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197章 苏怡君哀羞失贞(三)

第197章 苏怡君哀羞失贞(三)

    苏怜卿手稍一用力,就把姐姐苏怡君泛红皱眉的脸蛋扭向林天龙。那微眯的双眸带着迷离正好与林天龙对视。

    感觉身下的随着娇躯软弱无力地缓缓沉坐,一点一点地将幽谷口分开,一步一步地顶了进来,火烫美妙的刺激,让苏怡君魂飞天外,自己终于还是和林天龙好上了,而且还是在妹妹苏怜卿的眼前!

    虽说苏怜卿不知何时已离开了她,转到林天龙身后,探出头来用额头顶着她的眉心,满脸坏笑着似在期盼接下来的美景,但此刻的苏怡君已无法抗拒,身体的动作似已变成了本能,一双纤手按在林天龙肩上,娇躯缓缓沉坐,间中还下忘了扭腰摆臀,好让的刺激更周延强烈地触及幽谷的每寸,每下接触,那火热的刺激都似刺进了饥渴已极的深处,令她更无法自拔地款款下坐,一边泪水流溢,一边娇语呻吟,“对不起姐姐终究还是对不起怜卿,更对不起可晴”

    “嗯”

    折坐在沙发上的身体,让林天龙的轻易地就能抵倒宫口。

    伴随着舒爽的叹息,挂在扶手上的脚丫带着高跟鞋不住翘颤,后背难耐地挺起,饱满的微颤,嫩嫩的不知羞耻地挺立着,性感的颈项绷紧。

    “没关系的”

    见姐姐苏怡君虽是泪水流淌,面上却是不由自主地眉开眼笑,若非心中红杏出墙失贞的压力着实强烈,只怕被满足的滋味不只留在幽谷里,还会暖到脸蛋上来哩!她香舌轻吐,温柔地舐去了姐姐颊上的泪光,只觉入口虽带些咸,更多的却是姐姐身上温暖的甜味。

    “是可晴和妹妹都想这么做要让姐姐也过的幸福,今儿就让天龙好好疼爱姐姐一回吧”

    本来已被那渐渐深入体内的烫得手足无措,既喜且忧,又被妹妹苏怜卿这娇甜的呻吟声逗得心神荡漾,苏怡君不只身子火热难耐,美目更是茫茫然,眼见苏怜卿与林天龙的脸似合到了一块,又似分得开开的,羞得她芳心愈跳愈快,身体的本能却渴望地将那款款吞没,再也不肯放松。

    见苏怡君本能的已被勾了起来,林天龙大着胆子,吐舌在苏怡君胸前舐了几下,逗得苏怡君娇躯剧震,震颤之间体内的刺激更是强烈,不由自主地身子一软,那已全盘没入,许久未有的饱胀与充实,令苏怡君张口欲吟,却是一开口便被苏怜卿吻住,咿咿唔唔地再难放声,尤其此刻林天龙的手又环到了她背后,压得那美峰直往口里凑,让这欲火焚身的美妇再也无法抗拒。她伸手搂住了妹妹苏怜卿和林天龙,虽是泪珠不断,身子却是愈来愈舒服、愈来愈快活了。

    不过她这么一搂,可真爽死了林天龙!本来身前有如此熟美妇,紧窄甜蜜的幽谷把箍得紧紧实实,饥渴得再也不肯放松,啜得好像只想着将他的吸得一滴不剩,苏怜卿又贴紧自己背心,两女夹击之下他已是神魂颠倒,现在前后两女又搂得这般紧,前胸后背被四团高挺柔润的美峰紧贴厮磨,想开口呼吸,吸入的却都是女体的芬芳,耳边又充满了这对姐妹俩亲吻间口舌交缠的甜美声音,气氛当真旖旎甜美得无以复加!

    若非电能气功突飞猛进,这段日子又在秦可晴石洁怡等女身上尽情驰骋,久经训练的持久力愈渐增强,还真吃不清如此乱美妙的刺激呢!

    虽说被这样紧夹,让林天龙颇不好动作,但苏怡君的饥渴,却将这缺点弥补的毫无缺漏。虽说他的手只能在她的粉背上爱抚揉压,但许久未尝到如此美味,妹妹苏怜卿的香舌吻吮令她又羞又爱,林天龙难耐的喘息声,虽是羞不可言,但苏怡君的体内,却渐渐盈满一股火热渴望的冲动,令她只想不顾一切,让两人探索自己每寸香肌美肤,彻彻底底地拜服在两人的手段之下,让在中尽情喷发奔放,一点没有保留。

    “羞死人了好深噢”

    那柔柔的哭泣般娇吟,让林天龙更激动、卖力。

    “怡君姐姐的和我真般配好舒服”

    林天龙扭着让怒张叠头与碾磨的更彻底。

    被林天龙一阵火辣辣的冲刺之下,苏怡君只觉自己犹如被送上了仙境一般,他的攻势深刻强烈,每攻都狙击要害,下下都打进重点!刺激的感觉令她不由迷乱,那火烫的棒头不住灼着自己幽谷深处的敏感地带,美得令她娇躯阵阵颤抖抽搐,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火热渴望的幽谷紧紧吸住,深处那不知如何取名的敏感处更是不住蠕动紧缩,将棒顶吸着不放。

    苏怡君心中渐渐慌乱,她原就感觉得出林天龙的床上功夫要胜老公闻仲达一筹,却没想到竟是如此厉害,令自己的完全无从抗拒,强烈而深刻的滋味铭刻在被他深深侵入的所在,令她迭起,身心皆荡漾飘摇在那的波涛当中载浮载沉,被他深深地一次次送上仙境,美得无可形容。

    “唔受不了啦!”

    苏怡君仰着脖子,目光里全是乞求,扶着他肚子的手几乎要嵌到他的腹肌里了,腰体还不住抽动抬起。

    苏怜卿欢喜地整理那些被她汗水粘连在她脸颊的散发,让姐姐苏怡君俏丽难耐的脸蛋在天龙面前看的更清晰。

    “怡君姐姐,真是敏感的身体!一定很容易吧!”

    一次又一次扎实而用力的顶入甬道深处,撞得都快破了,苏怡君紧张的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只能任由的拔出、顶入而努力克制哀吟。

    坚挺的嫩乳在不断的撞击下摇曳,苏怡君慢慢的又被插得舒服起来呼吸也愈来愈急促,甬道里的麻痒已渗透到全身末稍融入骨髓内。

    “哎呀啊”

    苏怡君羞得浑身发烫,饱满的胸脯毫无遮拦地前突,纤细柳腰下沉,雪白的硕臀被林天龙不断撞击抖颤,展示出女人靡动人的曲线。

    林天龙,大手抓住不断颤动的肉团上,手指还勾弄两点可爱的粉红凸起。

    原本在妹妹苏怜卿的前戏挑逗撩拨下,苏怡君的已是敏感无比,一点不输苏怜卿,幽谷深处的更是不堪寂寞地绽放吐蕊,只待郎君采撷;再加旷了这么久,虽说她努力压抑,但未曾抒发的情怀,爆发起来却是愈加强悍,才二番坐下去,便觉已陷入林天龙的刺激之中;可舒服已极的快乐,却让苏怡君无法忍耐。

    她搂紧了妹妹、小坏蛋,娇躯快乐地在林天龙怀中吞吐,一次次地让直捣黄龙,攻陷她最敏感的部位,香舌火辣地勾引着她的舌头,身心都沉迷在那无限的快乐之中,喘息之间如此自然、如此投入,仿佛早将刚刚的抗拒苦求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样的刺激原就强烈已极,哪里是饱受猥亵,被弄到敏感至极的苏怡君所能承受?不一会儿她已娇躯剧颤,幽谷一阵甜蜜的紧箍抽搐,心花怒放之间不堪一击地败下阵来,只觉大开,甜腻的终于哗然倾泄,的滋味令她不由一声欢叫;只是久旷的她泄得也太快了些,浸润问虽是酥麻透骨,却远远不到让林天龙的地步,只觉幽谷里的仍是硬挺,毫无倾颓之态,苏怡君本能地哀求出声,“哎对不起姐姐姐姐已经已经了”

    “没关系的,怡君姐姐”

    听苏怡君哀求的这般柔媚可怜,林天龙又爱又怜又觉歉疚满心;他脸儿一动,在苏怜卿的颊上吻了一口,这才转向安抚苏怡君,“小弟我喜欢这样喜欢姐姐快乐地子泄得愈舒服愈畅快愈好姐姐不要担心,天龙以后会好好疼爱姐姐让姐姐一泄再泄,泄得舒舒服服等到姐姐真的撑不住了再快快乐乐的软下来姐姐只要管自己舒服不舒服,其他的都没有关系愈放纵愈好”

    时那哀求的声音出口,苏怡君娇躯陡地一震,心神迷醉神魂颠倒,既觉得对不起老公闻仲达,又觉得对不起可晴和妹妹怜卿,但林天龙的安抚来得及时,抚住了她颤抖不安的芳心。

    她怯生生地睁开美目,只见林天龙眼中满是鼓励,苏怜卿虽未及聋言,脸上也尽是关怀,松下心来的苏怡君只觉刚过的幽谷无比敏感,被林天龙那火热硬挺一激,体内的火立刻又涌了起来。

    痛快泄过一回,不只身子的需求舒泄了不少,心里的压力更是一轻,苏怡君轻咬银牙,一边凑上脸儿跟苏怜卿拥吻,一边娇躯又柔媚绵软地扭摇起来,娇躯比方才愈发火热投入地贴紧了林天龙,舒服到让他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没想到姐姐苏怡君这么快又进入状况,苏怜卿不由微微一怔,心中对姐姐却是更多疼惜。照苏怜卿的经验面言,女子之后虽说滋味美到难丛言喻,但随着的爆发,体力也随之倾泄而出,无论如何也有段时间难以动作,就算没有男人从硬到软、从软再硬需要的时间久,却也不是马上就能好的;可姐姐苏怡君却是屡败屡战,虽说每次都泄得魂飞天外,却是很快便反应过来,再次投入接下来的云雨狂乱,扭摇得活像发狂一般,若不是被姐夫闻仲达冷落的太过空虚寂寞,怎可能会产生如此反应?

    原本见姐姐苏怡君如此不堪挑逗时,心中那难免的一丝妒意渐渐烟消云散,苏怜卿将姐姐搂得更紧,三人几乎贴成了一个整体,只听着苏怡君婉转娇吟、丝丝悦耳,心中虽不由担心林天龙是否吃得消,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希望苏怡君快些舒服,把那空虚填满了再说。

    软绵绵地挨在林天龙怀中,苏怡君已不知自己泄了几次、开了几回,只觉随着快乐和满足一波波地涌来,体内未曾饱足的渴望竟还驱策着她,让她再一次投入到那男女合欢的美妙当中,即便前一回时已舒服得似再没了力气,疲惫酥软欲死,可只要感觉到幽谷里头硬挺火烫的刺激,幽谷里便不由泉水汩汩外冒,恨不得再泄上一回才过瘾,在那冲击之中什么矜持、什么羞耻都飞到了九重天外,只担让自己的身心都融进他的体内,紧密融合到再也不分彼此。

    等到泄了最过瘾、最痛快的一回,舒服到极点的苏怡君只觉身子似已酥软到没了感觉,想着再怎么样也没法再来一回的时候。

    紧窄的甬道加上猛烈的收缩,天龙实在难以抵挡得住,他本想抑制发泄的冲动,可是面对着这个俏生生的美人,使他的定力失去了自控,接连几下狂猛的抽动,整个人突然僵住,蟒头顶着娇嫩的花蕊,喷出温热的精华。

    “啊!”

    苏怡君更加用力箍紧他,她能清楚地感到它的跃动,他和老公闻仲达一样,前的感觉,都是如此令人兴奋和陶醉,当烫人的发时,苏怡君抬起臀部迎向他,感受着这完美的一刻。

    林天龙终也到了尽头,他喘息地把身上的姐妹俩搂了个紧,紧紧抵住那销魂处,火辣辣地在苏怡君体内强劲地喷,把所有精力都进去,那灼烫如熔岩的入,令苏怡君叫出了最甜最满足的一声,终于无力地瘫痪下来,饥渴的犹如小儿吸乳一般,紧啜着再不肯放过任何一滴灼烫。

    待得激情慢慢消退,苏怡君才在兴奋中恢复过来,想到他刚才在自己体内连连发,方感到悔悟和难过,暗骂自己:“我我当时为什么没有阻止他,我的身体是老公闻仲达的,怎可能让其它男人进去,而且而且这么多,你这个坏蛋,我给你害死了,教我怎能再面对老公闻仲达!”

    她虽然有避孕,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事,但因为对老公闻仲达的愧疚,身心都已被这个小坏蛋大色狼征服似的,苏怡君实在无法原谅自己,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苏怡君突然发觉苏怜卿不知何时已经并不在办公室,心里又愧又惊,用手去推天龙:“小坏蛋,我要离开,快放开我。”

    但身上的大男孩不为所动,仍然用身体覆盖住她。苏怡君能感受到他急促的心跳,还有他粗重的呼吸声,她可以看出他是多么满足和畅悦,让苏怡君更恨恨不已。

    林天龙用手肘撑起身体,双眼注视着她。苏怡君这时才发觉他并没有退出,发泄过后的巨蟒仍然逗留在体内,一股难言的悸动在她下身回荡:“请放开我。”

    她含着眼泪去推他。

    “多留一会。怡君姐姐,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林天龙深情地盯着她。

    “无赖,放开我。”

    苏怡君狠狠的瞪着他。

    林天龙并不生气,反而绽出一个笑容,他记得自己刚才一次又一次地冲刺时,她曾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使他完全无法停止而得到:“你会的,我有信心你会成为我的女人。”

    他再次晃动臀部,半硬的巨蟒又再徐缓。

    “不要你这个混蛋”

    苏怡君再次用手搥他。

    实在难以置信,才二三十下,巨蟒再度硬起来。苏怡君简直无法相信,苏怜卿说得一点不假,这个小坏蛋的真不是一般。

    “啊!我不要,你快把我压扁了。”

    苏怡君对着林天龙贴近来的嘴唇说,但体内的巨蟒越来越硬,混和着二人的,不停地发出荡的挤压声。

    林天龙一手抱紧她,一手握往她浑圆的:“你太美了,我实在舍不得你离去。对我说,我做得好还是你老公做得好?”

    苏怡君当然不会回答他,但体内的冲击却带给她无限快感,硕大叠头不住地点着她酸处,而每次后退,都是退到玉门口,再深深地插进,强烈的磨刮,恰如要将她的心一起括出来似的。

    “求你不要做了,我我”

    苏怡君才说得一半,突然加快节奏。

    林天龙低下头去,吻去她紧皱的眉心,手掌仍是爱抚她的。缓慢的吻根本无法满足他,炽热的饥渴让他开始失控,天龙的唇无情地进入她口腔,强迫她放弃反抗。

    甬道带来的快感变得更加强烈,又再挑起苏怡君的原始,而且比第一次还要来得凶猛,炽热的让苏怡君再陷入迷失,亲吻中的她已没有任何反抗了,手指插进大男孩的发中,缠绕着那柔软的发丝,双腿同时为他张得更开,迎接他带来的喜悦和激情。

    二人的亲吻终于分离,嘤咛而细碎的呻吟声,娇柔地从苏怡君口中绽出,甬道里的感觉确实太美妙了,那股无法形容的胀爆感,是难以在老公闻仲达身上领略到的,尤其那颗巨大叠头,充满着强大的威力,蹭得她几乎魂飞魄散。

    林天龙突然跪起身躯,挺直腰板,将苏怡君一对玉腿往外大大分开,低头望着巨蟒在中进出。视觉的羞耻感,给苏怡君产生无比的羞愧和兴奋,竟然马上来了,泄得浑身抖个不停。

    冲刺依然持续着,并没有因为而停顿下来。苏怡君双手抓住沙发,拱起纤腰承受着大男孩的蹂躏。林天龙忽然握住她一双手,将她从沙发上拉起,让她面对面和自己对坐着:“怡君姐姐,你也来看看,看看我的巨蟒如何进入你身体。”

    “不,我不看。”

    苏怡君连忙闭上眼睛。林天龙一笑,牵着她的手到交接处,再徐徐抽出,只留蟒头藏在中:“握住我,为我套出。”

    苏怡君没料到他会这样说,忙张开眼睛盯住他,摇了摇头,表示不依,但对他这种言语的挑逗,却挑起她体内潜在的欲火。

    林天龙凑头过去,嘴唇咬着她下唇,苏怡君这次竟然没有闪避,颤动的樱唇微微张开,像似邀请他的舌头进入。四片口唇终于合上了,苏怡君的香舌主动地缠住他,还不时含住大男孩的舌尖咀嚼。

    炽情的热吻让苏怡君的欲火加温,在天龙的引导下,她终于握住露出大半的,不停地为大男孩。林天龙见着她如此大的变化,不由喜出望外,在苏怡君的捋动下,发泄的渐渐凝聚起来,连忙抽开苏怡君的玉手,把她放回沙发上,开始猛烈的进攻。

    苏怡君还穿着已经被林天龙撕破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大腿和穿着黑色的高跟鞋的左脚高高翘起搁在林天龙的肩头上来回晃动,而套着黑色高跟鞋的右脚的被林天龙死命地按在床上在胸前蜷曲着,肉丝大腿紧紧贴着床单,左边的则随着林天龙疯狂的象豆腐一样在雪白的酮体上颤动着。林天龙看着他的大巨蟒在苏怡君的甬道里飞快地进出做着活塞运动,撞击着苏怡君白嫩光滑的玉臀发出“”的声音。

    随着林天龙巨蟒向外一抽,粉红的就被向外翻起,巨蟒摩擦着渐渐润滑的甬道发出“咕唧、咕唧”的声。林天龙几百下后,拔出巨蟒,抓住苏怡君一条浑圆丰腴的肉丝大腿用力一拧,翻过苏怡君丰满的娇躯,让苏怡君跪趴在床上,苏怡君看到林天龙将她摆成这么羞人的姿势一张俏脸羞的通红,苏怡君拼命摆动玉臀希望可以阻止林天龙的侵犯,却不知她的举动使林天龙的欲火更加高涨。

    林天龙使劲扒开苏怡君两片仍然被丝袜包裹着的雪白的玉臀,从后面把巨蟒又一次苏怡君娇嫩的里。“噢呀!”

    苏怡君发出一声悠长的销魂呻吟,身子又是一阵颤抖。苏怡君羞的通红的悄脸高高抬起,露出修长白嫩的脖颈。

    “喔怡君姐姐苏老师我的心肝宝贝你的甬道里真美妙呀!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林天龙一手紧紧按住苏怡君的纤腰,开始了又一轮的,随着林天龙的前后推动,苏怡君套装下的两只也有规律地前后晃动起来,十分诱人。

    苏怡君的甬道不停地收缩,她也在大声呻吟着。林天龙猛烈地了几百下,苏怡君不再反抗,反而耸动腰肢与林天龙的动作配合。苏怡君的又紧又嫩又滑,林天龙奋力下身,坚硬的巨蟒猛烈地撞击着苏怡君的,巨蟒和粘膜摩擦的感觉令林天龙爽快无比。林天龙把苏怡君的洋装推上去,胸肌紧紧贴在她光洁白嫩的裸背上,双手抓住苏怡君吊在胸前不停晃动的坚挺的用力揉搓着,下身狠力抽刺,尽情地在少妇身上发泄他的。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