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纪含嫣推波助澜

第133章 纪含嫣推波助澜

    闻泰达走到柳菡香身前想要扶起她,但她拒绝了,还是坐在原地没动。

    “先起来吧!”

    闻泰达放低声音说。

    柳菡香推开了他的手,然后自己站起身,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对不起,我不该动手!”

    闻泰达其实是很真诚的道歉。

    “……”

    柳菡香低头不语。

    “对不起,我正式向你道歉。”

    闻泰达觉得现在好像一切都是他的错一样。

    “……你不用道歉,你不是问我怎么承担吗?你干脆再下手重一点再狠一点,打死我,我这样承担行不行?”

    柳菡香终于开口说话了,平淡的看着闻泰达说。

    “这不可能,我也不会再打你!”

    她的话本身就是一种报复的味道,闻泰达现在基本冷静下来了。

    “我们离婚吧,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柳菡香表情平淡的说。

    “……”

    说真的,发生这种事无非就是忍和不忍,谁都是一样,忍就是装成没发生,貌合神离的继续在一起凑合过,不忍也就是离婚,其它还能有什么?当柳菡香真说到离婚,闻泰达从内心来说真的下不了决心,抛弃其它因素,光就他和她,他也不想失去好,是的,他还爱她。可是如果这样过下去,还有意思吗?他恐怕一辈子心理都会有这个阴影,闻泰达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看行吗?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女儿就够了。”

    柳菡香见他没说,又补充一句。

    “我们现在都不冷静,这样吧,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相互冷静几天再谈行吗?”

    “……我觉得我很冷静,而且我觉得我们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如果不离婚能怎么样,你愿意顶着这样的心理负担生活吗?”

    “你指的心理负担是什么?”

    闻泰达确实不太明白,从内心也希望她能给出另一个方法。

    “……你何必要装湖涂,我和别人在一起那个过了,你能消除这个心理阴影吗?”

    柳菡香还是那个风格,有什么话都会直言不讳的说。

    “没有这件事你也想和我离婚吧?”

    闻泰达眉头跳了一下,没有接她的话题,换了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

    柳菡香平淡的说,其实她这样说就代表默认。

    “你为什么不早说,而是用这样一个方法呢,直到出了事伤害到我才说出来,你很残忍。”

    “事情不是我能预料到的,但也许就像你说的,没有这件事我也想离开你。”

    “为什么?”

    “……我觉得这个家有你和没你都是一样的,我觉得结婚这么多年了,你一点都不懂我!”

    “我还没有你的一个学生懂你是吗?”

    闻泰达不想问柳菡香他如何不懂她,她可以说出一堆的例子,以前他就听够了。

    “……还是不说了,我不想伤害你!”

    柳菡香把目光移向了别处,她这样说等于就承认了他说的话,他还不如一个学生懂她。

    “你还好意思说不想伤害我?”

    闻泰达又有些愤怒,她真好意思这样说。

    “……对不起!”

    柳菡香见他这样,似乎也有些过意不去。

    此时已经凌晨5点钟了,他觉得特别疲惫,头脑一片混乱,实在没有精力这样纠缠。

    “这样吧,我俩这些天都先冷静一下吧,过几天我们再谈好不好?我可以搬到单位去住!”

    闻泰达和柳菡香商议。

    “……那就听你的吧,但我觉得我挺冷静的,如果你需要,那就这样,你也不必搬出去!”

    柳菡香平静的说。

    “好吧,先用热水敷敷脸吧?”

    闻泰达看她的左脸好像是肿起来了,被他打的不轻。

    “这不用你管了。”

    柳菡香站起身向卧室走去。

    闻泰达走进书房,躺在书房的小床上,反复想着这对他来说突然发生的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他是被手机吵醒的,上午9点钟,所里打来电话说有事情让他马上过去。本来今天该他轮休,这样的情况他都习惯了,干这个职业就这样,随叫随到,多少年都这样。家里没人,一定是柳菡香把女儿送到外婆那然后上班去了。

    所里的事情直到下午1点多才处理完,他们看他脸色不好让他回去吧,他也没有推辞直接回到家,本来以为能睡一会儿,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坐在计算机桌前,打开了计算机,本想上网随便看看,但有个QQ一下又引起了他注意,柳菡香似乎知道他很少用家里的计算机,所以QQ就是自动登录。

    闻泰达这一点做的是不对的,这算是侵犯他人隐私,他好像想从这里找到些什么一样。

    闻泰达颤抖着手点开了好友栏,然后打开林天龙的聊天记录,他知道他看完没有一点好处,但还是忍不住,她和林天龙的聊天记录没有几句话,基本就是林天龙在说,“老师您在吗?”

    之类的,看来她是随手就删除了记录。

    这时一个头像在呼叫她,那是她一个好友,叫纪含嫣,是她的一个死党,大学同学,毕业后没像她一样走专业做老师,而是去了检察院,多年以来和柳菡香的关系就很好,这些年俩人工作环境不一样,所以对一些事物也有了不同的看法。

    说实话,闻泰达平时不太喜欢她,这个纪含嫣比较聪明,在他们恋爱时,她还劝过柳菡香离开他,说他这个小警察配不上她。柳菡香这件事也犹豫过,但还是没听她的。

    这个纪含嫣和柳菡香不太一样,看着平时端庄矜持,可是两人闺蜜之间什么都敢说,经常来他家找她,他也不知道她俩关系为什么那么好,柳菡香说她们比较聊的来,都是直来直去的人。

    闻泰达点开纪含嫣的头像,“你今天不上班?”

    他没有回复她,点开了她们的聊天记录,她忘记删除她的信息了。

    “你那个帅哥学生怎么样了?”

    纪含嫣在十月底说的。

    “没怎么样啊,一个小屁孩还能怎么样?”

    柳菡香回答。

    “我看长得很帅,不一般嘛!”

    纪含嫣说。

    “呵,是吧,确实是。”

    “最近还追你吗?”

    “不追了,追我也不理他。”

    “要不你尝试一下?交往试试看。”

    “你别胡扯了,我可不像你这么闷骚,当心你家老李发现你闷骚。”

    “你老假正经,摸都让人摸过了,还装。”

    “……你讨厌,谁知道他那样,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真的就摸了你胸?没骗我?”

    “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别提这事了,我不想提他。”

    “为什么?不好意思了?”

    “不是,我怕被别人知道了我哪还有脸见人呀。”

    “这有什么呀,又没怎么样,你心太重!”

    “算了,不想了!”

    “菡香,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对他有没有想法?说正经的。”

    “没有,怎么可能,他是学生,不可能!”

    “我可觉得这事儿有点奇怪,不像你说的!”

    “真的不会。”

    “我建议你尝试一下啊,又没人知道,体会一下不同的男人!”

    “我可没你那么时尚!”

    “怎以样过都是一生,何必不放纵一下,激情一下,疯狂一下!”

    “……我可不敢!我先下了啊,要去吃饭了!”

    “有发展了告诉我啊!”

    “不会的了,我向你保证!”

    这天的记录结束了,接下来是11月……

    前面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之后,还是纪含嫣先问这件事。

    “怎么样了?最近帅哥学生有没有骚扰你呀?”

    “……我和你说件事。”

    “嗯,什么事?”

    “你不许笑话我!”

    “你快说吧。”

    “我昨天和他……”

    “怎么了?姐姐!你和他怎么了?”

    “你说呢。”

    “天,你不会是被他上了吧?”

    “……你别说那么直接好不好?”

    “那说什么?被他了?”

    “你讨厌!”

    “我!你太牛逼了!”

    “……你干嘛那么兴奋?”

    “怎么回事儿?说说,说说!”

    “没什么说的,还说什么!”

    “在哪儿呀?”

    “郊区的一个渡假村。”

    “你不是向我保证不会怎么样吗?怎么没坚持一个月就受不了了?”

    “讨厌,讨厌,我不理你了啊!”

    “到底怎么回事儿,说说!”

    “你现在有事儿,我们还是见面谈吧。”

    “好!”

    当天的留言就到这里,最后是去年12月的某一天的。

    “菡香,你要是听我的就和闻泰达离婚吧,至于你和林天龙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甚至说和他没有关系,但我也建议你离开他,从你一开始和她交往我就不同意,看你结婚这些年,你完全能活的更好。”

    “可现实情况摆在那里,我必竟有家庭了。”

    “有家庭怎么了,离开他你们过的更好,现在有好多单亲妈妈,你何必那么传统!你就听我的吧,我是为了不让你再这样生活才说的,对自己好一点儿。”

    “我再想想吧……”

    这就是聊天的全部记录,中间的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他就不说了。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出坏主意,煽风点火的混蛋。闻泰达看纪含嫣不顺眼不是没道理,表面上道貌岸然检察官形象,背地里闷骚妩媚心里走事儿,社会上这种人是很可怕的。妈的,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什么事有她准不出好主意,她一直还在鼓励妻子柳菡香去出轨,而且没说他一句好话。

    他和她也无怨无仇的,干嘛这样呢?

    虽然最终没有离婚,三年也熬过来了,但是,这事是闻泰达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所以昨天看见仇人分外眼红,恨不得一拳打死林天龙。可是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小混蛋居然有着这么高强的身手和邪招,也幸亏他不知道个中缘由,也不知道闻泰达竟然就是柳菡香的老公,手底下并没有使出全力,更没有下死手,所以,闻泰达只是软组织损失罢了。

    报仇不成,心结难解,现在又听说自己的靠山孟局长被双规了,闻泰达幽幽叹息,忧心忡忡。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