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489章 丝袜落入何人手

第489章 丝袜落入何人手

    林天龙觉得自己已经濒临爆发边缘了,于是双手将杨芳菲翻成了正常体位,准备让她达到性的冲刺。林天龙一轮强烈疯狂的、挤压下,杨芳菲那强烈的快感,娇甜美的呻吟声终于冲口而出:“好大……好深……好棒啊……我要死了……”

    杨芳菲忘形的一双玉手深深地抓着林天龙背上的肌肉,优美浑圆、雪白赤裸的玉腿、粉臂紧紧缠绕在林天龙身上,全身一阵痉挛般的抽搐,幽谷甬道内的嫩滑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滚烫的粗大巨蟒一阵难言的收缩,杨芳菲的一双纤手已紧紧攀住林天龙的后背,沟壑幽谷流出大片的春水。啊,原来成熟诱人的杨芳菲已达到了一次性。

    当她玉体痉挛,如潮喷涌而出时,林天龙又将娇软绵绵的杨芳菲趴在车盖上,丰腴圆润的美臀高高翘起,自己则站在她雪白的双腿间,硕大粗圆叠头挤开这位娇艳女郎那柔嫩湿滑的花瓣,巨大的巨蟒再一次杨芳菲那肥美多汁的幽谷甬道,继续狂抽狠顶起来。

    而杨芳菲迷濛的双眼半掩半合,双颊晕红如火,被幽谷甬道内疯狂进出的巨蟒得喘息连连,直到车盖和地上又流湿了一大片,林天龙再抱起沉溺在连续性中的杨芳菲,让她撑在车盖上,将杨芳菲一只雪白的优美玉腿高高抬起,再向着她暴露无遗的幽谷甬道狠抽。

    林天龙深深的看着杨芳菲那双迷人的大眼睛,慢慢的、轻轻的抽出、重重的、抽出、又,让体态獠人、神情娇的杨芳菲深感觉到每一次的愉快摩擦,渐渐的杨芳菲不安的配合着林天龙轻轻的顶起沟壑幽谷,迎合林天龙的,林天龙知道这个轻柔的小动作,已经无法满足食髓知味的杨芳菲了,林天龙的开始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的,而越插越深,杨芳菲不停的呻吟,呜咽。

    杨芳菲的香唇娇艳欲滴,林天龙赶紧吻上杨芳菲那吐气如兰的檀口与香喷喷的红唇,两人的舌头热烈的纠缠交结在一起,彼此互送唾液,林天龙更如尝甘露般将她口里的香津玉液全吞入腹中。杨芳菲将浑圆微翘的向上顶,以迎合林天龙猛烈的,用强烈的激情来配合林天龙忘形而疯狂的重击,每一次的撞击都发出声音“噗滋噗滋”美艳的杨芳菲那光滑丰硕饱满的一前一后幌动,春水泛滥到湿透他的,时两个官紧贴吻合而发出的水声以及杨芳菲的娇吟声响起在月光湖畔。

    这时的杨芳菲粉脸酡红耳赤,一双美眸燃烧着熊熊的欲焰,丰腴圆润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在散乱的晚礼服的掩映衬托下,更挑起林天龙无穷的欲火,林天龙把她翻倒在车盖上,架起她那双丰满浑圆的诱人美腿,把那粗硬的巨蟒往她的沟壑幽谷里狠命,每进出一次杨芳菲的叫声就跟着提高一些,林天龙不由自主的更加卖力的往前挺进。

    杨芳菲双腿紧夹,她喉咙间发出着嘤咛之声,像梦呓般哼着声音有如啜泣,又不停扭动着丰臀,神态荡媚娇艳十分十分诱人。杨芳菲举起那双雪白细緻的美腿,紧勾住林天龙的,上下耸动着她诱人的,疯狂地迎合他每一下的动作。

    林天龙见到她媚眼微张,舌头抵着上牙,继而来回磨着樱唇,再忍不住饥渴热情地吻着她的香唇,并且用力地吸吮着,似乎要将她檀口里的津液吸干一般。

    杨芳菲的娇哼声越来越急,也越来越迷糊,跟着突然用尽全力的双腿夹紧林天龙,快速扭动纤腰,并且吻得他更热烈和密实,舌头也搅动得几乎打结在一起。

    与此同时杨芳菲香喷喷的沟壑幽谷里的开始急速地一圈一圈地缩起来,她完全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姣艳的脸上洋溢着一种迷醉荡的神情,林天龙被她迷得近乎疯狂起来,进出她沟壑幽谷的每一下都深深地、用力地插下去,并且每一下都直达花芯,蟒头套入颈里去,杨芳菲被未婚夫汤强以外的男人林天龙三番两次地用粗长的巨蟒深插进,所到之处连未婚夫汤强都从未到过的……

    “天龙……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啊……”

    实在受不了林天龙这一波强过一波的,杨芳菲突然打了个寒颤,诱人香艳的胴体弯成拱桥一般,美臀一紧,沟壑幽谷奋力的向上挺,幽谷甬道一阵阵痉挛不断抽搐,一股炽热的春水猛然喷出,再次达到了的巅峰。

    林天龙趁机张口吸住杨芳菲香喷喷微张的嘴唇,饥渴地湿吻着她的樱桃小嘴,吸吮她嘴里的津液,两副嘴唇纠缠得密不透风,同时杨芳菲的花瓣紧紧的咬住林天龙巨蟒的根部,幽谷与林天龙的耻骨密贴相抵,两人纠缠紧密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而美艳性感诱人犯罪的娇美女郎杨芳菲意外地尝到了中,水融的无上美境。

    林天龙感受到杨芳菲的,他也要来了,咬着牙,奋力做出最后的动作,要让这个即将成为的美女,好好记住自己的感觉。

    在连续不断的下,林天龙感到杨芳菲已经达到了极限。他不再忍耐,一声怒吼,火热的像机枪一样,猛力地击入了杨芳菲甬道最深处,直达。

    他,杨芳菲只觉得甬道一热,一股强烈的撞击,把自己送到了又一个。

    她最后用力咬了林天龙一口,松了开来,整个人瘫软在了车盖上。

    射进来了,好在今天不是,杨芳菲的意识渐渐回来了。自己出轨了,在婚礼还有一个多月,自己竟然和一个刚认识的帅哥,在炎都山月光湖畔野外狂野地了。

    她不由得遮住了眼睛,不敢再看面前赤裸的大男孩,但自己一片狼藉,还能感到湿热的,一点点的溢出。连未婚夫都从来没有直接射进去的甬道,今天欣然接纳了另一个男人,让对方的灌满了甬道的每一处角落。

    激情过后的男女,一个娇羞无限,一个落落大方。林天龙悉心地擦拭好杨芳菲的,拾起脱落的衣服,让杨芳菲能够重新穿上。

    丝袜是不能再穿了,林天龙自己收拾了起来。当林天龙把揉成一团,湿漉漉的递给杨芳菲的时候,她的脸,羞得抬不起头来。

    默默地穿上,林天龙带着她,走上了回渡假村的路途。杨芳菲心里七上八下,不知所措,自己出轨了。还是和一个富家子弟,光天化日下,在他的跑车顶盖体验了的欢愉。

    这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自己竟然让他发生了。就这么一次,而且是在炎都山,月光湖畔,没事的,不会有人知道,杨芳菲不断给自己找着借口。对未婚夫汤强的歉意,让她十分不安,下个月就要结婚,未婚妻竟然和别的男人,而且激烈程度比和男友强过数倍。一想到这里,杨芳菲深深吸了口气,潮红的脸上,浮现出一阵羞愧的苍白。

    林天龙看在眼里,知道杨芳菲作为一个相对传统的女性,心里肯定十分不安。

    老实说,没有催情香水的帮助,自己今天就算气氛再好,也未必如愿以偿。想到杨芳菲还有一个美国留学的未婚夫汤强,林天龙心里,有一种奇特的得意。

    为了避嫌,杨芳菲在离渡假村有些距离的地方,就要下了。她不敢再看林天龙,下了车,就要离开。

    忽然,林天龙一把拉过她,火热的嘴唇,压在了杨芳菲的嘴唇上。杨芳菲虽然想反抗,但刚刚臣服的,很快放弃了。一个长长,深深的吻,几乎要让她软瘫在地。

    好不容易分开,杨芳菲满脸通红,低声说道:“好了,以后,我们不会见面。”

    “好的,刚才的一个小时,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林天龙深情地说道,忽然把一个什么东西,塞在了杨芳菲手里。

    杨芳菲一愣,这竟然是一颗红宝石,夜幕中闪着艳丽的红光,十分美丽动人。

    她定了定神,坚决地把宝石塞了回去。

    “这不行,我绝对不能收。”

    “这只是个纪念,就当成来炎都山的纪念好了。”林天龙道。

    “不行,你留着,我,我走了。”杨芳菲不敢说下去,回过身子,跑进渡假村去了。

    林天龙望着杨芳菲优美的背影,叹了口气,看来作为纪念的,也就只有美女那撕破的丝袜了。

    那个幸运的未婚夫,能娶到这样的美女,真是好福气。不过,想来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今天会和自己有这么一段之旅吧。林天龙发动了跑车,潇洒地离去,一片黑色的云彩划过,杨芳菲留下的黑色丝袜,被抛在了空中。

    它随风盘旋了一阵子,终于落了下来,不过,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一个人接住了。

    黑夜中,他的眼神炽热,焦躁,兴奋,握着丝袜的手,一点点的收紧,仿佛要在这略带体温和的织物,感受主人当时的热情和放纵。

    杨芳菲身心疲倦地回到渡假村,本来想回房间休息,可是被几个同学拉住了死活不放,回忆着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同学之间的感情聊起来让她暂时忘却了身心的疲惫,才晚上九点多钟,对于大城市的人说夜生活还没有开始,几个一同前来的同学拉着杨芳菲,坐着一辆车再次兜风。

    开车的叫陈凯,二十八岁,是学校里一个博士生,他家里是中原地区的高官。他也是车上唯一一个男性。另外四个都是女生,除了杨芳菲坐在前排,其他人都在后排,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四个女人坐在一起,一路上自然少不了欢声笑语。

    “喂,芳菲啊,听说刚才party后来是林天龙载你出去吹风的,是不是啊?”

    一个女生发问道。

    刚才回来的时候,这个问题倒也被女同学问过不少遍,一开始杨芳菲还有些紧张,生怕刚才的风流韵事被发现。现在倒也习惯了,回答得都很顺畅。毕竟自己是一个人跟林天龙出去的,没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是啊,哎,没有他,我都要被那个官二代烦死了。”杨芳菲说道,官二代自然就是孟彪了。

    “哦,那林天龙可有没有追你啊!”

    “说啥呢,芳菲不是都要等未婚夫回国结婚了,告诉她未婚夫可要打架了。”陈凯忽然帮腔道。

    “就是就是,别瞎说。”另一个女生笑着说道。

    “你别说,林天龙那么帅,又有钱,听说可是炎都市近来混的风生水起的风云人物后起之秀,浪漫一下也未尝不可嘛。”那个女生不依不饶,继续说道。

    要是别人,杨芳菲可能还有些尴尬,但她俩关系很好,是好多年的朋友。杨芳菲在大学,是个乖得不能再乖的女生,没人,特别是好朋友,有会把她和出轨这类事情联系起来。

    杨芳菲听了,嗔怪道:“我看是你看上人家了吧,是不是?”

    “讨厌。”那女生捏了杨芳菲一把,杨芳菲侧过身子,躲了过去,可还有另外一只手,杨芳菲的脖子被捏了一下,她一声娇笑,俯下了身子。

    她晚礼服领口较低,隐约可见的尖尖。这一下,一双圆鼓鼓的雪白,大半都被一旁的陈凯看光了。他目光所及,全身一热,立刻支起了帐篷。

    好在驾驶技术过硬,车身只是微微一晃,没人发觉。

    打打闹闹,说说笑笑,时间也就很快过去了。夜深了,陈凯绅士地把女孩送回渡假村。到了渡假村楼下,杨芳菲谢了谢他,便要上楼回房间。陈凯喉咙咕了一声,欲言又止。杨芳菲和他在大学认识有几个月了,知道这人专心学术,老实害羞。要不是自己和几个女伴总是问他问题,所以交上了朋友。不然,不算上课,陈凯一年和女生说话的次数,不超过一百次,不过在几个女同学眼里都把他当做闺蜜好朋友,却没有一个女同学把他当做男人看待的。

    “怎么了,学长,有什么事?”杨芳菲问道。

    她明亮的双眸,圆圆的笑脸,让陈凯一时间呆了呆。他定了定神,说道:“恩,你们快要走了,我想,能不能,请你们吃个饭……”

    杨芳菲抿着嘴,笑了,说道:“应该是我们请你吃才对!帮我们写作业,还带我们在学校买菜做饭。”

    “恩……这……那,那。”

    “你什么时候有空,这个周末?好,我们去吃牛排,回头定下来打电话。”

    杨芳菲看陈凯点了点头,又笑了笑,拎起东西上楼回房间了。

    陈凯望着她优美的背影,暗骂,刚刚明明要说“和你”,到了口边变成“你们”了。那几个女生,加起来也没有杨芳菲一半的温柔和美丽。

    杨芳菲回到房间整理好东西,把买来的衣物一个个都试了试,拍好照片。待会给老公看看,让他挑挑,不好的还可以退掉。想起汤强,杨芳菲一阵心酸,四年恋爱,自己从来没有做一点点对不起他的事情。

    连别的男人的手都没碰过,可是今晚,也不知道是炎都山的空气太潮湿,还是月光湖边的景色太迷人,又或者是林天龙的英俊和风度俘虏了自己。竟然和他如此激烈的,那种和汤强在一起体验不到的刺激,深深印在自己脑海。兴奋,紧张,甜美,恐惧,自责,杨芳菲知道入睡前,恐怕自己要和这些感情搏斗一番。

    等到汤强回国,结婚就好了,杨芳菲暗暗下定决心。做一个好妻子,只对汤强一个人好。她不住安慰自己,总算心情好了一些。打开电脑,登上qq,想要和男友说话。可是今晚他却不在,杨芳菲叹了口气,留了言,起身去洗澡了。

    嘀铃铃,杨芳菲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杨芳菲头都大了。又是那个讨厌的孟彪,杨芳菲不去理会,径自走进了浴室。

    洗浴完毕,杨芳菲走了出来。手机显示了一则留言,杨芳菲摇摇头,顺手删掉了。

    都是富二代,孟彪就是暴发户的气质,和林天龙就是不一样。他是那么体贴,潇洒。杨芳菲忽然回忆起刚才激情的傍晚,林天龙阳光结实的男性躯体。刚刚洗好的身体,传来一股热气,杨芳菲的双腿,反射地夹紧了。

    哎,我在想什么呢。杨芳菲压抑住砰砰直跳的心脏,赶紧换了宽松的睡衣,躺下了。有好几次,她都差点忍耐不住抚摸自己和的,但多年严厉的家教,还是起了作用。很快,杨芳菲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杨芳菲正在上网购物。忽然门铃响了,开门没有人,门口有一个小小的纸袋子。她疑惑地拿起来,非常轻,一捏就软了下去。

    这是什么?她皱了皱眉头,该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吧?

    拿了进去,这个小纸袋,会是什么?

    她小心翼翼地拿着剪刀,一点点剪开,倒了出来。她屏住呼吸,生怕是什么昆虫啊,蛇啊,之前在大学就有同学在愚人节搞过类似恶作剧。

    都不是,是一团黑色的丝织物,杨芳菲刚要松口气。忽然,她只觉得全身冰冷,颤抖着拿了过来,抖开来。

    这是一双黑色半透明连裤丝袜,站了一些尘土,到处都是脱线,特别是裆部,很明显一个大大的破口。毫无疑问,这正是昨晚和林天龙的时候,杨芳菲穿着的丝袜!她清楚地记得,正是林天龙撕开了这条丝袜,也正是他最后收了起来,没有还给自己。而现在,它却出现了。

    是谁?事情败露了?杨芳菲一阵晕眩,紧握丝袜的双手都在发抖。她抢过纸袋,上下研究,没有署名,没有地址,毫无疑问是谁扔在自己房间门口里的。难道是林天龙?

    对自己念念不忘。可是他不像是会这样做的人。更何况如果要胁迫自己,总不会把证物直接还给我吧?

    杨芳菲踱着步子,心乱如麻。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她脑海,昨晚,孟彪的电话,难道?她抓起手机,后悔万分删掉了他的留言。打过去?不行不行。

    杨芳菲颓然倒在沙发上,泪水打着滚儿。

    她心里后悔万分,自己做乖宝宝做了二十多年,就犯了一次错误,便出了事。

    找家人,找姑妈杨澜澜,找未婚夫汤强,都不可能。杨芳菲悲哀地发现,此时此刻,一个可以求助的对象,都没有。

    等等,也许还有一个,杨芳菲拿着手机,一会放下,一会紧盯着屏幕。也许林天龙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自己也是因为和他欢好,才有了这样的事情。

    也许林天龙也应该负上一些责任,来帮助自己,而且,这丝袜没有妥善处理,多半也是他的原因。虽然如此,但杨芳菲拿着电话,就是打不出去。忽然,手机再次出现了收到短信的画面,而来源,是一个醒目的unknown。

    杨芳菲急忙打开,消息非常简单,却让她心头一震。

    “收到了丝袜,请加QQ!”

    后面是一个号码。

    杨芳菲按捺住狂跳的心脏,打开了电脑,登上了qq。搜到了短信上的qq号,杨芳菲的鼠标悬在按钮上方,手指颤抖着,不敢点下去。这个人是谁?知道多少我的事情?他是偶尔拾到我的丝袜,还是看到了整个过程?

    有没有照片,视频?想到这里,杨芳菲一阵抽搐,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她平时和朋友聊天,还总是鄙视目前层出不穷的门事件。总是觉得这些录下视频的女人,很下流,下贱。如果自己也成了其中一份子,父母,姑妈杨澜澜,未婚夫汤强,同学,朋友会怎么样?那自己真的没脸见人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