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香车美人(一)

第二十九章 香车美人(一)

    自从去年遇到天龙来公司打工,出力流汗之后汗湿胸背,健壮的身躯发达的肌肉清晰可见,散发着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她就如同在漫漫黑夜之中看到了一点光亮,古井无波的生活之中泛起了一丝涟漪,有爱无性的之中燃起了一丝希望,虽然还只是个大男孩,还是梁总的儿子,可是她每每看到天龙忍不住便会想入非非。

    按下杨美珍被天龙这个大男孩撩拨的心荡漾不表,单说林天龙出了电梯,石洁怡的红色轿车已经在华裔大厅前门等候多时了。

    林天龙径直坐在副驾座上,见石洁怡好像有一些不高似的,开玩笑地道“怎么了,石阿姨,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虽然林天龙从小性格就是有些与众不同,但是他也不敢这么放肆的,可是在炎都峰上观音庙外被白蛇咬过之后,他的某些性格在潜移默化着,越发狂放不羁潇洒自如起来。

    虽是如此,林天龙还是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看着石洁怡,怕她生气。这年头,性骚扰的罪名可不小,尤其对方还是他小妈苏念慈的朋友。所幸石洁怡并没有生气,只是玉脸有些羞红。

    石洁怡本就是一个美女,这乡回脸现红晕,更显娇艳,林天龙细看之下,怦然心动。石洁怡的脸蛋既没有秦玟晓的娇艳,也没有柳芷晴的俏丽,但很,眉宇间充满着女人的风情,丰腴的腰身丝毫不影响她的艳丽,反而更添加了她已婚美少妇的成熟与,就好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禁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林天龙看着看着,不由有一些意乱情迷。林天龙在偷看他时,石洁怡马上就发现了。她想喝斥他,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暗恼之余,又有一丝淡淡的骄傲。今年,她已经三十三了,如今竟然还有一个比她小许多岁的大男孩那样着迷地偷窥她,令她对自己的美貌很是自豪。

    “你胡说什么啊,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啊?”

    石洁怡的言神有些慌乱,不敢与林天龙对视。林天龙的眼神柔情,但又霸道,那种强烈的占有欲足以令他的猎物胆颤心惊。

    林天龙适时收回自己偷看的眼神,装作一副很伤心的样子,道“唉,我还为石阿姨你是喜欢我呢?”

    虽然明知道这小子是故意那样说的,但石洁怡还是很开心,笑道“谁喜欢你了啊,小坏蛋,你胡搅瞒缠,真是讨厌。”

    她有一种与大男孩打浑骂俏的乐趣,其间更隐隐约约有一丝禁忌的。自从结婚后,丈夫萧衍松忙于艺术培训中心的事业,而自己也忙于电视台的工作,应酬都不少,夫妻俩聚少离多,已经完全没有婚前那种快乐了。这几年丈夫萧衍松醉心炒股却损失惨重,越是想成为暴发户却越是沦为破落户,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存款都被套牢,缩水过半,割肉又不舍得,不割肉天天下跌,更是如同零刀子割肉千刀万剐,心痛无比。结婚七年了,前两年如胶似漆都没有怀上,这几年渐趋平淡到了七年之痒更是连都寥寥无几,对于生儿育女也就不再期待,两人心照不宣接受丁克家族的现实了。平平淡淡的生活本来也是如此继续,可是今天遇到林天龙却好像湖心投进一块石子,彻底打破了湖心的平静。

    “是吗,那我有多讨厌啊!”

    林天龙倏然趋近到石洁怡面前,轻轻地在她耳边吹了口热气。胸前的肌肉差点挨上成人那满,挺拔的山峰。

    大男孩的热气透过耳道传进心里,意有些意乱,石洁怡面红耳赤,心中又羞又恼道“小坏蛋,你很讨厌。”

    吸着从石洁怡身上传来的成人的幽香,林天龙心中一荡。想起来刚才在洗手间里的亲密接触,从来没有跟女人那样亲近,猥亵过,他很兴奋,在意识里很喜欢这样,或者说着迷。

    林天龙喃喃笑道“石阿姨,我那就再讨厌一点。”

    说话时,林天龙又将身体靠近了一点。林天龙并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他敢那样做,是看出了石洁怡并不讨厌她。

    说起来石洁怡也算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当年自视清高冷艳端庄,死也不肯屈从市级领导的威逼,否则以她的美貌才情也不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年龄还仅仅是个主持人而已。

    如今呢,石洁怡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纪,每夜独守空房,其中的寂寞苦楚谁人知道。在电视台那个圈子中,许多女主持跟她的情况差不多,很多女人或者沦为领导们的小三,或者私下里包养小白脸的。在那个环境下,她的心态慢慢有了一些转变,却改不了心高气傲,寻常男人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在看到林天龙后,她第一感觉,是这个大男孩很年轻,很帅气,最关键的是浑身上下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正符合她心目中的‘对象’。

    其实,林天龙那与众不同的魅力就是他无与伦比的电力,洗手间里的亲密接触就是最好的说明。而对林天龙来说,石洁怡是一个很漂亮的美少妇。而在美貌的基础上,这个妇人还有很有才华,很有身份,属于杨澜澜那样的知性美女。这在她美貌基础上多了诸多的光环,其魅力亦增加了不少。

    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刚才在杨美珍那里没有得到的东西,一团火似的冲着石洁怡熊熊燃烧起来。林天龙本来就不是什么柳下惠,更不是伪君子,见到石洁怡这样的美女主持人,心中早就存了几分坏心思。

    “臭小子,想学开车吗?”石洁怡慌忙躲闪着大男孩火辣辣的目光,转移话题问道。

    虽然早就在学校拿到了驾照,可是林天龙心中一喜,笑道“想啊!爸爸小妈刚才还说要我尽快报考驾照呢!”

    “好啊,那阿姨教你吧!”说此,石洁怡有些朦胧的眼眸瞟了林天龙一眼,“我还从来没有教过人家呢,小家伙,这一次可便宜你呢!”

    女人的话不能反驳,尤其是有些心慌意乱的女人。林天龙自是不会傻傻地反驳什么,只是有腼腆的笑了笑,道“那谢谢石阿姨了。”

    “唉,别叫我阿姨了,这个称呼我不喜欢。”石洁怡拍了拍林天龙的肩膀,笑道,“我和你小妈是好朋友,和妈干妈也熟识,在年纪上,我当你姨绰绰有余了,不然,你叫我姨妈吧!”

    “不,不妥,不妥。”

    叫你姨妈了,以后可还怎么搞你啊?

    “怎么了,你不愿意啊?”石洁怡瞪着一双眼,略微不悦地看着林天龙。

    “不是,不是。”林天龙看着石洁怡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是说,我叫我姨妈了,岂不将你叫老了?这大大的不妥啊?”

    “人家本来就是一个老太婆了吗?”嘴上虽是那样说,但对于林天龙的说话,她还是颇为高兴的。

    林天龙急忙道“不,不,你一点都不老的,很年轻的,风韵迷人,成熟娇艳。”

    “咯咯,你这小家伙,就在那边忽悠吧。”看林天龙那焦急的样子,石洁怡心中颇为高兴,不过嘴上却是一点也不相信的样子。

    “我没有忽悠你啊,真的,我最喜欢……”说此,林天龙发现不妥忙住嘴不说。

    石洁怡看起来虽有些心慌意乱,但脑袋却非常清醒,林天龙的话一说出口,马上给她捉到了其中的要点,追问道“小坏蛋,你最喜欢什么啊?”

    问话的时候,石洁怡几乎将身体凑到了林天龙的身体边,肆意的散发着她的芬芳,那似笑非笑的,既又逗挑。

    林天龙好像给人抓到了什么要害,眼神既慌且乱,躲闪着石洁怡的眼睛,道“没,没有什么?”

    石洁怡看着林天龙那种大男孩羞涩可爱的表情,心中竟升起一丝莫名的欢喜,暗道“好有趣好可爱的大男孩啊!”心中涌起一种逗挑小正太的刺激感,咯咯一笑,也就不在追问了。

    眼珠子一转,石洁怡笑看着林天龙,道“既然你不喜欢叫我姨妈,那就叫我姐姐吧?呵呵……”

    林天龙忙道“好的,好的,那我就叫你姐姐了。”

    “嗯。”

    石洁怡脸上又是一下,带着丝丝的羞红,道“不过,这个称呼只有在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能叫哦,有人时,千万不要叫哦。”

    “自古神魔互生,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炎帝黄帝率诸神除魔卫道,杀死蚩尤,战胜黑暗之魔。战神独孤求败身经百战,立下汗马功劳。他不合魔由心生,横起,痴恋月神夏冰冰。日神月神合力将他降服,收入如意宝矛之中,魔胎入道。

    黑暗之魔逃诸东瀛群岛,再度兴风作浪。而这次却命中注定由佩戴日月七彩玉佩的有缘人林天龙龙本太郎执如意宝矛,由战神独孤魔胎相助以拯救扶桑。

    “日月七彩玉佩之红光代表火,橙光代表金,黄光代表土,绿光代表木,蓝光代表水,紫光代表神圣魔法,黑光代表黑暗魔法。遇鲜血而发光吸收宇宙能量,遇日食而穿越时空隧道,遇宝矛而神气相通神魔一体除魔卫道,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仙女为天龙挽了一个发缵,用一支小小的钗子作发簪。

    “这不是普通的发簪,这就是重逾十万八千斤的镇海如意宝矛,从现在起你就是龙本太郎了!”仙女倏忽不见了。

    天龙心想“龙本就龙本,我姓龙又是龙的传人,当然以龙为本了!”

    “小子你也配让老子为你效力吗?”一个充满磁力的声音“嘎嘎”狂笑着从脑后传来,“小心我吸你脑髓喝你的血!”

    龙本胸前的玉佩发出紫色的光芒,镇住了宝矛中的战神的邪笑。

    龙本看了一眼玉佩,脑中灵光一闪,拔下发簪宝矛,迎风一晃碗粗细丈八宝矛,又一晃又是发簪大小,说道“你不乐意我也不满意,我也是被人赶鸭子上架。如果不是那个美女姐姐和这个仙女姐姐,我才不愿意做什么太郎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谁让你我是男人呢!天塌下来,你不撑谁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我现在就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蹦不了我,也跑不了你!还望老兄,通力合作,雄风依旧,再展神威!”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