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665章 周冰倩孟云静美体沙龙

第665章 周冰倩孟云静美体沙龙

    “既然话已说够,岳母阿姨,那我要开始啦——”天龙说着,双手用力捧着李茹真的丰臀上下,开始让李茹真的来回吞吐巨大的。

    “……嗯唔……嗯……”李茹真趴在天龙肩头,紧咬着红唇压抑呻吟。天龙缓缓着李茹真娇小紧窄的甬道,充分感受那又温暖又紧窄又湿滑的感觉,赞叹地说道:“岳母阿姨你真的是极品中的极品呢,如果不跟你做过,怎么也想象不出,象阿姨这样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彪哥和静静姐都那么大了,居然会有这么紧小的甬道,岳父大人真是好福气!”

    “……嗯……不许你……说……嗯……嗯嗯……”李茹真娇喘不断,微嗔道,“你……这孩子……嗯……都……都把人家……嗯嗯……这样……了……嗯……啊……嘴上还……还要……糟践……糟践人家……”

    “没有啊,我说的是实话呢。岳母阿姨,你知不知道,书上说女人的极品,是五个字,叫嫩暖紧湿滑,女人小脚的极品也是五个字,叫小腴软秀香,这两条十个字,占全了的一万人里也没几个,阿姨你却完全符合,你这不是极品中的极品吗?”天龙干得兴奋舒爽,就忍不住跟李茹真卖弄起自己对女人的认识来。

    “你……你……你哪来的这么多……歪理……嗯……嗯……什么下流……下流的书……教……嗯……教人这些……这些东西……嗯……啊……”李茹真娇羞之下忍不住反驳。

    天龙说道:“我的运气真是好,一下就遇到三个极品美女,阿姨你是一个,含嫣舅妈也是,还有妙香嫂子……”

    “含嫣……妙香……嗯……你这孩子……你跟……跟妙香……”对于天龙与纪含嫣的不伦关系,李茹真是知道的,可是听他的话,难道他跟柳妙香也……他竟把自己和柳妙香婆媳两个都……天龙自知失言,吐了一下舌头,赶紧加大了的速度和力度。李茹真忽然觉得天龙的动作越来越大,在上一点一点,有几下几乎突破到里,强烈的快感袭来,让她的思维变得模糊起来,再也想不下去,只是娇呼道:“呀……你……你轻……轻点……嗯……啊……”一时间房间里除了李茹真的娇吟,就只剩下大穿刺的“咕唧咕唧”的声,李茹真的里不断流出,顺着她的丰臀滴滴答答落下来。

    “呀——你怎么……嗯……快……不行……嗯……嗯……”李茹真终于适应了天龙堪比发动机一般的活塞运动,恢复了一点神智时,却发现天龙抱着她走到了床头,就站在丈夫的脸旁着自己,她勉力向下看去,只见丈夫胡成奎“呼哧呼哧”睡得正香,脸上早已喷溅了不少自己流出的那些羞人的水滴,居然有几滴还落到他的嘴里。

    李茹真羞得不知所措,赶紧软声对天龙说:“阿姨……嗯……求你……咱们不能……在……嗯……这里……你……你抱……抱……阿姨……嗯……到……嗯……洗手间……好不好……”

    “嘿嘿,岳母阿姨,我是怕岳父大人醉酒了口渴,”天龙怪笑着,“我就不信岳父大人没有喝过岳母阿姨里的水。”

    “你……你这孩子……以为叔叔跟……嗯……跟你……一样……不……不要……嗯嗯……”李茹真说着把头转过来不敢再看丈夫胡成奎。天龙却不管李茹真的娇羞,他觉得在离丈夫的肥脸那么近的地方美丽妻子的,带来的禁忌快感真是十足。李茹真见天龙毫不在意,急得快要哭出声来:“嗯……阿姨求……求你……嗯……羞……羞死阿姨了…………”

    天龙见自己将这岳母阿姨戏弄得差不多了,也就放过了她,说道:“就照岳母阿姨说的办,不过以后阿姨你得听我的。”

    “好……阿姨……嗯……阿姨以后……以后……嗯……全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嗯……”说着李茹真发现自己的语病,“嗯……你又欺负……欺负阿姨……不来了……嗯……”说着把俏脸再次伏到天龙肩头。

    天龙却没有把李茹真抱去洗手间。他一步三摇,走到床的另一边,抱着李茹真上了床,将轻轻她放倒在胡成奎身边,而自己也跪在李茹真双腿中间,依然插在她的里不曾拔出。李茹真发现不对时,已经被放躺在丈夫身旁,她侧头见到丈夫的脸,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逃,可是自己的一双美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天龙给架在他的肩头,依旧插着天龙的长枪,娇小紧窄的被塞得满满当当,充实无比,哪里还有逃走的可能。李茹真羞愧无比不敢再看,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酥胸,扭了几下纤腰身体却依旧软绵绵的无力挣扎。李茹真见天龙并不急于,反而转头开始亲吻自己的小脚,又想到身边的丈夫胡成奎可能随时都会醒来,不由得心里着急,赶紧对天龙说道:“你……快点啊……要是被……被叔叔发现……阿姨只好……只好自杀了……”

    听到李茹真说自杀,倒是把天龙吓了一跳,随即就反应过来:“什么自杀,岳母阿姨你别吓我。再说这也不怪我,谁让岳母阿姨的小脚生得这么可爱,我每次看到就有亲一下的冲动。”

    “你……偏就你这……孩子……花样多……你……你就不能……边亲边……边那个……那个啊……”这句话一出口,连李茹真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浪得不可救药,赶紧捂住自己的发烫的脸,连一对椒乳也不顾了,只见那娇嫩嫣红如同花蕾一般的轻轻摇动着,再加上李茹真娇柔话语中带着无限勾引的含义,让天龙不由得一阵目眩神迷。

    李茹真不知就里,等了一会见天龙依旧不动,心急之下,干脆紧闭美目,红着俏脸,双手举起抓着床头的栏杆,用力自己摇动,让摩擦天龙的。

    对于这样一个矜持美丽的贵妇,能够主动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已经超越了她的极限,更是让天龙兴奋到了姐姐,他感觉自己的也胀得更粗更硬。天龙将李茹真的一对美腿抱在胸前,一边亲吻吮吸着那娇小玲珑的丝袜秀足,一边大力开始起那紧窄温润的,直干得李茹真玉体酥软,娇呼不断,全然顾不得丈夫胡成奎还睡在身边。在朦胧的灯光下,大床上,一半死猪般睡着肥胖的丈夫,鼾声如雷,另一半的美丽成熟的妻子则沉醉在与男孩的中,娇啼婉转,乳浪翻滚,秀腿轻摇,春色无边。

    天龙走出房间,轻轻把房门关好。刚才他把李茹真送上两次爱的颠峰,自己也将射入她的。心细的天龙温柔地将瘫软的李茹真抱到洗手间浴缸里,服侍着娇弱无力的美人阿姨洗净身子,给她换好另一套睡衣,又把她抱回床上躺好,盖好毛巾被,才轻吻她的朱唇道别出来。从李茹真满溢着似水柔情的目光中天龙知道,这娇美的阿姨以后不但不会再赶自己走,她的身心都已经完全属于自己了,就象柳妙香和纪含嫣一样。想到那边两个独守空房的美人,天龙的又有了感觉。

    因为下午休息恢复得好,他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丝倦意,想着柳妙香的“今天不准”和纪含嫣的“今晚不行”,站在寂静的走廊上,看着被柳妙香和纪含嫣关得紧紧的房门,天龙从短裤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嘴角挂着笑意自言自语道:“伤脑筋,要从哪边开始呢……”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不管周冰倩怎么想,林充的要挟事件似乎真的成为一个匆匆而过的小插曲。

    林充再没扰过周冰倩,偶尔在社交场合遇到,对周冰倩也是客客气气的。至于林天龙,她希望干脆就从她生活中彻底消失吧。

    可是老天不如她所愿,很快重新记起这件事,竟然是因为对此事好像毫不知情的孟云静。当天晚上孟云静就带着周冰倩去美体沙龙。按理说,年卡是不能借给其他人使用的,不过云静是那家沙龙的高级VIP,自然可以偶尔破例。

    经过精油按摩、保养等一系列常规护理项目之后,两个穿着紧身背心和短裤的小帅哥走进了包厢。虽然以前听云静说过这个沙龙里是有男性美体师的、而且她最熟的一个就是男的,但是周冰倩亲眼看到之后还是睁大了眼睛。

    周冰倩还在犯晕呢,孟云静已经大大方方地解开了睡袍衣襟,其中一个小帅哥走过去看着孟云静的,笑道:“云静姐,你的毛毛又长了好多呢!”

    “死阿华,你还有脸说呢!不知怎么的,好像越剪越长得快呢!”

    孟云静说着把大腿叉开,“上次你忽悠姐姐,还说弄个梅花形!什么嘛,才两个星期就看不出什么鬼形来了!”

    那小帅哥嘻笑:“那是姐姐的毛长太快了,可不是小弟忽悠姐姐!”

    周冰倩不由看得目瞪口呆,云静这不是等于把小妹妹都给男人看光了吗?亏他们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要是自己给陌生男人这样盯着下面看,自己非要羞死不可!正想着呢,另外那个小帅哥轻轻咳了一声,问:“小姐,请问您是想剃光呢?还是想设计一个花式?”

    “啊?我?”

    周冰倩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要享受男人的修剪体毛服务,连忙下意识地捂住真空的睡袍,连连摆手说:“那个,你们这有女师傅吗?”

    那帅哥一时间显得十分困惑,孟云静捂着嘴笑了一会才说:“阿亮,我这朋友是第一次来,她不是嫌你长得不好,是还不习惯。”

    那帅哥的脸色这才恢复一点,孟云静又说:“阿亮,既然我的朋友不习惯,去跟老板娘说一声,叫小丽过来吧。”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