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就在我的手即将碰到姊姊身体的那一刻,一个念头又从我的脑海里闪过。

    “就算我比阿良还要早得到姊姊,那又能代表什么?”

    我的手顿了一下,看着姊姊那略带笑容的熟睡脸庞,心中一股不甘心的感觉涌了上来。

    “我居然会堕落到,只想着要比阿良还要早得到姊姊,这不就代表我认为我最终还是比不过阿良,所以才想要只佔有姊姊的初次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彷彿已经看见了姊姊将来和阿良步入礼堂,两人携手甜蜜的接受着大家的祝福。婚礼后,阿良笑着褪下了姊姊的婚纱,再用自己那软弱不堪的小肉条刺进姊姊完美的身体里。

    “不!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这样的愤怒反而让刚刚因为姊姊而产生的欲火消失了不少,我冷静下来,暗自的思索着。

    “我的最终目的是要得到姊姊,我要的得到是要让她一辈子都是属於我的,而不仅仅是佔有姊姊的第一次而已!如果我现在就按捺不住干了姊姊,就算真的能得到她的,但是光是等姊姊醒来后要怎么跟她解释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要说是酒后乱性吗,刚刚那瓶酒整瓶都被姊姊给喝光了,姊姊只要冷静下来一想,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是因为酒后乱性的关系,这么一来,她就知道我是蓄意要的……就算内向的姊姊不跟妈妈或是其他人说,但是她也势必不会原谅我,我和姊姊的关系就会瞬间降到冰点……

    “所以,现在就干了姊姊,就意味着我只能享有姊姊的初夜而已,以后姊姊的身体还是会被其他男人给佔据,我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我一边想着的同时,眼神又瞟到了熟睡的姊姊上,突然脑海又有另外一种想法闪过。

    “姊姊现在因为酒醉而睡得那么熟,或许姊姊根本就不会发现到自己被亲生弟弟给了,只要假装弄点意外,让姊姊的身体受伤感觉到疼痛,从来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姊姊说不定可能就会被我瞒混过去,如此不但能得到姊姊的初夜,还可以和姊姊维持以往的关系,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一想到有这样的方法,我的脑海里便不由自主的被这种念头吸引过去。如果真的能够在不伤害姊弟关系的情况下,骗取到姊姊的身,这种方法真的是太诱人了……想到这里,我又不由自主的伸手朝向姊姊过去。

    但是就在要碰触到姊姊的时候,另外一种谨慎的想法却在我的心里这么说。

    “不行,刚刚那个计画必须建筑在姊姊没发现自己的身已经被弟弟夺走的情况下,也就是说这种方法是有相当大的风险,只要一旦赌错了,就会全盘皆输。这种把胜负交托在别人手上的方法实在是太冒险了,我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背上这样的风险。更何况,妹妹和小雨已经为我制定出一套详细的计画,只要按照着计画来,迟早姊姊的身体就是我的……”

    两种不同的念头一直冲击着我的想法,我坐在沙发上不断的做着理性与的争斗,最后,还是“要佔据姊姊一辈子的念头”压过了此刻对姊姊,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带着有些依依不舍的眷恋,伸过手去,缓缓摇醒了姊姊。

    “姊姊,姊姊……”

    姊姊一会儿后就恢复了些许的意识,她醉眼朦胧的看着我,突然道:“阿良,是你吗?你终於回来找我了,呜……”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又有些措手不及,看着姊姊彷彿小孩子般的哭了起来,我连忙拍拍姊姊的肩膀,道:“姊姊,我不是阿良,我是小弟呀!”

    “阿良,阿良……”姊姊彷彿只对我话里的这个名字有反应,她缓缓的念着阿良的名字,突然就抱住了原本就离姊姊很近的我。

    “好香……这就是姊姊身上的香吗?”面对这飞来的艳福,我贪婪的嗅着姊姊身上的淡淡清香,心中想道:“既然她把我当成了阿良,或许可以将错就错,就算骗不到姊姊的身,也可以先占点甜头……”

    姊姊抽泣着,她美好的身躯在我怀里不断的摆动着,彷彿像是在勾引起我心中才刚压下的欲火,我可以感觉到我身下的,早就因为姊姊此刻的投怀送抱而高高的耸起。

    “先占点便宜,或许也不坏,毕竟有便宜不占是傻瓜嘛……”就在我准备来占姊姊的便宜时,姊姊突然又开口了!

    “阿良,你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求求你,阿良……”

    我一愣,“姊姊在心中想着的是阿良,就算她对我做了什么亲密的行为,也只当是在对阿良做而已,就算我现在能占了这点便宜,那又算什么?我只是阿良的替代品吗?”

    这样不甘心的念头佔据了我的全身,让我的欲火缓缓的降了下来,或许连我自己也有些疑惑,对待妹妹可以不顾一切手段,骗取她的身体的我,为什么在面对姊姊的时候,明明眼前就摆着天大的便宜,我却还是畏首畏尾,甚至为了自己的一点傲气而放弃了眼前的美食。

    “或许,在我心中,要得到完整的姊姊,就要让姊姊彻底的放弃阿良,改投我的怀抱,所以我不仅仅是想要得到姊姊,在心底的潜意识也希望姊姊能够把我当成一个比阿良还要可靠的男人,彻底的打败阿良,比下他,才是我想要得到的结果吧!”

    想到这里,我决定不再犹豫,先把姊姊从我怀里拉出来,再用力的晃动姊姊让她清醒过来。我不敢再让多抱着姊姊一秒,因为我知道就算只有一秒,姊姊的魅力也有可能会让我彻底的放弃刚刚的念头,再度重拾现在就干了姊姊的想法。

    姊姊在我不断的摇晃下,总算缓缓转醒,一醒来看见我急切的摇晃着她的身子,她眉头一皱,嗔道:“小弟,你干嘛把我晃的那么大力,这样很痛耶!”

    “姊姊,我也没办法,谁叫你不仅是酒醉了,还发了酒疯,把我当成阿良哥,我为了要保全自己的“清白”,只好忍痛对姊姊痛下辣手了!”我半开玩笑的说道,但是心里却不断的叹气,姊姊呀,你可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把你从我怀里拉起来的吗……

    “真的吗……呜,我头还有点晕……”姊姊才刚酒醒,整个人还是朦朦胧胧的,我见状先是把姊姊平放在沙发上,接着来到了KTV的包厢外帮姊姊装了杯冰水,回到包厢后扶起姊姊,让她缓缓喝下冰水。

    姊姊在我不断的努力下,终於勉强恢复了一点神志,刚刚酒醒的她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讷讷道:“小弟,你刚刚说我……”

    “说什么呀?”

    “说我……我把你当作……阿良……”

    看着姊姊略带羞涩的说出这些话,我知道此刻如果没有好好先解释清楚,哪怕只要露出一点异样的想法,将来一定会让她有提防之心,所以我故做大方的笑了笑,道:“姊,没什么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说到这里我还故意整理了一下衣服,道:“反正我也没有被姊姊占了什么大便宜,不会要姊姊对我负责的,这件事情就当作是没发生过吧!”

    “小弟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在我有意的把话题弄轻松的情况下,姊姊也跟着笑了起来。

    “好啦,谈笑时间结束。姊姊,你现在还有力气走路吗?”我问姊姊道。

    姊姊听到我的问题,马上站了起来,道:“当……当然没问题……”不过就在她说完话后,马上就是一阵踉跄。

    “姊姊,你不知道酒醉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吗?”我笑着对姊姊道:“姊姊你就别逞强了,让我来扶你一起走吧!”

    姊姊笑了笑,显然也是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跟那些酒醉的人相差无几,但是她还是故做姿态的瞋了我一眼,才伸出她纤细的左手。我一手接过姊姊的小手,另一手则是搀扶住姊姊的肩膀,缓缓的扶着姊姊离开KTV。

    “反正最大的和次大的便宜都没得占了,占这一点小便宜应该不会怎样吧!”

    我感受着姊姊小手的滑嫩,一边和她谈笑一边朝着大马路缓缓走去,直到上了计程车,我才把姊姊放到了后座,让她可以好好休息,自己则是坐到前座去和司机谈起天来。

    “小子不错呀,这个大美女是你的女朋友吗?还是从PUB里钓出来的正妹?”

    司机先生一边嚼着槟榔,一边笑着问我道,很显然他已经看惯了这样的的事情。

    我笑而不答,司机见到我笑的神秘,又嘿嘿道:“要我载你们去开房间吗?

    我知道有家宾馆不错……”

    我发现司机的话越来越夸张,连忙摆手道:“我们是姊弟,你想太多了!”

    “姊弟?”司机有些啧啧称奇,道:“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不是应该都由男朋友陪着一起出来吗?这年头,还有像你这样的弟弟照顾姊姊,这可真是奇观了!”

    我从后照镜看去想偷看姊姊此刻的反应,不过却发现姐姐此刻却横躺着完全不动,或许她没听见吧!我有些失望。

    就在我这么想的同时,却看见后座的姊姊,身体不经意的轻轻动了一下……

    “你们两个去哪里了?”等到我把姊姊扶到家中后,一打开门,就看见美艳的妈妈正用着怒气冲冲的眼神看着我和姊姊,尤其是见到我还搀扶着姊姊,俏脸更是变得更加雪白。

    “我……我看姊姊心情不好,就想说趁今天假日,跟姊姊一起出去玩,找姊姊去信义区唱KTV,结果姊姊后来喝了酒……”我有些唯唯诺诺的回答着妈妈,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我对妈妈的恐惧,有一方面甚至是做戏,让妈妈认为我根本就无胆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也趁此降低妈妈对我的心防。

    不过我有意的作态似乎完全没有降低妈妈的戒心,她还是一脸警戒的看着我,就像是在审问犯人一般,让我有些紧张。

    “妈,是我自己喝酒的,跟小弟无关,他很照顾我……”这时候在我搀扶下的姊姊终於说话了,听见她为我辩驳,我这才松了口气,看来刚刚对姊姊的绅士风度,终於得到成效了……

    听见姊姊的话,妈妈这时才像是松了口气一样,但她还是有些面色不豫,对我道:“还扶着你姊姊干嘛?都进到屋子里来了,放姊姊下来休息吧!”

    “是!”我把姊姊带到沙发上轻轻放下,接着马上一溜烟的就跑回到自己的房里。躺在床上的我,心中暗自回想着今天的一切经历,嘴角挂着一丝的笑容。

    “有姊姊的背书,妈妈应该能稍微对我卸下一点警戒心吧,虽然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忌惮我……”

    第二天,因为妹妹、小雨和姊姊都各有要事,一时闲下来的我只好漫无目的的在外头乱晃,不经意之间,我又来到了昨天和姊姊唱歌的那家KTV,就在这时,我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从KTV里面走了出来,我连忙闪到了旁边的商家里!

    “是妈妈!”

    我看着妈妈从KTV走出来,接着直接开车离开,我心中有些忐忑,连忙跑到KTV里头问道:“请问,刚刚有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她来KTV……”

    “喔喔,你是说刚刚那个女警察吧!”服务生似乎印象相当深刻,对我道:“要是她没出示证件,我也很难相信这么美丽动人的女性,居然是一个警花呢!”

    没有时间理会别人对妈妈的评价,我又继续问道:“那她来KTV做什么?”

    “这个……我有些不太清楚,她后来去找我们店经理了,啊,经理来了,我请她跟你说!”

    见到经理后,面对我的疑问,她回答道:“刚刚那位警察小姐,她说有一件案子要调查,要我们调阅出昨天店里面所有包厢,所有时间的影带,我们就调出来给她看,她花了半个小时看过后,就走了!”

    “影带!”我倒吸一口冷气,道:“你们店里面有监视录影机?”

    “这是当然的,先生,这是为了维持店里面的安全着想。”女经理有礼貌的回答道。

    “那……那位女警察有说什么吗?”我急切的问道。

    “没,她看过后,很快就离开了。”女经理回答道。

    走出KTV的我,终於松了一口气。

    “幸好昨天没有趁着姊姊酒醉而对她做出什么越矩的行为,否则我可能很快就要被扔到监狱里面去了……他妈的,没想到这种KTV居然有装监视录影机,要是我昨天真的被冲昏头,哪怕只要占了姊姊的一点便宜,一定就会被妈妈察觉到不对劲……”

    “看来,老天爷也是站在我这边的呀……”

    从那之后,只要是姊姊有空的时间,我都会有意无意的陪在姊姊身旁,而妹妹也相当识相的为我和姊姊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甚至有几回还帮我把风,注意妈妈回来了没有。

    而在我表面看似无意,但是其实却是酝酿已久的刻意讨好下,姊姊也逐渐的对我越来越依赖,以前我们顶多一天只会聊上一两句,但是现在姊姊似乎已经把我当成“自己人”,只要有事情,几乎就会第一时间跑来对我倾诉,我和姊姊的关系也越来越水融,有时候姊姊甚至自己无法拿定决定的事情,都会跑来问我的意见。

    我想,在姊姊的心中,我应该已经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存在了吧!虽然这个存在点只是个“家人”,但是这个“家人”却是她目前最能依赖的对象。或许,距离把“家人”变成“自家人”的机会已经慢慢的成熟了,现在,只缺少一个关键的突破点……

    而我也常常和妹妹与小雨商量到底该何时对姊姊真正的下手,当然我知道或许是因为妹妹的表现让小雨有些介怀,所以我和妹妹商量过后,决定这几次把机会做给小雨,原意是想让小雨有个发挥的机会,但是小雨的回答却让我相当失望。

    “主人,现在您只能继续搏取姊姊的信赖,千万不能主动去招惹一些事情出来,尤其是相当关键的事情。”

    小雨的回答无疑是让我泼了盆冷水,虽然明知道她说的话或许是正确的,但还是让我有些不悦。照她的说法,我现在只能当个被动的角色,继续去当讨好姊姊的男人了!这么做虽然很稳健,但是还是有风险在,要是阿良哪天真的摆平了张晓欣,回头来找姊姊的话,以姊姊现在对他仍有期待的情况下,只要阿良好好解释,两人之间尽释前嫌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所有苦心,都将付诸流水。这种让别人来掌握我的计画,我无法一手掌握的情况是我相当不愿意见到的,也因此,我才会希望能够藉由两位女军师来帮我找出一个主动的进攻方法。

    我送小雨离开后,妹妹还留在我的房间里,我回到房内,便对妹妹道:“你怎么看?”

    “主人,我不明白您说的什么怎么看?”妹妹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我的意思是,你觉得小雨说的话如何?”我说道。

    “主人,其实小雨说的很对,现在我们的情况就像是如履薄冰,只要一步踏错,就会万事休矣,所以我也赞成主人你继续等下去,只要等下去,时机一定会到来的!”妹妹对我说道。

    “可是我怕,还没等到时机到来,阿良就已经杀回来了!”我有些焦虑的对妹妹道:“经过这阵子我对姊姊的了解后,我知道姊姊一直都在等着阿良回来,如果阿良回来,并且刻意讨好姊姊的话,那我这阵子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主人,妹妹明白你的焦虑,或许我们也该试着主动出击。”

    妹妹的话对我来说就像是一针强心剂,我连忙对妹妹笑着说道:“你说说看,该怎么主动出击?”

    “主人,现在阿良和张晓欣的事情一直摆不平,原因就是在於阿良还是没办法完全放弃姊姊,而张晓欣这个小女孩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让阿良对自己死心踏地,所以事情才会一直悬在那边……所以,如果要主动出击的话,就要从阿良和张晓欣之间的关系上下手!”妹妹对我分析道。

    “有道理!”听了妹妹的分析,我顿时喜不自胜,一直以来都悬宕已久的计画,终於找到了突破的点,我能不开心吗?

    “多亏了你,帮我想了这么好的主意。”我笑着把妹妹搂在怀里,一边搓揉着妹妹的双乳,一边说道。

    “哥哥主人……”我有意无意的撩拨着妹妹的,敏感的马上就高高的翘了起来,妹妹脸上也泛起了羞红的表情。

    “嘿嘿,这阵子一直忙着姊姊的事情,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调教你和小雨了,不如我们今晚就来……”

    我笑着正想脱下妹妹的衣服,妹妹却抓住了我的手,我有些错愕,妹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直接的拒绝我了,脸上也顿时露出不悦的表情。

    见到我脸上的不悦,妹妹立刻解释道:“主人,姊姊和妈妈等等都要回来了,现在实在不适合呀!”

    我看看时间,叹道:“也是,唉,真是可惜。”

    “哥哥主人别可惜了,下次有机会,你的妹妹一定好好的服侍你。”妹妹看见我脸上的惋惜,连忙带着媚笑对我说道。

    看见妹妹如此懂得察言观色,我身为主人和男人的自尊心也彻底的被满足,笑道:“你真的是个乖奴隶,最近表现越来越好了,哪像……”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最近一直神色不定的小雨,她似乎还是有意无意的对妹妹相当防备,就连三个人一起商量的时候也总是相当保守,她最近到底都在想什么呢?

    见到我若有所思的模样,相当聪慧的妹妹立刻知道我在想什么,她突然支支吾吾的说道:“主人,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是关於小雨的……”

    我心中一动,莫非妹妹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对我说一些小雨的是非吗?

    “主人,小雨最近有些反常,妹妹怀疑可能是跟我自己有关系……”

    “我知道。”我点点头,一边观察妹妹,一边示意她说下去。

    “哥哥主人,小雨之前曾经和我有过彆扭,我相信小雨短时间内真的很难完全化解开,更何况她曾经可以独占你,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我来瓜分,她心中对我有些怨怼,我是可以理解的。”

    “嗯。”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主人,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多给小雨一点时间。”

    “什么?”我在心中讶异不已。原本我以为妹妹会趁着这个机会排除小雨在我心中的份量,但是没想到她居然是为小雨说话!

    见到我还是没有说话,妹妹似乎以为我对这件事情不谅解,连忙继续解释道:“虽然我和小雨都是哥哥主人的隶,但是我很了解小雨,她现在只是一时的无法适应我的而已,我相信,只要再多一点时间,或是哥哥主人多去关爱小雨一些,那小雨一定会回复到之前的情况的!”

    我有些讶异的看着妹妹,道:“你为什么要我多去关爱小雨一些,难道你不怕我会冷落你吗?”

    妹妹摇摇头,道:“我当然怕,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於公来说,小雨在我们的计画里占着相当重要的一环,她可以提供相当大的财力支援,也可以为主人出谋划策,她更掌握了许多相当重要的机密,如果主人失去了小雨,恐怕一切的计画都会因此付诸流水。”

    我点点头,我自己也明白小雨的重要性。

    “於私,其实我一直对小雨有些愧疚,我是她的好朋友,却曾经设计害了她,所以直到现在我一直很想补偿她,来弥补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哥哥主人,请你多多关心小雨吧!”

    听到妹妹说的话,我拍拍她的肩膀,道:“妹妹,你这么懂事,又这么冰雪聪明,能得到你的全心帮助,真的是我三生有幸啊!”

    我的夸奖让妹妹脸上一红,她有些害羞的说道:“哥哥主人,妹妹之前一直跟你作对,让你造成这么大的麻烦,我也一直相当愧疚,所以我也希望,能够好好补偿主人你……”

    我满足的叹了口气,有这么一个聪明伶俐,又懂得为我思考的隶妹妹,或许,要完成母女三人共床的计画,真的不再只是单纯的梦想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