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850章 贤妻良母列车缘

第850章 贤妻良母列车缘

    “混……混蛋,你也动呀你。”里面插了根又热又硬的,小反而更感到瘙痒和空虚,丽菁姨妈不由浑身难忍,咒着催他。

    “动什么呀动,说,要我的大你的小。”天龙继续逗她。

    “要……要……”丽菁姨妈已经是羞得粉面通红。

    “说,要什么!”天龙不依不饶。

    “要……要你的大……大我的小。”一句话出口,丽菁姨妈羞得将头埋进他的怀里。

    “嘿嘿,这才乖嘛。”天龙志得意满,微蹲,挺着大起来。

    “呜……喔……”丽菁姨妈双手抱住他脖子,将头放在他肩头,娇声低吟。

    由于丽菁姨妈一只腿站立,有点碍事,抽了几抽,并不能此次尽根,天龙感到很不过瘾,便伸手拍了拍她另一腿,命令道:“来,这条也上来。”

    “……”丽菁姨妈很少识趣,虽没回答,微微一纵,另一条腿已腾空而起,也盘他腰上,上面双臂紧抱,下面双腿环绕,将娇躯牢牢挂在他胸前。

    天龙双腿稍开,调整了一下站姿,支着抽了两下,果然是次次尽根尽底。

    天龙大喜,抱住她一双丰臀,猛耸猛送起来。

    “呜……哦哦……”随着他动作的加剧,丽菁姨妈的呻吟也不由跟着紧凑起来。

    “嘿嘿,丽菁姨妈,听过一个联通和移动的笑话么?”天龙抱着丽菁姨妈的娇躯,一边尽力猛抽,一边轻轻走动,突然想起一个成人短信,不由喘息着问道。

    “没……没……啊……”丽菁姨妈娇声微颤,回应他问话。

    “有……有一对男女也像咱俩这样,一开始,男的进入后故意不动,调戏说:咱俩现在联通了。女的因为不过瘾,有点不悦,男的便抱住她,一阵猛烈的进攻,女的舒服的高声大叫:移动就是比联通好!”

    “嘻……嘻嘻……,哦……哦哦……”丽菁姨妈被逗得不由笑了起来,笑声和呻吟声交互在一起,显得很是荡……

    “好姨妈……,这样还……还真累。”坚持了这么久,天龙的喘息越发厉害起来,忍不住轻声说道。

    “……啊……,放……放我下来……”丽菁姨妈很是体贴,娇喘着柔声说道。

    天龙松开双手,丽菁姨妈双腿轻放,顺势就从他腰间下到地上。

    天龙轻轻拍了拍她丰臀:“走,去窗前,趴那儿,让我从后面你。”

    丽菁姨妈娇羞着白了他一眼,还是听话地走过去,双手扶着车窗半趴下,丰臀高跷,等着他的入侵。

    “看什么看,不喜欢我的大家伙啊。”天龙扶正大,对准她门斗大开的小,刺了过去。

    “啊……哦……,慢……慢一点。”猛一改姿势,插得更深,丽菁姨妈一时之间有点不太适应,呻吟声有点痛苦。

    “呵呵,怎么,小受不了了?”天龙俯去,从后面摸住她一对,一边轻轻爱抚,一边柔问道。

    “嗯……”丽菁姨妈粉面含羞,点头哼了一声。

    “呵呵,那咱就先满后快,先礼后兵。”天龙一声轻笑,缓缓开始了,直到她的呻吟重新变得柔媚,方才慢慢加快节奏,变得大刀阔斧。

    “……哦……哦哦……”丽菁姨妈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呻吟,承受着大男孩的攻击。

    疾驰的火车窗外,夜色正浓,整个卧铺车厢里一阵寂静,只有天空远处闪着几颗孤星,在这样的夏天深夜车窗欢爱,更添几分浪漫,更添几分刺激。

    膨胀到极致的被杨丽菁温暖香艳的紧紧包裹,他对杨丽菁压抑许久的渴望几乎无法克制,大坝在滔天巨浪的拍打下摇摇欲坠。

    但杨丽菁的手按在他的腰上,肉色透明水晶丝袜也刮蹭着的根部,三股力量交叠,让他的坚持在杨丽菁和丝质的夹攻下迅速瓦解,如奔腾洪水,扫涤一切,崩溃的快感一下子占据了他全身。疯狂中,他整个人都压在杨丽菁身上,下面着,剧烈碰撞着,双头捧住杨丽菁美丽的脸蛋,拼命的亲吻,杨丽菁的额头、耳朵、面颊,到处留下他恶狠狠的吻痕。

    最后,天龙趴在杨丽菁的身体上,让杨丽菁的丝丝滑腻的双腿勾住我的腰,他则疯狂亲吻杨丽菁的嘴唇,吮吸杨丽菁的舌头。杨丽菁的舌头和嘴里的蜜汁冰凉,杨丽菁的和天龙一同达到极致。他用手托起杨丽菁的一对臀,用力抓着,口中的美味,手中的肥美,与内痉挛的刮蹭,让他完全陶醉在中,带着世间最美好的感觉站在人生的极乐高峰。

    “小坏蛋,早晚我们姐妹都要被你糟蹋了!”杨丽菁娇嗔道。

    “助人为乐,乃人生快乐根本,为了干妈和姨妈们的性福大计,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天龙搂着杨丽菁丰腴圆润的胴体笑道,“刚才姨妈去哪里转了一圈?”

    “还记得炎都山原始密林那个红裙女吗?”

    “红裙女?怎么了?”

    “我收到线报,红裙女很可能出现在这次列车上,有可能对你不利,所以我刚才去普通车厢转了转,暂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红裙女会出现在这里吗?还有可能对我不利?我倒要见识一下!”天龙好整以暇的笑道,“你留下来保护琳琳吧,我出去转一圈再说!”

    “也好,放心吧,我会帮你保护好你的小表妹的。”杨丽菁身心俱疲,低声说道,“普通车厢也有我们的便衣,如果有情况,他们会帮你的。”

    列车在小站只停靠五分钟,乘务员的车锁对于杨丽菁林天龙来说就是一个摆设而已,林天龙洗了把脸,整理好衣服,悠悠然到了普通车厢找个空座位坐下前后张望。

    靠站的列车立刻显得有些闷热,还要几分钟之后才会开动,林天龙坐了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情况。这时,一对夫妇带着个十七八岁的时尚女孩走到林天龙边上,没有像别人那样带着大堆行李,只带了几个小背包,三人对了下手里的车票,便坐了进来,男人很胖,挺着大大的啤酒肚,满头大汗的坐到林天龙斜对面,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林天龙,邹了下眉头,倒是坐到林天龙旁边的女人微笑的朝他点了下头。

    美妇人看上去年龄大概三十来岁,化了淡妆,身材丰满,穿了一身黑色束腰连衣裙,露出的肌肤白皙滑嫩,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端庄俏丽,相貌和苏怜卿有得一拼,只是比苏怜卿多了一种优雅的气质。由于身材高挑,让她看上去更加凹凸有致。长着一副标准江南美人的脸蛋,柔柔弱弱的,戴着一副金属细边框眼镜,眉宇之间总让人觉得有一丝哀愁,看上去就像一位深闺怨妇。好多人被列车一停晃醒过来,三三两两低声聊天,还有通宵打牌的,车厢里大多数是放假回家的学生,就算这样也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火热目光。

    坐在林天龙正对面的女孩,也是个小美人儿,绑着个马尾辫,上身一件白色短袖衬衫,胸部发育的不错,浑圆坚挺,一条黑色牛仔裤,把修长的双腿包裹着,一副青春靓丽的俏模样。只是在看到衣着朴素满脸憨厚的林天龙时,眼里的那丝不屑和鄙夷让林天龙心底很是不喜。

    看三人的衣着举止,便知道是大城市里生活的人家,而且家庭条件很不错的那种,林天龙有些奇怪他们干嘛来挤火车,不去坐飞机。

    “妈!太热了,要不,我们不坐火车,搭明天的飞机吧!”女孩用手帕擦着脸上不断冒出的汗珠儿,皱眉抱怨道。

    美妇人也觉得很热,只是表面上还保持着平静,“要是明天省城依然下暴雨怎么办?忍一忍,火车开动,就不会热了。”

    看到妈妈不赞同自己的意见,少女便抓住胖男人的胳膊撒娇道:“爸……!”

    “晓娜乖,忍一忍啊!人家刘主任再三叮嘱这几天必须赶过去的,想一想要是误了报名的时间,怎么办?好不容易能进这所大学,你也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吧!”

    误了报名时间自然没有那么严重,晓娜却信以为真,不敢再说,只好娇哼一声,嘀咕了一句:“一车子的乡巴佬,连个卧铺票都买不到。”便转头撅着小嘴看着窗外生闷气。

    看了一眼生闷气的女儿,美妇人皱眉道:“海涛,这火车什么时候开,也太热了些,别说晓娜,连我也有些受不住。”

    胖男人张海涛从包里拿出一条毛巾抹了把胖脸上的汗水,有些不耐烦的说:“快了,你看座位都差不多满了。”一眼看去,这节车厢里差不多已经满座,只是过道里依然拥挤着提着大包小包的人流。

    美妇人显然很少搭乘硬座车厢,看着从身边挤来挤去的人群,不舒服的往里挪了一点。

    林天龙鼻子闻着身边美妇人身上传来的香气,靠在座位上开始闭目养神,体内劲力按照电能气功开始运转,这样可以减轻闷热,还能吸收融合刚才在杨丽菁之中浸储存在体内的精华。

    他却不知道,这样反而引起边上美貌妇人翁俪虹的注意,本来,翁俪虹对年轻帅气却满脸憨厚老实的林天龙就比较放心,人总是这样,对待陌生人,第一印象很重要,出门在外,谁都愿意遇到老实人。

    随着林天龙的秘法运行,身体的温度开始下降,连带着身子周围一点距离的温度也开始降了下来,下降的不多,但相对于车厢里的闷热却能让人感到凉爽。

    翁俪虹看着对面肥胖的丈夫,又看了一眼边上大男孩林天龙胳膊上那健美的肌肉,不由得把手臂往那边挪动了一点,没有触碰到,但一股凉爽的感觉突然沿着手臂传送至全身,心里一惊,忙收回手臂,有些惊异的用手摸了摸手臂,刚才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不见。

    看着依然闭目养神的林天龙,翁俪虹有些怀疑的把手臂轻轻挪了过去,在距离男人胳膊一点距离的时候,那股凉爽感觉又重新传来,翁俪虹这下不再怀疑,心底却惊疑不定,手臂不再收回,就在那儿感受那丝丝的凉爽,抬头看了一眼丈夫和女儿,没发现这里的异样,翁俪虹放下心来,心底属于美妇人的那种好奇心开始涌现。

    这时过道上几个背着大背包的农民工路过,背包不小心碰了下翁俪虹,翁俪虹下意识的往里面躲了一点,本来就几乎碰到的手臂便毫无隔阂的贴在一起,一股有如喝了冰水似的凉爽瞬间传遍浑身上下,感觉就像突然走进空调室一样,翁俪虹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

    看了下对面一直在擦汗喝水的父女两人,又看了看依然闭目养神的林天龙一眼,有些脸红的往里又挪动了一些,让身体与大男孩的接触面积更多一点,虽然隔着衣料,但那股凉爽劲儿仍然清晰的传来,在这充满汗臭味的闷热车厢里,简直是一种奢侈享受。

    其实在美妇人靠过来的时候,林天龙就有所察觉,知道自己的异样被这娇美妇人察觉,既然人家没有声张,加上心里对这美妇人也有几分好感,也就随她,就当免费供应一次冷气。

    手臂贴着大男孩强壮的胳膊,桌子掩盖下丰满的臀部也紧紧贴着大男孩,翁俪虹的心里有些儿娇羞,明知道这样可能会让身边的大男孩误会,却又不舍得那凉爽劲儿。

    就这样坐了一会儿,偷眼看向林天龙依然闭目假寐也就放下心来。

    “妈!你怎么都不流汗啊!不热吗?”生了一会儿闷气,张晓娜转头无意间发现妈妈一点儿汗水都没有,反而一副很惬意的样子,惊讶的说道。

    “啊!”翁俪虹吓了一跳,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心静自然凉,书本上没有教你吗?虽然很唯心,但多少有些效果的。”

    “哦!”张晓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了一眼不停喝水擦汗的老爸一眼,心里又产生一点怀疑:“有这么神吗?老爸看上去怎么比我还热。”当看到坐在对面那个乡巴佬大男孩也同样一点汗水都没有,就有些不爽的撇嘴嘀咕道:“现在连乡巴佬都懂得耍酷了。”嘀咕的声音很小,车厢里又吵闹,只有静心修炼电能气功的林天龙听得到,只不过懒得理她而已。

    又过了一阵,火车才在车站广播的提示中缓缓启动。

    林天龙停止运功,睁开眼睛搜索着这节车厢,并没有发现红裙女的踪迹,倒是发现有两个人很像便衣。

    风从玻璃窗不断的灌进来,带走了车厢里难闻的异味和闷热,一些学生都欢呼了起来,可能为不再闷热而欢呼,也可能为假期回家而欢呼,谁知道呢?有从大学围城解放出来的,也有翘首期盼进入大学围城的,听胖男人的意思是走捷径进大学的。

    “妈的!总算来风了,差点没热死。”胖子张海涛呼了一口气,把湿淋淋的毛巾扔在桌子上,挪动着大,显然很不适应这种硬座,“得坐半天的火车,待会儿我去看看,卧铺那边有没有中途下车的,不然这样坐到省城,身子非散了不可。”

    “在孩子面前,你就不能少骂脏话。”翁俪虹瞪了一眼丈夫,有些不满。

    “妈!老爸这样才有男子气概,你就别老说我爸了。”张晓娜在边上插了一句。

    “呵呵!看到了没有,还是女儿疼老爸。”张海涛笑呵呵的拍了下女儿的脑袋,“到了省城,爸爸给你买台笔记本,算是奖励。”

    “耶!老爸万岁!”张晓娜听到苦求三年的笔记本轻易到手,高兴的举手欢呼。

    翁俪虹摇了摇头,瞪了一眼丈夫,没有说话。

    随着火车的开动,车厢里喧闹的声音开始慢慢小了下来,三三两两聚在一块聊天打屁。

    翁俪虹转头看着林天龙,“这位小兄弟哪里人?打算去城里工作吗?”由于林天龙停止运功,那种凉爽的气息已经消失,但翁俪虹不知道是没察觉还是什么却没有挪开,娇柔的身子依然贴着男人。

    林天龙一笑:“我是炎都市的,去省城办事,姐姐呢?”

    被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小伙叫做姐姐,翁俪虹心里其实是很开心的,微笑道:“我送女儿去省城读书,我们一家住在中原市,听说你们炎都市这几年发展的不错,干嘛不留在当地,非得跑那么远去。”

    林天龙笑了笑,装作无意的挪了子,大腿往外靠了靠,贴在美妇人的腿上,“我们那里这几年发展还不错,我这次主要是去省城办点公事私事而已。”

    被年轻人的大腿贴着,翁俪虹敏感的往外缩了下,看林天龙满脸的憨厚老实,又年轻帅气,貌似无意触碰,也就不好意思出声提醒,而且在丈夫和女儿面前被大男孩占点儿小便宜,心底其实是有点刺激。

    聊了一会儿,也便知道彼此的名字,至于家庭情况两人都没有多聊,毕竟是陌生人,见面没多久,不可能傻傻的把自家情况合盘托出。翁俪虹倒是热情的把丈夫和女儿介绍给林天龙认识,只是他丈夫和女儿明显对服装朴素的林天龙不感兴趣,随便应付两句便各自聊天,林天龙也不在意。

    翁俪虹有些尴尬,只是她自己知道丈夫是什么样的人,也就没了原先的聊天兴致。

    林天龙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除了翁俪虹偶尔找他说下话,其他时间都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偷偷修炼电能气功,尽量吸收融合体内精华,还好电能气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需要安静的环境,不然,林天龙也不敢这么放心大胆。

    练武有如行舟不进则退,从小在师傅熏陶之下,林天龙被养成那种非常耐的住寂寞的人,所以才会以十九岁的年龄就达到别人要几十年才能达到的境界。

    坐了一会,车厢里大多数人都已经疲累的睡着,翁俪虹起身去卫生间了。

    林天龙和其他人也没啥话说,由于一直都在修炼电能气功,先后采摘了琳琳表妹和丽菁姨妈,吸收了充足的电能储备,越是半夜越是精神奕奕,一点睡意都没有,坐了一天,就想到前面风口去吹下风。毕竟大半夜的,打开窗口影响到别人休息也不好。

    林天龙小心的避过走道上不时露出的行李,往前面走去,车厢灯光很微弱,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过道上不时站着几个烟瘾犯了的人在那儿吞云吐雾。

    经过卫生间,走了一小段,林天龙有些疑惑的停下来,刚才好像听到卫生间里有传来一声微弱的熟悉的声音,只是火车的噪音太大,以林天龙的耳力也听得不是很真切。看了下前后,过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往回走了几步,耳朵贴在门上,里面果然有一些动静,好像是女人被捂住嘴巴发出的声响。

    “臭,再不老实,把你脸刮花了,可不怪老子。”一句刻意低沉的男人声音传来,林天龙再不迟疑,用手掰了下门把,已经从里面被拴住,夜深人静,林天龙也不想闹出太大动静,把手掌贴在把手上面一点的位置,来过卫生间的林天龙知道,栓子就在这个位置。

    运起内劲,掌心全力一按,“砰”的一声闷响伴随着“咔嚓”一声,里面的门拴已经被内劲挣断。没有任何的迟疑,快速拉开门,一闪身进去,在拿着一把水果刀,把美妇人压在壁墙上的高大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记手刀重重砍在其脖子上。

    连人都没有看清的犯就这样被打晕在地上,被压靠在壁墙上满脸绝望的美妇人愣愣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恶魔,张大小嘴就要惊叫出声,早有准备的林天龙伸手捂住其小嘴,低声道:“翁姐,是我,不要叫,我不想惹麻烦,听明白就点下头。”

    美妇人稍微冷静了些,借着卫生间的灯光看清救自己的男人是谁后,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等林天龙放开大手,脸上还挂着泪珠的美妇人欣喜的道:“是你,天龙,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面?”正是先前还坐在林天龙旁边的美妇翁俪虹,看上去虽然有些狼狈,但衣服裙子都还完整,显然事情刚刚开了头就被林天龙及时制止了。

    林天龙憨憨的笑了笑:“也是凑巧听到里面有动静,便进来看看,好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得把这个人处理一下,被人看到也是个麻烦事。”

    “啊!……他不会已经死……死了吧!”翁俪虹显然误会林天龙的意思,脸色有些发白的指着软倒在地上的男人。

    “还没死,至于报警还是把他扔出车厢就看你的意思了,刚才他没有看到我的脸,就算醒来后想报复也找不到人。”按照他不想惹麻烦的想法,自然是把人杀了,往火车外面荒山野岭一扔,万事大吉。这样阴暗的想法肯定不会说出来,也不会在这个美妇人面前做,林天龙知道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

    翁俪虹显然没听懂林天龙话里的意思,低头想了下,有些不确定的说:“还是扔出车厢去好了,要是报警就太麻烦了,这边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我老公经常疑神疑鬼的,要是被他知道发生这样的事,难免有些什么想法。”说到这儿有些难为情的看着林天龙。

    “那好,我听翁姐的。”林天龙俯身把男人扛起来,顺手把水果刀扔进垃圾桶,“你开门看看,走道里有没有人。”

    看着林天龙轻而易举的把一个目测起码近百公斤的大汉抗起来,惊奇的看了看林天龙胳膊上鼓起的腱子肉,惊吓过度而发白的俏脸上不由露出点红晕,咬了下嘴唇,移开目光,开门伸头往外瞧去。

    翁俪虹撅着翘臀往外看,站在其身后的林天龙看着眼前被黑色长裙包裹的丰腴滚圆的,不由产生本能反应,故意往前走了一步,轻微的顶在美妇人翘臀上,“外面走道有人吗?”

    “左边好像有两个人往这边走来。”美妇人是很敏感的,更何况是本来就敏感的翘臀被触碰,翁俪虹只以为是林天龙无意的,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下,也不好去计较。

    “呀!”翁俪虹突然缩回脑袋,快速的把门轻轻关上,由于门拴已经断裂,只好用手拉着,怕门自行打开,满脸羞恼的瞪着林天龙,“你……”

    林天龙把扛在肩膀上的大汉轻轻放下,摇手示意翁俪虹不要说话,走上去搂住美妇人,把他压在门上,低声道:“你不要动,我看看情况再说。”说完伸手轻轻打开一条门缝,隔着翁俪虹往外瞧去。

    翁俪虹刚刚感觉到上被一根粗粗硬硬的东西顶着,作为过来人的她自然清楚那是什么,正不知说什么的时候又突然被林天龙搂住,清晰的感受到那硬东西顶着自己,身子僵硬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想推开男人,可是看到满脸憨厚的林天龙认真的往外观察的样子,又不像是故意的,而且人家刚刚才救过自己,实在狠不下心去说什么重话。

    就这么被搂了一会儿,紧张的心情有所缓解,却更清晰的感受到那根又粗又硬的坏东西,身子便有些发软,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双手抓着大男孩的衣服,鼻子闻着大男孩浓烈的气息,俏脸上羞红一片。

    “好大的一根大,不知道哪个女人能承受的住?”心里胡思乱想着,翁俪虹不由自主的夹了下丰满浑圆的大腿,“嗯!”轻哼一声,打了个冷颤,流出大量,浸湿了小片。

    “翁姐,是不是有点冷。”林天龙露出得逞的微笑,故作不知的柔声问道。

    “啊!”翁俪虹正懊恼自己的不知廉耻,在这样的时候还尽想那些羞人的事,身体还做出那么大的反应,听到大男孩的问话,有些慌乱的应了一声,却是说不出话来。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