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乡村乱情 > 章节目录 第05章

第05章

    胡秀英进入厂内,就见虎仔盯着她看,她不觉脸一红:“看什么啊?”

    “大姐今天特别漂亮啊,”虎仔笑着对她说,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一定就是这样来的吧,有过一次与胡秀英的接触,现在在虎仔的里面胡秀英怎么样看都感觉到是那么的漂亮!

    “都是老太婆了啊,别瞎说啊!”胡秀英脸一热,内心也有一种喜欢的感觉,那个女人不爱听这样的话呢。

    “老婆,我送你一礼物!”虎仔来到她的身边把嘴对着她的耳根低声说!

    “你想死啊,又这样叫!”羞的她忙在他的身上打了一下。满脸通红的说,

    “送给你的!”虎仔从身后拿出一个礼物盒递红她。

    “什么呀,还包装的这样神秘。”胡秀英接了过来,

    虎仔脸一红:“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胡秀英慢慢打开一看,当下羞的连脖子也红了,原来是一个黑色和一条黑色的半透明雷丝小三角,这种透明胡秀英是从来没穿过的,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当下红着脸忙塞还在虎仔的手里:“你……我不要,你怎么会送这种东西给我啊,小坏蛋!”

    “大姐,你就收下吧,我昨晚可是跑了好几家店买的,都花了200多块啊,”虎仔说。

    “啊,200多啊,你快还回去,以后为准样了知道吗。”胡秀英一听这么贵更加不能要了。

    “大姐,你就收下吧,这是不能退的啊,好不好啊?”胡秀英见他一脸的恳求样子,倒是有点同情起来,红着脸说:“这种东西你叫我怎么好意思穿呢,”

    “穿在里面别人又看不到的,没什么的啊,再说你这辈子如果不再穿穿就穿不上了,是不是啊?”虎仔说的条条有理。

    胡秀英一听,他都买来了,也是他的一片心意,不收下虎仔真的会不开心的,再说我都45岁了,再不穿这一辈子真的是没有希望再穿了,反正穿里面别人也看不到,这么贵的东西可不能浪费了,当下红着脸低声说:“真拿你没办法,以后可不能乱买东西了知道吗”

    “嗯,知道了。老婆真好!”喜的虎仔一下子在她的脸亲了一下。

    “你……你又来了,不要这样叫……”胡秀英被他叫的脸一红,又见他亲了自已一下,当下羞的要死!

    “我喜欢这样叫你,你就让我这样叫可以吗?”虎仔一脸的恳求样子,看上去有点可怜。一双眼睛露出一种期待的样子。

    胡秀英是个心很软的人,见他这种样子,又看他都舍得买这样贵的东西给自已,当下红着脸低声说:“就我们两人的时候让你这样叫。”说完羞的低下了头。

    “嗯……”虎仔一听大喜应道:“老婆你真好!”

    胡秀英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娇声说:“真拿你没办法!”内心不觉有一种很剌激的感觉,自已都45岁了,让一个比自已儿子还小的男孩叫成老婆,一种兴奋的感觉涌上心头。

    “老婆,那你也的叫我老公啊!”虎仔见她都顺自已,急忙接下说道。

    “你……怎么这样啊,我都让你叫了,你还叫我叫,我叫不出口!”胡秀英一听羞的满脸通红,伸手拍打了虎仔的前胸下。

    “我们都这样了,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嘛,叫一声听听,好老婆!”虎仔忙说,这时他也兴奋起来……

    胡秀英想想也对,反正都这样了叫一声让他高兴高兴也没关系,就红着脸,轻轻叫了一声:“老公……”叫完羞的忙低下了头,

    虎仔一听,兴奋的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身体:“老婆,我好喜欢你,”

    “别……别这样啊……让人看到就麻烦了,”胡秀英忙挣开他怀抱,见厂门还开着,吓了她一跳。

    “我去把门关了,我们亲热一下好吗?”虎仔低声问。

    胡秀英刚才又是内衣,又是老婆老公的叫,也早已兴奋的浑身难受了,能感觉到自已的也湿了,当下红着脸轻轻应了一声:“嗯!”

    虎仔一听大喜,忙关了门,来到她身边说:“老婆,我帮你脱衣好吗?”

    “我自已会脱,”胡秀英红着脸说。

    “就让我帮你脱嘛,好不好?”虎仔不肯的说,

    胡秀英又白了他一眼红着脸说:“真拿你没办法。”她今天是穿一件花白色衬衣,下面是穿一条黑色长裤,

    虎仔伸手到她的前胸开始解衬衣的扭扣,随着衬衣扭扣一个一个的被解开,那雪白的肌肤也一点点开始露了出来,手指还不时的碰在她那高高突出的双乳上,

    只一会儿,花白色衬衣就被脱了下来,只乘下一个了,那洁白光滑的皮肤全露了出来,由于胡秀英的很丰满,那一条雪白的乳勾很深,诱人极了。两条春耦般的雪白手臂,浑圆的肩膀,看的虎仔双目发直,

    他又弯脱下了她的黑色长裤,随着长裤一点点被褪下,那雪白滚圆的大腿肉也一点点露了出来,她的大腿修长而丰满,白里透红,雪白的连一根根细细的血管也隐隐可见,好不迷人。

    随着长裤被褪下,一条黄白色的裤衩也露了出来,虎仔是蹲在地上的,抬头一看,脸正对在她的前,只见她的黄白色裤衩裆内有一点点潮湿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抬头看着胡秀英:“老婆,都湿了啊,”

    胡秀英这时正羞的要死,让一个比自已儿子还小的男孩脱自已的衣服,又听虎仔这样说,当下羞的满脸通红:“还不是你啊,还笑人家,算了,我自已脱,”她有点撒娇的说。

    说着她把一双雪白的手臂反伸到光滑的后背,用手指解开了的扣子,红着脸拿下了,当下弹出一对雪白滚圆的。两粒紫黑色的与雪白的一对比,特别显目,

    虎仔一见,也忙用手抓住她的边缘往下一拉,就被脱了下来,胡秀英抬了一下脚,配合他把给脱了下来,

    只见她那雪白有点隆起的下是一片浓浓的黑,又长又多,黑的发亮,布满在她的小山丘上,虎仔忍不住的伸手在这迷人的抚摸起来……手指不时的碰在她的上,

    “嗯……”胡秀英轻微的呻吟了一声。

    虎仔站了起来一把搂住胡秀英的雪白腰,把她搂在怀里。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脸。

    胡秀英虽已今年45岁,正是一个女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时候。和一般的山区妇女不一样,她脸上的肌肤白皙水嫩,仿佛弹指可破,一张樱桃小嘴娇艳欲滴,她的脸上洋溢着成人一股特有的自信,虎仔看得不禁发呆。

    “我的脸有什么好看的,都快变成黄脸婆了。”胡秀英见到虎仔看她看得入神,轻轻扯了几下虎仔的耳朵,噘着嘴说。

    “你的脸好美啊,我喜欢看你的脸!”虎仔痛的伸手扶在她扯自已耳朵手上,

    胡秀英又用力拧了几下说:“好啊,连我都敢耍,不理你了。”胡秀英佯装生气的样子。

    “哎呀,哎呀,老婆,你轻点,我的耳朵都要被你扯掉了。”虎仔装腔作势。

    “啊,你做什么?唔!”没等刘胡秀英反应过来,虎仔就把她一下按在了满纸盒的地上,嘴和她的嘴对上了。虎仔和她抱在一起,侧躺着亲吻。胡秀英的嘴唇软软的,舌头湿湿的,虎仔把她的嘴唇含在嘴里轻舔。

    胡秀英把舌尖伸到虎仔的嘴里。虎仔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讨厌,干嘛吸那么重,痛死我了啦。”刘洁连声叫痛,一对粉拳在虎仔的胸前连连捶打。

    虎仔握住她的手,嘻皮笑脸的说:“老婆,我吸你多重,就证明我有多么爱你。”

    “好了,我知道你爱我,不然我也不会给你了。”说完胡秀英的脸腾的红了,忙把脸扭向一边。

    虎仔撑起半边身子,一手搭上了她的。胡秀英的很大,但是很有弹性,虎仔一只手掌握都不下。

    “喔…”胡秀英轻吟了一声,

    胡秀英躺在纸盒上,虎仔低头吻了下去。一边吻,一边用手指逗弄着她的,在虎仔的抚弄下,那两粒紫黑色的慢慢的涨大。虎仔低下头叼住了其中的一粒,使劲地吸啜。

    “嘻,好痒,”胡秀英被吸舒服的叫着。

    “你的奶奶真好吸啊”虎仔抬起身子,笑嘻嘻地说。边说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胡秀英用手指圈着虎仔的阴具,一上一下地着。

    虎仔继续拥吻着胡秀英,一只手开始不安份地往下伸。摸到了胡秀英的。她的已经完全湿透,手感觉滑不溜手的。

    胡秀英的黑黑的一片,摸上去卷卷的。虎仔把她的两条雪白滚圆的大腿打开,两片大被浸得亮晶晶的,微微向两边张开。

    虎仔用脚撑开胡秀英的双腿,趴了上去。

    “老婆,我要进入了。”虎仔在胡秀英耳边低声说。

    “好吧,吧,我也要你。”胡秀英一手握住虎仔的对准她湿漉漉的口,一手在虎仔的上轻拍了一下。

    感觉碰到了一个又湿又热的,虎仔知道找到了目标。往前一挺,“唧”的一声轻响,顶入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内。整个被紧紧包容的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虎仔,你动吧。”胡秀英抱着虎仔的腰身动了动。

    虎仔如奉圣旨,一前一后地起来。

    随着虎仔的,胡秀英的越来越湿,就像下雨天泥泞的湿地,咕唧咕唧地响。

    虎仔边抽边舔着胡秀英的耳垂,“大姐老婆,你的下边真湿,发出的声音真好听。”

    “啊,”胡秀英语不成声,“还…还…不是你害的唷…唷…”羞的满脸通红。

    虎仔双手紧握胡秀使劲。“咕唧,咕唧,”混合着的声音响彻小屋。

    这样了十几分种……

    胡秀英的俏脸红得娇艳欲滴,小嘴微张,喘着气说,“嗯……虎仔……用…用力,大姐要…要了。”

    这时,虎仔只感到一阵麻痒,那种要的感觉又要来了。忙抬头对胡秀英说:“大姐,真是太舒服了,我又要了啊。”说完他不可抑制地大动起来。

    胡秀英知道虎仔快要丢出来了,臀部不停地向他挺起,“大姐……也要来了,啊…用力…”

    突然感觉被胡秀英的紧紧包住了,从处能感到大姐深处传来的阵阵抽搐。“啊,老婆,我要谢了。”那种麻痒的感觉终于到了极点,虎仔不由自主地拼命地把往胡秀英的里插,一股滚烫的从直冲而出,毫无保留地射入了胡秀英的体内。

    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似的,虎仔趴在胡秀英白皙的身体上,一动不动。继续插在胡秀英的体内,感受着她的体热。

    “虎仔,舒服吗?”胡秀英抱着他的头,含情脉脉地看着虎仔。

    虎仔拿捏着胡秀英的,玩弄着:“舒服死了,你真好,老婆!”

    胡秀英红着脸,娇声说:“刚才让你叫个够了,满意了?”

    “不满意!”虎仔说

    “怎么不满意?”胡秀英不解的问他。

    “就是没有听到你叫我老公啊。”虎仔笑着说。

    “你……”胡秀英一听羞死,一双手在他的胸膛上乱打:“你真是个小坏蛋啊。”

    虎仔捉住她的手,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那你再叫我一声好吗?”

    胡秀英白了他一眼红着脸轻轻叫了一声:“老公……这下满意了吧”

    “满意,满意,”虎仔忙说,

    “还不下来啊,你想压死我啊?”胡秀英边说边推下虎仔的身体。

    两人忙起身穿起衣服,因为是上班时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又开始订起纸盒了……

    再说李小雷,放学回到家,满脑子都在想着那晚在林子里面与妈妈的事,如果妈同意与自已好那该有多好啊,可是妈妈是一定不会同意的啊,不过那晚看过妈妈换下来上的污秽之物,毕竟妈妈是对自子已有过动情的,要不就不会流那多的水了。

    “二哥你在想什么事,都想发呆了”小彩见他出神的样子问道。

    “没有啊,”小雷脸一红,想这种事毕竟是见不得人的。

    “二哥,你这一阵子成绩掉的很快,怎么回事啊?”小彩问他。

    “我也不知道啊,”小雷应了一声。

    “小雷,你真的要好好努力了啊,这样下去怎么考大学啊?”一边的小刚也对他说。

    “我……”小雷无语。

    正这时胡秀英下班回来了,

    “妈,二哥的成绩这阵子掉的很快,你再不管管他他就没希望考大学了”小彩对刚刚回家的胡秀英说道。

    胡秀英一听,心内一惊,她是对小雷没有什么办法啊,上次找他说话还被他吓的逃了出来,不觉得看了小雷一眼,小雷也是看她,两人的眼神一碰,胡秀英有一种慌乱的感觉,忙收回了双目,不敢看他,只好对小雷说:“小雷,努力一下啊,你看他们的成绩都比你好啊!”内心早已知道小雷的成绩是为什么会掉的这样快,

    她无奈的唉了口气,就开始做起晚饭来,边做边想,小雷的事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自已对小雷的眼神怎么会有一种惊慌的感觉呢,不过自已的内心还另外有一种想也不敢想的感觉……天哪,我怎么又胡思乱想了,

    又想起与虎仔的事,自已是不是变成妇了?但是这几天的一连事,使自已的身体得到了满足,人也轻松快活起来,这也未必不是件好事,但心理总觉得对不起老公与一大群儿女,可是事已如此,不要让家里面人知道就可以了,我也是为了家庭。一想到这心也放宽了些。

    一家人吃了晚饭,大家都到院子里凉爽去了,胡秀英还在厨房内收拾着饭碗,这时她转身一看,只小雷在她的身后盯着自已看,吓了一跳,忙说:“小雷你怎么不去院子陪他们凉爽啊?”

    小雷说:“不想凉爽,”

    胡秀英一看小雷脸上全是汗水,因这几天特别的热,心想自已也要对小雷好一点,不能天天冷眼对他,他又正是青春期间,对他的心理影响非常不好,就找来毛巾想给他擦擦汗水关照他一下。

    胡秀英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衫长裙,里面胸罩的吊带若隐若现,高耸的双峰让人忍不住就想抓上一把。

    她把面盆放在地上,弯下腰绞着毛巾,从小雷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了胡秀英那曲线优美的臀部,隐藏在连衫裙下的白色三角裤让小雷更是欲火猛升,他的老毛病发作了,下半身又翘了起来。没办法,谁叫小雷19岁了,又是青春期间。

    胡秀英绞好毛巾转身走到小雷面前,把毛巾往小雷面前一递,一段如藕似玉的白嫩手臂裸露在小雷眼前,“小雷快擦一下吧。看你的脸上都是汗水”

    小雷接过毛巾往脸上胡乱擦了擦,把毛巾递还给妈妈。就在妈妈伸手接过毛巾的一刹那,小雷心底不知从哪里升起的一股勇气,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或许这就叫做色胆包天吧

    胡秀英大吃一凉,满脸通红的说:“你要干什么?”

    没等她回过神来,小雷顺手一拉,把她拉到了怀里,小雷早已高翘的无巧不巧地顶在了她那上。

    在小雷的怀里胡秀英雄才像清醒过来似的,用手推搡着小雷,有些慌张,又有些色厉内茬,低声叫道:“你还不放手,再不放手,我马上就要叫人了!”

    小雷又怎会给妈妈反抗的机会呢。

    “妈,我爱你,自从那次在林子以后我想你都快想疯了。”小雷说完一手抱紧胡秀英的腰,一手托住她的头,低头就往她的红唇亲了下去。小雷心里一片沸腾。拼命地抱着她,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胡秀英大睁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小雷,嘴里呜呜有声,可是由于双唇被小雷堵住,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小雷用舌尖在胡秀英的嘴唇上亲吻,她的双唇抿得紧紧的。小雷一手抓住了她连衫裙下肥硕的,双手乱摸着妈妈的柔软。

    胡秀英浑身颤抖了一下,双手用力的想推开小雷的身体,嘴内被小雷吻住‘唔,唔,唔’的发不出声音,

    小雷的舌头继续在胡秀英的嘴唇上探索,用舌尖往她双唇里钻,胡秀英的嘴唇一点都不配合,继续紧闭着。这时小雷把往上前一挺。硬梆梆的隔着裤子和连衫裙紧紧顶在她的。

    大概这下顶到了胡秀英的敏感部位,只听到她噢的一声小叫,双唇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如此大好良机小雷又怎能错失,小雷的舌尖不失时机的钻了进去。

    小雷的舌头碰到了她的牙齿,一瞬间小雷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妈妈咬我怎么办?”

    还好小雷的担心是多余的,胡秀英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小雷细细的在妈妈的牙齿里边轻轻的舔着,撩拨着她的舌尖……

    慢慢的胡秀英闭上了双眼,双手也放弃了抵抗,转而抓住了小雷的衬衫。舌尖和小雷交缠在一起……

    小雷吸吮着妈妈的舌头。胡秀英渐渐的有了反应,双手抱着小颉的头,也开始用力吸着的舌头,双眉微微颤动,眼睑里沁出两颗晶莹的泪珠。

    可是这时的小雷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又怎会理会妈妈的感受

    小雷撩起胡秀英的连衫裙,往下一探,伸向她的两腿之间。被一层薄薄的布匹阻住了,那是胡秀英的三角裤。

    隔着三角裤小雷继续往下摸索,感觉手指进入了两片凹槽之中,一条裤衩紧贴在凹槽,已经是湿沥沥的一片。小雷用手指勾起裤衩,想要进一步深入时,胡秀英抓住了小雷的手。可是她又怎么有小雷这时已近发疯的力气大呢。

    小雷扯下裤衩到妈妈大腿处,坚持着把手指从三角地带伸了下去,摸到毛茸茸的一片,继续往下碰到了她的口,感觉滑腻腻的,中指往里一伸,两节手指一下子进去了。

    胡秀英鼻子里发出了哼的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小雷。

    这时小雷把抱住妈妈后背的那只手松开了,想要去摸她的双峰。因为小雷觉得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大功告成,接下来妈妈肯定对我俯首贴耳,这从妈妈那热烈的反应可以看出。

    可是小雷失算了。刚一松手,胡秀英就在小雷的下嘴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接着把小雷往后一推,从小雷的怀里逃了出去。

    “啪”的一声,小雷挨了她的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痛。胡秀英并没有大声叫人,她知道这事不能让在前院子里凉爽的家人知道,

    这时的小雷已经从兴奋的巅峰摔了下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呆呆地愣在那里不动,一股咸咸的味道从嘴唇处传来,原来嘴唇已经出血了。

    “小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是你妈妈啊!你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带着哭腔胡秀英把三角裤重新拉上臀部,放下了连衫裙,整了整凌乱的头发。

    “妈,我已经19岁了,我知道在上次林子里面后!你没揭穿我就是最好的证明,”小雷连滚带爬地跪倒在胡秀英的跟前,两眼无助地看着她,“妈,我爱你,我太爱你了!上次林子里以后,我每天都在想着你啊”

    “啪!”小雷的脸上又捱了一记,好痛。

    “我爱你,妈妈!”小雷死性不改,还是这样说。

    “啪!”胡秀英又给他一记耳光,

    “我爱你,妈妈!”小雷好像下定死的决心了。

    “啪!”又是一记耳光打在小雷的脸上。

    “叫你再说,再说打烂你的嘴!你这么做对得起妈妈吗,我抚养你这么大容易吗!”刘洁边哭边说。

    “你打我吧,妈妈,不管你怎么打我,我都爱你妈妈。我知道这阵子成绩下掉这么快,我都是想你想的啊,妈,你如果答应我,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努力的,成绩会跟上去的,你要不答应我,我天天脑子里面都是你,你叫我怎么有心情学习呢?”说完小雷跪着移到了胡秀英的跟前,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把头依偎在她的腿上。

    小雷的这番话好像说中了胡秀英的痛处,一会儿,她才回过神:“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啊,妈,我们不是做过一次了吗?再来一次也没有关系啊,妈,我好爱你,好想你啊”小雷边抱住她的大腿边哭泣着。

    胡秀英这时脑子里面暗想,小雷说的不无道理,看样子小雷是下定死决心了,不答谢怕是不行子,反正都与他做过一次了,再说为了小雷成绩……

    “哎,你真是我的冤孽,这可叫我怎么办呀!”胡秀英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先快起来,看你这样子让外边的人进来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这时小雷纵然再傻,也看得出妈妈态度已经软化,只要自已再加把劲,就可能会成功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小雷连忙站了起来,又一次抱住了妈妈的身体。

    这次胡秀英没有逃避,任由小雷抱着。胡秀英高耸的双峰紧靠在小雷的胸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小雷的手伸向了她丰满的胸前,一把抓住了梦寐以求的宝物。

    “啊,你干嘛…不要这样…外面家人进来了就麻烦了啊”胡秀英气喘吁吁地握住了小雷的手,可是这次她的手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力气。她的脸红艳欲滴,给小雷莫大的鼓舞,一股暖流在涌动,再度。小雷把在她的乱撞。

    小雷再一次吻了胡秀英的红唇,她也回吻着小雷。

    “妈,我要摸你下面。”小雷掀起了胡秀英的连衫裙,把三角裤头往下扯到膝盖,

    “不行,小雷,妈答应你,可不能在这里啊,外面有人呢,听妈的话,晚一点等家人都睡了你到后院的小仓库等我好吗?”胡秀英边说边推开小雷,弯体又拉上了三角裤衩。

    “那好吧,我等你。”听妈妈这么说,小雷大喜,心满意足,又忍不住的吻了一下妈妈,

    胡秀英脸一红,也放开了,伸手在儿子的脸上打一下:“你真是我的小冤家!还不快出去凉爽。”

    小雷这时的心情真是好极了,想不到妈妈终于答应了,内心一阵兴奋与冲动,晚一点就可以和妈妈……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