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830章 求签问卦心情不同

第830章 求签问卦心情不同

    到了公园,进了寺庙,来到算命的和尚旁。

    “请问两位施主求何签?”

    “大师,我们求姻缘签。”

    “那好,你们二位各抽一签,然后合一算。”

    看完两人的签后,和尚满脸的奇怪。

    “二位的签,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签,请恕我直言你二位的姻缘很复杂,我只能算个大概,从上签看,你二位姻缘前的关系就已经非常密切了,无纲常而有纲常,有天伦而无天伦,现在的关系不可长久,从下签看有峰回路转,二位的姻缘虽不太合人道,但却未违天道,如果二位施主能广结善缘,对你们有负与人的人,尽心关心爱护,真诚以待,舍身以救,有情人就一定终成眷属,并相守一生。”

    黄婉蓉和天龙面面相觑,心底暗叹和尚所言不虚,他们虽然无纲常却是义母子,有母子天伦如今却已经不伦了,真是被和尚一语说破了。

    “在无数次的轮回中,一个人在不同的轮回中和不同的人结合,上一世可能是夫妻而下一世有可能是母子,再下一世又可能是父女,或其他。所以尽管关系复杂,只要不违天道,就可以了。用你们能懂能做到的说,就是要好生的善待你们的亲人,朋友,珍惜眼前人,真爱有缘人,多结善缘,你们会幸福的,这一点要牢记。”

    “多谢大师的真言,我俩一定牢记,他日如成就婚缘我一定来还愿!”

    出来寺庙,两人都不语,租用了帐篷和装备和山地自行车,工作人员交代:“你们夫妻俩不要走太远了有事情好通知我们,前两天有人说好像碰到了狼的,要小心”。两人骑车到了一个比较远的地方看见有一个小溪流就安下了帐篷。拾了一些柴。准备在溪流中洗完后做饭。

    两人来到了清澈见底的溪流旁,脱光了衣服后,天龙抱起了黄婉蓉走进了水里,帮黄婉蓉洗身子。

    看到这美艳的身子尽在自己的怀中,任由自己支配享用,不由心旷神怡。

    “婉蓉干妈,你听见了吗,我们没说我们是夫妻,可别人都说你们小两口,你们夫妻俩的,在别人眼里我们就是夫妻,完全没有疑问。连大师都说我们的关系不违天道,你看这正说明我们是真正的一对,这是上天赐予的,既然上天都成全我们,我们更应该珍惜这一切,抛开所谓的伦理,相知相恋相爱!”

    这一路上,黄婉蓉的心情激动的不得了。天龙的话说到心里去了,来之前还认为,自己已经不小了,只是和天龙短暂的爱恋而已,可别人都说他们是小两口,还说非常般配,说的黄婉蓉是心跳了又跳。最后大师的一番话更是完全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心想:“看来这真的是上天将一个充满活力,年轻,英俊的,能力非凡的少年赐给我,我还有什么放不下来的了,我应该全身心的投入到他的怀抱中去,尽情的去享受他的爱,享受他的雄伟男性身体。”。

    干儿子找到干妈的唇,把热热的舌头伸到了黄婉蓉的嘴里,她吮吸了一会就感到上那热热的硬又竖起来了。顶着她滑溜溜的。她笑了。

    “小坏蛋,就会顺杆爬,就会欺负人,你真是干妈前世的小冤家。”

    干儿子的脸竟然红了,这时他多象个小男孩啊。

    干儿子的羞涩居然也点燃了她的春情。黄婉蓉三把两把撸掉了干儿子的衣物。依偎在干儿子健壮的怀里,与他热吻起来。她调整着自己的高度,让干儿子那热热的了的移到了她的。她用腿夹住那火热跳动的东西。

    干儿子在热吻的时候已经开始爱抚她的身体了,他的手从黄婉蓉浓密乌黑的头发中穿过,顺着她纤细白皙的脖子,又到了她浑圆圆润的肩头,他的手热而有力,在她身上移动时让她觉得快乐。

    昨天的欢乐以后,黄婉蓉对干儿子的身体没有了刚刚开始时的那种羞涩和下意识的拒绝。她放松心神,享受干儿子的抚慰。虽然和他的干爹相比,干儿子的抚弄是青春而跳跃的,但恰恰是他的莽撞和活力,让她的心有总着里一股说不出的激情。黄婉蓉紧贴着干儿子胸口的又开始膨胀,她天龙的扭动起来,用渐渐硬起的在干儿子健壮的胸口抵触,磨蹭。干儿子感受到了他干妈生理上的反应,他的手移到她胸口,握住她饱满的。看到了那两颗紫艳艳鼓突翘起的,低下了头,张嘴含住了一颗。她仰起头,深深的呼吸,上面干儿子的舌湿润而有力,正在吮吸。

    “小坏蛋,这么大了还要吃干妈的奶啊。”

    黄婉蓉戏谑着,看着天龙亲吻她的。手轻轻的抚摩着干儿子的头。干儿子放开一颗,吐出的上因为沾了干儿子的口水,紫艳艳的闪着光,更加肿大了。

    也开始鼓起。黄婉蓉觉得有些兴奋,干儿子的被她紧紧的夹在腿间,不安的脉动着。她托起另一边那雪白鼓胀的:“这边,天龙,咬的轻些,干妈好舒服。”

    干儿子听话的含住另一颗,她抱紧了干儿子的头,喘息了。感到有滑滑的水泌出。正好干儿子那坚硬的东西抵在那痒痒的部位,很舒服。

    一会儿黄婉蓉就感到两个鼓鼓的涨的难受了,低下头看时,两颗让干儿子吮吸的又大又圆,倒象两个成熟的鲜红枣突翘在雪白丰满的顶端,肿肿的围着那两颗的,颜色也变的深了,上面又开始隆起小的颗粒。本来就白白的丰满饱涨的两个上面,因为兴奋开始有隐隐的青色的血脉出现。每个成熟的妇人,尤其干妈在性兴奋时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她开始呻吟,声音很低,她无意识的抚摩着干儿子的头。双腿夹紧了干儿子顶在她的,那圆圆的粗大的上面已经被她渗出的打湿了一面,她轻轻,让自己火热湿透的在干儿子的硬邦邦的家伙上轻蹭,惟有这种轻微的蹭动才让她现在感觉到的难受会有稍许的缓解。

    干儿子又不安分了,他的越来越热越来越大,天龙开始试着想将他那大大的东西从她夹紧的腿间抽动起来。

    “小坏蛋,又不老实了。”

    黄婉蓉笑着,亲了亲干儿子火烫的脸颊,想到干儿子昨天下午晚上竭尽全力在她身上播种耕耘,也着实有些心疼他,而且她也觉得自己昨晚被他连续作战连续暂时熄灭下去的火焰又开始升腾起来。

    她换了个方向,将送到干儿子的怀里,转过头,笑着对干儿子说:“宝贝。这样来,这样你就不会太累了。”

    黄婉蓉把更向干儿子突翘过去了点,手也探到了干儿子下,抓住了他那跳动着的粗巨的。在自己的股缝间蹭了蹭:“找到了吗,坏小子?”

    她腻声道,回头看着干儿子,媚眼如丝。她的口已经是水淋淋的了。肿胀的裂开要比别处更热些,干儿子敏感的裸露出的马上感觉出了她潮湿滑腻的入口。他的手抱住了她拱向他怀里的雪白肥硕的,挣开她的手,向他干妈的刺了进去。

    黄婉蓉舒服的仰起头,嘴里悠长而快乐的哼了一声。将自己的快活的拱向自己的干儿子。干儿子的长大就算由于她突翘起的臀部的阻隔,他的热乎乎硬邦邦的还是慢慢的顶到了最深处的颈上,她天龙扭动着自己的,让自己敏感的颈去感受干儿子那火热硕大的的蹭弄。里面热的不得了,象打翻了热水瓶一样在往外溢淌着热热的液。干儿子慢慢的抱着她丰腴的,在他干妈黄婉蓉成熟的充满的腔里面着自己年轻的坚硬的男孩的。黄婉蓉侧躺着,随着干儿子一下一下有力的,将自己雪白的掇起,往干儿子硬邦邦的上耸去。

    “舒服吗,宝贝?”

    她轻声呻吟着,回头看到干儿子几乎虔诚的捧着她丰满白皙的,在努力的将自己粗巨的往她的腔里递送。

    “干妈,好舒服。你呢?”

    干儿子看到她的笑了,将深深的抵在她深处的宫颈上,双手移到她前胸,抱住她,吻住了她。

    “天龙,干妈也还快活啊,你那么大,塞的干妈紧紧的。可舒服了。”

    黄婉蓉低低赞叹着,扭动纤腰,让自己突起的宫颈磨蹭干儿子火热的。她拉过干儿子的手,放到自己鼓胀的双乳上,回头低低道:“好宝贝,捏捏干妈的,恩,好天龙。你弄的干妈好快活啊。”

    干儿子天龙的大手灵活的在她的上打圈,慢慢就将注意力放到了她硬涨的上了。

    “干妈,你里面热热的,紧紧的,好湿啊。”

    干儿子天龙捏弄着她酥麻的,在她的后面耸动着,大大的男孩子的就紧紧的撑开着她瘙痒的敏感的成熟的腔,一进一出的动了起来。

    “坏蛋。”

    黄婉蓉回头对干儿子媚笑,配合着干儿子耸动的频率,将自己成熟丰腴的一下下往他的上送去。干儿子的好大好热,抽出时那深深的冠状沟几乎将她腔里面那么多敏感的褶皱都拉直了,有时还能蹭到她隐藏在前壁处的上。那热热的冠状沟在她的处蹭过时总让她不自觉的将腔兴奋的缩紧。

    她不自然的紧缩让干儿子觉得舒服,天龙将深深的刺入她的后,低低叫到:“干妈,夹夹我,刚刚夹的我好舒服啊。”

    黄婉蓉回头娇媚的白了他一眼。依言缩紧自己的括约肌。顿时她感觉到干儿子那粗巨的紧紧的塞在自己的内竟然还在隐隐跳动着,她觉得舒服极了。

    腔连连收缩。

    “干妈,你最舒服的时候就是这样夹我的。”

    干儿子的在她成熟的女性生殖道内颤动着。黄婉蓉回头低低对干儿子呻吟道:“好宝贝,把鸡鸡往外抽时慢一些,干妈里面有个地方,你碰到时好舒服。”

    干儿子就慢慢的将从她湿粘粘的紧凑的腔内往外抽。黄婉蓉仔细的体会着干儿子那热而粗大的,和深深的冠状沟从她深处一点点蹭弄过她每一寸敏感的壁时的感受。快到口时,她忽然感到了腔的前壁上似乎有一个小小的突起的肉颗粒,叫干儿子的冠状沟蹭到了。黄婉蓉急急扭动:“好宝贝,就是这里。刚刚鸡鸡从这里拉出去时干妈好舒服啊。”

    “是这里吗,干妈?”

    还有什么比让一个大男孩来探索他成熟的干妈的身体上的敏感部位,更能让他兴奋的呢。干儿子将他那热热的家伙又慢慢往她的内些。

    “宝贝,你慢慢往外抽。干妈告诉你在那里。”

    黄婉蓉一点也不感到羞耻了居然在叫自己的干儿子给自己找那兴奋。她把所有的感觉都凝聚在自己那奥热无比,兴奋成熟的干妈的内。干儿子大大的又在往外抽动了这次更慢。她的感觉也更明显。

    “啊,哎呀,就是这里,天龙,就是这里,有个小小的突起在干妈的里面,感觉到了吗?”

    黄婉蓉叫出了声,和他的干爹郭立青做了这么久的爱,还丛来没有叫他的干爹如此仔细的寻找过能让自己兴奋快乐,居然在和干儿子做的时候叫自己的干儿子找到了。

    或许是因为天龙的东西要比他的干爹粗大写,而且今天为了让干儿子不要太累,侧着身子和干儿子做的缘故。所以腔紧了,而干儿子巨大的的确已经将干妈成熟的壁完全撑开了,所以才感觉到了自己那敏感的地方了吧。

    “干妈。在哪啊?”干儿子或许没能感觉到她的小小的突起。

    “天龙,好宝贝,你往外抽时,要是干妈不自觉的把你的鸡鸡夹紧了。那就是因为你碰到了干妈那个舒服的小点了。好宝贝,你再试试。”

    黄婉蓉颤着告诉干儿子,天龙就慢慢的一下一下将他粗大的慢慢在她的里面抽动起来。她感觉那快感的部位越来越明显,好象哪个地方一下子就从她的黏膜里面冒了出来。干儿子每次将他那硬邦邦的家伙抽出去时,她几乎都能感觉到他那深深的子蹭到了那个小点上,每一次的蹭弄都让她觉得十分的快活,她的腔就会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大概在某个部位老是被她不自禁的夹紧,干儿子渐渐将感觉也从他的上面移到她的腔内来了。

    “干妈,干妈,我感觉到了,是这里吗?”

    天龙忽然兴奋的大叫。并且将他那火热粗巨的在她腔前断一个地方停了下来,不住的磨蹭她那敏感的小突起。黄婉蓉不由的快活的叫出了声:“哎呀,好天龙,就是这里,就是,哎呀,我的宝贝,弄死你干妈了,多蹭蹭干妈那里,哎呀,我的好儿子啊。你要弄死你干妈了。”

    黄婉蓉没有意识到,她这时的叫声,完全是一个性成熟的女人让她的男人用那硬硬的东西,弄到舒服时才会发出的声音,那对每个男人来讲都是极具诱惑和刺激的。况且在她身后用硬邦邦的东西耸弄她的是她那年轻的干儿子。他还是个十九岁血气方刚年轻强壮的大男孩。她那媚的叫声,以及她那时因为被干儿子蹭弄到了舒服地方时腔的自然的收缩,让本来控制力就不那么好的年轻的干儿子林天龙,更加控制不住了。

    天龙忽然紧紧的抱住了黄婉蓉拼命拱向他处的丰满的,嘴里喊着。

    “干妈,干妈,我忍不住了,啊,干妈,你夹的我好舒服啊!”

    干儿子抱着黄婉蓉的,忽然加快了节奏,飞快的往她的内冲撞起来。

    黄婉蓉本来那个小地方让干儿子粗大火热的东西磨蹭的也到了要死要活的时节,干儿子这一突然加速,她立刻感觉整个腔里面顿时象着了火一样的热了起来,干儿子健壮的向前挺耸的速度快到极点,她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她觉的干儿子的快到仿佛就象从没在她体内动作一样的在撞击着她的,撞击到她丰满饱涨的上时那一连串不停响起的啪的声,才让她觉得干儿子在她的后面做着什么。

    黄婉蓉快乐的什么也不能做,她张大嘴,愉快的喘息着,大声的叫唤着干儿子。

    将自己丰腴雪白的完全耸入了干儿子的手中,由他把持着,撞击着,那着了火一样热的越来越大,最后好象要将她整个人都要塞满了一样,她感觉自己的躯体好象全部又成了一个湿透的滴着液的成熟的妇人的。干儿子飞快的进出蹭擦,让这个成熟的快乐到了极点。在收缩,而那在里面抽动的却在不停的涨大,到最后,她感觉再也夹不住了。闷哼了一声,竟然失去知觉般的晕眩过去了。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那一波波的快感随着干儿子激射出时的颤抖传遍了全身。

    “我的宝贝啊,你叫干妈怎么活啊?”

    黄婉蓉记得自己大叫了一声,就没有了感觉。世间成了一片混沌,干儿子那粗大的插在她的身体里面,带着她在天地间飞舞。

    她已经从余韵中醒转,而天龙兀自硬邦邦的毫无的迹象。

    “我的爱人,我的丈夫,我的心都被你融化了,既然上天都让我们在一起,我真正的将身心都给你了。现在就让我,你的妻子来服侍你。”

    黄婉蓉说完让天龙躺倒岸边为天龙洗身体,洗完后,双手轻轻的握住,起来。立即在水中竖起了,露出了水面。

    林天龙双手插着腰,赤裸着光溜溜的,颇为霸气的挺了挺,如出海翟龙一般直指干妈。

    “坏样!”干妈啐道,小手轻轻握住干儿子的,然后妩媚的看了他一眼。

    在天龙万分激动的注视下,干妈黄婉蓉那微微张开的粉红色小嘴慢慢地慢慢地放到他的处。却没有传来那预想中的接触。

    “别逗我啊干妈,野外来一次吧,真的很难受啊!”

    看着调皮的干妈黄婉蓉,天龙几乎哭丧着脸苦笑道。

    “呵。”干妈黄婉蓉轻哼了一下,那双风情万种的美眸轻轻一挑眼角,露出一个无比风妖娆的眼神!然后小嘴一合!

    “唔……”处忽然传来的销魂感觉让天龙爽的忍不住呻吟出来!

    那种野外的感觉,太美妙了!他的只感觉被一个软软滑滑的温暖裹住,传来的轻微吸力简直要把他身体里的灵魂都抽了出来!干妈柔软娇嫩的嘴唇像一圈最肥嫩的肉箍把他的套住,暖暖的小嘴让他觉得下面泡在温热的水里一般舒服!

    干妈黄婉蓉柔若无骨的娇嫩小手在天龙的中部和根部慢慢撸动起来,前端和处被在干妈那一吸一吐的小嘴来回抽动着。时不时干妈的小手还轻柔的扫着他的两个,那粉嫩的小舌头还在他的上打着圈的转着。弄得他两条腿都酥的颤抖起来!尤其干妈时而吮吸,时而用小香舌轻扫,以及小嘴那一下深一下浅,一会快一会慢的吸含。爽的天龙发春似的呻吟着,闭上眼睛仿佛再次感觉到灵魂升华了似的!

    这是黄婉蓉第一次在野外给天龙,刺激让天龙的急速的胀大,黄婉蓉必须到喉咙管才能勉强,只好双手也一起帮忙。

    天龙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轻轻的抚摸黄婉蓉的头发。

    过来好一会,黄婉蓉发现天龙完全没有的迹象,而自己的嘴实在是累了,于是,站了起来,双手扶正了,慢慢的坐了下去。感觉没有不是的地方后,上下全力的晃动起来。

    天龙睁开了眼睛,这完全是第一次黄婉蓉服侍他,看着坚挺丰满洁白的上下晃动,所发出的乳波,不觉陶醉了,双手尽情的抚摸双乳。被挤压成各种形状,强烈的刺激让黄婉蓉更加尽情的接近疯狂的上下。

    在这大自然的美景中,一对义母子用自己雪白的尽情的相互慰籍,发出呻吟的声音和大自然天人合一,成为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暴涨的巨与火烫的浪合着天地间最原始的韵律更加勐烈的撞击着,每一次的撞击都将干妈黄婉蓉膛腔内满溢的喷洒地四处乱溅。

    黄婉蓉的浪紧密地包裹着干儿子暴挺的,膛内的摩擦着棒身和冠状周围,花蕾深处的像是强力吸水机似的抽搐着要吸取内的精华,时而迸发出彭彭哧哧的强音,居然已经盖过了溪水川川流淌的声音,还有山林鸟儿的鸣叫声。但是义母子二人毫不在乎,在这一刻,其他的一切已经无关紧要。

    “哦,,宝贝,我……要……来……啦!……”黄婉蓉浑身肌肉突然绷紧,整个身子将干儿子团团抱住,口中尖叫起来。

    与此同时,天龙只觉得干妈黄婉蓉那包裹着自己的膛腔内勐地收缩起来,浪口的那两片也似乎变成了一道无可逾越的门锁,将自己的牢牢地固定在她的,最深处的也密密地吸住了自己的大一阵阵地不停压搾,此时天龙再也无法继续忍受了。

    随着快感不断的上涌,黄婉蓉知道自己要了,加紧了扭动。

    “我的爱人,我的好丈夫,我要来了,你也吧,射给我。”

    听到爱人的祈求,天龙也就不再吝惜了,自由发挥配合黄婉蓉的扭动,用力的。

    “啊”的一声,黄婉蓉的头扬向天空,一股如喷泉般喷出,将喷的变了型。

    “死你,我要死你,干妈,我也来啦!”随着千万点稠厚的浓浆爆射而出,天龙仰起头高声叫道。

    在这一声呐喊之下,天龙觉得自己暴怒的在干妈黄婉蓉的膛腔内达到了顶峰。

    天龙再也不再忍了,下腹一热如火山爆发般的射向,烫的开了花。

    天龙的爆浆无法停止,仍在继续着,伴随着不自觉的一次次抽搐,一团又一团浓稠的奶白剧烈地打在干妈黄婉蓉湿淋淋浪内的上、裡,已经远远超出了干妈那狭小的膛腔所能容纳的数量。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浓浆混合着干妈吐出的液,沿着她那两片柔嫩的,沿着自己仍然不肯放弃的大,穿行在干妈向上翻起的臀缝之间,流淌而下直至流入了溪水。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