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69章 骆冰冰蜂毒妇人心

第269章 骆冰冰蜂毒妇人心

    兴大发的林天龙已沿着小腿把嘴移至骆冰冰嫩滑的大腿内侧吸吮,心与毒发驱使下,本能的想吸吮更多蜂毒蜜液,对每一寸肌肤都不想放过,骆冰冰被他吮去大部份毒发分泌出的毒液,已减弱了麻痒痛楚,这时他在吸吮大腿内侧,亦正是现在毒液屯积的范围,渐渐也没了痛痒,心中认定他是在吮毒为救自己,刚刚晕死前本已为自己会命丧于此,现在却又苏醒了,而且毒液被吮出后好像有好转畅快的感觉,或许蜂毒中得不深,还有希望,死而复生的骆冰冰,便抛却了所有男女有别之心,任由林天龙吸吮敏感的大腿肌肤。

    林天龙吮得念高涨误以为骆冰冰意乱情迷,默许他继续,伸手往骆冰冰腰间,正欲脱掉湿透的小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他低头一看,满布紫色的斑点,痛苦的呻吟,跟着便剧痛大叫一下便晕倒在骆冰冰的身上。

    骆冰性已减,也能支起身来,记起书中和影视描述,顿时知道他必是为自己吮毒后现在毒发,蜂刺孔极为微细,根本肉眼很难看见,也令骆冰冰把这小坏蛋误以为是为救自己一命而甘愿中毒牺牲的好孩子,一边叫着“天龙,天龙!”

    一边把他反过身来,那大巨蟒也摆了过来,向上搭在之上,看见他满佈紫色班点,想着他为自己吮出蜂毒后身体状态现已回复,毒班已变紫黑,不再细想,俯身便往六块腹肌的上吸毒、骆冰冰也如先前林天龙一样,感觉那些被吮出的香甜蜜液甜如蜜糖,令身体更舒坦,可能有暂时抑制蜂毒的作用,再吞几口,感觉又减少了不适之感,四肢好像变得有力,没有了之前酥软的感觉,血液便带着蜂毒拥入范围再吸一会,看见毒班竟渐移下至范围,骆冰冰现下顾着救人,蜂毒幻觉也让骆冰冰神智矇糊,只记着清醒时想到不管怎样都要把毒吸出,现下骆冰冰已在沿着毒斑移动樱唇,只管救人,在林天龙四周满是的地方吸吮。

    骆冰冰不自觉的拿开蟒头还裹在下软化状态的巨蟒,吸吮四周围绕的毒班,没有男女调情交欢的秽概念,在骆冰冰眼里那只是大男孩的排泄器官,最后索性握在手中,竟没有厌恶之感,反而记起先前天龙和杨丽菁野合的情形,矇糊中混淆了感觉,只记得现在就像那时握着般不觉污秽,忽然感觉巨蟒在手心跳动,抬头一看,见那竟变了紫色,而那巨蟒根部也在渐渐变紫,想到他刚才连脚掌都不怕脏帮自己吸毒,害得自己也身中蜂毒,互相吸毒,也是唯一能薄彼此性命的方法,这儿不过是大男孩排的器官罢了,脏点也没什么大不了,俯首便认真地吮毒。

    但是怎样吸吮巨蟒也吮不出半点毒液,反而感到那巨蟒在手中发胀,林天龙的巨蟒是属于能贮存很多血液的大,估兴奋也有阶段之分,此时他在昏迷状态中受到骆冰冰的刺激,虽然但也仅是轻微,所以蟒头有大半还裹在中,但仍胀大了很多,故骆冰冰小手被撑开许多便感到异常,她可是从未触碰过丈夫闻泰来之外男人的巨蟒,更从来没有用樱桃小口接触过。

    她抬头一看,看见巨蟒顶端渗出紫红又带有白丝的液体,此时也别无他想,一心只在寻找能吮出毒液的方法,很自然便伸出香舌轻添一下,果真是毒液,可又有一点腥味,原来范围受道刺激,巨蟒便兴奋充血,血液便带着蜂毒涌入范围,渗入与混合,所以便溢出混合了的毒液,这也是林天龙这小坏蛋满脑都是念,那些敏感部位一受刺激便令蠢蠢欲动,结果所有蜂毒都集中在上。

    骆冰冰见巨蟒都呈紫色,便使劲的吸吮,把大半个蟒头都吮入口中,蟒头太大把香舌顶开,结果整条香舌便插在与蟒头之间,巨蟒在这般刺激下不断胀大,骆冰冰不自觉用力紧握,发现更多毒液被挤出,她便由巨蟒根部开始生硬的动作,想这样应能把更多毒液挤出,同时亦发现巨蟒继续变大变长,连外形也变了,蟒头也突出,佈满血管,蜂毒幻觉也影响着骆冰冰,有些心猿意马春心萌动,她便边边像吸吮冰糖葫芦般吸吮得很自然。

    她吮一会便抬头自然地边,边看那顶端有没有毒液流出,又观察着有否变回正常红润的颜色,此时林天龙在这阵销魂的刺激下回复了知觉,快感连连,低头看见骆冰冰在为他口,一双挤压在大腿上,以为是在梦中,但感觉逼真强烈,他不禁爽得放声呻吟,骆冰冰还误为林天龙在受苦,想着要迅速为他吮出毒液,更卖力的手口并用,看见那也在收缩,便用另一只小手去搓揉挤压。

    感觉口中溢出的毒液在增加,便加快了动作,突然感觉强烈收缩,巨蟒暴胀变得其硬,然后剧烈抖动两下,便觉有股浓烈毒液在口腔射出口,力量之强有些直接射入口咙,她本能的并命把部混合了的毒液吞掉,吞不掉的便在嘴角流出来,情境秽,要不是骆冰冰一心在吮毒,还真是一幅偷情口吞精的画面。看见巨蟒都回复红润,这时林天龙已不在呻吟,大口大口的在吸气,一脸疑幻疑真的神情看着手还握着自己,嘴角还有混合了的毒液,一脸正经的骆冰冰。

    骆冰冰看见林天龙在痛苦呻吟后,泄出大量毒液,知道他已暂时无性命之忧,便说明因由,骆冰冰告诉林天龙他已中毒,解释这毒蠍蜂的毒性,林天龙刚刚还在天堂,现在忽堕地狱,他知道蜂毒毒性甚大,不过他心中自有解毒之法,可是在骆冰冰面前却要装出一副可怜相,激起骆冰冰的母爱本能出来。

    骆冰冰看他可怜可爱的样子,越发怜爱之心大起,便安慰承诺尽一齐办法治疗救回林天龙的性命,以报以身吸毒之恩,又说我们只有彼此扶持,坚持到最后。林天龙此时才明白为何骆冰冰吸吮他的,他毫不知道这美妇对男女交欢与失贞是有着根深蒂固,扭曲了的定义,看见骆冰冰为自己手都一脸认真正经,兼且她误会自己为救她才中毒,满脸亏欠自己似的,横竖都中了毒,干脆好人装下去,配合这绝色骆阿姨来个互相吸毒,边享受这只有在幻想才能发生的美事。

    林天龙便一脸正经的答道:“我救阿姨也是出于本能,并不是图什么回报。”

    他听骆冰冰解释毒蠍蜂的毒性后,知道只有互相在彼此毒发时吸出毒液才能延续性命,要知他之所以招女人喜爱,这善解人意的机灵绝不逊于任何人,还有些见风使舵的本事,便以退为进说道:“骆阿姨既承诺尽一齐办法治疗救助,小侄定然遵从配合,只是如此我们难免有些逾越礼法,闻太太是堂堂局长,更是银行行长夫人,我怕冒犯了阿姨,不得不有些顾忌,小侄为救阿姨刚才有逾越之处皆因不曾想过中毒后还有命,但”

    骆冰冰猜想他的顾虑,他是怕彼此为吸出毒液与自己再有什么身体接触,拿捏不好逾越了自己会动怒,更怕万一传扬出去有损她的声誉,他连命都不顾救了她,不仅她是欠了他一命,还害他也中毒,身体接触又不是失贞,算得了什么,何况现在也只有这样才能延续性命,回去后再想办法,便安慰他道:“嫂溺援之以手,权也,好孩子,阿姨和你爸爸梁儒康妈妈林徽音也都熟识,只不过阿姨一直没有孩子罢了,如果有孩子,也和你差不多年龄了,所以你也算是阿姨的孩子了。阿姨救你,你救阿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天龙,你一定要留意身体状况,一有异常,即时检查是否毒发,否则稍为迟误便为时已晚。”

    “彼此都要尽力在毒发时为对方吸出毒液,延续性命,只要是毒发的范围,都不要迟疑,即时吸出毒液,吞下毒液也好像对毒性有所舒缓,倘若你我之中要是一人倒下,另一个也命不久矣。”

    “我们危难中都依伴至今,你又曾舍命相救实为生死之交,你不必过于顾忌太多男女之别,我们必须互相扶持,才能脱险。”

    “好的,阿姨,我听你的!”

    目标已定,估计黑暗势力也已远离,便准备继续上路,骆冰冰掉下水潭时只顾着自保,连鞋都不知掉那,她欲尝试站起,勉强可站着可是只踏一小步都感到痛楚,也完没好转迹象,勉强步行只有弄得更伤,惟有继续让林天龙背着吧,要他加快脚步,累了时便再输真气助他回复体力。

    两人一看洞口,离地一人多高,骆冰冰脚伤上不去,惟有骑在林天龙肩膀上才够高。林天龙端体,骆冰冰便跨上,此时林天龙双手抚着骆冰冰大腿以作固定,后颈感受着骆冰冰的,骆冰冰用力往上时嫩滑大腿紧紧夹住林天龙的头,骆冰冰娇小轻盈,他真想再感受久一点,若自己是在吸吮辱弄,不知这双美腿会否这么用力夹紧,正想得出神,骆冰冰已在水潭洞上,准备把他健壮身躯拉上来,骆冰冰虽双足不能用力,但坐在地上俯身运劲一拉便把林天龙拉上地面,林天龙也感到骆冰冰这般利害,若她知道自己心中念,就怕翻脸无情。

    林天龙弯时,骆冰冰看见他背上红肿伤势,于心不忍,便说:“天龙,好孩子,你背上伤得这么重,还要负荷阿姨的身体来走路,用抱的吧。”

    此番骆冰冰已放下男女之别,一心如这生死之友互相扶持,务要尽早回到刑警队大本营与丈夫闻泰来取得联系,便配合着林天龙的搂抱,自己都不知道湿透的衣衫都已擦到两旁,娇嫩的感到林天龙胸肌的磨擦与灼热,满面红霞,已然变硬突起,林天龙当然感觉得到,心里已乐翻天,面上却丝毫没有表情,一副认真赶路的模样,还问骆冰冰是否有不适,为何满面通红,要不要停下休息。

    骆冰冰记得自己说过不要介意男女之别,而林天龙只顾专心赶路,自己反倒在介意身体接触,反正抱着走路都会这样,便默然接受这些肌肤之亲,指点着要走的方向。

    林天龙都是在走寥无人烟的偏僻山路,虽远离黑暗势力和毒蜂,但十分难行,幸好骆冰冰体态轻盈,林天龙这小坏蛋又享受搂抱着温香软肉才坚持了这么久

    林天龙虽不饱暖,但绝色在怀,不挖思欲,只是不想强人所难害的骆冰冰翻脸无情,不敢露出轻薄举动,一心装出副好人样,等待机会。

    走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一处像是农舍的地方,这处极为偏远,骆冰冰断言这是炎都山的猎户在山林中休息与存放补给物地方,骆冰冰便叫林天龙进去看看。

    林天龙突然大叫一声,抱着骆冰冰看看周围时,脚就踩着口钉子,脚底受伤,骆冰冰让他放下,看看他的脚伤,他看着这美妇在他跨下俯身又起念,看见骆冰冰一拐步,他便很关切的半扶边拥着骆冰冰,卖尽口乖,小心前小心后的,体贴周到,女人都是心软的,被林天龙搂抱胸贴胸的走了这么久,早已接受了这患难中舍身救了自己,先前还嫌弃厌恶勾引祸害有夫之妇杨丽菁的小坏蛋这些身体触碰,也由得他拥着,暗地里有些感激这个大男孩自己脚伤都不顾,还怕她走动伤痛,只是骆冰冰不知这表面关切的小坏蛋,一味想着食豆腐、佔便宜,这也难怪,皆因这林天龙在情场混了这么些年,装镊样还挺到家

    看见这小木舍内,有些蔬果菇类的食物,找到一根蜡烛便把它点起,林天龙已大口大口在吃,骆冰冰便说今晚在此度宿,明天再赶路,边吃了些蔬菜菇类,入口感觉甘甜新鲜,骆冰冰虽已当了林天龙为患难之交,但依然觉得他食相很难看,可能是把他当做小孩子的关系吧。

    饱暖思欲,林天龙说木舍外有口井,看见骆冰冰风尘满面,于心何安,便打了桶水给骆冰冰梳洗,又说自己在外面打一桶随便淋上身便可,拐下拐下的装出副可怜相,暗里奢望着近距离欣赏骆冰冰脱衣出浴,骆冰冰见木舍外晚风刺骨,他又遍体鳞伤,怪可怜的,心一软便说用地上卷着那块布来遮挡中间,叫他也打一桶水进来梳洗,林天龙口中还说不好,不好的,最后便装出很勉强似的说好吧,那块布又薄,加上林天龙把蜡烛放在骆冰冰那边,骆冰冰倒看不见林天龙在干什么,但这虫却可看见骆冰冰半透明的身影,他边看边对骆冰冰说话,一心分散骆冰冰的注意力,骆冰冰对他也没任何戒心,加上这一夜危难身心疲累,现在又食饱了,又能梳洗干净,心情也轻松了,便跟他谈起来。

    此时林天龙在烛光下隔着薄布,看着骆冰冰的身影,骆冰冰身体本就极为敏感,用水抹洗过之后,晚上凉风一接触,娇艳的即时变硬突起,刚才一路走来,又不停与林天龙健硕的胸肌磨擦,都被挤压得酸软,自然地轻轻揉搓舒缓一下。

    林天龙本来已念高涨,看见骆冰冰搓揉那双坚挺的,连烛光影中都能看见那顶部如何尖挺,想起在水潭时差点就能吮到,这双就算吮上一辈子也不会厌,更何况是在骆冰冰这副之上,一股强烈的欲冒起,这美女局长既是又是对性事知之甚少,估计闻泰来结婚十多年也没有调教过爱妻,难怪她与他这般亲热的搂抱,又口吮毒精也都一本正经在睑,根本不知道这些是交欢调情的举动,必是这原因,要有什么办法把她弄到手就妙不可言了

    突然听到痛苦的呻吟声,他看看烛影,见骆冰冰像是手撑着墙背对着布帘,便问道:“阿姨你怎么了,没事吧?阿姨。”

    呻吟声咦咦哦哦的越发大声,林天龙随即牵开布帘…来骆冰冰穿好小正欲穿回衣衫时突然感到不妥,白滑的背上先感到麻痒继而开始剧痛。林天龙看着这雪白无瑕的玉背,不敢乱动,只见骆冰冰在娇喘呻吟,又问道:“阿姨,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

    骆冰冰也心知自己在毒发,林天龙已站在身后看着自己赤裸的雪背,本能的以左臂遮盖,但太大,根本只能水平的遮盖,乳体都在上下被挤出,毒性越发剧烈,骆冰冰便说背脊很痛,可是林天龙什么也没看见,便乘机走近到贴在骆冰冰的背面,才看见极细小的红点在背上,机不可失,即时说毒发在背上,要尽快吮出来。

    骆冰冰已痛痒非常,也没回答只唔了一声,林天龙即时俯首吸吮,舌头不停的舔,骆冰冰又痛又痒,上身不亭动,林天龙吮德兴奋便乘机把右手搂抱着骆冰冰,整条手臂都挤压着露出的乳体,感受着如何温香嫩滑,右手掌都在半抓半挤,大嘴不停游走把整个白滑玉背都吸吮一番。

    骆冰冰感觉这次蜂毒发作要被上次厉害凶猛,视觉都开始矇糊,手脚像不听使唤又酥软发麻,蜂毒已扩散到腰下及至嫩滑的美臀肉,骆冰冰自己都能感到,林天龙的大嘴追至腰际,不经意的把小一点一点的向下脱,脱至仅仅遮盖着范围,像是跟着毒发的位置,他边舔边吸吮,品尝着这温香,大嘴已在两边美臂肉之间,一阵阵骆冰冰独有的女人体香传入鼻孔,他已吮得兴奋,不停的发出用力吸吮的声响。

    骆冰冰知道林天龙是在追着毒发的范围来吸吮,但她已把调情的酥痒快感如毒发的痛痒麻痺混淆,从未体验过交欢调情的刺激,她只知道被吸吮的位置很畅快舒服,定是毒液被吸出所以有这样的舒服感觉,她也感到林天龙的舌头在四处挑刮舔舐,便认为他像自己之前那样不断试尝试是否还有毒液被吮出,毒发至这份上,自己还有什么可怨,他也没嫌脏,就算是在也只有让他把毒吮出。

    林天龙把手慢慢移下,已至骆冰冰平坦的,尾指已碰到柔软的柔丝芳草,不知是疼痛还是兴奋,骆冰冰突然把他的手掌用力的抓着,抓得他流血也把他的母指夹着,他一用力吮,骆冰冰便更用力,林天龙一边吸吮一边把骆冰冰拉向较光的位置,同时又想玩得更爽,拉着骆冰冰到那圆形凳子。

    寂静的山林中,就只有这小木内有微微的烛光,屋外都能听到里面女人的娇喘,男人急速的呼吸声,骤耳听来,根本是男女调情的愉悦之声。

    骆冰冰感到整个都是湿淋淋,迷糊中感觉小快要掉下,便本能的抓住,刚好保持着仍能遮盖住,林天龙也不敢硬来,何况他现在正享受侵袭骆阿姨的快感,也不知是毒液还是林天龙的口水,突然感觉酥酥麻麻,舌头已舔到边缘,蜂毒也集中在这个范围。

    骆冰冰现已幻觉萌生,视觉矇矓,骄嫩的感到灼热非常,又疡又痛,像同时被很多针刺般,待林天龙的嘴接触,他便即时大力吸吮,又以舌头又插又刮,骆冰冰肉紧得伸手往后抓着林天龙的头,都不知道是在推开还是抓他近些,他竟然连这羞人的排泄部位都愿意吸吮,骆冰冰在想时边感觉被吸吮舔刮的嫩已由疡痛变了酥麻又带点舒服,骆冰冰心想定是毒被吮出才感到舒服了很多,虽这羞人的部位都被林天龙这般吸吮舔舐,但也是出于无奈,而且他也不嫌脏为我这般的想到自己以前那般鄙视于他,此番危难他多次舍身相救,以后要对他好些才是。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