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09章 柳妙香是个警察

第209章 柳妙香是个警察

    心里有了底,就可以开始林天龙的“诱杏之旅”了。

    一番似真似假的大道理把柳妙香弄得晕晕乎乎、似懂非懂,但看得出她对林天龙已相当信赖了。只是林天龙和柳妙香从未这样独处过,而且说的又尽是女人漏的羞事,饶是业已25岁、结婚两年的她,也羞得不敢与林天龙直视;而又因为胡静静的关系,他应该叫她嫂子,这时反而更使气氛尴尬。

    “林院长,那麻烦你了啊!”

    柳妙香还是客气。

    当林天龙叫她躺在床上让他进一步检查时,柳妙香好像有些迟疑,眼睛下意识地向外看了看敞开着的病房门。

    林天龙恍然大悟,忙一边解释,一边调侃:“别怕,不用脱裤子的,这里又不是妇科门诊,呵呵你看我帮你把门关上。哎妙香嫂子,你比静静要大两岁是吧?照理,你该叫我声妹夫才对,俗话说,嫂子妹夫一家人嘛”

    “要死呀你!”

    柳妙香瞪起一双美目,一记粉拳飞了过来,“看我不向静静告你状,等着跪洗衣板吧你就!嘻”

    一捶一嗔间,尴尬气氛顿时全消,林天龙转身关门之际,佳人已乖乖上床。

    按着柔软的腹部给她做内科例行触诊时,林天龙尽量用温柔的语气一边询问一边聊天,制造一种轻松温馨的氛围。这类触诊在平时极为普通,但一遇到心仪的少妇,心里就自然会有波澜,更何况是这位以前不敢垂涎、现在却自投罗网的老婆嫂子呢,这可是李茹真的儿媳妇哦。

    基本检查结束后,林天龙在她身上各处位(胸乳、除外)都巡回按摩了一遍,终于探明柳妙香性征以外的敏感处:肩窝、后腰、腿内侧和足底,后腰为甚。

    最后,林天龙又让她屈腿呈M型分开,说要用中医位来测试病情的程度——当然是胡扯。但柳妙香还是很听话地屈起腿来,只是被林天龙分开两个膝盖时,脸上又闪过一丝羞意。

    柳妙香穿的已经换了一条淡蓝牛仔裤。M型屈腿的姿势,加上紧身布料的弹性,使她丰满的大腿和圆滚的原形毕露,而裆间鼓鼓的贲起,更使林天龙下面的小宝贝腾地跳了起来。

    “冷静,冷静”

    林天龙心里默念着,双手开始在柳妙香腿部各进行“病情测试”“妙香嫂子,放轻松一点,别把肌肉绷那么紧。”

    见柳妙香脸上又现尴尬神情,林天龙开始用闲聊和询问来使她放松,“其实你这也不算严重的啦,你不是说一个月才三、四次吗?好治,包在我身上了,不过有个条件,以后可不许老叫我林院长的了,得叫妹夫知道吗!”

    身份上的称呼反而更增加了禁忌的刺激感。

    “呸,美得你,等你和静静真结婚了吧!”

    “那我可不给你治了啊,让你天天裤子!”

    “你敢!可是静静把我托付给你的——”

    娇娇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林天龙两个大拇指重重地按在了她两侧的腹股沟上。

    “别动,感受一下,是不是有酸疼的感觉?”

    废话!这么重的劲儿,按哪里不会酸疼啊?呵呵。

    “嗯。”

    柳妙香脸上一片红云,不知是疼得,还是羞得。

    “最近一次漏是什么时候?”

    林天龙持续按着她的腹股沟,并沿着的外沿慢慢移动,把股间肥肥的唇肉往里堆得更鼓。

    “就是刚才都是你们家静静,占着卫生间,人家忍不住了”

    “嗯,不算严重。等会儿我给你开个药方。不过,中药的疗效也是因人而异的,你这病,最重要的还是肌肉的恢复锻炼。嗯这样吧,我先教你几种锻炼方法,你要配合中药天天练习,效果会好很多。这第一种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按规定时间排。你现在一般多长时间一次?”

    林天龙问道。

    “一般两个钟头吧,嗯不过,有时,会勤一点,总想上厕所,好像半个小时就得上一次厕所。遇上排队的公厕,就会更急,越想越急,有时忍不住就会漏一点点出来,真是烦人”

    对一个大男孩说到“”字时,柳妙香好像还是有点害羞,何况面前的还是小姑子胡静静的男朋友。

    “是比正常的频率稍微高一点哦。这个方法其实就一个字——忍。你平时两个小时一次,那从明天开始,就两个半小时一次,不到忍无可忍,尽量按这个规定时间,懂吗?”

    林天龙故意不说“小便”这个医生用语,而用带点亵意的“”以便能欣赏到少妇脸上的羞红,“这样坚持一个月左右,再延长到三个小时一次,再坚持一个月,慢慢地延长,直到接近正常频率。这是锻炼你用意识控制膀胱的感觉刺激,重建大脑皮质对膀胱功能的控制唉,这些医理跟你说多了也没用,反正照我的方法练就是了。”

    “哪有你这样没耐心的医生?哼,我告诉静静,你敷衍我!”

    故作生气的柳妙香身子微微扭动,腹下股间的鼓起处应该是刚洗完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雌性芳香,刺激得林天龙丹田热乎乎的。

    “别老拿你小姑子来威胁妹夫啊,嫂子没嫂子的样儿!这第二种方法,叫盆底肌锻炼,就是收缩盆底提肛肌,就是这里,你缩缩看”

    既然气氛融洽起来了,林天龙也就当仁不让,用大拇指按了按她的位置。

    “嗯”

    柳妙香本来好像想说什么的,被他这一按,一下顿住了,全身一绷,一夹,差点把林天龙的大拇指夹住。看来还是个菊花敏感者,嘿嘿。

    “不对,不是叫你夹,是提肛懂吗?把往里缩对,对了坚持住,每一下要坚持十秒钟,每次练习要进行三十下,一天三次哎,又错了又错了,你看,都把我指头夹进你里了!”

    “讨厌”

    柳妙香羞羞怯怯的样子真是美极了。

    “别急,再教你一种比较好玩的,叫耻骨肌锻炼。就是在的过程中主动中断排,忍个几秒钟后再继续,最好是到最畅快时愣是强制中断,一次最好中断三次以上。这样有助于道括约肌功能的恢复,记住了吗?”

    林天龙笑道。

    “还好玩呢?哪会有这种练习方法?你不会是糊弄我吧?”

    柳妙香娇嗔道。

    “我哪敢啊,再说,妹夫还害你不成?这可是省医院泌科专家的研究结果啊,我实习的时候很多病人都试过,疗效显著着呢。因为的病因很复杂,有些是盆底肌,有些是道肌、膀胱肌,有些呢,又是综合因素。你最好三种方法都练着,相信妹夫,只有好处没坏处,嗯?”

    “嗯。”

    柳妙香娇羞应着,下身有点不耐地扭动,半晌才难为情地支吾道,“我现在又想上厕所了,你放手,让我先去一下好吗?”

    “不许!”

    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林天龙岂能放过?他装出严肃的神情,一手在她腹股沟上继续施压,一手来到她柔软的腹部轻轻揉按起来,“现在正是锻炼膀胱肌的好时机,有我这副院长亲自现场指点,你就偷着乐吧,呵呵”

    “不行,很急”

    一说就急,典型的膀胱敏感症!

    “别动,想着一个字,忍!心里告诉自己,我行的,能忍住的然后开始想其他事情,或跟我聊点别的话题。我想想啊对了,彪哥最近怎么样?都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你可要看好他哦,高富帅又是官二代最有魅力了”

    林天龙本想用插科打诨来转移她的注意力,谁知这句戏语好像触动了柳妙香的心灵深处,令她神色稍稍一暗,欲言又止,随即闭上美目,任他在她腹部、股间轻揉重按。

    慢慢地,柳妙香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小巧美妙的鼻孔呼出的气息,香香的。

    “一定要忍住,记住,多忍一分钟就是胜利!”

    林天龙一边鼓励着,一边身子俯得更低,让鼻子向少妇鼓鼓的靠得更近。

    “天龙,我真真的很想上厕所,拜托你就别再折腾了让我去了再回来,好吗”

    林天龙不说“忍”还好,一说,柳妙香又往这上面想了,身子又开始扭动起来,双腿还拼命想夹拢,哀求的声音都带着抖颤。

    林天龙不理她的哀求,双手按住她腰部两侧,两个手肘抵住双腿不让她夹拢,口中像唐僧念经般重复着:“别着急,多一分钟就是成功,坚持就是胜利”

    鼻子却离少妇越来越近了,能清楚地闻到那里散发出来的越来越浓郁的雌香、香,嗯,还有山雨欲来的香。

    “多一分钟就是成功,多一分钟就是成功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是胜利”

    看着少妇因不能夹腿而无奈地夹、抬的可爱样儿,林天龙心里那叫一个爽啊,嘴里就继续念着经。

    “噗哧”一声,柳妙香终于笑了出来:“讨厌——你复读机呀你!”

    但旋即,她又“哎呀”轻叫了一声,身子一抖,双手猛地往捂去。

    奇迹啊!幸运啊!林天龙期盼已久的一幕终于出现了——因为突然发笑,忍不禁的少妇在林天龙眼皮底下漏了!

    少妇鼓鼓的,弹力牛仔裤的裆部缝合处深深陷进阴缝里,随着“噗哧”那声乍笑,缝合处出现了一条细细的湿痕。双手去捂,其实只是女性惊羞之下潜意识的动作,哪能起得了什么作用?何况还被林天龙紧紧握住了——千载难逢的美妙瞬间,被捂住了林天龙不后悔死!

    柳妙香粉脸通红地使劲往上抬,想夹住似的。

    可是俗话说,覆水难收啊,嘿嘿!

    林天龙紧握她颤抖的双手,装出鼓励的样子:“忍!千万忍住!别功亏一篑!”

    身子却俯得越来越低,眼睛死盯着淡蓝布料上慢慢渲开的湿痕,鼻子偷偷地贪婪吸闻着,彷佛要把那带点热气、带点臊味的香全都吸入肺里。

    湿痕越来越大,在少妇肥鼓的裆部渲染出一个巴掌大、深蓝色的美妙图案。

    等湿痕扩张到圆滚的上时,柳妙香忽然双手撑床猛地抬起上身,双腿自然地一夹,膝盖碰到了林天龙的脸。林天龙灵机一动,故意“哎呀”一声作失足扑倒状,松手扶住床沿,脑袋却顺势往前一凑,鼻尖“很不巧”碰到了少妇肥嫩处,舌尖也“刚好”快速地添了一下裆部布料上的香湿。

    瞬间,林天龙脑袋“嗡”的一声,幸福得快晕过去了。

    同一瞬间,林天龙脑袋也“啪”的一声,被狠狠拍了一下。

    “干嘛啊你——”

    推开林天龙脑袋之后,柳妙香不顾一切猛地跳下床来,林天龙还没来得及反应,少妇已一溜烟跑进了卫生间。

    足有半分多钟,林天龙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得见女人当着你的面,本就非常幸运了,何况还是个白领美女,何况还是胡静静的嫂子,李茹真的儿媳妇,何况还是双腿摆成M型、以极其诱人的姿势向你清晰展示的液从裆部慢慢渗出、直至满裆湿透的全过程!

    世间男何其多,然幸运如斯者,唯林天龙林院长啊!

    但这半分钟的兴奋劲过后,林天龙马上为自己的冲动懊悔不已。你怎么这么把持不住自己?一向以“诱杏高手”自诩,还总结出什么诱杏“十忌”、“十宜”这回怎么就偏偏犯了第一大忌——忌之过急、打草惊蛇呢!

    林天龙心中那个悔啊!倒不是怕柳妙香会告诉胡静静——这种事一般都难以启齿的,而是懊悔煮熟的鸭子飞了——按几分钟前正常的进程看,柳妙香实属闷,以林天龙的手段,假以时日,肯定手到擒来!可如今,那层快要揭开的窗户纸,又被重新厚厚糊上了。

    林天龙真得抽自己俩嘴巴!

    正举手呢,柳妙香喊了。一细听,心乐翻了。

    “大色狼!给我听着,赶快把柜子里那个衣服袋拿来,一分钟之内不送来,我就把今天的事告诉”

    “别,别!我遵命就是了,好嫂子!可你得告诉我衣服袋在哪儿呀!”

    “就在电视机旁边的柜子里那个蓝色的袋子快点!”

    “好,好,马上来,你等着!”

    林天龙急忙低头去看柜子里面,除了一箱饮料几本书之外果然有一个蓝色的袋子。边拿边想,真是大喜大悲复大喜,失而复得弥珍贵!又想,煮熟的鸭子,当然飞不了,嘿嘿!

    心一宽畅,顿觉鼻尖香尚在,舌尖咸鲜犹存。

    林天龙无意中打开蓝色衣服袋看了一眼,居然是警察短袖制服衬衫套裙,还有丝袜,警察?难道柳妙香是警察?

    “找到了没有?笨蛋!”

    柳妙香的声音再次传来。

    “找到了!”

    林天龙将蓝色衣服送到卫生间门口,喊了一声,果然听里面怯怯地回了声:“我在呢”

    “快点!”

    旋即又是凶巴巴的命令。

    “我递进去了啊,接好”

    窸窸窣窣好一会儿,卫生间门才打开,一身警察制服套裙丝袜打扮的柳妙香看见林天龙,柳妙香脸一红,随即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还在这儿!”

    林天龙这才感到自己的确失态——人家刚了裤子,换了衣服,自己还在这里等着看笑话啊!

    “嘿嘿我光着急你病情来着,忘了不是”

    此刻林天龙只能用憨笑来掩饰,“妙香嫂子,你怎么有这身衣服?难道你是警察吗?那你去炎都山干嘛去了?和黄枭龙失踪有关吗?你到底遭遇到什么事情?你受伤了没有啊?”

    一连串的问题既化解了尴尬气氛,更是如同连珠炮似的连续命中柳妙香的心灵。

    柳妙香美目闪烁,透出心中不安,有些恐惧有些黯然,半晌才幽幽说道:“是婉蓉阿姨告诉你的?还是杨政委说的?”

    林天龙笑而不语,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此时无声胜有声,反而更容易给柳妙香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柳妙香长出一口气说道:“其实我是一名警察,公开身份是香格里拉旅游公司经理,我早上去炎都山的确是婆婆派我去暗中调查黄枭龙失踪一事,其中实情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倒是没有受伤,只是受到一些惊吓而已。”

    其实她也只知道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十有八九与传说中的“闯王宝藏”有关,但是具体情况说实话她也所知有限,没有婆婆李茹真的首肯,她是无论如何不敢随便告诉林天龙的。

    “既然受到惊吓,嫂子还是快点躺下休息吧!”

    林天龙也知道柳妙香不可能多说什么的,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为了不再尴尬,他果断地拉起她的手就往病床走。柳妙香“哎呀”一声,脸更红了,但挣了一下没能甩掉林天龙的手,只好乖乖被他拉到床前。

    看着她上床躺下时,林天龙才松开拉着她的手,顺便把她这只手里的湿毛巾放在桌上。

    湿毛巾?不对,怎么那么小啊?

    定睛一看,啊?一条黑色小!怪不得刚才拉手时她脸红成那样,原来连换下的湿也一起被他握在手里了!

    在柳妙香羞急地想抢回之前,小已被林天龙果断、迅速地没收了。

    “对不起,妙香嫂子,刚才我的练习指导太急进了,害你出丑。让我将功补过,这条就让我帮你洗吧,下次来看病,一定干干净净、香喷喷地还给你,好吗?就给我一个恕罪的机会吧,妙香嫂子,嗯?”

    虽然贵宾病房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但门口却有护士来回给病人量体温血压的,柳妙香抢了一下没抢着,只得忿忿状作罢,然后轻轻骂了声流氓,又狠狠在林天龙手臂上掐了一下。林天龙嘴上是喊了一下疼,但心里还是很喜欢女人掐他,尤其是别人的漂亮老婆,还是他女朋友胡静静的嫂子,副市长李茹真的儿媳妇。

    接下来林天龙不厌其烦地又叮嘱了她很多事宜,因为一边叮嘱,一边欣赏身穿警察制服套裙丝袜的,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警察制服夏天装质轻料薄,本是宽松型的,但柳妙香的和大腿丰满许多,加上上床抬腿之际,裤袜把柳妙香的肥桃裹得原形毕露,鼓的鼓,陷的陷,还有隐隐的黑影,看得林天龙直咽口水。

    深陷的桃缝啊,刚才那些真是从你那里流出的吗?还能再渗点不?

    “嫂子,那你先休息一会吧!我看看病号饭好了没有?”

    林天龙告辞出来,瞧瞧四周无人,掏出兜里的湿放在鼻前,使劲嗅了几下少妇香,想起柳妙香临走前重重拧了一下他的手臂,瞪着杏眼啐了他一声变态时的妩媚含情,更觉回味无穷了。

    又回想刚才的一波三折,直叹“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哎?刚才谁说的诱杏第一大忌是“打草惊蛇”来着?没水平!林天龙还有诱杏“十宜”呢,这第一宜就是——敢想敢做!嘿嘿。

    作为诱杏高手,林天龙勾引一向是循序渐进的,可这次或许是在眼皮底下的诱惑力太大了吧,一冲动,差点犯了大错!谁知天佑医,歪打正着,反而一下子拉近了他和柳妙香的心理距离,暧昧关系,近在咫尺。

    林天龙只顾着暗自高兴,却不知道此时柳妙香正在给李茹真打电话:“妈,刚才林天龙询问我在炎都山遇袭的事情,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按照您的事前指示告诉他,此事的确与黄枭龙失踪有关罢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