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29章 苏怜卿失贞

第129章 苏怜卿失贞

    双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循环许久。终于,苏怜卿抵御不了自己的身体需求,呜咽一声,双手又攀上自己的,再度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变换着光彩,看得出她的内心已经被羞耻,恐惧,悲哀种种感觉所充斥。

    “怜卿嫂子,这里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包括你也不准动。怎么样,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林天龙残忍地抓住她的双手,让难受的感觉再次袭上她的身体。

    苏怜卿拼命地晃动手臂,可是她的力量太小了,她扬起脸,哭泣着求道:“放开我,放开我,我,我要……”

    “怜卿嫂子,要什么啊?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

    林天龙将她的手臂交叉着放在她的头顶,唇舌轻轻舔吸着白皙的颈部。

    “好痒,啊……啊……好舒服,啊……”

    滑腻的舌头舔在颈上,心弦好像是被紧绷了起来,酸酸的,麻麻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了,使她忍不住想要让他就这样一直吻下去。

    “怜卿嫂子,还不肯说吗?”

    林天龙抬起头,紧盯着她的大眼睛,那坚定的目光向她传递着不达到目的势不罢休的决心。

    苏怜卿怯生生地看着他,眼波闪烁不停,时而扭捏,时而黯淡,时而又风情万种,她本身不是一个轻浮的女人,虽说她打算放弃了,可是这么羞人的问题,她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林天龙看她扭扭捏捏,欲语还休的样子,知道她还保留着一份矜持,只要能诱使她开口,她就会彻底变成一个荡的床上尤物,无论自己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无条件地接受。于是林天龙松开她的双手,抓起她的一只白乳,很有技巧地揉搓起来,手指还间歇地弹动着顶端的,口中徐徐说道:“怜卿嫂子,刚才你偷看了我的身体,现在你的身体我都看遍了,也摸遍了,你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乖,听话!讲讲你跟老公秦大哥是怎么亲热的。”

    提到老公秦仲武,苏怜卿心中一阵悲怆,“自己被他羞辱成这样,就算老公秦仲武不在意,自己也没脸面见老公了。况且自己再怎么挣扎,在这完全封闭的环境中也不会有人来搭救的,他肯定会想出种种办法逼自己开口的,算了,随他的意吧!”

    苏怜卿的心理防线全面崩溃了,可是就当她下了顺从的决定后,对老公秦仲武的愧疚转瞬却变成了恨意,“要不是他无能,没出息,自己怎么会陷入这样的境地,自己被别的男人脱光了衣服凌辱,他在哪里?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还算是男人吗?就算给他戴绿帽子,那也不是自己的错,要怪只能怪他,谁让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老婆!”

    想到这里,苏怜卿猛然说道:“好吧!今天我是你的了,你想听什么我都告诉你。”

    她停了停,坡激动的心情继续说道:“他不是很喜欢接吻,吻几下就不吻了。”

    从没对人说过的话,一下子说出口,苏怜卿有些害羞,可心底却隐隐传来一股报复的快意。

    “怜卿嫂子,他怎么这么没情调啊,这么香甜的吻都不会享用,真是笨蛋一个。嗯,不喜欢接吻,那他喜欢什么?”

    林天龙继续问道。

    “他只喜欢与我,与我,与我,。”

    话到嘴边还是难以开口,苏怜卿犹豫了好一会儿,猛一咬牙说了出去。话一出口,她就感觉好像解脱了一样,胸口酸麻麻的,充满了刺激的快感,她开始期盼着更难堪的问题。

    “怜卿嫂子,看你的样子端庄矜持,可是脱下衣服就像个性感小野猫似的,任何男人都会喜欢的,来,给我讲讲他是怎样的?”

    林天龙看到她这么配合,不由一阵亢奋,话语也变得粗俗起来。

    “天龙,不要这样说人家嘛!干嘛总是问这么羞人的问题啊!”

    苏怜卿斜瞄了林天龙一眼,那满脸的娇羞妩媚,就连久经风月的林天龙也不由一阵心头狂跳。

    看着林天龙喘息加剧的样子,苏怜卿盈盈一笑,抓过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上,娇喘着说道:“小坏蛋,摸摸人家嘛!就知道问人家被他干的的事,也不懂得安慰下人家。”

    “怜卿嫂子,我摸,我摸还不行吗!”

    林天龙见她将老公秦仲武称作他,心中一阵激荡,哪还有比夺女更令人兴奋的事呢!就算她不提,自己也会去摸她的。他使劲地抓捏着那对面团般酥软的,看着白嫩的在手指缝间慢慢地挤出来,听着那一声声柔腻的呻吟在耳旁回响,男人的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啊……小坏蛋啊……人家会痛的啦!别那么用力嘛!你看,把人家的胸部都弄成什么样了,狠心的家伙。”

    苏怜卿并没有觉得很痛,反而那微微的疼痛使她的心底升起了无比的快意,她娇喘着将胸部挺得更高,瞧向他的眼神顾盼流转,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怜卿嫂子,讲讲他是怎样你的!”

    林天龙特意将“”字拉得长长的,手指还快速地捻着因兴奋而高高胀起的。

    “呀啊!难听死了,不过,不过,人家喜欢你这样……”

    粗鄙的字眼飘进耳中,苏怜卿的心房“怦怦”剧烈跳动着,高耸的又胀大了一圈。

    “怜卿,那还不快点向你老公我报告你是怎样被的?”

    林天龙伸出另一只手,四指挠曲着隔着轻柔地抓挠她的。

    “啊……啊啊……舒服,舒服。你的手真软,他只会强来,比你差远了。”

    苏怜卿舒服得合上了双眼,双肩微微颤抖着,两条修长的大腿悄悄地向两旁分开。

    “怜卿嫂子,不要闭上眼睛,让我好好看看,听说眼睛大的女人都多,看来此话不假,哈哈……”

    说话间,慢慢地渗出来,性感先是出现点点湿痕,接着湿痕越来越大,逐渐连成一片。

    “讨厌,坏死啦!要不是你逗人家,人家哪会流那么多水!”

    苏怜卿听话地睁开眼睛,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闪烁着,饱含春意的眼波流转不停。

    “怜卿嫂子,他有这样玩过你吗?”

    林天龙看着那双勾人魂魄的迷人媚眼,亢奋地扯起性感,毫不留情地上下来回扯动,薄薄的被拉扯成细带的形状,深深地陷进里去,快速地摩擦着她的,汩汩地流淌出来,将她的大腿打得水渍斑斑。

    “啊……啊……啊啊……太刺激了,慢一点,慢点,你这样弄叫人家怎么说啊!噢……啊……好舒服,就是这样,对,对,哦……哦……快点,快点,再快点,噢……”

    苏怜卿眉头紧蹙,嘴巴大张着,荡的音符一连串地飘出,高耸的胸部也随着她重重的揉搓,剧烈起伏着,泛起一股股肉浪。

    林天龙将扯高到极限,再一松手,“啪”的一声,弹力极佳的重重地落在上,换来苏怜卿一声悠长的娇吟。他“哈哈”笑着,手掌斜斜地插进湿了一大片的中,拨开湿漉漉的,两根手指并拢在一起,缓缓地挤到底,接着便是一阵快疾如风的活塞运动。

    “哦……啊……啊啊……你就不能温柔点,啊……啊……插到了,哦…啊啊……你真会玩,玩得人家美死了。他从来就没这么逗过人家,啊……啊……还是你行,你真棒,人家从来没尝过这么美的感觉,哦……哦哦……要到了,到了,啊……”

    随着苏怜卿那声高亢的叫声,她的双腿就像打摆子似的哆嗦着,一股股亮晶晶的液体泉涌般地激,一直喷了四、五下才渐渐停止。

    林天龙的身上,脸上被喷得到处都是,他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放到嘴里仔细地尝了尝,没错,是的味道。他抹了抹满脸的,“嘿嘿”笑着说:“还没正式你呢!就了,够骚,真是个天生贱的女人。”

    苏怜卿喘息了一会儿后,吃力地爬起,跪到地上,娇小的脑袋瓜枕在林天龙的大腿哼道:“太美了,真没想到不用也会这么舒服。人家以前也被他弄到过高潮,可根本都不能跟这次比,你真棒。”

    听到苏怜卿对自己性技巧由衷的称赞,林天龙只觉得一股欲火腾的一下从下腹冒起,巨蟒涨得老高,在裤裆里竖起了一顶小帐篷。

    近距离地看着他的裤裆越顶越高,慢慢变成一个小帐篷。苏怜卿不由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那顶还在长高的帐篷,只觉得帐篷里的那根柱子猛地弹动几下,几乎就要“破裤而出”“圈在裤裆里就已经这么大了,要是全部释放出来,那该是多么巨大啊!”

    想想这般雄壮的宝贝刚才插在可晴的,可晴那美翻了天的滋味,苏怜卿的心里酸酸麻麻的,就像宁静的湖面被抛进一粒碎石,激起的阵阵涟漪快速地向四周扩散一样,不仅是心里,就连刚潮涌过的也像通电似的变得麻痒起来。

    她微睁着那双如雾色般朦胧的眼睛,脸蛋贴过去,像温顺的小猫取悦主人那样,不停摩挲着那顶帐篷,感受着里边的热度,嘴里喃喃娇吟着,殷红的舌尖不时伸出口外,轻舔着那鼓胀的裆部。

    “怜卿嫂子,不是刚到过吗!这么快就又发骚了!”

    林天龙看着她的样子,恶作剧似的将下身猛地向前一挺,一下子就把苏怜卿顶翻在地上。

    看着苏怜卿狼狈地爬起来,用委屈至极的眼神望着自己,林天龙一阵大笑。直到笑够了,才向苏怜卿勾勾手指说道:“过来,帮我脱衣服!”

    苏怜卿被顶翻在地的时候,心里惶恐极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发难,难道是自己弄脏了他的裤子,惹他生气了。直到看到他笑着说让自己为他脱衣服时,才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原来他并没有生气,只是跟自己闹着玩。

    “不要这样吓人家嘛,人家都快被你吓死了。”

    苏怜卿趴伏在地上,捧起他的脚,轻轻地为他脱掉鞋子,恭敬地放在一边,然后抬起他的脚跟,慢慢地将袜子脱下来。两只袜子都脱下来后,仔细地叠好放在鞋壳里。

    就在苏怜卿款款直起身子,准备打开他的皮带时,林天龙却抬起脚,脚趾头平行着摩擦她的嘴唇。苏怜卿愕然望向林天龙,只见他笑着看着自己……

    “讨厌,几天没洗脚了,臭烘烘地薰死人了。”

    苏怜卿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却还是张开嘴巴,将五个脚趾头依次含进嘴里,舌头灵活地游动在脚趾缝间,仔细地舔着趾缝间的污垢。

    看着她满脸沉醉地舔着自己不是很卫生的脚趾头,林天龙一阵感叹,“这瓶果汁的药效真是太神奇了,竟然能令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甘心为自己舔脚趾,还把污垢都吞入肚子里,这简直是帝王才能得到的享受啊!”

    苏怜卿将两只脚彻底地清洗干净后,轻轻地放下来,然后挺起腰,神情有些羞涩地开始解他衬衣的纽扣。一颗,两颗……不一会儿,一副雄壮的上半身露了出来。厚实的胸肌,八块微微隆起的腹肌,盘根错节的肱二头肌……这一切力量的象征,看得苏怜卿眼中波光闪闪,她迷恋地抚摸着那一团团钢铁般坚硬的肌肉,用心感受着里面所蕴含的力量。

    好久,苏怜卿才缓过神来,她接着除下他的长裤,只见他全身只剩下一条短小的,其实并不小,只是被一根硕大的巨蟒和一大团紧紧撑着,视觉上才会有小的错觉。

    终于要看到他的家伙了,苏怜卿心急难耐地扯下,一根带着腾腾热气的粗大巨蟒扑地弹了出来,正好敲在她脸上,她不由“啊”的一声惊叫。

    “你瞧,我的兄弟都等得不耐烦了,还不慰劳慰劳它!哈哈……”

    林天龙又是一阵大笑。

    苏怜卿嗔怪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定睛向打了自己一下的坏东西望去。好大的一根巨物啊!黑粗黑粗的,大概有十五厘米那么长。粗大的巨蟒上,一条条贲起的青筋盘龙般缠绕在上面,顶端趴着一个鸡蛋大小的亮紫色蟒头,底端悬着一团硕大的紫红色肉团,肉团里面紧裹着两粒圆大的,显得沉甸甸的。

    自己那里是那么纤小,怎么能容纳下这么大的东西,苏怜卿不禁有些害怕,可是想到这么大,这么烫的粗东西在自己那里驰骋,那将会是何等的舒服啊!转眼间,她又想到老公秦仲武的那条是那么细小,与这根相比简直就像牙签一样,不由扑哧一笑。

    林天龙看着她望着自己的巨蟒,一会儿愁眉不展,一会儿春情荡漾,一会儿又是笑颜如花,心中不由一荡,巨蟒又是一阵乱抖。

    “急什么啊!贪色鬼!咯咯……”

    苏怜卿娇笑着一手托起,拇指慢慢地抚摸囊中的两粒;另一只手握住蟒头,食指肚儿抵着,轻柔地来回旋磨。

    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她就像受到鼓励似的,手指的动作更快了,时而还紧紧握着蟒头,上下地来回捋动。

    “怜卿嫂子,哦……好爽,嗯,你也经常给老公这么做吧!喜欢吃他的吗?”

    林天龙舒服地靠在谢谢上,享受着那双宛若无骨的小手所带来的快感。

    “他倒是求过我,可人家觉得好脏,就没有答应。”

    苏怜卿含情脉脉地深深看了他一眼,接着低下头,小声地说道:“可是,可是人家愿意为你舔。”

    说完,她伸出舌头,轻轻地在上舔了一下。

    “哦,有点咸。”

    苏怜卿细细地品尝着分泌出来的液体的味道,味道虽然有些难闻,可是心房却有种莫名的颤栗,胸口更像是有一只手在不停地抓挠着,她禁不住撅起嘴巴“啾啾”地对着吻个不停。

    老公秦仲武求她,她都不做,可她却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林天龙的心中一阵激荡,巨蟒仿佛又增大了许多,“快,怜卿嫂子,张开嘴,把它吞进去!”

    “好的啦!就知道欺负人家!”

    苏怜卿双手捧着那根粗壮的巨蟒,娇嗔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就款款低下头,慢慢探出嫣红的舌头。先把舌尖顶在冠沟处快速地勾挑一会儿,之后整条舌头就贴在暗红的龟面上仔细地上下抹扫。当舔到的时候,灵活的舌尖又乱晃着向裂缝深处不断轻挤慢压。如此反复几次,耳边就传来了如牛般粗重的喘息声和“哦哦,啊啊”低沉的呻吟声。

    苏怜卿扬起脸,得意地欣赏了一下林天龙舒坦得面容扭曲的样子,嫣然一笑,再度张开嘴巴。她一边快速地翻转舌头拨打,一边用嘴唇紧紧地箍紧蟒头,极其缓慢地向里吞去。

    粗黑的巨蟒一点一点地陷没在娇小的嘴里,坚硬的蟒头终于顶到了柔软的喉肉上,苏怜卿只觉得喉咙被摩擦得有些发痒,鼻子一阵发酸,大脑中有种窒息的感觉。可随着窒息感的加强,心房轻微的颤栗却瞬间变成了剧烈的悸动,就像是一根本已绷紧的琴弦又被重重弹动了几下一样,荡起的旖旎快速地向周身蔓延,身心都被兴奋和快乐重重包围。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苏怜卿双手扶住他的腰间,脑袋向他的弯去,嘴巴大张着,奋力将巨蟒一吞到底。趴在他的跨下,她清楚地感觉到,巨蟒又胀大了一些,在自己的口腔深处不安分地振动着,很快,脆弱的喉肉再也耐不住蟒头的摩擦,开始痉挛起来,“呕”的一声,她本能地吐出巨蟒,剧咳起来。

    还没爽够的林天龙哪管她的死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巨蟒胡乱塞进她的嘴里,然后,猛一用力将她的脑袋死死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团团温湿的唾液包围着巨蟒,痉挛的喉肉一下一下吮吸般挤压着茎身,酸胀的巨蟒又是一阵乱跳。

    听着苏怜卿喉间发出“呜呜”的悲吟,看着她那红胀的脸蛋上,一双泪眼朦胧的大眼睛乞怜地望着自己,林天龙胸口一热,性大发。他站起身来,双腿跨过她的脖子,抓紧她的后脑,之后就是一阵疾如狂风的……直到她身体变软,大眼睛开始变得黯淡的那一刹那,才缓缓停止。

    “啵”的一声,林天龙抽出巨蟒,巨蟒上略微沾了一点血水,也许是太过剧烈的,使她的牙齿不小心咬破了舌头。

    苏怜卿萎顿在地上,剧烈地干呕着,一团团唾液从嘴巴里淌下,将一对丰满,雪白的染得晶莹透亮。咳了好久,她才扬起脸,恨声嗔道:“小坏蛋,要死呀你,想要插死人家啊!你看,人家的小嘴都让你插破了。”

    嘴上这样说着,可是眼睛却一再偷瞄着汁水淋漓的巨蟒,苏怜卿既有些害怕,又很想再次体验那种濒死的感觉。刚才那种快要休克过去的窒息,虽然使她脑袋胀痛得就像针扎一样,可是内心却无比的兴奋,全身的毛孔就好像完全舒展开似的,异常灵敏地感受到一股股骚动越来越强烈地从下身涌起。

    林天龙也有些纳闷,就算是春药的药效再强,她也受不了自己如此大力甚至接近于暴虐的啊!怎么现在却一副期盼着再来一次的样子呢!难道她是个有着受虐倾向的女人!

    林天龙重又坐下,晃动着脚趾头,钻进她的性感里,随意摩挲着那湿得一塌糊涂的,邪笑着问道:“怜卿嫂子,还想我像刚才那样插烂你的嘴巴吗?”

    苏怜卿娇躯一震,呼吸陡然急促起来,她红潮满面地看着在中不断挠曲的脚趾,鼻间“嗯嗯”地娇吟不语。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