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389章 夫听妻犯罗太太堕落

第389章 夫听妻犯罗太太堕落

    “接着讲,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些。”

    林天龙深深吁了口气,平缓一下激荡的心情,这时,他倒不想这么入了,臀部慢慢动着,一碰触到,就快速地退回来。

    “还不来干人家吗?狠心的家伙。”

    孟欣茹双手轻揉着自己的,眼神更加迷离。

    “他的就顶在你老婆的小上,他真会玩,让他弄得一个劲地流水,你老婆真没出息,想让他干了,你再不来,你老婆的小就要吃他的大香肠了,啊林少啊干我,干我,别再逗人家了,人家快疯了。”

    孟欣茹难受地乱扭着,眼神凄怨地瞅着他。

    男人也顾不上想怎生玩那一对子了,把早已凶相十足的巨龙放了出来,把美妇一对长腿扛在肩上,龙头抵住,却不,只是在两片花瓣中间划动,双手不挖裹着渔网黑丝的大腿内侧抚摸,林天龙对女人的腿有种难以言表的嗜好,他身边的女人也都是身材高挑的长腿女,孟欣茹正是投其所好。

    却说那妇人正等着那销魂一插,遂了这半天寝食难安的心愿,哪知和尚呆在庙门口也不进庙,只是不停敲门,搞得百爪挠心,差点要问候林天龙的祖宗了,又急又气,一把拉住大男孩的衣领,拽到了自己身上,巨龙也顺势长驱直入,将紧窄的填了个满满登登,美妇只觉得比先前在KTV包房里插的一下还要充实,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双腿笔直伸向天上,哎呦了一声,一股喷了出去,竟然泄了!

    大男孩压在丰满的上,也不急着弄,亲了下妇人的耳垂,笑着说:“欣茹婶婶,小侄这东西比起罗主任的如何?”

    美妇刚还过魂来,腻声道:“小坏蛋,别占了便宜还卖乖,他怎和你比?连你三分之一都不如」,你倒是动啊。”

    “得令!”

    大男孩笑嘻嘻答到。腰间用力,巨龙开始,妇人的蜜汁被巨龙不断的带出,花瓣紧贴着,甬道里的被龙头刮得酸麻万分,再忍不住,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

    “哎哎好孩子,可舒服死了嗯太大了,死我了哎呦哎呦,顶的太深了!”

    这妇人不愧当过歌唱演员,叫的也是抑扬顿挫,霎是好听。林天龙颇为享受,将美妇的双腿盘在腰上,握住蛇腰,更猛烈的干着这风的妇人,办公室充斥着咕唧,咕唧伴随着美的呻吟,让人血脉贲张。

    孟欣茹正自直奔而去的当口,突觉得甬道一空,林天龙居然将抽了出来。

    “好人,你干什么呀?快点呀!”

    孟欣茹媚眼如丝地撒娇道。

    “罗太太,你去给你丈夫挂电话,我要一边,一边听你向他讲述我是怎样你的。”

    林天龙笑着将手机递给她,然后用手握着慢慢旋转着,刚挤入一半就不再动了。

    “啊!人家不要嘛,那样也太丢脸了∫假装与他通电话,讲给你听还不行吗?”

    孟欣茹扭扭捏捏地接过手机,眼中闪过一丝羞涩的目光。

    “听话,乖!”

    林天龙轻轻拨弄着那胀起的,不大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

    “再不听话,我就拔出去了。”

    看着她浪的样子,林天龙向后一收,作势要将抽出来。

    “别,别拔出去,我,我挂。”

    孟欣茹忙不迭地答应,手指难为情地摁着数字键。

    “来,搂着我的脖子,将手机放到我耳边。”

    用力地又往里挤进一些,整个完没入了中,林天龙哈哈大笑着将她的双腿扣到自己的腰上,抱着她的,倒退着回到沙发上坐下。

    孟欣茹“嗯”的一声娇呼,单手死死地揽住他的脖子,俏脸红红地贴在他的脸上,手机怯怯地插进两人的耳间。随着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她的双腿开始悄悄地缠紧他的腰。

    “请问哪位?”

    手机里清晰地传来一声略显疲累的男声,正是罗主任的声音,听起来还没有醒酒。

    林天龙马上盖住孟欣茹的嘴巴,捉住她企图逃逸的舌头,“啾啾”地狂吻着。

    “搞什么?什么声音!再不说话,我就挂了。”

    对方显然认为是扰电话,嘴里不满地嘟囔着。

    林天龙离开孟欣茹的嘴巴,向她努努嘴,示意她答话。

    孟欣茹羞红着脸,眼睛求饶地望向他,可看到他那不置可否的眼神,只好无奈地对着手机嗫嚅着说:“我,我,我是”

    林天龙看着她那娇羞无比,惹人垂怜的神情,脑袋“嗡”的一下,好像浑身的血液瞬间都灌进去了。他用力抓着孟欣茹的两瓣蛋儿,下腹向前猛力一挺,“卜”的一声,雄壮的应声一冲到底。

    “哎呦!”

    孟欣茹被这下迅猛的突袭,条件反射地惊叫出声。

    “是谁?到底是谁?”

    手机那边隐隐觉得不对劲,有些慌乱地连声询问着。

    孟欣茹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头颤声对着手机说道:“老罗,是我”

    看到孟欣茹与他丈夫通上话,林天龙缓缓地向后仰去,半躺在谢谢上,托着她的腰,开始慢慢地动起来。

    “哦,欣茹,原来是你啊!可吓死我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在叫啊。”

    手机里罗主任的声音明显不是那么慌乱了。

    “没,没有啦!你听错了吧!我,我,我怎么会叫呢!”

    孟欣茹张口结舌地解释着。

    “噢,那我就放心了,你还在慈善宴会跳舞吗?嗯,是想我了吧!嘿嘿!早点回来!一个月都没有做了,咱们来炎都山渡假村既是来参加慈善宴会的,也是来散心放松的,欣茹,今晚我想与你!”

    电话那头罗主任完安心了,语调也轻松起来。

    “你老婆正被别人干着,你却还在说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粗心啊!”

    孟欣茹有些悲戚地想着。而林天龙也清楚地听到那句话,开始逐渐提速,手掌还“”地大力打着她的。

    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孟欣茹的身体慢慢变软,鼻息也变得越来越浊重。

    她连忙抽出空闲的手捂在嘴巴上,心里默默祈祷着:“快点挂断,快点挂断”

    “咦!怎么喘那么厉害?喂!干嘛不说话?喂!喂!”

    手机对面罗主任不停地追问着。

    林天龙把孟欣茹捂着嘴巴的手扳下来,开始大幅度地。每一下都狠狠地一捅到底,还恶作剧似的顶着底重重地旋磨一下。

    孟欣茹无力地瘫在他怀里,雪白的被顶得就像波浪一样起起伏伏的,的每一次重重的刺入都使她的心房剧烈地颤栗一下,禁不住要张口娇呼。

    “不能,绝对不能叫出来。”

    听着手机那边传来丈夫罗本才焦急的声音,孟欣茹紧紧地咬住银牙。可是,“嗯嗯啊啊”的闷哼却不可抑制地沿着翕动着的鼻翼,不规则地窜出。

    “你到底在干什么?快回答我!”

    手机对面罗本才提高了音量,听得出有些发怒。

    “老罗,没,没什么,鼻子有些不通气,好像是感冒了。”

    孟欣茹连忙解释,却不料她刚一张口说话,就迎来了一顿疾如风,狂如雨的捣击,强烈的快感不由使她僵直着身子,下意识地大声出来。

    “啊啊”的叫声在手机里特别刺耳,过了半晌,手机那里才传来罗本才一阵怒极的冷笑,“这就是你说的感冒!哼!哼!”

    “还是叫出来了。”

    孟欣茹匆忙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就在这时,林天龙一把夺过手机,将手机放在两人的处。“噼噼”肚皮的撞击声和“噗哧噗哧”与的捣击声清晰地传到手机里去。达到目的的林天龙,活塞动作慢慢缓下来,“嘿嘿”笑着将手机放回孟欣茹手中。

    “他一定猜出我在做什么了,好丢人。”

    孟欣茹羞得浑身发抖,胸口就像是被点着似的,火烧火燎的好不难受,而也变得异常的瘙痒,一个劲得涌出来。她不禁难受地扭动着身子,也开始慢慢摇起来。

    窗户纸一旦捅破,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孟欣茹娇喘着慢慢将手机放到耳旁,徐徐说道:“你真的想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对方沉默不语,手机里只是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

    “老罗,你老婆现在正身光光地趴在别的男人身上呢。他把人家的掰得大大的,手指还搔着人家的,他好坏呦!他的在与你通电话时就了,又大,又粗,插得人家好舒服”

    孟欣茹双眼迷离地讲着,越来越快地迎合着,耸动不停。

    “我不信,不信,你不是欣茹,你到底是谁?欣茹是不会干这样的事的。”

    罗主任罗本才大声吼叫着,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么荡的话会从端庄顾家的贤妻良母孟欣茹嘴里说出。

    “不相信吗?哈哈!再让你听听她的声音,仔细听好啊!”

    林天龙亢奋地托着孟欣茹的,开始狠狠地起来。上下翻飞地律动,粉红的乱跳着,乳白的浆汁汩汩流出,两人的连接处湿乎乎一片。

    “啊好舒服,啊哦你好棒啊,顶到人家的上了,啊别那么磨嘛!人家快要被你啦,哦哦老,老公,老公,老公”

    深处那充实,舒爽的快感让孟欣茹不休地大吐声浪语,越叫越舒服,心情也越来越激荡,她不由对着手机,浪地说道:“老罗,你听到了吗?你老婆被他干翻了!哦啊他的好烫,人家爱死他的大了,”

    “你,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对,你一定是被强迫的,告诉我你是被强迫的!告诉我!”

    手机对面罗本才呜咽着,听起来她丈夫罗本才很伤心。

    “才不是呢!人家是自愿的,哦人家好喜欢被他干,他每插人家一下,人家都觉得好像被贯穿了似的,那种感觉太美了。”

    孟欣茹一面着,一面被林天龙抱起来放到办公桌前。

    “他让人家趴到办公桌上,还让人家高高地撅起,哦!他开始摸人家的啦!他的手好温暖,被他摸得暖暖的,好舒服,人家禁不住摇起来了。呦!他叫人家自己把掰开,讨厌啦!他想看人家的。好丢脸!可谁让人家喜欢他呢!他要看就给他看喽!”

    孟欣茹腻声腻气地讲着,双腿向两侧大分着,一双嫩手伸到背后,将两瓣蛋掰开,露出一个千褶万皱,菊花状的。

    “哎呦!他开始舔人家的了,他的舌头好灵活,就像一条小蛇似的,一个劲的往人家里钻。啊他舔得人家心跳得好快啊!哦啊他把手指了,又插进一只,哦哦好痛,好痛,要裂开啦。他开始动起来了,啊怎么搞的啊,越痛人家就越兴奋,不行了,心就要跳出来了,啊也开始痒起来了,人家又想让他干了《哦”

    孟欣茹娇羞地转过头,哝语求道:“老公,好老公,别再逗人家啦!来嘛!妹妹想要大哥哥的止痒哦!快来干妹妹嘛!”

    “老婆,你丈夫倒是挺关心你的嘛!换了别人还不早把电话挂了。嘿!把手机给我,我跟他讲几句!”

    林天龙握着顶在上,轻轻旋磨着探出头来的粉红的。

    “不要嘛!人家还要讲呦!”

    孟欣茹不情愿地将手机递过去。

    “罗主任,从今天起你的欣茹就归我了,哈哈”

    林天龙对着电话一阵狂笑。

    “林天龙?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电话里传来罗本才一阵气闷的声音。

    “罗主任,你没听见吗?是她在求我啊!哈哈你老婆可真浪,她的手正抓着我的呢,啊她的手可真软,哦!进去了,哈哈,你老婆自己将我的送进她的里啊,有这样的老婆,你真是有福气啊!乌龟主任!哈哈”

    林天龙一边恶毒地羞辱着孟欣茹的丈夫罗本才,一边缓缓抽动着。

    “从后面干就是爽,你老婆撅着摇来摆去的,就像个下贱的妓女。罗主任,你时,她也这么浪吗?哈哈来,再让你听听她的叫声。”

    林天龙单手按着孟欣茹的细腰,快速地捣着,肚皮不停地撞在她丰满的上,发出“”的响声。

    “林少,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她,求求你,别再欺负她了,她是个好妻子好母亲,你不能这样对她。”

    罗本才虽然悲愤到了极点,可是心里知道无论单打独斗还是家族势力,自己都斗不过林天龙的,罗本才软弱的恳求声不迭地从手机里响起。

    “窝囊废!”

    林天龙骂了一句,把手机塞给趴在办公桌上不断呻吟着的孟欣茹,然后他身体前倾,使足了力气,更快,更猛地狂捣不停。

    “哦哦人家不行了,慢,慢点,哦哦啊啊人家要到了。”

    “嗞嗞”乱溅,孟欣茹高亢地发出一连串不规则的。美妙,无法形容的快感瞬间传遍她的身,微微收缩着,更紧地咬住狂暴的。

    “要到了吗?小!给我叫得再荡些。”

    林天龙眼中闪着野兽的光芒,他用力地抓着她满是的,一下比一下狠地撞击着深处。

    “我是你的小,汪我是个只让你干的小,汪汪我吧!来了,来了,汪汪汪汪汪哦”

    孟欣茹大声地学着狗叫,那“汪汪”的狗叫声,马上把她带上了快乐的姐姐。她大口大口喘着气,乱抖,大腿不住痉挛着,湍急的一股股地向外急喷着。

    “孟欣茹,你就这么贱吗?连狗叫也叫得出来,真奇怪我为什么会喜欢你。臭,最下贱的妓女也比你高贵,你怎么对得起我?你怎么对得起咱们的女儿晓慧?你去死吧”

    罗本才一阵绝望,歇斯底里的大骂震耳欲聋地传来,震得手机嗡嗡作响。

    孟欣茹霍地一震,那顿大骂使她清醒过来。她顾不得摆脱身后的侵犯,连忙对着手机哭道:“老罗,老罗,不是你想得那样”

    “吃屎去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真让我恶心。”

    嘟的一声,电话挂掉了。

    “不要,老罗,老罗”

    孟欣茹不住地对着手机哭叫,可是手机冷漠地无半点反应。

    “罗太太,你丈夫那个大贪官不要你,我要你啊!刚才舒服吗?”

    林天龙“嘿嘿”笑着,眼里露出满足的光芒。

    “林天龙,放开我,你这个魔鬼,人渣,你会有报应的。”

    孟欣茹奋力地挣扎。

    “孟欣茹,想想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吧!被我了不说,还像个妇似的,苦苦求我。你丈夫可是把你荡的声音一字不漏地都听到耳里了,看那边,你浪的表演也都被录下来了,你除了跟着我,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林天龙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大力着。

    “呜呜呜呜你不是人,你是禽兽,呜呜”

    孟欣茹完绝望了,身体软软地瘫在办公桌上。可是,不一会儿,刚才那种舒爽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而且还越来越强烈,使她禁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这种时候,我怎么还会产生快感,难道我真的就像老罗说的那样是个下贱的女人吗!”

    一股巨大的屈辱感冒出,可屈辱感却让她更加兴奋。她竭尽力地抵御着那股就像火山爆发一样猛烈的快感,可是越抗拒,快感就越势不可挡。终于,孟欣茹放弃了,美妇彻底沉沦了,她哭泣着,呻吟着,疯狂地耸动来索取箭在弦上的。

    孟欣茹感到内的突然剧振了一下,变得更热,更粗了,她不禁哭着喊道:“射进来,求你射进来,狠狠地灌满我的吧!把我的肚子搞大,让我为你生孩子,呜呜我是你的情人,你的奴隶,你的”

    话音刚落,林天龙就闷哼一声,剧颤,大开,浓稠的子弹似的打在她的里,连着五,六次,松软的才慢慢滑出来。而孟欣茹也在的浇灌下,又一次到达了。

    孟欣茹趴在办公桌上歇息了一会儿,然后就跪在林天龙的脚下,扶着他的大腿,将他那条湿漉漉的含入嘴中。直到被清洗得干干净净,才轻轻吐出来,她一边献媚地仰望着林天龙,一边“咕嘟咕嘟”地将口中混杂着,的唾液咽下去。

    她的小嘴继续舔着林天龙那直冒的大,直到将林天龙的大舔净后,才张着两片湿黏黏的美艳红唇喘着气。

    射完精的依旧威风不减,在她红唇香舌吮吸挑逗下再度,已经红杏出墙了,已经失贞堕落了,干脆就一错再错,彻底放开,尽情享受,满足自我。孟欣茹从林天龙身上爬了起来,哀怨的看着林天龙,看着脸上显出欲火难忍的荡模样的孟欣茹,那简直就像是再诉说她还没得到满足似的,再看她身赤裸洁白的肌肤,丰满的胸脯上,矗立着一对高挺肥嫩的大,纤纤细腰,圆润,肥翘椭圆,的浓密而整齐,玉腿修长,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泛着荡冶艳、浪媚人的笑容,真是让林天龙着迷。臀瓣微张,乳白色的脓液顺着大腿缓缓流出,那是林天龙刚刚射出的。她的身后,是挺着大欲火万丈的林天龙,粗长的因粘满了孟欣茹的而闪闪发亮,鸡蛋大的对准了不堪蹂躏的美妇。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