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乡村乱情 > 章节目录 第09章

第09章

    再说胡秀英,这天她上班进入厂内,虎仔一见,老样子的叫了一声:“老婆来了!”

    胡秀英也听习惯了,应了一声就开始订起纸盒,心内有些烦,想起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和厂长,张桂龙、还有王经理、虎仔、最后是儿子小雷。就十来天的时间,自已经历了这样多的事情,最让她安慰的就是小雷变的学习认真,爱说话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一家人也过的和和睦睦的,就是家里面的收入还是老样子,全靠她一个人,家里到现在还欠别人1万多的责,不时的有人上门要,她都是好话说尽才回了别人,她觉得这些全靠她一个人成担有点受不住了,

    “又在想心事?”虎仔是最会看她的脸色了。

    “没有!”胡秀英说了一声。

    “我知道你是为了家里面的困境才烦恼的!”虎仔说道。

    “……”胡秀英无语。

    “全家这多人靠你一个人怎么行啊,唉……”虎仔也很无奈,

    “虎仔不要说了,”胡秀英听了有点伤感,不想再听下去!

    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快到村时,竟碰上了张桂龙站在路口,好象他正在等自已一样的拦住她:“大嫂,你下班了啊!”

    “是啊,你在这干什么啊?”胡秀英见他拦住自已,忙下了自行车问他。

    张桂龙忙对她说:“嫂子啊,我正在等你呢。”

    胡秀英吓了一跳,上次的事不是说清楚了吗?怎么还找自已呢,当下问:“等我什么事啊?”

    “晚上你能陪我吗?”张桂龙对她说!

    “你……上次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啊?”胡秀英急道。

    “嫂子,你放心,对上次的事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我张桂龙虽然取不到老婆,可我在社会上混了这多年,我说话从来是算数的,”张桂龙拍着胸说话!

    胡秀英想想也对,看他这样子光棍一个,可知道他在社会上混也很讲义气的,平时早已听别人说他是很讲义气的,自已上次才和他做了那种事的,要不怎么也不会和同村的男人干那种事的,当下不解的问他:“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啊?”

    “哦,是这样的,晚上有一班朋友们约我去市内玩,我不想朋友们笑话我没有女人,所以我想叫你陪我去,我在朋友们面前也有面子啊,不过我不会叫你白去的,只要你肯陪我,我给你500块钱,你要是不肯也没关系,我找别人去,现在叫一个小姐陪一夜也才500来块,不过我是看你一家人生活条件不是很好,所以我才叫你的,好不好?”张桂龙说完看着她,好象在等她的回答!他的样子是如果她不同意,自已就马上转身走人。

    胡秀英一听他说的条条有理,又听他说给500块,不觉动心了,自已反正和他有过那种事了,再说他这样讲义气应该不会有事的,如果他叫一个年轻的小姐陪多的是,为什么叫我呢,我都45岁了,他还叫我去还不是为了我家的困境、在照顾我,如果不去那500块还不是给别人白白挣了,当下脸一红说:“就晚上去吗?”

    张桂龙一听她这样问,知道她会同意的,心中大喜,忙说:“是的,你如果不同意,我现在就去市里面找个小姐陪了,”

    “那晚上到几点回来呀?太晚了不好!”胡秀英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的,反正不叫你在市内过夜就是!”张桂龙答道。

    “那好吧,晚上几时去呀?”胡秀英问他。

    “现在就去,我们要在市内吃晚饭呢,一会我有个朋友开车来接我呢,”张桂龙忙说。

    “那我先回家一下,马上就来,你等我!”说着胡秀英就上车往村内骑去……

    张桂龙见胡秀英这样爽快的就同意了,心中大喜,原来他上次和胡秀英搞过后天天想她,夜里都拿她上次留下的手,可是上次答应她只和她搞一次的,为了证明自已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又不好意思再找她,晚上如果叫个小姐,那是很方便的事,市内多的是。问题是这些小姐身子一般都不干净,天天让别人玩,有什么意思呢,就想到了胡秀英。可是胡秀英就不一样了,虽已45岁了,但长的还不错,皮肤白白的,再让他动心的就是胡秀英是个良家妇女!

    再说胡秀英回到家里面,也没时间和儿女说话了,在从村口到家中的路上,她在想:晚上是陪他见朋友们的,自已可要穿好点的,不要象平时穿的这样随便,会让别人笑话的,就想到了上次虎仔送给自已的内衣,

    这时她忙进入自已的房间,找出了那黑色的性感内衣,一看到这内衣,胡秀英不觉的脸一红,她这时关了门,伸手脱光了衣服,当下就露出了那雪白迷人的裸体,她忙把穿上,当下羞的满脸通红,这也太小了啊,象没穿一样,这那是呢,分明就是带子吗,只见这前面是一小片只能盖住的部位,还是透明的,里面的都隐隐可见,腰部只是两条细细的带子一直到后面,上是一条细细的带子正好陷入勾内,不仔细看就象没穿一样,

    这个死虎仔怎么买这样羞死人的东西给我,她心内骂着虎仔,但还是忍不住的穿上,这还好,和平时的差不多,就小了点,一大半肉都露出来,

    胡秀英没有什么好衣服,就找来一件白色无袖上衣穿上,见下面穿这种羞人的。就不想穿裙子了,只好穿一条黑色长裤,脚穿一双凉鞋,在镜子前照了照,感觉还满意,就拿了一个小提包出来了,对家里人说要去她娘家有事,因为平时出来都不说做什么事的,只说有事就出来了,今晚不一样,听张桂龙说几时回来都不知道,所以就说去娘家,再晚回来也没事的,

    来到村口,见张桂龙站在一辆小车边等着她,

    张桂龙忙为她开了后坐车门,胡秀英就坐了进去,张桂龙也跟着她坐到后坐,

    车子开动了,这时胡秀英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见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头发前面染成一片黄色,一看就知道是个社会混混的,

    只见他边开边问张桂龙:“龙哥,也不介绍介绍?”

    “哦,华子,她是我村的,你叫她嫂子好了,”张桂龙忙介绍道。又对坐在身边的胡秀英说:“他是我朋友你就叫他华子好了!”

    胡秀英和华子都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不过胡秀英心内有点害怕,和这些社会上的人来往可要小心点呀。

    这时只觉得张桂龙伸出左臂放在自已的肩上搂住自已。她红了一下脸,想推开他的手臂,只听张桂龙在自已的耳边轻轻说:“自然点!”

    胡秀英一听,只好让他搂着,是啊,都拿别人500块了,总要回报回报人家的。

    “行啊、龙哥,还挺亲热的呀!”华子在车镜子里可以看到后面的情况,边开着车边对后面的张桂龙笑嘻嘻的说。

    胡秀英听了不觉脸一热,低下了头。张桂龙也笑着对华子说:“那有你行呢,有时都俩个呢,呵呵!你小子比我好多了,”

    “嘻嘻!”华子嘻嘻笑道:“俩个都比不上龙哥你一个,我看嫂子长的多成熟丰满啊。”

    胡秀英一听脸一红,心中有点暗喜,谁不爱听好话呢,

    车子开进了市内,东穿西弯的开到一家大酒店前停下,他们下了车,进入大酒店,里面的装饰很豪华很高级,胡秀英是从来没有来过这种豪华大酒店的,看的都眼花了,这时张桂龙轻声对她说:“自然点,搂着我的手臂,”

    胡秀英一听忙伸出右手臂挽住他的左手臂,装出很自然的样子,让别人看上去象是一对很恩爱的情吕,他们来到三楼的一个包间内。

    只见里面已坐着三男三女,他们见有人来了,忙打着招呼,

    “阿龙,介绍下嘛,”一个40多岁脸上有一条刀巴的中年男子对张桂龙说,

    “是,是,大哥,这是我村的,叫秀英,”张桂龙满脸笑着,样子很毕敬,

    胡秀英见张桂龙这样子,知道那个中年男子一定是个大哥了,又见他伸手边推了推自已边说:“快叫大哥,”

    胡秀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慌忙对刀巴男子叫了一声:“大哥!”

    “哦,坐吧、坐吧!”大哥看上去长的一脸的凶相,但说话还是很亲热。

    他们就坐了下来。这时胡秀英才打量起在坐的几个人来,见这个叫大哥的边上坐了一个30多岁长的很漂亮的少妇。

    又见自已的边上位置上坐着一个20多岁的青年,是个光头,长的一脸凶相,他的边上坐上一个20来岁的女孩子,看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小姐,

    另一个男的也是个20多一点长得很斯文也很帅气的小青年,他的边上坐上一个和自已差不多也是40多岁的中年妇女,看她的长相很是端庄、文雅。不过穿的比自已流行,一看就是个城市人,

    这时只见华子也不知在什么地方叫来了一个还只17、8岁和自已女儿差不多

    大的女孩坐在了他的边上。华子一只手还搂着女孩子的腰,

    胡秀英暗想,这个女孩子和自已的女儿差不多大都这样了,唉……

    他们你来我往的喝着酒,喝的非常热闹,不时的叫胡秀英喝,她说自已不会喝都只喝了一小口而已。

    这样喝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也喝的差不多了,那个大哥说要去包房唱歌,就在酒店里面订了包房,一大群人就往包房走去,胡秀英也很自然挽着张桂龙的手臂走着,边对他轻轻说:“我不会唱歌呢,”她是从来没来过包房的,平时有听别人说过包房的,找小姐什么的都在包房,也不知道包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时胡秀英心内竟有点慌张起来,到底包房是干什么用的,

    不一会儿,一班人就进入一个大包房,只见里面很暗,装置的很豪华,这是胡秀英从来没有见过的,又见里面摆着一大排很长的沙发,沙发前面是四个很大很长的玻璃茶饥,

    胡秀英暗想,原来包房是这样的,见他们都坐下来了,她也就坐在了张桂龙的身边,

    大哥他们开始叫酒点歌,只一会儿包房内就响起了音乐,声音很大,胡秀英有点不习惯,那个大哥边搂着身边的少妇边拿着话筒在唱歌。又见光头、那个帅气青年和华子都各自搂着自已身边的女人,光头还把手摸进了那个小姐的前胸在揉着。

    看的胡秀英脸上一红,怎么当着这多人的面就这样摸呀,真是羞死人了。

    这时张桂龙一把搂过胡秀英,她顺势靠在了他的身上,当着这多人的面很是不自然,她不觉偷偷看了看那个与自已差不大的中年文雅女人,见她很自然的倒在帅气青年的怀里面,不觉自已也不怎么难为情了,原来包房是这样的呀。

    他们又开始喝酒抽烟,只觉整个包房全是唱歌的声音,说话的声音还有猜拳的声音,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整个包房一片香烟的烟气,胡秀英平时最怕香烟味了,这使她感到很难受,

    这时只见那个帅气青年端着酒来到胡秀英边上挨着她坐了下来对她说“大姐,我们喝一杯!”

    “我……我不会喝呀。”胡秀英忙说。

    “没关系,你就少陪他喝一点啊!”一边的张桂龙忙对胡秀英说:“他可是我们市公安局长的公子呢,他来叫你喝是很给你面子了。”

    胡秀英一听,是个当官的公子哥,不觉对他有点好感,见他长的又斯文又帅气,当下脸一红端起酒说“那我喝一点点你干了好吗?”

    “好,好谢谢大姐赏脸、来、喝!”说着他就一口干了,

    胡秀英忙也喝了一小口,这时见他还不想走的意思,还坐在她的身边。胡秀英有点尴尬起来。

    “大姐,你贵姓啊?”只见他问。

    “哦,我姓胡,你呢?”胡秀英出于理貌关系也反问道。

    “胡姐啊,我叫吴小军,你叫我小军好了,”这个自称小军的很有礼貌的说!

    “嗯,”胡秀英应了一声,对这个小军越来越有点好感起来,

    “胡姐,来,我们再喝一杯好吗?”小军又端起酒,

    “嗯!”胡秀英应了一声忙端起酒喝了一点点。

    “胡姐,你是那的人?”小军问。

    “农村的,”胡秀英答道。

    “我看胡姐长的端庄文雅,不象是乱来的人,你怎么和龙哥他们在一起啊”

    小军低声问,由于包房里面的声音很高很杂,另一边的张桂龙是一点也听不到的,

    胡秀英一听不知怎么说才好,反问他:“我看你长的这样斯文怎么和他们在一起呢?”

    “哦,你看见那个脸上有刀巴的大哥没有?”小军对说。

    “看到了,”胡秀英忙说,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小军问。

    “不就是社会上混混的人吗?”胡秀英随口说,

    “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呢,是我们市的黑道老大,这次他手下有个人被抓进去了,叫我帮他搞出来,所以晚上才请我出来玩的,我才不想陪他们玩呢,是他请老爸的,我老爸不想和这些人在一起才叫我来过过场的,”小军说完又喝了一杯。

    胡秀英知道现在的社会黑白一家,难怪小军会和他们在一起呢,不觉对他另外相看了,又问“那你身边的这个女的是干什么的呀?”

    小军一听,当下脸一红:“你想知道吗?”

    “嗯!不过你不想说就别说了!”胡秀英想想问这个事有点过了,怎么管起别人的私事呢。但她又不知不觉的问了这个问题,她也不知自已是怎么了。

    小军还是对她说了:“她叫沈白雪,是个高中老师呢,”

    胡秀英心内‘啊’的一声,怎么老师也这样呢,忍不住的又问:“老师也这样啊?”

    “你不要把她想坏了,她可是正规人呢,”小军道。

    “哪她怎么和你……”胡秀英心中想不明白。

    小军见她怀疑的样子,忙说:“是这样的,她的儿子不知怎么了和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出了事,也是我帮忙才出来的,所以她就……”

    明白人是不用多听话的,一听胡秀英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暗想,看来小军的本事很大呢!

    “胡姐,来,喝!”小军又叫她喝酒。

    胡秀英对他的好感越来越浓,忙也喝了一杯,

    “胡姐,你先坐,我去那边了,”小军指了指另一边的那个叫沈白雪老师,又拿出一张名片给她:“有什么要帮忙的事你可以找我!”

    胡秀英忙接过名片收了起来说道:“嗯,你去吧!”胡秀英听他要到那边去,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内心有一种失落感,

    张桂龙见小军走了,忙又搂住胡秀英:“他人怎么样?”

    胡秀英一听,脸不觉一红:“还可以!”又问:“我们几时回去啊?”

    张桂龙看了一下时间,还只9点,就说:“还早呢,一会你可要好好陪陪我呢!”说着搂住她肩上的手揉了一下她的。

    胡秀英知道张桂龙会要她做这种事的,不觉脸一红:“那我们还不是要早点回去啊!这里面的气味我真的受不了了,好不好呀”说话还有点带娇气。

    张桂龙为难的说:“大哥都没走,我们走了,怕是……”

    “唉……”胡秀英无奈的叹了口气。

    胡秀英心神不定的坐了一会,感觉房内的喊杂声和满房间的烟味儿越来越难受,内心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好不容量才见那个大哥站了起来,说要带那个少妇去开房间,就搂着少妇走了。

    张桂龙早知道胡秀英呆在这不耐烦了,也忙起来向大家打招呼、也搂着胡秀英往外走,在出包房的时候胡秀英不知不觉的转头看了小军一眼,只见小军也正在看着她,两人的眼神一碰,胡秀英内心一惊,脸一红就被张桂龙搂着出了包房。

    出了包房来到外面的大门口,一股清爽的空气迎面而来,胡秀英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好舒服!对张桂龙说:“我们去哪?”

    “开房间去!”张桂龙想也没想就说。

    “哪多贵啊?”胡秀英说。

    “才100块呢,不贵!”张桂龙说。

    “100还不贵呀?”胡秀英白了他一眼,很不原意的样子。

    “那去哪啊?”张桂龙问。

    “不如我们回村去你家好了,你反正一个人住呢,这样不就省100块了吗?”

    胡秀英说。

    张桂龙是个聪明人,就笑道:“那好吧,这省下的100块也给你好了!”

    “我才不要呢。”胡秀英娇气的说。肚子里面还是有点动心的,就是不好意思罢了。

    “怎么不要呢,这是你省下的啊,一会一起给你!”张桂龙说道:“走吧!”

    胡秀英心内一喜,就被他搂着走到大街边,又见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就上了车,出租车飞一样的向市外开去……

    进入张桂龙的家已是晚上11点多了,张桂龙关了门,来到胡秀英的身边一下子抱住胡秀英在她的耳边轻轻说:“晚上玩的开心吗?”

    “不开心,在包房里面难受死了,还是我们农村好!”胡秀英边说边把一双裸露在高衫头外的雪白手臂包住他的腰说。

    “对不起啊,下次不叫你去那种地方了。”张桂龙边说边把一张满是烟气的嘴往她的嘴上吻了过来。

    “唔……”被吻住的嘴发不出声来,胡秀英也忙张口迎吻,两条舌头缠在一起互相勾舔着。

    张桂龙边吻边伸手解开胡秀英的上衣扣子,把她的上衣给脱了下来,除了黑色的外,其它的肌肤全露了出来,雪白光滑的背肌,浑圆的肩膀,深深的乳勾,还有一大半露在外面的两块雪白的肉,让尽何人看了都会想入非非的!

    他又急不可待的解开胡秀英背后的扣子,拿下看也不看扔在一边的地上,一对滚圆雪白的一下跳了出来,两颗紫黑色的乳与雪白的上特别显目。

    胡秀英见上身已赤裸裸了,不觉得脸一红,挣开了他的怀抱轻声说:“下面我自已脱!”她想起自已穿一条羞人的所以才这么说的,

    说着就红着脸慢慢褪下长裤,长裤只褪到大腿下面,只见张桂龙象不相信自已的双眼一样盯住她下面看的发呆……

    只见胡秀英的穿了一条等于没有穿、象带子一样的,整个露在外面,只能看到几条黑色的细带子围在雪白的腰间,三角区上是一块小的可怜的透明丝网,里面的隐隐可见。

    由于裤子还只褪到大腿下面一点,所以露出两条滚圆雪白的大腿肉来!

    胡秀英见张桂龙这样看自已的下面,当下羞的满脸通红,知道自已穿成这样比没有穿还难为情,没有穿光溜溜的还可以,平白无过的穿上这么一条象没穿一样的带子算什么呢?

    “嘻嘻!好漂亮啊!”张桂龙看的直流口水:“太诱人了!”

    胡秀英红着脸娇气说:“不许看!”

    这等于是白说,尽何一个男人现在都不会听她的话真的不看,除非这个人脑子进水了。

    胡秀英这时赶紧脱下长裤,又脱下了那羞人和小布条,光溜溜的反觉得不怎么羞人了,那小布条穿在上面分明是诱引男人一样嘛,

    她看了一眼张桂龙。见他还在盯着自已的发呆,就红着脸低声说:“发什么呆呀,还不快把衣服脱了,不晚了啊!”

    “哦,张桂龙回过神来,慌慌忙忙的脱光了自已的衣服,挺着一根来到胡秀英身边、一下子抱起她的身体放到在床上,自已也上了床,

    分开她那雪白的大腿,一顶,进入了她的身体……

    回到家已是深夜1点多了,见家人全睡的很安静,轻轻来到后院的洗澡间,洗了澡回到房间睡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