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脸上似乎有种热热的感觉,过了一会而后身体也渐渐的恢复了意识。

    “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感觉到力量渐渐回到身上的我,挣扎的想要爬起身,但是才刚想要动作,却发觉脚似乎无法自由的活动,马上又摔了回去。

    “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为什么我爬不起来了?”大惊之下,我连忙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现在的状况,但是睁开眼睛后却发现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来人啊!妹妹,你在哪里?发生什么事了?”我大声的呼喊着,身边却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我在你旁边呢!”

    “妹妹!小婷,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动不了,也看不到了?”发觉妹妹就在我身边,我连忙问道。

    我的话刚说完,耳边却传来两个女孩的嘻笑声,“是妹妹和小雨!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种不详的预感,而妹妹也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你不能动,是因为我们把你绑住了;你看不见,是因为脸上被我们矇了布条。现在你明白了吗,聪明的哥哥?”

    妹妹的口气带着浓浓的嘲笑意味,让我心中更有一种凉到极点的感觉,但是我还没绝望,故作镇定的道:“别玩了,我的乖奴隶妹妹,是在怪我太久没有好好陪你了吗?乖,等到今天的事情结束后,主人我会好好陪陪你,现在快点放开我,我们把正事做完再说。”

    “奴隶?主人?”一听到我这么说,妹妹的眼睛顿时冒起了愤怒的目光,不过她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带着笑谑的眼神看着我说:“小雨,看来有些人还是不了解现在的情况,你帮他拿下眼上的布条,让他睁大眼睛看仔细”

    随着小雨的一声轻笑,眼前矇着的布条瞬间被扯下,我终於回复了光明。经过仔细的打量后,发觉我现在竟然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解的看着仍然嘻笑着的妹妹和小雨,眼睛四处的飘移了一下,很快我就发现在我房间里,除了我和妹妹、小雨以外,竟然还有第四个人存在。

    那人正是我和妹妹合谋下药的对象,胡丽雪老师!不过此刻她还是一动也不动的,看来她似乎还昏迷着没有醒过来的样子。

    看见我把眼神转到胡老师的身上,妹妹笑了笑,道:“不用看了。胡老师还没醒过来,我在她饮料里下的药比你的那杯温开水还要多很多,她一时半会是不会醒过来的。”

    听见妹妹这么说,我脑袋一闪。

    “莫非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妹妹还是按照计画把胡老师给迷晕了,看来她还是挺听话的嘛……”

    看见我脸上露出了放松的表情,妹妹嘴角间不经意的露出个轻蔑的笑容,道:“不过,现在事情可不是你这个猪脑袋所想像的这么轻松了,蠢猪!”

    “蠢猪?!”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阵子妹妹对我的百依百顺,现在面对她丕变的态度,我一时还没会意过来,乾笑道:“小婷,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不明白呀?”

    “没听清楚吗?那现在竖起你那对猪耳朵给我仔细听好了。”妹妹冷冷一笑,走到了我面前,道:“我说过的,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只蠢猪!”

    “你说什么!”妹妹的话让我顿时勃然大怒,这段日子以来,我已经习惯了她的顺从与臣服,现在原本已经臣服在我身下的隶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让我也顿时愤怒了起来。“你这个贱货,这阵子对你好一点,没教训你你就皮痒了是吗?身为一个隶,竟敢这样跟自己的主人说话?”

    “啪”的一声,我话还没说完,脸上却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妹妹的一记巴掌。

    “你居然敢打我?”我咬牙切齿的瞪着妹妹,道:“你活腻了是吗?”

    “看来你还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呀,蠢猪!”妹妹冷笑着,怡然自得的站到我的面前,道:“想打我吗?来呀!给你打呀!”看见我愤怒的挣脱了几下却没挣脱开,她又是一个巴掌甩到我脸上,冷声道:“不是很厉害吗?不是很有主人的威严吗?怎么现在却连挣扎都挣扎不了?”

    面对妹妹一而再的羞辱,我转头对着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小雨命令道:“小雨,快点过来帮我松绑!”

    听到我的话,小雨抬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后,冷哼一声,头也甩到一边去。

    “好……很好……你们两个真的是造反了是吧!”面对出乎意料的情况,我怒极反笑,恫吓道:“别忘了你们还有照片在我的手上!你们这两个不听话的隶,等等我马上就把照片散佈到“声艳影”上头去,让你们嚐嚐身败名裂的滋味!”

    “照片!”听了我的话,妹妹和小雨两人顿时一惊,眼神里都流露出了惊慌。

    看见两个女孩终於出现了害怕的表情,我这才像是掌握回了主动权一样,得意洋洋的说道:“知道丽害了吧?还不快点帮我松绑,然后给我乖乖跪下来跟我嗑头赔不是,求我原谅你们两个刚才的冒犯,我会考虑一下原谅你们两个贱货!”

    “小雨,怎么办?”听了我的话,妹妹看着小雨问道。

    “没办法了……”小雨脸色一黯,“认输吧!”

    听见小雨这么说,我心中自然是爽到了极点,看着妹妹垂头丧气的走到我面前,微微曲起双脚看似要跪下……

    突然间,她那双修长的双腿重重的踹到我的身上,无法躲避的我猛然承受了这一下踹击,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愚蠢,你真的是愚蠢到了极点了!”妹妹冷笑道。“既然我已经决定好要造反,你难道以为那些照片和影片会成为我的败笔吗?”

    “你说什么?”妹妹的话让我顿时冒了冷汗。

    妹妹冷笑着,走到我的衣柜里拿出那个存放影片的保险盒,得意的笑着对我道:“这里有一份,电脑里也有一份,等等我就马上把电脑的那份纪录给删了,你还拿什么来威胁我呢?”

    我哈哈一笑,道:“别忘了还有……”说到这里我突然一愣,转头看见站在妹妹身旁的小雨,顿时说不出话来。

    “别忘了还有小雨手上的那一份是吧?”妹妹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事到如今,你认为小雨还会站在你那边吗?”

    我看向小雨,却听见小雨冷冷的回答道:“我说过了,是你先有负於我,你难道还认为我会像以前一样完全听命於你吗?”

    听了小雨的话,我顿时脸色如死灰。我手上能够要胁她们的王牌,却已经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了……

    看见我垂败的表情,妹妹哈哈大笑,她的笑声里再也隐藏不住胜利者的得意。

    “你终究还是败给我了,蠢猪!我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假意屈服於你,这一段时间里被你蹂躏,被你玷汙,我都还得笑颜已对,我为的就是这一刻!我为的就是要看见你现在这种完全失败者的表情!”

    妹妹的话让我微微苦笑,“假装……屈服?”

    “不错。”妹妹得意的冷笑,道:“我猜以你的笨脑袋可能完全不明白事情是怎么样的,也好,现在就让你完全明白,让你死得清醒一点。

    “自从那次被你和小雨,还有那个女警设计之后,我在心里就不断的想着,该怎么打倒你的计画。”

    听到妹妹的话,我顿时想起那天和女警许子琼设计把妹妹擒下的时候,回程路上妹妹那不屈的目光。那道目光虽然深遂而幽冷,但是时到今日,我才从妹妹此刻脸上的神情再次找到了当日的感觉。

    “之前我尝试着要和外人联手,但是都功败垂成,我发觉最主要的理由是你有小雨这个得力的帮手在帮你。换句话说,如果离开了小雨,你根本只是一摊扶不上墙的烂泥!

    “所以,我反覆的深思后,决定要想个办法来离间你和小雨的感情。我知道你很想要得到我的真心,而我这次也就打算利用这点,对你施展一套美人计,让你慢慢的对我产生信赖。小雨她是个谨慎的人,面对我的投怀送抱她一定会有感到疑惑,於是就一定会对你有所劝谏,但是当胜利的感觉和征服姊姊的充斥在你的脑海里时,你就会把小雨的劝告当作是逆耳的忠言,渐渐的也就会慢慢的失去了对小雨的耐心。在这之后,我只要找到一个时机,就可以彻底的撕裂你和小雨的感情……

    “但是,如果是太过主动的投怀送抱,你一定会有所起疑。所以,我才设计了和老师进行侦探游戏的这个局,其实那个局本来就是为了要让你看破手脚,让你再度打倒我而设立的!”

    “什么!”听到妹妹的话,让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还记得那时候,我躲藏在阳台监看时依稀有感觉到妹妹似乎有朝着这里看过来,原来那时候的感觉,并不是错觉……

    看见我脸上吃惊的表情,妹妹得意的一笑,道:“你当真以为我会设下这么简单的计画来取得那些相片?还记得你之后曾经问过我,按照我原本的计画我该怎么从小雨那边拿走相片吗?老实说,我根本就没有这种打算!设计老师和我玩侦探游戏,只是一个诱你上钩的诱饵罢了!

    “而在那之后,你竟然很可笑的妄想用“兄妹之情”来打动我。我说,你是看了什么脑残的小说还是那些胸大无脑的所拍的片子?还真的以为用暴力无法让我屈服,转个方法用真情流露就可以让我顺服於你?老实说,那天听到你说那些噁心露骨的话,我真的肚子里都笑到快翻过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刚好我也顺势演了一个真情流露的感情戏。让你在打倒我之后再把我收服,这样的过程想必你一定非常满意吧。”

    听了妹妹的嘲笑,我脑袋里乱烘烘的,真的很不是滋味。原本以为用真情可以打动她,没有想到……

    “之后,为了得到你的信任,我当然是全心全意的帮你算计阿良,为你佈下得到姊姊的策略。一方面是为了要降低你对我的警戒心,二方面是要让你和小雨之间起了冲突。”说到这里,妹妹突然露齿一笑,对我道:“还记得我当初告诉过你,要怎么得到姊姊的信任吗?”

    我一愣,那天妹妹对我说过的话顿时又重现在我的脑海里……

    “哥哥主人,我希望你可以在姊姊面前故意说阿良的好话,帮阿良辩护。”

    “因为姊姊心里还是相信阿良的,所以如果你去搬弄阿良和姊姊的是非,只会让你和姊姊站在敌对的阵线,无法拉近两人的距离。如果你帮阿良说好话的话,就等於是站在和姊姊相同的阵线里,两人的关系自然也会拉得越近。人都是很奇怪的动物,或许真的忠言逆耳利於行,但是大家却还是喜欢听好听话,这点古今中外有无数的例子可以做证,姊姊自然也不例外。”

    “你记起来了吧?”妹妹笑着,道:“你现在有没有发现,其实我对你做的也是一模一样的事情呢!在小雨和我发生争执的时候,我如果选择搬弄是非的话,你很快就会察觉到我的不对劲,所以,我总是不断的为小雨辩护,为的就是希望你可以降低对我的警戒心,另一方面还能了解到我的“温柔体贴”;相较於不断提出逆耳忠言的小雨,我自然是能慢慢的获得你的信赖。你说是不是呀?

    “不仅如此,就像是我跟你说过的第二个步骤,你应该也记得吧!”

    我苦笑,那天妹妹是这样说的。

    “接下来,你要制造和姊姊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也要故意投其所好,跟姊姊一起做姊姊喜欢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原来都是阿良该做的,但是他现在却苦於和张晓欣的关系不清而不敢来找姊姊。这时候就是主人的机会了,主人你要不断的把这些事情抢过去做,对姊姊尽男朋友该尽的义务,让姊姊在下意识里把你当成真正的男朋友,对你越来越依靠……”

    妹妹看见我的苦笑,知道我已经回忆起来,便道:“不错,那就是取代。就像是你试图要取代阿良在姊姊心中的位置一样,我也已经慢慢的在取代小雨在你心中的位置。以往小雨是你的最得力的助手,这个位置却在之后被我慢慢的取而代之。我没说错吧?”

    我顿时无言,妹妹说的的确没错。这段时间里,我的确是慢慢的把对小雨的信任渐渐的转到妹妹的身上来,不知不觉间从前和小雨那种水融的感觉也慢慢的不复存在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妹妹有意的算计。

    “在取代了小雨的位置后,我也慢慢的制造了你和小雨之间的冲突。我知道你想要赶快得到姊姊,我也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去迎合你的心情;但是小雨顾忌我,所以她一定会建议你再多给点时间来测试我。不过她这么一说,一方面会让你觉得她对我不够信任,二方面也和你想要赶快得到姊姊的方针不符,时间一久,我想你们两个一定就有很大的摩擦,对吧?”

    望着妹妹那智计在握的笑容,我只能愣愣的听她继续说道:“於是,我又帮你们设计了一个引爆点,那个引爆点就是张晓欣!”

    “张晓欣!”我一惊,脑海里立刻浮现了断断续续的画面。

    “我还记得你之前曾经答应过小雨,以后不会再去碰张晓欣。小雨是个重信用的人,她最讨厌别人说话不算话,这点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吧!毕竟,你也曾经利用这点来打败我,不是吗?”

    听到妹妹的话,我紧张的望了小雨一眼,她发现我的目光,轻哼一声又立刻别过头去。

    “那天,我们假扮绑架犯把张晓欣和阿良给骗到旅馆。对你来说最大的意义当然是要让阿良掉入到我们设计好的陷阱里,在成功之后你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了下来,在同时,我也提议了要你再次去张晓欣的提议。

    “如果你心里真的还有小雨的话,你就不会选择去上了张晓欣。这样一来,我的计画自然也不会那么快就成功。”说到这里,妹妹冷冷一笑,对我道:“可惜,你终究只是个精虫上脑的蠢猪,随便诱惑个两句你就认真了。把对小雨的承诺扔到脑后,爬到张晓欣的身上大干特干。”

    说到这里,妹妹稍微顿了一下,才又道:“你应该没猜到,在我们佈下针孔摄影机之前,我就已经在另外一个地方佈置了一台针孔摄影机!当然,你和张晓欣在床上风流快活的肉战,也被完全的侧录下来了!

    “等到你回来之后,我才又藉故跑到那间旅馆里,把针孔拍到的带子用旅馆的电脑稍微整理了一下,就送给小雨看了。”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所以,第二天小雨才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没错!”妹妹得意的笑了笑,又道:“让你和小雨彻底决裂后,我再度利用了胡丽雪老师,安排她和我再次玩起侦探游戏……”

    “原来是你……”我咬着牙,冷声道。

    “在挑起你对小雨的怀疑后,我再度安排了今天这场绝妙好戏。目的就是让你自以为算计得手,但是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正一直在算计你的人,就是我!”

    面对妹妹得意的笑容,我咬着牙,威胁道:“就算你能把我身边这些影片拿走又如何?你有勇气公开这一切的真相吗?如果公开了,你就得要一辈子背上被哥哥的名声,这辈子会永远都无法洗刷干净的!而我呢?顶多进去坐牢个几年,出来又是一条好汉!用几年的牢狱之灾换取你一辈子的毁誉,我算是赚到了!”

    原本我期待妹妹听到我的恫吓会因此而退缩,没想到她却露出了冷笑,对我道:“这些恫吓之词,你以前就已经用过了!你以为相同的把戏第二次还会再次奏效吗?”

    “所以,你打算放弃你这辈子的名誉,也要让我坐牢啰?”我故作坚强的笑着。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妹妹却回答道:“你错了。”

    “我错了?”我惊愕之余,妹妹又继续说道:“你不会因为妹妹的罪名而去坐牢。”

    “那我……”就在我心里有一丝窃喜可以逃离险境的时候,妹妹马上又浇了一盆冷水:“正确的来说,你会去坐牢,但是罪名却不是因为妹妹。”

    “不是因为你?莫非……”我把眼神看向小雨,心中突然又冒出了一个主意来。

    “你打算要出卖小雨的名声?让这个董事长的千金背负上被的臭名?”

    我开始刻意的挑拨着两女之间的感情。

    不料妹妹却对我的质疑嗤之以鼻,道:“不要再用这种不入流的挑拨离间了,小雨是我的朋友,我是不会出卖她的。”

    “什么?不是你,也不是小雨,莫非是张晓欣?你想要把那卷影带拿去给警方看?”说到这里我心中又有个念头,张晓欣的脑袋并不聪明,只要我利用一些花言巧语,应该是有机会可以蒙混过去才是……

    “不,我明白这样做根本就治不了你。张晓欣脑袋糊涂,如果依靠她根本就成不了大事。”在我心存侥倖之时,妹妹却毫不刻意的再次把我打落到地狱里。

    就在我一阵错愕之际,妹妹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我要利用的人,是她!”

    随着妹妹玉手一指,我望过去,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

    “胡丽雪?”

    “不错。”妹妹得意的笑了,道:“你想想,胡老师在我们家里被下药,醒来发现被人了,你觉得她会认为是谁干的?”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面对露出诡异微笑的妹妹,我突然有一种惊慌的感觉。

    “我想干什么,你应该早就知道了不是吗?话说回来,这还是你自己出的主意呢?”妹妹微微笑着,道:“你还记得你是怎么了张晓欣,然后把事情嫁祸到阿良身上的吗?现在,我打算也这么对你……我有叫小雨准备了电动按摩棒,等等我会用它来胡老师的身体,如果老师是,那还会流下代表失身的血,就算不是也没关系,有经验的话等老师醒来应该会有感觉到有人侵犯过自己的身体。到时候,在床边摆上带有你的保险套,你说会怎么样呢?”

    “你……你够狠!你真的疯了!”妹妹恐怖的计画让我也震惊了,我咬牙道:“没想到,你居然连自己的老师也算计进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妹妹冷笑道:“更何况,比起你这个残害无数女性的魔,我这么做,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看见妹妹一步步的向我靠近,我连忙喊道:“小雨,你真的要为了她而背叛我?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了吗?”

    “感情?你这个魔也有感情吗?”回答的不是小雨,而是妹妹:“如果你对小雨还有感情的话,你会忘记答应过她的约定吗?你根本就不配谈感情!”

    “妹妹,我如此信赖你,甚至还对你说出心里话。我们曾经有过那么浓情密意的,你都忘了吗?我只是想要获得你的心而已,没想到,你最后居然还是选择要背叛我……你这样对得起我吗?”我对着妹妹大吼道。

    “获得我的心?”妹妹脸上突然少见的露出了狰狞的表情,又是用力的甩了我一巴掌,“啪”的一声,让我整个人都有些晕眩。

    “就算我的身体被你玷汙再多次,这辈子,你是永远永远不可能会得到我的心的,蠢猪!”

    看见我脸上无法掩盖的失败表情,妹妹得意的放声大笑。

    “你终究还是败在我的手上了!蠢猪!我隐忍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看你现在这副哭丧脸的表情!”妹妹一边大笑着,一边故意用手支起我的下巴,道:“你看看你,脸上写着挫败,失意,你永远都是个失败者!你就乖乖接受我为你安排的命运,带着老师的罪名到监狱里乖乖的被那些大哥捅吧!哈哈哈!”

    我已经无心接受妹妹的嘲笑,我把脸垂得低低的,喃喃自语道:“可恶……

    老天爷……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可以让我再重来一次的话……”

    “可以让你再重来一次的话,你铁定不会这么做对吧?这是愚蠢的人才会有的愚蠢想法!你以为你现在对我服软我就会心软放了你一把吗?”妹妹冷笑着,对我说道:“当你恶贯满盈的时候,你应该也想过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吧?你就乖乖的认命吧!我会三不五时去监狱看望你,看看你的有没有被肛爆了!哈哈哈!”

    “如果……如果可以让我再重来一次的话……”

    我突然抬起头来,刚刚脸上的挫折表情已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玩味的笑容。

    面对着如此极大的反差,刚刚还在得意大笑的妹妹突然整个人愣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如果可以再让我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会再次选择同样的剧情。”

    面对妹妹脸上的骇然,我微微一笑,道:“因为,能看你从极度快乐到极度惊慌;这种云端跌到谷底的反差表情,真的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啊!”

    听了我的话,妹妹脸上的表情更是惊悚,她撑着自己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我的嘴角不断的上扬……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