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49章 第五关纪含嫣无奈失贞

第249章 第五关纪含嫣无奈失贞

    “呀——”

    也许是扯动绳结时的疼痛,也许是魂摇魄荡的难受,当致命绳结从上被扯落刹那,纪含嫣朱唇大张,香舌弹动,激射,发出了长长的,激烈的,复杂无比的尖叫之声。

    发自灵魂的呐喊缓缓散尽,甜汁的喷射逐渐停止,浓郁的乳香在石室内悠悠飘动,狂乱的春色世界难得安静下来。

    女婴小琳达终于安落地,红绳机关开始连续穿梭变化,纪含嫣转眼由横卧变成了凌空直立,双脚被拉成了一字型左右分开,双手则第一次回复了自由。

    “咯、咯”

    红裙女总在需要的时刻出现,面对林天龙与纪含嫣质问的目光,她回以冤屈的表情道:“我可没失信,纪检察官只要拉动左手的红绳,立刻就能回复自由;如果不想下来,就拉右边的红绳,咯、咯对了,解药就在墙角,你们吃下去立刻就能恢复功力,到时请自便,我就不送啦。”

    红裙女带着得意荡笑转身而去,端庄佳人试探着扯动缠绕在左腕上的红绳,娇躯果然立刻下落;接近自由,但纪含嫣却花容失色,惊得魂飞魄散,林天龙也终于明白了红裙女话语里奇怪的提示。

    美妇下落之处,被迫张开的正好对准了林天龙笔直上挺的阳根,这么落下去,无异于投怀送抱,纵体交欢。

    危急瞬间,纪含嫣用力抓住了右手红绳,虽然手臂一阵剧痛,但她丰盈曼妙的身子终于在半空停了下来,两人凝神一看,各自惊出了一身冷汗,成熟饱满的与雄壮只有几寸距离,两者的热气已经互相交缠在一起。

    纪含嫣用力拉扯右手绳子,尽量把自己拉高,可是邪恶的机关煞是可恶,每过几秒还是会自动下落,害得贞洁不敢有半点松懈,体力一点一点的耗尽。

    丰腴起起落落,美妇手臂开始发酸发疼,纪含嫣急中生智,哀求的目光看向林天龙道:“天天龙,你能挪开吗?”

    林天龙明白纪含嫣的意思,苦着脸道:“舅妈,我动不了。”

    “天龙,那你让它软、软下去吧。”

    轰的一声,虚空被贞洁的话语炸成了碎片,激烈的春风再次疯狂乱转,无休无止。

    “好、好我努力,呼”

    林天龙用力闭上了眼睛,可纪含嫣的绝色风华,尤物玉体,尤其是四溢的极品,一一刻入了他脑海,一时半会儿又岂能忘记。

    幻想中的大男孩非但没有让欲火消退,阳根反而奇迹般暴涨两圈,隐藏的一截骤然弹了出来,那粗长之势令纪含嫣魂惊魄摇,手臂一颤,差一点当场落了下去。

    大男孩在重重地喘息,女人在痛苦中坚持,纪含嫣的双手还没有放弃,一滴春露从上缓缓滑落,滴答一声,正好滴在巨蟒蟒头之上。

    “呃”

    林天龙受到如此重击,紧闭的双目倏忽张开,肆无忌惮地扫视着美妇的销魂禁地;绝色美妇的心灵也受到了重击,万般哀羞犹如万蚁噬心,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她的心灵与。

    下沉,一分一分的下沉;接近,一寸一寸的接近;越来越沉,越来越近极度的刺激让天地空间一片迷离。

    “好大好烫啊!”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纪含嫣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叠头紧紧压顶的,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突然,强烈的触感在娇嫩的媚唇上,纪含嫣脱口惊叫,猛然惊醒,成熟饱满的急速向上回升,甩开了半寸叠头,也耗尽了绝色美妇最后的精力。

    即使只是一触即分,但是那一瞬间的接触,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纪含嫣鲜明地感受到大男孩的坚挺和粗大。

    纪含嫣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的,仿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她的下腹扩散开来

    林天龙只觉快乐一闪即过,他很想欢呼,却不敢出声,唯有双目圆瞪,不顾一切地看着浑身嫣红,羞不可抑的端庄美。

    戏还在继续,邪恶的绳又向下一沉,令半个圆头刺入,紧接着又突然一顿,让纪含嫣有了挣脱的机会。

    “噢”

    无数次上下后,温润与紧窄的快感令林天龙开始发狂,而大男孩阳根的滚烫与硕大也勾起了纪含嫣的渴望。巨蟒蟒头一下又一下地压挤着纪含嫣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仿佛一股电流串过背部,纪含嫣拼命地绷直脚尖,差一点叫出声来。

    花房阵阵瘙痒,春水蜜液顺流而下,纪含嫣清晰地感应到在颤抖,在张开,波澜翻腾的心海突然升起一股巨浪:坐下去吧,坐下去就可以逃生了,对勇敢的坐下去,呀!

    “啊”

    纪含嫣差点压抑不住惊恐的低呼。

    像有火球在,疯狂般的羞耻冲上心头≮巨蟒蟒头上面滑动,被异样的火烫笼罩,赤裸的粗大紧贴同样赤裸的花瓣,丑恶叠头挤迫,陌生的棱角和迫力无比鲜明。红绳扯动,身体扭动却造成紧箍侵入的,使更紧凑地贴挤花唇。

    大男孩的丝毫不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于纪含嫣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火烫的坚挺摩擦花唇,蟒头鲜明的棱角刮擦,前后的抽动中,尖端轻触饱满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仿佛坠入寒冷的冰窖,纪含嫣的思考力越来越迟钝,相反地感觉越发清晰。像有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

    紧窄的幽谷中肉蛇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涌£洁禁地被亵地攻击,整个人被大男孩炽热的男性官能所吞噬。纪含嫣的身被羞耻,屈辱和欢愉的电流所包围,矜持的贞几乎已经面崩溃。天人交战,心灵煎熬,纪含嫣就此悬在半空起起落落,忽轻忽重的“接触”让她有了生不如死的痛苦,又有放纵飞跃的渴望。

    “啊,含嫣舅妈别别动啦,啊、啊”

    每一次落下,柔腻的夹击总会包裹林天龙的灵魂,但酥麻还未钻入心窝,已离他而去,留给大男孩的是无比难受的肿胀、燥热。

    林天龙的叫声不知是想让纪含嫣不要坐下来,还是不要升回去,端庄佳人无意间低头一看,突然发觉,林天龙——丈夫以外男人的竟然已了两寸多,而且他还是她外甥女胡静静的男朋友,大男孩硕大的圆头大大地撑开了她美妇的,难怪快感突然倍增。

    纪含嫣猝不及防,身的重量来不及调整,集中支撑在大男孩那粗长的坚挺上,两片立刻被大大地撑开,滚烫的巨大蟒头挤入窄洞,极度强烈的凄绝快感同时上冲头顶。

    “呀”

    纪含嫣一声惊叫,立刻踮起脚尖,左手死力地拉抓红绳。“呜了,要被部了,老公,楚原,快来救你的妻子!”

    “成功啦,马上就要成功啦,他们就要变成我们夫人的奴隶了,快呀,快点坐下去呀——”

    石壁之后,红裙女激动得脸色通红,手舞足蹈;红裙女在笑,纪含嫣则在哭泣,身在半空的她不停晃动,无形之中,令阳根在口不停摩擦,浅浅的让美妇的抵抗逐渐崩溃,悲凉的泪花奔涌而出,凄美动人而又销魂荡魄。

    听凭纪含嫣拚命向上挺起身体,粗大叠头稍稍滑出,但仍虎视耽耽地紧顶住口,被挤开两边的已无法闭合。

    大男孩的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叠头紧密地顶压进自己贞洁的口,赤裸裸的被迫接受着的接触摩擦,这已经和真正的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纪含嫣贞洁的已经屈辱地雌服于大男孩粗大叠头,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叠头。随着红绳的微摇,被压挤摩擦,化成热汤的蜜汁,开始沿着大男孩叠头的表面流下。蟒头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纪含嫣身的快感更为上升。

    “不行”

    内心羞耻地挣扎。纪含嫣提起了腰,大男孩叠头在入口处进进出出,纪含嫣觉得自己大概要飞起来似的,以前在丈夫李楚原身上跟本没有经验过。纪含嫣伸开的脚尖绷直起来。湿淋淋的花唇被抵住,粗大而火烫的前端毫不放松地挤迫,已经在燃烧的身体,现在似乎要爆发了。

    “你的身体想要了吧?纪检察官想得很难受了吧!”

    红裙女旁观娇笑着揶揄道。

    “没有!”

    纪含嫣娇喘吁吁地否认着,可是粉胯之下,大男孩蟒头第三处擦过娇嫩的珍珠花蒂时,不只是纪含嫣的身体内部而已,从身各处好象都喷出火来了。

    “呜”

    发出呜咽之声,吐着深深的气息,纪含嫣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已经不是防卫不防卫的问题了,从隐秘花园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身在一瞬间麻痹了。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

    粗大蟒头的前端于是再次陷入深处的紧窄入口。

    “啊”

    从迷乱中惊觉,纪含嫣极力地想逃开那可怕的大男孩,只好将身子往上挺。

    大男孩无法追击,只是有意无意地研磨着纪含嫣入口的周围,粗大叠头尽情地品味着纪含嫣口夹紧摩擦的快感。纪含嫣绷紧了四肢,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这羞辱的姿态。

    但对大男孩来说,炎都市第一美女检察官那皱紧眉头和紧咬牙关的表情,却更能增加他的兴奋,粗大叠头,瞬间又更兴奋地脉动了一下。单单是这样子地玩弄,就足够让纪含嫣羞耻得发疯≡己贞洁的竟然在夹紧一个大男孩的粗大蟒头,虽然还没有被,纪含嫣已经被巨大的羞耻像发狂似地燃烧着。

    大男孩骨子里天生拥有风流基因,林天龙更是无拘无束的阳刚男人,正当欲火要给予他耸动的力量之时,飘飞的泪花洒到了他脸上,雨雾被欲火瞬间蒸发,但哀伤却留在了大男孩心房。

    咆哮的阳根突然强自停顿,电能气功的玄妙让林天龙脑海灵光一闪,犹豫只是一刹那,大男孩的目光从销魂上移开,凝视着端庄佳人几近绝望的空洞眼眸,人生难得一次正义发作道:“含嫣舅妈,坚持一会儿,我有法子了。”

    “啊!”

    纪含嫣双眸重燃希望之火,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了林天龙,从未有过的感觉融入了佳人喜极而泣的泪花,的哀羞似乎也消减了几分。

    砰的一声巨响,地宫大门被重重推开,杨丽菁从天而降一路畅通无阻,杀到了地宫核心地带。

    杨丽菁从天而降,红裙女眼中却毫无惊惶之色,仿佛早在预料之中似的,一脚踢翻了火盆,随即飞身跃起道:“杨政委,你来晚啦,收尸吧,咯咯我可不陪你们玩耍了,告辞!”

    一片烟火挡住了杨丽菁脚步,火光之中,只见一袭红影破空而过,直接跃入了侧面通道,红裙女率领着黑白二人押解着呆若木鸡的李楚原悄然撤退。

    外面的战火完被厚厚的石墙阻隔,石室内,纪含嫣紧张无比颤声问道:“天龙,你没事吧?”

    “没事,舅妈放心,马上就行啦。”

    一缕血丝从林天龙唇角流出,还有更多的逆血向喉咙涌来,他从没有想过,一向聪明的自己也有自找苦吃的一天;钢牙一紧,大男孩忍住了逆经乱脉的巨痛,只要再集中真气最后一震,元气大伤的阳根必将变成小虫。

    小啦,果然开始变小啦!

    纪含嫣芳心一阵欢呼,桃源花瓣敏锐地感应到了阳根的变化,绝色不由双手紧抓红绳,生恐自己在这最后刹那留下千古羞恨。

    就在最后刹那,轰的一声,石门突然打开,杨丽菁手执军用匕首终于冲了进来。

    杨丽菁撕裂虚空的身形半空一顿,紧接着光芒尽收,不进反退,瞬间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鸟。

    “含嫣姐,我来晚了,害你们受苦了!”

    杨丽菁二话不说,抡匕首就斩向了钉在墙上的一排红绳。

    “不要——”

    相同的惊叫从林天龙、纪含嫣口中激射而出,可惜他们都晚了一步。

    “呀——”

    匕首过红绳断,下一刹那,一道哀羞绝望的惨叫充斥了石室每一寸空间。

    噗的一声,暧昧的时光在这一刻缓慢无比,纪含嫣飞速下落,一寸、两寸不团开,柔腻摩擦中,林天龙的寸寸,就此“被迫”占有了绝色嫂子的贞洁之身。纪含嫣两手拼命地想拽住红绳可毫无作用,清晰地感觉到大男孩粗大叠头已经完插挤入自己贞洁隐秘的,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下腹直逼喉头。

    万般努力刹那付之东流,就在救兵到来的一刻,就在杨丽菁眼皮下,一男一女深深地合为了一体。

    “啊喔”

    美妇的哀羞冲到唇边,竟然与呻吟一般无二,纪含嫣很想翻身逃走,但身子却在酥麻中倒在了林天龙胸膛上,美人瞬间四溢,春水奔流。

    “咯咯,他们俩一旦合体就中了合体双修露之毒,纪检察官林特派员,你们就尽情欢好吧!呵呵!”

    红裙女的娇笑声渐行渐远,却震撼在四个人心头。

    杨丽菁手中匕首一挑,石室墙角的红色帐幔凌空飘飞,盖住了林天龙与纪含嫣交缠的;任凭纪含嫣如何大气优雅,此时也不敢面对杨丽菁,她下意识把脸藏在了林天龙肩窝处,大男孩则厚着脸皮,把手指向了解药。

    解药入口,功力复,林天龙虽然不舍,还是用力一抽,却没能抽出阳根,反而弄得纪含嫣丰盈曼妙的身子波浪起伏。

    “啊,怎么会这样?”

    强烈的疑惑在石室内盘旋飞舞,杨丽菁纪菡雪目光整齐地飞了过来,林天龙则试探着又动了几下。

    “嗯、嗯乐兄弟,别动,啊”

    纪含嫣嫣红的脸颊抬了起来,望着杨丽菁颤声道:“丽菁,我们中了‘合体双修露’,现在分不开”

    端庄佳人已没有勇气把话说完,纪菡雪还有点迷糊,杨丽菁则瞬间玉脸通红:“那我们暂时先在这里等候援兵吧!”

    宽大的红帐变成了被单,包裹了一对野鸳鸯难分难解的欢爱之身;直到这时,杨丽菁这才想起了被忽略的菡雪,看着同样一身靡痕迹的晶莹少女,杨丽菁瞪向林天龙的目光更加如火如荼。

    “菡雪,你没事吧?”

    “丽菁姐,我没事”

    菡雪羞不自胜地说道。

    “那就好,幸好小琳达也是安然无恙!”

    杨丽菁在小琳达额头轻吻一口,等菡雪穿好衣服,才将小琳达递到菡雪怀中。

    “小琳达,乖乖小琳达,姨妈吓死了!”

    菡雪也满心欢喜地在小琳达脸颊上深吻一口,再也压不住好奇心,略带酸味地回头看了一眼贴在一起的林天龙纪含嫣两人,“丽菁姐姐,什么叫合体双修露?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分开?”

    杨丽菁清冷的话语很是平静,只有尾音才有些微的异样,“那是最近从印度走私过来的密宗邪教修炼的一种特殊违法药物,男女一旦沾上,十二个时辰内不能分开。”

    纪菡雪可不怎么关心合法违法,脱口惊叹道:“啊,他俩一天一夜都要这样黏在一起呀?”

    “噗嗤!”

    刚刚破了处子之身升级少妇的菡雪不禁偷笑出声,一直低垂美眸的纪含嫣也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羞窘,杨丽菁虽然没有发笑,但雕塑般美丽的脸颊却闪过一抹红晕,令黑暗的地牢亮丽了三分。

    “菡雪,我们先出去吧!我要联系一下队员把你们送回去,含嫣姐,天龙,你们一会也上来吧!”

    杨丽菁淡淡地说道,菡雪看了姐姐纪含嫣和爱郎林天龙一眼,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只好抱着小琳达跟随杨丽菁走出地牢,回到地面。

    杨丽菁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这才发觉自己刚才语气之中居然莫名其妙透着一丝酸酸的醋意。

    纪含嫣和林天龙自然听出了杨丽菁的弦外之音,她是在为他们俩创造机会。

    纪含嫣和林天龙两人只能穿回上衣,宽大的红帐又变成了斗篷,不仅遮住了上身,连四条腿也遮住了大半。

    纪含嫣林天龙只觉有股异样的躁热,比之方才被逗弄时的热力更加高涨,彷若燎原烈火被压挤在腹下,一瞬之间爆发出来,奇妙的炽热从幽谷内部不住流窜,莫名滚烫的欲火在胸中沸腾,身子然使不上力气,只有原始的渴望在心里燃烧,烧遍了每寸肌肤,火辣辣的已烧化了身。

    纪含嫣丰腴美腿被迫盘卷在林天龙腰间,绝色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藏在斗篷里,可惜比普通女子要高大丰满的娇躯却难以达到心意。

    谁能想到,炎都市最端庄优雅,最贤淑高贵的纪检察官竟然会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下,与丈夫李楚原以外的男人纵体交欢,居然还是李楚原外甥女胡静静的男朋友!

    “天龙,我们也上去吧!”

    纪含嫣羞羞怯怯地呢喃道。

    “舅妈,那你可要搂紧我的脖子,我抱着你慢慢上去!”

    林天龙说道。

    “嗯,慢慢的,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啊”

    纪含嫣才提心吊胆的叮嘱,林天龙抱着她丰腴圆润的胴体一起身,粗大坚硬的巨蟒在甬道之中刚才只是进去一半,如今一起身越发深入到底,纪含嫣睁大着眼睛哀叫一声,发出一声悠长而满足的呻吟,一股滑腻而灼热的感强烈袭来,借着的滋润,饱满肥腻的肉瓶已将林天龙粗大的约半根深深吞入,刹那间灼热的巨大多半段已经深深的没入了她充满的中了。双腿根部不由自主夹紧,以免这把整条巨物尽根$被这怪物般的大家伙,她的虽是名器恐怕也受不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