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501章 刘宗山夫目前犯

第501章 刘宗山夫目前犯

    “天龙,当年我考察的时候。83岁的李黑保老人是太平村李自成家族的族长,也是李自成的第十四世孙。他告诉我,多少年来,关于家族的事情,一直是口口相传,对外保密。站在街边的檐雨下,指着街边的房子,他介绍道:这里的房子许多都是很气派的四合院,路北全是两进院,路南全是三进院的。和周围地区的黄高原上的民居明显不同,先人们对此的解释是,闯王曾经在京城做过帝王,来这里的闯王的随从将京城的四合院建筑风格带来了。

    “2006年6月21日上午,黄土高原上的雨仍然下着,李黑保老人向我示范着他的族人在祭祀祖先时的奇特礼数:祭祀时,要穿上平时不穿的、特制的裙子,右手拿一个手绢,两个老人相向握对方的手臂,先是从左向右,转三圈,然后从右向左转三圈,每转完一圈后,两人并立,面向祖先的牌位,扎成弓步,两手从下到上,从大腿两侧向上,抱在胸前行礼,然后沿着胸部再向上放到脸颊上。这种礼数周围地区没有。每年的大年初一,他们会把先人的灵牌挂起来,初二时开始祭拜,一辈一辈的按顺序来,主祭的这户人家,从族中选出48丁,进行祭拜,到现在一直保留着48丁祭拜祖先的习俗。祖传在村里一直做粉丝办“粉房”的李文耀老人向我讲述祭祀时穿的裙子的样子:‘象唱戏是演员穿的那样,边上压的是淡黄色的花边,很好看的。我家的那件在1972年被毁了,可惜!’

    “李黑保还介绍说,这个村里的老人们,大多留长发,是党项人秃发的形式,而且,村里的老人孩子一直传承着爱好武术、喜争斗、脾气暴躁、喜欢喝酒的风俗。上个世纪60年代以前,村里还保留着专门用于酿酒的“烧科院”,用于制作粉丝的“粉房”。李黑保老人家里就是祖传烧酒的,他记得年少时村里有10个烧酒的窑,一年中集中烧酒时不停火,烧的酒远近闻名,“我们的酒和周围地区的汉族人的烧酒不同,好喝着呢!主要用糜子、玉米、黄豆采曲,我爷爷、父亲一直烧酒,到我时,因为烧酒的摊子大了,就到黄陵县去烧。”

    “据老人说,太平村从李自成的侄子李锦家人入住,从一世李锦到此时共十九世,且辈次不乱。不论年岁大小,均以辈次论高低,按辈份称呼。从人口和传世来看,太平村李锦家人约有300余年历史,而方圆村庄均是千年以上的历史。据说最初只有石姓、卢姓几家农点住户,李锦家人从峁城进村后,石、卢几姓逐渐退出村。

    “19岁的李世霖,从富县职业高中刚毕业,报考了山西服装艺术学校,自称是个小党项。‘村里人一直脾气暴躁,喜欢喝酒,爱斗,在我们这些孩子身上也一直体现。在学校里,外面乡村或者城里的学生已听说是太平的学生,都不敢惹。老人们传下的习惯是,在外面我们听不得别人说太平的坏话。在外面读书的学生也好,打工的也好,我们一走出村子就很puhong(音,就是很合群的意思。作者注),外人说,一个好斗不服输的太平人已经够可怕的了,再加上一群很puhong的太平人,谁敢惹呀?’至今,在富县和黄陵县一带还流行着‘出门北看太平、南看北村’的说法,是说这两个村里的人特别利害,善斗尚武。现在就是走在路上,或在隆坊集会上,如有人敢和太平李氏人斗,其他太平李氏人就会一齐上手,尤其过去年代更为明显。

    “太平李氏人的面部具有西北少数民族固有的特征,前额突出,眼睛淡黄,面部轮廊明显,尤其返祖现象增多。现村子里有数十位人,高鼻子、深眼睛,很像西北少数民族。就连村里本族也纳闷,为什么我们太平李氏和人家其他村的人长像不太一样?据陕西省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李登第先生讲:李自成是西夏国王元昊的后代,是党项族,太平村人是李自成后裔,那么,也是党项人后裔。村民们大多体格强壮,力气大,有武功底子。听说过去太平李氏一人用驴驮一麻口袋粮食,遇到险腰狭窄路面时,驴不敢走,他一人用肩扛着粮袋,一手抱起驴走过去。我在村里走访期间,听到像这样的传说很多。

    “通过查阅资料与实地考证,我认为太平李锦家族是一个具有西北少数民族血统的人种,是李自成兵败后,从陕北南下的党项军裔北归后的一个集中隐居地。”

    晚饭的时候,刘宗山仍然故我地就李自成与党项人的学术问题滔滔不绝,林天龙关心的是李自成与丁玲的关系问题,而他却只字不提,林天龙也不好太过明显,以免引起刘宗山的注意,引起刘宗山的注意,就有可能引起亚东哥的警觉。

    刘宗山说的唾沫横飞,兴致勃勃,终于自己说过瘾了,他发现林天龙的呼吸似乎有些粗重,还很关切的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也没看到的是他心目中端庄贤惠的妻子罗美琪正伸着芊芊美足正磨蹭着林天龙的小兄弟……

    而林天龙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总在离刘宗山近在咫尺的地方猥亵着罗美琪,比如刚才吃饭的时候,他总探下一只手偷偷地抚摩罗美琪浑圆而极富弹性的大腿。罗美琪伏身为刘宗山倒茶的时候,他总悄悄站在她的身后扣挖罗美琪的,罗美琪的蜜汁分泌得特别多,每次都弄得他整个手掌湿漉漉的。

    今天吃完晚饭,刘宗山看完报纸之后,看着到7点钟了,又跟往常一样回到客厅看新闻,林天龙则帮着罗美琪收拾餐具。今天她穿了件紧身连衣的韵律服,的痕迹显示出T字的形状,那是件极小的,裤边的带子顺着丰满臀部优美的弧度勾勒出一条亵的曲线,而前面饱满的被紧身裤包裹着显出小馒头般的邪形状。

    而柳腰上那对36E未着胸罩的丰满被紧身衣包裹着硬挺的形成两粒明显地突起,她走起路来两片一左一右地摇晃,看得我血脉沸腾。即时色心大起,走到罗美琪后面,用暴涨的抵住了她弹性十足的臀部,双手攀上了她圆润饱满的双峰。

    “呀!”听到了罗美琪娇呼,刘宗山将头转过来。从刘宗山的角度看去,只见罗美琪和林天龙一起在洗碗,似乎没有任何的异样,暗自摇了下头,继续看自己的新闻联播了。

    视线拉到刘宗山所没看到的橱柜下边,林天龙的一只大手正伸进了罗美琪短裙里,放肆的在罗美琪臀肉上揉捏着,得意时还会将手指罗美琪的臀缝间一抽而出。罗美琪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胆,被他突袭之下才有了刚才的一声呻吟。不几下罗美琪就被搞的春潮泛滥,一片泥泞,双眸迷离,编贝般的玉齿紧咬着性感的薄唇,避免自己再发出羞人的呻吟,不堪般伸出一只玉手想阻挡林天龙对自己的侵犯。

    “啊……天龙……不可以……宗山在那边……”罗美琪转过半边脸来,说话时媚态撩人。

    “不……我要嘛……谁叫美琪嫂子穿得那么性感……”林天龙一边说着一边将血脉贲张的挤进她的肉,硬挺挺地抵在上,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的部分,手掌用力,柔软又有弹性的被他弄得大大变形。梦世界这里的别墅套房的厨房侧对着客厅,中间只有扇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和及腰的洗涤槽。也就是说刘宗山现在如果转过头来便看到他的老婆正在被林天龙肆意地蹂躐,好刺激啊!

    身前美妇的丈夫就在不远处,若一回头就能发现此处的异样,当着美妇的丈夫面肆意玩弄着她的美臀,欣赏着美妇似羞涩,似抗拒,似担忧的表情,林天龙正觉得成就意满,正在爽出,看美妇伸手来阻止自己,林天龙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罗美琪的玉手,手把这手将罗美琪的玉手往自己按在了自己的大处,隔着衣衫了起来。

    “嗯……别……别在这……呜……”罗美琪尽量压低着声音,喘着粗气,娇躯无力的不得不贴紧了林天龙雄壮的身体。

    “嘿嘿,吃饭的时候竟然敢挑逗老公,看老公好好的教训你!”吃饭的时候林天龙欲火就被罗美琪勾了起来,此刻竟也顾不得刘宗山了,说完放过满手的臀肉,两指一并挺进罗美琪的了起来。

    “呜……人家…人家不敢了……老…公……嗯嗯……饶了人家把……嗯。”不堪林天龙的侵犯,罗美琪连忙讨饶了起来。

    “嘿嘿,晚了,不让老公消了火别指望我能放过你。”

    林天龙说完,略一低头,在罗美琪的脖子周围亲吻了起来,兴起时还会伸出舌头舔舐罗美琪白嫩的耳垂。

    “嗯嗯……呜…呜呜……”罗美琪再也耐不住呻吟,赶紧伸出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唇,以免被刘宗山发现。

    林天龙将手从衣服的两侧探了进去,恣情品尝的丰挺和弹性,同时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他捏弄搓揉,丰满的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

    林天龙粗鲁地揉弄着罗美琪的胸部,像一只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的蹂躏。罗美琪原本丰满的,已被抚弄得更加饱满的。他火热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一支手继续蹂躏着双乳,而另外一支手也摸到腹下来了。

    他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隔着紧身裤挤入罗美琪饱满的,抚弄着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份。薄薄的布料下羞耻的无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已经更加涨粗的的火棒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隔着两层布料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口磨碾。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