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693章 司风雷周冰倩暗生嫌隙

第693章 司风雷周冰倩暗生嫌隙

    周冰倩的动作很突然,司风雷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也没多想。周冰倩掩饰性地嘟哝着:“你又找不到,还给我翻得乱七八糟。”

    周冰倩很快就把钥匙递给了司风雷,同时长出一口气:就在背包的最外层,周冰倩昨晚换下来的那条破碎的豹纹和裤袜正团在那里,还隐隐发出一股腥臊的味道。要不是反应及时,周冰倩可真是不知该如何自圆其说了!

    昨晚的一切如梦似幻,半醉半醒,直到这会,周冰倩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干了怎样的荒唐事——如果身为刑警的丈夫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他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也不会放过林天龙的!想到这里,周冰倩不由蜷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司风雷哪知道妻子的鬼心思,拿起钥匙就往包里一丢,问道:“车停在哪个角啊?”

    周冰倩忙说:“车我没开回来啊,后来马书记、崔总他们逼我喝了好多酒呢,我没敢开车,还停在梦世界酒店停车场呢。”

    “噢,那我下班之后去一趟吧。那你是怎么回家的?”

    司风雷似乎对昨晚的一切完全没有印象。

    尽管被问到了最心虚的地方,周冰倩还是决定如实回答:“是丽娜总监安排人送我回来的,还帮忙把你扶上来了呢。”

    “这样啊?昨天还真是多喝了点。”

    司风雷有点不好意思。

    昨晚被黑熊怪崔雄调戏的场面让周冰倩非常屈辱,她并不打算向丈夫揭发,因为那样一来就要涉及到后面林天龙“英雄救美”的经过了。女人在语言方面总是有某种微妙的天才的。周冰倩并没撒谎,但是她故意略去不利的部分,而把丽娜拎出来说,果然让司风雷放心不少。

    司风雷拿好东西匆匆赶去上班了。自从林充的违纪事件不了了之后,他和林充之间的竞争也更趋白热化。为了好好表现,最近这阵子他都放弃了双休日。

    周冰倩等丈夫司风雷走了,顿感百无聊赖。说起来她也真够可怜的,原本无话不谈的闺蜜孟云静已经和她形同陌路。尤其孟云静是本地人,她哥哥孟庆元更是前局长,在炎都市的警界人脉深厚,也不知她在背后鼓捣了些什么,连带着其他警姐警嫂见到周冰倩的表情也是怪怪的。这样一来,周冰倩平时的交际圈顿时就凭空消失了。

    周冰倩磨磨蹭蹭了半天才起床,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做午饭,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周冰倩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是司风雷走了进来。

    周冰倩说:“呀?你不用加班了啊?我正想要不要做饭呢!”

    司风雷没有吭气,只是把门重重关好,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周冰倩这才发现司风雷的脸色非常难看,她惊讶地问:“怎么了?在公安局遇到不开心的事了?”

    “还怎么了?”

    司风雷突然大吼起来:“我问你,你到底要给我戴几顶绿帽子才甘心!”

    “啊?什么绿帽子?”

    周冰倩的脑袋“嗡”了一声,难道是黑熊怪崔雄他们知道了自己和林天龙在车上做的丑事?而且向丈夫揭发了?

    “你还装傻!”

    司风雷像一头咆哮的雄狮,五官都扭曲了,他一把扳过周冰倩娇嫩的肩膀,摇晃着她:“那个死胖子有哪点好,值得你这么不要脸?说呀!”

    “死胖子?”

    林天龙怎么也不能算个胖子,原本做贼心虚的周冰倩猛然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大声抗议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不知道?我问你,你那天在监察室和死胖子林充干什么好事了!”

    司风雷的手指像老虎钳一样捏紧周冰倩,周冰倩肩膀剧痛,“哇”一声大哭起来。

    司风雷虽然不是一个体贴入微的丈夫,但是他一向很心爱妻子周冰倩,像这样粗暴对待妻子的事情还是头一次发生。原来,他今天一到单位,就听到几个加班的男女警员在文印室内闲聊,聊的内容竟然是有关周冰倩和死胖子林充的绯闻!

    以司风雷的性格,他当然不会听风就是雨,但是据他听到的内容,实在是有太多的疑点!可以肯定的是,周冰倩确实到过监察室和死胖子林充独处了很长时间。如果是一般的例行公事,以周冰倩的性格她怎么可能不和自己说?

    眼下周冰倩的嚎啕大哭并不能让司风雷心软,今天不审问出个结果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愤怒地嚎叫着:“先别哭!说吧,你是不是单独进过死胖子林充办公室?”

    “是,我是去过,那是监察室的女警员通知我去的啊,我能不去吗?”

    周冰倩哭着反问。

    “哼,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事后也不吭一声?”

    司风雷逼问。

    周冰倩抽泣着辩解:“那是我过生日的第二天早上,你不是喝醉了吗?我怎么舍得叫醒你啊?事后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忘记和你说了啊!”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司风雷怒吼:“跑到人家办公室把裤袜都脱掉了,还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啊?”

    周冰倩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她想起来了,那天被死胖子林充猥亵的过程中,死胖子林充撕烂了她的裤袜,害得她出门的时候不得不把袜子给脱掉了。这些细节周冰倩并不愿意多想,连她自己都忘记了,一定是外面办公室值班的女警乱嚼舌根子!

    周冰倩惊愕的表情等于是默认了司风雷的指控,司风雷怒不可遏,猛然一推周冰倩,周冰倩的身子重重向后摔倒,好在她刚好撞在沙发上,否则脑袋都要撞晕了。

    但是司风雷并不就此放过她,他几步上前,揪住周冰倩还没扎起来的长发,“说啊,死胖子林充有哪点比我好?值得你脱了裤子给他!”

    司风雷拽着周冰倩的头发,让周冰倩头皮剧痛,但比起身体的痛楚,最伤周冰倩的还是司风雷粗俗的话语,她没有想到在丈夫的心目中自己是这样一个下贱的女人。

    她流着眼泪说:“我没有!我没有!”

    “还说没有?你说什么公事需要你脱裤袜啊?说啊!”

    一旦证实妻子的出轨,司风雷完全没有了理性。

    周冰倩没有太多辩解的余地,她昂起头,减缓一点头发被扯住的痛感。她瞪着司风雷说:“不管你信不信!如果我和死胖子林充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宁可让我周冰倩全家天打雷轰,不得好死!”

    周冰倩一向把妈妈和弟弟看得非常重,她发出这样的毒誓,让司风雷不由愣了一下。在他的心底,他当然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他放开周冰倩的头发,指着周冰倩的鼻子,“那你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死胖子林充那个大色狼经常利用督察训话的名义欺负警员家属。我是被他给调戏了,但是我挣脱了啊!你怎么会觉得我会心甘情愿和他做那种事啊?”

    周冰倩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把死胖子林充拿照片要挟自己的事情讲出来,因为那样会把初恋情人梁亚东牵扯进来。

    司风雷当然不会这么容易被说服,他用力摇着头,“我不信!都到那份上了,他会放过你?再说,最近几次宴会,我见他对你都是客客气气的,你敢说你们之间没什么暧昧关系?”

    “我要怎么说你才信啊?”

    见丈夫开始犹豫,周冰倩理直气壮起来,“那个死胖子有哪点值得我和他暧昧啊?你是昏了头吧?当时他是很无聊,但是后来来了一个紧急电话,他不得不让我先走了啊!”

    “他能这样放过你?”

    司风雷将信将疑。

    周冰倩嘤嘤地抽泣起来,“你信也不好,不信也好!你以为我被人欺负了心情就好呀?反倒这样打我!”

    司风雷隐隐觉得自己是有些莽撞,声音放低:“既然吃了这么大亏,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种事很光彩吗?我哪说得出口?反正没有真的被他怎样,我怕你知道后把事情闹大,反倒对你不好,你毕竟是刚刚提升副局长的,哪里比得上他树大根深的……”

    周冰倩这些话真里有假、假里有真,她越说越觉得委屈,自怨自怜之间不由泣不成声。

    司风雷本来也觉得周冰倩眼光一向很高,即使有外遇,也轮不到死胖子林充这种货色占便宜。只不过这谣言有鼻子有眼,加上因为欧老头那事,这阵子他心底一直有些疙瘩,这才精神紧张,以至于冲动地回家教训周冰倩。

    他想了想,伸手想把周冰倩拉起来。周冰倩赌气不肯动弹,司风雷只好温言软语赔罪。周冰倩好不容易才重新占据主动,哪里肯轻易放过司风雷?她一边哭诉,一边抹眼泪,不管司风雷好说歹说就坐在地上不起来。

    也该得司风雷运气好,这会有个电话打进来解围,是马明。司风雷轻轻拍拍妻子的肩膀,“好了,冰倩,先别哭,是马书记电话。”

    周冰倩安静下来,看司风雷接电话,却见司风雷一脸为难地频频点头,“知道了,好的,一定早点到。”

    司风雷放下电话,轻轻叹口气,“冰倩,马书记说下午公安局和法院的年轻公务员有一场联谊会,说要请你也去呢。”

    周冰倩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我才不去!”

    “好了,冰倩,是我错了,让你受委屈了!你就原谅我嘛。”

    司风雷蹲下来哀求妻子。

    这回周冰倩却并不是赌气,她认真地说:“你和死胖子林充闹翻之后,孟云静在后面不知道说了我多少坏话,我跑到你们那去找什么晦气?”

    啊?司风雷心念一动:我真是猪啊!问题大概就出在这里了!亏自己一向自诩精明,这回倒被迷迷糊糊的妻子无意道破。想到这里,他是真的开始内疚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