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649章 男孩送周冰倩回家

第649章 男孩送周冰倩回家

    总之,从那以后,司风雷就不敢再让任何女人舔他的。周冰倩曾经试探性地让司风雷尝试克服心理障碍,但是司风雷一口拒绝。身为女人,周冰倩当然不好再坚持。

    家有娇妻,却不能尽兴享受。或许有人会为司风雷可惜。世间的事情往往如此阴差阳错,只是苦了周冰倩多情的心思。这也就不奇怪她头一次亲眼看别人的时候会这样兴奋。

    此时此刻,那个不住舔着的紫衣女郎突然直起身子,一口将男人的含在嘴里,她的双手像捧着宝贝一样捧着,嘴巴在时发出刚才周冰倩听到过的“咕叽咕叽”的口水声。她吮吸得是如此用力,腮帮子深深凹陷下去,雪白晶莹的脸蛋变得绯红一片。

    豹纹女郎给同伴抢去了棍身,转为伏在地上,仰着头,伸出粉红的舌尖,不住舔着男人摇晃着的。

    紫衣女郎其实并没有把整根都含进去,只是含住了上端的三分之一。随着她忘我的吞吐,她的口涎不住淌下,流在整根棍子上,让变得更亮更滑,反射着屋顶水晶灯的光晕。

    周冰倩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口水。她内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快走,你是正正经经的有夫之妇,怎么可以偷看这么下流的乱场面?

    不知什么时候起,周冰倩已经把手伸进了比基尼里面的白色小衬裤,两腿之间润滑一片。大学期间看偷A片的时候,周冰倩看着看着就会发痒,像被蚂蚁爬着,难受得要死。可是,现在她的感觉并不是那样,而是说不出的兴奋和舒服,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已经,像是幽深的喷泉,汩汩地流泻,浸透了她的手指和耻骨、腿根。

    天啊,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水?不可以,不可以在几个陌生男女面前这样不知羞耻地自慰!周冰倩艰难地迈动了脚步,手指却还留在衬裤里面摩挲着肿胀的。就在这时,伏在男人身上的白色比基尼女郎也被下面两个女郎所感染,舌头一路下滑,从男人的胸口滑到了结实的上。

    “啊!”

    周冰倩不由惊呼出声。

    声音很小,但在只有舔吮声和呼吸声的房间内还是十分突出。男人和白衣女郎同时扭头看向这边,周冰倩连忙把手从衬裤里抽出来,咬着嘴唇,羞愧地迎接男人的目光。

    周冰倩认得这个大男孩。在白衣女郎从男人上身滑下去的那一刻,周冰倩看到了大男孩的侧脸。众里寻他千百度,难怪怎么都找不见,原来在这里风流快活。

    惊讶和羞耻让周冰倩一时之间没了方寸,时间就此僵住。大男孩的那两个女郎也好奇地转过头。紫衣女郎的舌尖还留在男人的上,眼睛往周冰倩这边瞟着,说不出的靡和诡异。

    大男孩先开口了,平静地问:“小姐,你找人吗?”

    “我,我找洗手间……”

    话一出口,周冰倩更意识到自己的膀胱都要了,羞恼得恨不得随便在哪找条缝钻进去。

    大男孩抬了抬下巴,“那边,请自便。”

    “噢,谢谢!”

    周冰倩原本应该扭头就跑才是,可是她实在是憋不住了。

    她一阵风一样冲到桑拿套房的洗手间里,重重地关上门,把黏糊糊的衬裤和比基尼泳裤一起扒到腿弯上,撒开腿往马桶上一坐,一大股晶莹的液急促地冲开道口的小小息肉,不顾一切地喷了出来,发出响亮的“哧哧”声。天啊,羞死人了!门外全都听到了吧?

    害羞归害羞,周冰倩根本控制不了压抑已久的排泄,道口张开,疾喷的液马桶壁、又反弹到水里。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柱终于断了,零散的液滴滴答答落在水上。完之后,一阵无力的虚脱感包围了周冰倩,她往后靠了好几秒钟才缓缓地从边上抽出纸巾。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只见晶莹透亮的珠挂在丛生的耻毛上,像是夏天蘸满露水的草地。

    “该死的混球,竟然那样若无其事的样子!”

    想到刚才尴尬的碰面场景,周冰倩又一阵恼火。

    她摇摇头,开始擦拭着蘸着和残留在道口的液。纸巾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她娇嫩的。她浑身哆嗦了一下,尽量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碰到刚才到有些疼痛的。

    草草收拾好之后的残局之后,周冰倩把泳裤和小衬裤从腿上褪掉,搁在一边,半蹲半站着,姿势别扭地擦拭自己和大腿内侧的水渍。她自己都不理解自己刚才怎么成那样了?

    只是看别人,自己就弄得流水跟下雨一样。要是有机会亲口给男人,还不得发洪水啊?周冰倩不敢往下想。刚才的时候,她一直保持坐姿,一些水水甚至顺着周冰倩的汇聚到了她的小那里,搞得痒痒得非常难受。

    做女人就是这么麻烦!周冰倩伸手把边的浆汁也细致地擦拭干净,纸巾触碰到边的黏膜时,她的丰臀抖动了一下,连忙把纸巾拿开。身体变得如此敏感,好像碰到哪都可能会重新发水灾一样,由不得她不小心翼翼、还有最后一道工序。周冰倩拿起了纠结在以前的泳裤和小,一股的刺激味道扑鼻而来。

    要死了啊,周冰倩看到整条白色小衬裤都已经被自己的水水弄湿了,就像在水里捞起来的一样。那条光灿灿的高级仿钻比基尼也不可避免地被沾污了不少。

    周冰倩用纸巾尽量擦拭着,犹豫了很久之后才决定还是穿上小衬裤。虽然穿在底下黏糊糊的,让她非常不自在,但是不穿的话,极有可能让自己的曝光,那就更糟糕了。

    “嗷……龙少……你的好大……要撑破人家的宝贝啦……轻一点啊……”

    就像收音机的开关突然打开了,门外蓦地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大叫声。

    看来那个混球已经开始真枪实弹地开始他的风流大戏了,周冰倩不敢久留,拉开门就跑。在跑过三女一男的乱队伍身边的时候,周冰倩只匆匆掠了一眼,已经把靡的场面尽收眼底。

    让她有点意外的是,那小混蛋正在的并不是刚才吮吸他最卖力的紫衣女郎,而是那个皮肤颜色很深的豹纹女郎。那小像一头母豹一样伏在地毯上,大男孩的从后面她。小连豹纹比基尼小裤裤都没有脱掉,只是被拨在一边,露出颜色很深的鲍鱼挨。

    尽管只是一瞥,周冰倩还是看到贯入豹纹女的时,把撑到极致,小成了一层薄薄的肉皮,让人担心这层皮膜随时会崩裂。的,周冰倩心底不由自主为之惊叹,而剩下两个女人也没闲着,白衣女转到下面舔着大男孩的蛋蛋,而紫衣女则搂着大男孩肩背,和他激烈地舌吻着。

    周冰倩不敢回头,一溜烟地跑到走廊上,又开始隐隐有些异样的感觉。那个大男孩的居然那么粗大强悍,与他年轻健美的身材倒是非常般配,她强行压抑住脑子里盘旋的靡靡之念,随便拣了一条没走过的路就急匆匆小跑而去。

    这样跑了一会,她有些气喘吁吁,停下脚步,却听到前方传来了音乐声。

    那是宴会大厅吧,绕了一圈,终于回来了。周冰倩长出了一口气。

    “小混蛋,把我当空气一样!”

    安下心来之后,周冰倩狠狠咒骂了一句。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循着音响声回到了宴会厅,结果一进去就遇到司风雷上前来质问:“到哪去了啊?”

    “去洗手间了,不可以啊?”

    周冰倩顶了一句。

    “去这么久?”

    司风雷无奈地摇摇头,“你的鞋子呢?”

    周冰倩这才发现自己“狼狈逃窜”的时候把凉拖留在那小混蛋玩女人的房间门口了,她没好气地说:“穿着累,脱了!”

    “穿上吧。李市长胡局长夫妻俩本来专程给我们敬酒来着,可我到处找不见你。我们去回个礼吧!”

    “知道了。”

    只能拜托工作人员再找一双鞋了。周冰倩对于这些社交活动开始有些腻歪。她跟吃了火药一样,有点瞧司风雷不顺眼。但是,理智上,她其实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司风雷。尽管她根本没有任何越轨的行径,只是“不小心”窥见了一个流氓的风流剧,然而她还是有点心虚。

    接下来,只要司风雷不扰她,周冰倩就窝在角落的位置上装模作样喝饮料。晚宴渐渐接近尾声,周冰倩看到那三个女郎陆续回来了。让她有点恼火的是,那个豹纹女郎扭着翘臀、迈着猫步走过她身前,还特意对着她笑了一下。

    这小妖精显然经常晒日光浴,古铜色的肌肤油亮性感。她的豹纹泳装自然没有周冰倩的高档,却更加暴露,一对年轻少女才有的坚挺除了几乎全部暴露在外。周冰倩真想把口水吐到她高耸的胸口上去。

    “现在的小女孩真不要脸!只要男人给钱,什么都肯玩!说是选美佳丽,跟妓女有什么两样?”

    周冰倩恨恨地想。

    话说回来,那个最不要脸的东西在哪里?他怎么没回来?估计是累趴了吧?

    想想也是啊,他以为他是超人啊?一个人对付三个身材惹火的小浪妞,不精尽人亡就算便宜他了!

    正要在心里诅咒他一万遍,周冰倩又打消了念头。算了,毕竟他帮过自己。话说回来,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富豪阔少?什么龙少?能让三个新鲜出炉的选美小姐同时为自己服务,下了血本吧?

    正胡思乱想之间,司风雷走过来拉着她来到了主席台前。所有的嘉宾都到这里来集中了,女主持人丽娜高声宣布今晚压轴大戏的结果:“经过现场男士的不记名投票,获得今晚比基尼公主称号的女嘉宾是188号!”

    现场掌声雷动,出于礼貌,周冰倩也跟着拍手。拍了没几下,周冰倩却发现周围的男男女女都看着她呢。她这才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下腰上别着的号牌,啊!原来188号就是自己啊。

    妻子在美女如云的晚宴上成为花魁,司风雷自然感到脸上有光,何况奖品是一枚价值百万的钻戒!司风雷笑着推着妻子,提醒她上台领奖,周冰倩稀里糊涂地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组委会安排的摄影师手里的镜头一片闪动。

    丽娜看着周冰倩司风雷夫妇喜出望外的表情,心底暗笑,同时又难免有些感慨:梁亚东还是一个重情的男人,在初恋情人生日这天给她一枚价值百万的生日礼物,这不是什么男人都舍得的?或许也算是梁亚东对于随风逝去的初恋情怀的一种纪念吧!丽娜为自己现在能够得到这样一个男人的赏识而自豪,虽然他已经更多向同性恋转变,但是她希望梁亚东在异性方面的需求都由她来满足就足够了,这一点即使是他的合法妻子梅若瑄都不能和她相比,对于丽娜来说已经算是最大的收获,比那枚价值百万的钻戒还大的收获。

    这是所有女人都梦想的时刻,一整天心情大起大落的周冰倩终于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生日之夜!她对着麦克风,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那些兼任司仪的选美佳丽一个个上前拥抱她,向她表示祝贺。那三个不要脸的女人也在其中,当豹纹女上前抱她的时候,她笑得尤其得意。

    如果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那个该死的小混球没在人群中。真想让这个拽拽的家伙看看自己,我可不是可以被忽略掉的透明物质!

    如梦似幻的十多分钟过去了,周冰倩兴奋地回到了更衣室去换衣服。开始接待她的那个工作人员特意给她准备好了袋子,让她将礼物和泳装盒子装在里面。

    周冰倩来到外面的大厅,司风雷兴高采烈地上前,轻轻搂着她的肩膀,不停地有刚刚认识的朋友上前祝贺他们两口子。不过等宾客渐渐散去,司风雷却告诉周冰倩一个意外的消息:“冰倩,胡局长还要邀请我去打麻将,你看你是先回去还是怎样?”

    如果只是打麻将,应该不会让自己先回去,多半是去看什么午夜脱衣舞表演之类吧?周冰倩不是没有见识的女人,对于男人之间的一些活动,她能够理解,毕竟这是陪李市长的老公胡局长应酬呢。她点点头,轻声吩咐:“你别在外面乱来啊!”

    司风雷微微一笑,“知道了,我都有选美冠军老婆了,还需要在外面乱来吗?”

    “别乱说啦,叫人笑话!”

    周冰倩不好意思地打了丈夫一拳,又问:“那你走了,我怎么回去呀?我不敢开夜车!”

    司风雷说:“没事,车我开走。组委会会安排车送你回去。”

    果然,正说着,丽娜走了过来。她重新换上了职业装,显得精明能干,知性俏丽。她远远地就伸出双臂,给了周冰倩一个热情的拥抱,拍拍她的脸蛋说:“怎么样?我就说了你是今晚的皇后!”

    周冰倩对这个新认识的朋友非常有好感,和她一起互相开了一阵玩笑。丽娜对司风雷说:“司局长,你太太就交给我了,放心吧。”

    “嗯,好的,那就有劳丽娜总监了。那我先去找胡局长了!”

    司风雷又对着妻子叮嘱了一番,“我不知什么时候回家呢,你自己早点休息!”

    “噢!”

    看到丈夫真的离她而去,周冰倩还是有些失落的。自从和丈夫结婚,以往自己每次过生日都会和丈夫。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平日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司风雷总是会尽量满足她的,让她享受到女王级的待遇。

    “嘻嘻,明天晚上再好好收拾他吧!”

    丽娜小声说。

    周冰倩脸一红,好奇地问:“丽娜姐,你结婚了没啊?”

    “我没你命好呀,没人要噢。”

    丽娜说。

    “怎么会呀?”

    周冰倩由衷说:“想要丽娜姐的男人只怕会争破头吧?要不是怕丽娜姐看不上当警察的,我都想给你介绍几个呢。”

    丽娜不置可否地一笑,周冰倩也就不好意思再说。帅气威武的刑警固然是少女们的梦中偶像,但是像丽娜姐这样的菁英就另当别论了。再说人家可能只是自谦,说不定已经有身份不俗的男朋友了。

    两个人交换了电话,像姐妹一样亲热地边走边聊。周冰倩不许丽娜再客气地叫她周小姐,而是要和其他朋友一样喊她“冰倩”。就这样,丽娜领着周冰倩到了停车场的一角,那里停着一辆新版悍马越野车。

    这时,门厅那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在吵闹声中,周冰倩听出了林充的吼声。

    这死胖子肯定扰了哪个佳丽吧?遭报应了吧?活该!

    丽娜皱着眉头,对周冰倩说:“冰倩,那辆车会送你回家的,我先过去处理一下!”

    “嗯,你忙去吧。”

    周冰倩等丽娜走远了,这才回身向悍马车走去。

    车厢内的灯亮了起来。司机下车,礼数周全地替周冰倩把右边车门打开。周冰倩却一直瞪着司机不放,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是你?”

    “怎么?不可以?”

    那小混球一副坏坏的笑脸,这副标志性笑容和他高鼻深目的五官十分搭调,却让周冰倩有扁他一顿的冲动。

    “你,你真是丽娜姐的手下?”

    周冰倩没上车,反而倒退了两步。

    “是啊。快上车吧,我还想早点回家睡觉呢!”

    混球说着轻轻打了个哈欠。

    “你行不行啊?”

    一想到他不久前还与三个浪女肉搏,现在却要开车送自己回家,周冰倩对于自己的人生安全不免有些不放心。

    “没问题啊!你要不要试试?”

    果然还是混球本色,故意曲解周冰倩的语意。

    周冰倩瞪他一眼,赌气一般上了车。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周冰倩觉得这人虽然英俊潇洒,可是言行举止尤其是那副慵懒无赖的样子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根本不想再和他多废话。

    悍马车开上了环城公路,月亮已经开始西沉,满天的星光在炎河河面上闪耀。夏日的夜色宁静而清冽。车上两个人一直沉默不语。

    悍马车就这样一路开进了炎都市区,周冰倩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我家住在中山路金帝大厦。”

    “嗯。”

    小混球头都没点一下,还是面无表情地开车。

    眼看悍马车停在了金蔷薇大厦门口,周冰倩没有下车,而是轻轻碰了碰混球的胳膊,小声说:“今天的事,还要谢谢你呢!”

    那家伙冷冷笑了一下,“司太太,有些话我不知当不当讲。”

    周冰倩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正式,当即说:“有什么话,请讲。”

    “嗯,司太太。相信你也知道自己长得还算马马虎虎,怎么说呢?就有点像一块容易被盯上的烂肉。”

    “什么?”

    怎么会有人当面讲这么没礼貌的话?周冰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小混球却继续侃侃而谈:“司太太应该看过动物世界吧?你看,秃鹫、乌鸦、豺狼这些下贱的东西,它们最喜欢吃的就是气味很重的烂肉。你真给它一块新鲜肉,它还未必喜欢呢!相反,要是有块腐肉在草原上,这些家伙全都循着味道就赶去了!”

    周冰倩气得脸色发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么说吧!”

    那大男孩似乎没发现周冰倩动怒了,“这个世界充满了赤裸裸的。那些如花似玉的少女好比新鲜肉,没有少妇那么容易得手,而且那些禽兽还未必感兴趣。而像你这样有几分姿色的少妇最容易被男人当成烂肉,吃起来口味重,吃过了抹抹嘴就好,不用担什么责任。”

    周冰倩实在忍不住了,怒道:“你才是烂肉!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自己不也那么……那么下流……”

    周冰倩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这样当面骂人的,话一出口,善良的她突然觉得自己过分。那小混球却没生气,似笑非笑地盯着周冰倩。

    周冰倩本来小脸涨红、气势旺盛,给他这么一看,瞬间又胆怯下来,呢喃着:“难道不是啊?”

    “你在那偷看很久了?”

    小混球答非所问。

    “我,我才没偷看,我是找洗手间呢!”

    周冰倩心虚地抗辩。

    周冰倩这副神情妩媚可爱,是男人都会爱到不行,可是那小混球显然不懂怜香惜玉,又把话题扯回了无厘头的地方:“司太太,你想过没有?也许当一块烂肉也有当一块烂肉的乐趣。毕竟有那么多禽兽饥渴地包围着自己,争抢着自己,应该也蛮刺激的吧?说不定你还很享受当一块烂肉的感觉吧?”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