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719章 舅妈周雯馨心情复杂

第719章 舅妈周雯馨心情复杂

    “可我没有他们其他的优点:胆大、脸皮厚。”

    天龙已习惯舅妈对他经常变化的称呼。

    “在他们的熏陶下,你已经进步很多了,按照你的领悟能力,相信不久他们不会再叫你老处了。”

    “我发现你喝醉了总爱揭我短。”

    天龙嘟着嘴小声唠。

    舅妈周雯馨嫣然一笑,拨了下额头的头发,说:“怎么,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女人喝醉的吗?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啊。”

    舅妈本来就冰肌玉骨、天生丽质,今天又淡扫蛾眉、轻点朱唇,酒意为俏丽的脸庞蒙上了层令人想吮上一口的胭脂红,那娇媚的一笑,顿时沉鱼落雁、百花凋残,灯光失色,令他赏心悦目,垂涎三尺。

    “绝代佳人,曾一笑,倾城倾国。姐,你好美。”

    天龙冲口而出一首古词。

    此时此刻,他忘了眼前的美女是他表舅妈,腹中突然升起一团欲火,眼中只有那湿润性感的红唇,有一股恨不得将它含在嘴里的强烈冲动,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

    舅妈见天龙如狼似虎的盯着她,终于有点慌张了:“天龙,我不是说我,你不要过来。”

    她见他走进,忙起身要走,可能真有点醉了,竟站立不稳要摔倒。

    天龙跨上一步,一只手用力抱紧她的腰,将她扶正,另一只手摁着她后脑秀发,猛的堵住她润滑的红唇,他的一切注意力都集中在品味那柔软的嘴唇上,如痴如醉的吮着,就像吮着世界上最有味道的东西。

    舅妈周雯馨喉咙里发出“嗯、嗯……”

    的声音,双手用力想推开他。但不可能,天龙力量比她大,而且处于亢奋状态,慢慢的,舅妈手上的力量就小了,双手变成从他腋下伸过反手勾住他的肩膀,嘴里也没有“嗯嗯”的反抗声音。

    天龙得寸进尺,学网上那样伸出舌头要放入舅妈的嘴了。

    舅妈周雯馨不肯张开牙齿,天龙的舌头只能来回的在皓齿外不停的滑动,扫过她湿滑的牙齿、温暖的牙龈肉,舌尖还不时在牙中间顶入,想要撬开伸进去。

    女人的力量毕竟不长久,可能舅妈也完全投入,不再反抗。一会,舅妈慢慢松开了上下颚,让天龙的舌伸进了她的口腔内。

    他的舌在搅动着她的舌,她的舌头也反过来搅动他的舌头,还不时用舌尖顶着他的舌尖;天龙贪婪的吸吮舅妈湿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甚至将她的香舌吸过他的口腔,用嘴唇含着她的香舌前后蠕动。

    舅妈周雯馨的身体开始发软,他放开摁着她秀发的手,用双手用力抱紧她,支撑着她的娇躯与他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他胸膛挤压着她丰满的酥胸,坚硬的更是顶着她的,并不时的收缩蠕动。舅妈也扭动着,摩擦着他的回应他的蠕动。

    很久很久……

    舅妈周雯馨的嘴唇离开了天龙,头向后仰,面如桃花、娇喘吁吁,迷蒙的秋水望着他的眼睛。

    他们就这样深情的互相凝视。

    因为她的头向后仰,上身稍微离开了他的胸膛,的接触就显得很明显了。

    舅妈低下了头,用一只手在他坚实胸脯轻捶了一下。

    “你坏蛋。”

    她吐气如兰,轻声的说。

    “姐!我喜欢你!”

    天龙不由自主的说。

    “姐知道。”

    舅妈螓首靠在他肩膀。

    这一刻,天龙明白恋爱中男女说的,“这时候,我觉得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心情了。

    他一阵激动,亲吻着舅妈如凝脂般的脸庞、耳垂。

    “天龙,姐累了。”

    舅妈喘着气叹息一声,用她光滑无瑕的玉腿碰了碰他的腿,望着身旁的沙发。

    笨蛋!天龙暗骂自己,知道舅妈周雯馨心底的理智战胜了。而他也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两个人没有突破界限,没有更进一步,反而变得有些尴尬起来,第二天一早天龙就早起返校,周雯馨也早起给他做了早餐,两个人谁也不好意思看向对方的眼神。

    “舅妈,我走了!”

    天龙默默吃完早餐,起身离开。

    “嗯,你妈妈打电话让我辅导你功课呢!你记得周末过来就行了!”

    周雯馨不动声色地说道,直到天龙出了门,关门声响起,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老公林强在新加坡的日子里,晚上是周雯馨最讨厌的时间,夜幕降临仿佛成倍的放大了她的寂寞,白天有同事说说笑笑还好,到了晚上一个人闷在家看电视最难熬了。心里不由自主地盼望着周末的到来,盼望着一个期望的到来,所以,周雯馨就盼望着她的临时家教生活的早日到来。为此,她还特意以为林强外甥天龙辅导功课为由,通知公公婆婆周末帮助照顾儿子,周五下午她会接了儿子,然后亲自送到公公婆婆家里去。

    由于是老公林强的小外甥,所以周雯馨也并没有特别精心的打扮,只不过她一向的风格就是比较暴露性感的,因此周五下午,当她穿着自认为还比较保守的短套裙加黑丝袜加超低胸T恤加薄纱披肩从公公婆婆家回来往家赶的时候,被衣裙紧紧衬托着的性感曲线还是惹来路人不断的注目礼。

    虽然从辈分上说天龙比周雯馨要小一辈,管周雯馨应该叫表舅妈,但是实际上天龙比周雯馨小十来岁。如果要从外表上看,周雯馨那张娃娃脸让她显得好像比天龙也大不了几岁。天龙现在正是最青春逼人的年龄,发育良好加上热爱运动让他的身材像希腊神话里的天神一般完美,一米八的身高,古铜色的皮肤,线条分明的肌肉,再配上男人味十足的脸庞,任何一个女生见了他都要暗自心动。好不容易到了周五下午,一周忙碌学习后放松的天龙来到表舅林强家,用表舅林强出国之前给他的钥匙打开房门,才发现舅妈周雯馨还没有回来,没有缰绳束缚的大男孩马上就跑出去打球,周雯馨来的时候他刚刚洗完澡,也没多想,就赤裸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就去开门了。

    周雯馨根本没想到天龙回来这么早,而且会是这么一个形象,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低着头不敢看天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周雯馨其实本来已经忘了周三吃完大排档酒醉之后亲吻的事,可是一看到天龙,往事又浮上脑海,心里更加的娇羞,脸上像是发了烧一样通红发烫。害羞归害羞,可是心中却不由得涌起一丝躁动,让她偷偷的抬起眼角观察面前的天龙,刚洗过澡的皮肤透着健康的光泽,精壮的身体散发出的天然的雄性气息一丝丝的钻进周雯馨的鼻子,让好久没品尝快感的她不由得有点春心荡漾。

    天龙自然是不知道周雯馨心里的变化,但是他也没想到按门铃的是表舅妈,看到周雯馨害羞的样子他一下就反应过来自己非常不合时宜的裸着上身,一下子也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了才低头跑进卧室换好了衣服出来,还是一副拘束的样子,轻声的叫了声“表舅妈”算是打了招呼了。

    看到天龙害羞的摸样周雯馨反而放开了一些,不再纠结于那次酒后亲吻的尴尬,忍不住笑了出来,“呵呵,这么大了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

    “恩……表舅妈你累了吧?我给你倒水去……”

    “不用了不用了,下午肯定又偷懒去打球了吧?我先做晚饭吧,吃完晚饭我们就开始辅导功课,你可不能放松啊……”

    两个人好像以前没有发生过什么死的,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吃完晚饭,周雯馨就主动的上去推着天龙就进了房间……

    要说周雯馨真能教天龙点什么,那恐怕她自己也不相信,但是这样有个人作伴总强过一个人在家闷着。而徽音姐本来也就没期待周雯馨能教什么,只是有这个亲戚在边上督促着天龙比较不敢偷懒。所以,两人进了屋以后,天龙自觉的坐在书桌前继续看书复习了,而周雯馨就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他身边看着,时不时的和他聊上两句。周雯馨进屋以后就随手把披肩脱了丢在天龙的床上,把胸前一对雪白饱满的大半都从T恤宽松的领口处暴露在天龙的视线当中。美人在旁天龙本来就心不在焉,加上周雯馨经常无聊的半趴在桌上,把胸前的春光一泻而出,胸罩的边清晰可见,甚至连嫩红的都几乎要被天龙看到,两个人靠的并不远,天龙放佛都可以闻见周雯馨身上淡淡的体香,这一切无一不让他高涨,涨的难受的很,更加无法专心学习了。

    当天龙心不在焉的时候周雯馨的内心也并不平静。近距离的坐在天龙身边让她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强烈的青春的气息和分泌旺盛的雄性激素。在公婆家的时候周雯馨就曾经无意中看到天龙的形状,在裤子包裹下的又粗又长的凸痕让她不时想起,于是就偷眼去瞄天龙的。不看还好,一看到天龙的在运动裤上支起的高高的帐篷,尺寸似乎不输给小王,这下更撩拨的周雯馨心里开始心猿意马起来,脸红红的怎么坐都不舒服。两个人就在慢慢荡漾起春意的卧室里偷偷的相互打量,各想心事,直到天龙开口打破了这有点尴尬的气氛,“恩……那个……表舅妈……”

    “哎呀,怎么又叫我舅妈啦,这么叫显得我好老哦,我们年龄相差不大,又没有血缘关系,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姐姐好啦!”

    “啊?叫姐姐啊……让妈妈知道了她又要骂我没大没小的了……”

    天龙看舅妈周雯馨已经不再纠结周三酒醉亲吻之事,他也开始笑着打趣。

    “呵呵,你真笨哦,当然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这么叫啦!这样也不要搞的我跟你的长辈似的,看你晚上一直挺紧张的呢……”

    “那个……姐……姐姐?”

    “哎,好弟弟!呵呵……放松点啦!休息一会儿,我们聊会儿吧……你这一周学的怎么样啊?”

    “还……还行吧……”

    周雯馨不是不知道,天龙的紧张根本就是因为心里的念,她那曲线动人的身体在天龙的脑海里早已经被剥的精光,坚挺的和娇俏的美臀也被意了好多遍了。

    不过她这么让天龙改口叫姐姐,一下子就把两个人心里的那次酒醉亲吻的纠结解开了,而且把两个人的距离重新拉近了许多,彼此也不再那么拘束了。

    天龙虽然长的很成熟,但是毕竟只是个大男孩,而且还正是最旺盛的年龄,心里的事根本就藏不住。他对周雯馨的赤裸裸的和渴望几乎是直接写在脸上的,一看到周雯馨目光就直勾勾的盯着她丰满的双峰,周雯馨怎么会看不出天龙心里的念头。不过远离男人的周雯馨也同样被天龙身上的男人味所吸引,当然还有那个让她心动不已的大,让她时不时的就心神不宁的想起来,想要品尝一下它的威力。接下来的周末两天两个人坐的越来越近,周雯馨打扮的也越来越性感,两个人聊天的话题也越来越香艳露骨,慢慢的就聊到了性话题上。

    “雯馨姐,你好美啊……我们学校的那些女生和你比起来简直都没法看了……”

    “呵呵,小小年纪就这么油嘴滑舌的,肯定骗过不少小姑娘吧?”

    “我才没有嘞……姐姐你本来就超美的,见了你之后再看学校那些女生我才提不起劲儿呢……”

    “哎呀,嘴越来越甜了……你有女朋友么?”

    “……没有……学校管这个还挺严的呢,再说妈妈也不让……”

    “哟,没看出来你还这么听话啊,怪不得连你的女同学都叫你‘老处’呢……”

    “我……我……姐姐你……”

    听到舅妈周雯馨再次直截了当地称呼他的“老处”外号,几天以来天龙面对周雯馨时的紧张感和拘束感顿时消失了,但是在周雯馨大胆的挑逗之下他还是变得有点语无伦次,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心目中圣洁的女神居然作风如此的开放,心中不由得兴奋起来,“我……我当然还是……还是……”

    “哈哈哈哈,看你害羞的脸都红了……我才不信呢,你这么帅,身材又有型,又是运动型的,肯定有大把的女生追你吧?我就不信你还能守身如玉呢。”

    “我……我……我才没有呢!再……再说了,难道姐姐你初中就已经……”

    周雯馨没有回答,只是歪着头,媚眼如丝的看着天龙娇笑着,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

    “姐姐你……你居然……”

    天龙惊讶的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周雯馨装作没有看到天龙的表情,瞬间又回到了正常的样子,岔开了话题,“呵呵,你这个年纪的女生啊都最喜欢你这样的男孩子了,又阳光又有活力……”

    “什么叫‘我这个年纪的’……你又没比我大多少……”

    “哼,小就是小!三岁一代沟好不好?我们都差了三代了,呵呵!”

    “那……那姐姐你喜欢……不是……我是说……姐姐你这个年纪的女生会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红云飞上了周雯馨的脸颊,她偷偷垂下眼帘瞄了一眼天龙鼓囊囊的裆部,“我们喜欢……不告诉你……”

    说罢抿着嘴笑了起来。……

    热辣的话题一聊起来总是停不下来,天龙哪里还有心思在书上,晚上的时间总是一转眼就过去了,周雯馨走后天龙还总忍不住要想着她美丽的身体再手一番。

    而等到天龙周日晚上返校去上晚自习,周雯馨为天龙收拾房间,觉得屋里有股奇怪的味道,还挺熟悉的,四下张望了两下,目光落在床边被揉成团的两张纸巾上。强烈的雄性的气息让周雯馨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这个味道的来源,但她并没有觉得厌恶,反而是下意识的有点点兴奋,脑海里禁不住又开始幻想起来……

    转眼一周又过去了,天龙的书没看进去两页,成绩退步的倒是非常明显。周雯馨对此显然是心知肚明的,她虽然很享受这样和天龙打情骂俏的一点点暧昧的感觉,但是她还是知道要是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等成绩出来,徽音姐看到天龙那可怜的成绩非要杀了自己不可,所以,她还是决定周五的时候稍微提醒一下天龙,或者是激励一下他,让他能在期中考试之前至少恢复到之前的水准。

    到了周五晚上,周雯馨精心打扮了一番,小西装外套下穿着性感火辣的黑色吊带袜和深V的真丝上衣,薄薄的白色上衣的开口几乎低到肚脐的位置,里面黑色的半杯胸衣清晰的从半透明的衣服里透出来,几乎就像一件情趣内衣,必须靠小西装才能堪堪遮住上身的春光。穿的更加大胆,窄筒短裙刚刚盖过,紧紧的勾勒出周雯馨臀部娇俏的曲线,一对光滑白嫩的美腿一直暴露到根部,在性感吊带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浪荡勾魂,简直要让人看的眼里喷出火来。

    等到天龙进屋之后,周雯馨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脱掉外套,因为里面的衣服实在太暴露了,要是她真的脱了天龙今晚肯定是别指望能看书了。两个人随口聊了两句,天龙就到厨房去倒水去了。

    天龙端着杯子走进来打断了周雯馨的胡思乱想,今天天龙似乎情绪也不是很高涨,虽然和周雯馨在一起让他亢奋不已,但是毕竟考试临近,他心中的压力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这一周来光和这位性感的姐姐调情了,学习一点心思都没有,恐怕难免要用一个坏成绩来给妈妈看了,被妈妈责骂倒是小事,关键是妈妈肯定会因此迁怒于周雯馨,到时两个人可就再见困难了。心里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不管怎样他的眼光和心思都没办法从周雯馨身上收回来,于是只能强迫自己盯着书本,但是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周雯馨本来就是来劝天龙要收心看书的,看到他这幅坐立不安的样子,就关心的问道。

    “怎么了?不舒服么?还是要考试了紧张了?”

    “恩……有点……有点紧张……”

    “那更要好好看书啦,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能学的进去呢……”

    “……”

    “怎么啦?有什么话就说吖?”

    “我……”

    “哎呀,你说你一个大男生这个扭扭捏捏的,告诉姐姐,最近为什么没法集中精神看书啊?”

    “因为……因为……”

    天龙看着周雯馨精致的脸庞,想要把心中的爱慕说出来,但是却没有勇气。

    “到底是怎么了嘛,告诉姐姐好不好?姐姐帮你一起分析分析原因,然后一起克服,有什么事是不能告诉姐姐的呢?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周雯馨又摆出了她那副惹人怜爱的可爱摸样,半劝半撒娇的对天龙说。

    天龙心想这事要是别人还真就说了,偏偏是你才不能告诉呢。不过思来想去,与其这么把火憋在心里憋出内伤,还不如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反正结果最差就是惹了周雯馨生气以后不来了,自己这么魂不守舍的下去结果估计也差不多,再说周雯馨作风那么豪放,说出来说不定还能……天龙心中一动,加上拗不过周雯馨一直劝着,就决定要对周雯馨坦白,“姐姐……那个……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哦……”

    “哎呀,我干嘛生气啊,不生气不生气,你快说吧!”

    “我……我心不在焉是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这句话的内容其实并没有让周雯馨有多少意外,自从天龙来她家之后的这一段时间,尤其是最近两周,天龙对她的好感再明显不过了,她自己也在言语上对天龙颇有挑逗,不过真的听到天龙说出来,还是让她不禁红了脸,身上不由自主的一阵燥热。自从上次酒醉亲吻之后,周雯馨很久都没有接受男人的疼爱了,加上老公林强出国这么久了,她最近基本上都是出于欲火难耐的状态下,她心里不能不承认自己对天龙那年轻火热的身体深深的着迷,对他那根看着似乎尺寸惊人的大也跃跃欲试,但是毕竟和亲人乱搞她还是有所顾忌的,心里仿佛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小人举着“道德”的旗子,而另一个则举着“性、爱分开”的旗子……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