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605章 素玫姨妈泪光盈盈泣不成声

第605章 素玫姨妈泪光盈盈泣不成声

    素玫姨妈心花怒放之间,不由又扭头过来,让天龙欣赏她媚目如丝、婉转娇痴的美貌,香舌轻舐樱唇,充满了全然任君品尝的娇媚意态;天龙自不会放过如此良机,他一手继续把玩着素玫姨妈坚挺又柔软的香峰,让那团丰满柔嫩在手中不住变换着形状,却是手一松又弹了回来,另一手却托住了素玫姨妈的睑蛋儿,甜甜蜜蜜地与她亲吻。

    一边享受着素玫姨妈那醉人的熟美,无论她身子的每一处,都充满着媚人的诱惑,天龙一边心里感叹自己前生也不知修了什么福,能当真得到自己的姨妈全心全意的服侍爱意,从来也没想过,这么快素玫姨妈如此娇痴甜蜜、心甘情愿地叫自己好哥哥,口中吻得不由更加强烈深刻,贪婪火辣地享受着她口中的甘甜。

    等到天龙终于享受够了口舌刺激,转而在她脖颈各处留下一个个草莓般的红痕时,舒畅无比的素玫姨妈早已忘了形,她眯起美目,感觉着他口舌每一下深吻、大手每一下揉搓、每一下刺激,以及每一次接触时火热温柔的爱欲,快乐地承受着那无比满足、充实的舒畅快美,尤其幽谷深处,那敏感的花蕊早已不甘寂寞地跳了出来,恰到好处地承受着的刺激,仿佛每一下呼吸之间,那花蕊都若有似无地挨上一下顶挺,酥麻酸软,甜美得像是随时都要。

    “哎…………好哥哥……姨妈最爱的亲亲……亲……你……啊……怎么……怎么这么厉害……连这样也……也刺到姨妈里了……唔……好热…………哎……你……顶的姨妈好……好舒服……”

    不堪那火热美妙的刺激,素玫姨妈快乐地娇啼呻吟起来,在他身下无助地扭摇着,艰难地将那花蕊迎上他的刺激,口中更是叫个不停,想将满溢体内的无比快乐叫出口来,全部都让他听到,偏生飘飘欲仙、抵死缠绵之间,脑子似都被欲火烧融了,竟没办法把心中的喜乐宣泄于万一,只能勉强找个话儿出口,甚至不管这些话平日听来有多么荡而难以入耳,“哎……心肝弟弟……你……干得姨妈……嗯……再……再这样下去……唔……不行……姨妈受不住……哎……又要……又要先子了……”

    “嗯……姨妈泄了……好热好暖好多水……浸得天龙好舒服……”

    被那黏腻酥麻的一激,天龙也觉舒爽倍增,只是他不像素玫姨妈这样敏感,虽被浸润,却没有半点泄精的迹象,只觉得间抽搐的幽谷,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快乐。他温柔地拥紧正的素玫姨妈,暂停了动作,“好姨妈……没关系……先泄吧……稍息一下……让天龙尝尝姨妈的味道……最美丽甜蜜的味道……”

    “嗯……唔……好……好棒……好天龙……唔……嗯……呜……好烫……好美啊……哎……天龙……好好干吧……姨妈……要子了……啊……”

    虽是大泄,但已深入体内的却是不动如山,全无崩溃的迹象,反而是间本能地吮紧了入侵者的幽谷,却在那火热的刺激下似又美了几分,未闭的几乎要再次敞开。

    她几声媚吟娇喘,只觉他温柔的拥抱将她裹在其中,美得像是上天入地一般,即便成仙似部没有这般快乐。她无力地唇开舌吐,被天龙又一下含在口中,口唾交缠之间,差点没美得瘫痪下来,只觉身心全都陷落在那无尽的快乐之中,舒服得再也无法自拔。

    天龙一手抱着素玫姨妈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大在那一张一合的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素玫姨妈也抬高自己的,天龙用足了气力,拼命的,大像雨点般的,打击在素玫姨妈的上。

    他快速着,终于也把持不住叫道:“美阿姨……好爽喔……你的……吸得我好舒服……我也……”

    他拥紧了她,双手更加火辣贪婪地玩弄挑逗着素玫姨妈的敏感,紧紧啜着那吐出的嫩蕊再不肯放,弄得素玫姨妈不住婉转娇啼。

    等到天龙终于到了极限,将一腔火辣辣地射到素玫姨妈深处时,满足到了极点的她也不知泄了几回,好不容易迎接到那火热的灌溉,昏茫晕眩的芳心只觉得这才是的滋味,才是抵死缠绵、身心尽被他占有得到的无比快美……

    “好姨妈,好姐姐!天龙出来了,我射给你了!”

    天龙发出大吼声,火山轰然爆发,滚烫的岩浆开始猛烈喷射。

    素玫姨妈的口感受到天龙滚烫的岩浆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的姐姐。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后的天龙躺在素玫姨妈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而素玫姨妈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素玫姨妈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酸麻和痉挛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

    后的素玫姨妈拼命向上挺迎合林天龙的最后的冲刺,快感来临的刹那,林天龙全身一畅精门大开,滚烫的卜卜狂喷注满,素玫姨妈的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喔、喔……实在太爽了……”素玫姨妈如痴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林天龙则倒在她的美背上,深处有如久旱的田地骤逢雨水的灌溉,激情乱的苟合后汗珠涔涔的俩人。

    素玫姨妈渐渐恢复了体力,她一把打开天龙在自己身上抚摸的大手,红着脸,冷冷的盯着他,气愤的大声说道:“天龙!你这个禽兽!你不是人,你是个畜生,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姨妈,现在又趁着姨妈酒醉占有了姨妈,姨妈不会原谅你的!”

    天龙一听,也不生气,只是坏笑说道:“姨妈,你现在知道我是禽兽了?刚才不知道是谁在拼命地大喊‘我爽死了,喔,大干的我好爽’!现在怎么吃完就不认账了?!”

    听天龙说这话,素玫姨妈脸上不禁红一阵白一阵,心中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同时,她也不禁回味起了刚才的激情感觉,心想,那其实还是不错的……

    床单上湿湿濡一片,回想起刚才缠绵缱绻的交欢,真是无比的舒服爽快,有股令人留恋难忘的甜蜜感。想不到林天龙床技高超、花招百出,若非他色胆包天,趁她醉卧床上予以奸,使她得以重温享受无比激情、放荡的滋味,否则她这下半辈可能凄凉空虚的活在世上。

    可是,清醒之后,伦理道德袭上心头,身份地位回归现实,素玫姨妈无论如何还不能坦然面对,尤其是外有姐姐林徽音,隔壁还有女儿刘若诗,她泪光盈盈泣不成声,死命地推着林天龙:“你走,你走,你给我走……”

    “姨妈,你让我说句话,我就走!”林天龙拿起床头柜上那瓶红酒咕咚咚一饮而尽,对素玫姨妈深情款款地说道,“我也知道姨妈这些年都是借酒浇愁,借这个东西自慰,既然姨夫已经不能满足姨妈的需要,小甥心甘情愿为姨妈分忧解难,以后尽心尽力孝敬疼爱姨妈,错都在我,姨妈不必自责,言已至此,希望姨妈好好想想,睡个好觉吧!”

    素玫姨妈泪光盈盈,泣不成声:“你走,你走,让我好好静静……”

    “好吧,你静静,我走了!”林天龙连续作战,酒往上涌,从素玫姨妈卧室出来,外面只有几个壁灯,让整个空间看起来昏黄幽暗,却多了一分难得的私密之感。

    这样的环境让林天龙放松了些,不再管什么地方,迷迷糊糊就推门走进一个卧室,身上衣物己被丢下七七八八,这个大床幔帐低垂,他也不去想,直接掀了帐子翻身上床,正想继续放松因喝了酒而有些不清醒的脑子,手却触到一团温软之物。

    室内光线有限,却也看清那是一个女子,背对着他,似乎正在酣睡。

    林天龙却是大怒,本来以为征服了素玫姨妈的身心,结果却还是惹得素玫姨妈泪光盈盈泣不成声,弄得他心情很是不爽,而自己床上又莫名其妙多了个女人,想起来陆迁先前那句话,还以为是那个多事的家伙真的送了一个过来呢!

    林天龙平日里是个极理智的人,对待女人也向来温柔多情善解人意,更不会对女人动粗。可现在,他是怒极了,扯着那女人的衣服就往地上摔,不想这一扯,竟将那女人的衣服撕了开,湖绿色的裹着极具分量的胸乳弹了出来,而那女人,竟真像是刚刚睡醒一般,低低地“唔”了一声,娇媚且慵懒,星眸半张着看向林天龙,迷迷蒙蒙地像在认人,又好似不知自己身处现实还是梦境一般。

    借着昏黄的壁灯灯光根本看不清那女人的样子,却也能知道这人至少清丽,不知道算不算得上绝色。

    林天龙脸色铁青,却放弃了摔那女子下床的想法,目光停留在那一痕丰脯之上,心中不满总算消减了些,大手一覆,己握住那颤巍巍的半边丰挺,只觉得入手处绵软得让人血脉贲张,那女子冷不防被人握住敏感之处,虽在半醒之间,却也低低地“呀”了一声,而后便随着林天龙毫不怜香惜玉的狠狠一抓而痛呼出声,眼中更多了两分清明。

    林天龙听着那女子的呼声,微弱而又甜腻,很难想象,她是在呼痛,听起来却像在求欢。

    只这一声,便让林天龙的瞬间直立,他毫不犹豫地撕裂了那女子的,眼中顿时跳入一双饱满雪兔,顶峰之处,绽着两朵嫩粉蓓蕾。

    那女子发出一声尖锐叫声,总算清醒过来,可在她开口之前,林天龙己撕开她的底裤,将不断跳动的火热根源抵在她仍然干涩的入口,没有任何前戏,猛地发力,一推而就。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