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45章 纪菡雪梅开二度

第245章 纪菡雪梅开二度

    “贱货,闭嘴!”

    林天龙怒骂红裙女之后,随即又对菡雪软语温存道,“菡雪姐姐,真是委屈你了!”

    “嗯原来如此那那就请天龙弟弟下手了”

    菡雪听得心头暖洋洋,只觉他的温柔似将那痛苦挤掉了大半,加上在他亲密的挑弄之下,女体欲火已缓缓攀升,就算知道这不过是求欢的借口,也被体内饥渴搞得想要先发泄再说,更何况是早给林天龙唬得团团转?“菡雪不委屈的毕竟去毒为先,天龙弟弟是为了菡雪好请天龙弟弟帮姐姐逼毒吧姐姐姐姐会受得了的唔”

    一边听纪菡雪软语相求,一边大施手上功夫,将纪菡雪才刚破瓜的赤裸娇躯挑得情火高燃,在他怀中娇喘扭动;林天龙心知这美女已然沉入欲海、再难自拔,顶多再奸她几次,纪菡雪无论身体和芳心都再也无法拒绝自己,不由心怀大畅。

    对男人而言,还有什么比大施手段、令原本矜持的美女无论身心都被自己彻底征服,对自己千依百顺,乖乖地享受着被自己蹂躏的滋味还要来得快活?尤其这对姊妹不是旁人,美女检察官纪含嫣和她的妹妹,自己可得力以赴,不胜不休啊!

    林天龙的手段实在太过厉害,魔手到处纪菡雪娇躯不由娇颤,彷似火星遍洒,加上方才那泄到的滋味,将纪菡雪处子的矜持破成了片片,令她再也抗不住欲火侵袭;可惜初尝美味的纪菡雪实在太过稚嫩,虽说芳心千百个想要,却不知该如何表达,水滑的香躯娇怯地在他身下扭动着,体内的情火愈烧愈旺,灼得她口干舌躁,偏生还带几分娇羞的她可不敢开口要求呢!

    见纪菡雪如此娇羞柔怯,林天龙怜惜之中,愈发食指大动,他盘坐起来,将纪菡雪泛着香汗、汁光淋漓的娇躯搂在怀中,令她久练武艺、修长结实的玉腿缠到自己腰上,撑在她腰后的手,令她想逃也无从逃起,幽谷几已在伸手可及之处,口手齐施之下,勾得纪菡雪心痒难搔♀亲密的姿势使她上半身贴到了他身上,除了幽谷中酥痒处还旱空虚外,其余敏感带逃不过他魔手的侵犯,令她不由想起方才破瓜时那既痛且爽、无与伦比的美妙滋味。

    不知何时,纪菡雪的娇躯已在林天龙怀中轻扭起来,那眉目如画的脸蛋儿烧起了诱人的酡红,轻呶的樱唇透出甜美的呻吟,幽谷不住外溢着甜蜜的汁液,将林天龙的连淋带浇,浸得汁光闪亮,若非林天龙的手滑到纪菡下,控住了她的动作,还真制不住她献身的渴望呢!

    “天龙弟弟求求你菡雪姐姐受不住了”

    娇滴滴的裸胴被林天龙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轻怜蜜爱,纪菡雪几次忍不住开口恳求,却在樱唇轻启前便给他吻个严严实实,连个字都说不出来;好不容易等到林天龙终于稍稍放松,纪菡雪再也克制不住软语轻呢,娇声向他倾吐那羞人的希望。他的口已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不知多少痕迹,那手更令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娇啼,就连幽谷口外那敏感纤细的小蒂,都不知给他玩了几次,可空虚的幽谷却还乏人问津,真急死她了。

    “姐姐放心弟弟会好好爱你的”

    听纪菡雪娇甜柔媚的哀求,林天龙真觉心也酥了,不过他经验丰富,深知纪菡雪破瓜不久,只要一不小心,痛楚便会取代欢愉,令她对床第事心生畏惧,对这种破身不久的美女,再多加几次小心都不为过,“只是只是弟弟怕怕弄疼了你”

    虽说身子被他爱抚的火热难当,心中一千一百个渴望他的狂逞,但纪菡雪脸皮薄得很,这么深刻的羞人话儿实是出不了口,只能娇滴滴地在他怀中喘息扭动,满眸情火如泣如诉,樱唇欲言又止,香汗淋漓的娇躯再无自主之力,好半晌才挤出了一句话,“没没关系菡雪不不疼的天龙弟弟求求你姐姐姐姐余毒未清请天龙弟弟助姐姐解毒好好地好好地疼爱姐姐吧”

    纪菡雪羞怯娇柔的一番话才刚出口,脸已羞得低埋胸前,那充满青春活力的胴体,在魔手的游走勾挑下不住娇颤悸动,也已欲火焚身的色中饿鬼哪里受得住?

    一边在纪菡雪娇躯敏感处大肆活动,逗得纪菡雪软语呢喃、娇喘吁吁,林天龙托在纪菡上的大手缓缓用力,带着她沉坐向自己那硬挺的,窄紧吸吮的滋味,很快便将慢慢包裹其中,再也不肯放松。

    虽说才刚破身,幽谷仍如处子时窄紧,但终归是开垦过一回,不像方才那般不堪狂逞,加上这回林天龙逗得她可狠了,体内的火烧得令纪菡雪差点错觉那毒非但未净,简直像这回才爆发出来似的,那泥泞不堪的幽谷,在缓缓地沉坐下逐渐被撑满,那种强烈的满足感,早将擦过破瓜处的痛楚压了过去,深处的空虚愈发明显,那反差让纪菡雪真想一下坐到底,把自己完完献给他,可娇软无力的却在男人的控制之下,只能一点一点地享受那种充实的满足。

    好不容易坐到了底处,那包含了痛楚和欢悦的满足感,令纪菡雪不由沁出了泪水;前次她还沉迷在花苞初破的迷乱当中,直到这回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着男人的侵入,那竟是如此强硬粗壮,不只将她窄紧的幽谷然撑开,胀得饱饱实实,前头甚至似突到了里头去,破瓜余疼外似又带起了新的痛楚,却是那般新鲜,令她难以招架,更不愿闪躲逃避。

    “哎天龙弟弟好好深好大喔”

    给林天龙这般深刻地突入,纪菡雪不由错觉自己整个人都给那贯穿了;这般缓缓突入尚且如此,若像方才那样起来光想到那时的感觉,纪菡雪已觉浑身酥软,真的好怕会弄得很疼,偏又舍不得他悬崖勒马◆一开始只是因为中了春药媚气息要让林天龙解毒,这回的纪菡雪可就是心甘情愿地与林天龙行云布雨,一心一意地只想在他的带领之下,享受云雨之中那如胶似漆,似可融化身心的甜头了。“怎么怎么会”

    “因为菡雪姐姐太美了所以才会这么大这么粗只想把菡雪姐姐爱得美美的把美丽的菡雪姐姐整个吃进去”

    深深地没入纪菡雪体内,那窄紧的吸吮令林天龙毛孔大开。纪菡雪的胴体虽不若胡静静的熟美诱人,也不像柳妙香的销魂蚀骨,却有一种纯粹天然的味道;虽在青涩之中,也难掩那甘美的原味,若多加调教,假以时日又是个诱人尤物。林天龙一边吻着她,一边在她耳边轻语呻吟,勾得羞怯的纪菡雪不住娇颤,又是害羞又是想听那轻薄言语。

    “天龙弟弟你唉你坏”

    虽说他之后没什么动作,可心中的遐想老早将纪菡雪带上了仙境,火热的胴体只恨他为何还不肯大举动作,急得纪菡雪在林天龙怀中不住轻扭,扭动之间只觉上的火烫似也感染了幽谷,灼得她蜜水涔涔,一发不可收拾,润得那愈发粗壮,撑得纪菡雪既满足又空虚,真想快些被他狠狠蹂躏一番。

    本来心中那突如其来的念头便不深刻,加上身子都给他占了去,带来的又是如此销辣的快感,纪菡雪纵想抗拒,也已无还手之力,何况那带给她无比快乐的还深深地陷在她体内,那火热的快意被他手上身上传来的刺激不住勾起,强烈到让纪菡雪意识模糊,只能无力地在他怀中轻扭着,连口中的回应都那么无力。

    听纪菡雪声音愈来愈软、愈来愈媚,林天龙暗吁了好大一口气,心知难关总算是过去了一半;紧张既舒、色心又起,手上微微用力,纪菡雪只觉腰臀处被他微微挪动,幽谷之中随之款摆,竟似有些异样的快感又升了起来,芳心不由大乱,被林天龙双手托住,缓缓带动身子轻扭缓磨,不时地上下,幽谷中的敏感处被他款款玩弄,那种难以言喻的刺激使得纪菡雪不由忘形,樱唇中甜蜜柔媚的呻吟再也忍耐不住,纤手不由得按在林天龙肩上,却不能也不愿制止他的动作;尤其这姿势让纪菡雪美挺的顶端,正贴在他雄壮的胸口,随着娇躯滑动,不住地摩挲着,比之被他大手揉搓把玩之时,另有一番意趣。

    很快她便尝到了味道,不知不觉间在林天龙怀中的扭动套挺愈来愈是熟悉;林天龙见她美眸半开半闭,透出媚光如火,甚至连双腿都从自己腰后移了下来,变成蹲在他身旁,好方便身子左右旋磨、上下挺送,心知她已逐渐放了开来,便缓缓收手,只在间中指导纪菡雪的动作,让她愈来愈主动、愈来愈快活。

    愈来愈主动、愈来愈剧烈,身心都已融化在那欲焰当中的纪菡雪,然不知自己已在林天龙身上主动旋磨套挺,不堪一握的柳腰彷似生出了无比力气,旋、扭、套、震,不住地在林天龙身上展现着女体的无穷魅力,一双玉手更不知何时已托住了自己搓揉爱抚,动作何等放浪、身心何止飘然!那强烈的动作似是再也不愿停下,追求乐趣的胴体心花怒放地着男人的,娇躯尽是诱人香汗,日中早已语不成声,不坐追求着即将到来的。

    熟悉的飘飘欲仙快感传来,犹如魂飞九霄天外,腾云驾雾般再次登上极乐之巅,大泄的快意,让神迷意醉的纪菡雪快乐得瘫痪,而林天龙可没放过这等好机会,他一边运起神功,上头犹似生了张嘴,将纪菡雪甜美的巧取豪夺,一边搂得纪菡雪娇软的香躯更紧了些,腰间这才开始大力,强猛地着纪菡雪的幽谷;那强猛的攻势,令已的纪菡雪托在顶上,面临一波接着一波,一浪强过一浪的,真是、乐不可支。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