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329章 夫旁侵犯 情挑干妈杨诗敏

第329章 夫旁侵犯 情挑干妈杨诗敏

    不同于丈夫对她的刺激,尽管方式是一样的,但在干儿子吮吸她的时候,除了兴奋,她恍惚又感到干儿子天龙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她就是这样让他吃奶的啊。

    这种感觉让她的兴奋里面添了许多的母爱。她不自禁的把手放到微微的头上,轻轻抚弄干儿子天龙的头顶。

    可是干儿子现在不再象小时侯那般老实了,他不是一味的吮吸,他的热热的舌开始在她上轻舔,慢慢打转,他在感觉她涨大的上每一颗硬起的小突点,他的这种戏谑那她的急剧提升,一会之后她的口鼻中竟然漏出了娇媚的呻吟。

    杨诗敏挺起,她喜欢干儿子这么逗弄她们。浑圆鼓胀的让干儿子爱不释手,他一忽玩玩这个,一会又玩玩哪个。她微微张开眼看时,从干儿子嘴里吐出的那颗总是被他的口水浸润的象个紫红色的珠子,坚硬而且性感到极点,上面象要渗出血珠一般的艳丽♀种景象让她的不自禁的开始抽搐,也自然让她的更多的分泌。

    “宝贝天龙干妈啊干妈也很高兴真的真的是很舒服啊”

    强烈的剌激兴奋得杨诗敏抱住他的脑袋,把他头按在他的胸前。

    趴在干妈的赤裸的身上,天龙把脸埋在干妈高耸之间,闻着那迷人的乳香,忍不住把嘴贴上了那光润、丰满、柔软、性感、颤巍巍、白嫩嫩的。

    干妈娇哼一声,随即发出令人销魂的喘息声和呻吟声。他的嘴唇和舌头吻舔着那深陷的乳壕,从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他的舌尖在干妈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饱满的的暗红的上环绕着,不时地舔舔那对饱满的。

    “天龙号孩子干妈让你玩得太舒服了啊”

    真没有到曾经抱过他哄过他的干妈杨诗敏的竟也会如些敏感,也许是从来没有生育过没有哺乳过的缘故吧,干妈的如同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样性感、敏感。此时的杨诗敏已经无法克制住那压抑了许久的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忍不住放浪地小声叫了起来。他贪婪地张开嘴,把干妈的含进嘴里,舌尖舔着圆溜溜的,吸着、吮着、裹着。

    干妈这时已骨酥筋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干妈,给我吧,让我疼爱你吧!我要你!”

    林天龙在杨诗敏娇嫩的耳畔低声说道。

    “不可以!”

    杨诗敏如梦初醒一般挣扎道,“天龙,好孩子,我是你的干妈,让你吃奶无可厚非,只是无论如何不能一错再错了,绝对不可以错下去的!”

    杨诗敏是感觉到隐秘的被侵犯,才如梦初醒一般娇躯一激灵,死死按住天龙摩擦她敏感部位的手:“不!不要啊这是乱的天龙我们是义母母子天理不容我们绝对不可这样”

    干妈杨诗敏结结巴巴,又羞又愧地开解着他。

    听到“”两字,愈发让林天龙兴奋。他不由兴奋地伸出手,“啪”一声重重的拍在干妈丰腴滚圆的臀部上。疼得杨诗敏“啊”的一声,泪水夺眶而出。

    “干妈,什么叫天理不容在我懂得男女之事以来,我就对你有性幻想,从来就没有人教我,一切发于自然,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他见干妈杨诗敏双臀上的皮肤在昏暗的月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露出诱人的光泽,他闻了闻她所传来的淡淡的幽香,不禁抱住她的狂吻起来。

    下一刹那,林天龙的热吻扑向杨诗敏的桃源花径,舌尖一卷,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吮吸声。

    “啊!”

    杨诗敏从未承受过这种阵仗,野性的她只在幻梦中梦过这种滋味。

    此时,林天龙只是轻轻吸一下,已吸得她惊叫出声,浑身有如触电般不停抖动。

    这时一个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就部裸裎在他的眼前♀是他在睡梦中无数次梦到过的干妈的赤裸的。洁白、光润的双股间,浓密、油亮、乌黑的呈倒三角形遮护着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润的、暗红色的如天然的屏障掩护着般的口。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他欣赏着,赞叹着,仿佛故地重游,忍不住把脸埋进干妈杨诗敏的,任蓬松的撩触着他的脸,深深地吸着成熟、性感的女人所特有的、醉人的体香,他用唇舌舔湿了她浓密的,吻着微隆的,吻舔着肥厚、滑润的大,用舌尖分开润滑、湿漉漉的小,吻舔着小巧如豆蔻的。

    “不行天龙啊你怎么可以可这这样啊乖宝宝不不要这样”

    杨诗敏没有想到他会去吻舔她的,而现在他——她的干儿子天龙却贪婪地吻舔着一个女人最神秘也是最迷人的地方。干妈扭摆着身体,被吻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如电流般不断袭来,不停的扭动向上挺送、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头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低声呻吟着。

    干妈那小巧的被他吻舔得坚挺起来,他于是又把舌尖进干妈的口里,轻轻搅刮着那带有褶皱的内壁。

    “天龙心爱的宝贝我受不了干妈让让你啊啊哎呀你舔舔得舒服我啊我要啊哎哟要要”

    他捧着干妈白嫩、光洁、肥美的丰臀,舌头尽可能长地用力探进干妈的里,吸吮吻舔着她滑润、娇嫩内壁。干妈杨诗敏的真是奇妙——内壁既滑嫩又带有褶皱(后来他才听说,大凡是荡的美女都天生是这样的)从干妈的深处一股股液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干妈身如同触电般震颤着,弯起圆滑光滑洁白的大腿,把丰腴的抬得更高,以便他更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口和内壁。

    “干妈的真亲爱的干妈您您的里都流水了。”

    “小坏蛋,不要再这样羞辱干妈了!”

    干妈扭摆着娇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自己用双手抓着丰满、尖挺、圆翘的双乳不停地地挤压、搓揉着,用力向上挺送着肥美的丰臀,以便他的舌头能更深入地探进她的里吻舔她的,裹吮她的。伴随着一阵阵身体的颤栗,从干妈的深处流淌出一股股液,把她的内外弄得滑润、粘糊糊的,弄得他满脸、满嘴,那一股股液顺着流向,在雪白、肥嫩的映衬下,那小巧、暗红色的如含苞待放的淡紫色的菊花花蕾,让人心醉。啊,这是干妈杨诗敏美丽性感的!

    “天龙,你干妈怎么在惨叫?”

    司俊峰的声音充满气愤,而林天龙虽然听到了,但他可没有空闲回答,舌头重重地舔过杨诗敏的花瓣。

    司俊峰连问两句,本能的靠近木屋门口。

    杨诗敏又忍不住低吟一声,然后急忙代替林天龙回道:“老公,我伤口裂开了,天龙正在调息打坐,你不要叫那么大声,啊,小心惊扰到他。”

    司俊峰在木屋的门外停下脚步,同时林天龙邪恶地伸直舌尖,“滋!”

    的一声,剌入杨诗敏的。

    “嗯啊”

    杨诗敏知道不能再出声,但却怎么也忍不住,呻吟过后,她挣扎着半坐而起,却不料抬起上身的动作,反而把双乳送入林天龙的魔掌中。

    “啊”

    一阵又麻又酥的快感从传遍身,杨诗敏娇躯颤抖,一股悸动的浪水从冒出,随那条湿软温热的舌头不停,致命的快感持续侵袭着她的娇躯。

    “啊不要嗯”

    她忍不住放声呻吟,身体如同在热浪中翻滚般舒服受用。

    天龙的舌尖觅到一个敏感的,随即在上面又嘬又舔。

    “啊”

    随着杨诗敏一声,中喷出一股热浪浇在了他的脸上,他更加兴起,索性含住不停吮吸。

    “啊求求你停下来嗯”

    杨诗敏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销魂的挑逗,娇躯如同飞起来一般,顷刻间七魄丢了六魄,浪水不断从中冒出,顺着股沟流到了床上。

    “噢”

    一股春水从花径内喷出,林天龙张开大口吸得激情万丈,把干妈杨诗敏的吸得恍如盛开的花朵。

    受不了啦,真受不了啦!呜俊峰,快进来!杨诗敏从不知道原来男人吻那里会是那么舒服,她在快感中开始哭泣,在心里不挖呼唤她老公司俊峰来救她。

    干妈了!杨诗敏身软绵绵地躺在他面前,最后林天龙咬了一下杨诗敏的珍珠花蒂,然后挺直胸膛。

    关键一刻要来临了!林天龙咬牙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诗敏、诗敏,回答我,你怎么一直在”

    司俊峰一直在听杨诗敏那怪异的叫声,如果房内的不是干儿子林天龙,他早已冲进去,如果杨诗敏不是受重伤,他也早已破门而入。

    “老公!”

    在危急一刻,杨诗敏突然跳起来,奇迹般的力量大增,一下子就跃到门口,可惜林天龙早已在门上布下一个电能气功安栓,没有他解除,任何人都不能打开门。

    “诗敏,你没事了吗?太好啦!天龙这臭小子看来还真有点用。”

    司俊峰还在用言语贬低林天龙,却不知道他口中的臭小子正挺着粗大硕长、傲视无双的大,一步一步的向他妻子逼近。

    “干妈,不要再让礼教束缚你,你问问你自己的心到底要什么?说吧,大声的说出来,司俊峰听不见的。”

    “我不要成为娃!”

    林天龙两人的对话飘不出去,司俊峰的声音却传进来:“诗敏,你以后不要太亲近天龙,会让人说闲话,他毕竟越来越大了。”

    被嘲笑的林天龙停下脚步,邪魅一笑,电能气功安栓随即照林天龙的意志,让声音封闭系统打开一丝缝隙。

    在司俊峰啰嗉的追问下,杨诗敏有点没地回道:“老公,你别说了,天龙还在调息,啊”

    杨诗敏话音未完,她的双腿已被林天龙强行分开,虽然她不肯定司俊峰听不听得见,仍卦紧咬着银牙,不敢剧烈反抗。

    画面一闪,杨诗敏趴在门内,干儿子林天龙则以背身的姿势站在她身后,而丈夫司俊峰则在一门之外。杨诗敏顿时觉得浑身有如火烧,背德的罪恶感与刺激感同时纠缠着她矛盾的心灵。

    “天龙,住手,不然我杀了你,啊”

    杨诗敏想反抗,但潜意识里,她却害怕因此伤到林天龙,伤到这个让她感到痛苦、矛盾的干儿子。

    “混蛋,不要我是你干妈,不能我们这样会被天下人耻笑”

    杨诗敏想屈服,但也过不了矜持礼教这一关,唯有在狭小的空间拼命晃动,闪躲着林天龙的入侵!

    “干妈,要不你夹紧双腿,像上两辞样救我吧。”

    终于林天龙妥协了。

    “好来吧,臭小子,要就快一点。”

    在微妙意念的弥漫下,杨诗敏反而催促起林天龙,把她的大腿缝给林天龙弄,这原本是无比羞人,此时却变得无比轻松。

    林天龙先从杨诗敏身后握住她的双乳,然后才缓缓腿缝,一热,紧贴着刮过去。擦到了,娇躯一麻,一股电流涌遍身她差点呼了出来。

    “啊”

    因为已不是第一次这样,杨诗敏的芳心竟然没有压力,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摩擦快感。

    情急之下本能地向下一沉,林天龙猝不及防,大向斜上方冲去,滑脱了湿漉漉的,大沿着柔嫩的股沟上滑,一路上留下了滑腻的液,一声撞击的声音,大横亘在深深的股沟中,肥厚的撞在了上。

    “喔”

    林天龙长出了口气,虽然没有干妈杨诗敏的,足有九寸长的大被两片肥厚的臀瓣紧夹着,也让他倍感舒爽。

    股沟中压着一条火烫的巨大,紧贴着肥厚的,柔嫩的雪肤被茂盛凌乱的燎刺着,杨诗敏清晰地被两人紧贴的感觉刺激不禁心中一荡,若刚才她的动作慢了半分,两人此刻恐怕已经短兵相接开始肉搏了,念及此处,芳心狂跳,竟有些失望之情。

    林天龙气喘如牛,大肉和都沾满了液,他忍不住扭动,粗大借着液的润滑,在杨诗敏的股沟中摩擦。

    “干妈,叫我一声老公,好吗?叫呀!”

    林天龙哀求道,则威胁着杨诗敏,一连几十下用力的耸动,已把杨诗敏的珍珠花蒂摩擦得晶莹剔透。

    “你混小子,我不叫不叫,啊老公!”

    杨诗敏忍受不了的肆虐,终于若有若无地叫了一声。

    “干妈,再叫,我好想听,再叫我老公。”

    林天龙一边继续耸动,一边巧妙的把杨诗敏的上身向前压,让俯身撑门的杨诗敏一低头,立刻看见他忽进忽退的销魂画面。

    “唔老公、老公”

    杨诗敏心儿狂跳,脸儿火烧,而每叫一次老公,她看着林天龙的目光就会多一分水色。

    “你答应干妈的要做到嗯”

    那团带着毛刺的滑过杨诗敏的,让她忍不住哼了出来,同时火烫的刮着她的股沟,让她麻酥难忍,兴奋得身体发抖,汩汩流出。

    “我答应干妈不会真的干妈的”

    林天龙低声回应,继续扭动着。杨诗敏闻言顿时放下心来,暗忖若是她的能让天龙,总胜过她用玉手,想到此处,天龙那日大量喷射的场景映入脑中,不禁芳心一荡,忍不住摆动,迎合起天龙的耸动。

    又大又烫的巨型肉在股沟中,肥厚的摩擦击打着敏感的肉,这种的摩擦,早让两人的变得一片狼藉,随着两人的蠕动,不断发出“滋滋”的水声,虽然不比真正的,也让欲火中烧的两人聊以慰藉。

    在不知不觉,杨诗敏的已是春水泥泞,林天龙的进出间发出“噗唧、唧噗”的天籁仙音,而她叫“老公”的声音也越来越迷离、越来越大声。

    “干妈,爱不爱我,你爱不爱我?”

    “不不爱,我不爱你,呀”

    “好干妈,那你就再叫我老公,大声的叫,不然我不相信。”

    不成因果的话语却牵动杨诗敏的心神,而杨诗敏为了证明她不爱林天龙,先用力夹了林天龙的一下,然后仰起玉脸,大叫道:“老公!”

    在这刹那,电能气功竟然又打开声音封闭系统的一丝缝隙,而早就在门外走来走去的司俊峰一下子扑到门上,无比欢喜地问道:“诗敏,你叫我什么事?”

    天啊,俊峰竟然听到了!这怎么回答?小混蛋天龙!浑身酥软、心如乱麻的杨诗敏毫无准备,下意识一顿,认真地思索着回应的话语。

    就在这时,林天龙微微向下一蹲,巧妙地调整姿势,趁着杨诗敏出神的机会,他无比坚定地向上一耸。

    “滋”

    了,林天龙的了,终于插进杨诗敏的内。两片立刻被大大地撑开,滚烫的巨大挤入窄洞,极度强烈的凄绝快感同时上冲头顶。

    “呀!”

    近似绝望的惨叫声在电能气功声音封闭系统内猛烈打转,强烈的充塞感从直冲向脑海,让杨诗敏瞬间脑海一阵哀羞与悲鸣:好胀呀!还是被天龙占有了!臭小子,竟然真的了,呜老公俊峰,我对不起你了!

    徽音,对不起,我终于抵挡不住被天龙了!

    丽菁,大姐和你一样了,可你是他的姨妈,我是他的干妈,终于还是被干儿子了!

    林天龙的其实只进去一个,而杨诗敏已是美妇,但由于从来没有生育过,而司俊峰的家伙更不能与林天龙的庞然大物相提并论,所以娇嫩花径依然不能适应天龙的巨物,就像卡子一般卡住了。仅仅是这样已经让杨诗敏几乎晕厥。干儿子小坏蛋的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的紧密地顶压进自己贞洁的口,赤裸裸的被迫接受着的接触摩擦,这已经和真正的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不待杨诗敏的哀鸣散去,林天龙已经强忍着心灵与的双重快感,缓缓摇动着。

    “唔唔,别别摇了臭小子。”

    羞怒的嫣红弥漫着杨诗敏身每一寸肌肤,而林天龙这么一摇,摇得她意乱情迷,无比羞涩。

    天啦,怎么还有这样的动作?啊天龙真会弄!唔又羞又乱的杨诗敏咬紧银牙,呻吟从齿缝与唇缝间飘出,变异的颤音很轻微,但却被声音封闭系统泄露出去。

    在门外的司俊峰心头咯登一跳,他竟然听到杨诗敏发出的呻吟,那可是只有夫妻生活时才有的声调,他们当夫妻这几年,他其实也没听过多少次,也就是蜜月时候还可以,这些年他人老力衰,越来越不能满足爱妻杨诗敏,连夫妻生活都越来越少,就更不要说情不自禁的呻吟了。

    “诗敏,你、你在做什么?”

    “我我啊”

    杨诗敏羞得浑身有如火烧,她本想随口敷衍,不料林天龙故意往上一挺,的方向虽然不对,但却弄得她花瓣颤抖,芳草飘荡。

    “诗敏,到底怎么回事?天龙这个小混蛋还在里面,你发出这种声音成何体统!”

    司俊峰厉声斥责着杨诗敏,在他想来这是天经地义,却不知道他这一骂,反而加速杨诗敏心灵的坠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杨诗敏心灵深处的幽怨瞬间爆发,纠缠已久的情丝再无阻碍,不过她依然不愿主动,只是把注意力放在紧抵在门板的双手上。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