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章节目录 第870章 孟昭佩厅长夫人

第870章 孟昭佩厅长夫人

    大男孩见她不仅不反抗,反而如此曲意逢迎,立即宽下心来,他再次运动起猿腰作猛烈的,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入地打进萧雅雯内。

    萧雅雯只觉得身心都在林天龙的冲撞下崩溃了,一波接一波的捣挖动作,加上从未有过的和被迫奸的奇异感觉,使她不得不承认林天龙这条又粗又长给了自己无比快活,她竟然屈服在强行侵犯自己的男人之下,积压的欲火和惊慌还有不自主的渴望,使她脑子空白一片。

    她的上身随发软了的双手不能支撑下趴伏了下来,只是耸后了任林天龙在后边跃马驰骋,身体渴望已久的越来越近。而狂态毕露的林天龙也临近的阶段,活像一只久未交配的少年公狗,几乎是整个人骑上了萧雅雯背上。

    这种式的体位最适合他那根粗长的,除两颗外,连根部也了,从他张大的看到吊下来的大正随的推进而激烈地跳晃着,飞快地抽出,使紧窄的挤出时“吱……吱……”作响。

    林天龙抱紧了身下这具任自己的,久未有过的快感还有那种像一样的紧凑,使他要喝起采来:“呀……啊……好舒服啊……太太,你的得老子真够味道,哼哼……怪不得你家翁做了鬼也不放过你啊!哈哈……”

    林天龙的已涨到了极限,快感也带来男人的最后结果了,刚才是抽出一半再一下插到底的大动作调戏,现在是使劲蹬着双腿做又密又急的顶送,反覆的挤压使溅出的沾湿了他的,一身肌肉也汗如水滴。急切的发泄欲令他不要命地狠干,的抽动好像一台失控的打木桩的机械,似乎想把萧雅雯的顶穿。

    萧雅雯在迷乱的欲海中感觉到大男孩加强了力量,她也明白这是大男孩完成的最后过程,但脑海已被人家插得一团糟了,女人敏感地带一旦受制,便有心也是无力了!主动权在男人上,不由她想到后面的事情,原始的已不是道德伦理所能阻止得了。

    这种生殖的天性是如此平等,不论老少,只要有那两具雌雄器物就能配合一起。另一方面也是女性的不幸,就像萧雅雯对丈夫忠贞,但还是在男人奸下而屈服于原始性。

    在林天龙兽性大发的磨蹭下萧雅雯已涌现,内一阵麻痒抽搐,大量温热由兴奋的体内流淌出来,“……”她不能受落地叫喊出来。

    林天龙这时也掐紧了萧雅雯的两边,他也在要紧关头上,看来卢夫人在外边等候这个情况也不容他坚持多久,麻快的极限使阵阵发酸,只见他全身一下打颤,接着腰部一震,他低声吼着:“啊呀……太太,我……我给你个娃娃来,啊……”

    下盘一发酸,根部一股力量往上激涌,就要从前端爆发出来了。

    他死力将耻部抵住萧雅雯间,直推到口处,他全身一抖一松,上的劲力一收一放,立即就像开香槟汽酒一样,一张,一股脑地迸射而出。

    “啊……不要这样呀……不要……”萧雅雯在迷乱中也注意到自己体内蹦跳的的活动,一下心跳想到这要命的后果时,但也只能是叹一句为时已晚了。一股股的浆液逼到了体内空虚的地方,很快涨满了,浓液从灼热了全身。

    林天龙一炮发过,顿觉精神爽快、轻松舒畅,那种绝对的征服和直接泄出的快活真是不可名状。但他仍向前抵送着,每抵进一下就挤出一股浓浆,他要把剩下的存货都挤给女人里边去,像真个要搞得她成孕不可。

    “啊……呀呃……”林天龙发出雄性最大满足的呼声,的余韵使他仍舍不得将具抽出,依旧占据着给征服的女人。萧雅雯就在他注入的大量浓热液体激发的酥软晕眩作用下虚脱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不住地呼喘。

    那大男孩把快感挤尽之后,驱体内之邪的法事终于告一段落!萧雅雯无力地收拾了一腔的慌乱羞涩,然后只好略作从容地步出房间。

    而大男孩爽了这回,当然浑身舒畅,一副严正的表情仍然毫不知耻挂上了!对这小坏蛋来说,要再编些话来哄房外的卢夫人实在一点都不费心。

    夜色阑珊时,大男孩亲手将一张苍井空老师的裸照烧化在卢老头的遗像前面,桃木剑随着一并烧化,大有软硬兼施恩威并用的意思,四枚输入了电能气功的透明纸符贴在遗像四周,镇邪法事便是功德完满!

    那大男孩说:“太太少奶奶,这场功德算完了,但你的命数有定,也应处处小心。日后若再有不妥,你们只要给我电话,我一定马上来助你一臂之力。哈哈……”说完就干笑两声。从炎都山远道而来,镇邪一战成名,只是他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卢夫人到底是省长夫人,雍容高贵典雅大方,吩咐佣人端过早就准备好的红酒,一人一杯,与林天龙一饮而尽,最后亲手递上一张银行卡,再次表示谢意。

    林天龙自然也不客气,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镇住了卢老头的邪魂鬼魄,收取法事费用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萧雅雯强作平常的谢过了大男孩,卢夫人千恩万谢叫佣人送小师傅下楼而去。关上了大门,终于完结了!萧雅雯想起刚才的法事和大男孩的奸,感到思绪不宁,看着墙上的纸符发呆好一会,却是感觉身心前所未有的轻松舒畅,这才进房休息多日来身心的疲累。

    林天龙装神弄鬼回到宾馆,现代化的管理下,一般酒店都是用刷卡开门,必须用卡才能打开房里电源。

    因为表妹在房里的关系,林天龙并没有把卡拿走,这会儿从门外根本进不去,虽然害怕打扰到她休息,但林天龙还是无奈的敲了敲门。

    “谁呀?”

    只是一会儿,房内就传来了小甜美而又警惕的声音。

    “琳琳,开门。”

    林天龙话音一落,门猛地就被打开了。

    小围着一条毛巾站在门口,看样子是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秀长的头发有几分慵懒的乱。

    小欢喜的看着表哥,但羞于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赶紧又把门关上了。

    “还没睡?”

    林天龙一进屋就习惯性的脱着衣服,一边将衣服随手丢到沙发上,一边看着可爱诱人的小。

    感觉有些疲惫,简单洗了洗澡,这时候已经关灯了,但电视却是亮着的,明显小并没有入睡。

    电视上播放着蹩脚的动画片,这对林天龙来说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但对于小丹来说却特别的有趣,有时候一部好看的动画片,就足够她打发好几天的时间,她一边拉着表哥的手,一边看着电视上可爱的动画,嘴里发出如银铃般的笑声。

    林天龙钻进被窝时,小也一丝不挂的挤了进来,很享受的靠在表哥的怀里,不过林天龙的一嘴酒气,让她感觉有些郁闷,闻了几下后,嘟着小嘴说:“表哥,你喝那么多酒呀?”

    “没有呀,不过是一杯而已。”

    林天龙一手环过琳琳的小腰,擦过细嫩的皮肤,习惯性的握着圆润的揉捏着,轻声的说:“没办法,都是为了赚几个破钱。你怎么还不睡呀?”

    刚才那么个镇邪法事,心情还多少有点烦乱,林天龙这时候脑袋都有些重了,即使摸着表妹诱人的,也有点提不起精神,说话的时候几乎都是闭着眼。现在确实是需要休息了,要是往常的话,还不早把她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琳琳被捏得软软的呻吟了一声,也不抗拒表哥爱恋地把玩着自己的嫩乳,更加亲赌的靠在林天龙的怀里,她见表哥脸上多少有些疲累,马上心疼的说:“表哥,我刚才睡一会儿了。你昨晚没睡好,今天又喝这么多酒,要不我帮你按一会儿?”

    “不用!”

    林天龙疼爱地抱紧琳琳,轻声的说“你也累了,我们还是好好的睡,好吗?”

    “表哥,我不累!”

    小对于表哥的疼爱,自然是无比感动,但这会儿确实是心疼坏了,她忍痛将电视一关后坐起来,用十分坚决的语气说:“你趴着,我帮你按几下,肯定舒服!”

    “好、好……”

    林天龙知道琳琳的性子比较倔,也难得她这么会心疼人,马上翻身趴着。

    琳琳也不扭捏,光滑的小坐在林天龙的腿上,小手有些笨拙的按着林天龙的脑袋,纤细的手指在太阳上轻轻的揉了起来。

    “表哥,这样好吗?”

    琳琳一边殷勤的揉着太阳,一边关切的问道。她也不怎么懂,就是看可晴姐按过才有样学样。

    “不错,琳琳真好!”

    林天龙赞许的笑了笑,虽然表妹的手轻柔而又笨拙,但瑾种关爱却让人特别的舒服,让人心里感觉到一阵暖意,也极大的缓解身心疲惫。

    琳琳髙兴的笑了笑,立刻卖力的帮林天龙按着肩膀和腰,虽然动作笨拙得可以,也太过于轻柔,但也让林天龙连声的称赞,令小高兴得咯咯直笑。

    好一会儿后,琳琳已经累得有些急喘了,感觉表哥的身体愈来愈软,擦了擦头上的大汗后,低头一看,原来林天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天龙确实累了,但也是因为表妹亲密的动作,实在太舒服了,在一阵放松中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尽管小一丝不挂的身体很诱人、尽管细嫩的小一直磨蹭着自己的大腿,但比这些更动人的却是表妹的依赖,和她有些懂事之后的“死表哥,睡得这么快!”

    琳琳嗲嗲的嗔怪了一声,不过说话的时候,也打了个哈欠,可爱的脸上有着困意,她赶紧将林天龙的身体翻了一下,好让表哥能舒服的躺着。

    琳琳很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候,虽然翻着表哥的身体有点吃力,连小脸上都有些发红、出汗,不过看着表哥舒服的笑脸,心里也是十分的高兴。

    林天龙这时候已经睡得有点死了,连日来休息得都不好,此时一沾到柔软的大床,早就没了半点的知觉。在小艰难的翻动下,半点反应都没有,还咂了一下嘴,明显很享受这温暖的被窝。

    小温柔的笑了笑,一边像戏耍一样摆弄好林天龙的睡姿,一边殷勤的拉着被子,当看到表哥依旧挺立的命根子时,不由得狡黠的笑了笑,看来表哥虽然睡了,但摸他的时候,他还是有反应,表哥还是很喜欢自己和他亲近!

    林天龙呈大字形的躺着,睡得那叫一个香呀,丝毫没察觉到表妹调皮的微笑,这段时间他累过头了,这时候一睡就和死了一样没有知觉了。

    小趴在了林天龙的身边,嘻笑的看着硬硬的命根子,一开始她很害怕这粗大的东西,但现在反而觉得很有趣,她一边用小手拨弄着,一边看着命根子愈来愈硬,感觉特别的好玩!

    当林天龙的命根子硬到暴胀的时候,小脸上浮现出了一点媚红。虽然很迷恋表哥有力地撞击下带来的舒服,但这会儿羞处已经红肿,无力再承受表哥哿的疼爱,但照她调皮的性格,却不会这么乘乖的罢休。

    即使琳琳顽皮得很,但生怕表哥受凉,小还是先拉起被子把林天龙盖了个严实,小嘿嘿的一笑,似乎觉得表哥熟睡的样子很好玩,小手抓着她纤细的长发游走在林天龙的胸膛上。

    “呜……”

    林天龙的表情愉悦又似是痛苦的扭了一下,皮肤上的痒感让人有点难受,小的发丝撩过肌肤带来让人无法忍受的挑逗。

    “表哥好可爱呀!”

    琳琳见表哥只是嘟嚷了一下,没什么反应,心里觉得更好玩了。柔嫩的小嘴在林天龙的唇上轻轻的一吻后,更加调皮的亲吻起林天龙的脖子,小嫩乳也开始磨蹭着表哥结实的胸膛。

    小的小手慢慢握住命根子,玩了一会儿后,知道表哥实在是累,也不想过于挑逗,便亲吻着表哥的脸,慢慢缩到林天龙的怀里,作怪似地含着表哥的,听着表哥的呼吸渐渐的进入梦乡。

    这一夜没多少的旖旎、没有诱人的呻吟和香艳的蠕动,林天龙本能的抱紧了表妹幼小的身体,与她一起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舒服的大床、温暖的被子、交织在一起的身体,都感觉特别的温馨,少了几分香艳的味道,但却多了分让人舒服的温情。

    舒服的一觉醒来,都已经是大上午了,疲倦让睡眠变得空前的舒服,如果不是微微剌眼的阳光,懒散的身体,最需要的是赖床。

    林天龙有些迷糊的翻了一体,本能的伸手摸了几下,却是摸了个空,被窝里早已经是空空如也,郁闷的睁开眼一看,琳琳已经穿好了衣服,这会儿正蜷缩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上让她无比快乐的动画片,可爱的小脸上全是欣喜的微笑,不过似乎害怕打扰到表哥睡觉,捂着小嘴不敢笑出声,这副俏皮的模样更是让人无比喜爱。

    “表哥,醒啦?”

    小似乎有本能的第六感,猛地回头一看林天龙醒了过来,马上开心的笑了笑,殷勤的捧来一杯水,一副人家很乖的样子。

    酒醒以后,口确实是渴了,这是宿醉最大的毛病。林天龙无力的伸了个懒腰,揉着有点睁不开的眼睛,撑起了上身,一边喝着水,一边笑呵呵的说:“琳琳,什么时候这么乖了,让我真是害怕呀,觉悟得有点高了吧丨”

    “嘻嘻!”

    琳琳顽皮的笑了笑,看着表哥享受的样子,心里就一阵高兴,_很得意的说:“人家乖点还不好呀?对了!表哥,你手机哪去了,刚才帮你整理衣服时没看见,是不是丢哪了?”

    “我手机?”

    林天龙脑子还有点迷糊,拿过裤子一看,确实没看见手机,翻遍了裤子都没找到,转念一动似乎昨晚顺手放在萧雅雯的房内,马上拍着脑袋,故作尴尬的说“确实喝多了,不小心丢在朋友那了!”

    “你也这么粗心呀!”

    琳琳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使劲的拉着林天龙的手,一边撒娇着说:“你别睡了,今天带人家去玩啦,再睡都晚上了!”

    “好、好!”

    林天龙被琳琳拖了起来,即使有小的软语依赖,但还是想窝在床上,他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了床,还一个劲的打着哈欠,他光着,伸了个懒腰后有气无力的说:“我还想再睡一会儿,真他妈的困死我了!”

    “困什么,赶紧洗冼脸,洗完就不困了!”

    小一边不乐意的嘟起小嘴,一边使劲的把林天龙往浴室里推,似乎很珍惜这一天的时间,难得她也变得勤劳。

    林天龙享受着表妹撒娇的嗔怪,手被她一阵摇,晃得脑子都有些昏了,无奈之下,只能慢吞吞的刷牙、洗脸,又洗了头发,这才算是清醒了一点。

    林天龙出来时,依旧是光着随便走,但一看到沙发上的表妹,眼睛自然是。

    亮!

    小虽然没穿那套可爱的女仆装,不过一条绿色的七分小裤包裹着细长的小嫩腿,浅蓝色的卡通背心显得是童稚、可爱,娇小的身躯搭配上可爱的打扮特别的引人喜欢,一双浅红色的拖鞋保护着调皮的小脚,小脚趾一晃一晃的让人特想放在手心好好的把玩着!一头长发随意的飘散着,点缀在洁白的肌肤上更是无比动人。

    明显琳琳早就做好了出去玩的准备,所以才穿得这么休闲。

    小似乎也很满意表哥帮自己挑的新衣服,一看表哥投来喜爱的目光,立刻就是甜美的一笑。

    林天龙不禁色笑了一下,精雕玉琢的小就是好,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显得那么可爱,尤其是她娇小的身子和一脸纯真的模样,更是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的疼。

    “不许乱想!”

    小一看表哥满脸的笑,眼里似乎还燃起慾火,而且熟悉的大东西,隐隐有充血的症状,马上就跑上来捂着林天龙的嘴,楚楚可怜的说:“人家下面很疼,今天不许你乱来!表哥,你老实点哦!”

    琳琳的小手柔嫩而又充满了体香,软软的感觉特别有诱惑力。林天龙顿时是心神一荡,忍不住用舌头舔着她细嫩的掌心。

    “痒……”

    小感觉掌心如触电般的一麻,立刻缩了一下,把手放在身后,大眼睛十分鄙夷地给林天龙抛了个白眼。

    见小籍莉嗔怪着把手缩了回去,娇羞之余却是一副要强的样子。

    林天龙看着她娇嫩的身体,马上色眯眯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乱想了?”

    小一边顽皮的嘟起嘴,一边迅速用小手抓住表哥已经软中带硬的命根子,闷哼一声,说:“这臭东西要变大了,我能不知道吗?”

    林天龙哈哈大笑起来,被表妹柔嫩的小手一抓,马上摆出一副很享受的贱样,虽然有兴,但也知道表妹的身子需要休息一阵,才能再次迎接自己的进入,马是又克制住澎湃的慾望,一边拍着她可爱的小脑袋,一边坐到沙发上拿着电话,嘱咐说:“我打通电话,你先看电视吧。”

    “哼……小似乎很不乐意,朝林天龙扮了个鬼脸后,也一起坐了下来,小手还紧紧的握着愈来愈硬的命根子。不过她似乎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只是捏几下并没有乱动。

    “别乱动,有点疼!”

    林天龙一边享受着琳琳顽皮的揉捏,一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林天龙拿起电话一副我有正事的模样,示意小先安分一下,他明白再被她这么调戏下去,自己肯定会燃起邪火,到时候小幼嫩的身体无法承欢,苦的还是自己!

    “不动就不动!”

    琳琳一副嫌弃的样子哼了一声,不乐意的转过头去,小孩子耍脾气的模样,可爱得让人无法生气。

    林天龙稍稍的松了口气,赶紧拿起电话拨打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这才怯生生的传出了一道轻柔的声音:“您好,哪位?”

    萧雅雯原本清澈的声音略带几分的嘶哑,感觉上很憔悴,似乎是昨晚被小坏蛋那样折磨很辛苦的结果,让人一听就觉得心疼不已。

    林天龙心里一阵的咯登,昨晚那样趁人之危,的确有点缺德,毕竟人家萧雅雯也是受害者,还是那么矜持温柔的一个美少妇!

    “喂,雅雯姐,你好,我是林天龙呀!”

    打定主意,林天龙马上换上一副大刺刺的语气,装作百无聊赖的说:“我手机是不是丢你那了?”

    “林、小师傅!”

    萧雅雯的音调明显高了起来,似乎很期待听到林天龙的声音,略带惊喜的说:“是呀,你昨晚手机丢我这里没拿。早上还一直响个不停,我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怕你麻烦就不敢接。刚看了一眼,发现是酒店的电话号码我才接的,你还在酒店吗?”

    “哦,你怎么知道我在酒店的?还知道酒店的电话号码?”林天龙纳罕道。

    “噢,是这样的,听我公公说的,你应该明白,既然是请你来镇邪,我公公肯定是做好充分准备的。”萧雅雯歉疚地解释道。

    “也就是说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控之内,对吧?可惜他没有能力控制他老爷子的鬼魂作怪!”林天龙冷冷嘲笑道。

    “对不起,林、小师傅,我还是要谢谢你的,除了感谢你之外,希望我公公没有打扰你的正常生活。听他们说好像今天孟厅长还要邀请你赴宴呢!”萧雅雯虽是豪门名媛,却没有豪门的臭脾气,为人很是谦恭,或许是经过昨晚之事,对林天龙已经有了好感的缘故。

    “哦,你不用说对不起,这个和你没关系的,你不必叫我小师傅的,叫我天龙就好了。谢谢你的提醒,对此我早有准备,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听说这次你是和你表妹一起来省城游玩的,是吗?天龙,你表妹一定很可爱吧?”

    “是的,现在我还和我宝贝表妹在一起呢!她很可爱!”

    林天龙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个萧雅雯还真够聪明,起码她没随便接电话,不然的话,没准真会惹来什么麻烦!

    “那你一会儿过来拿手机吗?”

    萧雅雯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或许她也不想自己的事被别人知道,所以显得特别的谨慎。

    “我一会儿过去!”

    林天龙话音一落,就感觉到一阵不太友善的眼神,一种让人无比蛋疼的惆怅。

    果然,小一听说话的内容,就知道十有八九是个女人打来的,以为林天龙有事又不能带她一起去玩,纯美的眼眸里略带几丝的幽怨的瞪了过来,楚楚可怜的嘟着小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突然一把扑了上来,柔嫩的小身子几乎是砸到林天龙的身上!

    “嗯……”

    林天龙还没来得及痛叫,马上又感觉命根子被她紧紧握住了,瞬间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

    琳琳报复似地使劲着命根子,小嘴紧紧的含着一阵的吸吮,小舌头甚至是粗鲁的随便乱舔着,似乎是存心要林天龙说不好话,眼里带着狡黠的意味,不过更多的是小孩子不高兴的郁闷和发泄不满的小脾气。

    “天龙,怎么了?”

    萧雅雯察觉出林天龙声音里的异样,马上轻轻的问了一声,不过感觉上除了疑惑还有淡淡的关怀。

    “没什么……”

    林天龙强忍住强烈的刺激,故作镇静的解释:“只是伸了个懒腰,不小心闪了一下。你先等着,我一会儿就过去了!”

    “好!”

    萧雅雯的声音特别柔嫩,听得出她也充满了期待。“一会儿见!”

    林天龙害怕再聊下去,表妹会吃醋吃死,赶紧就把电话挂了“死表哥、臭表哥!”

    电话刚一放下,琳琳立刻吐出了,趴到林天龙的身上,既委屈又可怜的说:

    “一天哪有那么多的事呀,又要丢我一个人在这了,是不是又和哪个美女约会鬼混去啊?!”

    “你这个小丫头造反了!”

    林天龙心想这个小丫头说的还真没错,昨晚可不就是“鬼混”了一场吗?因为“鬼魂”而和萧雅雯“混帐”了一场?心里想着,嘴里却不能说出来,一把将琳琳压在身下,双手抱着她的小使劲的拍了几下,哭笑不得的说:“你不就是陪我出来办正事的吗,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呀?忘了你原来是怎么说的吗?我又不是专门出来玩的!”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