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325章 林天龙拼死救干妈

第325章 林天龙拼死救干妈

    “呀”

    红裙女的头部与脚底同时用力地向后仰,在离桌面三寸的地方颤抖、摇晃,而她整个身子则好似一个金元宝般悬在桌边。

    桌脚不停移动,春水一路飞洒,越插越猛,女人越蕉,桌子越动越快

    “砰!”

    终于,八仙桌重重地撞在墙上,红裙女的腰部抵在桌边,几乎是在圆桌撞上墙壁的同一刹那,她昏迷了,在极乐中昏迷了,而林天龙则一炸,激射而出。

    “天龙,你在干什么?混蛋、下流!”

    这时,木屋门被重重推开,只见杨诗敏满脸通红,除了气愤、不满外,还有三分羞窘。

    “干妈,我这样还不是你害的!”

    林天龙先是大为心虚,仿佛偷吃的丈夫被妻子捉奸在床,紧接着狡猾地色色一笑,用暧昧化解杨诗敏的怒火。

    在这种情形下,杨诗敏见林天龙还要提先前的事情,甚至还故意当着她的面,将缓缓从红裙女的抽出来,卦粗粗大大硬邦邦的,湿湿的滑滑的威风不减,令杨诗敏心窝一颤,竟然也有羞涩扭捏的时候,啐骂娇嗔道:“啊,天龙你,小混蛋,还不快把裤子穿上!”

    先前木屋墙角的一幕至今还在杨诗敏的心海浮动,满脸娇羞浑身酥软的她仿佛变了一个人般。

    狂喜从林天龙的眼底暴射而出,他挺着,缓缓逼向杨诗敏,道:“好干妈,我还难受得很,给我吧!”

    在最合适的时刻,林天龙发动猛攻。

    “天龙,不不要,先前已经错了,不能再错下去,这样怎么对得起你干爹?”

    “干妈,这不是错。男欢女爱,本就天经地义,我一定要把你从干爹身边抢过来。”

    林天龙一把搂住杨诗敏的腰肢,轻撩衣衫,就见先前被他破坏的薄纱正在杨诗敏的轻轻飘动着。

    林天龙这小坏蛋竟如此大胆,扬言要抢他干爹的妻子,但这一刻听在杨诗敏的耳中,芳心却分外甜蜜。

    缕缕情丝弥漫着胭脂烈马女强人的身,烈性的娇躯在林天龙的凝视下发软了。

    就在天雷即将撞击地火的刹那,杨诗敏头脑突然一紧,一股烦躁猛然由杨诗敏的脑海中升起,矛盾的思绪仿佛飞舞的火舌般,百倍放大她的火爆野性。

    “噗!”

    的一声,在杨诗敏芳心羞乱到极点时,野性点燃怒火,但她这次没有抽出砍柴刀,而是反手重重击出一拳。

    “臭小子,别想我放过你,咱们新帐与旧帐一起算!”

    林天龙原先还有些嘻笑,但等粉拳呼啸着劈头砸下时,他才脸色大变,知道杨诗敏这一次不是半真半假,而他刚刚在红裙女身上轮番发泄,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粉拳打到,他顺势倒地。

    在粉拳击出过后,林天龙的惊叫声刺入杨诗敏的双耳,令她心弦一惊,就像被针刺到般猛然收拳,扑向一动也不动的林天龙。

    “天龙、天龙,你别吓我!”

    “干妈,你刚才好凶呀,真狠心!”

    林天龙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

    杨诗敏人生第一次急得泪珠滚动,带着泣声道:“天龙,我也不知怎么就动手了,你伤着没有?快看看伤着没有?”

    林天龙五官一颤,突然大声喊痛:“哎哟,好疼,干妈,我这里受伤了!”

    “哪里?快让我啊!臭小子!”

    林天龙桥杨诗敏的玉手摸向伤处,而焦灼的杨诗敏凝神一看,赫然发现手中抓着的竟然是红光直冒的大。

    杨诗敏玉脸一红,顿时明白过来,而她虽然娇嗔,但却没有强行挣脱,反而掌心一颤,握得更加有力≌在手上的感觉确实很好,手掌好像快要被弹开●动的感觉几乎使她头钥眩。轻轻的摩擦表皮,立即听到大男孩小坏蛋急促的呼吸声,和成熟男人的欢喜表情一样,皱起眉头,微张开嘴,不停的喘息。

    那东西就那样微微跳动着,挣扎着,带着热,带着火滑入了杨诗敏纤细的手中,她忍不住捏了捏。

    “小坏蛋,把那个红裙女都折腾昏过去了,还这么硬啊。”

    这让杨诗敏怀疑是不是丈夫司俊峰年轻时候那坚硬的又回来了,可是感觉丈夫司俊峰好象蜜月时候都从来没有这么坚硬过啊。大男孩的应该都这般硬硬的吧。杨诗敏握紧天龙,让他那跳动的脉搏炙烤她的掌心。多热的东西啊。

    她的爱抚一定让干儿子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和快乐。他搂抱干妈柳腰的手几乎停顿下来了。

    喘息声却在加大。干儿子舒展开他的身子,不再坐着,而是躺到了她的身边。

    他伸直腿,的让他感到约束,杨诗敏轻轻着干儿子充血的∶他减轻这种约束。

    干儿子的脸热热的到了她脖颈处,急促的呼吸带出一串串热热的气息喷在她的颈上。

    “干妈。”

    干儿子在低低唤她,双手加大了力量。

    他对她硬硬挺翘的的兴趣明显大于整个饱满鼓胀的,改用拇指和食指控制住她的,轻轻的转动,牵拉。他很技巧娴熟的爱抚让她更觉得刺激。

    不用去看,杨诗敏就能想象到自己的已经兴奋成什么样子了。

    “干妈。”

    林天龙显然不满足于她纤手不紧不慢的,他的向前送来,杨诗敏感到那东西的前端顶在了她腰间。干儿子着,那巨蟒就在她腰部蹭动起来。

    “天龙。”

    杨诗敏转过头,面队儿子,木屋还是一片黑暗,她无法看清楚干儿子的脸,只感到干儿子热热的呼吸急促的喷在她的脸上。

    “我是你干妈啊。”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最后的抵抗,因为她是那么的软弱无力。

    “干妈。”

    干儿子的手坚决的在她的上捏弄,更加用力的挤过来。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叫喊声,赫然有杨丽菁和司俊峰的呼喊声。

    杨诗敏急收心智,一把推开天龙道:“外面有情况!”

    然后飞身冲了出去。

    林天龙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也随后冲了出去。

    数十名黑衣人将杨丽菁和司俊峰围住,杨丽菁毕竟是武警出身,多少年的功夫也没有丢下,还能勉强自保,而司俊峰到底人老气衰,已经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而黑衣人却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看来是想生擒活捉。

    杨诗敏一声娇叱,勇猛无比地冲了过去,拳打脚踢,几名黑衣人应声翻滚到一旁,为首黑衣人勃然大怒,斗大的拳头挂着风声恶狠狠砸向杨诗敏;林天龙也扑了过去,想要施展电能气功击倒众黑衣人,可惜击出之后,电力不足,好像挠痒痒似的,黑衣人挨了几下没事人似的,几拳几脚却都结结实实打在林天龙的身上了;杨诗敏堪堪拆解了十多招,累的娇喘吁吁压根抵挡不住黑衣大汉的重拳,一个猝不及防,轰然响声中,被黑衣大汉一个窝心脚,硬生生蹬在心口窝,娇躯直飞了出去。

    “恶贼,竟敢打我干妈!”

    林天龙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拼尽力击出电能气功,竟然在为首黑衣人的肩上击出一道电花四溅,众黑衣人惊叫声中,纷纷后退。

    林天龙一击得手,这才离地跃起,无比潇洒地飞向正在下坠的干妈杨诗敏。

    “天龙小心!”

    强大的男人总会多一分魅力!杨诗敏的美眸闪烁着异彩,先是情丝涌动地呼唤干儿子天龙,接着眼球剧烈收缩,惊声示警。

    黑衣人凶狠地杀来,林天龙已经听到身后那有如地狱的呜鸣声,但他却丝毫没有闪躲的迹象,卦伸出双臂,抱住花容失色的杨诗敏,任凭两个拳头击打在他的后背。

    扑通一声,林天龙抱着杨诗敏在地上滚动起来,义母子两人一个虚弱,一个重伤,只能互相搂抱着,四肢交缠在一起,以最为暧昧的方式拼尽力向远处滚去。

    面临死神的威胁,令杨诗敏不由自主少了诸多顾忌,野性的桥躯主动靠近林天龙,大半从衣衫的裂缝里涌出,重重地贴在林天龙的背上。

    “干妈,你怕吗?”

    “不怕。”

    林天龙的头颅微微向后一仰,义母子两人相依相偎,仿佛一对正在窃窃私语的小情人,柔情如水,无声无息地消融着世俗禁忌的枷锁。

    义母子两人沉醉在柔情蜜意中,却把那为首黑衣人彻底激怒。

    在怨恨的大吼声中,一双斗大的重拳,恶狠狠地砸向那对义母子的血肉之躯。

    “干妈,我想”

    寒风吹动林天龙的鬓发,面对死神的狞笑,他下意识选择追逐人生那一滴“蜜糖”林天龙的话语虽然没说完,但杨诗敏却完明白他的意思,美眸微微一闭,看也不看远处被黑衣人包围的丈夫司俊峰,朱唇一颤,主动迎过去。

    生死都已不重要,禁忌自然被扔到九霄云外。

    在林天龙与杨诗敏的嘴唇之间仿佛悬吊着一滴人生的“蜜糖”吸引着他们的双唇同时缓缓靠近。

    在唯美的月光照耀下,一双斗大的重拳显得特别缓慢、特别阴森。

    唇与唇在接近,拳与人在接近,死神与爱神同时在接近,不停的接近

    “嗯”

    禁忌的双唇碰在一起,在经历连串风浪后,义母子两人的心灵第一次正面碰撞,醉人的火花灿烂四射。

    生之美令天地沉醉,但死之殇却丝毫没有留情。

    四瓣嘴唇甫一接触,火花四溅,电花四溅,林天龙眼睛都贼亮贼亮起来,电能储备突然满能量,大手挥出,惊天动地的电闪雷鸣声中,为首黑衣人惨叫一声,直甩出去,狠狠砸向不远处包围住杨丽菁司俊峰的众黑衣人。

    几个黑衣人不知死活地伸手去接首领,却不知电能气功的后劲厉害,惨叫声中,扑通扑通连响,几个黑衣人被首领砸得成了滚地葫芦,其他黑衣人一看情势不妙,急忙扶起首领,众人抬的抬,架的架,扶的扶,搀的搀,呼啸一声,连滚带爬,逃之夭夭。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