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790章 晓敏洗澡猥亵岳母

第790章 晓敏洗澡猥亵岳母

    年轻的天龙时一定是那样的猛烈和火热,孟彪真切的看到妻子闵柔佳在天龙的激射下雪白的身体在颤抖着,和天龙痉挛的节奏一致而和谐。看着他们嫂子妹夫两人快乐的到达,孟彪的也喷涌而出,他近乎瘫软的坐倒在房间门口,但孟彪马上就感觉到不对,又挣扎着起来,回到了藏身的地方。

    天龙出来了,光赤着身子,健壮而高大。他去卫生间打了一盆热水,孟彪知道那是去给妻子闵柔佳洗的,天龙真的很体贴闵柔佳,就象以前孟彪和妻子过后一样,孟彪总会去做这些的。

    透过敞开的房门,孟彪看到妻子下了床,蹲在了盆的上面。天龙也蹲了下去,妻子笑着满足的扶着天龙的肩头。孟彪看到天龙用手兜着水,给闵柔佳清洗,而妻子则一脸的陶醉,享受着天龙的举动。

    “天龙,流出来了吧?”

    “柔佳嫂嫂,没事的,有活力的已经留在你的里面了,流出来的都是精水了。保证你这两天肯定能够怀孕成功。”

    天龙冲闵柔佳举起手指,手指上的缠绕着他刚刚射进闵柔佳甬道后,已经液化的精水。

    妻子闵柔佳娇媚的看了一眼,咬了咬唇,竟然一口就将天龙的手指含进了嘴里,舔吮起来,孟彪觉得妻子真的边的好威好放荡,难道年轻的天龙给她的感觉真的那么的好那么的让她肆无忌惮吗?孟彪有些愤怒。

    妻子闵柔佳站了起来,坐到了床上。娇媚的叫天龙过来,天龙顺从的到了她的身前。

    妻子闵柔佳伏低了头,用手托起天龙那变小了的,软绵绵的官,张开嘴,将那东西含进了嘴里,孟彪知道天龙的刚刚射过精甚至还没有清洗,那上面有他的,还有妻子的,但是妻子闵柔佳好象丝毫也不在意,她仔细的为天龙舔吮着已经疲软的,从头到根,甚至包括天龙的。

    “舒服吗,天龙。”

    妻子闵柔佳的舌尖鲜红而灵活,轻轻的掠过自己殷红的唇。娇俏的看了眼天龙。

    “恩,柔佳嫂嫂,你舔的我好舒服啊,你给孟彪哥也这么舔过吗。”

    孟彪的心一激灵,竖起了耳朵。

    “坏蛋。”

    妻子闵柔佳撒娇一样在天龙的上拧了一把。

    “当然了,柔佳嫂嫂爱你孟彪哥,当然也愿意为他这么做了。”

    孟彪的心里感觉到一些安慰,原来妻子还是爱他的。

    “怎么了,吃你孟彪哥的醋了。”

    妻子看着天龙,噗嗤就笑了,拍打着他的脸庞。

    “小色鬼,上床吧,抱抱柔佳嫂嫂。”

    妻子闵柔佳躺到了床上,天龙也躺到她身旁,搂住了她。两人开始亲吻,用舌间互相调弄着。

    “累吗,宝贝,”

    妻子体贴的亲了天龙一下。将脸偎到天龙健壮宽阔的胸口,幸福的闭上了美目。

    “不累,柔佳嫂嫂,我真的好爱你。”

    “咯咯,是吗,我的小天龙,那你说说,倒是怎么个爱嫂嫂法呀?”

    妻子闵柔佳娇笑起来,媚态十足的看着自己的年轻的天龙。

    “我不会说,我就是好爱柔佳嫂嫂,愿意和柔佳嫂嫂一辈子都这样。”

    天龙这时才有点象小孩了,他一头扎进了闵柔佳的怀里,撒着娇。妻子爱怜的搂住天龙的脑袋,亲了他的脸颊一口。

    “别傻了,我的宝贝天龙,柔佳嫂嫂是你孟彪哥的,你将来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妻子,晓敏也可能就是你的一个老婆,柔佳嫂嫂现在和你这样已经对不起你孟彪哥,对不起晓敏了,怎么能够再霸占你一辈子呢,柔佳嫂嫂不是一个好女人,柔佳嫂嫂是个坏女人,才会为了怀孕生育而做对不起你孟彪哥的事情。”

    或许牵动了情肠,妻子闵柔佳的眼泪居然掉了下来,孟彪也觉得心里酸酸的,那瞬间孟彪忽然原谅了妻子和天龙的所作所为,都是自己的问题,才会导致了妻子和天龙今天这种的后果,但孟彪知道妻子一直是爱自己的,当然她也爱天龙,面对自己的需要,面对她爱的人,她又怎能拒绝。孟彪现在真想冲进去,将他生命里面最重要的女人搂在自己的怀里,好好的痛苦一场。

    孟彪擦了擦热泪盈眶的眼睛再看的时候,天龙已经围着大浴巾出来了,而妻子闵柔佳却是全身赤裸着,站在客厅里面和天龙吻别。

    “快去吧,看看晓敏,陪陪晓敏。”

    妻子闵柔佳娇嗔的催促天龙,天龙的手还在抚弄妻子那鼓胀高耸的。

    “柔佳嫂嫂,真的不想走,还想跟你再来一次啊。”

    天龙低低的说,妻子闵柔佳娇媚的笑了。

    “坏蛋,都折腾了一个下午了还不够啊,快走吧,柔佳嫂嫂要跟孟彪哥回家了,在家等着你,晓敏初经人事,你好好陪陪她说说话,不乖的话,柔佳嫂嫂以后就不让你碰了。”

    “恩,柔佳嫂嫂,那我去陪陪晓敏姐了。”

    天龙响亮的在闵柔佳的脸上亲了一口,推门出去了。妻子依旧光着身子站在客厅,然后去了卫生间,孟彪的血一下就冲到了大脑,看到妻子蹲坐在马桶上,满脸的满足和骄傲,是的这么精壮强健的天龙,怎能让她不满足呢?稍作整理之后,孟彪带着闵柔佳告别父母回自己家去了,一来安心等待柔佳怀孕成功的消息,二来可以安心打理帝爵夜总会的业务,因为从今往后天龙就是自己的妹夫了,这是值得欣慰的事情,而令其苦涩的是,这个小坏蛋很有可能也会成为自己孩子的亲生父亲。

    林天龙将闵柔佳孟彪送出院门去,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孟晓敏早就已经下楼,正在厨房里面做饭,站在厨房窗口默默看着哥哥嫂嫂驱车离去。

    孟晓敏心情好了不少,妈妈曹白凤陪着说了半天话,母女交心,也知道自己以后再也离不开林天龙了,可是想到这个小坏蛋有着那么多的美女姐姐妹妹,甚至还有杨丽菁孟云静那样的美妇寡妇,孟晓敏心里还是有些疙疙瘩瘩的。

    就在孟晓敏半羞半恼的时候,林天龙已经悄悄地站到她的身后。

    林天龙看着眼前这娇柔迷人的背影,他温柔地用双手按住孟晓敏的肩膀,身体也顺势贴上去,轻声地问:“晓敏姐,在想什么呢?”

    仿佛触电般,孟晓敏机灵地拄前一倾,想挣脱这突来的怀抱。林天龙却早料到孟晓敏会有怎样的反应,双手猛地往下,抱着她纤细的小蛮腰,紧紧地将孟晓敏拥进自己的怀中。毛巾下半硬半软的小家伙不安分地贴上她的腰,感受到少女微温的刺激,更是激动地跳几下。

    “放开我!”

    孟晓敏轻轻地挣扎几下后就停住,眼神有些慌张,不敢看向林天龙。

    虽然被紧紧地抱住,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一点都不排斥这种感觉,反而有种想依附林天龙的冲动。

    “就不放……”

    天龙头微微一低,凑近她的耳边,看着孟晓敏紧张得有些颤动的模样,笑呵呵地对她的耳朵里哈了一口热气,柔声地说:“晓敏姐,你真漂亮!”

    孟晓敏顿时身子一软,耳朵痒痒的,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她放下无力的挣扎,虽然有些杻拘,却还是倔强地说:“你别在这骗人了,我有丽菁阿姨漂亮?有云静姑妈漂亮吗?”

    哟,晓敏姐吃醋了!林天龙不由得心里一乐,会吃醋证明晓敏姐已经开始在意自己了。

    见一向反感自己的孟晓敏脸上有着娇羞的红晕,虽带着微微的醋意,却也有难掩的喜色,明显是初经人事情窦初开的样子,他更加确定孟晓敏心里其实已经接纳了白己。

    “你和她们不一样……”

    林天龙放肆地吻了一下她的头发。有用舌头在她细嫩的脖子上了来回舔着,这才吐着热气说:“晓敏姐自己漂亮的地方,干嘛要和她们比较呢!你的之身毕竟属于我的,这是你和她们最大的区别,知道吗?”

    “啊……”

    孟晓敏被这湿热,瘙痒般的触感弄得仿佛一万只蚂蚁在脖子上爬,不禁呻吟了一声,又怕被人听见,吓得赶紧咬住牙。

    孟晓敏的身子瑟瑟地发抖,像是害怕般的扭捏着。

    感受到孟晓敏结实的臀部微微地扭动,愈来愈兴奋的林天龙更是被她脸上那欲语还休的样子,挑逗起空前的。

    色性大起的林天龙还想继续调戏的时候,浴室里突然传来曹白凤疑惑的声音。她有些不解地喊道:“晓敏,你天龙弟弟在不在你那儿呢?”

    “在、在!”

    孟晓敏顿时惊醒,感觉到一条硬邦邦的东西正在自己臀上磨蹭着。她匆忙地推开林天龙的怀抱,慌张地应了一声。

    “哦……”

    曹白凤暗喜女儿终于过了这个第一关,在浴室内喊道:“菜马上就好了,你哥哥嫂嫂回家了,你爸爸有事出去了,不要做太多了,咱们三个吃不完,咱们马上就可以吃饭了,知道吗?”

    “知道了!”

    孟晓敏让自己的声音尽量自然一点,一边喊着,一边嗔怪地白了林天龙一眼。像是害羞的小女孩般的躲开,午后的破处梅开二度已经让她初尝禁果食髓知味了,若再继续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拒绝这个好色的天龙弟弟了。

    林天龙嘿嘿一笑不以为意,看这情况想再占便宜有点渺茫,他突然伸手在孟晓敏挺翘的美臀上拍了一下,笑着赞叹道:“晓敏姐,好有弹性呀!”

    “流氓!坏蛋……”

    孟晓敏气呼呼地笑骂起来,不过看样子倒不是真的生气,咬着下唇的小脸微微发红,看起来更是娇媚。

    林天龙色色地闻着手掌上的味道,似乎隐约带着别样的体香。警花的臀部真是弹性十足,拍下去手感特别好,要是捏起来,肯定很过瘾。

    餐厅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三盘菜,一盘栗子鸡算是最主要的肉食!色香味俱全的野菜和炒笋,鲜亮的颜色伴随着阵阵的香味,瞬间激起人的食欲。比这美味佳肴更吸引人的,是从浴室走出来的成熟明艳的身影。这时候的曹白凤已经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虽然身上还穿着宽松的睡衣,却掩饰不住她明显没有穿内衣,性感动人的身材。高耸、饱满的,隐隠可见两颗小葡萄顽皮地贴在衣服下。

    无袖衫加齐腿裤,标准的家庭主妇打扮在曹白凤身上却有着与众不同的性感,外露的皮肤白皙细嫩,完全不像年过不惑的半老徐娘。几滴小水珠顽皮地点缀在肌肤上,沐浴过后的小脸有些发红,却散发着迷人的妖冶韵味。

    曹白凤正用大毛巾擦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身子微微一倾,一对丰满的更显得娇艳欲滴。一见到林天龙过来,她也没多想,微笑着说:“你的衣服都洗好了,挂在阳台明天就能干。你哥哥嫂嫂都回家了,你孟叔叔有事出去了,今晚你和晓敏好好多吃一点,累了那么久,赶紧吃点东西吧,凉了就不好了!”

    好体贴的岳母呀,林天龙感动地点了点头。不过看着那对诱人的和浴后的红润小脸上散发的韵味,他还是忍不住伸手朝那动人的硕大摸过去,想先品尝她饱满的。

    曹白凤脸一红,赶紧拍掉林天龙伸过去的咸猪手,妩媚地白了林天龙一眼,嗔道:“干什么?一会儿孟晓敏就过来了。你给我老实一点,让她看见的话,我就完了!”

    “好啦,真疼……”

    林天龙故作委屈地揉着手,仿佛这小小的一拍能要了命,换来了更加性感的一个媚眼。其实,孟庆元并没有事,更没有出去,而是再次偷偷躲了起来,他和相守了二十多年的妻子共同撕开伪善的面具,是啊,人性中本就有肮脏的一面,他们疲惫的遮掩了一辈子,今天他们彼此都看到对方心灵深处最神秘的那一方寸土,他们将在这的洪流中毫无保留,没有了矜持的面具,没有了道德的约束,忘记他是一个人大副主任,忘记她是一个医院院长,他们是一对老男怨妇,孟庆元要躲起来暗中偷窥,用最下流的方式来满足自己内心最深处对的渴望……

    曹白凤话音刚落,孟晓敏就端着最后一盘菜走进来。见两人神色自然,孟晓敏也不疑有他,将菜放到桌上后,笑呵呵地说:“妈,我的这盘炒角瓜炒得不错吧?!”

    曹白凤笑咪咪地点了点头,看着散发香气的角瓜,赞许道:“小丫头手艺愈来愈好了,真是便宜天龙你这个臭小子了。就冲着这手艺,天龙也会舍不得你哟。”

    说话的时候,曹白凤有意无意地看了看孟晓敏,再暧昧地看着眼前已和自己有关系的女婿林天龙。虽然有点作贼喊抓贼,但这时候做出这个举动却十分的合时宜。

    “看来晓敏姐深得岳母厨艺家传,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林天龙赞美道,笑呵呵地回了曹白凤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呿!姑奶奶可不想伺候人。”

    孟晓敏自然明白曹白凤眼里暧昧的意思,故作不屑地嘀咕一声,嘴里不肯服软,其实,亲自下厨炒菜还不是为了这个已经夺取了她处子之身的小坏蛋。

    孟晓敏走到浴室外,弯去没好气地翻着柜子,道:“妈,我的沐浴露呢?”

    “在这,你这粗心的孩子!”

    曹白凤打开下方的柜子,帮她找出她惯用的高档沐浴露!

    看着曹白凤母女俩在一起弯去,一个丰腴成熟、一个娇嫩动人,两个圆润的臀部都撅起来一晃一晃地对着自己,简直是引人犯罪。林天龙感觉脑子有些发晕,她们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这种香艳的诱惑谁受得了啊!

    “我先去洗澡了。”

    孟晓敏向浴室里走,不忘回头交代,“天龙想喝啤酒的话,在冰箱里镇着,你们先吃吧,别等我了!”

    “洗快点,晚了小心感冒!”

    曹白凤疼爱地嘱咐一声,刚才女儿初经人事,被天龙那根粗大的挞伐的有些红肿,连续,身心疲惫,所以懒得动弹,她也不会让女儿即刻去洗澡,一直到这会晓敏缓过劲来,心情也舒畅了,才放心她去洗澡,曹白凤回头立刻从坛子里为林天龙拿出啤酒,微笑地说:“咱们先吃吧,这丫头洗澡慢,爱干净,澡一洗就大半天,不等她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一听这话,林天龙不由得色性一起,再也忍不住美人出浴的诱人模样,在惊呼声中猛地一把抱住曹白凤,压上她凹凸有致的身体。

    孟庆元躲在暗处,老迈的心脏立马激动起来,期盼已久的场面终于出现了,他就知道只要有机会天龙肯定会侵犯曹白凤的,现在又不同于上午了,毕竟天龙已经和晓敏有了关系,已经算是自己的女婿了,现在是女婿和岳母偷情,已经是关系了,所以孟庆元感觉格外的兴奋。

    害怕引起孟晓敏的注意,曹白凤立刻闭起嘴巴。在满满的男性气息包围下,她虽有几丝颤动,但还是抗拒地想推开林天龙,悄声道:“小坏蛋,快起来别闹了,让晓敏发现的话,就糟了。”

    “你自己说她洗澡要洗很久的啊!”

    林天龙话音一落,立刻捧着曹白凤的小脸亲了几口,见她还矜持地闪躲,不禁坏笑地将舌头伸过去摩擦她敏感的嘴唇,又舔起她红润的小舌头。

    “呜……”

    曹白凤低低地嘤咛一声,有些嗔怪的白了林天龙一眼。随后也不挣扎了,慢慢的闭上眼,小舌头轻轻地迎合这让她无法抗拒的挑逗。

    两条舌头激情的交缠在一起,两人的身体也不安分地磨蹭着,想从对方的身上寻找一丝快感,自从天龙和晓敏发生了关系,他和曹白凤之间就是女婿和岳母的关系,所以,此时此刻的湿吻更有一种岳母女婿的快感。

    良久的一吻后,林天龙这才舔着嘴唇直起身,看着曹白凤红着脸急促地喘息着,被吻得明显有些动情,这副性感的模样实在太诱人了。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着,更突显她的尺寸之伟大。

    林天龙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忍不住双手抓上去,用力揉捏着这饱满的。

    “不、不行……”

    曹白凤这次的挣扎有些剧烈,一边推着林天龙,一边慌张地说:“要是被晓敏看到的话,我还做不做人,快起来!”

    “放心,她要洗很久的!”

    林天龙赶紧小声地劝说着,隔着衣服轻捏着,手没停下挑逗的动作,林天龙紧压着不让曹白凤起身,却渐渐地感觉到她并非欲拒还迎,心里顿时有些发急。

    曹白凤舒服得呻吟一声,但还是摇着头,一边推着林天龙,一边满脸坚决地哀求道:“不行,怕就怕个万一。天龙你就忍忍吧,算岳母阿姨求你了,岳母阿姨都是你的人了,你就不能忍一下吗?”

    “扫兴呀……”

    林天龙到底也心软,见曹白凤紧张得眼眶有些发红,又被软话细语地多劝了几句,就败下阵来。

    刚直起身就瞥见浴室的窗户,林天龙立即灵光一闪,瞬间有了一个刺激的主意!既然曹白凤害怕孟晓敏看到的话,只要万无一失就没什么好顾虑的,想到林天龙就一阵兴奋,赶紧拉着她的手朝窗边走去。

    “干嘛啊!”

    曹白凤刚松一口气,林天龙又一把将她拉到窗边。她虽然疑惑,但还是顺从地走过去。

    林天龙笑而不答,指着窗户说:“岳母阿姨,你自己看看这地方怎么样?”

    曹白凤有些疑惑地贴近窗户,从这正好可以看见亮着微光的浴室。除了隐隐听见水声,她还隐约看见孟晓敏的小脚在动着。曹白凤微一弓腰,饱满的臀部就翘起来。

    林天龙趁机往上一贴,双手按住曹白凤肥美的香臀,色笑着说:“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吧!晓敏姐出来的话,马上就看见了。”

    “你这个小坏蛋……”

    曹白凤顿时粉脸一红,明白林天龙还是色心不死。一想到要一边监视着女儿,一边和女婿做这香艳的事,她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

    林天龙怕曹白凤反悔,立刻把她贴得紧紧,双手绕到衣服底下钻进去,滑过紧致细嫩的皮肤,直接抓住那对让人爱不释手的大,将巨大的圆球在手里肆意地揉捏着。

    “呜……”

    曹白凤顿时低吟一声,眼睛还是紧盯着浴室那边的情况。这种偷情实在太大胆了,但带来的刺激也让她无法抗拒。

    林天龙也是兴奋得很,粗鲁地揉着曹白凤的,将软绵绵的挤得几乎都要变形。双手慢慢地捏住按了几下,他立刻感觉到曹白凤丰腴的身体敏感地颤抖着,似乎也受不了这样激烈的挑逗。

    曹白凤这时候脸色绯红,眼眸覆盖上一层水气,呼吸也变得乱起来。一边紧张地盯着女儿洗澡,一边和女婿偷情,这种禁忌上的冲突带来的快感,强烈得让她脑子都快。

    林天龙揉捏了一会儿,有些想品尝这对宝贝的味道,他抓起碍事的睡衣用力往上拉,曹白凤却夹住肋下,回过头来有几分羞怯地说:“别、别脱衣服……一会收拾麻烦!”

    “还是岳母聪明!”

    林天龙猛地亲了她一口,色笑着说:“我怎么就想不到呢,你说要是晓敏姐看到咱们光着身子在一起,她会接受咱们吗?”

    “别说这些……”

    曹白凤的声音发颤,不知道是因为偷情的兴奋,还是为这露骨的话而羞愧。

    林天龙嘿嘿一笑,悄悄地看了浴室下那双晃动的小脚一眼。脑子里不由得出现孟晓敏那娇嫩诱人的胴体,他仿佛清楚地看到孟晓敏纤细的小手如何摸过身体幽暗的地方,清洗着每一寸迷人的皮肤,尤其是午后被他肆意蹂躏挞伐过的甬道,尽情亲吻吮吸过的娇挺。

    凭空的幻想让盯着浴室的林天龙兴奋到极点,再回头看曹白凤脸上百般的妩媚和点点媚红,欲语还羞的性感,似乎正责怪自己不该用这种眼神去看孟晓敏洗澡的地方,他更禁不住欲火大涨!

    “岳母阿姨,我先来看着……”

    林天龙说着贴到墙上,抱着曹白凤给了一个深深的湿吻后,将气喘吁吁的曹白凤轻轻一按,示意她蹲到自己的,先用性感的小嘴伺候一下再说。

    “小坏蛋……”

    曹白凤软软地嗔怪一声,哪会不明白这好色的女婿,要自己干什么,虽然表面上不太乐意,但还是顺从地蹲在毛巾前,渴望地看着中间鼓起的地带。

    曹白凤红着脸看了看大门,这时候大门还是敞开着。虽然院门关上,不会有别人,但一想到屋门大开,自己却在这和女婿偷情,不禁有种羞耻的担心,却带来一阵异样的刺激感。

    林天龙的只围一条毛巾,曹白凤小心地将它解下来。怕地上不干净,她顺手将毛巾披在自己的肩膀上,体贴的动作让林天龙顿时心里一软。

    曹白凤轻柔地凑上前去,男性的气息让她一瞬间有几分恍惚,弹跳而出的命根子已经是又硬又热,散发着一股让人无法自持的味道。想到这东西带给自己的无边快感,想到那一阵阵无法抗拒的舒服,曹白凤的眼里瞬间就有些迷失。

    孟庆元躲在暗处偷窥,眼睛紧紧盯着天龙裸露出来的,那种尺寸那种坚挺是他都不曾有过的。女婿骄傲的站在他的岳母面前,将那已经完全的笔直的指向他那娇艳的满脸荡意的岳母。

    “坏东西,干坏事的时候,还这么有精神!”

    曹白凤妩媚地笑着,熟悉的男性气息让她眼里泛起一层妖媚的水雾,小手轻轻握住林天龙的命根子,慢慢地起来。

    林天龙一边盯着浴室看,一边难掩舒服地喘息:“岳母阿姨,光用手不够,你看我那硬得那么难受,你就帮忙舔几下吧。”

    曹白凤也没拒绝,自从失身给天龙后她明显放开许多。到底是成熟的美妇,并不排斥这种讨好自己情郎的花招。

    双手抱住了女婿结实的,仰起了脸,张开了嘴。女婿那粗大坚硬的就挺立在他岳母美丽娇媚的脸庞上面,妻子盯着女婿,张开的性感的红唇吸住了女婿天龙颤抖着的圆润而巨大的。躲在暗处的孟庆元闭上了眼睛,又慢慢忍不住睁开。

    曹白凤轻轻地几下后,她的粉舌在上轻点着,又温柔地舔了舔胀到有些发紫的。这才张开小嘴慢慢地含下去,她一边用手,一边殷勤地吸吮着,另一手绕到林天龙,轻轻地爱抚起激动得有些发硬的。

    “好爽啊……”

    林天龙舒服得倒抽一口气,曹白凤竟然三管齐下地服侍自己,这种销魂的待遇让人爽到无法思考,源源不断的快感实在太强烈了。

    孟庆元心跳越来越急促,只见妻子的双手在女婿的和大腿上抚摩着,她闭上自己美丽迷人的眼,将女婿那巨大的深深的纳入了口中。孟庆元不由的强烈的妒忌起来,就是对自己,她也没有如此深的吞入过啊,但女婿显然是太长了,妻子尽管已经尽力还是没能尽根吞入,往外吐时,妻子曹白凤迷人的眼睁开了,斜斜的瞟向女婿天龙,好象在问女婿天龙是否感到舒服。

    孟庆元当然知道自己的妻子曹白凤在兴奋时候的媚态,不要说是年轻的女婿,就是孟庆元自己也是无法抵挡的,女婿天龙低着头看着他美丽的岳母吞吐吮吸着他的。

    妻子曹白凤舔吃的极为仔细,似乎在吃一样可口的美食。她仔细的将女婿的慢慢的吞入口中,在慢慢的在那坚硬的上面滑动裹紧嘴唇,将女婿的完全吐出以后,妻子紧紧的看了一眼那东西,又盯住女婿,伸出小巧细滑的舌尖,在那硕大的上着,甚至荡的将舌尖竖起,去找寻着女婿肿大的表面那道细小的裂缝。一边挑动那裂缝一边似笑非笑的斜视着自己的女婿。

    被她的口水浸收了的看起来紫嘟嘟亮闪闪的,显得异样的凶狠。但孟庆元知道,那才是妻子那时需要的一种凶狠。

    “舒服吗,宝贝。”

    妻子曹白凤把脸再往下,竟然将女婿圆鼓鼓的硕大的一颗也吸入了嘴里。一只手握住女婿直挺挺的,着,硬邦邦的家伙少沾满了妻子的口水,让妻子的更加的顺利。

    “岳母,好舒服啊。”

    女婿天龙闭上眼,手垂下到他岳母鼓胀怒突的胸口。妻子的早已经涨的不象话了,雪白的上面血脉隐现,那肿起的好象比孟庆元所见过的还要大些,上满是兴奋的小突起。女婿的手指捻住了他岳母因为喂养彪儿晓敏,而由嫩嫩的粉红色变成了深紫色的,那两个翘翘的现在因为兴奋已经鼓突坚硬的不象样子了。女婿的手指转动着,拉扯着,熟练而老到。那也因为女婿的捻弄变的更加的坚硬,象极了两颗紫甸甸的枣儿。

    曹白凤小嘴含着吞吐几下后,手继续上下着,又沿着用小舌头灵活地舔了一圈。接着,她侧着脸靠近林天龙的腿间,小舌头在腿根上游移几下后,轻巧地在上来回的绕着,妩媚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自然,似乎乐于享受这种亲密的。

    林天龙舒服得双腿发抖,感觉腿上的神经在一紧一放间体会着这无比的愉悦,居高临下地看着如此荡的美妇为你,尤其是她艳美的小脸就凑在你的,光是视觉上的满足就够让人兴奋。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