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73章 骆冰冰母爱泛滥

第273章 骆冰冰母爱泛滥

    骆冰冰知道毒性会诱发幻觉,自己也感受过,也没怪他又这般自怨轻生,只想快点帮他驱除毒蜂,边问他身体的感觉希望多了解毒性,林天龙感受着被嫩滑美腿的挤压,看着这美妇在自己双腿间舞动着那玲珑浮凸、优美起伏,性经验如此丰富的他竟然已有泄意,他大口大口的呼吸呻吟,强忍的意欲,想再享受眼前这只会发生在梦境的戏。

    骆冰冰听到急速的呼吸呻吟,更卖力的摇摆腰身,大腿上都黏有从蟒头流出的,双掌已与林天龙边传真气边紧握,以借力平衡更用力的扭腰,这无异于男女的动作,只是不是插在,而是在紧致嫩滑的大腿之间穿梭,林天龙此时已忘形的猿腰,用力的,口中发出享受的呻吟,用力得身体与骆冰冰美臀大腿不断撞击,声在木屋内回荡。

    骆冰冰误以为林天龙很痛苦难奈,所以自己也拼命的动着想快点泄出毒液,想起之前骑在林天龙身上泄毒,她本能地配合着的,前后的怂动柳腰,让能受到最大幅度的磨擦刺激,足根的伤也渐感痛楚,她想更了解毒性,想要清楚林天龙此刻有什么感觉,的撞击让她问得断断续续,并不自觉的轻吟,此番说什么已没有忌讳害羞,只有直接简短的:“天龙,告诉阿姨你嗯你的身体、现嗯现在有有什么感觉?”

    林天龙陶醉于此刻极似与骆冰冰的,身体的撞击,骆冰冰的轻吟,一时忘形的边呻吟边说出快、慢、夹紧点,说完心下暗慌,不好,这么不就说有感觉在享受吗,吓得顿时都软了大半,但他不知道骆冰冰把这些性快感与毒发的痛痒感混淆了,骆冰冰低头看见自己大腿上黏满,以为蜂毒已被挤了很多出来让林天龙回复了感觉,说到毒已泄了很多,你已回复感觉,没那么麻痺是吗,林天龙喜见骆冰冰毫无怀疑,顿时连连称是,又感激、又夸赞骆冰冰睿智,能帮他如此边疗伤边驱出蜂毒

    骆冰冰用力夹紧:“天龙,阿姨这样夹紧点,有没有强点的泄毒感觉,你能感觉的都说出来,让阿姨多对毒性了解。”

    林天龙:“这样夹紧点啊对骆阿姨快点啊”

    骆冰冰一心了解毒性,又想快点为他泄毒,努力的在脚伤痛楚下美臀大腿,自己毫不知道现在摆着荡的姿势,还像个般配合着大男孩的要求。

    林天龙看着眼前配合着自己,边轻吟边努力的骆冰冰,忘形的边叫骆冰冰夹紧,骆冰冰想起自己泄出蜂毒前的感觉便问道:“嗯这样好些吗有没想嗯想泄的感觉嗯阿姨快受不了嗯”

    骆冰冰脚伤痛得已支持不了,可林天龙这虫幻想着自己把骆冰冰插得受不了求饶叫他快点,顿时兴大发,用尽力的,幻想着正在骆冰冰的中肆虐,这些激烈的碰撞,让骆冰冰受伤的足根负荷更重

    林天龙已感到强烈的泄意,边用力边喊:“啊!阿姨,好像有东西快要泄出”

    “嗯。不行嗯”

    骆冰冰腿根剧痛下一软,跪到在地上

    林天龙直接把挺在骆冰冰面前,叫着:“骆阿姨阿姨快啊有股泄毒的感觉又泄不出啊很痛苦快帮我吮出吧”

    骆冰冰刚刚已惯了配合着林天龙的诉求,不作多想便把双唇贴上蟒头吸吮,鼻中传来一股大男孩浓烈的阳刚气息,自然地以手棒身,香舌不自觉的顶磨着孔,不忘观察着林天龙的反应,见他牙根咬得咯咯声,倒吸着空气发出斯斯声,很快便掌握如何刺激更有效,但感到这次的毒液为何比之前的要腥浓刺鼻,想是毒性有变,照样尽数吞下,不知自己此番是吮着丈夫闻泰来以外男人的,也不知何故自己在兴奋的期待看见这射出毒液,原始的雌性本能让她不断的挑逗着,看着林天龙的反应,他不知痛苦还是舒服的表情令骆冰冰像得到鼓励般更卖力的吸吮。

    骆冰冰也感到自己身发热,有股酥痒传遍四肢百骸,湿黏黏的,是春心荡漾,还是自己蜂毒要发作,但此刻虽先帮林天龙泄毒,她本能的感到林天龙快要泄出,感到变得像烧红的铁棒般又热又硬,她灵活的控制力度,林天龙竟放肆的。

    此刻骆冰冰不知何故也感到激动异常,满面红霞,芳心乱跳,充满期待的配合着林天龙,让在手与口中,蟒头太大每下都压着香舌,骆冰冰天资聪敏,毕竟是有夫之妇,虽然对男女性事所知有限,但是看着林天龙的反应,试探着的敏感点,已领悟如何刺激蟒头能把林天龙的泄意推高,当然在她心里只知道这是有效让毒液一气泄出的方法。

    她以灵活滑嫩的纤纤玉指,巧妙地施以适当的力度,时紧时松,时快时慢,在火热的上游走,不时至蟒头伞边轻巧的像抚琴般弹动玉指,让蟒头伞边感受着强烈的快感,配以香舌挑逗着孔,看见林天龙一会像是舒服,一会又似痛苦,骆冰冰竟有一丝满足的快意,对这种领悟自创的泄毒手法想再加以研磨,还以为自己是因掌握了有效的泄毒方法而兴奋,却不知道自己是在发情期的女人,对握着为大男孩带来刺激至,有着本能上的。

    或许是传统伦理的束缚,骆冰冰从来没有在丈夫闻泰来身上如此放纵过,现在从一个大男孩身上肆意掌控,颇有意想不到的心情释放,更重要的是没有真正的男女欢好,没有失身失贞,心理上还是可以欣然接受的!

    骆冰冰不自觉的陶醉于这挑逗的快意,那股的腥味像是般,令骆冰冰期待着那令她芳心狂跳的毒液喷射,情投入为了驱毒对的吸吮,可怜传统保守的美妇骆冰冰,实则她正为这先前鄙视嫌弃勾引有夫之妇杨丽菁的小坏蛋林天龙口,一双妙目闪耀着诱惑与期待的光芒,香汗淋漓,投入在此刻手口并用的活塞运动,被这样的美妇口,更为让人刺激的是她竟天真无邪的认定是在驱蜂毒,不用一会林天龙发出低沈的吼声他身抽搐,一股滚烫的射出,骆冰冰感到口腔一热,便尽力把吞下,又用力的吸吮,把满口黏黏的都咽下,把孔来的也吮出,一心想把蜂毒尽数吸出,却给予林天龙这小坏蛋极致的快感。

    林天龙只觉像造梦一样,骆冰冰竟为自己吞精,心中已在满足笑,看骆冰冰跪在地上娇喘着,便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要好好装下去不要露出马脚,即时口中道谢,又问骆冰冰有否对毒性更了解,骆冰冰静了下来,感觉刚才自己身体反应异常兴奋激动,芳心凌乱,但又说不出何故,俏面上的红潮渐渐褪去,芳心也逐渐从慌乱中平复,林天龙正好把话题集中在蜂毒毒性,骆冰冰便说毒性似有所变化,毒液味道都变腥,竟在看着手上黏着的,看见颜色也不同之前,正想得出神,林天龙心中笑,这自作聪明的女局长竟只是吞了自己的都不知道,还以为之中真的夹杂排泄出了毒液似的,但他仍装着盲人,嘴上认真的感谢骆冰冰救命之恩。

    “天龙,那你先休息一下吧!”

    骆冰冰混身湿透,想清洗一下,心想林天龙也看不见,也无需遮掩,便背着林天龙脱掉衣物,边用水清洗身,又把衣裤清洗凉干,赤裸的娇躯感到有点冷,便把双手还抱胸前,让身体暖和些,美哇滑的肌肤与粗糙的木凳直接接触感到不舒服,让骆冰冰坐得不甚自在。

    林天龙一双眼在骆冰冰玲珑浮凸,雪白无瑕的背影游走,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艳、娇嫩。他看着一丝不挂的绝艳美妇,回味着刚才那如置身仙境的快感,又一边与骆冰冰谈话,围绕着蜂毒令他痛苦又盲了,如可化解,刚才痛苦难奈,自己不想再受此等折磨,又问骆冰冰了解毒性否,掌握了有效的驱毒方法否,又装无知说为何会射出一泡越来越烫越来越的毒液,请求骆冰冰务必了解清楚毒性,自己性命仗骆冰冰,什么样的尝试也会义不容辞的配合。

    林天龙幻想着真的与骆冰冰,被她紧紧裹着会如何的逍魂,之棒又蠢蠢欲动。

    谈话中露骨的用词,骆冰冰虽然也有些娇羞难为情,但她一心想了解更多,把蜂毒的毒性掌握,林天龙也避重就轻的不断灌输身体接触事出无奈,可完是正面的行为,志在与蜂毒对抗,留住有用之身,搜寻黄枭龙生死下落,边说边寻找机会让这绝色美妇与自己有更彻底赤裸的肌肤接触,言谈间他已知道骆冰冰把性快感误当是蜂毒发作对身体的影响,敏感部位酥痒酸麻都一并认定是对蜂毒的反应,只要驱出毒液便能压抑蜂毒于一时,却不知道当中混着被挑起时身体对异性慰藉的本能渴求。看来骆冰冰与丈夫闻泰来结婚十多年,不仅仅没有生育过,连夫妻性生活都没有尝到过,真是暴殄天物,殊为可惜。

    林天龙已满脑欲,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的装盲扮无知,横竖蜂毒也不知能不能解,可奸污弄眼前这传统保守的美妇却是有机可图,耐心一点也是绝对值得的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