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759章 孟彪内心同样纠结

第759章 孟彪内心同样纠结

    花洒里喷出的热水暧暧的,苏怡君微闭着双眼享受地站在那儿,任由热水从头顶顺着身体往下流,很自然地用双手在胸前轻抚着,自己的丰满、浑圆,很挺拔。接着,她的一只手慢慢下滑,滑过平坦光滑的部,最后停留在两腿根,轻轻地来回搓洗着,一股暧流在身体里慢慢形成,缓缓地流向身体四周。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而昨晚。苏怡君站在梳妆台前,镜子里美丽的少妇胴体晶莹,一丝不挂。目光扫过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这明显是一个大男孩的世界,没有女主人的丝毫痕迹。伸手拿起一瓶香水,小巧冰凉的瓶子在手心滑滑润润的很舒服。低头闻闻,是他的味道,使她刻骨铭心的味道。一闻到这味道,心里就会有暖暖的感觉,软软、细细的渗进每根血管、每个毛孔。这个大男孩就在外面的床上。

    白皙的指尖温柔地拂过自己的,脸有些红,细细嫩嫩的有些胀痛,粉红的四周还有些肿胀,有些大男孩留下的瘀红齿痕。

    他就像是个贪吃的孩子,吮吸、嚼啮自己的。想起他火热温柔的亲吻,突然有点冲动,轻轻走出来,明亮的阳光中,敞着的窗让一丝不挂的她有些害臊,她又钻进了被子,林天龙仍然保持着原来的睡姿没动。她侧过身,面对着平躺着的林天龙。

    林天龙属于那种特别英俊的大男孩,而且脸上有梭有角的,皮肤是略微的古铜色,头发修剪得短短的,睡了一夜,脸颊和嘴唇四周已经长出了胡茬,特有男人味。

    苏怡君忍不住将小手放到他胸膛上,轻轻地抚摸着。和闻仲达有些猥琐赘肉的肢体不同,林天龙强壮,但是不是肌肉纠结的那种,他的皮肤很紧,缎子一样很光滑,腹部也是平坦坦的。被子里的他暧暧的,摸上去很舒服。闻仲达总是穿着睡衣睡觉,他不知道大男孩光裸的皮肤其实也是女人心爱的感受。

    苏怡君的手没有停,而是顺势下滑,大男孩在被子里是一丝不挂的,她的手很自然地伸进了他。刚一接触到那片森林,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再往下一探,林天龙的“小骄傲”正昂首挺立着。

    “讨厌,在装睡啊!”

    苏怡君抬起身子,一把握住他硬挺粗大的宝贝,故意用了点力,另一支手死死拧住了他的鼻子。

    这个大男孩此刻说不出的可爱,曾经矜持、羞涩的苏怡君,小女人情怀尽显,爱人般亲昵的举动显示她完全接受了这个大男孩。

    “唉哟,你要谋害亲夫啊!”

    林天龙夸张地惊叫一声后,又“扑哧”地笑出了声:“你刚才起身去卫生间时我就醒了,一直看着你哩。”

    说完,顺势一翻,将苏怡君压在了身下,低下头,亲吻着她的颈窝,手也不老实地握住了她那一对浑圆而挺拔的,搓揉着。

    “扎死我了,大流氓,牙都没有刷脸也不洗,还有胡子,乱亲人家。痒……啊……”

    苏怡君躲闪着林天龙的嘴,被压着的身体不住地扭动着,刚梳的秀发也乱了,却更显得风情万种。他结实沉重的身体赤裸着,肌肤厮磨着令她战栗。

    她感觉到他的在自己的掌心脉动,一下一下地摩擦着,而且好像还在膨胀,自己的也已经湿了。

    “想要吗?”

    一手握住她一只,林天龙轻咬着苏怡君的耳垂,喃喃地问道。他对苏怡君的身体已经好熟悉,她成熟的身体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时刻准备着被大男孩采撷。

    “流氓,小坏蛋大流氓……哎……”

    苏怡君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大男孩的大手熟练地揉捏着自己的,指尖亵玩自己已经充血挺立的,让自己喘不过气来。林天龙久经战阵,对女人的身体和感觉了如指掌,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知道她的敏感,他知道如何撩拨起她的。他是深谙男女之道的徒登子,他深信能让女人快乐的真正武器是温柔和体贴、和适当的粗暴,他是这样想的,现在也正是这样做的。

    “你这个……小坏蛋……大流氓……”

    苏怡君喘息,小手紧紧攥着他。

    “啊……”

    他夸张地呼叫,哀求道:“好疼啊!”

    苏怡君“扑哧”娇笑出来,柔夷撑着他的胸膛,小手在下面却不放松,红着脸嗔道:“你……你又想干坏事。坏蛋。”

    “怡君姐,你不想么?你叫那么大声,还说不想。”

    林天龙舔她的耳垂。苏怡君已经软了,红着脸腻声问他:“我叫了吗?”

    她身上有些燥热,喘息着,小手温柔地着他:“大坏蛋。”

    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含蓄和高雅,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更忘了自己丈夫闻仲达正是被眼前这个大男孩亲手擒获送进看守所的,完全沉醉在大男孩的热情中。就像是个初经人事的少女,对男人有无穷的兴趣,对雄性有着无穷的探索的渴望。

    褪下他的,把他烫烫的大大的包在掌心里,温柔地把玩。星眸半掩地望着林天龙,面庞精致如希腊雕塑般的大男孩痴痴地望着自己,喘息声渐渐粗浊,温暖结实的肌体微微颤抖着,能够明显感受到他奔流的血脉和激情。

    看着心爱的大男孩情难自禁的样子,感受他为自己激情澎湃无法遏止,这感受如此不同,像是在征服这个大男孩!她轻轻地挪开了林天龙环抱着自己的手臂,从他身边爬了起来,转身跨坐在他赤裸的身上,俯在他的身体上,用白嫩的两支手臂支撑着自己的上半身,一对沉甸甸圆润的似乎就要落到他的胸膛上、而又差那么一点点距离,然后,她什么也不做,只是脸上略带着笑容凝视着林天龙的眼睛。

    此时此刻,林天龙仿佛有点醉了,眼前的苏怡君媚态逼人。她的的热源湿漉漉地摩擦着自己的。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风情的苏怡君,她的一对眼睛是清沏的,不带有一点和邪,但却又分明让他难以控制想要立即和她熔为一体的。他抬起手,想去采撷她的双乳,却被她腾出一只手打了下去,并示意他不准动。

    “小坏蛋。每次都想在上面。”

    她勾下头,爱怜地吻了吻他的额头和眼睛,然后稍稍倾子,用自己细嫩的磨擦着他的胸膛,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的眼睛。

    她跨坐在林天龙腰间,粉嫩腻滑的双股厮磨着他,上半身却仅仅只用一对接触到他的胸膛,并在他的如炬目光下晃动,来回摩挲着。

    在苏怡君的接触到自己身体的那一瞬间,林天龙立即便有了感觉,随着大脑皮层的一阵酥麻,一股热流开始在身体里缓缓涌起。这么强烈的反应,几乎让苏怡君有点不相信。

    林天龙伸出双手捧住她丰盈的圆臀,她凉凉的胴体还带着清新的皂香,光滑得像丝绸,两团浑圆的臀肉软得入骨,却结实弹手。苏怡君拨开他作怪的大手,把它们按在他头顶,骄慢霸道地嗔道:“小坏蛋,不许乱来。”

    林天龙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晃动着的两只雪白的,求她:“怡君姐,让我吃一口吧。”

    苏怡君娇笑着躲开他扑上来的大嘴,俯亲吻他的脖颈,“嗯。”

    林天龙惬意地合上双眼,滑腻、丰腴的女体在怀里厮磨着,柔软的、浑圆的大腿,炙热的,绵软的、带着清新气息的的感受销人魂魄,他索性不再动作,好整以暇地享受着苏怡君的服务。

    她逐渐下移着,时不时还用嘴唇亲吻一下他的身体,明明早已感觉到他已经难以忍受,却偏又不让他动弹片刻,完全无视顶着自己身体并不停跳动的他,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林天龙虽说难受,却又企盼着她的小嘴快快下移,这样的感受他已经好久没有过了,看着她的眼神,他真的怀疑正在自己身上的是那个苏怡君吗?

    终于,苏怡君找到了她的目的地,可她却像忘了自己的目标似的,只是撩拨着四周围,就是不理正主儿,把个林天龙急得汗都要流出来了,并不住地挺着身体,想自寻门路。

    苏怡君“扑哧”地笑出了声,嘴里嗔骂了一声:“调皮。”

    还用手轻敲了一下林天龙的粗大,终于埋下了自己的头。林天龙禁不住哼出了声,他几乎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这个曾经让他有过无数欢乐的女人正在,第一次地,如此主动、狂野地给他带来无穷的快感,他闭上双眼,体味着那种极至的快感给身体带来的一阵阵颤凛。

    “舒服吗?”

    她红彤彤的小脸从他下抬起,唇间还带着他的液体,问道。

    “舒服!你呢?”

    他温柔地望着她的眼神,呼吸渐渐坡来,她爬上来,樱唇还带着自己的腥气,迎向她,苏怡君娇小滑腻的胴体紧紧贴着他,两人的手紧紧交叉着,手臂贴着、胸膛贴着、她纤细修长的腿也紧紧贴着他的。

    苏怡君的腰胯扭动着,摩擦他。她喘息。她的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苏怡君直起身,温柔地望着他,凝视着他,像是要看透这个大男孩的心。咬着自己的下唇,她扭动着腰肢调整自己的角度。

    大男孩的硬挺充满力量,充满弹性,充满,却有些调皮不那么听话,跳来跳去。终于对准了他,纳入了他的尖端。火热的力量撕裂般地狂野。

    苏怡君的小脸都有些扭曲,眉头紧蹙着,鼻翼都开始翕张。雪白的粉臀缓缓下沉。大男孩的大手配合地握住自己的。

    “嗯……”

    苏怡君终于屏不住呻吟起来。双股紧紧贴着林天龙的大腿,头往上翘,酥胸高挺,鲜红的兴奋的涨硬,身子变得僵硬。

    林天龙望着她充满醍醐味的艳丽脸蛋,虽已达阵成功,却按捺着一动不动,任由这个小女人放肆她的。苏怡君娇躯又是一抖,嘴里发出一声荡人心弦的轻叹,星眸半掩地望向林天龙,正巧遇到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娇喘着嗔怪:“你呵……嗯。”

    望着他的双眼,紧咬着殷红的下唇,苏怡君双股继续落下,以让他更加深入……林天龙对自己的有着十足的信心,此刻在她光滑双腿夹合摩擦之下,双手满把捧揉着她浑圆丰腴的臀瓣,肆意欣赏着美人儿雪白的一对颤动,更觉得其乐无边!

    苏怡君此刻微微颤抖着,爱恨交加地望着这个俊朗的大男孩,不料自己的呻吟声从牙关溢出,她赶紧偏过头去,然而她俏脸上那抹霞红、以及她像小女孩般被人识破心事时的那种羞赧之态,已经完全透露出她此刻的感觉与心思。

    苏怡君脸上渴望的表情,靡的模样,似乎就是最好的催情剂。林天龙双臀猛地往上一抬,苏怡君低哦一声,咬紧了双唇,双股便完全落在林天龙的大腿之上。

    苏怡君趴在林天龙身上喘息着,小小的舌头不停舔着林天龙的脖子,传来的充实感觉涨红了她的脸庞。林天龙抱着她的双股轻轻扭动起来,苏怡君便直起了身子,让他更有力的贯穿自己。

    甬道深处变得异常火热湿润,壮大的分身似乎被冬日的暖阳包围起来,舒爽的感觉让林天龙涨到极限,颤抖起来。

    这些天,孟彪心里同样纠结,甚至比他父亲孟庆元更要纠结许多,从双规打电话安排妻子闵柔佳献身林天龙来救夫之后,孟彪与妻子柔佳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相见无语,相互尴尬,嘴里不说,心里纠结。

    孟彪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反正从解除双规回家之后就是这样了,从双规之前到现在这三个月来,他与妻子做了数的清的几次,而且每次都不超过三分钟,虽然妻子闵柔佳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却已经觉得万分的愧对于她。何况后来又发生了那样舍妻救夫的事情。

    或许是妻子曾与天龙发生过关系的原因,就算他没有三分钟,妻子也没有埋怨过什么,可是孟彪心里知道,这是因为妻子是愧对于他才这样,其实他知道柔佳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承受着很大的折磨。

    他曾问过医学专家,男人能够坚持三分钟以上就算是正常,可是他偏偏不到三分钟,孟彪很痛恨自己的无能,他也曾想吃点壮阳药,满足妻子一次,可是那样一来,他不知道妻子柔佳会怎样看待他!而且,他也知道他最大的障碍并非是身体上,而是来自心理上的。

    孟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变态的想法,每当想到妻子与天龙的时候,他就会觉得万分的兴奋,可是在与妻子做的时候,他又不能提及,想说不能说,心中再一压抑,根本就坚持不过三分钟。

    他很想治好自己,尤其是自己心里的障碍,但是却又不知如何向妻子闵柔佳开口,虽然没说,可是他知道妻子也明白,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只是妻子柔佳这样一来,却让他心里打了退堂鼓,因为他怕他伤害到妻子。

    夜深人静之时,数夜梦中醒来,孟彪都发现妻子闵柔佳在旁边偷偷的自摸着,她不敢呻吟出声,只能强行忍着,但那急促的喘息声,他却听的无疑,他知道正是自己的无能,才导致妻子这样的,但是他只能装作熟睡的样子,任妻子独自解决。

    他的心很乱,如果自己是个很健康,是个正常人,那该多好啊,妻子柔佳也不会受此折磨了。这一个月来,虽然他们都当做没事一般,相敬如宾,但是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心中的愧疚渐渐淡去,他跟妻子终究还是会有争吵的一天,毕竟她现在的年龄正是需要的时候。

    唉!轻声叹了口气后,孟彪将酒杯里面最后一滴酒倒进嘴里后,起身离开了帝爵夜总会,不知什么时候,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夜总会,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也许这里能让他心情稍稍放松一些吧。

    那天晚上孟彪回到家妻子柔佳还没有回来,打了个电话,妻子说还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回来,他抬头看了一下表,已经九点多了,也就是说妻子最少也要十一点以后才能回来,他便洗漱了一番,换上睡衣躺在床上,乱想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孟彪被给憋醒了,起身发现妻子还没有回来,看了一下表,知道也快了,准备上趟厕所,然后给妻子弄点夜宵吃。

    却没想到,刚走出卧室,就听到卫生间里面传来一声声的呻吟声,他对这个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他知道妻子闵柔佳已经回来了,而且就在卫生间,只不过她不是在洗漱,而是在做着一些不能让他看到的事情。

    听到那诱人的呻吟声,孟彪的下面渐渐起了反应,可是自己却不能冲进去,因为他怕自己在将妻子弄的不上不下,还不如让妻子自己解决一番呢!

    妻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他知道妻子恐怕快要到了,果然,在没一会儿后,妻子就发出一声嘶哑的叫声,虽然不是很大,可是他却听的很清楚,只不过那嘶哑的叫声跟着的两个字,却让他登时呆在当场。

    “天龙?”

    妻子闵柔佳她叫的竟然是天龙,孟彪有些难以置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呆立了几分钟后,听到卫生间里面有冲水的声音,立即知道妻子就,赶紧返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孟彪的心乱成一团,更有些苦涩,但却没有一毫的嫉妒与吃醋,他知道是自己满足不了妻子,可是妻子柔佳时叫的男人名字却是天龙,却让他有些接受不了,他甚至怀疑妻子在跟他欢好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不是也是天龙?

    想了半天也没捋出个头绪,很快就听到卫生间的门开了,他赶紧闭上眼睛,等着妻子进来,但是却没有等到,仔细听了一番,发现外面有些动静,他猜想是不是妻子自己在做饭呢?

    此时孟彪也没有了意,满脑子都是刚才妻子时的反应,他没有想到天龙竟然如此深入了妻子的内心,或许那仅有的两次欢好,就给妻子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了吧?

    妻子时叫的是天龙,让他有些很不是滋味,但同时却也让他兴奋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了妻子内心中的想法,这一个月以来,妻子从没有提及过天龙,所以让他不知所措,但是那天晚上,他却知道,妻子柔佳一直没能忘记天龙。

    而今天一早,孟彪就接到父亲孟庆元的电话,让他亲自去接林天龙到家里吃饭,孟彪心里明白,为了自己,也为了父亲,更为了孟家。

    打那次和林天龙深聊后,孟彪就打定了主意,他要让妻子闵柔佳快乐,让妻子在精神上与上一同快乐,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如何去实施,怎么向妻子提及天龙,直至今天,孟彪才彻底放下心来,因为妻子柔佳心中有天龙,那么他就可以大胆些了,反正孟彪也知道妻子是爱天龙的,这样一来妻子快乐了,天龙也快乐了,而他也能在满足自己那变态的同时治疗自己。

    这一个月来,闵柔佳跟老公孟彪做了数的清也没有几次,而且每次老公都坚持不过三分钟,因为孟彪觉得对不起老婆,而闵柔佳心里也多少感觉有点愧对于老公,所以夫妻两人看起来就有点不正常,心里疙疙瘩瘩的,却又无话可说,相对无言,而闵柔佳只能迁就,但一次两次还可以,可是后来每次都这样,她就有点受不了了,因为每次都将自己弄的不上不下的,那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可是受不了也得受,谁叫他是她老公呢!只是这一个月以来,闵柔佳发觉自己跟老公孟彪的关系渐渐有了些变化,舍妻救夫、红杏出墙、尴尬、难堪、生气、别扭,反正就不像夫妻,这种变化很是奇妙,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闵柔佳不想想天龙,也不想拿天龙跟老公孟彪比什么,可是三番两次以后,闵柔佳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天龙,因为在那方面老公孟彪跟天龙真的没有可比性,相差太远了。

    但天龙终究是闵柔佳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老公孟彪却是闵柔佳一辈子将要生活在一起的人,而且孟彪能够放开心怀,原谅她的失贞,闵柔佳非常的感激,所以闵柔佳不想再让孟彪失望,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怎么才能将老公治好呢?

    想去大医院治疗一下,但孟彪又不同意,生怕被别人知道,他好歹也是孟氏家族的继承人。

    这样一来,倒不好办了。

    孟彪其实也想治好自己,只不过他的那个办法,实在有些太超乎伦理了,闵柔佳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闵柔佳曾经也幻想过孟彪偷窥自己和天龙偷情欢好的情景,可是一想到那儿的时候,闵柔佳的浑身就发热,就想要,但是想归想,可是从心里闵柔佳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