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525章 义母子禁忌暧昧

第525章 义母子禁忌暧昧

    突地,一股从所未有过的锥心蚀骨感觉,由直钻心房,她不由得全身颤栗;原本脆弱的心防,也在瞬间,彻底的崩溃。黄婉蓉打从心底放弃了抵抗,随着不断增强的异样快感,饥渴的她转而热切期待着,干儿子粗犷的侵袭。

    林天龙掰开黄婉蓉白嫩丰腴的臀部,以舌尖钻舔黄婉蓉紧缩诱人的,从未尝过此种滋味的黄婉蓉,对这种万箭钻心似的快感,简直抵受不住。她只觉空虚饥渴的感觉,一下子增加了几十倍,双手也迫切的需要拥抱住什么东西,林天龙了一番,把两片臀瓣肆意的捏扁揉圆,留下几道红红的手印,然后伸着大舌头开始向下舔去,直到碰触到了干妈黄婉蓉充血已久的,那分泌而出的,被林天龙全数吸入了大嘴。

    黄婉蓉不由得情急的哼道:“啊,天龙,你又舔错地方了啊,不是那里啊!快停下!”

    黄婉蓉被刺激的身子猛的向前一挺,都被震荡的晃动起来。

    “你要相信儿子,你这边都有红肿的,干妈,再吸五下就好了!你数着啊!”

    林天龙的两只大手大力捏着干妈黄婉蓉的肥,不让移动分毫,继续上下吮吸着。

    “天龙你要说话算话啊!哦……一下了!”

    黄婉蓉这时候脑子里已经只剩下干儿子天龙的声音了,这种盲目的信任,好像具有魔力一般,让她忘却了一切顾虑和戒条,只想着为了治病,就都听天龙的吧,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只是,天龙的舌头,实在太热太有力了。

    从下往上看,性感的三角丘缀着一丛细软乱毛,天龙鼻子的正上方就是湿漉漉的溪沟,干妈黄婉蓉感受到热热的鼻息正吹向张裂的,无尽的哀羞使她闭上眼苦苦的求着:“天龙,轻点……”

    天龙的鼻头沾到了滑滑的腿根肌肤,蜜汁的腥味强烈的挑起他的兽欲,他柔声问道:“干妈,这样好不好?”

    猛然两只巨掌由外抱住干妈黄婉蓉丰满的双臀,嘴巴凑进腿根中央,吐出厚宽的黑舌,“啾!唔……啾……”

    地开始舔吃溪沟外围的唇肉。黏皱的唇瓣被有力的舌头舔得四处扭曲,腥咸的肉汁被一沱沱吸进天龙的嘴中。

    “啊……不要用舌头顶啊,两下了天龙!”

    的蜜液分泌的更多了,那种需要填补的空虚感被迅速放大,作为女人的本能,让黄婉蓉开始有些享受这种近乎的奇异快感,即使是丈夫郭立青,也从未让她有过这种刺激的感受。

    只是为了治病,黄婉蓉再一次在心里告诉自己,好像在对自己解释什么。林天龙正亲的起劲,完全没想到俏干妈的心态已由开始的抗拒到被动接受,然后再到现在的将错就错,自欺欺人。

    干妈黄婉蓉得强忍着麻痒,她不能在干儿子天龙面前表现出一点兴奋或舒服的样子,但是天龙的舌头逐渐往敏感的舔去,还用牙齿轻咬着,强烈的趐麻已经使她背脊用力的弓起来,肌肤上也冒出汗珠,心目中丈夫郭立青的影子愈来愈模糊……

    “天龙,吸得差不多了吧?嗯……三下!”

    黄婉蓉心里一直默默地数着,感受着每一次从到传来的销魂快感,那滑腻的大舌头,火热的吮吸和靡的声响,都点燃了黄婉蓉压抑已久的情慾,在半推半就间,黄婉蓉暗暗分开了大腿,不知道是另类的抗拒还是变相的迎接。

    就在此时,天龙改变了攻击位置,周围长满尖刺胡渣的湿嘴直接吸上干妈黄婉蓉刚才正在想的,嘴唇紧紧吸吮住凸起的括约肌,尖刺的胡渣连带刺入周围敏感的皮肤。

    “呀……”

    干妈黄婉蓉像被电殛似的急扭臀部,顾不得被干儿子看透她的羞耻心。

    天龙见样大受鼓励,将力量集中在舌头的尖端用力顶上去,直接顶破括约肌中心的排便孔,心脏快爆裂的快感电流从二个内瞬间串联扩散开来。

    干妈黄婉蓉只觉得身体好像麻痹了无法控制,一时间只能“啊!啊!”

    大声,更用力翘起,还死命的扭转腰肢,让被舔的地方一直磨擦大男孩的脸。这样一来,不仅是湿软的舌头舔舐她的私部,大男孩刺刺的胡渣也用力的磨擦周围敏感的肌肤。

    “不行了,受不了了啦……”

    林天龙加大了力度,而干妈黄婉蓉竟然本能的开始向后挺起了。

    林天龙突然停下动作,干妈黄婉蓉紧绷的顿时失去快感的冲击,就差那么二、三秒。干妈黄婉蓉飞红的脸颊娇喘哼哼,前夕的肌肤粉中透红,相当迷人,身体激动地起伏颤抖。的被勾引到极点但又泄不出来的痛苦处罚,让干妈黄婉蓉几乎要失去理性。

    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心中一直想喊出的是:“不要停下来!不要在这个时候停!”

    但是最后靠着一丝羞耻心强忍下来。

    四下了,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就到了,黄婉蓉柳眉紧蹙,忍得很辛苦,心里迫切的希望林天龙最后的一下能够更加有力,更加绵长,于是不自主的用力,将肥美的大高高抬起,整个压在了林天龙的脸上。

    天龙的嘴终于离开干妈黄婉蓉的股缝,他的鼻头、嘴边到下巴都是黏湿湿的一片。

    天龙兴奋地惊叹着:“干妈好多水,吸都吸不完,干妈真是太好了,愈是舔她,就……就流愈多水出来呢!”

    他转向干妈黄婉蓉光溜溜的股缝看去,可不是,整片周围的股沟和被舔得湿亮一片,鲜红的唇肉被吸得肿翻,粉红的黏膜上的口和道都明显的扩张开来。

    她的真美,夹在大腿根中间的耻丘肥美饱满、中间的裂缝夹着皱皱的唇片,可能刚被玩过吧!

    里面粉红的果肉有点肿,而且底端还沾着一滴黏汁,黄婉蓉美丽的胴体不住地颤抖。

    干妈黄婉蓉隐约感觉到干儿子天龙在欣赏品味她的情形,激情尚未平复的心里哀怨的乱想着:“小坏蛋,你这样欺负干妈,直接舔……人家最敏感的地方,当然会受不了……流出来也是正常的,只是……我还好痒……快受不了了,自从和立青在一起后,没有一天像今天一样那么舒服过……不管怎么都可以,天龙,请再多舔干妈一下吧。”

    一想到刚刚被舔的幸福,突然又感到深处起来,随即从泌流出一股热流,她慌乱又娇羞得轻哼一声。天龙只见她皱嫩的和中央的黏膜蠕动了一下,先是一滴透明的汁从微启的口流下来,接着热腾腾的汁一路流出来滴在地上。

    “哦……要来了,啊……”

    果然,林天龙没有让她失望,将整个舌头都探进了两片肥唇之中,舔到了那凸起的樱花小豆,五下,六下,七下,黄婉蓉没有再数,林天龙也没有停下,而是都很有默契的继续着,直到黄婉蓉猛地向后一耸,潮喷汩汩而出,身体一阵抽搐,然后虚脱般的趴倒在了地上。

    “呀……”

    里的空气好像在被往外抽离,里面的黏膜在痉挛着,潺潺的水一直流出来……等到天龙的口舌离开后,她已满身汗汁瘫软在地上,两条美腿随便的搁着,连阖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干妈,你晚上就不要穿牛仔裤了,又紧又不透气,容易让伤口感染的。”

    林天龙一看干妈黄婉蓉被自己亲的了,便恢复了孝顺儿子的模样,关切的对自己的干妈说道。

    “哦!”

    黄婉蓉很乖巧的应道,俏脸绯红,美腿随意的伸开着,很明显还沉浸在刚才的中难以自拔。

    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起刚才发生的事,吃了随身带的罐头,喝了些矿泉水,到了晚上,累了一天的黄婉蓉很快睡意来袭,而林天龙也识趣的没有再得寸进尺,一边回味着白天的禁忌激情,那一幕幕刺激的画面,看着黄婉蓉已经入睡,便掏出大,开始打起手枪,想赶紧发泄出来,憋了一天没有上马,还是在这种极品干妈的面前,大巨蟒一直硬到现在,这让林天龙犹如受刑一般痛苦。

    晚上雨势加重,变成了瓢泼暴雨,电闪雷鸣,轰鸣憾耳,在大山里,一切声响都被无限放大,虽然黄婉蓉已经为子成熟美妇,可是从小就害怕打雷闪电的她,此时从睡意中被惊醒,瑟瑟发抖的把脸埋在怀里。

    正当黄婉蓉心有畏惧的看着窗外的阴暗雨夜,忽然注意到天龙那边好像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黄婉蓉蹑手蹑脚的走到近前,想一探究竟。

    而林天龙早就听到了黄婉蓉的脚步声,停止了动作,开始无病呻吟起来。

    “天龙,你是不是病了?”

    黄婉蓉注意到了林天龙的异常,很是忧心的问道。

    “干妈,可能我白天淋雨了吧!”

    林天龙装作很虚弱的答道。

    “天龙你的身体好烫啊,一定是发烧了。”

    黄婉蓉摸了摸林天龙的额头,发现全是汗水,还有点发烫。

    “干妈啊,我好冷啊,浑身疲惫无力的,唉!但是我不是因为发烧才这样的!”

    林天龙当然并不是发烧,山里人淋场雨算什么,何况他年轻强壮,体质彪悍,这完全是因为刚才他打得太投入了,但是用来忽悠一下干妈黄婉蓉还是很管用的。

    “天龙这可怎么办,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天龙你说不是发烧,那是为什么啊?”

    黄婉蓉有些急了,这万一要是急症,大山里的又出不去,可如何是好。

    “唉,干妈,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其实,我中午那会儿也被蜘蛛叮到了。”

    “什么?傻孩子,那您怎么不说啊?那,你的伤口毒液没有排出来,岂不是会有瘫痪的风险?”

    黄婉蓉一听,惊讶的张开了嘴,没想到天龙和自己一样也被蜘蛛咬了,却想着不让自己担心,隐瞒了起来,自己的心里顿时不好受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