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29章 岳母阿姨李茹真(三)

第229章 岳母阿姨李茹真(三)

    只见李茹真娇靥春潮乍现、两腿在空中胡乱踢蹬,身开始又一次的抽搐起来,她既放荡又冶地高声道:“噢,好痒唔嗯啊爽好爽!我好胀哎呀喔、喔天龙噢我的好女婿啊噢你好棒喔!啊哈嗯噢、噢爽死我了!”

    李茹真发觉她体内的火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蔓延,燃烧着她的腹部、贯穿她的身!

    李茹真那慾情荡漾、红霞满布的娇美容颜,此刻益加显得妩媚妖艳、惹人爱怜,两片湿润的丰唇上下打颤发抖,时而露出洁白的贝齿,吐气嘶嘶、哼哈吟哦时而甩动着铺散在她背脊与肩膀上的那一蓬乌黑亮丽的长发,虽是鬓发凌乱飘扬,但反而更增李茹真的丰腴圆润风情万种。

    林天龙用双手抱起李茹真的大腿,把她的小腿架开在他的肩头,然后他往前倾身四十五度,把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腰部,又开始狂抽,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击都到达秘最深处的。

    “嗯哦噢喔爽啊!呼、呼!啊天龙,我的好女婿噢唔哎呀天龙舒服嗯哼啊好舒服!”

    美丽端庄的李茹真娇喘嘘嘘、哼哦不止,涓流难抑的蜜汁迎着奔涌而出,林天龙强烈地冲撞让李茹真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下唇,娇靥泛起一种又羞怯、又舒畅的妖艳神色。

    过了一会儿,李茹真再次呼叫道:“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噢舒服啊唔别把我噢唉轻点行吗?呜呜天龙哎呀好爽喔啊哈唔干死我了啊唔”

    随着大的不断深入,随着的不断变速,李茹真的灵魂与聆享着一阵阵不同的感受,她不由自主地爆发出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呻吟。

    这时已经大汗淋漓犹如下雨的林天龙大叫道:“岳母阿姨真是好一个!看我怎么插破妳的!”

    他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直朝花径深处下去,干得李茹真的花瓣一阵阵收缩,林天龙的一波波膨涨,然后花瓣紧包、挤压着花瓣,丝丝入扣、密不透风,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李茹真和林天龙。

    “哎呀天龙我的好女女婿你快把我插了啊噢唔求你喔轻点天龙拜托唔噢啊我我不行了”

    李茹真开始求饶,但林天龙越插越起劲,根本不管李茹真是否消受得了,他像狂牛般的冲击着李茹真,直到她浑身哆嗦、四肢颤慄,又一次身在林天龙面前!

    李茹真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中一连身了三次。

    “喔喔嗯”李茹真的圆臀摇晃起来,让巨蟒在湿热的花瓣里进出“啊啊喔喔”小手抓着床单,嘴里娇媚呻吟“嗯啊”他的巨蟒不断地被李茹真的花瓣吞没又不断的抽出来,林天龙将李茹真修长的美腿压往浑圆的酥胸加快的速度。

    巨蟒上传来阵阵的痉挛,林天龙一个翻身让李茹真坐在上面,坐在他身上摇动她的细腰,弯来手撑着床抬着性感圆臀吞吐着巨蟒,他手伸到她柔软的酥胸身捏着粉嫩蓓蕾,她前后摆动圆白迎合着,娇呼中显露出满足的表情,把光滑迷人的美腿摆到他的臂弯来,摆动柳腰主动顶撞迎合。

    林天龙对她的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百般搓揉。她玉手紧紧捏掐着他的胳膊闷哼着。随着袋袋敲击着她的臀肉,她收缩的花瓣夹得他一阵酥麻,皱折的花壁在枪头凹处刷搓着。

    他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翻身再次把她压在身下,巨蟒上布满着充血的血管,使她花瓣更狭窄,增加磨擦。殷红的花瓣随着间而被拖进拖出。他不停向前挺进,使得李茹真的腰向下弯曲,细嫩的圆臀被他弄得悬在半空中,伸的直直的大腿,就像倒字型一样。右手滑过被浸湿的臀沟,摸上菊花般的浅粉,手指轻压着菊蕾周围细密的褶皱,慢慢伸进去。

    “不要要摸那里啊!”

    李茹真紧小内火热的收缩挤压着他徐徐进入的手指,从没有过的刺激带动花瓣急速蠕动收缩,“”被他的手指触及,爬上顶峰,林天龙巨蟒强烈地,手指激烈地捏揉。

    李茹真好像要哭了一般,樱桃小口夸张地张开,纤细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前,像是要把他推开。

    “喔喔”

    她口中不住咿唔,压抑低吟着,星眸微闭急促的呼吸。纤纤柳腰摇摆颠播,吸吮吞吐。娇喘吁吁,美腿摇摆着,秀发散乱得掩着粉颈,美妙娇哼紧闭双眼,晃动着粉脸。

    狭窄深邃的花瓣里灼烫异常,液汹涌。

    林天龙把巨蟒向前用力顶去,她贝齿紧咬朱唇哼叫着用手抓紧被单,圆白翘臀强有力的耸动,口里闷声地叫着。

    “喔!别动我完了我完了!”

    林天龙顺着她的心意,巨蟒顶紧幽洞,只觉深邃的花瓣吮含着枪头吸吐,如涌的热流烫得他浑身痉娈。他用力气将她修长大腿压向酥胸她玉手挥舞,迷人胴体颤动,林天龙看着她爆发时的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亢,如决堤的洪水般激李茹真神圣而美妙的里,一股又一股地灌溉着美妇市长。

    林天龙的大依旧紧顶在李茹真那娇嫩的,而美妇市长的也密不可分地夹着他粗长的大,那硕大的在温暖、多汁的最深处浸泡、滋润着,李茹真知道自己的和天龙的,已经完混合在自己内,她舔着嘴唇发出如梦似幻的声音说:“喔天龙,我这辈子从来没得这么爽过。”

    而沉醉在她美丽上的林天龙趁机问李茹真说:“我和胡局长比起来如何?”

    只听李茹真毫不迟疑的说道:“他的东西怎么比得上你?”

    浑然忘我的李茹真,此时此刻早已忘记了胡成奎,更遑论前夫宋家齐了。

    后的李茹真,只见她双乳高耸、怒凸,蛮腰轻扭、雪腿舒摇,一丝不挂的胴体,汗渍隐隐,白皙的皮肤显得分外光滑柔嫩,在白色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玲珑有致,彻底散发出成性的芳香,令人魂不守舍,神为之夺!

    李茹真趴在林天龙的胸口,美艳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林天龙,含羞带怨地娇嗔道:“小坏蛋,大色狼,你好坏啊!这样欺负人家!”

    “那岳母阿姨你喜不喜欢我欺负你呢?”

    林天龙咬啮着李茹真白嫩柔软的耳垂低声坏笑道。

    李茹真轻咬了一口林天龙近在眼前的草莓,媚眼如丝风妩媚地娇嗔道:“咬死你这个坏家伙,咬死你这个大色狼。”

    林天龙被她咬的麻酥酥的,温柔地抚摩着她的光滑娇嫩的肌肤,坏笑道:“我更喜欢岳母阿姨这里咬我的感觉。”

    伸手往她过后,泥泞不堪的花瓣上掏了一把。

    被他的大手如此的一袭,李茹真立刻感觉浑身都酸麻酥软,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动情的呻吟,他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抚摩过处令她的肌肤都泛起一层诱人的绯红色,让她的芳心几乎蹦跳出来,娇躯轻微颤抖着,轻轻的擂打林天龙的健壮的胸膛。

    “坏蛋大坏蛋就会欺负我”

    林天龙听她把自己从小坏蛋上升到大坏蛋了,妖艳妩媚的双靥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成性,反倒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活泼娇美。

    “谁让岳母阿姨你引狼入室了,你说我这头大色狼不吃了你这个小母羊会轻易罢休嘛?”

    林天龙一手抚摩着她的丰硕圆润的酥胸,清晰感觉到她的酥胸的挺拔和弹性,另一之手温柔地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

    李茹真浑身酸麻刺痒难捺,嘴唇微微张开,胴体蛇一样的扭动,玉手抓住他的胳膊,无可奈何的喘息着呢喃着:“对,都怪我引了个批着羊皮的大色狼进屋,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林天龙不知她是想起前夫的往事还是对刚才所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拥抱入怀中,让她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温柔软语安慰道:“好岳母阿姨,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以后就让我疼爱你吧!”

    李茹真闻言深邃清亮的俏眸异彩闪耀凝视着林天龙,可接着又黯然失色,叹息一声倚靠在他宽阔健壮的胸前,幽怨地说道:“就怕你只是一时冲动,想玩玩我而已。”

    不待林天龙开口说话,又道:“但我不怪你,只不过这次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这样对谁都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林天龙心知:李茹真意思是因为自己救了她而作出的献身,或者说是感恩,用来偿还人情债。可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也不是他希望的,他想要得到的是李茹真的心,心甘情愿地为他献身身体。

    林天龙情深意重地望着李茹真的哀怨的双眸,正色说道:“我不是玩玩的,就算有冲动也是在遇上阿姨你那一刻就产生在心底深处的∫现在心里很清楚,我是喜欢岳母阿姨你的,我要得到岳母阿姨的和芳心。”

    李茹真花容绽笑,芳心大喜,红唇欲启,自怜地说道:“可是我已经人老珠黄了,跟你在一起也很不合适。”

    “谁说岳母大人老了?”

    林天龙眉毛一扬,听她的意思不是对他没意思,而且有心结,欣喜地道,“我第一次看见岳母大人的时候,还真以为你才三十岁呢?谁能想到你年纪都这么大了,您还保养的这么年轻美丽,和静静姐就像亲姐妹一样哦。”

    “就会耍贫嘴!”

    李茹真芳心欢喜地娇嗔道,又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有男人的赞美,特别是一个年轻男孩对自己这样一个已经为人母的成人。

    李茹真幽幽叹息道:“可是我们之间年龄的距离,而且我还是市长,还有丈夫家庭的。”

    林天龙握住李茹真的芊芊玉手紧紧贴在脸颊上面深情款款地说道:“爱情是不分年龄界限的,只要彼此相爱,不必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再说我们走在一起谁会看的出你比我大啊!至于岳父大人,只要我们保护好我们俩的秘密,不让岳父大人知道不就行了。”

    李茹真心结慢慢的被林天龙说开,最主要的还是在她即将被侮辱的那一刻,让她知道了女人不管平时多坚强,还是需要男人的救赎、安慰、疼爱、保护,而这个男人就是犹如天降般出现的林天龙,将她从前夫手中救了下来,现在的老公胡成奎却面对宋家齐这样的无赖无能为力,害的她躲到康华医院来,两相对照之下,天龙无疑在她芳心深处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百感丛生,情丝纷结的李茹真悄然张开明眸,定定地凝视着林天龙。

    英俊帅气的脸孔,双眸深邃,五官端正,煞是忠厚可靠,眉宇之间带着几分少年老成的沧桑。现在在她想来,别说是情窦初开的少女看了会心动,就算是像她一样的成人也会激起漪涟,她不由自主地依偎在他的胸前耳鬓厮磨起来,柔滑的手掌抚摸着他的胸口。

    林天龙见此情况,哪还会不明白岳母大人李茹真的想法,近距离地看着李茹真,生活的艰辛并没有破坏她那成熟美艳的身姿。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圆圆的脸颊,尖尖的下颚,大而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梁,丰厚温润的嘴唇,漂亮而迷人。

    柳腰纤细,配合着紧翘的圆臀,加上修长的粉腿,曲线玲珑。尤其酥胸前高耸的,抖动颤荡趟他心也随之荡漾。他紧紧地将她丰腴肉感的胴体搂抱在身上,恨不得把她融化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林天龙开始亲吻她精致的耳垂,最后落在岳母大人李茹真迷人的红唇上。被他火热的双唇攻击,李茹真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当林天龙的舌尖分开她双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

    当林天龙的双唇与她香舌缠绕到一起时,李茹真口中开始分泌出津液。林天龙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湿润、柔软的双唇,粗大的舌头伸进了李茹真的小口。

    林天龙的舌头放肆的在李茹真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与她香舌纠缠不休,同时更尝尽她口腔里的玉津甘露。

    李茹真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胴体只觉阵阵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软弱无力地软趴在他身上,“唔”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

    林天龙不理会李茹真息美丽可爱的小瑶鼻中不断的火热娇羞的嘤咛,鼻中闻到一阵阵成熟美妇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

    他一双手在李茹真的玉体上游走,先轻抚着李茹真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双手渐渐下移,经过李茹真挺直白皙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握住她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他的一双手握住李茹真圣洁美丽的娇挺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再次湿吻住李茹真鲜红柔嫩的樱唇。

    “嗯嗯嗯”

    李茹真娇俏的小瑶鼻火热地娇羞轻哼。此时的李茹真已是媚眼如丝、眉黛含春,一双敏感坚挺的,毫无屏障地落入了他的手中,在他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揉搓抚爱当中,李茹真乳上的蓓蕾已然绽放,雪白上那两点娇媚粉嫩的红点,仍诱的人心痒难搔。

    “岳母阿姨你又湿润了啊!”

    林天龙将手在她的沟壑幽谷之间抚摩了一把,伸出湿淋淋的手指放在她眼前,坏笑道。

    李茹真拍打掉,微微娇喘地嗔怪道:“小坏蛋!还不是被你害的?”

    接着又担心地问道:“天龙,你会不会觉得阿姨太荡了。”

    李茹真觉得自己对第一次见面而且还小于自己这么多的男人面前表现的过于放纵而担心。

    林天龙心中暗喜,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当一个女人开始在意一个男人时候,这个女人的心也就离他不远了。

    “怎么会呢?床上的女人当然是要越荡越放纵的好,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了床,这不正说明了你是一个的完美的女人嘛?”

    “人家也只是在你面前才这样。”

    李茹真莹白的玉颊一红,媚眼娇羞地一看林天龙,娇腻地道。

    “岳母大人,叫声好听的来听听。”

    林天龙听了蠢蠢欲动地说道。

    “叫什么好听的。”

    李茹真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装傻道。

    “你知道的。”

    林天龙轻轻抚摩她的丰腴美臀,嘴唇贴在她的耳边挑逗说道。

    “我不知道。”

    李茹真倩影娇躯轻颤,粉面绯红就是不承认地回答道。

    林天龙舔了她柔嫩的耳垂一下轻轻咬住,道:“你说不说。”

    手上功夫也没闲着,抚摩揉搓着她的丰满修长的美腿,抚摩着揉捏着她的丰腴美臀。

    李茹真被林天龙咬啮吮吸她的柔软的耳垂,立刻浑身娇颤,内心酥麻,娇嗔着想推开他,可她身被抱的紧紧,动弹不得,舌头的吮吸攒动,一丝过电的快感传到胴体深处,刺激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

    “说不说,再不说,我可要用家法侍候了。”

    从未听过什么家法的李茹真不禁地娇喘气问道:“什么家法?”

    林天龙邪笑着在她耳边解释着,李茹真听完是夹紧了春潮泛滥沟壑、湿润、泥泞的幽谷,娇羞无限,娇叱着嗔怪:“色狼就是色狼,这么羞人的事也想的出来。”

    接着突然反客为主伸出手捏住林天龙的坚硬挺立的巨龙,恶狠狠地问道:“说,你这家伙到底坏了多少女人的贞洁。”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林天龙倒吸了一口气,嘻笑道:“要是我不说呢?”

    “要是不说,看我不把这害人的东西给拔了下来。”

    李茹真作势握紧往上拔,威胁道。

    “岳母阿姨,你舍得嘛?要是拔下来了,你以后就不能享受它带给你的快乐了。”

    林天龙低下头舔了她那高高鼎立在玉女峰的草莓一下,笑嘻嘻地道。

    李茹真娇喘吁吁,呻吟一声,娇嗔道:“你看我舍不舍得。”

    说是这么说,可手上的动作除了箍紧坚硬挺立的巨龙之外,是没作任何的动作。

    林天龙哈哈一笑,在她的白嫩的耳朵边轻声地把自己的坏了秦可晴萧淑琴的贞洁的情况向李茹真说明。李茹真听了之后马上把嘴张的大大的,表情愣楞的。但她回过神来的时间比其她人快的多,扭头向他大发娇嗔道:“好了,你果然是头大色狼啊!坏女人的贞洁不说,还视伦理道德而不顾,竟然连嫂子都吃掉了。”

    她虽然嘴上说的厉害,可表情也一点也不像有怪罪之意,林天龙不由得大感奇怪。

    李茹真见他反被自己给说的呆住,不禁巧笑倩兮地问道:“天龙,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林天龙点了点头,李茹真苦涩笑了笑,说道:“那个混蛋就曾对他嫂子做过这样的事,我就是因为这样才离开他的。不过,你以后怕是见不到他了。”

    林天龙好奇地问道:“怎么说?”

    “唉,说来可笑,他强行跟他嫂子发生关系后,却到最后被他嫂子反将一军,将他犯法的证据送到了公安局,也正因为这样,他蹲了十二年大牢才出来就想到我这里承包市政工程,却没想到,他遇到了你,结果差点送了命。”

    “嘻嘻,那是他活该,这不,我的美丽岳母阿姨要不然也不会被我这个好女婿给吃掉了。”

    林天龙得意地笑道。

    李茹真啐了一口,骂道:“也不知道静静为什么会看上你这个坏家伙的。”

    话是这么说,可的手却轻轻地帮揉着它。

    “岳母阿姨是怎么想的,她们当然也是怎么想的。”

    林天龙抓住她的一只酥胸用力揉捏起来,顿时一种柔软中带着坚挺的巧妙感觉传遍身,另一只手则顺着她的下探,探进了她神秘的花园,伸出中指慢慢的着。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