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277章 林天龙毒舌放纵

第277章 林天龙毒舌放纵

    林天龙一面手口并用地挑逗辱弄,牵引着骆冰冰高涨的,一面已在不经意间把骆冰冰火热的胴体搂拥入怀,那条满佈红根的已贴在骆冰冰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磨擦,骆冰冰此刻正努力的挤捏,尽力的协助,配合着林天龙肆意的吮吞泄出的蜜乳,感官都集中在传出的快感,高涨芳心荡漾,任由林天龙的粗手在身上下肆意游走,连嫩滑的美臀肉也被放肆地抚摸搓揉。

    骆冰冰心中只当他是为固定自己颤抖的身躯,驱毒时有这些逾越的接触已变得再自然不过,毫无反感之余还感觉身肌肤被抚慰得极为快意舒畅,骆冰冰此时胴体酥软、快感一波又一波接踵而至,传遍身上每根神经,白滑诱人的娇躯如风中的杨柳般摇摆颤动,胴体上散发出来的体香更也变得香浓诱人,双额红晕,娇吟不断,身心都投入了这些误为驱毒,实为调情的交欢前戏

    林天龙欲再加强对骆冰冰羞弄,让骆冰冰的进一步解放,欲令她从此不再抗拒以驱毒为由下,任由摆佈的被自己辱弄,他把娇嫩敏感的夹在母指和食指间捏弄,弄得骆冰冰花枝乱颤,连声娇呼,边满腔认真的说道:“骆阿姨,看看这能否挤出多些毒液”

    跟着便用力夹紧捏扯,即时乳花四溅,骆冰冰痛苦中带着兴奋,无奈地放声娇啼起来:“嗯啊吖嗯啊!”

    林天龙兴大发,继续放肆地把粉嫩敏感的又捏又拎:“毒泄出了,忍着点”

    骆冰冰感到灼热的蜜乳从泄出的舒爽畅快,无奈的挺着任由林天龙玩弄:“好孩子轻哈轻点吖嗯!”

    林天龙:“再忍着点吧,泄毒要紧呀,阿姨再来一会就会好很多”

    说着又捏着用力的又拎又扯,一边伸着舌头舔舐漏在一对粉嫩饱胀上的蜜乳

    骆冰冰:“轻、轻点啊哈好孩子不行哈轻点啊!”

    林天龙把动作放缓下来:“骆阿姨是否被弄痛了呀吓泄毒要紧哦那还是让我用口吮吸舒服吧”

    骆冰冰已被辱弄得魂不附体般娇喘呻吟,放声的嚷着:“啊好孩子用口吮吸舒舒服嗯嗯好孩子用口”

    高高举起顶磨着骆冰冰嫩滑柔软上方平坦的,林天龙知道骆冰冰已然任由他摆佈,拉着骆冰冰的嫩滑小手往肿胀的边说自己也在毒发,此时高涨的骆冰冰迷糊中已无力回话,只能边娇吟边“唔嗯”

    的回应。

    小手自然地握着轻轻,骆冰冰即时芳心狂跳,一股兴奋期待的快意涌现,让她忽然心乱如麻,感到甬道有股酥痒,里面变得湿淋淋,一阵阵的羞涩、迷醉、快感,让骆冰冰思绪混乱心猿意马,什么世俗礼教已然忘却,身心都已尽情解放,投入这打着驱毒幌子引发的反应。

    林天龙放慢了动作,欲更细味地品赏这美妇的温香软肉,他轻轻的以舌尖挑刮美妇娇艳的,一会又在敏感的打圈,再已手指轻轻按压擦弄另一边肿胀的,弄得美妇骆冰冰不住仰首娇吟,每当激动便更用力的紧握,这秽的气氛与传来的快感让林天龙已濒临的边缘。

    骆冰冰已被打着泄毒幌子实为性挑逗的强烈快感吞噬,不住配合着林天龙的玩弄,林天龙肉紧的搂着骆冰冰说很肿痛难受,范围都变得酥麻,说着便把骆冰冰双腿之间,装出模仿骆冰冰先前的驱毒方法,骆冰冰先前也用这样为他泄毒,再者现在又高涨,毒性也令她神智迷醉,根本任由摆佈。

    虽不是真正,但林天龙方一这嫩腿之间便感到如在仙境,这般赤裸裸的接触已令林天龙兴奋不已,骆冰冰大腿间已被泄出的蜜液润泽,被一双紧致嫩滑的美腿紧紧的裹住,肥美娇嫩的赤裸裸的与巨蟒满佈青根的棒身磨擦,这销魂的快感让林天龙不住发出低沈的吼声。

    骆冰冰却误作是他痛苦的呻吟,更卖力的夹着双腿,敏感的与传来的强烈快感让骆冰冰晃晃惚惚之间,失控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声犹如真的在般嘹亮的浪娇吟,她不自觉的用手挤压此刻没被慰籍的,娇躯任由林天龙搂抱抚摸,林天龙放肆的搓揉着嫩滑圆润的美臀,无耻的,用力的把美臂肉两边分开又往内挤压,让藏在臂肉间叠头感受着无尽的快意。

    木屋内大男孩急速的呼吸声和美妇的娇喘呻吟回荡着,骆冰冰羊脂白玉般的娇躯与林天龙年轻健美的身躯已然纠缠在一起,骆冰冰背贴在木枱之前,搓揉着尖挺的,挺着上身让林天龙放肆地吸吮玩弄,承受着林天龙的冲击,双腿紧贴,让那滚烫坚硬的在大腿内侧的嫩滑肌肤肆意穿梭,平坦白滑的与林天龙的六块腹肌不断碰撞磨擦。

    娇嫩敏感的已被巨蟒棍身满佈青根叠头撑开,每下磨擦都让骆冰冰濒临于的边沿,娇躯不住抽搐颤动,身发软,香汗淋漓,最后只有挺着任由玩弄,一双玉臂搭在林天龙的肩上,不住娇喘呻吟,任由林天龙玩,林天龙已几欲,他强忍快意,放缓了的速度,不想白白浪费了眼前千载难逢能奸污骆冰冰的大好良机,看见骆冰冰的浪态,忍不住多口的问她舒服点了吗,这样叫喊是否毒性仍未退却,又说若阿姨不明言自己无法协助驱毒

    此时此刻已神智迷糊,蜂毒也混进了范围,又被快感包围,骆冰冰听后不自觉的叫嚷:“嗯啊哈啊好痒啊身子哈好好难受啊”

    林天龙面露笑的说:“怎么!好难受!毒发在那快待我快点把毒驱出没办法了泄毒要紧只好小侄如有逾越就此先向阿姨赔个不是”

    说着便把无力反对,现已任他摆佈的骆冰冰抬到木枱上,骆冰冰也只有本能地像只小绵羊般迷迷糊糊的配合。

    林天龙心想机不可失,二话不说便用力的往两边分开骆冰冰发软无力的一双嫩腿,娇嫩诱人的小顿时展现,此刻骆冰冰仰躺木台上后倾的姿势有如准备般把两人的连成一直线,令林天龙多想不顾一切的即时把自己肿胀的捅入小疯狂,可也亏他这虫竟按捺得住,他心知骆冰冰虽已春情勃发,迷迷醉醉,但不比调情前戏,的感觉强烈,现下火候还未够,自己过于主动更可能把骆冰冰惊醒,那时可能还有性命之忧,生怕稍稍迟缓骆冰冰便可能反对,此时还需把这传统保守的美妇的推得更高,未及细看欣赏,已忍耐不住先埋首伸着舌头便往向往已久的小进发

    骆冰冰虽神智模糊,可当一双美腿被分开的一刹那,此时极为黏湿敏感的小忽感一凉,自然地伸出酥软的小手遮掩,却又对林天龙这准备对她范围驱毒的举动没有反对,毕竟此刻毒发剧烈,加上刚才彼此那样赤裸裸的磨擦,整个范围都已被强烈的痛痒酥麻包围,敏感的体质已令骆冰冰陷于完被动,任人摆佈的状态

    林天龙看骆冰冰此刻还自然的手掩小,别说,更肯定太唐突的侵举动必会把骆冰冰惊醒,女经验丰富的他,知道要令骆冰冰欲拒还迎,甚至要让她主动送上小方可,否则现在就算,难保骆冰冰不会翻脸无情,倘若骆冰冰知道失了贞,必会要死要活,若能诱骗她主动献身,日后便可保持奸情长久

    骆冰冰自小习武,白皙嫩滑的双腿极为柔软,轻易的已被林天龙压到胸脯上,丰盈滑嫩的美臀朝上的展示在林天龙的眼下,有如剥壳鸡蛋般粉嫩白滑,等着林天龙任意品尝,小虽被遮掩,但仍挡不了那股骆冰冰独有的兰花体香,随着混合了蜂毒的,不断泄出收缩中那窄小的洞口,这股清香扑鼻的香气强烈地刺激着林天龙的欲,他沿着嫩滑敏感的大腿后侧吸吮舔舐,越往接近小的范围,骆冰冰的娇躯便越发颤抖得更利害,娇吟声也变得更清脆凄怨。

    大嘴沿着大腿下移,把整个滑嫩的美臀都品尝过一遍,骆冰冰的娇吟也开始放荡起来,无意识的随着快意呻吟,高底起伏的声似在为林天龙的弄伴奏,骆冰冰已顺从了身体被驱毒时的快意,把林天龙与自己一切的举动反应视作泄毒的过程来自我安慰自我麻醉,林天龙看见骆冰冰的浪态便把嘴移往菊花旁边那些极敏感的嫩肌起劲的吸吮,伸着那条舌头在粉嫩的边缘打圈,骆冰冰发软的娇躯只能无奈的随着舌头的辱弄剧烈的颤动抽搐,腰枝不亭动,“啊哈”

    的娇啼不断。

    早被林天龙吸吮过,骆冰冰已无什么抗拒,只要不真正,不真正男女欢好,就不算是对不起丈夫闻泰来,何况此刻身心都已被蜂毒与快感侵袭,意识模糊,所有感官都集中在范围,可是酥痒感并无丝毫减退,反之口与甬道内强烈的酥疡感却不断变得越发难奈,此时林天龙的舌头突然使劲的舔刮极度敏感的,跟着一轮猛然的吸吮,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即时把骆冰冰已春情勃发的推至另一高峰,呻吟得更放浪凄美,满面红霞,粉颈不断扭来扭去,遮掩着小的小手突然感到颤抖抽搐,里好像不停收缩颤动,灼热黏稠稠的液体从来不断流出,散发着兰香蜜味的顺流到正被吸吮舔舐的上,林天龙贪婪的尽数舔入口中。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