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309章 诗敏大姐如何处

第309章 诗敏大姐如何处

    熊熊欲火灼得杨丽菁周身尽赤,不只幽谷之中蜜泉泛滥,连菊头竟似也渐渐有点湿润的感觉,想到接下来只要林天龙有那么一点意思,自己不只幽谷被他就在大姐杨诗敏屋外就地生奸再度占有,连菊也要在他的雄风下旧地重游反复绽放,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羞煞人的方式在等待着自己,杨丽菁不由从心底涌起了期待;她想要尝试所有的可能,让自己每一寸都能够用来取悦这小坏蛋大男孩小情郎,让自己无论身心都沉醉其中,一点不差地变成他钟爱的玩物。

    听着木屋里轻若无声的脚步声走到木门后,杨丽菁这才从那无穷无尽的快乐中猛醒过来,想到接下来,大姐杨诗敏要躲在木门后面,清清楚楚地看着自己不顾羞耻拚命取悦她干儿子的模样,虽是羞不可抑,身子却愈发火烫了。

    她还来不及说话,娇躯已本能地做出了反应。杨丽菁一声甜蜜的嘶叫,软在林天龙怀中的娇躯剧震,强烈无比的快乐袭击了她,前后两一同紧紧地吸了侵入的指头狠狠地一口,整个人终于快乐地瘫痪。

    杨丽菁的温凉玉唇刚离开大男孩,一震,四溢的红光竟然更加强烈,林天龙双手一动,之根瞄准了杨丽菁的粉红。

    “天龙,不要,以前人家是为了薄最后的底线才配合你的,现在已经让你夺取了贞,你还欺负人家那里干什么?再说几天来人家那里好不容易合拢上了,你这么粗大的小坏蛋,人家会疼死的。”

    “嘿嘿丽菁姨妈乖,前番不是很爽吗?虽然几天没有了,到底轻车熟路,旧地重游,只会疼一下,以后再也不会疼了,而且呀,照样会舒服得不得了。”

    林天龙就像诱骗小红帽的大灰狼,半强迫地搂住杨丽菁的腰肢,继续邪恶调教道:“宝贝儿,把你的臀沟掰开一点,对,就这样,慢慢地坐下来,呃”

    “啊天龙,好胀呀,呀不,不要啦,插不进去。”

    杨丽菁把臀沟掰开到极限,背坐在林天龙怀中缓缓下沉,半个就疼得她眉眸颤抖,小嘴半张,一脸痛苦而又迷人的表情。一来几天没有过了,二来大姐杨诗敏就在木屋里面,心理紧张导致菊花也跟着紧张,愈发紧缩羞涩,仿佛比初次还要狭窄。

    这么美的少妇婉转呻吟,而且还是美女政委、干妈杨诗敏的妹妹,呃!刺激的感觉涌入林天龙的,瞬间又大了一圈,更加难以了。

    “唔啊,天龙,你好讨厌,要把人家后面插坏吗?”

    杨丽菁一边埋怨,一边强忍菊花二次之痛,美臀一点一点地下沉。

    林天龙顿然失去从容,眼看大半个卡在杨丽菁的口,他再也压制不住欲火的冲动,腰身猛然向上一耸,大手同时用力向下一压。

    “噗”的一声,半截了。

    “呀——”

    撕裂的剧痛充斥杨丽菁晶莹无双的玉体,紧夹的快感则占据林天龙脑海。大男孩满足的呻吟与美少妇痛苦的尖叫盘旋交织,悠然弥漫木屋内外

    他的庞然大物一挤入菊蕾中就被一圈温嫩柔滑的括约肌紧紧的圈住了,杨丽菁的肠道急速的收缩裹住了,杨丽菁被他这一下插得身都僵了,嘴里惨叫着道:“不要啊拿出来不要好疼啊”

    林天龙一边慢慢的动着一边在她的上摩挲着道:“好姨妈,又不是第一次了,至于这么夸张吗?你忍一下,一会儿就不疼了。”

    杨丽菁那狭窄的和菊蕾口处的括约肌紧箍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令林天龙感觉到了极度的舒爽,庞然大物与柔嫩的肠壁强烈的磨擦更加强了他的快感。

    杨丽菁眼睛含着泪可怜兮兮的道:“天龙姨妈的小屁屁这次真的好疼你求求你好不好”

    杨丽菁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插,但是由于几天没有,菊花合拢,再加上杨诗敏的突然到来,如今就在木屋里面,刺激的杨丽菁心情紧张,菊蕾愈发收缩羞涩,格外的狭窄疼痛,丝毫不亚于第一次菊花的感觉,林天龙享受着这样美好的感觉,林天龙一听见杨丽菁那娇媚的呻吟更是增加了他的兽欲,两只手抓着她的腰抬起她被浸透的白嫩就上下的起来,不过他是知道她只要疼一会就不会疼了的,不然的话他也是狠不下心的。

    杨丽菁的两手撑着林天龙的大腿想把庞然大物,但林天龙抓着她的腰她连动一下都动不了,这时杨丽菁感觉到没有那么疼了,而且还有了一种酥酥的胀胀的感觉,因而那叫声也就没有那么惨,她呻吟着道:“小坏蛋,你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插了进来,你插得我好疼。”

    林天龙享受着中那温热紧窄的感觉,见她没有挣扎了就松开了抓着她腰上的手,双手攀上她的揉搓起来,这时杨丽菁已经苦去甘来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闭着眼睛扭动着腰臀,自己一上一下的起来,她一边着臀部一边呻吟着道:“小坏蛋,你好狠的心,这么大的东西一下就插了进去,你就不怕姨妈啊?”

    他看着怀里的杨丽菁脸上还挂着泪就温柔的帮她吻干了,然后在杨丽菁的唇上温柔的吸吮着,庞然大物也一下一下的往上面顶着,杨丽菁由痛楚转为欢愉,柔嫩的蠕动收缩的吸吮着林天龙的庞然大物。

    林天龙从以往的经验中知道她不用多久就不会疼了,但当他的时候还是停下来没有动,而且还伸出手在她身上按摩着,不一会杨丽菁就没有疼的感觉了,反而后面被的那种胀胀的,麻痹的感觉在杨丽菁身体里面流窜着,因此林天龙一动反而有了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那种麻麻的胀胀的感觉慢慢的变成了很舒服的体验,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畅感觉震慑着杨丽菁的心智,杨丽菁的也就有规律的了起来。

    林天龙一只手扶着杨丽菁的腰着,一只手则用指头在她的小豆豆上轻柔地画着圆圈,指尖每次滑过她的小豆豆都可以明显地看到她的收缩,不一会杨丽菁就被林天龙刺激得大声的叫了起来,也顶得越来越快了,林天龙知道她已经完适应了也就快速的动了起来。

    杨丽菁只觉得他的庞然大物在体内散发着热力,烫得人酥麻难忍。她的一边顶着心底暗暗叹道:“短短几天时间,自己的和都被这个小坏蛋诱奸了,中出了,原来和这样做也都很舒服,但怎么会是这样,后面的感觉怎么和前面这样的不同?应该是这个小坏蛋太粗大的缘故吧!”

    林天龙慢慢的动了一会,见杨丽菁没有疼痛的样子就慢慢的加快了速度,杨丽菁觉得一波波的快感涌了过来,她不由舒服得呻吟了起来,她感到和他融合在一起了,大脑里飘浮不定的一点什么意念也化为乌有了,虽然是被他强迫干后面,但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爽。她从来没有想到后面的也会出现和前面一样的奇妙的感觉,她满脑空空,身心都被那种快感填满了,她迫切的希望这个小坏蛋大男孩能带给自己更大的冲击,希望他释放出来更大的力量。

    林天龙在她体内的冲击更加的强烈了,那种令人舒服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了,杨丽菁被他被带入到了一个迷幻的世界里,从里出现的快感渐渐地向四处扩散,林天龙一边着一边还用双手玩弄着杨丽菁的,双重的刺激让她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领域,一个她从未涉及过的神秘境地,杨丽菁跟着林天龙抽动的节奏着配合他的动作,努力的提高着那种舒服的感觉。

    “丽菁姨妈,你喜欢这样玩吗?”

    林天龙温柔的轻抚着杨丽菁的头发道,他好象知道杨丽菁的心意一样,庞然大物动得更有力了,她感觉到在他的身上获得了新生,也真正第一次领略到了后面那种销魂忘我的境界,那种以前从未有过的飘飘然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心醉神迷,这种深入心灵深处的快感让她激动不已。

    “喜欢。”

    杨丽菁呻吟着道,他的冲击已经让她浑身酥软,林天龙看着怀里的这个美艳杨丽菁,只见杨丽菁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心中不由拿杨丽菁和她的姐姐杨诗敏比较,他看着杨丽菁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儿,然后伸过头来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杨丽菁见林天龙的唇就甚至自己的嘴边,也就含着他的嘴唇吸了起来,她现在已经喜欢上后面的感觉了,她想好好的体验一下各种各样的姿势,把那些没有尝到过的都尝试一遍。

    林天龙笑道:“你既然喜欢开头叫那么大声干吗?又不是第一次了。”

    杨丽菁羞涩的娇嗔道:“小坏蛋,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你塞了进去,我能不疼吗?而且今天感觉后面比前几天更加紧缩狭窄一些,所以各位显得疼痛,比那天第一次还显得疼!小坏蛋,你一点也不心疼姨妈!”

    说着在他的腿上掐了一下。

    林天龙笑道:“我怎么会不心疼我漂亮的丽菁姨妈呢?诗敏干妈来了,我依然要好好疼我的丽菁姨妈,我如果不让你尝一下这个滋味的话,只怕以后你就尝不到这样的味道了。”

    杨丽菁轻抚着林天龙的脸深情的道:“小坏蛋,你好会说话,我的心都被你骗走了,以后可要好好的爱我啊。”

    说着就使劲的动了几下。林天龙双手捧着她的一边用力的耸动着一边笑道:“那是当然的了,丽菁姨妈,你想要我怎么爱你我就怎么爱你,我还以为你见到诗敏干妈来了会吓得不敢动弹了呢,原来不是这么一回事?你既大胆又热情,即使诗敏干妈来了,也压抑不住你的心底,也就跟一差不多,好在我就喜欢这样的。”

    杨丽菁红着脸道:“天龙,虽然刚才被诗敏大姐撞破有点尴尬,有点难堪,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两面的,就是再高傲的人也有荡的一面,只不过是没有遇能征服她们的人罢了,我想,就是再怎么贞洁的女人碰上了你也会变成的,和你真的是太爽了。姨妈实实在在是情不自禁,食髓知味,无法自拔啊!”

    说着这话,杨丽菁心底闪过一个念头,一个把诗敏大姐拉下水的念头。

    “嗯”

    梦呓在杨诗敏唇角飘动,恍惚间,她做了一个怪梦,梦到天龙在原始密林里黑暗势力刀光剑影中与一个女人赤身搏斗。

    咦,好像不是梦,啊!

    杨诗敏迷蒙的心神突然清醒,野性的双眸在杨丽菁的“惨叫”声中急速张开,昏迷前的一幕幕闪电般在她脑海回放。

    不是梦,真的不是梦,天龙和丽菁又在偷情了!

    杨诗敏本要张口呼唤,侧目一看,舌头瞬间发颤,玉脸更是一片通红。

    透过木门的缝隙,杨诗敏看到小妹杨丽菁坐在林天龙怀中,半裸的身子细细颤抖、柔柔螺动,而林天龙则不时往上耸动,这诗敏大姐怎会不明白木屋外的勾当?

    混帐家伙,才刚训过就又干这种事,而且还在木屋外密林中、在自己眼皮下,简直岂有此理!

    刹那间,羞怒之火烧到杨诗敏耳根,怒气涌到唇边,但她又强行咽了回去。

    嗯,这种情形自己怎好出声?就让这臭小子得意一会儿,反正小坏蛋很快就会结束,现在去收拾他很可能会看到他那玩意儿,唔

    “啊天龙,里面又又痒啦,啊天龙,我要”

    杨丽菁用力一坐,温凉丰腴的终于贴在林天龙,就此根而入,顶得她一抖,小嘴仰天呻吟。

    “宝贝儿姨妈,天龙没骗你,很舒服吧,嘿嘿夹得真紧,你看,这是你的第二次血,好看吗?”

    林天龙一边向上耸动,一边以指尖蘸上杨丽菁的血丝,在她的双乳上留下一幅靡销魂的涂鸦之作。

    “不要,天龙,不要把血沾在人家上,好痒呀,喔,棒棒头插到肚子里了!”

    “呃丽菁姨妈,不要夹这么紧,不我又要射啦!”

    木门后,杨诗敏浑身似欲起火,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男人与女人干这种事时会那么张狂放浪、那么不知羞耻,而且还是出自原本端庄冷艳对待男女之事好似绵羊一般的妹妹杨丽菁口中。

    天龙这小坏蛋变坏了,比俊峰坏得多,唔

    杨诗敏连连用力深呼吸,高耸的胸脯仿佛即将的气球。想到老公司俊峰,她不由得脑海一颤,思绪毫无预兆地进入女人藏得最深的心灵深处。

    嗯自己与俊峰当初也很恩爱,刚结婚那几年老公司俊峰身体比现在棒多了,有好几次她也很想大叫,就像杨丽菁现在那样大叫,可老公俊峰总是一本正经地制止,唉!

    杨诗敏心里现在对干儿子天龙有种莫名其妙的情结,天龙不仅仅可以经常给她带电按摩,还能给予她一种心理满足,一种女人的心理满足,丈夫司俊峰烟酒赌成性,瘦骨嶙峋,早就不能人事了,她对干儿子自然不敢有过火的企图,即使只是简单的按摩,也足以满足她这个虎狼年纪成熟美妇的心理意,而且也足以安慰她这个膝下无子的母爱之心了。

    但是,经过带着天龙去给李茹真电疗按摩之后,她的心底开始变得迷乱起来,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古井无波泛涟漪,知道天龙去爱秦可晴胡静静也就罢了,好歹年龄相仿,可是听说天龙和曹白凤萧淑琴都有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而且她亲眼看着亲耳听着天龙在给李茹真电疗按摩治疗的时候调情勾引的,杨诗敏早就发现天龙这孩子从小就有恋母情结,他刚青春发育的年纪就会有意无意把火辣辣的目光在她这个干妈丰硕高耸的酥胸和修长浑圆的大腿上面逡巡徘徊。

    杨诗敏并不排斥干儿子的这种眼神,哪个少男不多情,她更不反感干儿子在给她带电按摩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碰一碰她的酥胸和大腿,揩一揩油,吃一吃豆腐,相反,她还很喜欢天龙那样做,那样痴迷的盯着她看,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干儿子永远把这种恋母情结专注在她一个人身上,即使不能突破伦理界限,她也会感觉特有成就感,特有快感。

    现在,杨诗敏的心内开始杂乱无章,想着天龙都会喜欢李茹真曹白凤那样比她年龄都大的女人,难道她这个干妈论姿色论身材论感情还不如她们吗?此时此刻,知道天龙这个小坏蛋居然连她妹妹杨丽菁都给勾引搞上了,杨诗敏芳心愈发乱七八糟,好像野草遇到春雨似的,狂野茂盛的疯长起来。

    她曾经最喜欢把天龙越长越高的健美身躯搂在怀里一口一个我的儿,好孩子,如今眼看着干儿子长大成人了,越来越风流荒唐了,变得越来越坏,她恨不得骂他两句,掐他两下,扭他两下,气死人了。

    林天龙一边慢慢的动着一边和杨丽菁说着话,他的手也没有闲着,双手在杨丽菁光滑如玉的身体上游走着,然后他的手就爬上了那两座俊美挺拔的高山,他的手在那高山之巅来回游弋,尽情的饱览着那秀丽的风光,然后双手又滑入高山之间的峡谷,再从峡谷里突围出来滑过坦荡柔软的平原,最后进入了杨丽菁那神秘的三角洲,林天龙的手穿过浓密的森林,探入了她的那粉红潮湿的沼泽地,然后在那颗已经充血的上揉搓起来。

    杨丽菁的被林天龙这一揉搓再也无法慢慢的去享受林天龙的温情了,她一边放浪的着一边娇叫道:“天龙,不要这样玩了,你快一点动吧,我的里面很难受了。”

    林天龙笑道:“丽菁姨妈,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荡,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虎狼之年的女人是贪得无厌的,看来刑警队的美女政委也是这样了。”

    说着长出了一口气,一只手扶着杨丽菁的腰,一只手握住她的开始了猛烈的活塞运动,两人撞击时发出的“”声顿时充满了房间。

    杨丽菁这时开始感到熟悉的的快感了,那种变态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大脑,偶然给林天龙顶中一下幽门双腿就会打颤发软,不一会她就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她很想看看自己的后面是个什么样子,于是她就低下头向下面看了过去,杨丽菁只见林天龙的庞然大物上青筋环绕,威风凛凛的在自己的里来回肆意的,庞然大物直直的向体内深入,进去的时候把那美丽的菊纹都带了进去,部进去了以后又缓缓的向外抽出,每一次顶入时杨丽菁都爽的想大叫,那种被他的庞然大物把那层层皱皮磨擦的舒畅感觉确非言语所能形容,似乎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和他的庞然大物接触的几寸部位,一抽一送都引起莫名的快感,一进一退都带来无比的欢愉,然后聚集在大脑中,储到了一定程度,便燃起爱的火花,爆发出让人如痴如醉的性。

    林天龙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杨丽菁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她那一双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杨丽菁已经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欢的极乐。

    “啊好爽啊”

    杨丽菁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一声哀婉悠扬的娇啼,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与自己老公郝允强外的男人,而且还是比自己小十多岁,而且还是自己大姐杨诗敏的干儿子的大男孩合体,先后再,身心俱失,尝到了如此销魂蚀骨的快感,自己以前的日子还真白过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