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810章 美红杏秦清芸内藏故事

第810章 美红杏秦清芸内藏故事

    林天龙已经无力回答她,因为他的嘴里正吃着那颗甜甜的樱桃,如果要说话,那他得首先吐出樱桃,这是他不愿意的。

    秦清芸突然“咯咯”地娇笑起来,让他不由一楞:“怎么了?”

    “痒……痒死了……”她仍然在笑,而天龙却抬起头,一脸盲然。

    “咯咯,你的……你的胡子扎得我……痒死了!”她的身体花枝乱颤,胸部双峰剧烈起伏。她有些动性了,这也许是他胡子刺激的缘故。

    她的胸部已完全敞开。这时,天龙才真正看清楚两座完整的山峰,山峰的颜色洁白如玉,不含任何杂质,紧紧贴在胸前,毫不动摇与倾斜,这样的坚挺在她这个年龄来说,是少见的。他甚至怀疑她是否做过手术,但是她却肯定的告诉他“没有”。两颗紫红色樱桃特别耀眼突出,镶嵌在山的顶峰,故意刺激着大男孩的视角神经。他瞬间地痴呆了,犹如一具木偶。

    “哎,小坏蛋,没见过女人的呀?”秦清芸突然用本地最粗俗的话说道,急促的呼吸使双峰微微颤抖着。

    “你的不一样。”天龙把一只手放在山峰的边缘,轻轻地抚摸着,仿佛生怕把这完美的杰作给碰碎了。

    “怎么不一样?”秦清芸把胸向上挺了挺,那意思好象很希望他用些力,对她们进行蹂躏。然而,他却也知道一些欲擒故纵的技巧,故意不让她找到着力处。“很挺,很大,很圆润,很完美,有些象艺术品。”这不是夸张,而是事实,他没有哄她的意思。

    “哟,还挺会哄女人开心的嘛。行,就凭你这句话,大姐把这件艺术品送给你了。但是,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天龙把头低了下去,想听清她会提出怎样的要求。

    “你要经常用嘴呵护她……”秦清芸媚眼如丝地对他说,女人的气息喷在他的耳畔,痒痒的,刺激着男性激素的分泌。

    “那我只能把她们两姐妹带回家了。”天龙挑逗地说。

    “不许,如果你带走了她们,你就会把我遗忘。”秦清芸很认真地说,那神情仿佛生怕他会突然间消失。

    “我会想你的小妹妹的,她一直是我的牵挂,我还没认识她呢。她好吗?”

    天龙真的有些想进入她的身体了,秦清芸的语言挑逗能力让他不能自持。他的手上增加了力道。

    “嗯……坏人,我知道你在按摩治疗的时候偷窥见过她。只是你和她没有真正接触过罢了。”秦清芸哼了一声,看来她的整个都是敏感带。

    “清芸姐,我现在就想见她。”天龙附在她耳边说,并且轻轻咬了一下她那戴着一只漂亮耳环的耳垂。

    “小坏蛋,你是咬人的狗啊?就想这样让你的小妹妹在地上和你见面吗?我愿意她也不愿意呀!”秦清芸吻了他一下,双手握着睡衣的边,将领口抄了过去,山峰瞬间消失在他的面前。

    天龙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也许你觉得这进展似乎太快了。林天龙也有这样的感觉,他很想得到她,这是在第一次按摩治疗偷窥时就闪现的念头。他原以为这个过程会很长,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早已经成为她的“猎物”。让他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要让他成为她的“猎物”。这个原因,是他后来才知道的。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感觉到他也同样需要她,否则他长期冲击着他猎艳红杏的打算也无法得到释放。

    天龙和着睡衣,抱起这个让他还猜想不透的少妇,向他的舞台走去,然后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就好象生怕把她给摔碎了一样。秦清芸的双手依然环抱着他的脖颈,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向她的面部拉了下去。

    “你知道吗?女人是需要滋润的。”秦清芸突然对他说,天龙没有完全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在他看来,这话的意思是女人是需要男人用性和爱去滋润的,当生活出现空洞时,如花的女人便会因缺乏水份的浇灌而枯萎。但是他错了,除了两情相悦的情感与生理需求外,他很难想象世界上还会有另一种性的需求。

    “不知我的雨露你是否会喜欢?”天龙想扒开她真空包装的睡衣。

    “你要干什么?”秦清芸双手捧着他的脸问道。

    “攻打你防守严密的山,然后将她们姐妹俘虏,带回家。”天龙已经摸到了上帝给这个女人的那件完美的作品。

    秦清芸嘤咛了一声,突然将他的头按下了山沟,让他有一种快乐的窒息感觉。她的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这味道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叫“女人香”吧!这是一种挑逗男人的味道,她能让你的血液慢慢燃烧,直至沸腾。他适应了她的主动,用手握着一只,然后将她送入口中。这一次,他的手用上了劲,挤捏着突起的山岳,肉感两次传到的他的,令他的生命之根迅速膨胀并篷勃生长。男人应该知道,女人在时需要粗鲁,这会更高地刺激并激起她的。

    天龙感觉到了她双峰间的波涛汹涌,在她的波涛里,他如一叶小舟,颠簸于一片汪洋大海。她急促的呼吸仿佛是对他在她的巅峰间行走的奖赏,她的身躯开始扭动,双手他的发间,不由自主地拉扯着他的头发,并有些用力地向下按着。

    “你难道……不想……让我见到你的……小弟?”秦清芸身体向上挺着,似乎他重重的挤捏与大力的吸吮已不能满足她的需求,她希望有所突破。

    “我是独子。”他口齿不清地说道。

    “小坏蛋,把你的给我。”天龙是第二次听到秦清芸这么说粗话了。在时,粗话往往是的催化剂,它能瞬间消除某些心理障碍,将提到一个新的高度。

    显然,秦清芸知道林天龙在装疯卖傻,于是她便将他的头抱着往上拉,企图让他的身体向上挪动。因为他的体位在她的胸部以下,她试了几次,想将她的手伸向他的那里,却始终够不着。

    “清芸姐,我怕我出来吓着你。”天龙嘿嘿一笑,从她的身上下来,将头部挪到了与她头部平行的位置,然后平躺在那里,把手枕在她的颈下。

    秦清芸突然翻过身来,压在了天龙的上面,现在的位置,变成了她上他下。接着她分开双腿,跨坐在他的上面,双眼荡地盯着他,然后慢慢地把睡衣脱了下去。

    天龙再次惊异地发现,这个女人,她居然连也没有穿,那一丛让他癫狂的茂盛芳草地,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他的眼前。因为他一直没有将手伸进她那神秘的,所以无法知道那是一个空档。他隐约感觉到,在她坐下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浸透了他的衬衣。他突然明白,她已不能控制地流下了许多。

    “姐不是吓大的。姐要亲自将你关押的囚徒释放出来,让他帮姐做事。”秦清芸抚摸着的他胸膛,然后身子慢慢的向下移去。随着她身体的移动,抚摸的手也到了大男孩的敏感部位,抚摸也改成了捏拿。她仿佛认定那隆起的部位,就是她此行的最终目标。

    天呐,这是什么女人呀?她说的话总能出乎你的意料。

    “清芸姐,我没洗。”天龙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是否会玷污这个在他看来完美的女人。

    “姐会帮你洗的。想知道姐怎么洗吗?”秦清芸荡地问道。

    天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姐,脏……”

    秦清芸不再说什么。她已经解开了他的衬衣扣子,现在,她正在解开他的皮带,大男孩的一切都将在她的面前暴露无遗。她的动作轻柔而不失迅捷,当她脱下他的长裤时,那一根已经有些包不住的男人生命之根则更加突出地展现在了她的面前,很薄,支起的部位犹如搭建的小型帐篷。她在上面爱惜地抚摸了一会,然后粗鲁地扒下了他的。那一根东西几乎是弹跳而出的,似乎还在空气中颤抖了几下,骄傲地展示着他的弹性。

    “你没有骗我,他果然有18CM。”秦清芸一下把他握在了手里,头却移到了他的耳边,“姐想求你件事,你能答应吗?”

    “清芸姐,我现在已经属于你了。”天龙同样将一只的握住了她晶莹剔透的。她向前靠了靠,使他的抚摸更方便。

    “我想要你把他给我。”秦清芸脉脉含情地对他说,她紧握的手在他的上面了一下。他差点哼了出来。

    “不是已经在你手里了吗?”天龙不解地问道。

    “我想长期拥有他,除非你离开我或者我离开这个地方。”秦清芸双眼充满期待地等待着他的回答。这一刻,她的手静止地握着他的,没有。

    “我答应你,在我没有离开这里之前,他是属于你的,我不会给任何女人。”这根刚刚经历了石洁怡和杨美珍的洗礼,如今又要被秦清芸爱不释手了。

    “好,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秘密。我与现在的老公是5年前结的婚,他现在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设计师,那时他35岁,是一个身体健壮的中年设计师。我在一本医学与健康杂志上看到了一篇论文,标题是《与美容》。这篇文章分析了男人的成分,并意外地发现了能延缓女人衰老的物质。

    我知道这有些荒谬,但我还是决定尝试一下,所以从我与老公结婚开始,我便每天吞食他的。然而在我老公到达40多岁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到他给我的量越来越少了。我知道这是我过分索取所致,这使他的供给与需求产生了矛盾,他已无法满足我的需要了。当然这不是说我与他已经没感情了,其实我是很爱他的,只是他不光生理上已经退化,激情也正在逐渐消亡。”

    秦清芸停了停,继续说道:“我似乎对男人的产生了依赖,一天不吃便感觉缺少了什么。这也许是一种心理依赖吧。但有的时候,我也渴望男人给我,享受的快乐,然而这一切正在离我远去。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她突然停了下来,有些失落的望着天龙:“你不会以为我是一个荒唐的女人吧?”

    “不,我说过,我现在属于你,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秦清芸的眼中似乎已经出现了泪花,不知是感动于他的慷慨还是他对她的理解。他用手轻轻地将她的泪花拭去,发现她微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

    “谢谢你,天龙弟弟。你想要的,我也会给你。”这一刻,秦清芸显得无比的温柔,这是一种母性的温柔。她放开了握着他的手,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自然地滑入了她的,被她夹了起来。而她的双峰则有质感地贴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感受到了挑逗的挤压。他们的嘴唇两次重叠在一起,他们彼此都用力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就好象要将对方的舌头吞下去一样。

    “你一定想知道姐的年龄吧?猜猜看?”在结束又一轮亲吻后,秦清芸突然对他说。

    “25。”他不假思索地说道。从外貌上看,他想她应该是这个年龄。

    “你拿姐当小孩啊?姐和怜卿是同学,姐都29,快三十岁了。”秦清芸在他上面笑得直抖。

    天龙无法想明白,唯一的解释就是:男人的确实有驻颜和美容的作用。他呆呆地注视着她,从她的脸部移到胸部,望着那对骄傲的双峰出神。

    “你想要我吗?”秦清芸轻轻地说。女人一旦温柔起来,简直要命。他能不想吗?他能不要吗?在这样一个美丽女人的诱惑面前,他唯一能做并且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用一支肉枪向她神的未知世界发起进攻,与她作战,最后被她缴械投降。在这样的冲锋中战死,也心甘情愿。

    这就是男人在女人面前的致命弱点。从生理上来讲,很少有女人征服不了的男人,除非他是性无能者,本身对此就无任何兴趣。

    天龙紧紧地搂着她,感受着双峰挤压带给他的快感,他的紧贴着她那神秘的缝隙,并且感觉到了她的泉水外溢带来的润滑。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秦清芸依然轻轻地对他说,只是她停了许久,就是没有说出这个秘密是什么,直到看见他满眼充满期待,她才荡地对他说,“我的B也没洗,想不想我喂你B水?”

    这一刻,她的媚态和荡到了极点,而且她是用本地最原始的粗话说的。这样的女人,他真的有想为她去死的想法。这是怎样的一个人间尤物啊?

    天龙突然翻转身,将秦清芸压在了他的身下,咬着牙狠狠地说:“我要死你!”

    他想他的双眼肯定喷出了火焰,这是一种的火焰,这个女人,一句话就点燃了他的欲火,让他在燃烧中有一种愿意自他毁灭的感觉。

    “你呀,死我呀?不死我我就夹死你。”秦清芸盯着他,眼中也充满迷离的欲火,似乎正在期待他的进入。

    “在你夹死我之前,我想先把你喂饱,否则我死了你找谁要去?”天龙突然一个转身,他们变成了69式。这时,他才清晰地看到那一片茂盛的芳草,靠近缝隙的草地,沾染了涓涓流淌的泉水,如露珠一般挑在枝头,但却无法清楚地看到那一方神秘的洞天,因为这片芳草,延伸到了洞口的下面。

    秦清芸似乎知道他在欣赏她的那一片草地和被野草覆盖的桃源圣地,修长的双腿支了起来,并往两边自然地分开。洞一下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一股细流正从两片深红色的唇瓣间流淌而出,一颗珍珠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唇瓣的上方,仿佛不想让他看到。他的头在不知不觉间靠近了那颗珍珠,他闻到了一股混合女人的味,这味对于一个饥渴的男人来说,无异于琼浆玉液的引诱。

    秦清芸在他的身下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引得挑在芳草枝头的露珠一阵颤抖:“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这味道是不是很原汁原味?如果你饿了想偷吃,我也不反对,只是别把上面的两块一起咬了吞下去就行。”

    不知什么时候,秦清芸的双手已经抓住了她的俘虏,那支上膛的枪已被她抓在右手,而她的左手则把缴获的两粒子弹轻轻地捏在手中揉弄着。他知道采取这样的姿势她不便施展,而如果他要进攻她的的话,他想饮用的女人泉则也会从下方流失。天龙抱着她的两条秀腿,突然地侧身翻转。她似乎对这个动作颇为熟悉,配合着他,一下变成了女上男位,而她双手竟然没有将握着的东西滑脱,这让他十分惊异。

    “你也会这个?”秦清芸回头冲他笑了笑,快速地了几下他的那根面临临界点的东西,“现在,我要为他洗澡。”说完,她将天龙的那根东西含进了嘴里,并用舌头熟练地清理着下折绉里的残留物,还有石洁怡和杨美珍残留的。

    天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能清楚地感觉到秦清芸在清理完后,把那根18CM的东西连根都吞了下去,进入了她的深喉。她的嘴不是很大,但他能感觉到她却可以张到与大嘴女人不相上下的极限,这应该是她独有的一种口技吧。他一直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将男人的春囊含入口中的,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因为他的两颗蛋丸在她嘴唇的滑动间,先后毫无阻碍地进入了她的口中,在她的舌间自由地滚动着。这种技巧,相信没有多少女人能够做到。

    就象刚才他看到的情形一样,他也将女人的两片吸进了口中,并用舌头挑弄着上方的那粒如黄豆般的珍珠花蒂,那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任何女人都不会例外。秦清芸的不停地收缩着,身体的颤抖突然加剧,从鼻间发出无法忍受但却快乐无比的轻哼声。但是她没有抽出卡在深喉部位的那支,反而用手指抚弄着他的会。他实在无法忍受女人这样的刺激,一股暖流突然地冲开了他的控制的神经,在瞬间收缩战栗并如岩浆般喷发。她让他的快速地在她嘴中着,这种强烈的刺激延长了男人的时间,加上他已经连续和石洁怡杨美珍两个成人做过了,性渴望的累积加上性冲动的过早到来,足足使他在她的嘴中十秒钟,她就以这样的姿势任由他把大男孩的精华完全倾注在她的口中。

    秦清芸握着那根仍然坚挺的,细心地帮他清理着上的残余,直到如清水冲洗般干净。然后她转过身,来到他的身边,用她的轻轻挤压着他的手臂,微笑着道:“舒服吗?”

    天龙点了点头,抚摸着她的:“你要了我的命。”

    “是吗?那你是不是已经快乐死了?”秦清芸把手放在他的根上,爱惜地把玩着,“哎,你是不是练过功夫?怎么这么多?”

    “你还没吃饱吗?”天龙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

    “那你也得有本事再射呀?”秦清芸摇了摇已经软下来的,“说真的,我还没过瘾,想你。你慢点走好吗?等你硬了再帮我插插,我想你用我下面。”

    这是一种最直接的表白,何况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的表白,他能拒绝吗?

    “我是你的。”天龙把她搂抱在了怀里,“那东西也是为你长的,如果你想要,可以随时拿去用。”

    秦清芸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我去给你做饭,你应该饿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做好了我叫你。”

    她走下床,赤裸的身体十分均匀。她并没有穿衣服,而是赤条条地进了厨房,天龙没想到在家里她竟然这样随便。这样的女人真的很具杀伤力。

    她温柔的话语,居然让他真的如同被催眠般睡着了……

    他似乎是被一种极为舒畅的抚摸弄醒的。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