊……哥哥主人……好厉害,好舒服……”

    “妈的!”我狂吼一声,随着我的这声吼叫,和愤怒一同倾泄而出,发泄到了妹妹那娇美青春的上,妹妹尖叫了一声,似乎也昏了过去。

    看着妹妹终於也不支而睡着,我这才离开了妹妹白皙的,即便是已经发泄了欲火,但是我现在心中,仍然充满着满满的不甘心,以及阵阵的心痛。

    “我自认我的计策进行的十分完美,但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不断的问着自己,明明这一连串的计策执行的十分成功,但是最后,姊姊那一抹浅浅的微笑却好像是在嘲笑着我,告诉我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这也是第一次,我对我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我,太高估我自己的计策,也太低估姊姊对阿良的感情了!

    机关算尽后,却没有收到想要的效果,那么下一步,我又该何去何从?

    我不断的问着自己,但是却让自己越来越烦躁……

    在我焦虑着的同时,我却没发现到,原本在我身后应该昏睡过去的妹妹,此刻却是睁着玲珑的双眼,用着别有深意的认真眼神看着我……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