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689章 黑熊怪咄咄逼人 林天龙英雄救美

第689章 黑熊怪咄咄逼人 林天龙英雄救美

    周冰倩大喜过望,可是黑熊怪崔雄不仅接过了她的酒杯,还把另外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后背上,佯作关切:“弟妹,别怕!有大哥罩着你呢!”

    黑熊怪崔雄一边说一边举杯,左手却更加不老实,很快从周冰倩的后腰上滑到了翘臀上。周冰倩不自在地扭了一体以示抗议,黑熊怪崔雄的魔手却变本加厉,直接就滑到了周冰倩的裙摆里面,在她圆滚滚的臀瓣上用力一摸。

    “啊哈哈哈!”

    包厢里发出粗野猥亵的笑声。

    原来周冰倩的裙摆被掀开之后,里面的裤袜非常单薄,雪白的臀肉和性感的豹纹小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看了此情此景,这些喝得醉醺醺的家伙哪个不是欲火中烧?马明有些不自在,但也是抓紧机会大饱眼福。

    “你放开我!”

    周冰倩愤怒地推开黑熊怪崔雄,黑熊怪崔雄猝不及防,手里的酒杯掉在地上。他却不慌不忙,“哎呀,弟妹,我帮你整衣服呢,别误会嘛!”

    说着,黑熊怪崔雄竟然又要去摸周冰倩的,周冰倩流着眼泪往后躲。包厢内的起哄声更响了。正在混乱之时,包厢门开了,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响起,生生地盖过了满包厢的男人:“哎呀,大家喝得好开心呢!”

    周冰倩扭头一看,来的正是梦世界的行政总监丽娜。不管她对丽娜有怎样的成见,此刻真是如同捡了救命稻草,几步就冲到对方身边。丽娜伸手帮她轻轻地整好裙摆,扶着她回到了席间。丽娜就坐在周冰倩身边、原来司风雷的位置上,她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魄,就连黑熊怪崔雄都安静下来。

    接下来周冰倩没再被灌酒,倒是丽娜主动招呼大家,一口气喝了很多,尤其对坐在邻座的主宾政法委副书记马明十分客气。面对热情的大美女,马明的表情则是老大不自在。黑熊怪崔雄言语之中故意对丽娜有很多挖苦之词,却也不敢再对周冰倩公然放肆。

    这场酒宴就在热闹中开始、平淡中结束。末了,黑熊怪崔雄使了个眼色,几个手下架着人事不省的司风雷出了包厢。等丽娜和周冰倩来到酒店门口,司风雷已经被放在了一辆越野车上的后座上。副驾驶的门打开,坐在驾驶室的竟是黑熊怪崔雄本人,他嬉笑道:“弟妹,上车吧。”

    周冰倩哪里敢上他的贼船,不由自主地往身边的丽娜怀里靠着,说:“还是我自己开车回去吧,不用送了!”

    “呀,弟妹,你不是说自己喝醉了吗?司局长醒来要是怪我招呼不周,那怎么得了?”

    黑熊怪崔雄说得一本正经。

    丽娜走上前,“崔总,那我来送吧。”

    “哎呀,那可不行。毕竟司局长是个男人,待会还要抬他上床呢!男女授受不亲呀,还是我去方便!”

    黑熊怪崔雄说着笑问周冰倩,“弟妹,你说是吧?”

    “这个……”

    周冰倩一时语塞,可怜巴巴地看着丽娜。

    丽娜的嘴唇轻轻动了动,手放在了腰间,说:“崔总放心,我带两个弟兄跟着就是。”

    黑熊怪崔雄目露凶光,猛然咆哮起来:“人家弟妹都没说什么呢,你啰嗦什么?老子忍你很久了!不要给脸不要脸!你算个哪里来的?”

    话音未落,周围就有一群喽啰挺直身子站了过来。周冰倩大吃一惊!就算她半醉半醒都能感觉到空气中浓郁的火药味。丽娜却不为所动,盯着崔雄说:“崔总,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送人的事情怎么能劳烦你呢?”

    “老子烦的就是你!趁早给我让开!”

    黑熊怪崔雄说着竟然径自发动了车,一边吼道:“这帮蠢货,还不赶紧扶弟妹上车!”

    立即有几只粗壮的胳膊来推搡周冰倩,丽娜一把把周冰倩搂在怀里,另一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低低喝道:“谁敢过来,我就骟了谁!”

    黑熊怪崔雄的喽啰们竟然被丽娜吓得一起往后退了几步。与此同时,丽娜身边也突然多了一圈人。周冰倩又是感动,又是害怕,在丽娜怀里瑟瑟发抖。

    眼看一场火拼一触即发,一些原本好奇围观的宾客悄悄散尽。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穿过夜色,远远传来。众人都是一愣,只见一个穿着牛仔裤和黑色T恤、夹克的高个男孩悠闲地走了过来。

    周冰倩眼睛一湿,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这不是林天龙那个小混蛋是谁?

    林天龙像是没看到周冰倩,随便打量了下对峙的双方,然后对着丽娜嘻嘻一笑,“哎呀,丽娜姐,快把刀收起来!谁不知道你是快刀手?一看见你手里拿着刀,我这心里就打鼓啊。”

    丽娜手腕轻轻一动,闪亮的利刃变戏法一样瞬间消失了。黑熊怪崔雄的人没有后退,林天龙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自走到了越野车的驾驶室旁,“雄哥,你受累了,我来开车吧。”

    黑熊怪崔雄盯着林天龙。他的手下仍然在原地没有动弹。黑熊怪崔雄的脸色铁青,林天龙却一直都是笑嘻嘻的。黑熊怪崔雄最后也是哈哈一笑,跳下车带着自己的人扬长而去。

    直到这时,周冰倩才感到丽娜绷紧的身体放松了一些。丽娜放开周冰倩,走到林天龙身边说:“我送冰倩回家吧。”

    “不。你叫弟兄们警醒着黑熊怪点,提防狗急跳墙。”

    林天龙摇摇头。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丽娜轻轻说。

    “没事的,车上还有个公安局副局长呢。那白眼狼不会乱来的。”

    林天龙轻松说罢,走到吓呆了的周冰倩面前,拍拍她的肩膀,“上车吧,没事了。”

    周冰倩心里一暖,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流。

    林天龙笑了,“傻丫头。”

    周冰倩破涕为笑,下意识地伸手扯着林天龙衣袖不肯放开,直到丽娜扶着她上了车。

    越野车平稳地驶进了夜色,消失在远处。

    “行啊!阿雄,演技越来越好了,可以进军金像奖了!”

    总经理办公室里,梁亚东笑着调侃道。

    “哈哈,主要是丽娜配合的好!”

    黑熊怪崔雄与丽娜两人相视而笑。

    越野车内,不省人事、满嘴胡话的司风雷斜靠在后座上,周冰倩时不时担心地回头看看。不过,这搞不好只是周冰倩对情绪的掩饰。她的注意力其实都在身边的林天龙身上。随着醉意渐渐褪去,周冰倩越发明白不久前发生在酒店门口的一幕有多凶险。

    就好像是黑帮电影里的情节,保护周冰倩的丽娜和林天龙险些与觊觎周冰倩美色的黑熊怪崔雄当场火拼。但这里面还是有太多周冰倩看不懂的地方。

    名义上说,黑熊怪崔雄是梦世界的总干事,也是丽娜的上司。那么,林天龙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丽娜对林天龙言听计却对黑熊怪崔雄敢于直接对抗?如果说林天龙与黑熊怪崔雄是两个帮派的吧,又没见他们当面翻脸。

    甭管怎么说,如果不是丽娜和林天龙的先后出现,搞不好自己已经被黑熊怪崔雄那头黑熊给侮辱了。一想到险些被那样一个粗鲁的流氓蹂躏,周冰倩不由浑身打了个寒颤。不过,后怕之余,周冰倩又不免有些得意。这或许是人类身上的动物本能,雌性动物总是喜欢雄性为了自己而大起干戈的。

    在丈夫身边这样不要脸地想着另一个男人非常荒唐但又刺激。在周冰倩的潜意识里,如果不是林天龙几次救她,她只怕早就被一群莫名其妙的男人给欺负了,而且很可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

    当然,周冰倩知道这绝不是她可以和林天龙偷情的理由。不过,反正今天丈夫司风雷就在身边,当然是不可能出轨了。以后的事情呢?周冰倩还想不到那么远。何况,眼下只是周冰倩一个人的胡思乱想,林天龙只是静静地开车,似乎甘当一个默默无闻的护花使者。

    周冰倩拿眼睛瞟了林天龙几眼,正在琢磨怎么开口,身后的司风雷似乎有了心电感应,猛然抬起身子,趴在驾驶位的靠椅上,不停地干呕着。林天龙反应奇快,把车停在路边,拉开后车门,把司风雷的身体朝向车外。不过饶是如此,司风雷“哇”一口吐出来的时候,还是弄脏了林天龙的夹克衫。

    周冰倩觉得既丢人又内疚,不过眼下只能先顾着司风雷。她轻轻拍着司风雷的后背,司风雷又吐了一阵才停下,和周冰倩含含糊糊说了几句什么,接着就沉沉睡去。

    周冰倩掏出餐巾纸替司风雷匆忙收拾了几下,却见林天龙已经把夹克衫脱了,身上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她连忙向林天龙道歉,“哎呀,对不起,对不起!”

    林天龙淡淡一笑,“没事,正想再买一件呢。”

    丈夫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这样失态,周冰倩感到狼狈不堪,哪有心思开玩笑,内疚地说:“衣服等下我给你洗洗吧。”

    “都说了没事了,走吧。”

    林天龙若无其事地重新开车上路。

    周冰倩当然特别过意不去,她轻轻扶着林天龙露在外面的胳膊问:“你凉不凉呀?”

    “还好啊,要不,你把风衣借给我?”

    林天龙坏笑道。

    “好哇!”

    周冰倩真的去脱衣服,车内开了空调,风衣本来就没扣的,哗啦一下就利索地脱开了。林天龙倒给她吓了一跳,伸出一只手止住她,“傻姐姐,真脱啊?”

    “嗯,你又不是才知道我傻……”

    周冰倩撅着小嘴定定望着林天龙。

    林天龙拦住周冰倩的手正放在她的肩膀和酥胸交接的地方,周冰倩能感觉到林天龙的手掌暖暖的,而林天龙也能感觉到周冰倩的酥胸正在微微起伏着。就在丈夫司风雷的身前,周冰倩和林天龙第一次这样四目相对,一时之间都是百感交集。

    周冰倩湿润的双唇微微张开,连说话的声音都似乎被暖暖甜甜的水分浸透了,“天龙……”

    “嗯……”

    林天龙含糊地应了一下,一把把周冰倩揽在怀里。周冰倩嘴里“嘤咛”了一声,身体软软地靠在林天龙身上。理智上她知道自己不该在丈夫司风雷身边和一个认识不久的大男孩亲热,可是她直感到头脑一片空白,既没有勇气迎合林天龙的拥抱,也没有勇气抗拒。

    周冰倩就这样双手下意识地抓着林天龙的T恤下摆,殷红的小嘴吐着香气,直到林天龙火烫的嘴唇贴紧她的嘴。

    “唔!”

    林天龙的舌头钻进周冰倩的嘴里的那一刻,周冰倩不禁感到无比的亲切。

    她忍不住贪婪地吮吸起林天龙的舌头来,身体也情不自禁地紧紧贴住林天龙温热而结实的身体,她抬手环住林天龙的腰,一对坚挺硕大的在林天龙身上研磨。

    周冰倩知道这样的自己显得非常荡而且饥渴,但是她又爱死这种感觉了。她倒要试试不顾一切地亲近这个不在乎自己的大男孩小混蛋,看你还矜持不矜持?

    天龙感觉到周冰倩的变化,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手也不再老实的放在周冰倩的腿边,而是慢慢攀上了他朝思暮想那对丰满的,开始隔着衣服揉搓了起来。

    “唔……唔……”

    周冰倩当然感到了天龙的手,她本想叫停他,因为残留的意识告诉她这是在车上,而且还是在丈夫司风雷面前,这样大胆的举动是会被司风雷看见的。但是嘴被狠狠的吻住,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且这种在丈夫司风雷面前偷情的刺激感觉让她心里无比的兴奋。胸部被揉搓的快感逐渐传了上来,越来越强烈,也慢慢的硬了起来……

    周冰倩感觉到自己的已经变的湿润起来,阵阵刺激的快感从传来,融化着她的理智,喉咙变的干渴起来,让她忍不住想要把嘴腾出来大声呻吟。好一会儿了她才明白过来的快感来自天龙的手指,天龙的手早已伸到她的短裙里,把湿漉漉的拨拉到一边,挑逗起她的敏感的。

    “嗯……哦……不要……啊……会被……风雷看到的……噢……不要摸那里……”

    周冰倩在理智和之间挣扎着,一边去推天龙的手。刚刚艰难的把在自己肆意抚弄的手推开,开始整理起和裙子,她的手就被天龙一把握住,引导着摸向自己。很快,周冰倩的手感觉到了火热的温度,那是天龙坚硬如铁的。

    周冰倩的心开始狂跳起来,这是她结婚后第一次抚摸老公以外其他男人的,而且这根似乎摸起来比老公司风雷的还要粗大坚硬。在这种偷情的感觉的刺激下,理智开始消失,周冰倩的小手开始慢慢起来,还时不时的轻轻抚弄一下蟒头。

    林天龙平时那酷酷的护甲果然在周冰倩娇躯的狂野扭动中崩塌,他凶猛地吻着周冰倩的唇舌,手掌顺着周冰倩的后腰滑过她高翘的肉臀,又伸到她的大腿上。薄薄的丝袜根本挡不住林天龙手掌的热度,周冰倩鼻息里面发出一声哼哼,敏感的大腿神经捕捉着林天龙的动作。

    她能感觉到林天龙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大腿内侧最敏感的,让她想忘情地大声呻吟。这小坏蛋偏偏得寸进尺,手指又沿着自己大腿根的小肉窝窝向上,往两腿之间逼近……

    “哎呀,别!”

    周冰倩叫着,但是因为嘴巴被林天龙堵住了,她只能发出无力的呻吟。林天龙的手指就这样一蹴而就地准确到达了周冰倩生得有点靠内的阴埠,周冰倩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一大股浆汁不顾一切地从神秘的女体内部冲出,瞬间浸透了脆薄的豹纹和黑丝袜裆。

    “羞死人了!”

    周冰倩心想,她的脸色更红了。她平时和丈夫司风雷的时候水确实很多,但是现在林天龙只是手指尖轻轻碰到了她的下面,她就开始开闸泄水,这也未免太轻浮了!其实,促使周冰倩动情的与其说是林天龙的触摸,不如说是她内心的紧张和期盼。

    强烈的兴奋让周冰倩的感官系统分外灵敏,她能感应到林天龙的手指触到自己温润的时微微颤了一下,然后坚定地向前摸索。周冰倩的身体因为的刺激而颤抖,她猛然意识到林天龙是要来真的了!脑海中残存的一丝理智让她猛然推着林天龙,“不要,天龙,不要在这里……”

    =然而,林天龙似乎已经彻底迷乱在周冰倩奔涌的里,他用力撕扯着周冰倩的裤袜,脆薄的裤袜很快就裂开,让周冰倩的豹纹小整个暴露出来。本来就窄小的低腰小已经湿漉漉的,若隐若现地勾划出周冰倩成熟而娇嫩的。

    周冰倩下意识地伸手去遮挡,林天龙却提前一步将她整个推倒在车门上,胳膊牢牢抱着她的腰,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体上。黑熊怪崔雄这辆越野车虽然是加宽版的,但是一对身材高挑的男女要舒展开来仍然是不可能的。周冰倩被林天龙粗暴的动作弄得两脚高高抬起,身体狼狈而局促地被挤压在狭小的空间内,只能任由林天龙为所欲为。

    “不可以啊,小坏蛋,放开我!”

    丈夫司风雷就在边上,自己竟然和一个大男孩抱作一团要行不轨之事,周冰倩怎么能不奋力反抗?然而,正因为丈夫司风雷就在身边,周冰倩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在不断扭动挣扎中,她的呢子裙摆已经完全从大腿上褪开,昏暗的光线下,那条黑白豹纹小分外惹眼。她哪里有林天龙的力气大,很快就开始娇喘吁吁。

    林天龙一把将周冰倩搂在怀里,牢牢压住周冰倩的和大腿根。周冰倩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她分明感觉到一根硕大坚硬的男性的形状,那是周冰倩亲眼见过、又在监控录像里清楚观察过的!如今这坏东西正隔着林天龙的牛仔裤在不停地耸动,强硬地顶在自己柔软的上,不时挤住豹纹小里那团软软的肉肉。

    周冰倩再也忍不住了,再次如同决堤的洪水汩汩而出。身体的真实需要与残存的理智激烈搏斗着,周冰倩停止了挣扎,俏脸酡红,眼泪汪汪地哀求着林天龙:“天龙,别在这里……”

    林天龙愣了一下,他当然明白周冰倩的顾虑,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歪在后座上说着呓语的司风雷。周冰倩如释重负,刚要长出一口气,突然身上一紧,林天龙像一头出击的猎豹再次攫住了她,而且这次更加凶猛,更加不顾一切!

    周冰倩猛然意识到这次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她本能地大叫起来:“啊,不要!”

    太晚了,不知什么时候林天龙已经褪掉了裤子,硬梆梆的直贯周冰倩的两腿之间。周冰倩想要把腿合拢,可是她现在是四仰八叉地歪在座位上,两腿呈八字形张开,中间是林天龙的身体,哪里合得拢?

    慌乱之中,唯一能挡住林天龙进攻的只有那条小了!然而,林天龙手指一拨,小被推到一侧,湿答答的小顿时暴露在车内暧昧的气氛里!

    “天龙……”

    周冰倩两手扶着林天龙的胳膊,发出了最后的哀号,然而这声哀号即刻中断,切换成一声巨大而娇嗲的呻吟:“哎呀……”

    周冰倩的指甲深深嵌进了林天龙裸着的胳膊肌肉里,她小嘴微微张开着,急促地呵着香香的暖气——所有这些都因为来自的冲击——那像烧红的铁棒一样又烫又硬的完全不讲道理地了她的,并且还在不顾一切地往里面埋头乱顶乱冲!

    插进的那一瞬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畅快满足的呻吟。

    “啊……你……进来了……啊……”

    “唔……冰倩姐……你的好紧啊……夹的我……好舒服……”

    “啊……你插的好深……啊……慢点……啊……慢点啊……噢…………”

    天龙的前端已没入那泥泞而狭窄的甭道,口象个婴儿的小嘴已将他的大冠头紧紧含住,贪婪地又吮又吸,温柔而又劲道十足地咀嚼,温热柔腻,里一圈圈肉褶皱好似无数张小嘴令他感受到了强力的吮吸和包裹,感觉真是妙不可言。他没舍得让有进一步的挺进,只是一味地享受着周冰倩那禀赋的名给他带来的阵阵舒爽的刺激,体验着周冰倩体内的温热和柔软,体验着温暖的包裹和紧缩。用“真舒服”这普通的词语根本无法表达这种感觉。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