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25章

第225章

    其实经过这两天的三次,萧淑琴的内心深处已经把林天龙“升级”为自己的爱人,只是她拒绝承认而已,现在看到林天龙与其他女人在一起,还那么享受的样子,萧淑琴不可抑止地嫉妒起来。

    不过萧淑琴嫉妒之余,也解开了自己的一个心结,这几次与林天龙发生关系,善良柔弱的她一直在责备自己的水性杨花,觉得对不起心爱的儿子小鑫,可是当她发现李茹真也与自己一样时,这种愧疚就减弱了许多。萧淑琴甚至有些自以为是地觉得,遇到林天龙这样可爱又“天赋异禀”的男孩,哪个女人都会堕落吧≡己这样,李茹真也是这样。

    林天龙哪里知道在房门口偷窥的“干妈”萧淑琴心中的这些念头,随着李茹真适应了巨蟒的粗大后越来越熟练的舔吸,他终于达到了,腰眼一麻,巨蟒有力搏动着,滚烫的就喷。李茹真已经下颌时发酸,发现不对时小嘴已经来不及将巨蟒吐出来,被林天龙在嘴里射出许多,有些甚至被她咽了下去。李茹真赶紧用力将林天龙推开,林天龙仍旧在发射着,喷得李茹真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李茹真无力地坐在地上,嘴角还挂着白色的浓浆,衣服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心里一阵哀羞,自己堂堂副市长竟然被个大男孩在自己嘴里,而且口爆加,况且还是自己女儿胡静静的男朋友,将来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实在是太羞耻了。

    “你你满足了你把把阿姨这样”

    说着,晶莹的泪水流下脸颊。

    林天龙最看不得女人哭,他心里一软,赶紧上前想要安慰李茹真,可是巨蟒后还没有软下来,看在李茹真眼里的景象是林天龙居然示威般地举着那东西又向自己脸上伸过来。李茹真吓得赶紧用手去推挡,却不小心打在林天龙的巨蟒上,林天龙一阵疼痛,双手赶紧护住命根子,夸张地叫道:“岳母大人,你怎么来真的啊,这宝贝可不能伤了”

    林天龙的狼狈相逗得李茹真“噗嗤”一笑,那梨花带雨的表情让林天龙看得呆住了,他从没想过一个儿子女儿都比自己大的熟美贵妇,能有这样纯美的表情。

    “看你以后还敢乱来,”

    李茹真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下次非把你那东西剪剪掉不可”

    说着李茹真的脸又红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细。

    李茹真不再理他,扶着墙慢慢爬起身,看着她娇弱的样子,林天龙忍不住想要去扶她,犹豫了一下只是去帮她拾起高跟鞋∵到门口,忽然发现萧淑琴正躲在那里,“”

    话还没出口,萧淑琴就伸出手捂住林天龙的嘴,焦急地示意林天龙不要让李茹真发现自己的偷看。林天龙点点头,捡起鞋子,向李茹真走去。

    李茹真好像有点不敢看林天龙,只是低着头,默默接过鞋子,回身向柳妙香的贵宾病房走去,刚迈出一步,忽然脚一软,身体向后倒下来,林天龙赶紧上前一步,搂住李茹真的纤腰,将她扶住。

    “不不用我自己”

    李茹真挺了一体,可是心慌意乱玉体酥软的她不但没有站直身体,反而更加靠向林天龙。林天龙探子,一手搂背一手勾住李茹真的腿弯,用力将她横抱起来。

    “不”

    李茹真挣扎了一下,感觉娇软的身体被林天龙结实有力的手臂抱得更紧,也就不再反抗,任他抱着。

    “阿姨,我送你回房间吧。”

    说着,林天龙抱着李茹真娇小玲珑的玉体走向柳妙香的贵宾病房。李茹真赌气般地任林天龙抱着,用力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可是玉臂却主动搂住林天龙的脖子,也许是怕自己摔下来吧。

    走到病房门口,林天龙的手忽然一松,让李茹真的身体突然下坠,李茹真轻轻惊叫一声,赶紧用力抱住林天龙的脖子,头也转了过来,几乎贴到林天龙脸上。李茹真看到林天龙脸上挂着揶揄的可恨笑容,才意识到自己被男孩耍了,不禁羞红了脸。

    “你你就知道欺负欺负阿姨”

    李茹真低声抗议,“阿姨阿姨以后不理你了”

    “我哪里欺负岳母大人了?刚才不是岳母大人主动摸我舔我的”

    “你你不许说”

    “我要是真的欺负阿姨,就不会那么简单了,哈哈。”

    “你”

    李茹真被林天龙逗得说不出话来,刚才要不是自己把林天龙给弄出来,恐怕林天龙真的会把那东西自己的这孩子的东西那么大要是真的被他不知李茹真思绪已经有些混乱,不知道自己没有被林天龙奸,是幸运呢,还是遗憾

    林天龙把李茹真抱进贵宾病房的洗手间,奇怪,柳妙香竟然没有在房里,李茹真没有挣扎反对,说明她早就知道柳妙香已经出去了,柳妙香这么晚了到哪里去了?干什么去了?林天龙若有所思地看了李茹真一眼,却不动声色地调笑着说道:“岳母大人,看你出了一身汗,要不要我帮你洗个澡?”

    “你”

    李茹真简直不知如何对待这个刚才几乎了自己的男孩,“你放下我就就出去吧阿姨自己”

    “没事的,我经常跟干妈一起洗澡。”

    林天龙把李茹真轻轻放下,故作天真地说道。

    “什么?”

    李茹真听得心惊肉跳,简直不敢想象,看起来静秀气的萧淑琴居然是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李茹真忽然发现林天龙的那丑陋的东西还露在外,虽然已经显得祈,但尺码依旧惊人。

    “你”

    李茹真羞得脸红心跳,赶忙闭上双眼,“赶紧把裤子穿好,难看死了”

    “哦。”

    林天龙把巨蟒塞回。

    李茹真微微睁开眼睛偷看,发现林天龙已经把那东西收好,心里平静了些。

    “阿姨知道了你刚才的事还有你干妈的事你不许再提起跟谁也不许提阿姨就就当什么也也没发生过”

    见李茹真叮嘱自己保密啊,林天龙知道自己已经过关,他得意地想,当没发生过那不可能,不过我自然不会傻到到处宣扬,我跟萧淑琴干妈、还有你的儿媳柳妙香嫂子都有秘密呢。

    “这个,没问题。”

    林天龙爽快地答应了,“岳母大人,那你要跟我一起洗”

    话未说完,又羞又急的李茹真已经把手里的一只小高跟鞋向林天龙扔了过来,“出去”

    林天龙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不解地问道:“岳母大人你这是”

    见李茹真举起另一只鞋时,林天龙赶紧逃出卫生间。他看着手里精致的小高跟鞋,忍不住放在鼻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笑道,“真香啊”

    随即好像下了决心地自言自语道,“一定要把你办了才行,一家三个女人我已经得到了两个,不可能放过岳母大人你啊”

    林天龙的面孔一瞬间有些狰狞,不过李茹真当然没法看到了。

    回到护士长值班室,焦急等在房间里的萧淑琴一见到林天龙就问:“刚才你跟李市长是怎么回事?她发现我跟你在在那个了吗?她不会说出去吧?我该怎么办?”

    说着萧淑琴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天啊,我连要死的心都有了”

    林天龙伸手搂住萧淑琴,萧淑琴微微挣扎了一下,就任他抱着自己。她把头靠在林天龙肩头,抽泣到:“都是干妈不好干妈是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

    林天龙温柔地替萧淑琴擦去眼泪,说道:“干妈,你不用担心,李市长没看到什么,就算看到,她刚才不是还用嘴亲了我的了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的那么那么难听亲什么的以后不许再再说这些话”

    萧淑琴嘴上这么说着,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不过想着刚才李茹真与“干儿子”林天龙那样,心里倒似有些酸溜溜的。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就是一声女人的尖叫。

    林天龙和萧淑琴面面相觑,是李茹真的声音吧?

    此时,李茹真在贵宾病房里正发生着暴力的一幕。

    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衣着光鲜,手里拿着一叠件,脸上却是展示着与身份极其不般配的狰狞,嘴里说着极为难听的话。

    “李茹真,到处找你找不到,连彪儿都说不知道你在哪儿,居然躲到康华医院来了,你这个臭,你最好过来把件给签了,要不然,你就别怪老子不念旧日情分。”

    李茹真一脸惊慌绕着贵宾病房里的桌子闪躲着酒肚男的追逐,眼神里却露出入骨的恨意。

    “宋家齐,你可不要乱来,你这是以身试法。”

    李茹真一个弱女不敢跟他顶强,只得试图用言语吓退他。

    酒肚男完一副不怕威胁的样子,再次朝着李茹真扑了过去,嘴里恶狠狠地叫嚣道:“法律?它算什么,老子要你几个工程而已,合法合理合情,好说歹说,你个臭就是软硬不吃。”

    “你——休想,我们已经离婚这么多年了,你答应过不再来扰我和彪儿的,你说话不算话,宋家齐,我是不会签的,你就死了心吧!”

    李茹真差一丁点就被抓住了,幸好她机灵地将盆盆碗碗向他扔了出去。

    “一个前妻对我不管不问,一个兄弟对我无情无义,我宋家齐算是看透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情义可言。臭,你别敬酒不吃罚酒,要是惹毛了老子,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酒肚男再次粗言叫嚣着向她扑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要不是女人衣服脆薄,怕是连人都要带过去了。

    正当李茹真用尽心神跟这无视法律的暴徒周旋时,林天龙已经来到了贵宾病房门口,并不断地敲响起来。

    “阿姨,你没事吧?”

    林天龙的声音此时传来仿佛美妙的福音,李茹真立时大喜,放开嗓子眼大声叫道:“天龙,救命啊”

    “救命?看谁敢救你这臭?”

    酒肚男趁着李茹真走神的一瞬间,立即扑向了李茹真,并把她按倒在身下,嘴角露出得逞的狞笑。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