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529章 怪兽吼声干爹来电

第529章 怪兽吼声干爹来电

    “答应答应,你说啥我都没意见。”

    林天龙现在心里别提多满意了,干妈给自己找个治病的借口,其实只不过是要一个两人都不尴尬的理由,他哪能看不出,只是觉得吧,这高贵的女人要是起来,当然也得是高贵的法,果然不是那种寻常妇人可比。

    “那好,第二条,我们不能真的发生关系,不然就成了,这个底线一定不能破。除此之外,天龙你要怎么治疗,我,我都可以答应你。”

    黄婉蓉这一句说到最后,声音小的就连自己都几乎听不见了。

    “嗯,天龙尽量帮你。”

    林天龙耳朵可比耗子还尖,柔声应承到。

    黄婉蓉看着天龙这么顺着自己,也就再没有什么顾虑了,说出了最后的条件。

    “最后一条,绝不能让你干爹知道,而且只能是雨停之前。出了这个山,你还是我的干儿子,我还是你的干妈,我们得忘了这一切。你要是真喜欢我,就要适可而止,所有的疯狂只能发生在这个小木屋里。这一条,天龙你能不能做到?”

    黄婉蓉说完了自己的要求,就等着天龙回话了,她当然知道自己说的这些都是没用的场面话,但是,至少得给自己一个交代,否则让她光明正大的和自己的天龙鬼混,那是万万做不到的,但只要有了这个理由,有了底线,那么其它一切都可以接受了。

    “我能,干妈,只要能和你亲热一次,即使不是真的做,我也心满意足了。那个,是不是我要怎么给你治疗,你都听我的啊?”

    林天龙猥琐的笑着走到黄婉蓉身边,伸出手摸到了黄婉蓉的小脚,轻轻的揉捏起来。

    “嗯,都听你个小坏蛋的,天龙,你想好没有,到底要怎么治我?”

    说完,黄婉蓉伸出了修长的美腿,用脚尖从林天龙的小腿一直点到了大腿,然后勾起脚趾,拨弄起林天龙的大来。

    高贵的一旦敞开心扉,有了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那么,她的魅力将会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你面前。

    黄婉蓉张开了小嘴,用贝齿咬着舌尖,妩媚的问道:“硬了吗?”

    “硬了。”

    “那天龙你还等什么呢?”

    “受不了了,儿子要开始了。”

    林天龙饿狼一样的扑倒了黄婉蓉,一个大男孩,一个美妇人,干儿和干妈,经过了一番波折,就这样终于开始了肉贴肉的激烈搏斗。

    “天龙轻点啊,我们只是为了治病啊,千万,哦……千万不能太投入啊!”

    黄婉蓉挣扎着叫道,不知是假是真。

    “我明白,干妈,可是要治好你的病一定要忘掉你现在的身份啊,会放不开的。婉蓉干妈,你的身份已经不是市妇联主席了,忘掉吧,你现在就是我的女神。”

    “那,你这个小坏蛋大色狼,要怎么对你的女神啊?”

    黄婉蓉舔着嘴唇,说着这样前所未有的荡话语,终于在快感和刺激面前开始堕落了,林天龙感觉到,干妈的肉感身子,好像已经全部熟透了,稍微一碰,便会娇声滴出水儿来。

    只见一个年轻强壮的大男孩,压着成熟美妇一具白花花的美肉,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一条美腿越踢越高,肉脚性感而勾人,丝绸般光滑的白嫩脚心因为蜷缩而出现一条条的皮肤褶皱,五枚红宝石般的纤小脚趾时而张开,时而收紧,如泣如诉,似乎在传递者女主人此刻高贵而复杂的心情。

    外面大雨倾盆,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突然传来两声野兽般的吼叫。

    黄婉蓉惊恐地推开林天龙的搂抱,手忙脚乱地扯过来衣裤穿上,不知道山谷里传来的到底是什么怪兽的叫声,恐惧的好像要随时逃跑似的。

    “什么东西?天龙,我们要不要逃?”

    黄婉蓉紧张而恐惧地看着干儿子。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没听说炎都山里有什么怪兽啊!干妈,不要紧张,不要害怕,有我在呢!”

    林天龙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野兽的吼叫声,以防万一,也不得不手忙脚乱穿好衣裤,衣裤还湿漉漉的。

    这个时候,《法海不懂爱》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是你干爹……”

    黄婉蓉娇羞地看了天龙一眼,“喂,立青,是的,我们困在山上了,我和天龙在一起……”

    “婉蓉,或许这就是天意,听我的话,你要好好把握机会,接受天龙给你的关爱,让天龙好好照顾你,为了你,也为了我,更为了我们的孩子,家庭的幸福啊!乖,听我的啊!我等待你的好消息哦!婉蓉,你让天龙听电话吧!”

    郭立青笑着柔声说道。

    黄婉蓉粉面绯红地将手机递给干儿子天龙。

    林天龙信誓旦旦地说道:“喂,干爹,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干妈的!”

    “天龙,答应干爹,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好好疼爱你干妈,照顾好你干妈,为了你,也为了我,更为了你干妈,家庭的幸福啊!好孩子,干爹等待你和你干妈的好消息哦!无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干爹都会支持你的!”

    郭立青笑容带着一丝诡秘,一丝刺激,一丝快意,想一想自己爱妻黄婉蓉将要和干儿子发生的事情,他感到发自内心的暗爽,莫名其妙的快感。

    林天龙连连答应,手机挂断了,轻轻放在背包里面,含情脉脉地看着干妈黄婉蓉。

    只见干妈黄婉蓉脸颊布满了红晕,完全是一幅新媳妇的娇羞模样。她知道该来的终于要来,躲也躲不开,逃也逃不掉,芳心如同鹿撞,又是娇羞又是紧张又是难为情又是不好意思。

    “干妈,刚才干爹说那个……”

    “我也不清楚……”

    看着婉蓉干妈那种羞羞怯怯的样子,林天龙不由得舔了一下早就干裂的嘴唇,“咕噜”一下咽了口口水。嗓子眼也干的想火烧似的。好半天,他才把神儿缓过来,然后轻轻地走过去坐在婉蓉干妈身边。

    婉蓉干妈的身子丰腴圆润,可是经历风雨之后神情比刚上山的时候羞怯了许多,本来就端庄的气质再添加上羞怯之美就显得更加娇柔了,她的脸颊绯红,身子微微颤抖着。那种小女人的娇柔表情让人看的是心痒异常的,也叫林天龙心里的那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开始悄悄的泛滥起来。

    “婉蓉干妈……我……”

    林天龙不知道该说些什,头脑里空荡荡的。就这么傻傻地坐在婉蓉干妈身边,这种巨大的惊喜开始让他觉得好象自己是在做梦一样。

    “哦……”

    听了天龙的话,婉蓉干妈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脸腾的一下红了。美丽的娇靥上就好象是一块甜美的红苹果一样,晕红的双颊使他再也忍不住这秀色可餐的诱惑,凑过头去,对着婉蓉干妈的面颊就狠狠地亲了下去……“别……龙儿,别……”

    出乎意料的是,婉蓉干妈竟然开始在他身边挣扎起来,把他刚凑到她脸旁的嘴用手给挡住了。

    “婉蓉干妈……”

    林天龙有些诧异的叫了一声她,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会拒绝他,难道……难道干爹并没有和她说清楚吗?

    “龙儿……门……门还没叉呢……”

    婉蓉干妈的声音就好象是蚊子叫一样轻不可闻,如果不是他正好就在她嘴边,可能就听不到了。

    听了她的话,林天龙再才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确实是有些色急了。其实,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木屋,在这个风雨交加的时候,插不插门有什么要紧?不过,他还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急身起来就冲到门口。

    插上木屋房门以后,林天龙回头又看了一眼婉蓉干妈,跳动不已的心也开始更加剧烈了,一想到婉蓉干妈这个能让他吃不下睡不着的尤物竟然可以和他同床共枕播种耕耘了,就让他开始一阵阵的狂喜。他小心的走到桌布边缘坐下,然后伸出颤抖的双手将婉蓉干妈搂在他怀里。

    这一次,婉蓉干妈没有拒绝他。但也没有很顺从,只是任凭他搂着她,就好象是一块木头一样,只不过从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上他能感觉到现在的她心理的波涛澎湃。

    偎在天龙的怀里,黄婉蓉才感到干儿子真正的是一个大小伙子了。她几乎能听到他胸膛里砰砰的心跳。那股撩人的汗味不停的从他的胸膛腋下透出,黄婉蓉感到头晕目眩,甚至有些迷醉。她不禁想起以前和他干爹在一起时,那时郭立青的味道好象也是这样让她迷醉。

    轻轻的,林天龙将自己的嘴唇一点点地凑到她的脸上,离的她越近,就发觉婉蓉干妈已经是俏脸羞红,一双媚眼也紧紧地闭着,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一副娇羞地悸动和略微害怕的轻抖。那种欲说还休的娇柔表情弄的心里边都开始痒痒的。

    望着她的媚态,让林天龙身体里的火苗开始腾的一下流遍全身。他的双手也不老实地搂住她温暖细滑的香肩,将头一点点地往她的脸上移动。

    似乎是害羞,也好象是婉蓉干妈有些一时间难以接受这种亲热,她开始下意识地躲避他。不过他并没有放过她的打算,而是一直用手死死地按着她的肩膀,开始有些贪婪的把嘴唇继续凑上去。

    终于,在林天龙的坚持下,也在婉蓉干妈的半推半就的抵抗下,他的嘴唇开始印上了她小巧的红唇上。刚一接触,就觉得他的嘴唇好象是吻在一块柔软到及至的花蜜上一样,有些凉,有些抖,更有些甜丝丝的感觉。

    一开始,婉蓉干妈还有些抵抗的心理,毕竟,他是她的干儿子,他们之间的这种有些的情形还叫她一时难以接受。她有些欲拒还迎地紧闭着两片香唇,任凭天龙的舌头在她唇上舔来舔去,她就是不肯张开嘴让他品尝她的美味的香舌。

    对于婉蓉干妈的这种矛盾的心理,林天龙是相当的了解的,她虽然是答应了丈夫郭立青的那种荒唐的办法,但那只是出于一种实在无奈之下的被动应承。而在婉蓉干妈的心理,她可能只是把他真的当成一个借种的对象而不是一个要和她进行鱼水之欢的男人,林天龙相信,只要干妈黄婉蓉一旦确定自己已经怀上了,她绝对会坚决的放对再和他继续这种的关系的。

    而他不一样,林天龙的目的是要长期的和婉蓉干妈在一起。虽然他知道这应该是有些异想天开的。毕竟,他不可能为了婉蓉干妈而逼走干爹郭立青,因为他们两个人在干妈黄婉蓉心目中应该都是一样重要的人。可林天龙就是控制不住要长期拥有婉蓉干妈的念头。这种有些近似于霸道的想法让他开始算计起要怎样才能让婉蓉干妈能心甘情愿的和他长期保持这种关系。

    第一步,他想他应该用一种最赋有技巧性的来征服婉蓉干妈。说到技巧,林天龙相信他的能力绝对要比干爹郭立青要强一百倍。他要让婉蓉干妈感觉到在他这里可以得到比以往更刺激,更强烈百倍的舒畅和幸福。而做到这一点,他必须从开始的时候就要循序渐进,不能太色急。

    林天龙开始放弃了对婉蓉干妈的嘴唇的进攻,转而把湿滑的唇开始顺着婉蓉干妈那细嫩的脸颊向上亲吻着,不时的,还用舌头在她的香腮上几下。这种办法果然见效,很快的,婉蓉干妈地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连身体的抖动也开始愈发的剧烈起来。

    婉蓉干妈的反应也更加的鼓励了他,他的舔吻也开始逐渐的向上移动,最后,他一直将嘴唇移动到婉蓉干妈那小巧而精致的耳朵上,然后开始在她耳垂上试探地亲了几下,发觉她似乎是对这种从未接受过的爱抚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刺激。她的身体好象一下子就突然地僵直了一样,从她那修长的脖颈上,他都能发现一些密密麻麻的细小的疙瘩。

    林天龙开始逐渐加大吮吸婉蓉干妈耳垂的力度,一边吮吸,一边还用手轻轻地在她身上抚摸着。不过,他并没直接的就进攻她的要害地带,而是先开始轻柔的在她肩膀上轻抚着,然后又把手滑到她后背上上开始一点一点温柔的按压着。

    干儿子的双手几乎颤抖的不停,慢慢的从黄婉蓉的后背往上移动。那手粗大,而有力。炙烤着她娇嫩的背部的肌肤,她感到从后背传出酥酥麻麻的感觉,那种感觉好象离开她好久了。但黄婉蓉确定她是多么喜欢那种感觉。她下意识的挺直背脊,让每一寸娇嫩的渴望爱抚的肌肤在干儿子天龙的手掌下伸展。

    干儿子的手颤抖着,移动进了她的衣物内。停留在她的圆润的肩头。轻轻捏揉着,好舒服啊,黄婉蓉悠长的吐了口气。她不想那双手停止。她的身体有着太多的部位需要这么一双热而有力的手去探触,去抚弄。

    林天龙很有耐心,这些前的爱抚他一直进行了好久。一直到他感觉到婉蓉干妈的身体已经完全的在他这种温柔的爱抚下开始变的松弛起来以后,他才开始进行下一步更加激烈的举动。

    林天龙的唇开始从婉蓉干妈的耳垂上滑落下来,顺着她的脸颊开始一点一点的凑到她的唇上。刚开始的时候,婉蓉干妈似乎还有一些微微抗拒的意思,并没有让他的舌头顺利地撬开她的牙关,不过在他努力不懈的热吻之下,最后还是使她放弃了抵抗,随着她“嗯”的一声呻吟,她的香唇半开,让他的舌头开始“哧溜”一下,入侵她的嘴里。

    把舌头伸进去以后,林天龙并没有过于急色的马上吮吸她的香舌,而是相当有耐性的在婉蓉干妈的牙关周围仔细的着。从上牙床到下牙床,他没有放过任何一点空隙。而且,他一边舔着,一边还温柔的用他的嘴唇蹭着婉蓉干妈的双唇。而他抚摸婉蓉干妈后背的手也开始滑到她的大腿上,开始在她那弹性惊人的腿部开始小心的爱抚着。

    在林天龙耐心而轻柔的舔抚下,婉蓉干妈终于是卸下了她所有的羞愧和伪装。还没大等他主动的进攻,她自己就伸出了小香舌主动的和他的舌头交缠吸吮起来。而且,她还主动把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甚至还不时的用手指穿插在他发捎之间来回的梳捋着。

    楞了一下,林天龙没有想到娇羞的婉蓉干妈竟然能这么主动先和他口舌交缠。不过转而间,一阵狂喜瞬间就从心底一直传遍到全身。他开始努力地反吸起婉蓉干妈的香舌来。两个人的舌头在婉蓉干妈的小嘴里开始辗转腾挪,上下翻飞。一阵阵“吧唧,吧唧”的声音从屋子里不断的传出来。

    干儿子天龙的亲吻居然让黄婉蓉有有种如遭电击的感觉,就象,就象是怀春少女被恋人偷偷的亲吻后的那种感觉,久违的感觉,好象年轻的郭立青又回来了,好象那时她艳若春花,站在那火红的杏林里,亭亭玉立。

    他们吻得是那么的狂热,一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他才依依不舍的把唇离开婉蓉干妈。开始贪婪的端详起她那娇羞的面容起来。

    而这时候的美妇,那种以往的端庄秀丽,温柔婉约都已经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只是羞红的双颊和娇弱的模样。连身体都好象是在他那灼热的眼神下溶化了一样,娇躯酥软无力地靠在他怀里。

    婉蓉干妈现在的可爱样子让他再也有些难以抑制自己地冲动了,林天龙急促的喘息着,开始慢慢地把她轻按在桌布上,然后小心的把自己的身体压了上去。

    婉蓉干妈的手臂还是依旧牢牢地环在他的脖子上,看起来,林天龙刚才那些耐心的爱抚已经把她心里边的大部分羞愧都抚平了。不过,这并不代表婉蓉干妈已经完全的从心理上接受他这个干儿子了,要想能够让婉蓉干妈心甘情愿的和他长期保持这种关系,他还要继续耐心的刺激她的身体,让她能在他这里得到至高无上的享受。也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从心理上和生理中都让婉蓉干妈产生一种对他难以割舍的留恋。

    轻轻的,林天龙又盖住了婉蓉干妈的双唇。不过这一次,是他主动的先把她的舌头勾住了。吮吸了一会儿,他开始很有耐心的把她的小香舌朝他嘴里一点一点的带。

    终于,婉蓉干妈的舌头被林天龙完全的都带到他自己的嘴里。而他也开始有些放肆的以她的舌头为渠道,小心翼翼的把口水一点一点的灌到她的口中。

    林天龙这并不是心理变态的一种举动。而是他在长期性生活中总结的一种经验;女人其实是一种很保守的动物。无论她外表多么开放,其实在她潜意识中,对于男人多少的都有一些抵抗的心理。

    而要想剥开她们这种坚硬的外壳,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让她熟悉并开始接受男人身体上的一些气味和。从生理上讲,唾液其实在性生活中会起到一种催化剂的作用。这种带有男性荷尔蒙的能够刚好的刺激起女人的性觉唤醒。

    而从心理的角度上来说,女人既然可以接受你的唾液了,那些最起码的,她已经可以接受你对于她身体的任何过分的行为了。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林天龙并没有把大量的唾液一下子都灌到婉蓉干妈的嘴里。而是小心的一点一点的积攒。而在喂灌唾液的同时,他的手也开始在婉蓉干妈的敏感部分开始抚摸起来。

    首先是,但林天龙没有把手直接的就揉模到她的上,而是先不大拇指和食指分来,用虎口在婉蓉干妈的乳根儿上上下的弹弄了几下。只几下,他就发现婉蓉干妈的和杨美珍杨澜澜的是截然不同,在大小和弹性上差不多,但在形状和手感上却是有很大的区别。

    杨美珍的是呈浑圆型的,就好象是一个冲满了气的大气球一样。而婉蓉干妈的则是一个典型的淑乳型。根部虽然很大,和到上却变的又细又长,而且整个都象一个朝天椒似的向上翘翘着。

    同样的,因为肤质的原因,婉蓉干妈和杨美珍的在摸起来也有很大不同。杨美珍的皮肤要黑一些,但也健康一些。摸起来有一种特殊的手感。而婉蓉干妈的更白一些,也更细腻一些。摸起来的手感会更润滑一些。虽然他的手是隔着她的睡衣摸着的,可还是能深深的感觉到那种细滑入骨的舒坦滋味。

    在林天龙的手刚探到婉蓉干妈的上的时候,婉蓉干妈明显的有些不适应这种另类的刺激。她的身体瞬的抖了一下,紧接着,就好象是被惊吓到了一样开始全身都有些难以自制的细微痉挛。

    林天龙知道这是因为婉蓉干妈还不习惯被一个除了丈夫郭立青以外的男人做这种亲密的动作。

    所以难免的会有一些紧张的情绪。不过没关系,他的耐性是很好的,所以林天龙并没有一下子就色急的直接就把手搓在她上,而是环着婉蓉干妈的周围开始轻轻地,温柔的挑逗着。

    又过了一会,林天龙感觉到婉蓉干妈似乎是已经被他的这种耐心的爱抚弄的开始平静下来了。他知道,这时候应该给她一种突如其来的巨大刺激,让婉蓉干妈在这种温柔和粗暴的回来交替中得到一种在丈夫郭立青身上绝对得不到的异样享受。

    林天龙一边轻轻地吃着婉蓉干妈的舌头,一边睁开眼睛小心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婉蓉干妈明显的是很享受他这种口舌与双手的温柔爱抚。她眯着一对迷人的大眼睛。细长的睫毛在不时的轻微抖动几下,不时的,还从鼻腔里哼哼出几声舒畅的呻吟。

    就在婉蓉干妈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他这种温柔的爱抚中的时候,他突然地用手使劲地抓住了她的,力量之大,甚至几乎已经把她那丰腴秀挺的完全地捏成了一个小小的球体。不但他手上突然袭击,嘴上也是一样,他顺着婉蓉干妈被他突然捏住的那一下难以自制的呻吟,猛的一下子把婉蓉干妈的整个舌头都含在口中,不但这样,林天龙还把已经积攒了很长时间的,大量的唾液顺着她的舌头就一下子都滑到她的嘴里。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