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69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第169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姑妈……”

    林天龙低低的吼着,把馨茹姑妈的屁股抱得更紧,庞然大物得更深、更有力,随着林天龙速度的加快,他的庞然大物在馨茹姑妈的内迅速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越来越大,每插一下都直穿馨茹姑妈的宫颈,使馨茹姑妈的甬道急剧收缩;每抽一下都只留蟒头在馨茹姑妈的甬道口内,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插进去的时候,响如重拳猛捣;抽出来的时候,唧唧的叫声就像玉米拔节,林天龙越插越舒服,越抽越爽快,挺动着庞然大物在馨茹姑妈后的一再狂烈地插进抽出,随着他的动作,馨茹姑妈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

    馨茹姑妈的头发散乱的披散在床上,她紧闭双眼,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林天龙的腰,双腿紧紧的夹着他的臀围,林天龙每一次的插入都使馨茹姑妈前后左右的扭动白胖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子也随着林天龙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抖动着,磨蹭着他坚实的胸膛,突然林天龙敏锐的感觉到馨茹姑妈的甬道里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随即一股滚烫粘滑的春水蜜汁涌了出来,浇烫在他的蟒头上,使他猛的一个激灵,庞然大物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动了一下。

    “啊……爽死我了……”

    馨茹姑妈的甬道正在吸吮林天龙的蟒头,馨茹姑妈的花瓣正在嚼咬他的庞然大物,那难以形容的酥痒差点使林天龙快崩溃了,林天龙不想让相奸就这么快结束,他抽出庞然大物定了定神,待的冲动过去后又奋力地插了进去。

    随着林天龙巧妙的动作一下接着一下,在馨茹姑妈湿润的里头轻描淡写地搓揉勾送,本已丢精到软了的馨茹姑妈竟又被勾起了重重情焰,连呼吸都慢慢火热起来,好像连口鼻之中都充满着的渴望般,芳心之中早已充满了对林天龙接下来那新奇手法的渴求,再也无法端庄起来了,强抑着心中的焦燥,一边似有若无地揩弄馨茹姑妈余沥未干的,一边留意着她的反应,林天龙慢慢地等待着,直到馨茹姑妈媚眼又泛欲焰、娇吟重燃生气,娇躯又复鱼龙曼衍起来,泛出了欲火重燃的点点香汗之后,他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样紧紧地撑着,忍着不对馨茹姑妈那仙子一般迷人的大加挞伐,一直等到馨茹姑妈欲火再起,娇躯也慢慢开始蠕动,这般努力总算有了代价。

    只见林天龙双手撑直,将身子高高抬起,膝盖也离了床,将庞然大物收至只插着馨茹姑妈的一点点,在馨茹姑妈娇吟不依,差点要挺起乏力的纤腰,好主动贴上那炽热的当儿,才以臀部用力,重重地插了下来,不断地弹起重插,就以这动作周而复始地奔腾着,在馨茹姑妈的身上忘情耸动,给这么猛的一插之下,馨茹姑妈“啊”的一声,毫无防备之下,一股比破了身时还要强烈的痛楚,犹如海潮一般地袭上身来,偏偏在这么强烈的之下,竟涌起了强烈的快感,转瞬间便将那痛楚洗的干干净净,她的欲念犹如烈火上泼洒了油般,一口气冲上了姐姐,目翻白眼、形容呆滞,再也无法作出任何反应。

    于是林天龙钢铁般的庞然大物又在馨茹姑妈紧缩的甬道里开始了又一轮急剧的,他就像一只纵跃入水的青蛙一样,双脚有力的蹬着床单,两膝盖顶着馨茹姑妈的屁股,宽大的胯部完全陷进馨茹姑妈的双腿里,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庞然大物上。

    随着林天龙腰肢上下左右的伸张摆动,随着他聚成肉疙瘩的屁股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的猛烈挺动,他的庞然大物也就跟着在馨茹姑妈的甬道里进进出出、忽深忽浅的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

    林天龙在馨茹姑妈的胴体上,尽情的、亢奋的、疯狂的、粗野的发泄着他旺盛涨满的,一阵阵的酸、一阵阵的痒、一阵阵的麻、一阵阵的痛,从他和馨茹姑妈庞然大物甬道的交接处,又开始向他们的全身放射着,放射着,就像一波接一波的海浪,一阵阵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馨茹姑妈在呻吟,林天龙在喘息,馨茹姑妈在低声呼唤,他在闷声低吼。

    疯狂的达到了令人窒息的高潮,他将馨茹姑妈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插入。庞然大物再次开始猛烈,蟒头不停地撞击在馨茹姑妈坚硬的口上,使他感觉几乎要达到馨茹姑妈的内脏,馨茹姑妈的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荡的呻吟声,馨茹姑妈的欲火早已高燃,不一会儿她已熬过了那强烈的攻势带来的不适,全心全意地享用着那前所未有的欢快,那快感当真强烈的前所未有,令馨茹姑妈浑然忘我,竟连要给林天龙欢呼助威都忘了,现在的她目光呆滞,樱桃小口微微开启,香甜的津液虽不似里泄的那般疾,却也是不断倾出,表现出她全心全灵的臣服。

    此刻的馨茹姑妈已彻底敞开了自己,再没半分保留地迎向那似可击入骨髓深处的冲刺,全神贯注在林天龙的庞然大物的狂猛冲击,和他下身的大起大落,虽在这体位下,无法挺身迎合,她仍倾力拱起了腰,好让林天龙下下着实,一次又一次地勇猛开垦着她的。

    无论何人这样以臀部用力,将全身重量用上,给予处次次重击,力道自然比纯靠腰部的力道要大得多,只是强攻猛打之下,力道难免太过激烈,一个不小心便无法自制,若非林天龙这般技巧熟娴、控制自如的高手,换了旁人怕只会让女人感觉到痛,而不是爽若登仙吧?

    慢慢地习惯了那强力的冲击,馨茹姑妈逐渐尝到了甜头,拱出纤腰的角度些微调整之下,已逐渐找出了最好享受的位置,这几下的重击在馨茹姑妈处,那种前所未有的重击,次次都直达深处,将快乐一波一波地冲进了她的体内,一遍又一遍地将她洗礼,登时将馨茹姑妈的欲推升到了最高处,爽得她痛快无比的娇啼起来,没几下已是大泄,酥麻地任人宰割。

    但林天龙可还没满足,只见他上提下击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重,野马一般地奔腾跳跃着,插得馨茹姑妈嫩肉不住外翻,汁液更是痛快地倾泄出来,那种畅快到了极点的欢愉,让馨茹姑妈完全失去了矜持,她快乐地呼叫着,只知痛快迎合,享受林天龙所带来的、快乐欢悦至极点的肉欲快感,全然不知人间何处,这动作深深地击入她芳心深处,一次次地疯狂占据着她的身心,每一次的满足都被下一次的更加痛快所整个打碎,那滋味之强烈狂野,令人不尝则已,一试之下便迷醉难返,只怕就算是真正的仙女下凡,给这样玩几下之后,也要承受不住的忘情迎送。

    开始挨轰的当儿,馨茹姑妈原还有几分畏惧着,虽说雍容高贵生育两女又是虎狼年纪,但她终究是个养尊处优丰腴圆润的成熟美妇,胴体是那般的娇软柔嫩,彷彿重插一下都会坏掉,怎承受得如此狂烈勇猛、万马奔腾般的冲刺?尤其是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如此粗长,根本不是老公陆子谦寻常之物可以相提并论的,即便是平常,也能轻易地占有她极娇弱的,如今这般狂攻猛打之下,她的岂不一触便溃,要被林天龙这般强烈的冲动,给击成破碎片片了?但也不知是馨茹姑妈天生异禀、构造特殊呢?还是女子的,只是敏感无比而已,并不如想像中那般脆弱呢?猛地挨了几下,虽说其中难免些许疼痛,但处的快乐,却比方才狂暴万倍地袭上身来,那滋味真令人难舍难离,就算是会被玩坏掉也不管了,何况处的感觉那般强烈,虽承受着这般狂烈的攻势,感觉却是愈来愈狂野美妙,几乎完全没有一点点受伤的可能。馨茹姑妈什么都忘记了,一切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身心已全然被林天龙的力量所征服,只知软绵绵地被他痛宰着,宰得她魂飞天外、飘飘欲仙、花蜜狂喷、尽漏,将完全献上,任林天龙痛快无比地奸享乐,馨茹姑妈爽的连眼都呆了,呻吟都无法出口,只能张口结舌,全心全意地去感受从传来那强烈无匹到难以承受的快感,如海啸般一波又一波冲刷她的身心。

    “啊……啊……啊……喔喔……”

    馨茹姑妈全身僵直,她的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林天龙的,由于馨茹姑妈的主动配合,林天龙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全部塞进馨茹姑妈的甬道里,那种难以忍受的快感使他越来越疯狂。身下那是他神圣高贵的姑妈,而现今他却在她的胴体上发泄着他疯狂的,这是多么的刺激啊。

    光看身下那平日也算耐战的馨茹姑妈竟没两下便爽到毫巅,美的甚至无法反应、无力呻吟喘叫,只能呆然地承受他的冲击,好像整个人都被那快感舂得紧紧实实,娇躯里头再没剩下其他的空间,看得林天龙征服的快感油然而升,让他上腾下击的力道更加强悍了。

    馨茹姑妈的甬道内象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而林天龙又粗又长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根火椎一般,在馨茹姑妈的甬道里穿插,每一次都捣进了馨茹姑妈的阴心里,馨茹姑妈那甬道壁上的嫩肉急剧的收缩,把他的庞然大物吮吸的更紧,随着他的,馨茹姑妈的花瓣就不停的翻进翻出。

    馨茹姑妈的甬道里滚烫粘滑的阴液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甬道,润滑着林天龙粗硬的庞然大物,烫得他的蟒头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每一次插入都挤得馨茹姑妈的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馨茹姑妈的浸湿了林天龙的和馨茹姑妈的,顺着两人的流在馨茹姑妈的屁股上,馨茹姑妈身子底下的床单都浸湿透了一片。

    馨茹姑妈忍耐不住的呻吟起来:“啊……啊……喔喔……恩恩……天龙啊……”

    “姑妈,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吧……”

    为了让馨茹姑妈尽量的荡疯狂,林天龙悄声的劝她,他的庞然大物更加深入的拨弄馨茹姑妈的,使她尽量的放浪形骸。

    “姑妈,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在馨茹姑妈嫩的中,,旋转不停,逗得馨茹姑妈甬道壁的嫩肉不住收缩痉挛。

    “啊……喔……好……嗯……”

    馨茹姑妈果然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双眉紧蹙,二目微闭,嘴唇一阵哆嗦。

    随着林天龙的,他庞然大物的捋到了根子上,与馨茹姑妈的花瓣粘连再一起,林天龙的杂草也与馨茹姑妈的芳草粘连着,馨茹姑妈的花瓣也因为强烈的冲动和剧烈的磨弄更加充血肿胀,一股粘滑浓热的液体喷涌而出。

    “喔……好爽……姑妈……爽……爽死了……啊……啊……啊……啊……”

    馨茹姑妈因林天龙蟒头强劲的撞击,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受不了,而臀部却拚命地抬高向上猛挺,渴望着林天龙的蟒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林天龙的庞然大物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馨茹姑妈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春水蜜汁。

    此时馨茹姑妈陶醉在亢奋的快感激情中,无论林天龙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馨茹姑妈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姑妈受不了了……啊……”

    林天龙的庞然大物不停的在甬道打转,蟒头一次次的撞击着馨茹姑妈的阴芯,那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馨茹姑妈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扭曲着身子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看着馨茹姑妈如癡如醉的样子,林天龙的欲火更加高涨,他一手搂着馨茹姑妈的肩背,一手抓紧了床头的横樑,借助床头的力量向馨茹姑妈的体内施加压力,馨茹姑妈反射的夹紧了大腿,轻轻的颤抖着,馨茹姑妈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林天龙的动作。

    “啊……喔……天龙……”

    馨茹姑妈再次发出呻吟,她微微的伸直大腿,馨茹姑妈摆动的腰肢已然颤抖不已,馨茹姑妈的春水蜜汁早已溢满了甬道,滋润得林天龙的庞然大物更加硬邦邦滑溜溜,每一次插入都达到甬道的深处。

    “啊……插到底了……啊……”

    馨茹姑妈的春水蜜汁又再度的涌起,顺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再度溢出,浸湿了他的,流湿了馨茹姑妈的屁股和馨茹姑妈身下的床单,随着林天龙的抽动,从馨茹姑妈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更多更热的春水蜜汁。

    林天龙更加用力的着馨茹姑妈的甬道,磨弄着馨茹姑妈的珍珠花蒂,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进去、再抽出来,,循环往复,愈来愈快,愈来愈深,愈来愈猛,愈来愈加有力。

    “啊……天龙……姑妈不行了……啊……”

    随着馨茹姑妈的呻吟声,她的甬道深处又涌出了一股滚烫的春水蜜汁,这会馨茹姑妈不仅是花瓣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她全身都在嗦嗦的哆嗦。

    馨茹姑妈的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林天龙的,他的庞然大物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他的小腹早已沾满了馨茹姑妈的春水蜜汁,馨茹姑妈已经完全的坠入了贪婪的深渊,他的庞然大物每一次向下插入,馨茹姑妈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馨茹姑妈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他的庞然大物,馨茹姑妈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林天龙的头发,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发左右摆动,整个身躯像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缠绕着。

    “啊……我……不行了……天龙……快……我要爽死了……啊……啊……”

    馨茹姑妈的呻吟声刺激着林天龙疯狂的,林天龙完全沈浸在与馨茹姑妈的快感中,他已经顾不得理会馨茹姑妈的哀求,他一刻也不想停下来,林天龙弯下腰象公驴一样趴在馨茹姑妈的身上,他松开馨茹姑妈的屁股用手抱住馨茹姑妈的腰,调整了一下角度,紧接着他猛的向上一纵,便开始了更加疯狂、更加有力的冲刺。

    顿时随着林天龙的动作,更加强烈的刺激象波浪似的自下腹部一波波翻涌而来,林天龙每一次的插入都使馨茹姑妈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每一次的迎送都是那珠联壁合,恰到好处……速度的越快,馨茹姑妈的身子前仰后合的幅度就越大,快感就愈加强烈,馨茹姑妈只能被动的接纳林天龙的庞然大物,随着他的快慢强弱扭动着身子。

    “啊……啊……啊……”

    每当林天龙深深插入时,馨茹姑妈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荡的哼声,馨茹姑妈荡的反应更激发了林天龙的,林天龙伸出双手扒着馨茹姑妈的,随着林天龙的节奏,忽前忽后的推拉着馨茹姑妈的身子,以增加他的力度,林天龙后抽的时候,就用力推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最大限度的抽出;林天龙前插的时候,就猛的拉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更加深入的插进,他的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是来回一趟,在馨茹姑妈体内深处的肉与肉相吸相压的刺激,都令馨茹姑妈无法控制的发出呻吟声。

    “啊……啊……”

    馨茹姑妈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呻吟,如同一个危重病人发出的哀号,颤巍巍的抖擞着拖着长音,令林天龙听了兴奋不已,庞然大物有力的和蟒头粗野的撞击让馨茹姑妈难以忍受,庞然大物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馨茹姑妈获得了如冰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随着林天龙庞然大物的,快感更加剧烈深刻,馨茹姑妈全身香汗淋漓,双手抓住林天龙的胳膊,两个饱涨的就像两个圆圆的一样,不停的抖动着;疯狂的快感波浪袭击着馨茹姑妈的全身,她四肢如同麻痺般战栗不已,她淹没在愉快感的高潮之中,随着呻吟馨茹姑妈浑身上下象散架了似的瘫软。

    “啊……我的天啊……天龙……我……我不行了……啊……”

    馨茹姑妈荡的呻吟声,更加使林天龙疯狂,他轻声说:“姑妈……来……把屁股翘高一点……”

    这时候馨茹姑妈像一个听话的小女孩,乖乖的用两手按着床边,弯着腰身,翘起屁股,把两腿左右分开。林天龙一只手紧握住馨茹姑妈丰满的,一只手扶着馨茹姑妈的臀部,又一次开始了更加疯狂的,随着速度的加快,馨茹姑妈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

    林天龙清楚的感觉到在他粗大的巨蟒的贯穿之下,馨茹姑妈的快感又跟着迅速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被他不时的揉搓,馨茹姑妈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他从庞然大物感受到馨茹姑妈已达到了高潮。馨茹姑妈的连续的痉挛着,春水蜜汁一股又一股喷烫着他的蟒头,润滑着他的庞然大物,溢出馨茹姑妈的花瓣,浸湿了两人的,顺着他的和馨茹姑妈的珍珠花蒂滴落在床上。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