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778章 孟晓敏泪光盈盈

第778章 孟晓敏泪光盈盈

    一根远超腔道内径的家伙粗暴的顶入,花径稚嫩的被摩擦的涩楚,肉质薄翼的撕裂带给孟晓敏无法想象的痛苦,一阵痛彻心扉的撕裂感惊醒了晕沉中的警花,“啊”一声痛呼起来,眼神终于回府清明,美目中的焦距也集中了,她瞪大着丹凤眼看清了身上压着的大男孩,一时间还以为依然在梦境,不敢相信现实的呢喃道:“天龙弟弟,怎……怎么会呢?”

    娇嫩暖柔的幽谷甜蜜夹挤,那似挤似啜、如吻如吸的曼妙感觉,无论尝试过多少次,仍是那么销魂蚀骨,令人难以抗拒,即便林天龙如此苦忍,仍似自己生了眼般,不住往濡湿柔润的幽谷深处钻去,终于触到了那薄薄的阻碍。幽谷被那灼烫粗壮的步步开垦,即便窄紧的密处被撑开时颇有几分疼痛,但他先前的温柔已生了效果,湿润的幽谷中甜蜜混着痛苦一起涌来,令孟晓敏不由有些难以适应,甚至不知该苦还是该乐。

    初次经历粗大异物的狭小腔道,稚壁紧紧包围着异物,层叠肉褶子不停企图挤压出异物的自发收缩,大男孩体味着温暖火热舒爽的压榨感,他甚至感到被压榨的都有些微微刺痛。苦熬良久的邪恶计划终于得逞了,吃上正式主菜的大男孩得意的发出“嗷嗷”的声呼叫。

    此时那还理会的了其他,都跳动着胀大了一圈,开始奋力冲破青春警花甬道紧裹肉褶的包围,缓慢的耸动起来,借着挤压抽出,而后发力咬牙的在粗喘声中排开稚嫩紧密的。他享受着警花孟晓敏的初夜,心情激荡无法思考,只是本能的把,抽出来,一下下慢慢地艰难开垦着。

    孟晓敏这才真正清醒过来,意识到正在发生在她身上的可怕真相,一个自己亲热称呼“天龙弟弟”的小混蛋,这个已经将她小姑妈孟云静引诱沦为情妇的小混蛋,此时此刻正俯身压在自己柔嫩白羊似地的身子上,履行着原本应该是女儿家未来丈夫才能行使的权利。她竭力的想扭动摆脱身上的重负,奋力试图夹紧修长的美腿,曲肘用力推搡着身上的大男孩,可酒醉后浑身软酸无力的警花那能推动,欲念正浓、性志勃发、满身是邪火的大男孩。

    林天龙在缓慢进出中的头敏感体会到,因孟晓敏软绵无力的挣扎,引起的愈加强烈美妙的摩擦感。感觉到孟晓敏明显无力的抵抗,他心中更是放肆无忌,久经人事的大男孩知道对孟晓敏这样纯真温顺的警花来说,什么是最致命的打击。他低头看了看羞怒红霞一片的警花,卑鄙的用嘴轻咬着孟晓敏的晶莹玉润的耳垂,粗喘着细语道:“晓敏姐,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刚才在浴室的惊艳让我无法自制,我爱你”“对……对不起……晓敏姐……”

    一声道歉又出了口,林天龙只觉被幽谷湿润甜蜜地吸紧了,即便他不用力,那幽谷深处也彷佛生出了吸力,将他一点一点地拉了进去。

    他一边轻哼着,感受着孟晓敏初开的幽谷那稚嫩的吮吸,一边慢慢放松,让一点一点地刺入,终于突破了那层薄膜,将慢慢挤入,撑得孟晓敏幽谷饱饱实实,再没有一点空隙。

    天龙一阵兴奋狂喜之后,隐隐觉得自己的巨大被压迫得有些疼痛,天龙忍不住低头一看,只见孟晓敏湿滑的口,被自己的巨大撑裂开来,三、四道的撕裂伤口,正缓缓地渗出鲜血,天龙这才感受到,原来不是孟晓敏口太窄的关系,而是因为孟晓敏甬道内的,正在不断地收缩着,紧紧地箍住天龙巨大的,这强劲无比的收缩力,是除了梅若珊梅雨珠姐妹之外,生平所仅见一等一的。

    天龙彷彿比中了头彩还要高兴,他并不急於,反而将自己的巨大深深地插在孟晓敏湿滑紧窄的里,享受着破处的喜悦,以及被孟晓敏甬道内的,完全紧箍、压迫的收缩快感,兴奋时便紧紧拥抱住初经人事的孟晓敏,那具绝美无瑕的赤裸娇躯,在孟晓敏喷香的床上翻来覆去,两个人的紧密地缠绕在一起,肉与肉之间完全没有丝毫的空隙。

    虽说已被他逗得欲火如焚,但大男孩的象征着实强壮,加上第一次尝试男女之事,终不免有些疼痛,当身被他摘取的那一刹那,孟晓敏只觉体内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传来,不由一声闷吟,偏偏林天龙却不能停手,随即而来的是他的款款深入,用那火烫将她窄紧的幽谷慢慢撑开,孟晓敏差点错觉自己被他整个撕成了两半,若非火热的厮磨,在破身之苦中渗进了不少纯的快感,加上他那霸气十足而又柔弱乞怜的样儿,令她心怀荡漾,只怕孟晓敏便再怜他,也没法子忍受得住。

    孟晓敏感到女儿家花径密处的稚嫩敏感,被一条粗大生硬的异物膨胀着、深入着、摩擦着火辣辣的触疼。尤其是自己的肉褶子紧紧的箍夹住异物,而后又被挣脱出拉扯着的,那种强力的撕扯,火热生疼感让她痛苦无助的呻吟出来:“啊……呃……疼……疼啊……”

    随后为了加速瓦解孟晓敏的微弱抵抗能力,耸动着的大男孩亵的继续说道:“晓敏姐,我终于得到你了,我们已经亲密无间的碰撞着,啊……真爽……好紧啊……”

    从未经历过性事纯真无暇的警花,被这一番无耻的言语瞬间击倒,孟晓敏无奈的发现,女儿家最宝贵的地方正在被侵犯着,隐秘正进出着大男孩的粗大,一直矜持守护着的贞洁已经失去,那怕现在就结束,她也被玷污了。她死心的放弃了原本就无力的挣扎,冰凉的眼泪止不住的从她那粉嫩红晕的脸庞滴滴滑落。

    感觉到孟晓敏渐渐地停止下来,林天龙知道警花已明白了,目前这种已无可挽回的处境,得意的他边继续奸着无助失神的孟晓敏,一边还声说些肉麻话:“我爱你……晓敏姐……”

    此刻刚刚从成为女人的过程中,产生的鲜红处子之血随着大男孩的进出间,不断的在润滑着紧窄的腔道,还有女性本能抵抗伤害的分泌物起着同样的作用,渐渐的大男孩感觉到中越来越顺畅省力。他逐渐的开始加快速度,大男孩的酒劲通过运动激发出来,浑身蛮力使不完似地,大力的扎实发泄着。

    远超平日尺寸的铁硬在孟晓敏娇嫩的肉孔中不断进出,的她痛苦不堪,无助的警花被肆意粗暴的奸是搞的生不如死,毫无一丝起初春梦中的快感,只能强忍着失贞的疼心和的折磨,被动的承欢于大男孩身下。她紧皱着眉头,细白贝齿咬住性感鲜红的下唇,柔软无力的白嫩身子阵阵轻颤着,扭动粉嫩脖颈左右轻摆着头部,纤细美感的小腿上脚背绷紧成弓形,俏皮娇小的玉趾僵直的挺立着。

    孟晓敏看见林天龙开心地搂抱着自己赤裸裸的,泪水忍不住又缓缓地流了下来,孟晓敏的心在不停地颤抖着、淌血着,此时此刻孟晓敏绝望地闭上双眸,将头偏到一旁,放弃了进行最后反抗、挣扎的念头,因为此时的反抗与挣扎,是再也不能改变自己被奸污的事实,只会让眼前这个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更加地兴奋、雀跃。

    林天龙有如巨蟒一般的在孟晓敏的甬道里蠕动着,每一次的振动都使她那哀羞的芳心一阵抽紧,少女的童贞、女性的尊严,都将被眼前的这个小混蛋剥夺得一无所有。

    林天龙眼见自己心仪已久的美貌佳人,在自己的怀里默默垂泪不语,那种楚楚可怜的媚态,激起了林天龙压抑已久的兽欲,巨大的,开始在孟晓敏香滑紧迫的里,缓慢地抽动起来。

    “啊……好痛……不要动……啊……求求你……不要动……啊……”

    刚遭破处的痛楚,以及磨擦到伤口的疼痛,迫使孟晓敏再度哀声求饶。

    可是欲火中烧的林天龙那会怜香惜玉,控着巨大的,在孟晓敏的甬道内、奸着,在美丽绝色的孟晓敏,悲惨的呻吟声中,林天龙那只火热巨大的,紧紧地塞满了孟晓敏那又紧又窄的里。

    就在青春纯洁的警花咬牙痛苦的娇喘声中,大男孩加剧了的深度,不再过于拉出,转变为乌黑蓬乱的,紧贴着娇柔细嫩的,青筋盘结的每次全部没入稚嫩腔道深处,他火烫的头深入到幽密温暖中,然后短距离间旋钻摩擦以获得更加刺激的接触。两具赤裸的大男少女身体相接处基本没了空隙,一丝不挂的警花白羊般的身子,被压在年轻强壮一身肌肉的大男孩身下,孟晓敏断续着娇喘呻吟。

    欲火澎湃的林天龙仿佛永不停息似地,把这个可怜的青春警花弄得死去活来,此刻的孟晓敏心里哀鸣着、乞求着、这地狱炼火般的折磨赶快退去,可时间好像停止了,痛苦仿佛没有止境一般令她绝望。

    “晓敏姐,是我不好,对不起……”

    一边轻声呻吟,一边缓缓动作,体贴着孟晓敏的之苦,林天龙强自压抑着体内酒精的控,一边缓缓抽动,一边温柔爱抚。从醉酒之后也不知弄过多少女子,这方面他可是驾轻就熟,尤其想到这是为了让双方愈发快乐,似连体内的酒精都没法那么冲动,竟好端端地配合着他,让林天龙大展温柔手段,拨弄着孟晓敏的心弦,令她不由得轻扭缓摇起来。

    虽说破瓜之痛着实难挨,但他温柔而效果极佳的手段,却令孟晓敏愈发舒适,即便幽谷被他撑得似要爆裂,但他在自己身上的温柔抚触,以及与幽谷的亲密厮磨,在在勾的孟晓敏芳心荡漾。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