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569章 萝莉女尼楚楚可怜

第569章 萝莉女尼楚楚可怜

    林天龙只觉得滑腻紧缩水润娇嫩的花田蜜道内一股热热的潮水涌了出来,从深入内部的指尖一之往外逼出来,最后打湿了自己整个手掌,顺着手掌滴落而下,湿湿淋淋的,滑腻而。

    仪琳虽然小,身子却很是敏感,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觉得自己飘飘然的,最后一个激灵让全身都酥麻酸痹,却是想,结果……仪琳臊热的脸蛋滴得出血来,颤颤的睫毛轻轻动了几下,最后羞赧的露出了一丝缝隙,偷偷观看压在自己身上的坏人。

    她忽然一声羞到了极点的哀呼:“啊……坏哥哥你、你……唔……”

    最后她再一次羞得闭上了眼。

    林天龙依然美美的舔吮着手掌上的花蜜,只觉这花蜜凉凉的,稠稠滑滑,似乎带些甜,多半是他心里甜所以才甜。

    林天龙把最后吮到嘴里的花蜜含住,然后附下头去,找准仪琳那混润润嘟嘟可爱的樱桃小嘴,对上了,轻易的钻开了她那两排轻咬的小玉贝,凉凉的花蜜渡了过去,仪琳似乎感觉到了这凉凉腻腻的花蜜是从那里出来,羞涩闪躲却水雾缭绕的双眼微睁,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拒绝,扭蠕着娇躯似乎在挣扎,但这是徒劳的,不多时她便半推半就的把自己那刚刚适宜耕耘播种的花田里分泌出来的花蜜吞了下去,滑过她那粉嫩的喉咙一直吞到肚子里去……

    不多时林天龙松开了仪琳那粉润光泽的小樱嘴,见仪琳媚媚水水的娇柔样,林天龙的心更是蠢蠢欲动,下面的庞然大物更是涨痛,不由得诱声道,“仪琳妹妹,喜欢不喜欢坏哥哥这么欺负你呀?”

    “唔……”

    仪琳似懂非懂的嘤咛一声,那双能渗出水来的汪汪明眸飞了一眼林天龙,怯生生的哀求道,“坏哥哥,你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放开人家好不好!”

    林天龙摇了摇头,轻轻的笑道,“坏哥哥现在很难受,好想好想把涨痛的东西深深插进你这娇嫩嫩的身体里去,然后爽快的在你那刚刚好的嫩田里翻‘犁’布雨滋润再给你散播种子,让你舒服让你怀孕。”

    仪琳不知道那么多,更不知道怀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见林天龙说要把他那庞然大物插到自己那小小的身体里去,她顿时吓得脸都白了,毕竟她见过林天龙挞伐梅雨珠的情形,那份强悍令她至今心有余悸。

    林天龙暗怪邪恶怪自己多嘴,所以不再出声,伸手轻轻握住‘暴怒狰狞’的庞然大物慢慢的向仪琳的粉胯靠去,随时要把‘犁’耕,然后真的耕耘播种一番。

    仪琳浑身颤抖着,显然被吓得不轻,奈何刚才被林天龙弄得酸麻不已,浑身无力,现在真是任林天龙施为了。

    林天龙那庞然大物的头部先是碰触仪琳那秀美的大腿内侧,那粉嫩嫩的皮肤给林天龙全所未有的感觉,浑身发热,欲火高烧已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仪琳对男女之事不懂,只是看过林天龙和梅雨珠一场春宫戏而已,但她看到林天龙身上这根东西如此恐怖吓人,本能的害怕,待她看到林天龙握着它向自己那羞人的地方靠去时她更是惶恐,一双嫩手推搪着林天龙的身体,死活不让林天龙靠近。

    但林天龙此时要靠近她这弱小又酥麻的身子怎能阻止得了,林天龙把触碰到她那水嫩粉红的裂谷缝上时,她浑身刺激得泛起一阵阵鸡皮疙瘩,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刺激的。

    多半是害怕的,一想起林天龙要把他那东西刺到自己下面去,她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了。

    林天龙已经满面涨红,特别是碰触到水嫩粉红的裂谷时,那种消魂和刺激差点让林天龙把持不住,握住庞然大物的手也开始颤抖着,但还是慢慢的向前推进,可是裂谷的大门林天龙那庞然大物就是进去都艰难。

    林天龙索性把仪琳那双秀美白嫩的大腿压到最开,此时粉白的小山包上那条水嫩粉红的裂谷微微裂开来,能清晰的看到裂谷中‘卡’住的那颗肉团儿,红润润的水嫩嫩的,林天龙再一次咽一口口水,瞪着一双牛眼握着庞然大物再一次抵在仪琳的小裂谷口上,微微用力向里面推进……

    好不容易才把推进去,仪琳已经开始慢慢渗出血丝来了。

    仪琳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颤声道,“坏哥哥,求求你,我、我怕,我那里好小,你会捅死仪琳的,仪琳不要,呜……”

    仪琳的哭声让林天龙清醒了不少,看着少女流出来的血,再看仪琳那绝色惊人粉嫩似脂若玉的脸蛋儿一副煞白的神色,林天龙终是不忍。

    林天龙内心几番挣扎……

    “唔……”

    林天龙把庞然大物的头部退出出来的时候仪琳忍不住一声轻哼!显然连退出来都受不了,但她那双媚水水的眸子似乎有些好奇。

    林天龙把庞然大物退出来再查看一下仪琳那道水嫩粉红的裂谷,此时裂谷还未完全合上,谷壁红润润水嫩嫩的,很是诱人,不过林天龙也放心了些,好在退了出来,少女的小裂谷只是出点血而已,创伤不大,根本没影响日常活动,自己也没夺走她的清白,可自己还是难受得要命。

    “仪琳,刚才龙哥哥没吓到你吧?”

    林天龙轻轻的把仪琳的身子搂抱入怀,隔着黑衣抚摩着她的粉背。

    仪琳羞涩的埋头到林天龙怀里,依然心有余悸的道,“坏哥哥,我、我怕,呜……”

    林天龙好一阵惭愧自责。为了不给少女的心留影,林天龙安慰道,“其实哥哥刚才那样刺进去,你只是会痛一下而已,接下来会很舒服的。”

    “真的?”

    “真的,我骗你是小狗!”

    “恩……”

    仪琳显然信了林天龙的话,点了点头,可还是道,“可是我、我还是很怕!坏哥哥不要再刺进去了好不好?”

    “好!不过你得帮一帮哥哥才行!”

    “怎么帮?”

    在林天龙的唆使下,仪琳怎么的都不肯用她那诱人的小嘴为林天龙吸吮,只答应用手帮林天龙,她生涩的动作和无知的表情,还带丝丝泪珠的粉脸,林天龙有种犯罪的感觉,但自己犯罪还少吗?林天龙自问不少了,所以多一件少一件都不是问题了。

    在仪琳那双小手的下,林天龙之物更加的高涨,仪琳单手勉强握住,得也实在辛苦,换了几次手都没把林天龙的弄出来,一个劲的问林天龙好了没。

    林天龙看着她那粉嫩嫩的大腿和刚才让人犯罪的粉胯,粉胯上那翘挺的小,林天龙忽然心里一动,说道,“仪琳,停一下,哥哥教你个舒服的。”

    仪琳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到了这个地步,她一知半解的男女知识虽然让她害羞,但还未有多少这方面道德的意识,有的只是教规里训导的不可靠近男人而已,可她见自己靠近坏哥哥这么久,除了浑身酥麻和刚才被刺一下疼痛欲裂之外,实在没什么好怕的,所以她现在对林天龙没什么害怕的,有的只是本能的害羞,她低着头停下了动作,也不看林天龙,只是在那里瓣着自己那十只白嫩修长的手指。

    “转过身背对着我然后坐下来,乖!”

    仪琳迟疑了一下,便依林天龙所言背对着林天龙坐到林天龙双腿上,林天龙双手穿过她黑衣包囊下的小蛮腰,把她那娇柔仪琳的身子搂向自己胸膛,然后撩起她小蛮腰以下的衣物,双手用力把她那娇小的身子微微抱起,温声道,“小宝贝,把你双腿并拢起来夹紧。”

    仪琳不解,但还是羞涩的依了林天龙,并拢她那双粉嫩的大腿,而林天龙此时一手固定仪琳温香的身体,另一只手伸到自己把庞然大物轻微压下,持水平状态,然后托起仪琳的身体让她的粉胯股沟卡在‘水平’的庞然大物上。莆一接触,两人都忍不住打个颤。

    林天龙就这样在仪琳的股沟和粉胯处磨插,庞然大物被仪琳两条粉嫩的大腿夹住,又摩擦到仪琳粉嫩的山包和裂谷门缝,一阵阵快感传来,林天龙阵阵消魂。

    而仪琳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在林天龙一阵阵的磨、插下,她喘息得越来越急,娇嘘嘘的,身子已经软倒在林天龙怀里,任林天龙施为。

    “唔……坏哥哥,我身体怎么啦,好热,好痒呀!”

    “嘿嘿……喔……”

    磨、插了好一段时间的林天龙终于忍不住火山爆发了,一阵阵的射到仪琳的大腿内侧,舒爽得很,要能插进裂谷里射的话……想着想着林天龙再一次狂射,仪琳粉胯处已经被射得乳白一片,湿腻腻的。

    此时未经人事的仪琳也是娇吟一声,“哎……”

    然后浑身打颤,一股清澈的液体从小裂谷中缓慢的流了出来。

    整理好身上的污秽液体后,林天龙抱着后的仪琳在怀,用衣服包囊着她的身子,两人在一起温存了好一会儿,仪琳还是没敢抬头看林天龙,龟缩在林天龙的怀里,浑身潮红欲滴,倒是少见。

    “仪琳,刚才是不是有种想的感觉,爽吧?”

    “唔……”

    仪琳呢喃一句而已。

    “那下次还想不想呢?”

    “羞!我不说!”

    “嘿嘿……”

    林天龙捧起仪琳的脸蛋儿,见她羞赧的闭死双明眸,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煞是动人,林天龙情不自禁再一次吻下去,仪琳嘤咛一声默然承受,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也就自然多了,而事实上仪琳已经不止一次被林天龙吻了。

    这次林天龙抚摩上她那对小,轻柔柔的抚摩着,仪琳娇滴滴的道,“坏哥哥,不要,好痒!”

    “要的要的,多抚摩几下我的仪琳妹妹这里才会长得快。”

    “坏哥哥……”

    林天龙抚摩着仪琳那娇俏嫩滑的身子,身下那庞然大物慢慢的又开始‘热情’起来,仪琳第一就感觉到了,惊呼一声,“啊……坏哥哥,它……它又来了,好吓人呀!”

    林天龙惦记着仪琳那柔润水嫩的小嘴,忍不住诱惑道,“仪琳,坏哥哥好难受,要不哥哥插到你下面好不好!”

    仪琳轻咬着自己那红嫩的下唇,怯生生的道,“呜……不要,仪琳怕,等仪琳长大了能装得下再被坏哥哥,好不好!”

    林天龙恨不得现在就不管不顾要了她,微微发赤的眸子邪恶得很,几番变幻,最后还是狠不下心来,不过仪琳那肉嫩嫩红润润的小嘴一定不错,不比下面那才适合耕耘播种的花田嫩道差,“那仪琳妹妹,你得帮坏哥哥吸它,用嘴吸它,这样坏哥哥几不会去,好不好?”

    仪琳几番犹豫,水汪汪的眸子瞄了一眼林天龙,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林天龙番身躺下,那涨红的庞然大物高耸直指,那紫红涨大叠头很是吓人,仪琳滑子,翘翘肉肉嫩嫩的小美臀坐在林天龙的胸膛上,弯下娇嫩的身子,嫩嫩的小手怯怯有些颤抖的握着林天龙那庞然大物的‘身躯’,仿佛被烫到一般,猛的缩了回来,害怕的道,“坏哥哥,它、它怎么这么烫,我好怕!”

    “你妈妈来的话一定不会怕,而且还会很喜欢!”

    邪恶的道。

    “我妈妈为什么会喜欢它!”

    “因为你妈妈就是因为有这东西插进身体里才会有你嘛!当然会喜欢!”

    “啊……”

    仪琳那双黑白分明的灵眸好奇的一转,举一反三道,“那坏哥哥是说妈妈是被你这东西才可以生下我吗?”

    “……”

    林天龙很无语!

    “那仪琳可以像妈妈那样生个小仪琳吗?”

    “能!”

    林天龙强忍着留鼻血的冲动没把这好奇心强烈的仪琳给正法。

    “那……那坏哥哥,我还是不帮你吸了!”

    “为什么!”

    林天龙被欲火烧死快了。

    “我要坏哥哥插到仪琳下面去吧,仪琳不怕痛了,仪琳要像妈妈那样生个小仪琳出来,仪琳喜欢小仪琳!”

    仪琳天真的说道。

    林天龙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声音颤颤的道,“改天吧改天吧,今天你先帮我吸了再说!”

    “坏哥哥你说话要算数哦!”

    林天龙‘恶狠狠’的道,“我说话不算数的话我拜你为师!”

    “那你也要帮妈妈弄,让我妈妈再生一个仪琳,那就有人和我说话了,好吗坏哥哥!”

    林天龙把头点得跟拨浪鼓一般,忙道,“一定一定,不过现在快帮我吸它呀,等一下它死了怎么让你生小仪琳呀!”

    仪琳难小嫩的玉手再一次握上林天龙身下那庞然大物,显然有了第一次的心理准备,这次仪琳没有被林天龙那庞然大物那烫人的热度给吓到,好奇的道,“我握不住它啊,它在颤动啊坏哥哥!”

    “你它几下,然后张嘴吞下它!”

    仪琳按林天龙的意思用那比婴儿还要嫩些的小玉手轻轻的着林天龙那庞然大物,林天龙忍不住舒服的哼了一声,“嗷……”

    林天龙怕到时候那男人婆来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忙道,“仪琳,用嘴吸它!”

    仪琳显然有些害怕,望着那紫红紫红叠头,她不知道自己的嘴能不能塞得下,见林天龙催促着,她便闭上清澈的眸子,嘤的一声认命似得张开小嘴附下头去,把林天龙那庞然大物的前头半截塞进了她难娇嫩嫩红润润的小嘴里。

    一阵颤栗的舒爽爽到了骨髓里去,让林天龙咝的一声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就喷发出来,这小嘴……小而夹,温润滑腻。

    仪琳似乎天生有这方面的天赋,把林天龙的庞然大物含进去后便开始轻轻的吞吐,笨拙的开始,那笨拙的柔腻小舌头很柔很柔……

    慢慢的林天龙感觉到了一种被包在火里的感觉,浑身爽得十万个毛孔都张开了,只想大呼出声。

    仪琳吞吐得时喘气唔唔唔的,和吞吐间那咻咻声很是相配,刺激着林天龙的肾上腺素分泌,那庞然大物更是涨大,把仪琳那娇嫩红润的小嘴塞得满满、嘟嘟涨涨。

    “噢……怎么……噢……”

    林天龙忽然间怪叫几声,却觉得下面忽然间从灼热的火里掉入到冰窟里,忽然之间的转变让林天龙浑身都打了个冷颤。

    这是林天龙真切的感受到什么叫作冰火两重天了,忽然的转冷林天龙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却见仪琳依然孜孜不怠的吞吐着,那双羞怯怯的眼睛被林天龙的怪叫弄醒了过来似的,微微睁开来睇了一眼林天龙,把吃得正起进的吐了出来,只见晶莹的津液还相连在一起,仪琳伸出那柔柔红红的小舌头往四周一转,两唇舔了个干净,好奇的问道,“坏哥哥,你怎么好好的叫了起来,吓到仪琳了!”

    “你的小嘴怎么可以一会火辣辣的一会忽然转冻呀?”

    林天龙很好奇,差点就,那感觉,刺激得很。

    “我也不知道呀,就是平时和火姐姐练功时她教我的,说什么以后人家会用到,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坏哥哥这坏东西好奇怪哦,现在竟然还这么涨!”

    仪琳很显然对林天龙那根东西比教好奇一些!

    火姐姐?不会就是那个四大护法中的火护法吧?“是不是你们观音院的火护法?”

    “我只叫她火姐姐,火姐姐整天穿得像只火鸡一样,我不喜欢,人家都说了不喜欢她都不换,还是冰姐姐平时穿白衣服好看!”

    “……”

    仪琳见林天龙不再出声,便又埋下头去……

    “喔……”

    这次又变回了火热,林天龙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既然是跟随那什么火姐姐学的,而那‘火鸡’又是四大护法中的火护法,想必也学了不少媚功,能瞬间弄出这么一火一冻来也许没什么出奇的,但有一点绝对没错,那一热一冻间,真的很容易让人消魂。

    仪琳的小舌头现在很是灵巧了,林天龙被她那火热的小嘴儿含住轻吮、吸、咬、蠕、卷、得浑身颤栗,一阵阵的快感传上大脑,气也越喘越粗。

    “噢……仪琳,再吞深一点,对,噢……”

    林天龙觉得一个大男人‘怪叫’很失败,但……那感觉他真的只想叫……

    “噢……又来……咝……”

    仪琳难红润嫩嫩的小嘴儿这时候又开始瞬间变冻,还有那强烈的吮、吸,让林天龙的快感仿佛股票拉抬一般,高昂得很!

    “噢……怎么……热……”

    这一瞬间忽然又转热,林天龙从冰点忽然达到沸点,两个极限,那份极度的落差刺激让林天龙积储了大量的快感。

    “热……冻……热……冻……”

    到最后这一热一冻变得很快,仪琳那灵巧的小舌头吮吸已经刺激不到林天龙了,因为林天龙此时脑子里只有极度的热和冻,两者间迅速的转换,那份快感能把那些小动作完全掩盖。

    “噢……”

    林天龙再一次鬼叫,双手忍不住按下仪琳的头,庞然大物忽然插到了她的喉咙里去,极度刺激的林天龙忘记了仪琳的感受,一下子插了进去,在深喉里忽然爆发,一股股浓浓白白的液体出去……

    事后……

    “对不起啊仪琳,龙哥哥以后和你说一声再那样好不好?”

    “呜……仪琳的喉咙现在还痛痛的,坏哥哥,你个大坏蛋,呜……人家以后不帮你弄了,打死你个打坏蛋坏人,仪琳以后吃不下饭会饿死的,都怪你!”

    仪琳用手指擦着嘴角处的乳白色液体,哭得梨花带雨,另一只手握着粉拳砸着林天龙的胸膛怦怦直响,一副很是委屈的模样。

    “……”

    有没有这么严重呀,吃不下饭!

    “咳、咳……”

    哭着哭着仪琳便是一真咳嗽,显然那喉咙还是不太舒服。

    林天龙搂抱着仪琳那嫩嫩娇娇的身子,怜爱非常,自责道,“都是坏哥哥不好,害我的仪琳妹妹这样,仪琳想要什么,坏哥哥一定帮你达成!”

    “真的?”

    果然,仪琳一听林天龙的话顿时止住了眼泪,挂着泪珠子的粉嘟嘟小脸犹如早晨的水仙一般,娇艳欲滴,粉粉致致、水嫩嫩的,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

    林天龙就忍不住啄了一口,见仪琳只有忸怩没有害羞的模样儿,林天龙又忍不住再亲多一口,才道,“坏哥哥说话算话!”

    “我、我要小仪琳陪我玩,坏哥哥,要多久才可以像妈妈生仪琳一样生下小仪琳,人家现在就想,坏哥哥你可不能抵赖哦,冰姐姐说抵赖会没牙齿的!”

    “……”

    仪琳一声哀婉欲绝却又带些妩媚的呢喃,让林天龙才喷发的欲火再起。但此时营帐那边传来了仪冰那男人婆的呼唤,“仪琳,你在哪里?”

    “啊……”

    仪琳一阵惊呼,忙挣脱林天龙的怀抱,“是冰姐姐在找我,我、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

    林天龙倒没多少惊慌,有的只是郁闷而已,暗想这男人婆总没干过好事,起码没对自己干过好事,或许我恨得下心真的要帮仪琳完成她的‘心愿’呢?男人婆实在可恶,仪琳的忙自己现在是帮不上了,到时候直接帮你这男人婆好了,林天龙的想着!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